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我的俄罗斯的故事

军旅警营2018-07-10 16:15:58

关注军旅警营,阅读更多美文



人生总有一些特殊的时刻和地方,

是值得回忆的。
1992年的秋天,我第一次出国,去的不是莫斯科,不是海参崴,而是俄罗斯滨海边区的格城Пограничный(翻译过来就是“接壤”),就是这样的地方。
大学中文系同学陈庆宪是鞍钢建设公司国际部的领导,他们在俄罗斯远东有俄罗斯合作伙伴,我就听着他的指导,第一次就做“跨国贸易”就顺利得手,其实就是倒包的“倒爷”。发小儿陈锕超本来也随我而来,护照都拿到手了,但是他在我出发之前在臀部生了大“火疖子”而不得不在家治疗,而没有走出来...

X

(照片摄于2011年,俄罗斯喀山共和国的乡下,格城也是这个样子,格城是因为火车站叫格罗迭克沃,就口语化得名)
格城是中国边城绥芬河市的对岸边城。一条主要街道叫列宁街ул.
Ленина,从火车站伸向远方。小城归乌苏里斯克管辖。其实这里就是一个村庄,但是有国际铁路和车站станции Гродеково,就是这样的村子,因为苏联解体,物资极度匮乏时,金发碧眼的俄罗斯人,仍然购物排队,买货不讲价,开车不闯红灯,行人过街走人行横道,人群中无人不大声喧哗等,这等的秩序和素养,都给我留下美好印象。 1992年时,火车站旁边不远处就是木屋和居住的人家,家家人都要去公共水井打水,水井头是一个电动抽水器,按上就出水了,天冷也不结冰,家家人用小水车而不是挑水。出站不远处是可以中国人 坐在货上批发服装的小市场。
这里完全就是类似一个中国的乡村集市,但不同的是,这里有几乎免费的能源和金发碧眼的“洋人”。我买的拉达车要加油了,但是就是找不到哪里有加油站!大家都不会俄语急也没用。但我会查数,和有自学的大约100个单词水平。
忽然我想起来“饥饿”голодный怎么说,就和当地人指着车说,车饿了голодный!
哈哈大笑之后,给我指示了加油站。在当地,加油站也不叫加油站,而叫“Бензин”,就是“汽油”的意思。不同的国情,让我无时无刻不充满了好奇,也激发出我学习俄语的热情。而当时我所遇到了俄语翻译都是能力和为人都比较弱的人群。
怀着对格城的“故交”,2013年8月我又来到这里。在灿烂的夏天,到自己出国第一城的地方。
但是怎么能够设想:我从遥远的圣彼得堡开车,穿过西伯利亚,走了1.3万来到这里。故地重游是一方面,再从这里开车进入绥芬河,牡丹江回国,但是却怎么也走不通......故事就这样开始了这是进格城之前,我看到了昔日矗立城镇牌子地方,依然有这个牌子。开车一进入,立刻被一部1966年产的老式苏制越野车-嘎斯69吸引住,我立刻停在路旁,不顾疲劳下车和司机聊天并拍照留念。要知道在俄罗斯走过几万公里,我也难遇如此老爷车。进入火车站了,完全没有了昔日的任何痕迹,天挺晚了,除了没什么乘凉的闲人外,只是当地时间比北京时间早2个小时。这里就是昔日的火车站吗?怎么静得有点让我都不太适用,干干净净的街道和车辆的白牌子,还是让人知道这就是俄罗斯样子。没有了任何昔日的痕迹,特别是服装小市场,中国电信手机在这里还是没有信号。这个边城,和满洲里不同,这里到绥芬河市内,有20多公里山路。我在宾馆住下。一家靠近火车站的新楼宾馆挺不错,我就住在这里了。管理员挺热情,房间也挺好的,标准间就是2700卢布(29卢布/美元)。宾馆除了我,再没遇见中国客人。这个时期的俄罗斯,卢布坚挺,俄罗斯的消费水平比较高。
(照片是从车内透过前挡风玻璃拍的,天下着雨)
格城是不大,开着车一会儿就转完了,没找到什么熟悉的影子,那就走吧。再说天公不作美。只看到一家中餐馆,21年前没有。
我就径直走到了通向绥芬河的公路口岸。就是号称俄罗斯国门的地方。
居然这么简陋,但我也发现有中国电信手机有了网络,先打几个中国电话再说。比如说,中国的绥芬河国门是这样的,很漂亮。俄罗斯也太不讲究了我就是无法想象,这里竟然和21年前没什么差别,唯一的不同是,我在1992年是冬天走的。当时是一片白雪皑皑,我开的是苏联产的达拉2105和2104,如今是夏季,大雨倾盆,我开中国汽车。
过了一会儿,雨停了。我等到了中国的国际班车(海参崴-牡丹江),我和中国司机聊几句,才知道他也未见过小汽车过关,别的什么不知道了。怎么办?我就闯吧!
我开车刚入大门内10米,但立刻被一个穿雨衣的俄罗斯边防士兵拦下,他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惊异地问我,中国车是怎么开进俄罗斯来的?然后汇报给他的首长去了。
出来一个大尉军官,也没和我说什么,就让我退回去。但最后看我倒出大门,他倒跟着又走过来了。原来他没看懂我开的是什么车,竟然问我开的是什么牌子的车!
在俄罗斯的远东,几乎没有中国车,多是日本的二手右舵车和俄国车。海参崴是大口岸,可以直接从日本进口二手车,但是2015年以后不可以了,因日本也加入制裁俄国的阵营,俄罗斯就反制裁日本,提高了二手车进口关税。
我也没再和他们废话,开什么车都是不让我过关,只好折回到5公里外,找格城边防大楼的最高级领导啦。
一个温和的上校,带着一个中尉秘书,接待了我10分钟,又让我等了一个半小时后,给了我答复:是两个口岸之间因为没有小汽车互通协议!所以不能放行。他们又问了上级机关才知道,整个滨海边区就没有小汽车互通的口岸。就是说东宁,哈巴,都走不通。
就这样,一个故地重游,竟惹出这么多事来。

我不得不失望滴离开我第一次出国来到的格城。一个美丽的俄罗斯姑娘要急着上班,就拦下我的车,去她的单位:一个什么商店,我也没客气,上来吧,就顺路送她一段,让她高高兴兴地打听我一道,我告诉她:一个中国人,从圣彼得堡万里迢迢开车到了这里,在回国的途中并载着她送到商店。我当然没收她钱了,咱不能非法营运呗。她的一连串的spasibo就足够了,再说了一路我也有了美女陪伴不是。到黄海岸边转转呗,这里是远东大铁路的起点-海参崴火车站Владивосток。不能再往前走了,车头前方是码头了,再走就是大海了。1992年就是在这里,我们买了拉达车开回到国内。我为自己在年轻时的那股闯劲儿,至今还沾沾自喜。因为我年轻时,闯过,干过,奋斗过。
又北上返回到伯力,先别急了,到市中心溜达溜达吧,在火车站勉强停车了车

俄罗斯的犹太自治州首府-比罗比詹Биробиджан,这一路,过兴凯湖和小城比金Бики́н,走上1000多公里,路过了洪水泛滥区。但是比罗比詹也不行。当时中国的同江也正在发大水,我行车在俄罗斯,打开收音机,就能时不时地收听到中国黑龙江的地方电台的广播,都在讨论如何抗洪。
再走600公里,到了海兰泡的码头,准备开车上江船回国,结果又是不行。这里和黑河仅仅一江之隔,中国电信手机有信号,我就和黑河市海关的通关科直接反映了问题,也是都不知道原因。最后我还是直接见到了俄罗斯海关当班的大官,给了我权威的答复-没有口岸之间的小汽车互通协议。
雨后的彩虹,蔚为壮观,在但是俄罗斯的黑龙江外地区域,基本上没什么农业生产和人气因为严寒的季节很长,这里路旁的树木也小,十年八年长不多高。
不过意外收获是,在海兰泡本想见到却没有找到的俄罗斯老朋友Игорь,我们竟然在M58公路上巧遇。他开车去了腾达Тында,回程时,和我迎头遇上,我当时正在路边停车低头发微信,他调头回来停在我车的前边。开口就说,能开车走到这里来的,我猜就是你Kolia了。分手时给了我半桶野果子~蔓越莓клюква。这一路,我吃着莓果子,走回了家。
另一个意外是,在海兰泡城外,我结识黑河跨国农民徐长城,他在这里种植大白菜等,在贮藏起来,冬天销售。
再绕1700多公里,我就又走回满洲里了,这里回中国再没有问题了。这里总有最可爱的边防军人和海关关员在热情地等待着我们。而且24小时通关。
为了故地重游,我在中国鸡冠子上往返走了两趟,7000多公里。不过我还开车进了海参崴,伯力等大城市。
俄罗斯的出国第一城,成了我的经典记忆,那一年我30岁,从此开始自己学习俄语。俄罗斯成了我的第二故乡,和自驾驰骋的天堂。
我们应该知道感恩:我接受过共和国最稀缺的免费高等教育。我到国外,第一次做生意--买车开回国,就给国家缴纳9万元的税金(相当于我这一年工资收入的90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位卑未敢忘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