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带着系统界的战斗机,小道士霸气侧漏!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华夏,魔都。

  在这繁花似锦的大城市里遍地都是黄金,但在那耀眼的黄金底下却还埋着一堆又一堆的尸骨。

  街上的行人有的闲着逛街,有的依旧还在拿着电话忙碌着,各种各样的车子也是川流不息。

  而在魔都并不多见的一处小巷子内,传来了一声女声的刺耳怒吼,听起来是哪般的凄惨。

  “我不甘心………啊。”

  天空的中月亮若隐若现,看起来很是神秘,淡淡的月光撒在地上,如同给地上铺上了一层薄薄的地纱,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眼里闪着红光,边上躺着一个鸭舌帽不停摇动,配合起刚刚那声尖吼更是晓得格外的怪异。

  “你不甘心,我还不甘心呢,你说大半夜的跑出来抓你我容易吗我?”

  郑飞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吐槽道,随即又是神经病一般自言自语道:“系统,完成这个任务我有多少积分了?”

  说话间男子眼里的红光消了下去,捡起一旁的鸭舌帽扣在了有些凌乱的头发上。

  “叮,宿主完成红衣鬼任务,积分奖励100,杀死红衣鬼奖励积分60,原有积分330,现有积分490。”

  刚刚走了两步,郑飞就停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又是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点开自己脑海中的传承商城,看了看自己心仪已久的“锁鬼铁链”,那怡然不动的五百积分像是在嘲笑自己。

  “你妹,差10分是个什么意思?”

  郑飞有些无力,他本是一个万千屌丝中的一个,也许是比较大的一个,因为长的有些小帅小帅的,颇有人缘,但没想到半年前一次经历彻底改变了郑飞的生活。

  ………

  郑飞本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但是那日下班回家,遇到一起车祸,一辆大货车撞到了一辆小轿车,结果可想而知,车内的一家三口没有一个是活下来的,车内男主人的脑袋被挤压的飞了出来刚好落在了郑飞的脚边,没有闭上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郑飞。郑飞顿时连忙跑开,但总觉得那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郑飞每次路过的时候总会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直到那日加班,下班回家已经十一点多,郑飞住的郊区,晚上十一点路上早以没有行人,只有车子偶尔会路过一辆。

  想起了那日被撞死的男子,又是想起了这几日来老是有人监视自己的感觉,郑飞心中惊恐,脸上一白,顿时加快了脚步,走了一会却发现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心里不禁慌了神,但脑海中却响起了一道声音。

  “叮,感受到鬼术正在影响宿主,传承系统已激活。”

  “叮,检测到宿主正在受到低级野鬼侵湿,由于宿主还未拥有法力,免费替宿主破解低级鬼术鬼打墙一次。”

  “叮,鬼打墙已破解。”

  “叮,传承礼包已发放。”

  过去了几秒钟时间郑飞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浸透,看了看静寂的四周,有些惊恐的吞了吞口水,什么都不管的跑回了家里。

  第二天郑飞请了一天假,在家里窝了一天,终于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心中大惊,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真的有鬼,更可怕的是自己脑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个传承系统。

  打开传承系统,脑海中出现个页面。

  [个人属性],[个人包裹],[传承商城],[传承任务]。

  [个人属性]:

  郑飞,男,23岁

  等级:1

  经验:0/10

  生命:100/100

  法力:0/???

  功德:7/???

  技能:无

  [个人包裹]:传承礼包(0级可用),无,无,无,无。(可存放现实物品,限死物。)

  [传承商城]:

  积分:0

  商城又分为四大类,装备,道具,技能,灵药。

  积分可以兑换商城中的任意物品,像天雷咒,桃木剑,道袍,等东西是应有尽有。

  [传承任务]:无(提示,传承任务每周刷新一次,每次出现三个任务,失败或成功任务都将消失,完成后获得积分奖励,未完成的任务有一定几率重新出现。)

  ………

  走在没人街上,郑飞点燃一根事后烟,这已经是这个月自己第七次抓鬼了,而自己的等级也是从最开始的0变成了9,马上就快升到10到时候又可以第二次开启传承礼包,郑飞有些激动,想起第一次开传承礼包给自己带来的好处,郑飞相信第二次也会给自己惊喜的。

  第一次郑飞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传承礼包的时候,就收到了大大的惊喜,两个技能与一颗洗髓丹,加上一部名为传承功的道法。

  (主动技能):天眼

  上可视天宫,下可观地府,一切孽障虚妄尽不入眼。

  (主动技能):天眼通

  释放时可从双目喷射出摄人光破,对阴魂有烧灼效果。随等级增长。

  “哎,这个星期的三次任务都做完了,居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积分,真是气死个人。”

  说话间郑飞将手中燃尽了的香烟用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弹了出去。

  “啊……谁啊,那么没公德心,居然乱弹烟头。”

  郑飞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将头往风衣没缩了缩,顺手将鸭舌帽压的更低,打算撤退,这鬼运气,扔个烟头都能扔到人,听声音还是一个美女。

  郑飞压住去看一看声音主人的想法,转身离开,不过却是被叫住了。

  “喂,那边那个穿风衣的,你站住,刚刚那个烟头是不是你扔的。”

  郑飞听到后面有些声音有些发狂的声音,吞了吞口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接着往前走去。

  “踏,踏,踏。”

  欧阳玲见郑飞仿佛像是没听到自己说话一般,不禁有些气愤,自己第一次遇见跟人说话居然敢不理自己的。

  一阵冷风吹过,想起了最近这里惨死过一个男子,又是看到了郑飞一身奇怪的打扮,摸了摸自己腰中还配着的警枪,欧阳玲随即追了上去。

  “喂,我叫你站住你听不见么。”

  

    “咳,这位警官你是在叫我吗?”郑飞转过去装作呆萌的问道。

  郑飞的速度很慢,欧阳玲则是穿的运动鞋,很快就追到了郑飞。

  借着有些阴暗的灯光,欧阳玲见到郑飞穿着黑色大风衣,还带着个鸭舌帽将整个头都埋了进去,不禁蹙眉。

  “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郑飞看了看女警,年纪大约跟自己差不多,但却拥有任何女人都羡慕的阿娜身材,胸前快要蹦出来的两团,再加上一双大长腿,接近170的身高,郑飞很难想象这样的身高穿上高跟鞋是个什么样子。

  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嘴角挂起一丝邪笑:“你身上带着两把胸器,我当然知道你是警察。”

  “两把凶器?”欧阳玲喃了一句,不过很快注意到眼前黑衣男子鸭舌帽下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的某个部位,欧阳玲很快就明白了郑飞的意思,一声娇喝,随即就将自己腰中的枪拔了出来指着郑飞。

  “死流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调戏民警,你是不是没死过。”欧阳玲脸上已经挂起了红晕,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光明正大的调戏。

  光天化日之下??郑飞抬头看了看那依旧是若隐若现的月亮,不禁的抽了抽嘴角。

  又看到欧阳玲从便衣中拔枪的动作无比熟练,郑飞一楞,难道现在带枪女的都这么流弊??一点就爆。

  “这位同志,………”

  “谁是你的同志,双手举起来,转过去。”

  看到眼前美女警官丝毫没有好好跟自己说话的打算,郑飞叹了口气:“哎,何必呢?警民本是一家人,我们可以互相留个电话号码,然后没事的时候大家出来一起喝喝茶,聊聊人生理想……呃,我擦,小心走火。”

  正在唾沫飞溅的郑飞突然看到女子居然搬动了保险,立马两手举过头顶,大喊了一声。

  看到郑飞被自己吓到了,欧阳玲有些小小的得意,她并没有真正的搬保险,而是看到自己举着手枪,郑飞居然还跟自己喋喋不休,想要吓一吓这个不知所谓的流氓,果然,这一招是百试百灵。

  “你是什么人,大半夜的打扮成这样想要干什么,最近这里的命案是不是你做的?”

  看着眼前给黑漆漆的枪口,郑飞吞了吞口水:“那什么,美女警官,就算警察也不带这么欺负人啊。”

  西皮娘的,要是是我做的,我现在就把你拖去先X再杀,再X再杀。

  听到眼前女子直接就扣了一个嫌疑犯帽子在自己头上,郑飞恶恶的腹诽了一番,还想说话,脑海里却出现了系统的声音。

  “叮,触发特殊任务。”

  [特殊任务]:解救女警欧阳玲(强制任务)

  魔都发生一场剥皮惨案,凶手是怨鬼,请抓住怨鬼。

  任务奖励:积分奖励300,功德+1,等级+1,法器黑魂锥。

  没了???

  你妹啊,介绍这么简单,你要我去那抓啊,还有那可是恶鬼啊。

  根据传承系统的对于鬼的等级分为野鬼,怨鬼,恶鬼,厉鬼,鬼王,阴神,鬼仙,鬼仙级别的鬼那是已经修炼了上千年的厉鬼,按照郑飞的估计,像鬼仙那种级别,估计自己都开一个阴曹地府了。

  现在的郑飞对上怨鬼也才勉强能够收复,没想系统居然直接给自己来了个不可拒绝的恶鬼任务,不过奖励但是挺丰富的。

  郑飞深深的吐槽了一番系统,不过系统对于郑飞吐槽没有丝毫的反应,随即郑飞从脑海中退了出来。

  “我擦,你干嘛,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民男?”

  郑飞刚从系统中退出来就看到眼前女警已经将手枪收了下去,伸个手在自己眼前挥来挥去的,郑飞往后跳了两步,捂着身子。

  欧阳玲怔了怔,这话怎么这么熟悉?而且你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啊?你认为本小姐会对你做什么?

  忍住再次拔枪的冲动,欧阳玲看着还捂住自己的郑飞,:你大半夜在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要是不老实交代,我现在就把你带回警局。

  见眼前女子没有先前的嚣张跋扈,郑飞挑了挑眉毛,怎么变化这么快?殊不知刚刚郑飞进去系统,在欧阳玲看来就是突然发愣,然后还在那自言自语,欧阳玲随即认为郑飞精神上有问题,所以才将枪收了下去。

  “哎,你早这样多好的啊,我们可以探讨………呃,我是出来买烟的。”

  郑飞看见女警又有拔枪的想法,立马将自己口袋中抽了两根的一包玉溪拿了出来。

  “哟,玉溪,抽的挺好的啊,刚刚那个烟头也是你弹的吧?”

  郑飞听到这话有些讪讪的抓了抓脸,:“那个,我是不小心的,没想到大半夜了居然还有人蹲在哪儿。”

  欧阳玲白了一眼郑飞,哼了一声,凶巴巴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怪我咯?难道你不知道乱扔烟头是不对的嘛?”

  “现在警察还管这个……?”郑飞嘟囔了一句,不过知道自己理亏,毕竟弹到人家身上了,而且现在郑飞的心里全是系统给的特殊任务,所以不打算接着和眼前的美女警官接着扯犊子了。

  “那什么,怪我,美女警官,我刚刚那是不小心,对不住了,我还有点事,要是你不打算抓我会警局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欧阳玲当然不可能为了一个烟头就把郑飞抓回警局去,不然同事还不得把自己笑死,有些厌恶的挥了挥手,:“滚蛋吧,记得下次不准再乱扔烟头,不然我一定抓你回去。”

  郑飞笑着点了点头,:“放心,我一定谨遵美女警官的吩咐,决不乱扔烟头。”

  说完郑飞就打算离去,不过刚刚转身,郑飞突然楞了一下。

  系统刚刚说的是触发任务,而这妞说话的时候系统就给我的提示?难道这妞就是那个欧阳玲?

  想到这郑飞有些尴尬的转过了身子,看到打算离开的欧阳玲,郑飞连忙将其叫住。

  “哎,美女警官,等一下。”

  “嗯?你还有什么事?难道非要去警局睡一晚上?”

  欧阳玲刚刚转身就听到这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奇葩叫住了自己,语气不禁的有些尖锐。

  

    郑飞也听出了女警有些不善的语气,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那啥,我只是想问问你叫什么。”

  听到这话,欧阳玲挑了挑眉毛,想追我?接着欧阳玲嘴角挂起一丝笑意,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不过却是满脸遗憾道:“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你……”

  “那什么,你想多了,我对你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单纯的想要问问你叫什么名字。”郑飞也是看出来女警仿佛想多了,连忙解释。

  欧阳玲抽了抽嘴角,本小姐想多了?只是单纯的想要问问自己的名字?欧阳玲胸前的两团顿时上下起伏,看的郑飞又是一整口干舌燥。

  “本小姐叫欧阳玲,可以滚蛋了没有?”欧阳玲虽然一脸的不爽,不过本着郑飞脑子不正常的想法,还是回答了郑飞。

  顿了顿,欧阳玲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是接着道:“问完就快点滚蛋,这里最近不太平,没事大半夜别到处乱跑。”

  郑飞则是没听到欧阳玲后面的一句话,整个人呆在了哪里,嘴里不停念叨:“这什么鬼运气?居然真是这个凶巴巴的小妞,虽然那啥挺大的,腿也很长,不过脾气,哎。”

  “你刚刚说什么?”欧阳玲也是听到了郑飞的碎碎念,就是这小妞?那啥挺大?腿挺长?欧阳玲的声音有些颤抖,手也是往腰间摸去。

  回过神来,郑飞也是看到了欧阳玲脸色铁青,想起了刚刚自己说的话,好像是挑拨到这小妞那根不怎么紧的弦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说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大晚上在这到处逛,你不怕吗?要是有坏人怎么办?”郑飞连忙陪笑道。

  看到郑飞问自己问题,欧阳玲顿时将刚刚郑飞说的话扔到了一遍,轻哼了一声,有些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郑飞。

  “你难道忘记了我的身份了嘛?”

  “就你这样的警察,跟我在这扯半天,也是没谁了。”看到欧阳玲一脸傲娇的表情,心里腹诽了一句,郑飞眼里闪了闪又是接着笑着问道:“那万一要是有鬼呢?”

  “呼---”

  一整冷风刮过,欧阳玲紧了紧身上的运动服,轻哼了一声,有些鄙夷道:“本小姐连你都不怕,还会怕鬼嘛?”

  郑飞眨了眨眼睛,也是轻微的点了点头,这妞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心大,在这种快要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里,自己还穿着一身黑衣,戴着帽子,刚刚居然还敢追上来。

  “天眼,开。”

  想着自己的任务跟欧阳玲有关,而且自己刚刚还在这里收服了一个怨鬼级别的红衣鬼,想要看看欧阳玲的情况,于是郑飞默默的在脑海中喊了一声,眼中顿时又闪起了赤红的光,不过为了躲避欧阳玲的目光,郑飞将头微微的低了下去。

  “咦,明明三团真火就要飘散了,但居然被压了下来,看样子这是家里有人的地位不得了啊。”

  郑飞刚刚打开天眼就看到欧阳玲双肩跟头上的三团真火快要飘散,却是被一股青色的气团给死死的压住,不让其飘散。

  郑飞皱了皱眉头,看起来这个小妞的确是被某些东西盯上了啊。

  “小妞,呃,欧阳警官,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不正常的事情?”

  欧阳玲看到郑飞在哪儿低着半天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楞了一下,不过却是很快的又点了点头。

  “有,我遇到一个大半夜出来买烟把烟头往警察身上扔不说,居然还不怕手枪,还要问警察名字,还说自己对别人没其他想法的……奇葩。这算不算?”

  郑飞:“………”

  “好吧,除了这件事还有没有其他的。”

  郑飞没想到这个小妞居然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念,苦笑了一声问道。

  看到郑飞一脸的苦涩,欧阳玲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莫名的舒爽,不过却是摇了摇头,:“那就没了………喂,小子,你知道你家里人电话吗?”

  欧阳玲见到郑飞刚刚想走又没走了,加上郑飞刚刚一些奇怪的举动和问题,顿时认为郑飞的智力不高,想要帮着把郑飞送回家。

  而郑飞不知道欧阳玲的想法,脑子却是活络了起来,欧阳玲说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她的三团真火却是忽明忽灭的,这是怎么回事,真是奇了个怪。

  “喂-----”看到郑飞又无视自己发起呆来,欧阳玲心中对郑飞同情又深了一分的同时,却是叫了一声发呆的郑飞。

  郑飞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到欧阳玲有些可怜的看着自己,郑飞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什么事?”

  欧阳玲:“……我问你知不知道你家人的电话,我打电话让他们接你回去。”

  听到欧阳玲的话,郑飞也没再想刚刚欧阳玲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而是道:“在魔都我就一个人,没有家人的。”

  欧阳玲闻言心中那股母爱顿时泛滥了起来,再看了看郑飞的打扮,这应该是心里自闭的表现吧?智力也有问题,真可怜。我不能让他看出我同情他,听说这样的人心里都是很自卑的,不接受别人的同情。

  暗暗的想了一番,欧阳玲的声音有些轻柔:“这样啊,那要不你留个我的电话吧,以后你在魔都受了欺负就可以找我。”

  郑飞再次眨了眨眼,不明白欧阳玲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难道是鬼上身了,不过应该没有鬼能在自己的眼前鬼上身不被自己发现的啊。

  不过郑飞还是不矫情的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欧阳玲,同时也是记下了欧阳玲的电话,毕竟欧阳玲跟自己的特殊任务有关,现在欧阳玲主动要自己的电话号码,也免去了自己的一番麻烦。

  记好电话后,郑飞假装在风衣的兜里摸了摸,却是从传承商城里用了50积分兑换出了一张烈火符。

  虽然郑飞很心痛,不过认为是值得,就单单的特殊任务奖励的法器追魂锥,值得郑飞花上一些血本。

  将烈火符递到欧阳玲手中,郑飞一脸正经道:“这符你收好,千万别弄丢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保你一命,而且,很贵的。”

  

继续阅读,请戳左下方【阅读原文】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