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第一次经历过的,可怕的斗殴场面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今天是第840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乐

  

文 | 崔梦


老炮儿

 




01  


每个人在少年时代都认识一个叫龙哥的人,而且一定有一个与乡村黑社会沾点边的身份。


我也不例外。


上中学的时候,学校严查学生的发型和仪表。女生不能留刘海留指甲,男生一定是板寸头,而且要集体穿校服。每天清晨,都有一众教务处的男老师在校门口围追截堵。


我正赶上青春期,对我们班级的李悦有点好感。

所以总希望穿那时候最流行的牛仔服,让她看见我的与众不同。


但是硬碰硬没好结果,所以我每次都在校门外把牛仔服脱掉换上校服,进了班级再换回牛仔服,如此往复,我觉得这样折腾真的好辛苦。


后来,大佬龙哥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生活。


他说,你把牛仔服借我穿几天,然后我让你每天都能不用穿着校服进校门。

我有点不情愿,但是为了目光长远,我还是照做。


龙哥穿着我的牛仔服招摇了几天,引得李悦都连连抬眼。我不高兴了,去他总爱和众混混聚集的地点找他。


他笑咪咪的递给我一根烟,说,要不加入我们吧,不但让你不用穿校服进校园,还帮你追李悦。


他开的条件太有诱惑,于是我颤抖的接过他的烟,达成我们的承诺。

但是走的时候,我还是要回了我的牛仔服。


他爽朗的笑,边脱边骂我小气,然后,我看见了一条花色的纹身躺在他的胳膊上。


后来我渐渐知道,龙哥叫金龙,身怀背景,他爸年轻的时候混黑社会,被烫瞎了眼睛。


他原本的姓我们都不知道,反正他给自己改的名字,估计觉得这个名字有威慑力。


我就这样加入龙哥的队伍,每天一群人浩浩汤汤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很多学生见到我们老远就躲。


我倒很开心,

因为这样李悦每次看龙哥的时候,顺便也能瞟一眼我。


在那个年代,龙哥是炮子,在炮子身边混,都是炮子。



02


市里组织“校园歌唱比赛”,李悦从小学习声乐,所以代表我们学校去参加。


当时她穿着一袭黑色紧身风衣,在台上握着麦克风扭动腰肢,歌喉灵动。


引得会场里的学生们阵阵沸腾,

夹杂其中闹腾的最欢的属三中的李晓光和他的手下。


他是三中的大哥,

校园势力和我们学校的龙哥旗鼓相当。


在李悦唱歌的期间,他派人到会场门口买了三箱“旭日升”送到我们学校的观众席间,点名要请李悦班级的所有同学,面对如此赤裸裸的挑衅,我赶忙向龙哥求助。


龙哥示意我说别害怕,就算动武还有他。


于是,我迫不及待守在后台。

等李悦一下来,我就跟她表白。


我说,李悦,你今天必须在我和李晓光之间做出选择,选我还是他。


李悦笑着说已经注意我很久了,至于李晓光是谁,她根本不知道。


我笑的灿若桃花,比赛结束之后,李悦就大大方方的牵了我的手。

为了庆祝我找到所谓的女朋友,龙哥提议到公园新开的旱冰场滑旱冰。


我们一行人正在兴高采烈的换着旱冰鞋,李晓光就带着手下气势汹汹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赶紧把李悦护在身后,龙哥扯下自己的皮衣服,一步一步走上前。


冷冷的对着李晓光说:你们来干什么?


李晓光也斜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滑旱冰。


龙哥回头看了一眼货架说,没鞋了。


李晓光继续说:喝了我买的旭日升,把鞋乖乖给老子脱下来。


忽然四周一片寂静,寂静的只能听见两队对峙人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慌乱,不安,躁动,粗重。


然后龙哥先动手,一脚飞起蹬在李晓光的小腹,鞋与肉体的摩擦发出了一声闷响,李晓光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嚎叫。接着两队人马开始猛烈的厮杀到一起,叫骂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可能我们人多,可能我们先发制人抢占先机,总之对方寡不敌众,战争没持续多久,一群残兵败将就架着伛偻成一团的李晓光迅速撤退了。


我们一行人也累得不轻,都倚在栏杆下气喘吁吁。


龙哥点了一根烟,嘬了一口塞进我嘴里,说,以后你记着,打架的时候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让他知道你的狠,这样他以后要么躲着你,要么臣服你,否则,他抓住机会就会报仇。


我听着如此有哲理的话,拼命地点点头。



03


但是龙哥的话只在我这有道理,回到学校他就不灵了。


打架斗殴的后果本就严重,还是逃避参加校园活动期间与别校的学生发生冲突。

教务处决定严惩不贷。


参与打架的一票兄弟全部被带进政教处,找家长协议要么留校察看要么开除。


而我因为家里的一些关系,只在当天接受批评的时候进了政教处,之后他们再被训话的时候,却没有人再叫我。


他们都是因为我才受这样的惩罚,我们是兄弟,可是我没有做到有难同当,我宁愿和他们一起站在教务处门口写检查,被训话,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被动的做一个逃兵。


在那之后,我看到跟我们一起参与打架的一个哥们儿的母亲被学校请来。


她捂着围巾,衣衫破烂,颤巍巍的站在我们班级的门口,呼唤她儿子的名字。


然后拿着劝退通知单痛哭流涕对他捶打指责,她的指缝里都是污垢和灰尘,还不停的擦拭眼角的泪水,求班主任再给他一次机会,我那个哥们儿昂着头,倔强的看向别处,却不敢看他母亲一眼,这让我比死还难受。


我躲在我们的聚集地,李悦蹲在一旁陪着我。


我吐掉嘴里的烟,恨恨的和李悦说,我不要牛仔服,也可以不要你,只想要我那些兄弟们平平安安待在校园,他们还不明事理,不懂规则,没有背景,甚至家境贫寒,我他妈真是一个混蛋。


李悦颤巍巍的哭着说,你别这么说,你别这么说。



千夫所指,无疾而死。

我觉得自己像一根来历不明的刺,扎在很多人的心坎上。


有些人是我的朋友,

有些人是我曾经的爱人。

可是无一例外,我都背叛过他们。



无论,以何种方式。



04


后来,这件事也不了了之,折腾了大半个月,只给了众人一个记过处分。


得知消息之后,这群之前被折磨颓废不堪的小伙子们又恢复了荷尔蒙飞舞的时刻满面春风。


好像一直等待死刑,最后却无罪释放,这让他们感到兴奋。


我们下课以后回到以前抽烟的聚集地,他们有的嘲笑说学校真是雷声大雨点小,

也有的马后炮说下次再见到那群鳖孙一定废了他们。


望着热闹非凡的故地,我不禁想起,就在前几日我还靠着墙无力的和李悦痛哭流涕,


如今的场景真令人欣喜。


龙哥散了一圈烟,

看了我一眼。

我想解释我不是逃兵,

却被龙哥笑着制止。


他说,为了庆祝我们劫后余生,我们去少年宫看电影吧,我请客。


众人欢呼,纷纷骑着自己的山地车奔向市中心的少年宫。


有些事情早就注定,有些生活早有结果。


所有的日子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它能像一道墙阻断你坠入深渊,也能让你与曾经的生活今昔非昨。


如果我知道去了少年宫之后是另一番结果,我无论如何都会阻止龙哥。


我们集体决定去少年宫看电影的那天,与三中全校集体组织看电影学习是同一天。


我们买票进了门口,才看见李晓光等一行人早在其中。


就在黑漆漆的影院,我们像一大群被圈养的疯狗,撕咬的血浆到处奔流。



05


那种生命中第一次经历过的,可怕的,血腥的斗殴场面,如今想起来都觉得头皮发麻。


我们几个人被三中几乎全校的男生包围,李晓光逼近我们愤恨的龇牙咧嘴。


我记得我随手抓起了暖气旁边的拖布,对着眼前黑压压的人抡起来。

旁边的一哥们使出吃奶的劲儿拉动了三排木椅横亘在我们周边,给我们留出来可以回身还手的空间。


我们从门口打到台前,

从台前打到窗户边。

数不清凑热闹的人倒下,又有数不清的人扑到眼前。


龙哥咆哮一声一脚窜上窗台,踹下一扇玻璃窗。

然后他拿着玻璃窗像杀红了眼一样,咆哮着挥舞着玻璃窗到处甩。


这场战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在我清晰的记忆里,龙哥最后手里的玻璃窗只剩下了一副歪歪扭扭的窗框,我握着拖布杆的手上都是血,而且还在剧烈颤抖,少年宫里像是被血洗了一样,满目疮痍。

……


学校这次没商量,参加二次斗殴的人全部退学。


家里也着手给我准备转学手续,我爸动用关系希望我能借此机会去市区读他想让我去的重点高中,这下我也算遂了他的心愿。


黄昏了,夕阳西下,阵阵冷风盘旋。


龙哥孤独的坐着,头上裹着暗血渗出的纱布,神情茫然的说,我不打算念书了,再念下去也没什么用。


我不说话,手反复摩挲着自己手背上的伤口,心里狠狠内疚。


他又继续说,你和我们都不一样,你聪明,有背景,有条件,以后好好学习,肯定能闯出一片天。


我说,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他说,我打算跟我一个叔叔开个烧烤店,到时候你有出息了回来,记得看看我啊。


我不说话。

对,我们叛逆荒唐的故事本该结束。


他带着他的沧桑远行,我只需要挥挥手就坐着我的高头大马重新规划未来。


我会咀嚼曾经的年少慢慢变老,会在临终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报以微笑。


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自私和欲望,也不想让人知道我的真诚和付出。


毕竟,我还年轻,我还需要新的朋友,新的恋人慢慢走下去。


我记得我们互道珍重的那晚,夜色柔美,他走的时候,风中传来微微的叹息。


龙哥叹息说,我知道第一次打架我们没有受处分,是因为你回家求了你爸,让他舍脸动用关系把我们全都留在学校,那天本想请你看电影好好谢谢你……



06


那段初中时期,梦想着做社会大哥的岁月不幸夭折,并且渐行渐远。


我也在家里的严加管教下转学后留级,

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学习。

按部就班的升学,毕业,再升学,再毕业,然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


在成长期间,感受过高山流水的幸福,也度过郁郁寡欢的黑夜。


爱过或者貌美或者浅薄的姑娘,

也曾经狼心狗肺的将很多人辜负。


交到了很多很多的朋友,

听过很多很多的故事。


深夜里自己深深的感受过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也曾哭泣着怀念过自己那些曾经可歌可泣的岁月。


然后,与很多曾经有过交集的一切,十一年未曾再见面。


偶尔听说,龙哥开的烧烤店还挺有名气,队伍排的老长都惊动了当地的美食媒体。


我猜,龙哥大概从当初的炮子,也升级为老炮了。

我猜,等我再去他店里撸串,他都不一定有时间理我了。


就在前几日过年,忽然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取名“同学”。


仔细一看,竟是初二的时候认识的那些兄弟。

心中百感交集,赶紧在里面发了个大红包。


然后我看见有人圈我,说“来啦?”

我点开他的头像,发现竟是龙哥,照片里的他用自己的花臂的胳膊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旁边的是他的老婆。


微信签名是:我是一条龙,爱老婆,爱烧烤。


我忍不住笑。

等等,

她老婆看上去有点面熟。

我再仔细看,竟然是李悦。


我看着他幸福的三口之家的照片,由衷的笑的更加大声。


我在微信群里什么都没说,只是回了一个呲牙笑的表情。



07


然后我想到了很多很多的遥远的事,前世和今生如同潮水涌上我的心头。


我想将“同学”群名改一下,哪怕加上两个字“初中”。

后来我放弃了。

因为群里多数人都是因为曾经年少那次斗殴,结束了他们的学习生涯。


在之后的漫漫人生路上,他们也不会再有机会结识其他同学。

在他们的世界里,

我们就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曾经在那段难忘的岁月有过难忘经历的同学。


碧空如洗,夜色蹉跎。


我打算找时间回龙哥的烧烤店和他喝几杯。


所以我单独加了他的微信,但是因为他很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过。


【完】




本期简介


音乐:

青春 — 汪峰


作者:

崔梦,月寒书社特邀作者,自由撰稿人。



啰嗦几句


男孩子的青春,有着女生无法理解的热血




推荐往期文章????:


公告:“月寒书社”稿费计划


我能吻你吗?


原来高潮可以一波接着一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