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 上海 | 倾一座城 爱一个人 』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关注『 私奔儿 』,跑完了听故事





他说她的绿色玻璃雨衣

像一只药瓶

“你就是医我的药”


 ——  张爱玲《倾城之恋》




上海 | 倾一座城 爱一个人   


每每去一个地方,总是会把旅程写成故事,在写文章之前,我想了很久上海如何定义,文章怎样定调。民国遗梦,十里洋场,我发现她不能仅仅归于简单的一个词或一句话。这座城市的路,以中国各个地名命名,就决定了她的气质,是包罗万象,是风情万种。

我有许多朋友生活在此,把上海作为他们的第二故乡,在灯火辉映的外滩边上,看到对岸高楼的“I  SH”,心头也会扬起一股骄傲。被世人称之为魔都的魔性城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小世界,摩登与复古,清新与文艺,满足所有的想象。


我在一场秋雨后,再次来到这里。



风吹在脸上有些凉,街道是湿润的,老建筑的前世今生像是上海的时光阶梯。老街巷小弄堂保存有上海的旧时光风貌,巷弄里电线交错,家家户户把色彩斑斓的衣服晾晒在外面,生活却也过得别致,养猫遛狗,爬山虎、凌霄花爬满整墙,穿梭在巷弄里,享受着市井生计,人间烟火。 

有人说,当你看到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时,就知道来到租界了。淮海路上的武康楼,在《喜欢你》剧中被认为是全上海最浪漫的看日落的地方。



误打误撞走进一家路边的书店,询问老板且得知已经营了二十余年。店里藏书不多,台灯、书架、烛台等等摆设都是民国时期的存物,沧桑得很有故事感。屋顶故意做得很薄,用透光的材料把自然光散下来,甚至连叶子掉落的声音,也听得清脆。店里偏爱外文以及文学的书籍,还有上海作家的许多作品,安安静静不声张的放在架子上。



不自觉地想起张爱玲来。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张爱玲就这样爱着胡兰成,不管他是风流成性,还是民族罪人,被扣上汉奸的帽子,都不影响他们的倾城之恋。而她笔下的人物,大多以死亡作为终结,她传奇的一生表现给世人的是不入世俗的孤傲,又也许是华美衣袍爬满蚤子的落寞。但这也许就是上海女子骨子里的风气,冷艳凄凉,对爱奋不顾身,却把死生看得淡薄。



书店打发了下午的时光,几近日落,我在与书店相邻的一条路上,寻到了上海作家协会,也是萌芽、收获等杂志社的所在。趁门卫不经意间,悄悄快步走进去,院子里藤蔓交织,树郁郁葱葱,每一处都是文艺。秋风染红了叶子,微凉的夜里暖光的灯,带来一丝抚慰的亲近感。像冥冥之中的羁绊一样,我确信我会来这里一趟。眼前这番景象我无需狠狠印在脑海,因为它似曾相识的徘徊在我的梦里已有许多次。

我在此刻终于感受到称上海为魔都的意义。



许多人说,上海是一个永远无法亲近的城市。我却觉得她的每一处,都是一封待发现的小情书。一人一上海,不管是为爱路过,抑或为爱停留,都值得倾注情感,写出不一样的故事。


我于次日的清晨5点,动身离开上海。趁着等红灯的片刻,我弯腰捡起一片梧桐叶。





< CityRun·跑街 >

上海,巨鹿路-富民路-长乐路


在张园的居酒屋吃寿喜烧,同上海的朋友“元气满满七",一起。








✔  猜你喜欢 


『 民族大道中 | 少女的期限在黄昏 』

『 柳沙 | 孤独的半岛 』

『 青环 | 老地方,一条路走到黑 』

『 燕岩 | 往世界的深处跑去 』



苹果用户赞赏通道

(记得备注名字哦)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