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林杉《流年集》选稿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士子曆|林杉




▲  林杉,80後,銘社中人



  

詩部


 

上之回

上之回,河之北。制百里,畫新國。地承京洛塵,萬金直。日出作。日入息。鼓腹遊者安知天子德。愼之編氓莫擊壤,鑿井耕田輸帝力。

 

Bodrum博德魯姆海灘

遭逢起一經,割據一敵國。教法或同源,傾側以南北。攻伐乃無期,各逞諸神力。天地之覆載,品物運不測。陰陽之生殺,兵器森相逼。曏時之眸子,中有猩猩色。眸子侵入夜,一霎陷於黑。黑夜遁遺氓,滄海多竄殛。大塊亦蒿丘,佇立成緘默。泣以橫流繼以血,滄海之水鳴惻惻。

 

近清明感兒時族人信奉基督教而燒族譜事

異教自西至,兒時初見端。族人移信仰,家譜盡燒殘。 欲祭心無著,迴思鼻一酸。厥知千載後,誰可姓名完。

 

航海實習自長江口入東海

浮舟江海上,浩渺欲何之。飛鳥逐桅起,飆風向我吹。數聲汽笛遠,一線水天垂。且罷蜉蝣念,鵬摶會有時。

 

夜宿山寺

伽藍託宿感山斤。別院天香微可聞。聽久夜鐘身漸寂,不知人世有紛紜。

 

偶遇兒時躲貓貓小夥伴

一二三四五六七,是誰掩目笑難支。當年一躲逾人世,默數猶然未竟時。

 

Bupaya Pagoda下的午後時光靜坐

異國清遊風日暄。大江之岸卽祇洹。何如午後學禪坐,靜對高僧無一言。

 

喫轟炸芥末味爆米花戲題

爆米花香嚼有聲。宜人唇齒適閒情。思量愛也如靑芥,最到濃時有淚生。

 

所見

信有雲情不釋肩。見人分手復廝纏。當時似此忽成憶,我與東風久默然。

 

閒題

殘年過臘住江南。自合閒人有所耽。摹略一天風雪意,買菸路上睡衣男。

 

不寐
焭焭不寐中心悄。指隙菸絲輕裊裊。星有睫兮夜有帷,一痕月燙天之表。

 

上班路上口占

盥罷出門身體輕。未消睡意且徐行。逢人路上如水母,與我無關俱透明。

 

幾度無眠之夜,數見一黑鳥飛過窗外,今日復見迺口占賦此

無眠久立陽臺側,一鳥無聲過目圍。或我前身應是汝,於茫茫夜裏橫飛。

 

夜歸遇同著風衣者,擦肩而過,各入別途

是誰步履正匆匆。沒入重城光影中。我亦長衣獨行者,慣於人海領秋風。

 

孔子誕辰儗定為教師節感賦兩首其一

木鐸音衰增鈍惛。槪因行潦本無根。揆之今日微夫子,甚矣當時有叔孫。孤鳳應嗟兩楹夢,周民終奉魯人尊。但期聖軌存秦火,所謂紱麟寧不論。

 

風鈴

卻如孤鳳別靑桐。浮世情難共始終。簷下是君餘一桁,江南從此衹多風。再無消息山川隔,或有尋常感應同。幻覺之中聽微響,忽然跌入舊時空。

 

擬綺懷三

不堪舊曲起迴瀾。獨似浮鷗意未安。窗外星辰因霧蝕,中城罨畫隔江看。平生故事誠多讖,已死相思戢一棺。衹是當時冷雨夜,有人醉倒路邊攤。

 

夜戴耳機藉音樂入眠有作

人海浮沈得尾赬。不期頭角失崢嶸。立年以後終無夢,睡覺之時須有聲。一枕悲忻清徵換,滿窗風露夜陰橫。恍然維度層層裂,納我微軀入化城。

 

畢業季有懷

卒業朋簪各載脂。靑春歌哭幷於斯。言緘席上情相揜,酒入愁端菸共持。故事多違悲自憶,當年一別老誰知。浮生輾轉枕中夢,困在黃粱未熟時。

 

秋興

風披雨浥入牎寒。城市繁燈不忍看。夢裏山河猶一軌,劫餘人世尙多難。平生已慣鵑啼血,欲老方知鴻漸磐。此際無邊秋影括,與誰同浸夜漫漫。

 

寫於同學會後

牕前杯酒已闌珊。牕外桂花開漸殘。身入霓虹投瘦影,髮粘風露滲微寒。再逢未破平生執,一別眞成隔世看。唯向人潮捕回眄,溫凉塵市各相安。


丙申生辰自壽

生朝獨夜若為眠。立擁雙肩感閲川。當此江湖成逆旅,與吾天地入中年。萬般如夢何堪醒,一月傾城特故懸。誰念滿庭梧葉老,相分相合各風煙。

 

Varanasi

自古迦尸殊勝地,我來如是路途賒。遊人夥矣集階上,焚骨居然近水涯。賸有風煙遺響絶,坐看鷗鳥夕陽斜。世間生死渾無據,不抵恆河一粒沙。

 

土地與塵埃

鮮血,背叛。死亡,子彈。普什圖,阿富汗。生死悲號其誰顧,土地塵埃何漶漫。孤日翻光沒混茫,渺渺腥風自吹散。

驅逐,奔竄。末日,審判。塔利班,阿富汗。彼何人哉生於斯,國難如毁相救捍。矢服律例吉哈德,投身湯火略無憚。

褻瀆。衰懦。信仰。離渙。巴米揚,阿富汗。曾有佛跡供朝聖,梵衍那國蒼山畔。塞爾薩爾沙瑪瑪,轟然驚爆同罹難。

飛機,天半。高樓,折斷。美利堅,阿富汗。彼何人哉卡菲爾,異族可戮西洋岸。崩騰劫火來無徵,生靈多少俱塗炭。

復仇。清算。戰爭,手段。喀布爾。阿富汗。兵燬而後餘瘡痍,瘡痍之上誰忍看。昏鴉失次人失宅,飢餓恐懼常為伴。

生命,朽爛。控訴,哀嘆。普什圖,阿富汗。上有眞主之眷佑,下有信徒之狂悍。胡為乎殺伐,胡為乎喪亂。乃知戰之勝者為蒼蠅,兵民血肉為其爨。

按:《馬爾亞之戰》:誰是塔利班,他們是這片土地的兒女。《我們的父輩》:這場戰爭的眞正勝利者是蒼蠅,我們用我們的肉體餵養它們。

 

 

詞部


 

生查子·緬國紀遊之緬甸曼德勒inwa古城無名廢塔

摩托卷飛塵。向午趨茵瓦。不見舊繁華。有塔崩於野。

蒿草合殘階。缺裂窺雄赭。撫壁久盤桓。一鳥橫空下。

 

浣溪沙·蘇小墓

油壁香車去不歸。佳人才子衹餘悲。西泠風雨益凄其。

此際超然生或死。當初謬矣是耶非。人生不合有相思。

 

浣溪沙

不覺年光忽欲闌。寓齋清冷意難歡。蕭蕭風雨近江干。

似此晏燈孤耿夜。與誰擁枕共違寒。當時彼我已無關。

 

浣溪沙·擬綺懷

露結霜飛晝蛻形。華燈初上夜寒凝。寂寥人在市中行。

已負當初心永矢。何堪今日月傾城。流光觸指是微疼。

 

玉樓春·擬曉行見水邊木芙蓉

天邊月冷殘星嚖。依岸芙蓉輕抱蕊。如何獨占曉來風。一種嬌嬈開照水。  

於今已漸秋深矣。顧我寥蕭顔色異。君紅君白自無言。我是佚名行路子。

 

怨三三·《漩渦》

一牎星火盡深諳。暮色婪婪。偎抱差肩或不衫。擁香頸、擦耳妝黏。

依稀囈語呢喃。陷入你、溫柔指尖。衹命運難參。迷離危險。誤我沈酣。

 

戀繡衾

漫天花火似優曇。夜無情、淹沒鬱藍。有颱風、將過境。避微凉、披上夾衫。

臥牀零落虛無夢。恍惚中、走失黑甜。寂寞也、如潮水。觸摸我、冰冷指尖。

 

宜男草·午後Palm tree cafe bar小憩

亭午時分生倦。倚吧臺、店員慵懶。燈色昏、屋角鞦韆一架。閒坐久、風搖款款。 碧梧街口市聲亂。輾眸光、電車來緩。機已忘、且把行藏寄此。都楔入、時空側面。

 

河傳·南塘老街

風淡。燈颭。夜何其。一角星芒在西。靑靑石板高復低。參差。人家俱枕堤。

已是行行春漸半。乘閒看。來往浮人面。舊江南。早深諳。輕探。指尖如髮纖。

 

臨江仙引·在路上

驛路。埡口。圓月冷。小星微。挼藍夜色垂垂。是野風生矣。是零露漙兮。緇衣何者。不我以歸。孤影入山隈。 

當時促裝猶結念。緘愁幾度依違。算眷言還顧。衹周道逶遲。從今以後故事。漸行漸遠誰知。

 

傳言玉女·秦淮掠影記韓國歸來,途經南京

十里秦淮。夜火煜人如赧。客侶同遊。趁銅街石板。烏衣舊巷。恍見滄桑枯菀。紛華謝去。一時空幻。

斜倚雕欄。看泮池、水渙渙。涵虚光影。是六朝餘絢。市聲漸沸。其奈將登行幰。眷言應是。往來人面。

 

師師令·軍工路五維空間創意産業園之廢鐵金剛

金剛可築。以無情金屬。或經天火染星塵。漸遠也、冥虛乾軸。墮入隨藍風欲速。到陌生城曲。 

經年唯見雲翻覆。莽人間如獄。夜陰冰冷剉殘軀。誰念我、銹生寒綠。起滅霓虹凄以肅。照兩般孤獨。

 

惜紅衣·一人食之紅豆百合蓮子粥

赤小分珠。蓮心捻玉。擷而為粥。漫漱香粳。勻圓顆相觸。風乾百合。猶聽取、當時低簌。炊熟。糖解紅稠。到甜香飄馥。

伊誰可速。沈瘞相思。移時卻盈掬。些些影事在目。亦難復。衹是夢華何自。廚下漸成幽獨。賸一分餘熱。今夕共吾銷縮。

 

春聲碎·旅寓昆明與同事自染布巷經錢局街至翠湖公園有題

風日醒雙眸。一路春紅春碧。街邊店小。窗前貓懶。用睫毛迎逆。閒望處。是南國老城。幽巷短、垣牆仄。

流光倩誰拾。不見當時物色。尋芳漸晚。有淥漲平湖、忽相直。堪取適。歸去亦可重來。折一朵、香花赤。

 

小鎮西犯·Sakura大厦Sky Bistrd餐廳俯瞰仰光之夜 

市樓當此際。窗邊偶坐。傾杯滿、鳯梨芒果。甁插玫瑰一朵。玉顔初破。看白鴿。飛跳來個個。

夕陽墮。老城燈暈起。流光似裹。漸無聲、譟喧鄰座。鍥入時間之鎖。聽梵音作。長街上。一塔鎏金火。

 

瑤臺第一層·Nanmyint Watch Tower

一塔欹斜。椰樹外、長天卽目靑。日輪當午。風煙俱凈。摩托方停。碭基侵亂草。駁落處、顔色含頳。盤梯上。見大江如帶。界斷重城。

忘情。與君同立。體粘光影暑衣輕。溯洄千古。繁華如幻。賸此孤形。遠汀沙鳥起。認劫灰、垂老檐鈴。已無聲。看遊人來去。一例招迎。

 

滿庭芳結·冬至之夜

邃幕沈空。繁燈煅夜。一城寒氣如傾。梧桐消減。枯菀竟何曾。今日凛冬已至。誰約取、風雪同程。月猶凸。碧華圍裹。瘦影不相譍。 

沈凝。蕭瑟也。煙絲眷指。燼冷灰靑。證有隧流年。多讖吾生。 故事眞成一夢。鴻飛去、爪印銷零。樓牎外。兩三桅火。極浦暗潮平。

 

金盞子

細響時鐘。是秒針行走。發條為馭。光影泄紛華。重城閉。之後瘞於長暮。陌生故事流傳。説离开失去。微火起、樓館倏然安靜。躍昇煙縷。

誰某。獨容與。猶自在。街口黯黯處。禁他素風荐至。依稀似。當初耳畔絮語。 恍惚始末輪回。有時空交互。深瞑也、我是等待戈多。瘋長之樹。

 

丁香結·黃耀明演唱會

煙氣噴騰。電光交射。霹靂吉他聲起。漸舞臺如沸。任炫色、點染周身紅翠。緒風吹髪角。聽高唱、大音靡靡。應憐清冷。窒息在此疏離異世。

須記。竟昨日何時。兩兩目光懸繫。俗尚浮華。潮流失範。與來都棄。今夕誰念塊獨。手掌中心痣。甚蜚言不顧。我自全然美麗。

 

氐州第一·西行漫記之自靑海湖二郎劍景區赴祁連

衣帶淸寒。車發嚮晚。回看數點飛鳥。彩幅高懸。丹旗招颭。湖面煙波曠渺。霜染坡陁。望處是、靑羊枯草。風物畱連。期程不管。背包人老。

一碧胡天圓月小。獨照在、蕭疏行道。隔卻玻璃。尋思蟻夢。是倦遊懷抱。逞菲林、頻攝景。消磨否、歸心杳杳。轣轆聲催。又將登、祁連嶂表。

 

絳都春·幾米地下鐵之城市印象

尋尋覓覓。在紛華城市。同為浮客。拉上箱囊。走向人行路之北。街燈閃過靑黃色。正鼓噪、往來車笛。漸高樓宇。不見蝴蝶。夢無從役。

誰識。參差面目。擦肩後、一片霓虹光迫。鎖閉櫥窗。模特無言羅歷歷。陌生笑靨終難挹。向欄角、恍然長立。我與風景無關。互相抵斥。

 

念奴嬌·癸巳冬日回鄉,不見北方風雪,忽忽已七年矣

風刀刺刺。正仲冬雪霽。四野都白。路上行人多著帽。中有鄰家阿伯。相對畱停。不能識我。應是時間隔。掌心呵氣。幻成多少離拆。

跌出記憶之闌。眼前風景。堅硬圍空壁。刻畫經年關內外。總被石尤遮抑。搖落鄉心。荒疏調燮。衣帶憑寬窄。身如庭樹。靑春誰與同拾。

 

踏歌·52-Hertz Whale

夜落。夜何其、夜氣紛迴薄。海挼藍、泛起星光爍。更超遙一綫垂天幕。 

夢縛。夢何如、夢醒天涯各。長歌也、是我哀同樂。但赫茲五二誰能覺。

中夜夢。不復作。空游徙、背脊時光掠。自來異同倫。去矣無由泊。任孤蹤獨向寥廓。

 

金縷曲·

夢醒知何在。冪花陰、烘晴作煖。翠煙幽瀨。猶記當時曾破繭。遺此無情物態。憑弱翅、穿行往代。元化紛綸迷畛域。但而今、已是新生界。天地也。忽然大。 

自憐孤影蒼茫外。越千山、樹搖春碧。雲粘星彩。灰冷光陰之餘燼。多少蕭條蒿薤。又栖止、身如浮芥。衹待初陽長一綫。振文衣、決驟斯為快。風起處。隔滄海。

 

金縷曲·Google Earth搜得兒時校舍有題

光綫輕如灑。半空中、隨風晃瀁。那年初夏。圍著花壇紛追逐。忽聽課鐘頻打。群擁併、緩歸學舍。隔座小丫雙馬尾。訥難言、徒惹相思乍。我亦是。白衣者。

而今片段成虛化。括三桁、隳頽故址。兀然灰赭。如此靑春終結業。誰命罰迴重寫。但懷念、當時癡傻。夢想漸行行漸遠。恁奔波、城市霓虹下。我已是。白頭也。




乐府之妃豨谁和



1   这后花园窣静无边阔,

亭台半倒落;
2   名香叩玉真,受恩无尽,
赏春香还是你旧罗裙。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