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村里的王寡妇临死前骗我,把一身阴阳术传授给了我.从那后十里八村儿的阴阳怪事就都由我应付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第001章 传授阴阳学
········

我叫郭胜利,住在五道荒沟村,今年24岁,爹娘死得早,就有一个俺爹当年捡来的傻妹子跟我一起过。

我一直没处对象,因为俺家太穷了,小偷进屋都得哭着离开。再一个,村儿里小姑娘也嫌弃我那傻妹子,她长得好看是好看,可成天淌鼻涕,脸也不洗,乌漆麻黑的,看着像要饭的,所以没人愿意跟我过这苦日子。

今儿个在村子最东头半山腰的王寡妇家的砖瓦房里,炕上呼呼的冒着热气,我的脑门上也在呼啦啦冒着热气。

在我对面,王寡妇脸色绯红,笑吟吟的盯着我。她笑的时候老好看了,牙齿白的像大河边儿的白石子儿,眼睛弯弯着,就跟初一夜里的月牙儿似的。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一边笑,还一边对俺眨眼睛,就跟那啥暗送秋波的形容一模一样。

妈了个巴子的,这老娘们是要翻天啊,这么妖性干啥?是打算要跟我整点事儿?我在心里暗想着。

我和王寡妇家是邻居,听说她在县城读高中的闺女就要放假回来了,所以天傍黑时,我就偷摸溜达到王寡妇家后屋,寻思着能偷看到这娘俩洗澡搓背啥的。

结果王寡妇眼尖,直接把我拎到屋里,又摆上炕桌炒四个热菜,跟我对着滋溜着小酒一直到现在。

“胜利啊,俺好看不?”王寡妇朝我微微一笑,说道。

别看外面零下二十多度,屋里可是热乎的很,地炕烧的滚烫,隔着棉裤都烫屁股。

我琢磨着,王寡妇得热的够呛,老子比她还热,都想把棉裤扔了。

“好看,真好看。”

我点点头,吞了一大口哈喇子,也管不住眼珠子,直勾勾就盯着她脖领子下面,心里琢磨着,她要是把棉袄再拉低一些,就更得劲儿了。

王寡妇长的很好看,一点也看不出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她要是跟她闺女站一块儿,就好像姐俩。我喜欢王寡妇,更喜欢她闺女,我寻思着要是她们娘俩都让我这么看,那该多得劲滴。

王寡妇这么一问,就让我相当的上火。

我身体里的血呼呼就涌上脑壳,连喘气都粗了不少,嘴巴很干,喉咙有些僵硬,抓着酒盅的手在上面轻轻滑动,摸着酒盅就想象着在抓着王寡妇。

妈了巴子的,憋挺慌,憋的我直想尿尿。

“大兄弟啊,你要是看俺好看,那晚上就别回去了呗?在这儿睡?”王寡妇撩了撩头发,手背在脸上抹了两下,更显得娇媚温柔。

我一听就坐不住了,本来是隔着炕桌面对面坐着,我挪了挪,把酒盅、菜碟拿到王寡妇跟前儿,厚着脸皮跟她挨的更近乎些。

我说,王姐,你那闺女今儿个不是要回来吗?我在这住,不太好吧!

我浑身就跟着了火似的,烧的慌,难受的要命。不过我也不是没脑子的人,我在心里面暗自琢磨着,王寡妇今天有点不正常的,她对我咋这么好?还肯让我睡这儿?

今年夏天那工夫,她在屋里坐澡盆洗澡,我就偷瞄了两眼,结果王寡妇二话不说,澡也不洗了,穿上衣服拎着扫帚,满村儿追杀我,把我脸上挠出好几道凛子(抓痕),又照我屁股踢了七八脚,这才消停。

她性子泼辣,又敢骂敢打,所以她男人死了后,还能稳稳妥妥的把闺女拉扯大。她要不是这个性子,早就让野男人钻被窝了。

今晚她倒是奇怪,浪的有点妖性。

“看你这眼神,这都啥时候了,俺闺女还能回来?她得明个早上才能回来呢。咋滴,让你睡屋里你还不乐意啊,怕王姐我把你那小身板折腾散架子?”

因为家穷,我和那个不是一个亲爹娘生养的傻妹子,吃的伙食也不好,稀粥、咸菜、大煎饼……反正就能保证饿不死。所以王寡妇话里话外,是笑话我身子骨不行,扛不住她的折腾。

王寡妇拿起酒盅跟我走了一个(喝了一杯),然后又侧着脸,向我眨了眨眼睛,那俊俏模样,老撩人了,我都想现在就把她摁倒。

我梗了梗脖子,“王姐,咋说话呢,瞧不起我咋地?我身板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么,说不定把你整的嗷嗷叫,跟母猪拱槽子似的呢。”

酒壮怂人胆,让王寡妇这么一再挑拨,我终于忍不住,胆子也大了起来。

“啧啧……瞅你那熊样,还来雄性劲儿了呢。老娘就坐在这儿,你要是个带把的,就放马过来。”王寡妇一撩头发,抿了抿嘴。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彻底镇不住了,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天老爷老大,我老二,谁特么要是敢拦着我,我非得生撕了他不可。

我借口说炕头热,就向着王寡妇靠了靠;我把巴掌搭在她的肩膀头上,结果王寡妇就斜着眼珠的盯着我,也没啥太大反应。

卧槽,这是在鼓励老子啊!我心里暗暗寻思着。

借着酒劲儿,我的胆子可是大了不少。

我把心一横,巴掌一推,就把王寡妇给摁倒了。


 

········
第002章 山猫现、阴阳乱
········

王寡妇笑的很大声,就跟我挠到她嘎鸡窝(腋下)似的。

当我贴过去时,她也不跟我武宣(挣动),就这么笑呵的瞅着我。

“胜利,咱做了这么长时间邻居,有啥话得跟你说在前面,等会儿你要了俺没关系,不过你得答应俺一件事。”

王寡妇松开了一只手,把我毛衣撩上去一半,手指头就在我心窝口那儿,一边画圈一边说道。

她的手指头很细很嫩很白,就跟剥了皮的葱白似的,在我心窝口划呀划的,把我魂儿都快划丢了。

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香味,形容不出来,反正很好闻。

我都要急死了,心说这老娘们恁个磨叽,就跟电视剧结尾卡剧情似的。妈了巴子,都搂成这样了,我还哪有工夫细琢磨她话里的意思,还能忍住不答应她咋地?

我说行行,啥事我都答应你,赶紧让我败火,我都快让你给憋出病来了。

一边说话,我就一边扔毛衣、解棉裤,等忙活完,我就从炕柜上拽下一条棉被,把俺们俩的身子盖上,伸手就想闭灯。

我激动的不得了,嘴唇都有些哆嗦,俩手都感觉有些不够忙活的,笨了吧唧的就向王寡妇嘴巴子上贴了过去,不过眼看着就要碰上时,让她撑开手给隔开了。

她两手抵在我胸膛上,喘的有些急;我注意到,她都让我忙活出汗了,脸颊旁的几缕头发丝沾在上面,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起了一层水雾,就这么妖里妖叨的看着我。

“要了俺之后,你就是阴阳先生了,能开天眼看见脏东西,还能给十里八村的人治病。炕柜里还有两本书,一本阴阳,一本风水,都写在上面,往后你自己慢慢看。你得答应俺,往后要正儿八经的学习阴阳术,不能让俺们这一脉断了。”

王寡妇是村儿里的阴阳先生,除了赵村长家,就属她家最有钱。村里谁要是得了吃药也治不好的病,就会找王寡妇就看,等她把那些脏东西弄走后,咋说也得给她意思意思,送她点儿大米、豆油啥的。

就是因为会这一门手艺,她才没吃啥苦,就把她闺女拉扯这么大。要是换成其他老娘们,还能过得这么滋润保养的这么好?

“这是好事儿啊,俺哪能不答应?行了,别磨叽了,再磨叽一会儿黄瓜菜都凉了。”

我答应了王寡妇,心说这还算个事儿?

……

一个多小时后,我套上棉裤,穿起棉鞋,趁这工夫逗着她。

“明天……早上……你再来。”

王寡妇有动静了,不过说话有点含糊不清,动也不动,像是很疲惫的样子。

我心说,这老娘们真是骚的可以,我还寻思明儿晚上抹黑整呢,她可倒好,非要俺白天来。听说城里人最喜欢白天搞,王寡妇莫不是见多识广,也喜欢这个调调?

我隔着被在她屁股上狠拍了一下,说行啊,明早再来,你好好歇着啊,到时候再把你整的吱哇乱叫的,保准把你喂的饱饱的。

王寡妇没再搭话,她把脑袋蒙进了被子里,身子蜷缩成一团,就再没动静了。

穿好了衣服,我就不管她了,推开门回了自个儿家。

说句实话,我是真想留在王寡妇家里睡一宿。都跑腿子(打光棍)这么长时间了,谁不想有个娘们暖被窝?而且还是王寡妇这么骚的娘们?

不过我的情况特殊,一来家里的傻妹子是我从小搂着长大的,没我她睡不着;二来,我家和王寡妇家做邻居,村儿里不少男人都盯着。要是让他们发现我偷吃了王寡妇,说不定就得锤吧(揍)死我。

我蹲在家门口,吧嗒了几口旱烟,然后推开门进了屋。

跟我猜的一样,回到家就发现,傻妹子郭玲还睁着大眼睛,卡巴卡巴的盯着棚顶,正等着我回来呢。看到我,她就嘿嘿嘿的傻笑,口水沾了一嘴巴子。

我用袖头给她擦了擦嘴,闭了灯,脱吧脱吧就钻进了被窝,胳膊肘一用力,就把郭玲给搂了过来。

她不是俺亲妹子,不过这老些年,我都把她当成亲妹子看待;从小到大,我就这么搂着她睡觉,没别的想法,就是习惯了。

“玲子,往后哥回来晚了,你就自个儿睡,啊!”

“呵呵——”

“哥不在家,你别忘了把灯关了,费电。”

“呵呵——”

“挺大个姑娘家,往后睡觉穿件小背心、小裤衩啥的,别这么光不呲溜的,听见没?”

“呵呵——”

我本来寻思着教傻妹子两句,结果跟往常一样,我说啥,她都呵呵傻笑,顿时让我没了说话的心情。

再加上刚才跟王寡妇那一顿折腾,我这小体格也有些罩不住了。

仰过身来,正面朝上,我就打算睡觉。

可我刚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在我脑壳顶上,咋好像有东西蹲着呢?

一只、两只、三只……

整整七只黑乎乎带毛的东西,就围成一个圈,呆在上面瞅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