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当一切悲剧还来不及上演,她总算学会了曾经厌恶的勾心斗角,却为自己创造了锦绣人生!

佳人读书吧2018-07-10 16:37:43

简介:出生高贵,背景强大,才貌无双,又如何?

  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错信继母和庶妹,被夫君厌弃,堂堂太子妃,沦落为浣衣奴,受尽折磨而死。

  重生为人,当一切悲剧还来不及上演,她总算学会了曾经厌恶的勾心斗角,却为自己创造了锦绣人生!】



             第1章 皇后召见


  年关将近了,大雪纷飞,都道是瑞雪兆丰年,但大雪天,也不知多少人要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谢晚晴佝偻着背,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用红肿早已变形的手搓洗着那些恶臭难闻的衣物!

  作为浣衣局的一名卑贱的婢女,她比任何人都看起来狼狈而瘦弱!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婢女,曾经竟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谢晚晴,皇后娘娘传召!”忽然一个尖细的公鸭嗓子在谢晚晴的头顶响起。

  谢晚晴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他,这个人……她认识,是谢思茹身边的公公!

  “还不快点儿,娘娘要是久等了,仔细你的皮!”太监掐着兰花指,露出厌恶的神情。

  谢晚晴擦了擦手,站了起来,却因为太过虚弱,差点儿栽倒在地。

  谢思茹这个时候要见她,是为了什么?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了,难道还不肯放过她?

  可是不管怎样,她都要去见她,因为她还有要保护的人,还有放不下的事!

  谢晚晴来到栖凤宫的时候,谢思茹正在发脾气。

  见到谢晚晴跪在地下,谢思茹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道:“哎呀,我的好姐姐,谁让你跪在地上的,快起来吧!”

  谢晚晴微微抬起头,然后站了起来,她想要挺直背脊,却发现十年的折磨,她的背早已佝偻了!

  谢思茹打量着眼前的“老女人”,忽然发出一声笑声,然后问身边的婢女:“你们可还认得出,这是咱们的太子妃?”

  “皇后娘娘,您说笑了,这哪里还是太子妃,她不过是贱婢罢了,您才是曾经的太子妃,现今的皇后娘娘!”

  婢子秋玲恭敬地道,眼睛鄙夷地掠过谢晚晴,却似乎忘了,她曾经不过是谢晚晴的洗脚丫头!

  谢晚晴的心,被这二人的对话刺得生疼,十年了,她险些忘了,自己曾经是东宫太子妃,离后位不过一步之遥!

  若不是她轻信继母和这个恶毒的庶妹,又怎会沦落至此呢?

  谢思茹满意地笑了,回过头,又看到谢晚晴眼里露出的恨意,立刻不悦地问:“谢宫女,你那是什么眼神?莫非是对本宫不满?”

  “奴婢不敢!”谢晚晴咬着牙,将所有的痛恨和不甘咽下肚子,她不能激怒谢思茹,因为……哥哥还在他们手里!

  她已经害死了自己最亲的姨母,害的外祖父一家家破人亡,她不能再害死哥哥了!

  谢思茹冷哼一声,道:“给本宫跪下!”

  谢晚晴闭了闭眼睛,然后屈膝,噗通一声,跪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膝盖生疼,却疼不过自己的心。

  谢思茹冷笑,道:“这大雪连天,本宫也闷了,前些日子养的小狗儿忽然就没了,这好些日子没听过狗叫声,心里还真是有些想念!”

  谢思茹身边的宫女立刻谄媚地道:“皇后娘娘,不如就让谢宫女学一下狗儿叫吧,我听说谢宫女从前也是个爱养狗的,想来是学的肯定像!”

  谢晚晴暮地抬起,一道寒芒掠过,紧咬的牙关,渗出鲜血来。这么多年来,谢思茹总是变着法子地羞辱她,折磨她,还不够……

  谢思茹看着谢晚晴的模样,故意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问道:“谢宫女,你可愿意为本宫叫几声听听?兴许本宫心情好了,可以让你去见见那个人!”

  谢晚晴听到这里,即便有再大的屈辱和不甘,也只能抛到一边,嘴里发出低低的叫声:“汪汪汪……”

  眼泪含在眼里,倔强地不肯落下来,她绝不会让谢思茹看到自己的眼泪!

  “哈哈哈……叫的真好,丢给她一根骨头,算是本宫赏她的!”谢思茹放肆地开怀大笑,周围的宫人也跟着笑出声。

  谢晚晴却问:“娘娘,奴婢可以去见哥哥了么?”

  “见什么哥哥啊,你这个样子,真让本宫觉得无趣,这还是那个清高自傲,不可一世的相府千金么?真是替谢家丢人!”

  谢思茹眼露鄙夷,不屑地道。

  谢晚晴咬着牙,终于是忍不住怒气,道:“你究竟要怎么样?就算你恨我,要作践我折磨我,都可以,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哥哥?”

  “那是你的哥哥,与本宫何干?谢晚晴,你现在就活的跟一只狗一样知道吗?”谢思茹嘲弄道。

  谢晚晴气的浑身发抖,可是却不得不隐忍不发,因为如今谢思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而她却只是一个卑贱的浣衣婢!

  谢思茹看着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便露出了由衷地笑容,道:“谢晚晴,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愤怒呢?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愚蠢!”

  谢思茹像是还没有打击够谢晚晴一样,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所有人便退下去了。



第2章 蚀骨之恨


  殿上,只剩下谢思茹和谢晚晴。

  谢思茹一步步走向谢晚晴,目光露出一抹恶毒,道:“谢晚晴,今日本宫就告诉你,你到底有多愚蠢!”

  “你一直苦苦支撑着,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只为了救你哥哥吧?可是……他早就死了,死在泰王叛乱之中,因为他想保住你的太子妃之位,为了救太子殿下,身重数箭身亡!”

  “可是他并不知道,太子一心要他死,因为太子厌恶极了你,只有你哥哥死了,他才能明目张胆地贬谪你!”

  “你还傻到以为太子殿下真爱你么?你清高到目无下尘,仗着自己出身高贵,又美貌无双,却蠢得像头猪,你知道太子娶你只是因为要获得崔贵妃的支持么?”

  “崔贵妃被你一手害死了,太子还要你做什么?蠢货,你沦落到今日,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谢晚晴怔愣在原地,忽然用一种森冷的语气问道:“你……你说什么?哥哥……哥哥已经……”

  “是的,五年前就死了,哈哈……就只你不知道而已!”谢思茹笑得无比恶毒。

  谢晚晴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目露狰狞,她一直苦苦忍受着一切羞辱和折磨,就为了保全哥哥的性命。

  这是她活在世上唯一的理由,竟然……竟然也是个骗局,她的一生都是个骗局!

  谢思茹母女,把她当成傻瓜一样在玩弄,而她曾经还以为她们是自己的亲人,多么可笑,又可悲?

  “谢思茹,你好歹毒,好歹毒!我待你如至亲,你为何要如此狠毒?”谢晚晴一字一句地问道,每一字都带着彻骨的恨意。

  即便受尽屈辱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恨过谢思茹!因为她把所有的罪责都归咎于她的痴傻,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害死她的哥哥!

  谢思茹却浑不在意,反而更加得意地道:“所以本宫才觉得你蠢笨如猪啊,竟然把自己的敌人当成至亲,你难道不知道,本宫和娘亲多希望你死么?”

  “哦……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呢,你娘亲是吃了一年多的砒霜,才不治而死,根本不是什么病,而你么……则是因为我娘送你的鸳鸯荷包里的麝香,才落得终生无子的下场!”

  “我能有你这么一个蠢笨的嫡姐,也是福气,若不然今日何以登临后位?”

  谢思茹的话一刀刀凌迟着谢晚晴的心,她满心都是肆意窜起的恨意和滔天的怒火,恨不得就此将谢思茹撕成碎片,焚烧成灰烬。

  谢晚晴忽然扑了上去,将谢思茹扑倒在地,狠狠滴咬住她的耳朵。

  谢思茹一时被吓住了,加上疼痛,使得她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来人啊,救命啊……”谢思茹猝不及防,被谢晚晴压在身下,挣扎不得。

  谢晚晴哪里肯放过她,一口狠狠地咬在了谢思茹的耳朵上,就像是一头暴怒的野兽一般,拼命地撕咬,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

  不管那些宫人冲上来怎么拉扯,踢打,她都不肯松口,直到将谢思茹的一只耳朵咬下来,她才被慌乱的太监们拉开了。

  “啊……谢晚晴,本宫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谢思茹捂着自己血流如注的耳朵,歇斯底里地吼叫着。

  谢晚晴却咬着她的耳朵,怨毒地道:“谢思茹,我恨不得生食你的肉,渴饮你的血,就算我死了,也要化为厉鬼缠着你,你从此以后,永世不得安宁!”

  “来人,拉出去,剁碎了喂狗!”谢思茹被那怨毒的目光看的心惊肉跳,怒吼着叫人把谢晚晴拖了下去。

  可是那诅咒声却不绝于耳,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大雪纷飞的寒冬,这纷飞的雪,怕也洗不净这尘世的肮脏和散发着腐朽气息人心!

  若有来世……若有来世,请让她一定要记得这一生所受的屈辱和痛苦,然后亲手将那些害过她的人,推入阿鼻地狱!



第3章 阻止悲剧


  “啊……”一声惨叫划破午后的宁静。

  谢晚晴大汗淋漓地从软榻上坐起来,看了看身边的环境,竟有些恍惚。

  “小姐,你怎么了?可是做噩梦了?”

  谢晚晴看了一眼说话的丫头,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为什么灵枢会在这里?

  灵枢早就死了啊,那年谢思茹的孩子误食巴豆,谢思茹故意让人以为是她做的,灵枢为了保住她,不得已担下所有罪名,被乱棍打死!

  灵枢看着发愣的谢晚晴,用帕子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关切地道:“小姐不怕,只是噩梦而已,灵枢在这里呢!”

  谢晚晴听了这话,只觉得万般酸楚涌上心头,忽然抱住了灵枢,哽咽着道:“灵枢,好灵枢……”

  灵枢温柔地拍着谢晚晴的背,以为她只是被噩梦敬到了,安慰道:“小姐乖,灵枢在呢,一直都在!”

  谢晚晴泪如雨下,感受到灵枢身上的温度,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她为什么会在自己的闺房里?

  灵枢还是十多岁的模样,谢晚晴放开灵枢,仔细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灵枢,我……我没死么?你也没死么?”谢晚晴有些惶恐地问,她生怕这只是自己死后的一个梦。

  灵枢被谢晚晴吓到了,赶紧呸了一口,道:“小姐,这话岂是乱说的,好端端的说什么死字,您要长命百岁的!”

  谢晚晴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尖锐的疼痛,终于让她明白,她竟然活了,似乎还回到了自己未出阁的时候!

  灵枢又帮谢晚晴擦了汗,道:“小姐,奴婢看您是被梦吓坏了,咱们改日去相国寺里拜拜佛,好驱驱邪气!”

  谢晚晴却无心去听这一切,她只知道自己又活了,没有死,她还未出阁,一切都来得及挽回!那么……谢思茹和柳月娇两个,就将永无宁日了!

  谢晚晴问道:“灵枢,今儿是什么日子?”

  “今儿?是天启八年五月初八,怎么了?”灵枢不解地问,总觉得谢晚晴睡了一觉,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

  谢晚晴一惊,五月初八?那不是素问出事儿的日子么?

  谢晚晴立刻下了床,穿上鞋袜,就往外冲出去。

  灵枢被惊得莫名其妙,也跟着跑了出去。

  “小姐,您要去哪里啊?”灵枢在后面追着喊道。

  谢晚晴一边跑一边道:“来不及和你解释了,快去清潭!”

  希望一切还来得及,救下素问,也救下薛氏。

  五月初八这一天,她怎么也无法忘记,这件事也是导致她彻底失去了父亲和祖母欢心的缘由。

  谢崇光的三房薛氏已经坏了六个月的身孕,却忽然在这一天跌落清潭,薛氏被救了上来,却已经奄奄一息,此时柳氏身边的丫头却指认素问推薛氏下水。

  薛氏迷糊不清时,也说有个丫头从背后推了自己一把,只看清楚绣花鞋上绣着一朵碧莲。

  可巧当日素问的便穿着那样一双绣花鞋,坐实了她的罪过,柳氏甚至还想将罪名牵扯到她头上,素问却一力承担下来,最后被杖毕。

  如今想来,定然是柳氏捣鬼,想要一石二鸟,既解决了薛氏这个对手,又能顺便把她给祸害了。

  谢晚晴想到这里,跑的更加急了,也顾不得平日里的仪态,一心想要赶到清潭。

  跑得满头大汗,才终于到了清潭,这里人迹罕至,只有好清静的薛氏常常来此散步。

  谢晚晴一到,就听到了巨大的水声,谢晚晴暗叫一声不妙,跑的越发急了。

  “灵枢,快喊人救命!”谢晚晴到了清潭边上,还不忘交代灵枢。

  灵枢看谢晚晴欲往水里跳,连忙阻止了她,道:“小姐,还是我下去吧!”

  说完也不敢犹豫,跳下了湖里,谢晚晴急的大声喊道:“救命啊,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她不仅是要唤来人救薛氏,更重要的是,她要让此事闹大!



第4章 救薛氏


  谢晚晴的呼救声很快就吸引了谢家的护院和一些好事的丫鬟婆子前来。

  谢晚晴指着清潭道:“你们快下去捞人!”

  正说着,灵枢就探出头来,将薛氏扣在怀里,一只手拼命地划动。

  虽说这五月的天气已经不冷了,但是清潭水依旧寒冷,灵枢整个脸都被冻紫了,薛氏的情况就更糟了。

  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灵枢和薛氏从水里拉上来,谢晚晴道:“快……谁把外衣解下来给薛姨娘裹上,她怀着孕身子弱!”

  一个婆子立刻凑上来,将自己外衣解开,递给了谢晚晴,谢晚晴赶紧把薛氏裹了个密不透风。

  顺势给薛氏搭了个脉,发现脉象已经有些细弱,不敢继续耽搁,道:“帮忙将薛姨娘送到暖阁,再去请大夫过来,一定要快,若是薛姨娘和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事儿,你们谁都担待不起!”

  粗壮的婆子帮着谢晚晴将薛氏抬到了最近的暖阁里,谢晚晴赶紧又命灵枢帮忙将薛氏湿透的衣服脱下来,用棉被将她裹了个严严实实。

  “大夫来了没有?”谢晚晴焦急地问道。

  外面守着的丫头摇摇头,道:“还没来,都这么大会儿功夫了,那林大夫到底去哪儿了呀!”

  谢晚晴忽然意识到,若是柳月娇有意要杀薛氏,就不会让她有机会活命。

  这大夫八成是被柳月娇想法子拖住了,谢晚晴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薛姨娘身边伺候的人来了没有?”谢晚晴沉着脸问道,薛氏也真是倒霉,身边的人都不一定能信得过,但是此时还需要那几个人伺候着。

  恰此时,素问从别处赶来,谢晚晴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道:“素问,你过来,帮薛姨娘看看,一定要保住她母子性命!”

  若是保不住,倒霉的不仅是薛氏,素问的命也难以保全了!

  素问匆匆过来,帮薛氏把了脉,又查看了一下她的肚子,才道:“受了惊,又冻着了,得赶紧驱寒!”

  谢晚晴道:“嗯,你赶紧开方子,让人去抓药!”

  素问精通岐黄之术,谢晚晴对她的医术倒是颇为放心,有素问在,想来薛氏应该没有大问题了,那么她就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利用薛氏来教训一下柳月娇。

  谢晚晴看了一眼素问脚上的鞋,立刻醒悟过来,然后悄悄滴命灵枢回去取了一双新鞋给素问换上了。

  正好此时谢老夫人带着人赶了过来。

  “晚丫头,发生何事了?薛氏好好的,怎么就掉进清潭里?她身边伺候的丫鬟婆子呢,都死了不成?”老太太火气不小,看来很是重视薛氏肚子里的孩子。

  这也难怪,谢崇光娶了几房妾室,可是肚子都不太争气,柳月娇只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谢思茹,其他几房姨娘更是丝毫动静都没有。

  谢晚晴和谢子安是已故的大夫人所出,可偏偏谢子安与谢崇光父子失和,自从崔羽然死后,谢子安几乎已经不着家了!

  老太太试着调解过这对父子之间的嫌隙,可是丝毫作用没有,只能叹一声前世是冤孽!

  好容易盼到薛姨娘有了喜讯,哪知道这都怀孕六个月了,竟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可不叫老人家忧心愤怒么?

  谢老夫人一心盼着薛姨娘能再给谢崇光诞下个男丁呢!

  谢晚晴也是一脸沉重的表情,回道:“祖母,您先莫动气,刚刚素问已经为姨娘看过了,也派人去抓药煎药了,想来不会有大碍!”

  老太太一听没有大碍,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点,但仍旧没打算轻放过这件事。

  “好端端怎么落得水?薛姨娘这么大个肚子,身边伺候的人都没有么?”

  谢晚晴摇摇头,道:“我和灵枢到了清潭那边,只听到水声,半个人影也没见到,若不是灵枢熟悉水性,怕是救不回来了!”

  谢晚晴的话一说完,屋子里就跪下了几个人,哆哆嗦嗦地,也不敢开口说话。



第5章 素问被诬陷


  谢老夫人铁青着脸,问道:“你们几个就是伺候薛姨娘的?”

  “回老夫人的话,是奴婢们!”薛姨娘身边的刘婆子开口回道,已经满脸都是汗。

  谢老夫人问道:“出事儿的时候,你们都去哪儿了?”

  刘婆子白着脸道:“当时风寒,怕姨娘冻着,老奴就回去给她取件披风,哪知道回来的时候就已经……”

  刘婆子哭得泣不成声,自知不能善了,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谢老夫人又问道:“身边难道就没有别人了吗?”

  “当时……当时还有翠儿和萍儿伺候着,你们这俩小蹄子,怎么就不见人影,让姨娘一个人呆着呢?”

  刘婆子真是悔不当初,若是当时她陪着薛姨娘,也就不会出这事儿了。

  萍儿赶紧哭道:“奴婢不是故意的要离开的,姨娘忽然想吃点心,命我去大厨房取,我才走的,想着还有翠儿在,哪知道……呜呜……”

  翠儿由始至终却显得平静的很,就像是根本不关她的事儿一样。

  “翠儿,你又是为何离开的?”谢老夫人冷冷地问道。

  翠儿抬头看了一眼谢晚晴,然后才缓缓地道:“老妇人,您要罚要杀都冲着奴婢来吧,奴婢愿一力承担!”

  谢晚晴有些惊讶地看着翠儿,她忽然意识到,这个丫头不简单,难道是柳月娇的一枚暗棋?

  不待谢晚晴想明白,忽然有个小丫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道:“老太太,这件事奴婢无论如何也不敢隐瞒了,奴婢……奴婢当时隐约看到有个人推薛姨娘……”

  丫头战战兢兢的模样,倒真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儿。谢晚晴此时才注意到,这个丫头,就是前世陷害素问的。

  “哦?到底是谁?”谢老夫人的注意力立刻被那小丫头吸引了过去。

  小丫头看了一眼谢晚晴,又看看素问,然后手指向了素问,道:“就是素问姐姐,奴婢看到她推薛姨娘的!”

  素问惊得倒退了一步,险些站不稳,脸色惨白,怒道:“你……你胡说什么?”

  谢晚晴赶紧按住素问,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言。

  素问委屈又愤怒,看了一眼谢晚晴,终于是一言不发,只是双目通红,脸都快憋青了。

  小丫头义正言辞地道:“老夫人,奴婢没有胡说,当时奴婢是看见素问姐姐推了薛姨娘就跑了!”

  谢老夫人这才看了一眼谢晚晴,发现她面色平静,丝毫不见慌乱,只有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嘲弄笑容。

  谢老夫人微微皱眉,问道:“素问,你来说说,是否有此事?”

  素问跪倒在地,满怀委屈和悲愤道:“奴婢绝没有做过,奴婢根本没有去过清潭,而是去的罗芳阁!”

  谢老夫人板着脸,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呵斥道:“到底是不是你,素问,你要是说实话,我还可考虑从轻发落!”

  素问依旧咬着牙道:“老妇人,奴婢真的是冤枉的,奴婢为什么要去害薛姨娘呢?奴婢和她无冤无仇的,何必要害她?”

  谢老夫人此时才将目光投向了谢晚晴,眼里写满了猜忌,素问是没有理由要害薛氏,但是谢晚晴有。

  薛氏肚子里要是男孩儿,那可是要威胁到谢子安地位的,说不定薛氏还能母凭子贵,被扶正,谢晚晴更有理由要害她了。

  谢晚晴当然知道谢老夫人在想些什么,却表现的更加平静,只是用一种无辜又无害的眼神看着谢老夫人,她不开口问,自己也不开口回答。

  谢老夫人反而摸不透谢晚晴的心思了,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不可测?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也能面不改色!

  谢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晚儿,此事你怎么看?”

  谢晚晴微微欠了欠身,才道:“请祖母允许晚儿问那丫头几句话!”

  谢老夫人虽然心存疑惑,但依然点了点头,她是长辈,又是亲祖母,自然不能一棒子将谢晚晴打死。

  更何况谢晚晴现在是未来太子妃,谢家往后还得仰仗她,谢晚晴是不能出事儿的!



第6章 你说谎


  谢晚晴走到了那丫头面前,居高临下地打量了她一会儿,那丫头便吓得哆嗦了起来。

  谢晚晴看她制造的压力差不多了,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

  小丫头回答道:“奴婢小曼,是个花奴!”

  谢晚晴又问道:“薛姨娘出事儿的时候,你在清潭附近?在哪里?”

  “奴婢……奴婢在清潭的假山后面!”小丫头想了想回答道。

  谢晚晴点点头,忽然厉声呵斥道:“既然你看见了,为什么不出来制止?就算你不敢制止,为何薛姨娘掉下去之后,你不呼救?”

  小丫头没想到谢晚晴不是来反驳她的话的,而是来问她的罪的!

  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但是又怕的完全想不出什么辩解的理由来。

  就这么张口结舌,急的满头大汗,却半句话说不出来。

  谢晚晴又对着谢老夫人道:“当时孙女去清潭的时候,薛姨娘刚刚掉下去不久,可没见过这丫头出现,你们在场的人,可见到了?”

  众人皆摇摇头,都表示没看到过这个指正素问的小丫头。

  “奴婢吓坏了,所以……所以没有声张,也不敢出来!原是想等素问走了,再出来,没想到又看到大小姐,所以……所以……”小曼憋了半天,终于为自己想到了借口。

  谢晚晴露出一抹笑,道:“这么说,你是怀疑本小姐指使素问害薛姨娘咯?”

  “奴婢不敢!”小曼赶紧低下头,但是那态度分明表现出对谢晚晴的怀疑。

  谢晚晴冷笑两声,道:“你有什么不敢的,你都敢当着老太君的面诋毁陷害本小姐,还有你不敢的事儿么?”

  “奴婢没有,奴婢只是实话实说!”小曼立刻出声为自己辩驳。

  谢晚晴指了指她的鞋,道:“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鞋,清潭附近的假山,都是泥泞小路,你这绣花鞋却一尘不染,是何道理?”

  “你再看看本小姐的鞋,只是去了清潭边上,便染了许多污泥和青苔,你还敢说自己去了清潭?”

  谢老夫人也循着谢晚晴的脚看去,果然精致的绣花鞋上都是泥点,还占了许多青苔,而那小曼却干干净净的。

  小曼这下吓坏了,赶紧要开口说话,谢晚晴却又抢先一步开口道:“你别说这会儿功夫你又回去换了一双鞋,别说来不及,单凭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哪个人还有心情回去换鞋子,莫非你比本小姐还要金贵?”

  “你如果说记错了,并不在假山后面,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清潭那里虽然人迹罕至,但是周围视野开阔,若是素问有心要害薛姨娘,不可能不看清楚周围有没有人!”

  小曼被驳斥的完全没有回话的余地,只是额头的冷汗不住地往下掉。

  然后哇地哭出来,道:“老妇人,大小姐饶命,奴婢知罪了,奴婢……奴婢不该说谎的!”

  “说,是谁指使你的?”谢老夫人怒不可遏地问道。

  “这个人心思实在忒毒了些,不仅向害死薛姨娘和那未出生的孩子,还想栽赃于晚儿,祖母,您可要为薛姨娘还有我那未出世的弟弟做主啊!”

  谢晚晴此时才红了眼睛,委屈的泪水顺势流下来,看着楚楚可怜。

  谢老夫人一听谢晚晴提到了“未出世的弟弟”,瞬间怒意高涨,道:“来人,把这贱蹄子拉下去,仔细拷问,若不问出个所以然来,绝不罢休!”

  小曼被人带了下去,谢晚晴却没有就此罢休,反而对谢老夫人道:“祖母,还没问清楚,翠儿当时为什么不在姨娘身边呢!”

  谢老夫人当然也不会忘记这茬儿,盯着翠儿,问道:“说,你当时去了哪里,为什么离开?”

  翠儿却紧要牙关,只是一句话:“不论怎样,这件事就让奴婢一力承担,奴婢愿以死谢罪!”



第7章 忠心好奴才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抵消得了?你险些害的薛姨娘一尸两命,你一个贱婢的命,哪里抵偿得了?”谢老夫人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绝不会轻易放过翠儿。

  翠儿道:“无论如何,奴婢也不能出卖主子!”

  “哦?看来你的主子不是薛姨娘,反倒是另有其人?”谢老夫人问道。

  翠儿又觑眼看了一下谢晚晴,慌忙收起目光,装作目不斜视的样子。

  可是这两眼,都没有逃过谢老夫人和谢晚晴的眼,谢晚晴在心底冷笑,柳月娇还真是机关算尽,后招频出啊。

  她倒要听听这翠儿打算怎么往她身上泼脏水。

  谢老夫人的目光再度看向谢晚晴,又看看翠儿,道:“你尽管说,只要你如实招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老夫人原谅,奴婢虽然只是个丫头,但也知道为主子尽忠,决不能害了主子,今日就算血溅三尺,奴婢也绝对不会提半个字!”

  翠儿一副忠烈的模样,令周围人都有些动容,可是只有谢晚晴知道,她葫芦里卖的绝不是好药!

  谢老夫人冷笑不迭,道:“你的主子倒是养了个好奴才,你不怕死,难道你老子娘都不怕死么?”

  翠儿可是家生子,否则老夫人也不会让她伺候有了身孕的薛姨娘。

  翠儿听到这话,忙开口求道:“老夫人,求您原谅奴婢吧,这都是奴婢一人之过,不关奴婢爹娘的事儿啊,请老夫人高抬贵手!”

  谢老夫人哪里听得她的求告,只冷冷地道:“若是你不说实话,今日你老子娘就陪你一块死!”

  翠儿痛哭流涕,眼睛看着谢晚晴,仿佛多么对不住她的样子,然后咬了咬牙道:“老夫人,奴婢自知这条命是留不住了,也不敢多说,其实……其实薛姨娘是奴婢推下水的!”

  “你为什么要推薛姨娘下水?”谢老夫人问。

  翠儿一脸悲愤地道:“因为薛姨娘常常说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坏话,还说将来等孩子出生,她母凭子贵之后,定要劝老爷将大少爷赶出家门,让她的孩子取而代之!”

  “奴婢曾受恩于大小姐,想替大小姐将薛姨娘给杀了!”

  这句话真是让谢晚晴觉得可笑之极,但是她却隐忍不发,继续保持沉默。

  谢老夫人问:“是大小姐指使你的?”

  “不是,大小姐什么都没说,是奴婢自作主张!”翠儿一副不能连累主子的样子道。

  谢老夫人冷哼,道:“你受了大小姐什么恩惠,要这般替她出头?”

  “去年奴婢的娘亲受了风寒,是大小姐命大夫去给娘亲看病的,救了娘亲一条性命,奴婢自然感恩戴德!”

  翠儿说的煞有介事,谢晚晴却根本不记得有这件事。

  谢老夫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是气的浑身发抖,道:“真是你自作主张?”

  “是,是奴婢自作主张!”翠儿一口咬定。

  谢晚晴还真是有些佩服柳氏的计谋,翠儿这么一口咬定是她自己的主意,而非她指使的,让她连辩驳都不能了。

  可是谢老夫人却会因此事而恼了她,薛姨娘不管死活,都会因此而恨了她,这救命之恩,完全没有用了。

  而薛氏会因为在背后说的这些话,而犯了老夫人的忌讳,即便生下儿子,也不会得宠的!

  谢晚晴想,如果不是小曼的指证被她化解了,翠儿这颗棋子是不会动的,一如前世一样。

  谢老夫人盯着谢晚晴,目光冷厉,问:“你当真不知道这件事?”

  谢晚晴一脸坦然,道:“祖母,晚儿只说一句,若是我有心要害薛姨娘,那薛姨娘早就没命了,是晚儿和灵枢救回了薛姨娘的性命,是素问保住了薛姨娘的孩子!”

  “若晚儿都这样做了,还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晚儿实在无话可说!”

  谢晚晴的话音刚落,薛姨娘悠悠醒来,用极为虚弱的声音道:“翠儿害我,翠儿要害我!”



第8章 你为何要害我


  谢老夫人赶紧丢下众人,走到了薛氏身前,紧张地问道:“你怎么样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薛氏流着泪,道:“老夫人,您要为妾身做主啊,翠儿这小蹄子竟要害死妾身和孩子!”

  “我都知道了,你莫要激动,别动了胎气,对孩子不好!”谢老夫人拍拍她的手,安抚道。

  薛氏却问道:“翠儿为何要害我,你为何要害我?我自问待你不薄啊!”

  “谁让你总说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坏话,奴婢深受大小姐恩德,必要为大小姐出头!”翠儿气愤地回道。

  薛氏震惊地看着翠儿,然后道:“我何时说过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坏话,你这没心肝儿的贱蹄子,你是血口喷人!”

  “别人不知道,我却听得仔细,你还在房里扎小人,诅咒大小姐和大少爷!”翠儿又道出了一个让人惊恐不已的事儿。

  薛氏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往上翻白眼。

  “素问,快……救人!”谢晚晴急忙道。

  素问刚要靠近薛氏,却被谢老夫人拦了下来,道:“不需要你,大夫呢?怎么还没请过来?”

  谢晚晴知道,这是谢老夫人已经疑心她的表现,于是也不动声色,静默在一旁。

  可是大夫并没有来,薛氏却已经有些呼吸困难了。

  谢老夫人急的心烦意乱,呵斥道:“请个大夫还这么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恰巧此时,灵枢端着药碗过来,道:“老夫人,薛姨娘的药来了!”

  “这药……”谢老夫人疑惑地看着灵枢。

  素问道:“是奴婢开的,灵枢亲自去抓药煎药,不会有问题!”

  谢老夫人也是无可奈何,只好让灵枢把药给薛姨娘喝下去,可是薛姨娘此时的样子,是半点儿也不能喝药的。

  谢晚晴才道:“素问,你去帮帮薛姨娘!”

  这一次谢老夫人没有再阻拦,素问在薛姨娘身上几处穴位摁了摁,又帮她顺了顺气,薛姨娘才平静了下来。

  素问再让她喝下药,薛姨娘流着泪道:“老夫人,翠儿含血喷人,妾身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诅咒大少爷和大小姐啊!”

  谢晚晴此时也开口道:“晚儿相信薛姨娘,薛姨娘虽然家道中落,却也是书香门第,知书达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恶行,更何况我素日与薛姨娘无冤无仇,就算她生了男孩儿,也威胁不到我和哥哥!”

  “哥哥是个倔脾气,离开谢家之前,就发誓要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绝不会要父亲的荫蔽,而晚儿又是钦定太子妃,即便薛姨娘扶正,弟弟继承了谢家家业,他将来越有出息对晚儿越有利!”

  谢晚晴的话,如一盆凉水,浇熄了谢老夫人的怒火,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如果薛氏出事了,谢晚晴不是获利最大的那个。

  柳月娇才是……

  谢晚晴明年可就要嫁入东宫,成为太子妃了,将来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哪里还需要跟一个姨娘计较长短?

  唯一有可能忌惮薛氏肚子里的孩子的,只有柳月娇了,因为……这个孩子可能会阻碍她被扶正!

  谢老夫人看了一眼薛氏,又扭头看了一眼翠儿,才问道:“小曼可招供了?”

  这时那刚刚去审问小曼的婆子匆匆而来,道:“老夫人,小曼那丫头死了!”

  “怎么死了?可问出什么了?”谢老夫人急切地问道,她并不关心小曼的死活,只关心她想要的答案。

  婆子苦着脸摇摇头,道:“刚刚抓到外面,一头碰死了!”

  谢老夫人此时才把目光投向了翠儿,道:“既然那个死了,就把这个带去问话吧,必须问出实话来,把她绑好了,再死了,就唯你们是问!”

  翠儿看着谢晚晴,道:“大小姐,奴婢自知难逃一死,请您求老太太放过奴婢一家子,奴婢给您磕头了!”

  谢晚晴看着翠儿,冷冷地道:“如果我真的给过你恩惠,那算我瞎了眼,喂了一条毒蛇!”



第9章 翠儿招了


  “到了如今还敢说是为了我出头,你真是满嘴谎话,荒唐至极,你说薛姨娘诅咒我和大少爷,你为什么不来告诉我,要去害薛姨娘?”

  “薛姨娘扎小人,怎么就那么巧被你看到了,其他人都不知道?你到薛姨娘身边也不过一年的时间,薛姨娘那么蠢笨被你发现这样大的秘密?”

  “你不仅陷害薛姨娘,还想要连我也害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在耍什么诡计,你以为你能瞒过祖母的慧眼么?”

  谢晚晴疾言厉色地训斥了一番翠儿,然后就怒瞪着她,并不再开口。

  谢老夫人也点点头,道:“晚儿说的有道理,这样的贱婢,就连同的家人一起,杖毕吧!”

  翠儿这才慌了神,苦求道:“老夫人开恩啊,奴婢一人之过,怎能累及父母,请老夫人杀了奴婢,放了爹娘吧!”

  “你若不肯说实话,你爹娘也是死路一条!”谢老夫人也一心要找到柳月娇的把柄。

  谢崇光这些年太过宠爱那个女人了,竟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不问,有些时候甚至宁可听那柳月娇的话,也不肯听从自己这个母亲的!

  这怎么叫谢老夫人不生气?

  自古婆媳难相处,谢老夫人和柳月娇自然也好不起来,更何况柳月娇还只生了女儿,膝下无子,才是她最大的罪过!

  翠儿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奴婢愿意说实话,求老夫人网开一面,放过奴婢的爹娘!”

  谢老夫人点点头,道:“你早些如此,也就不必大动干戈了!”

  翠儿哭着道:“奴婢也是逼不得已的,这件事全是方姨娘唆使奴婢做的!”

  谢晚晴一愣,怎么又扯到了方姨娘身上?为什么不是柳月娇?

  谢老夫人也是一愣,好一会儿才问道:“这事儿是方姨娘教唆的?”

  “是的,奴婢不敢说谎,娘在方姨娘院子里伺候,因为一时贪心拿了方姨娘的一个镯子,这事儿要是被揭发了,娘是在府里呆不下去了,我们一家子都要被赶出去!”

  谢老夫人听了翠儿的话,拧了眉头,道:“她为何要害薛姨娘?”

  “方姨娘说,她前年小产,都是薛姨娘害的,所以她要为自己的孩子报仇!”翠儿心惊胆战地道。

  谢老夫人咬着牙道:“好个方姨娘,真是胆大包天!”

  谢晚晴却并不肯相信这件事,方姨娘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还没有这样的脑子来设计这件事。

  这一次若不是她事先知晓这是个陷阱,怕真的无法摘清自己了。

  “祖母,这件事还是要询问个明白,翠儿这丫头的话,轻易信不得!”谢晚晴只淡淡地提了这一句。

  谢老夫人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此事决不可草率!”

  然后又问道:“素问,薛姨娘的身子如何?”

  素问当然知道谢老夫人关心什么,立刻回道:“薛姨娘只是受了寒,稍微动了胎气,只要喝几服药,然后静养半月就无碍了,但是这期间决不能再受寒!”

  谢老夫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先留在薛姨娘身边,伺候着,她院子里的人一律发落出去!”

  谢老夫人说出口后才意识到,素问是谢晚晴的丫头,又问了谢晚晴:“晚儿,你身边可缺得素问?先让素问伺候一段时间,待薛姨娘顺利生产之后,再让素问回到你身边可好?”

  其实谢老夫人这样做的另一个理由,自然是杜绝谢晚晴有对薛姨娘母子下手的机会。

  素问亲自伺候着,若是薛姨娘有个好歹,素问脱不了干系,谢晚晴也没办法全身而退。

  谢晚晴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她却不能拒绝,否则老太太又有理由来编排她了。

  谢晚晴微微笑了笑,道:“能够为祖母分忧,晚儿哪有不愿意的,只是……”

  “只是什么?”谢老夫人问。

  谢晚晴道:“让素问伺候倒是没什么,只是素问到底只是个丫头,虽然略懂些医理,但也防不住有心之人,薛姨娘要想平安诞下孩子,怕还是要祖母多操心了!”

  素问可以照顾人,但是没必要为了别人的错误承担责任!

  谁想要再利用素问做文章,就先问问她有没有那个本事!



第10章 柳氏的狠毒


  谢老夫人别具深意地看了一眼谢晚晴,这丫头如今的心思越发深沉了。

  于是道:“你顾虑的也有道理,这样吧,让福嬷嬷也留在薛姨娘身边,与素问共同照顾薛姨娘!”

  谢晚晴这才放心了,福嬷嬷是个老成持重的人,心细如发,又颇有些手腕,想来是能够镇得住柳月娇!

  谢晚晴道:“祖母这样心疼姨娘和弟弟,想来弟弟出生之后,一定会孝顺祖母的!”

  谢老夫人听她一口一个弟弟的喊着,心里也舒坦起来,她一心就盼着谢崇光能再多几个儿子。

  薛姨娘也赶紧道:“妾身谢过老夫人,大小姐!”

  “你只仔细保重身子就是了,其他的莫要操心,生产之前,都不要再离开院子了!”谢老夫人为防止意外发生,干脆禁了薛氏的足。

  薛氏也是个知道轻重的,此次死里逃生,她也是后怕不已,忙应了,道:“是,妾身遵命!”

  老夫人这才道:“等她好些,就让人移回去,素问,福嬷嬷,你们俩就跟着过去,回头福嬷嬷你再从我院子抽调几个丫头婆子去伺候着!”

  “是,奴婢遵命!”福嬷嬷地颔首应道。

  谢老夫人又道:“将翠儿带走,然后命人将方姨娘带去松寿堂,我要亲自审问!”

  而此时暖阁外,却有个人影一晃而过,迅速朝着朝露苑跑去。

  柳月娇正和谢思茹在屋子里闲话,听到人敲门,两人的脸色俱是一变。

  “娘亲,是不是……”谢思茹紧张地问。

  柳月娇摇摇头,道:“别慌张,一切都有娘在!”

  谢思茹点点头,也露出了淡然的笑容,就权当人不知道,那人敲了几下门之后,就没了声息,

  谢思茹听懂了暗号,问道:“娘,事情败露了,怎么办?”

  “没想到谢晚晴那丫头聪明起来了,竟然还真让她逃过一劫,也便宜了薛氏这个贱人!”柳月娇露出狰狞的表情,

  谢思茹却只问:“娘亲,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翠儿出卖了方姨娘,难保方姨娘不出卖我们!”

  “那就让她没机会出卖我们!”柳月娇的眼里杀意毕现。

  谢思茹微微有些心惊,但是她也知道,方姨娘不死,她和柳氏都会倒霉。

  而此时,屋外再度传来敲门声:“姨娘,二小姐,方姨娘求见,说是姨娘找她要的花样,她亲自送来了!”

  柳月娇点点头,道:“让她进来吧!”

  方姨娘匆匆进了屋子,满脸仓惶,道:“柳姐姐,怎么办?翠儿那个小蹄子出卖了我,如今老太太正派人去抓我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柳月娇问道。

  方姨娘惊了片刻,然后才道:“柳姐姐,这件事可是咱们事先商量好的,你不能到这个时候撒手不管吧?”

  “笑话,我什么时候跟你商量什么鸟事儿了?你不是给我送花样的么?花样呢?”柳月娇根本就不承认,她什么把柄都没有留在方姨娘手里,所以自然什么都不担心。

  方姨娘咬着牙,道:“你……柳月娇,你怎么这么狠心,当初若不是你撺掇的我,我怎么会去对薛姨娘下手,又怎么会让翠儿污蔑大小姐,如今东窗事发,你倒是撇的干净!”

  “你有什证据证明我与你合谋?方姨娘,你想陷害薛姨娘和大小姐,如今又要来害我,你才是最毒妇人心!”柳月娇呵斥道。

  方姨娘瞪大了杏眼,漂亮的脸蛋上尽是扭曲的恨意,她真是悔不当初,被柳月娇几句话就撩拨的怒不可遏,一怒之下竟然对薛氏起了杀心!

  方姨娘颤抖着道:“柳月娇,你想不认账?好好好……我这就去回了老夫人,我认倒霉,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劝你还是不要冲动,你应该知道,我娘家兄弟如今是什么地位,相爷对我又是什么感情,你觉得你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你要是敢乱说话,听说你娘家弟弟马上就要进京赶考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他着想吧?”柳月娇露出了一抹恶毒的笑容。



第11章 方姨娘之死


  方姨娘步步后退,失魂落魄,好一会儿才道:“柳月娇,你真是好狠毒的心,你竟然还要对我弟弟下手!”

  “只要你乖乖听话,你一个人死了,却能保你弟弟荣华富贵,何乐而不为?把我咬出来,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若是你一力承当,我保你弟弟今年中个进士!”

  柳月娇一边威逼,一边利诱,方姨娘本就是个头脑简单的,几番思量之后,又被柳月娇说动了。

  “我要怎么做?”方姨娘六神无主地问。

  柳月娇这才露出了和善的笑容,问道:“你这一路来,有没有人看见?”

  “没有,我哪里敢让人看到我!”方姨娘道。

  柳月娇点点头,然后道:“那你现在去清潭,自己跳下去,什么都别说!”

  方姨娘震惊地看着柳月娇,道:“不……不……我不想死!”

  “这件事出了,你是非死不可的,不管你去不去见老夫人,都得死,方姨娘,别怪我没提醒你,老太太的手段狠着呢,你去了松寿堂,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

  柳姨娘轻轻理了理云鬓,显得漫不经心,仿佛方姨娘的死活在她眼里,一文不值!

  “前年你小产,仙雯那丫头的下场你没忘记吧?”柳姨娘又补充了一句。

  仙雯本是方姨娘的丫头,方姨娘有孕之后,就开脸做了谢崇光的通房,当时方姨娘小产,却恰好是仙雯端了那碗掺了红花的安胎药给的方姨娘。

  仙雯被拷打了三天三夜,才堪堪断了气,老太太根本是个佛口蛇心的人。

  方姨娘一想到仙雯死前那三天凄厉的叫声,就心惊胆战,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药是仙雯端给你的,下药的人却是薛姨娘,你为自己报仇,是应该的,你没做完的事儿,我会帮你做完,所以……你可以安心去了!”

  柳月娇露出了温婉的笑容,仿佛她依然是人前那个温良恭俭让的柳姨娘。

  方姨娘却觉得毛骨悚然起来,柳姨娘竟然是这么个狠毒的人。

  “我……”方姨娘还在犹豫。

  柳姨娘露出了凶狠的眼神,道:“你要再迟疑,可没人帮得了你了,趁着老太太的人没找到你,赶紧自行了断!”

  方姨娘终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了出去,柳姨娘微微露出笑容,道:“方姨娘,一路好走!”

  方姨娘没有回头,她也回不了头了,一念之差,终是害人害己。

  方姨娘走后,谢思茹才从屏风后走出来,问道:“娘亲,她要是中途改变主意怎么办?”

  “她改不了注意了!”柳月娇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谢思茹不解地问:“娘,你……还有后手?”

  “她从走进我这屋子开始,就没了回头的路!你瞧瞧那盆花,开的多美!”柳月娇的笑容如斯美好。

  谢思茹皱眉,问:“这是什么花?”

  “方姨娘的催命花!”柳月娇笑了笑,然后将那盆花撒了一点药粉,那股芳香气息瞬间又没有了。

  谢思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方姨娘进屋之前,柳月娇还去侍弄那盆花的原因。

  谢思茹担忧地问:“这花对我们没害处吧?”

  “傻丫头,对咱们有害处我还能让你呆在这里?你要记住,娘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世上我可以害任何人,但绝对不会害你!”

  柳月娇一脸宠溺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女儿。

  谢思茹点点头,满脸感动地道:“娘,我一定会争气,他日荣华富贵,必定与娘亲共享!”

  “你过的好,娘就好,娘亲做的事情从不瞒你,因为这些都是你以后用得着的,后宫倾轧,比之咱们后院更甚!”

  柳月娇郑重地嘱咐道。

  谢思茹点点头,道:“娘,我记下了,你放心!”

  柳月娇欣慰地拍拍谢思茹的手,两个人又闲谈起来,仿佛根本遗忘了方姨娘这件事。

  谢晚晴跟着谢老夫人去了松寿堂,准备听听这方姨娘如何解释。

  可是左等右等,却没有等到方姨娘来。

  谢老夫人不耐烦地问道:“快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请个人请了半天还不来?”

  话音还未落,就听到刚刚有人哭丧般地跑来了,竟是方姨娘身边的丫头欢喜。

  欢喜噗通一声跪在老太太面前,哭着道:“老夫人,姨娘……姨娘投河自尽了!”



第12章 老太太的心机


  谢老夫人惊得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瞪大眼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刚刚,老夫人派人去请姨娘过来,可是姨娘早一步出去了,还不让人跟着,等了许久也不见回来,奴婢们就到处去找,在清潭……发现姨娘的鞋子……”

  欢喜呜呜咽咽地哭着,想来对方姨娘还真是有几分感情的。

  谢晚晴无声叹息,柳月娇手段也太狠毒了些,没想到今日薛姨娘和素问没死,却让方姨娘和小曼当了替死鬼。

  至于翠儿,恐怕也难逃一死!

  有些事儿真是注定的,谢晚晴竟有这样一种感慨油然而生。

  谢老夫人听到方姨娘死了,原本的怒恨也消退了大半,慢慢坐了下来,手里捻着佛珠,低声道:“阿弥陀佛,罪过……她是自知罪孽深重!”

  谢晚晴看着谢老夫人,内心深处只感到无尽的悲凉,整日里吃斋念佛之人,却这般狠心肠!

  方姨娘为何死的这样突然,她就不信老太太心里不怀疑,只怕是一件逮了个替死鬼,她也不想这么快跟柳月娇撕破脸吧?

  说到底,谢老夫人还是碍于谢崇光和柳家日益得势的份儿上,对柳月娇还是颇多容忍的。

  不过谢晚晴也明白,柳月娇这只九尾狐,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把把柄送到自己手里的!

  只是这件事……她不会轻易就放过的,要查可查的东西还很多,等到日后再一并与柳月娇清算!

  谢老夫人大约也是乏了,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将翠儿带下去,交由柳姨娘发落,方姨娘的后事也一并交由柳姨娘处置吧!”

  谢晚晴微微露出冷笑,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太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所以才故意临了把柳月娇拉进来掺一脚,不想让她由始至终都置身事外吧?

  翠儿是必死无疑,老太太不愿意脏了自己的手,自然要交给柳月娇来。

  至于方姨娘的后事,谢老夫人也是在敲打柳月娇,单凭表面上的罪过来说,方姨娘是死有余辜,但是柳月娇如果真草草了事,自然心中难安。

  活着的人不可怕,但是死了,却会成为心头的病!

  谢老夫人就是要让柳氏心头留下病!

  柳氏接到消息之后,自然是要来松寿堂里表表忠心,又要申斥一番方姨娘的作恶多端,还得安抚一番老太太,再不轻不重地自责几句。

  然后便雷厉风行地处置了翠儿,又打发了翠儿一家子老小,对外宣称方姨娘暴毙,让方家派人来将尸体领走。

  因为妾室是不得入宗祠的,方姨娘的下场也让谢崇光几个妾室唏嘘不已。

  柳姨娘给了一包银子于方家的人,便让他们住了嘴,不去问柳姨娘的死因。

  谢晚晴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步步沦陷,谢家的人是否也是如此沉默了下去?还是说,根本就不在乎她是不是在遭罪?

  只是过了几日,谢晚晴出门的时候,却听到侧门处,一个少年被家丁拿着棒子驱赶,仔细一看,竟有几分眼熟。

  谢晚晴仔细思索了一番,才认出这少年便是方姨娘的胞弟——方易昊,三年后高中榜眼,名噪一时,后不知为何被谢思茹引荐给了他太子。

  成了太子党的一名重要成员,谢思茹因此而被太子重视许多。

  谢晚晴现在想来,这件事肯定和柳氏脱不了干系。

  谢晚晴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先把此人和柳氏割裂开来,至于日后能不能收为己用,那也是以后的事儿了。

  谢晚晴命灵枢过去将那些家丁斥走,然后才把方易昊叫到面前。

  “多谢小姐相助!”方易昊是个很有礼貌的少年,看起来文弱,但是眼里却自有一股浩然之气。

  谢晚晴对方易昊道:“你来谢家,可是有什么事儿么?”

  “我就想问问,我姐姐好端端的,怎么就没了,她前些日子还来信说要回家一趟,这才多半个月,怎么就……”

  方易昊红了眼睛,哽咽的有些说不下去了。

  谢晚晴看着他这样,心头也涌起一股酸涩,当年她和哥哥何尝不是如此!

  谢晚晴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去前面的茶楼里说话吧!”



第13章 莫欺少年穷


  方易昊看了一眼谢晚晴,问道:“还未请教小姐是何人?”

  灵枢回道:“这位就是谢家大小姐!”

  方易昊忙作揖,道:“小生不知是小姐,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小姐见谅!”

  “不必客气,你是方姨娘的弟弟,也算是亲戚了!”谢晚晴有礼地回道。

  方易昊也显得不卑不亢,算是领了谢晚晴的好意。

  三人来到茶楼坐下之后,谢晚晴才问道:“柳姨娘没有派人告诉你们,方姨娘是如何没的么?”

  方易昊摇摇头,道:“只说是暴毙,可是……可是我看了姐姐的尸首,并不像是病死的!”

  谢晚晴点点头,叹息一声,道:“此事,我原不该告诉你,但怜你姐弟情深,就多一句嘴吧!”

  “多谢小姐仗义执言,在下感激不尽!”方易昊拱手道。

  谢晚晴这才道:“姨娘并非病逝,乃是牵扯到了后院之争,方兄弟应该明白,这其中的险恶,高门内院里的龌龊,我也不可尽数说给你听!”

  “但是我见方姨娘虽然性子泼辣,却并非是个狠毒之人,却成了谋害我爹爹子嗣的凶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方易昊震惊地看着谢晚晴,问道:“这……这怎么可能?姐姐不会那样做的,她……她最喜欢孩子了!”

  “方姨娘怕也是一时不慎,被人利用了,至于是谁,我没有证据,也不敢乱说!”谢晚晴颇为唏嘘地道。

  方易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府上可是有位柳姨娘?”

  “是啊,怎么了?”谢晚晴故作惊讶地问道。

  方易昊忽然抿起嘴,脸色看起来很严峻,道:“姐姐信中提到,她与柳姨娘交好,柳姨娘答应明年科举,将我引荐给她当了吏部侍郎的兄长!”

  谢晚晴故作听不懂,道:“柳姨娘的确有个兄长是吏部侍郎,去年刚刚上任的!”

  “姐姐好糊涂……真是好糊涂!”方易昊忽然捶胸顿足地道,脸色涨得通红。

  谢晚晴暗叹,方易昊果然是个聪明人,并不是一味死读书的书生。

  高门内院妾室间互相倾轧,屡见不鲜,方姨娘又因此而死,她随意点了几句,是受人利用,方易昊便猜到柳姨娘身上去了!

  与你交好,却授你以利,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儿!

  谢晚晴安慰道:“方兄弟,你节哀顺变,方姨娘若有灵,必不希望你太过伤心!”

  “她怎么能这么糊涂呢?我早先就劝她,莫要轻信她人,在相府内要谨小慎微,不可行差踏错,她……她就是不肯听,偏偏要争宠,说什么只有她得宠,将来才好帮衬着我!”

  方易昊说到这里,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滑落下来,两个拳头攥得紧紧的,青筋暴起,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谢晚晴忽然间觉得心口一抽一抽的疼,当年她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只有她忍受太子和谢思茹的折磨,才能让哥哥少吃点苦头。

  可是……到头来全都错了!

  可是这份血脉亲情,却由不得她们不做这样的选择,恐怕重来一次,她和方姨娘还是会这样做!

  因为心中还有牵挂,因为有很想保护的人,所以才要争,要忍,要牺牲!

  谢晚晴的眼泪不经意落下来,匆忙用帕子揉了去,却还是被方易昊看到了。

  方易昊以为,谢晚晴的眼泪,是为他和姐姐而流的,心中一时感动莫名。

  方易昊擦掉了眼泪,道:“抱歉,让大小姐看笑话了!”

  “不是,我只是有感于你姐弟二人的情分,我也有个哥哥!越发能感受到这份骨肉之情!”谢晚晴道。

  方易昊点点头,道:“都是我没用,若不是为了我读书,姐姐本不必嫁进相府为妾,她一心只为了我考虑,我却连为她讨个公道的能耐都没有!”

  谢晚晴摇摇头,道:“方兄弟,我只知有句话,叫莫欺少年穷,你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那么你就更要奋发图强,待你足够强大,公道自会站在你这边!”



第14章 知心姐妹


  方易昊茫然地看着谢晚晴,眼神逐渐坚定起来,忽然起身,对谢晚晴鞠躬一礼,郑重地道:“多谢大小姐点醒,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下必不辜负大小姐和姐姐这番恩德,若他日我方易昊壮志能酬,再报大小姐今日之恩!”

  说完撩了一下衣袍,转身就走了。

  谢晚晴叹息一声,道:“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方姨娘也算是个可怜人!”

  灵枢问道:“小姐,您为何要和方姨娘弟弟说这番话?方姨娘可是想要陷害大小姐的!”

  “想要害我的人,不是方姨娘!”谢晚晴淡淡地道,方姨娘不过是那人手里的一把刀,刀子本身是没有意识的,握着刀子的人,才是祸首!

  她也并非是同情方姨娘,只是对方姨娘这份姐弟之情,感同身受罢了!

  再说,能顺便让方易昊欠她一个人情,何乐不为呢?

  谢晚晴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精于算计了,前世的她,是如何不屑于这样的勾心斗角啊?

  这么一段插曲之后,这段祸事,算是告一段落了,柳月娇虽然暗恨没有除掉薛氏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让谢晚晴吃亏,但好歹没惹得一身腥。

  至于谢晚晴,则按兵不动,背地里却悄悄关注起了柳月娇和谢思茹的一举一动。

  谢老夫人又恢复了深居简出的日子,可能是接连死了人,谢老夫人不得安寝,便寻思着要去相国寺里上香。

  谢晚晴这些日子下了学,常常就跟着老太太一块念经,自然也被老太太拉着一起去了。

  也不知柳月娇是怎么想的,平日里也不殷勤,这一次反倒央着老夫人带她和谢思茹一块儿去相国寺,说是要给薛姨娘祈福,盼着府里再添金孙。

  老夫人听她这样说,哪还有拒绝的道理,便高高兴兴地也带着柳月娇和谢思茹一块儿去了相国寺。

  相国寺在京郊万向山,要半日的路程,所以她们还必须在庙里歇息一夜,第二日一早上香。

  到了相国寺的时候,已经是未时了,一路颠簸都有些疲乏,安排好厢房之后,老夫人便让大家各自歇息去。

  谢晚晴刚进屋子,还未来得及放置随身的物品,就见谢思茹走了进来,一脸讨好的笑容。

  “姐姐,你收拾好没有?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谢思茹笑得有几分神秘。

  谢晚晴微微挑眉,如今看到谢思茹,她竟然能这么平静,也着实出乎自己的意料。

  她的眼前,谢思茹现在的模样和日后的模样不断重叠,有时候她在想,谢思茹究竟是什么时候就开始处心积虑要害她的?

  是从一开始就这样,还是后来进了东宫才变得!

  她和谢思茹未出阁前,也曾有过一段美好的闺中时光,彼此间也无话不谈,因为年龄只差半年,家中又只有她们姐妹俩,自然是更加亲近。

  谢思茹也曾单纯无邪过,可是如今她想着,这样的时光,是不是她自己的错觉,是不是从始至终,谢思茹都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那些姐妹情深的日子,是不是都只是她谢晚晴一个人的幻想?

  看着谢思茹明亮的眼睛,还有那一抹无害的笑容,谢晚晴陷入了沉默。

  “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谢思茹一脸懵懂地望着谢晚晴。

  谢晚晴却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逝的阴沉,看来……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错觉!



第15章 真是“好妹妹”


  谢晚晴露出笑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说的好地方到底是哪里!”

  谢思茹又笑逐颜开地道:“相国寺的姻缘池,据说从那里抛下铜钱,如果正好投中了池子里石雕并蒂莲的莲心,就能得美满姻缘!”

  谢思茹说到最后,竟还有几分害羞的表情。

  谢晚晴却故意道:“是么?可是……姐姐我并不需要啊,我的姻缘不是已经定了么?”

  谢晚晴故意观察着谢思茹的表情,她想知道,谢思茹对她和太子的亲事,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谢思茹笑容僵硬了片刻,很快就嘟着嘴,撒娇道:“姐姐,你也太讨厌了,姐姐有好姻缘,难道就不顾我了么?”

  若是前世,谢晚晴该怎么回答呢?

  谢晚晴想了想,才道:“我们茹儿也想要好姻缘么?那与姐姐一起嫁给太子,如何?”

  谢思茹没有想到,谢晚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纵然她一直都知道,谢晚晴对她是很信任,也很亲近的,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谢晚晴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她的心声。

  谢思茹有些激动,她很想点点头,但是她知道不可以!

  谢思茹压下心头的冲动,故意娇嗔了一句:“姐姐,您又说笑了!”

  “嘻嘻……你真是不经逗!”谢晚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就是故意要挑得谢思茹心痒难耐,却又不会满足她。

  谢思茹却一脸感伤地表情道:“姐姐,你明年就要出阁了,想着以后难得才见姐姐一面,我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儿!真恨不得就当你的陪嫁丫头去了!”

  这话听着,如此的耳熟,仿佛昨日才听过一般,可是原来已经隔了整整一生的时光。

  谢晚晴恨不得把谢思茹的心给挖出来,好好看看,那里面究竟都装了什么!

  小小年纪,为什么心机如此深沉,为什么可以对着那么讨厌和憎恨的人,深情并茂地说出这番感人肺腑的话?

  谢晚晴只能逼自己露出感动的神情,道:“我也舍不得茹儿你,往后常走动就是了,别说当什么陪嫁丫头的话,你可是我妹妹!”

  “哪里就那么容易了,就算是嫁进平常人家也不能日日相见,别说是东宫了,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姐妹也成路人!”谢思茹似乎真的伤感极了。

  谢晚晴笑着问:“那依着妹妹的意思,该如何是好呢?”

  “哎……我也不知道呢,若是咱们一辈子都不长大,还像小时候一样,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多好啊!”谢思茹道。

  “那恐怕真只有让你一起嫁进东宫了,改明儿我就去问太子,是否愿意享这齐人之福!”谢晚晴半真半假地道。

  谢思茹脸色微红,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期盼,但是嘴上却并不答应:“姐姐,你真坏,莫要拿茹儿玩笑了!”

  谢晚晴真是憋了很大的力气,才能阻止自己露出嘲弄的表情,只是笑道:“你这样也不好,那样也不好,姐姐我真是没辙了!要不我们俩干脆都剃头做了姑子,也好日日相伴了!”

  “呸呸呸……这话也是能说的?当心祖母听见了,咱们都一顿好打!”谢思茹匆忙阻止了谢晚晴。

  谢晚晴也只是笑,道:“我也不过玩笑一句罢了,若我真个抗旨不尊,谁也担当不起这样的罪过!”

  这也是谢晚晴的一个难题,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嫁给轩辕明了,可是抗旨之罪,她如何担当?

  这婚,到底如何才能退了呢?

  谢晚晴的眼睛,不禁看向了谢思茹……也许……谢晚晴的心里涌起一个念头!

                

                    未完待续~~~~


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