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孟石岭】易坪村——9.25历险记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7年9月25日凌晨,一阵接着一阵急促促的惊天霹雳伴随着倾盆大雨,把正在熟睡的人们从梦中惊醒。虽然季节已经入秋,可这次强降雨早已被各地气象部门预测发现,并发出预警,也同时引起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但是万万没想到本次降雨竟然引发了岚河流域几十年未遇的特大洪涝灾害,山河呼啸,溪水澎湃,地动山摇,一幕幕惊心动魄之情形忬不可名状矣!

  就在孟石岭镇政府餐厅敲响就餐铃声之时,党政办,防汛办以及各包村干部的电话和手机也在缕缕作响,接到的全是险情报告,多处告急!王书记、康镇长以及所有领导和干部,谁还能吃得下饭!紧急出台抗洪抢险预案。就在这紧要关头,全镇通讯中断,停水停电。看到岚河水位猛涨,集镇老街告急,全镇老少党员干部个个主动请缨,直接分头奔赴险情前线。

  包片领导杨承意首先想到的就是支河片区,这里山峡河窄,沟深人稀,无法联系到任何一个村干部,600多户2000余人啦!迅速带领徐节、张远、杨孝平、叶祥斌等人前往,可没想到的是跃进出来的洪水夹杂着泥石流封锁了支河的去路,当即决定从支河口吊桥徒步绕行,可途经田坝村的207省道塌方,无法通行。急的他们一个个直冒冷汗,……急!……!老百姓急!他们急!领导们更急!

  站在田坝村的家富堂路段遥望着支河口的水,惊涛拍岸,气势汹汹,木杆在河中横冲直撞,时而调头前行,时而筋斗掀起。巨石在河中翻滚,相互碰撞,轰隆隆作响。谁能告诉我支河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包村干部叶祥斌还在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易坪村支书吴洪喜、村长林诗奎、文书唐春红等人的电话,可是首先听到的是sorry开头的一串串英语,接下来就是无法接通或已关机。

  雨一直在猛下,雷声与河道的洪流声齐头并进,相互掺杂。电话依然打不通,翻开先编辑的短信内容,前面还是显现着那个红颜色的感叹号;点开微信,屏幕上总是出现网络连接失败或无法连接到服务器,高科技产品顿时成了摆设,上下无法联系。曾经受过7.18洪灾创伤的易坪村1、2、3组和7、8组今天是个啥情况?西沟口、永葆沟口、木马河口的桥涵还在不在,仁义坪、茨竹坪、余家河坝和护林口上等等这些分散安置点是否安全,……,……无一不在易坪村几个主要干部的心中纠结徘徊,坐立不安的他们拿着雨伞冲出了门外。可先去哪儿?吴支书在门口稍作停留,迅速钻进车里,准备去木马河看看,可没想到有车不能驱呀,前面一片模糊,雨刮器根本刮不开挡风玻璃上的水。只好步行前往,一边走一边喊:都要注意啊!今天的情况非常不好哦!汤着水泥路上深浅不一的泥浆水含着焦虑的心情急匆匆地赶去。沿途看着所有庄稼地里黄水遍山,陡坡上的红薯被冲刷得白嫩嫩露在外面,有的还在向坡下滚落。来到木马河口,眼前一幕让人毛骨悚然,一米多高的洪水铺满了整个通组公路和河沟,从村主干道横穿而下,木马河进不去了,易家坪更去不了了。长叹一口气,回去看看上面几个组的情况吧!回到自己门前,看到自家砖木结构的房屋大门锁上了,她们去哪儿了?原来,他刚往下去,9组组长冉宗平和10组组长杨季成早已把他的儿子媳妇和孙子转移到院子里去了,现在正忙着在堵他门口南沟湾里下来的洪水决口,这一举动,让他感到了一丝丝欣慰!给两个组长和一块儿排水的几个党员还有群众道了声:谢谢!千万千万要注意安全!说罢又慌忙地向11组走去。刚刚走到刺竹坪的危困户建房安置点,遇到正从12组返回的村主任林诗奎也赶到了,正在组织安置点年轻的劳力用木棒、石头和沙袋拦截公路上蜂拥而下的大水。再看看安置点背后的河堤正在被洪水一点点吞噬,便迅速将靠近河堤半边的住户全部撤离

  让村上最担心的是7、8组,在第一次行政机构改革前属于一个行政村,当时为护林村,虽陆续迁出了不少农户,现在还有30多户村民居住在此,并大多数都聚集在西沟口村级主干道公路沿线,主河道与水泥路上下并行,距居民点上游400米左右的河道拐弯处,河底离水泥路面高度不足2米,每遇洪水都有漫堤的可能。村干部再怎么操心也没办法,人不能到现场,信息无法接通。果不其然,尺余浑水顺路而下,直奔居民区,这一片儿外出务工人员较多,在家的年轻人没几个,最重要的有两户住房属村道硬化前建造的,经过道路硬化路基调平后,房屋地平面低于路面几十公分,路面上的淤泥积水会直灌屋内,村支部委员唐方清就居住在这里,最危险的两户中就包括他自己的,而且地势最低,他见情况不妙赶紧敞开后门,锁住侧门,扎紧门缝后迅速去院子里组织撤离公路外侧的群众,刚一出门,只听到下面山崩地裂的吼吼声,转眼一看,只见从西沟涌出来干巴巴的泥石流拦路翻滚至主河道,桥孔塞严了,桥面上一米多高的洪水奔流而下,熊老师坎下的土地似刀切豆腐一样,一块块一块块地倒入河中,电信公司、移动公司栽植的那个漆黑的棒棒被网线牵扯在河中间若隐若现。回头看看上边,院子里的老老少少惊慌失措,一片嘈杂。赶紧前去给他们安慰,边走边喊:莫怕莫怕!快到里边两家去!还没跑到拐弯处,遇到身为共产党员的组长刘传松与本组的村民林书东、杨远金、马万朋、吴成林和60多岁的刘自清等人正拿着各种工具和口袋从上面下来了,说上面已经拦住了一道,水扎不干,下面还要拦截一次才行。迅速来到整户外出的张吉明门口,张吉明夫妇在外务工,大儿子刚刚当兵,小儿子在学校上课,三间土木结构的房屋大门紧锁,浸泡在公路坎下,房屋四周的庄稼地一片汪洋,当即决定先将其大门口堵住,不让水再向室内去。仅仅得力的就只有这么六七个人,几位妇女和老人看着他们在暴雨中忙碌,忍不住前去撑撑伞,擦擦脸。可是要抢速度啊!也顾不上朝伞下躲,在他们伸伸腰的时候向其支支手:让开让开,我们用不上,你们都到屋檐下去。雨还在加大,哪里睁得开眼?背上披的塑料纸在忙碌的运动中一会儿在后面,一会儿又摞到胸前,搞不成,干脆甩了,下巴上的水像个半放开的龙头,一股线地往下流,偶尔落在膝盖上还热乎乎的,眼睛被水洗刷地涩涩的感觉,怪难受。路上的水拦住了,雨渐渐小了下来,王光伟、曾先春、罗会群等几位妇女早已备好了热水,催促他们赶紧洗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裤。看着逐渐消退的洪水,一个个露出了满脸胜利的喜悦,一个哈哈之后才感觉浑身疲惫。

  还有就是6组,这里也瞬间变成了孤岛,下面与7、8组交界处的小地名叫倒湾,这里公路被洪水阻断,中途多处塌方,上面与4组交界的余家河坝弯道处土地被毁,汹涌的洪水拍打着路面,你纵有吃雷的胆量也不敢路过此地。一旦出现险情,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这个村民小组不大,共20来户村民,这天这里起床最早的是上一届(并村前)的村支书黄邦友(现任易坪村支部委员),还没顾得上洗漱,就挨家挨户地喊醒邻居,发现河水越长越猛,河道洪流颜色开始是黄泥色,随着越发震耳欲聋的洪流声,洪水也逐渐变成了乌黑色了,他更慌神了,飞快地跑去坎下许祖全家,让他们迅速到坎上去。这里的组长张吉良也是一名中共党员,当他意识到大事不好的时候,拼命地催使着原本残疾的腿脚走家串户,劝导撤离,提醒防范。刚从上面朱全祝家返回自己家时,发现一股黄堂堂的浑水顺着水泥路正朝着自家屋背后蔓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他家是否有危险,首先想到的是住在他下面小沟口上的黄兴保,铺满公路的泥浆水就是从黄兴保院坝前涌出来的。啥也没想,公路上不敢走了,直接爬到坎上,从荒草丛中钻到沟边,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米远,焦急的心里感觉怎么半天也钻不过去?雨,还是那么大,伞被草丛中的倒钩刺挂住了,拉不掉,算了,干脆不要了,衣裤钩住了,猛力向前拽,撕破了就破了,来到小沟边拼命地喊,那个喊法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你可能从未体会过那种急促的喊话,越想声音大越喊不出大的声音来。大门是开着的,就是没人答应,再加上雷声雨声洪流声,哪里又能听得见?且不知早就被黄邦友喊走了。没办法了,再回头看看公路上的水,已经到了自家的岔路口,家里有老婆和不到两岁的孩子还没出来,连爬带滚的窜到屋里抱住孩子拉着妻子边走边说:赶紧朝上去,这里不安全。一家三口来到房屋地势较高的朱家,安顿好母女后,一直站在朱家房后看着下面那个院子,虽有黄支书在那里是完全放心的,可心里总也平静不了,嘴里一直唠叨着:老天爷呀!保佑啊!千万别出事啊!不能再下了啊!

  “请你们过来帮帮忙噢!我的鸡冲跑了!”隐隐约约听到这一遍又一遍的求救声,被正在公路上组织撤离和巡视灾情的4组组长谭德才听到,瞬间啥也没想,一溜烟向拱桥那一头的甘元友家飞奔过去,就在跑步过桥的那几秒钟,之后回想都觉得两腿发软,浑身肉麻。桥下的石头猛烈地撞击着桥体,黑黪黪的洪水夹杂着棍棒使劲地鞭打着桥脸,桥头溅起两尺余高的浪花。……房屋里没有见到人,鸡舍里没见人,找到屋背后沟边才看到甘元友那副让人心酸的模样。乱蓬蓬的头发紧紧的贴在额头上,衣服皱皱巴巴的粘裹着身体,比落汤鸡还狼狈。周身冒着热气,影影乎乎觉得有人在他身后,有气无力的伸直了腰,甩了甩头上的水,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说:”谭组长啊,我的鸡被冲跑了好多好多”,接着流露出满脸的无赖。谭组长抬头扫视了小沟上下和鸡舍四周,“赶紧走,别挖沟了,谨防上面垮奔巴,人冲跑了留鸡有何用!”硬生生地拖扯着边走边吵,将其拽进屋之后匆忙返回公路这边。蹦过桥头,碰见在此观望多时老党员甘国安向其伸出大拇指说:“你们这些娃娃到底年轻啊,我试了几遍都没敢过去!”顺手拍了拍他圆鼓鼓的肥肚皮。谭组长在老甘这里得知余家河坝的冯老汉他们都已到了廖家。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没吃早饭的他才觉得肚子饿了,决定回家吃点东西,可没想到走到王家富门口时,见到几个村民脚穿靴子手拿盆子从楼下上来,连忙下去看看,原来是永葆沟下来的水顺公路直下流进了老王的地下室,满屋的浑水淤泥在党员周昌娥和村民甘立得、吴世萍等人的帮助下全部清理干净,墙角上留下40余公分高的水淤痕。

  老王在四邻的支援下排除了自家的险情,还没顾得上打扫,披着雨衣跑出门外,贤惠的老伴儿叶富兰急匆匆赶出来用她早已习惯的口语追问: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水,你朝哪里参?老王慢吞吞回了句:晓得上面啥情况,我去看看。头也不回向木马河走去。原来他是2组的人,现居住在4组辖区,且肩负着2组组长职务,他所说的“上面”有20多户村民,无一不让他牵肠挂肚。谁知没走多远就被永葆沟出来的洪水拦住了去路。

  永葆沟是一条狭长的小沟,是易坪村里根据地理位置和环境天然形成的一个自然村之一。是原易坪村(并村前)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个村民小组。也是近几年全村落实各类移民搬迁对象最多的一个组,但现在还有接近40户村民仍居住在这里,人口全部分布在河沟边,每逢汛期是让村委最操心的地方。9.25这天最让人揪心,洪水封锁了沟口,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发生任何情况外界都只能听其自然,一切要靠他们自防自救。早已被雷雨从睡梦中惊醒的人们,没有顾得上洗手脸,“快些快些!都去掏沟,看看你们房前屋后的滴水沟堵了没有?……”组长黄一华首先安顿好分散供养的五保户姚三罗以后急急慌慌地挨家挨户组织。主河沟的洪水越来越大,逐渐铺上了公路。“算了算了,堵不住了,赶紧撤!”黄一贵、黄一虎、朱友贵、郭序保、吴春才等人在他的强行命令下“赶紧跑赶紧跑!”只好撤回屋檐下眼睁睁的看着这唯一的交通要道被洪水吞噬毁灭。顿时,紧贴河道的公路与河沟连成一片,已分不清哪边是河哪边是路了。

  这天还有一个人整天心急如焚,那就是1组组长周永兵,虽不是共产党员,已年过花甲,可他是个组织能力非常过硬,责任心也非常强的一位得力组长,居住在村主干道的河对岸,清晨就被洪水危困,自家外出的唯一通道就是那座小木桥,可桥头浸泡在洪水当中。心里如战鼓崔阵,却只能抱着双手辗转徘徊在自家门口,坐立不安。他着急呀!他急的不是自己家是否有危险,而是木马河里面的村民,虽然户数不多,关键没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在家,这样危险的紧要关头却不能亲自指挥抢险和撤离保护。他一直张望着木马河口上的洪水,公路上见不到一个行人,更没人能进那条河沟里去。其实,在那里面卢才贵、卢作军父子俩马不停蹄的忙碌了大半天,陈开敏、陈西保等人也主动参与到一块儿,早晨上下打理排水沟,左右巡视几个单寡孤独的老人是否安全,直到中午11点多雨终于小了下来,最后发现整个公路桥涵全部被毁而外人口和住房没有出现问题,才坐下来吐了口气。

        “快点!快点!快点过来帮忙!屋里进水了!”刘永坤双掌形成喇叭状靠在腮边不停的呼喊。林诗旱、唐春远、刘章宜、杨美清等人都应声赶来,只见刘文善门口积水已高过脚踝,随公路下来的水流越来越大,这三间土木结构的房屋在一个月内已是第二次被水冲泡了,身为单身的房屋主人在外务工。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泡垮。几个人抬来大木杆斜拦在房屋上游的水泥路上,找来废旧的秸秆拌些泥土塞填在木杆两边,并抬来大石头牢牢压住。水拦住了,可已经聚集的水排不出去,又找来盆子铲子和扫帚,在一阵稀里哗啦忙活声中顺利完成了淤泥和积水的清理。正准备歇息一下,对面的干湾口一股黑压压的水流顺着土公路飞奔而下,直向刘章明的院坝冲去。这里也是三间土木结构的房子,并且只有一位留守老人在这里看家。怎么办?一个个异口同声的说到:快过去!一行人飞快的跑过桥去,刘组长避开洪水从草丛中爬上塄坎,发现是上面正沟里漫出来的,立马吩咐说:还是用那个办法能堵住,水,暂时不算太大。他们先找来锄头,在前方一边把土公路外侧凿开决口,一边找木棒顺决口堵拦,用石头加固。扎住了水流。转身又去排已经灌入室内的水。这家的院坝高于室内地平面,门前的排水沟已填的实实在在,铲起来的每一盆污水都要端出去好远才能泼出去,就这样你一盆我一盆,将屋内近尺深的水全部端了出来,正往回走,碰到这家那个刘老头在店里买了包烟回来,结结巴巴的说:“谢谢啊!谢谢啊!你们积德行善做好事,都会多子多福哦!”边说边拆烟,激动中的他怎么也没把烟撕开,刘永坤向他回了一句:不用谢!接着又补了一句:还是原来给你修房子的师傅封赠的好啊!一股银水往内流哦!说罢,嘻嘻哈哈的扬长而去。

         在这次洪灾中,村上最不担心的是5组,因为这儿可以说是一个“空壳组”,陆陆续续全部搬迁,只剩部分户籍关系保留在此,土地林地的承包关系在此。可还有一个村民小组让村上放心不下,就是12组,是目前全村较大的一个村民小组,总面积约占全村的五分之一,现有常住人口37户接近200人,2016年刚刚建成的分散移民安置点也在这里。这天,村上的班子成员也到不了这里。天刚蒙蒙亮,身为中共党员的组长邓明兵和党员邓明全、唐春培以及村民陈顺安、邓玉东、周常平、邓玉松、何仁兴、唐春康等人分别在公路上和整个院落周围巡逻观察,看到洪水猛涨,个个都是胆战心惊。突然邓明全发现水泥路上有浑水下来,迅速回家拿起锄头往上跑去,直奔大湾口,果然是这里,当时还只有很小一部分水溢出河沟,主河道还没有翻堤。他先挑开了沟里的阻塞物,再对沟边进行加固,刚刚弄好,来了几个准备搭把手,他说:这里应该没事了,咱们回去。就在这同时,组长发现安置点后面排水沟满了,向刘章林、邓明亮和自己家的后院铺去,从后门灌进了几家的主客厅,前几天刚收回来的玉米和土豆种子都摊放在地面上,并且每户都码放的有室内装修用的水泥,这可咋办?这个排水沟是没办法能堵住的,只好迅速组织劳力把几家的东西往楼上搬。粮食好搬呀,水泥择力气不说,脏了衣服能洗,可水泥灰很呛啊!一般人干不了,可他们没有顾忌这么多,怕呛的用毛巾捂住口鼻,能扛的扛,扛不了就抬,三战两火把几家的东西全部搬到了一楼顶上。

  在这次洪灾当天,因无法联系到灾区群众,背后操心着急的除了易坪村村三委干部以及孟石岭镇党委政府的全体领导干部,还有岚皋县委县政府和岚皋县住建局全体领导干部(精准扶贫帮扶单位)。

  易坪村这次抗洪抢险的感人故事和激动人心的场景数不胜数!所涌现出来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们也无法一一列举!你们的行动和举措人们会铭记在心!灾情就是命令!虽然你们都只顾抢险,又因雨势太猛,都没法拍下你们任何一个惊险感人的照片和镜头!事实和成就就是最好的应证资料!受到保护的群众就是最好的见证!

        在这次行动中充分展现了当地群众精诚团结,众志成城,真爱家乡的崇高壮举!也体现了农村党员干部都已树立了自告奋勇,不等不靠,一心为民,党性如钢的基本理念!希望你们继续坚守这个信念!不忘初心!以人为本!

这天午后,不知多少人走过这滩半人深的淤泥?

不知多少人又走过多少滩这样的淤泥?

走过这种淤泥时每个人的心里又有多少的不一样的酸楚和痛苦?

……        ……

经过这里的,有无数的灾民和抢险救灾的志愿者!

愿经过这里的每一位灾民从此洪福齐天!永远康泰!

愿经过这里的每一位抢险救灾的志愿者,不论你是党员干部还是群众,从此工作顺利!事业发达!好人一生平安!愿天下有良知的人都伸出你们的双手为他们点赞!因为他们不是在作秀!不是为了升官!更不是为了去发财!谁愿意贪图这些虚荣而冒着生命危险并忍受诸多痛苦去付出这样的代价?

商务合作|品牌推广|微信营销|活动策划

联系/QQ/微信/电话:13772966666

阅读原文上圈圈到家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