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他给了她三生的时间,她却成了他三世的劫数《三嫁未晚》连载三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三章

佛光袭来,打在雪地上,刺得我眼睛生疼。

多年不见,这老和尚竟然功力见长了?我愕然回头望着他,只见老和尚

从天而降放了这第一击之后,就撑着膝盖弓着腰一个劲地大喘气,声嘶力竭,像下一瞬间就要昏过去一样。

好嘛,原来是拼着老命杀来的……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这老秃驴怎么一辈子就没开窍呢……

石大壮在四五丈外喊我:“三生!你愣着作甚!快跑啊!”

多年未经历逃命的日子,我的反应却是比石大壮要慢了许多。我忙点头,转身要跑,却感觉背后一股巨大的吸力擒来。秃驴在后面嘶哑地喊:“你们谁都跑不掉!小妖竟诈死骗我这么多年,和尚我定要在归西之前,将你们这对作恶多端的妖物拿下!”

已来不及去埋怨这老和尚的固执与偏见,我回头只见秃驴手里的金钵散发着刺目的金光,光芒中好似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拽着我往金钵里面去,西天佛光天生便是冥府灵物的克星,越是靠近,我背上越是像烧起来一般灼痛。

疼得我简直想满地打滚。

开玩笑,我好不容易才勾搭上了这一世的陌溪,明明前途一片大好,岂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踏黄泉路而去啊!若是我现在死了,还在家里吃醋生气的陌溪岂不是要认为我和那熊一样的石头妖私奔了吗?这对我来说,可是天大的冤枉!

一想到他会红着眼睛委屈难受地看我,我登时忍不了了:“秃驴当真欺人太甚!”我一声大喝,掌中凝了一记凌厉的阴气,反手对他挥去,阴冷的气息暂时阻断了佛光照耀。

我姿势不雅地爬到一边,心里却在琢磨和尚的法力不咋的,可他手里的法器委实厉害得很,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斗不过他的,只有和石大壮赌上命联手一搏……

我这边还未想完,那边秃驴陡然大吸三口凉气:“小妖……呼……呼……呼……”他这三口气吸得极为怪异,我侧头看他,只见秃驴捂住自己的心口,

往地上一倒,呼呼地又吸了几口气,接着双腿一蹬,两眼翻白,偏过脑袋去便没了声息。

我惊疑不定地看着他,石大壮更是趴在一边没敢动。场面静默了许久。

“什么情况?”石大壮问我。

“大概是……杀着杀着,命绝了吧?”我这话说得不确定,就怕老和尚诈死唬我,毕竟这种招数在那斗智斗勇的九年当中,他也不是没对我用过……

半空中突然飘来一股我极为熟悉的阴气,我抬头一望,黑白无常两位大哥吊着长舌头晃晃悠悠地从黄泉路那头走了过来。

一见他们俩,我跟见了亲人似的,喜极而泣地扑上前去,将他们俩的长舌头一抱,狠狠泣道:“你们终于来了!这些年你们都去哪儿了啊!你们可知三生等了你们多久啊!你们这两个死鬼啊!”

黑无常闻言,就像被我塞了牛粪一样,把他的舌头卷起来不让我抱:“你又看什么话本了,不要乱学乱用……”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推开我:“起开,妨碍公务。”

石大壮在背后怯怯地问我:“三生……你看见什么了?”

阳间的人和妖是看不见阴间鬼的,我抹了把泪,欣慰道:“这秃驴终于是死透了。”我话音一落,秃驴的魂魄便被黑白无常从他的尸身里勾了出来。

秃驴的魂魄回头看我,还像生前那样对我张牙舞爪地叫:“我要收了你!我要收了你!”

我抹干净泪,正经地告诉他:“就算你这样赌咒发誓地要收了我,我也是不屑于去做你的姨太太的。”见秃驴被我气得面色铁青,这数十年的怨气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我告诉黑白无常,一定要告诉孟婆多给他舀点汤啊!让他下辈子痴傻呆愣,一生凄苦!回头三生下去定重谢孟婆。”

送走了黑白无常,我看着地上这秃驴的尸体,想着这毕竟是我与陌溪住的地方,周遭偶尔也有人路过,要被别人看见老和尚挺尸荒野也不太雅观,

于是我便让石大壮在一旁刨了个坑,将这十来年的恩怨一并埋了。

石大壮将坟头堆起来,在上面拿破木棍一插,算是立了个简陋的碑。他回头看我,倏地一怔:“三生,你脸色怎么如此惨白?”

“啊?”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吗?可能是刚才背上被佛光照到了吧。”

我努力把脖子往后拧,但还是看不见自己的背部,“约莫没什么大碍,虽然脑袋有点晕,但我身子没觉得疼。”我说着,伸手往后背一摸,触手一片黏腻,“这是什么?”我看见自己手上一团模糊的血有点不理解。

石大壮绕到我身后一看,却是看白了脸:“你、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说没事啊!你别动啊,我背你去找大夫!”

我被自己一手鲜血淋漓的阵势吓呆了,脑袋里的眩晕感更甚,但听石大壮这话,我伸手将他拽住:“不用找大夫。”

凡人的大夫哪能治疗我的伤啊。我隐约缓过神来,估摸着是刚才老和尚的佛光太厉害,将我皮肉灼伤了。我感觉不到疼,估计是先前那会儿疼过了……麻木了,这下脑袋晕应当是流血多了。

“这伤应当没伤到内里,带我回去抹点止血药便好。”

人间的大夫一个比一个金贵,我这一颗石头心千儿八百年跳也不跳一下的,大夫见我睁眼喘气却摸不到脉,还不得给生生吓得背过气去。我还想下一世继续勾搭陌溪呢,可不能第一世就出岔子造了杀孽。

“背我回家。”

约莫是我背后的伤太吓人了,石大壮也没了主见,我说什么他就点头应什么,连忙将我背起来往小院跑。

石大壮一脚踹开了小院的门,我努力撑着眼皮不让自己睡着,看见陌溪从屋里走了出来。我对他咧嘴一笑,但估计是笑得太瘆人了,陌溪浑身一颤,怔了一瞬,接着将手上的书随手一扔,疾步迈了过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眼睛急得通红,似怒似痛,“这才出去多久,怎么会这样……”

石大壮一边把我背进屋,一边道:“被一个和尚给害了!”

“和尚怎么会害三生!”陌溪急得声调都变了,一路跟着行至屋中。石大壮将我放下,陌溪立即蹲了下来凑到我脑袋边看我,见我还在眨巴眼睛,他这才敢挪了目光往我后背看,这一看他脸上的血色便唰地褪了下去,“三生,三生……”陌溪颤着声音问我,“你疼不疼?你疼不疼?”

我努力抬起手在他脸上摸了摸:“我不疼的。”我戳他眉心那颗朱砂痣,

努力地想把他皱紧的眉头抹平,“你别露出这副表情……”

这一摸一戳在他脸上留下了处处血迹,我捏了袖子帮他擦,反而糊得他满脸的鲜血。看到陌溪这样,我陡然记起了冥府之中,我对陌溪神君那鲜血淋漓的三叩头,呃……换个角度看看,我才知道当初的自己原来竟惨绝人寰得如此吓人。

当真是难为那时的陌溪还能笑出来……

“我先给你找伤药。”陌溪拼命按捺住所有的情绪,挂着一张和我一样白的脸在屋里的柜子里一阵稀里哗啦地乱翻。待他找到了药,石大壮恰好从外面端了盆水进来。他大嗓子道:“伤口要先洗洗,不然待会儿都和衣服烂在一起了,你先和她说会儿话吧,这么重的伤也不知道救不救得了,别待会儿你们连遗言也没交代上几句……”

我恨得咬牙切齿,这石头妖嘴太臭……

陌溪猛地瞪他:“你闭嘴!”他几乎是将石大壮打出门去的,“我会照顾她,你给我滚!”

我从没见陌溪跟谁急红过眼,即便是偶尔在书院与人有所争执也是翩翩君子举止有礼的,像今天这样……大概是心里全然乱了吧。

陌溪摔上门,回到床榻边,他拧了棉布轻轻擦我背上的伤,我不觉得疼,但他好似疼极了,颤着手,动作轻柔得不可思议。

“陌溪。”他一点点揭开我背上与皮肉连在一起的衣服,然后清洗伤口,接着往伤口上撒上药粉。我只觉睡意层层袭来,闭上眼,我轻声道,“陌溪,三生不会有事的。”我感觉到了他的惶然,“你别害怕也别慌张,你相信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拽住他的衣摆,让他感觉到我的存在,“三生会一直陪着你……”

在黑暗彻底袭来之前,我感觉到有一滴滴温热的水珠落在我的脸颊之上,携带着苦涩、心疼和依恋,浇得我这颗坚硬的石头心寸寸化为了绕指柔。

此刻,我才认命地觉得,路过地府的那个白胡子老头诚然没有欺我,这便是——情劫啊。

我再醒来时,陌溪正坐在床榻边看书。冬日的窗户紧闭,外面投进来的光经过纸窗的过滤变得有些昏暗,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陌溪的侧脸,五官渐开,他是一日比一日更有气势了。不过想来也是,陌溪神君身为战神,下界历劫,岂能默默无名地过一生呢,只是不知他这一生劫数如何,也不知我能不能帮他挡过去……

我想得入神,陌溪看书也看得入神。当他翻书时,眼神不经意地一转与我目光相接,我们俩都措手不及地打了个照面,那一瞬间他眼中特有的清冷

让我一怔。待他瞳孔深处映进了我的身影,陌溪才忙放下书,俯下身子来看我:“三生醒了?可有哪里不适?”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还不等我说话,他又忙去倒了杯水过来放在我旁边:“先喝点水。”

“你别紧张。”我道,“三生皮厚,比你想的结实多了。”

哪想我这安慰的话一出,陌溪眼眶又是一红,他沉默地转身放下水杯,忍了许久,才道:“你背上没一块地方是好的……”他道,“这算什么皮厚?

真当自己是铁打的吗?你便是这样照顾自己的?”他一顿,喉头一哽,“你可知我有多怕……”

“陌溪别怕。”我忙摸着他的手背安抚他,“这当真只是皮外伤,只须得四五天,我便能好了。”见他还要说话,我忙将包袱丢给别人,我佯怒,恨恨地道,“都怪老秃驴太顽固,下了狠手来害我,你瞅瞅,我当时已经抱头蹿了,却还是被他伤成这样!”

陌溪沉默了一下,声色陡然一冷:“这些自诩为方外之士的和尚与道士,皆是满嘴浑话欺人害命的家伙。”

陌溪自小被老秃驴定了“克尽亲近之人”的命数,为此受了不少苦楚,他对僧侣及修道之人的厌恶平日虽未曾言表,但在此时却毫不掩饰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万事得有个度,特别是陌溪现在在成长的重要阶段,有些事若是入了偏执,以后怕是会害了他一生。所以,虽不情愿,我还是轻声道:“这秃驴是可恶至极,但不是所有的秃驴都这般可恶的,真正的大成者,确实值得人尊敬。”

也不知陌溪有没有将我这话听进耳里,他问道:如今这老和尚在哪儿?”

“死了。”

他没再应声,素来清澈的眸子里有了几许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不喜欢太严肃的他,于是招了招手,让陌溪矮下身子与我平视。我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睛,他有些愣神。我道:“陌溪,你的眼睛里天生带有寒光。”

他微怔,不明白我为何突然说这话。

“不管对谁你都能对人家温和地笑,但眼神却是疏离的。”我道,“可你对我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若是有一天,你再像对外人一样对我,我只怕自己会接受不了。”

陌溪愣了一下,却倏尔笑了,他捉住我的手,放在他嘴边,像孩子一样依赖,又像大人一样郑重地许诺:“不会的,我会一直对三生好。”

他嘴里的热气呼在我手上,我心底一暖,正想说两句贴心的话回赠他,忽听“叩叩”两声门响,石大壮在外面轻声道:“院子我扫完了,柴也劈完了……”

陌溪放下我的手,轻声对我道:“三生先安心躺一会儿,我待会儿拿话本来给你看。”

言罢他走了出去,我隐约听见屋外陌溪在与石大壮说些什么,却一句也听不真切,索性懒得管了。

不一会儿,陌溪拿着我的话本进来,我挥了挥手中的书,是他方才留在我床榻上的,我道:“陌溪何时对兵法感兴趣的?”

他轻笑,把兵法书拿过去,将话本递给了我:“一直有所涉猎,最近打算仔细研究一下。”

我一边翻话本一边淡淡地问他:“为何?想去打仗?”

“不。”他声音很轻,“只是学学,克敌制胜之法。”

我的注意力皆转到了话本上,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他的话,便没开口问什么。

翌日,石大壮拼死冲进了我屋里,一脸鼻涕眼泪地乱甩:“三生!我不卖身给你了!我要走,你放我走好不好!”

我一愣,转头看了看在一旁好似什么也没听到的陌溪。

“为何?”

石大壮声泪俱下道:“我不敢喜欢你了,喜欢你要为你付出好多啊!我不想在这么冷的天跳进湖里去抓鱼给你熬汤喝!也不想天天扫完院子劈完柴还要给你缝被子,我缝不来被子!十根指头都扎得漏水了!我也没法念话本讨你开心,我不识字啊!我不敢喜欢你了!你放我走吧!你爱和陌溪怎样就怎样吧,求求你放过我!”

我侧目,眼神微妙地打量陌溪。

他别过头去看书,拒绝与我目光相接。

我一撇嘴:“好吧,你走吧。我素来都是大度的人。”

石大壮抬头看我,用力在地上磕了个头:“你当真是个好人!回头我一定找机会来报答你!但别再让我以身相许了!”言罢,他连滚带爬地跑了。

一室沉默。

我扣了话本,语调微扬,轻声问陌溪:“克敌制胜之法?”

陌溪清咳:“我承认,现今这计使得有些拙劣。不过我只是为了证明……”

他凑过来,正色看我,“三生,很多时候,脑子比身子好用。”

我对陌溪勾了勾手,他听话地俯下身子,我“吧”地一口亲在了他脸上,陌溪一呆,脸颊火烧一般红了起来。我正色教他:“可陌溪,这种时候,往往都是身子比较管用的。”

他捂着脸,咬牙想了一会儿:“明日……我还是早起去跑步吧。”

我眯眼笑:“好啊,可是你今日得念话本讨我开心。”我道,“这么冷的天跳湖里去抓鱼我舍不得,让你缝被子扎得满手的洞我也舍不得,所以你便来给我念话本吧,石大壮不识字,你可是识得不少的。”

我将话本拿给陌溪:“嗯,你瞅,我正巧看到这儿了——她对他说‘讨厌,不要老是欺负人家嘛’,他邪魅一笑,拥她入怀‘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我偏要欺负你一辈子’……”

我正直地将话本递给陌溪,陌溪一脸通红不忍接过。他这羞答答的模样

我看得心花怒放,心情愉悦,于是我学着话本里的模样笑了:“陌溪,你怎么还不习惯我欺负你呢,我可是要如此欺负你一辈子的哦。”

他脸红得要滴血,但偏偏就是在这极度的羞涩当中,陌溪轻声道:“若三生愿意,陌溪便让你欺负。”

那么小声,那么认真。

我笑得比吃了蜜还甜。

陌溪啊陌溪,你可知我真的想永远都这么和你走下去。不只是你许我的这三生,还有更多的三生,都这样,一直走下去。

四年后。

在我精心的教养下,陌溪不出意料地长成了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

他的容貌身形与我在冥府见到他时半分不差,这样的天人之姿在人世极为少见,加之陌溪又聪慧非常,在小镇一带竟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人。

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俗话能流传得这么久,自是有它的道理。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正斜卧在榻上看着新出的话本,那是一出才子佳人历尽磨难之后的爱情戏。我正看到动情处,陌溪自门外走来,他替我

将随手扔在地上的披风和袄子捡起来放好,又给我倒了杯茶说:“老在屋里躺着也不行,三生还是得出去晒晒太阳的。”

我接过杯子,眼睛却没离开话本,敷衍道:“太阳对我来说更像是毒药,对我的身体没什么好处。”

他却不信我的话:“今早下过雪了,院子外的梅花开得正好,且去看看吧。”

我望着他,见他眸中点点闪亮的期冀,我放下正看得开心的话本:“好吧,陪你走走。”

他浅浅一笑,很是欣喜。

我牵着他的手出了小院,一步一步在红梅林里闲逛着。他倒是没诓我,今日这梅花开得当真好。香气袭人,我嗅得心情大好。忽而转过一个小道,

道边空地上有个石桌,我兴致一起,对陌溪道:“咱们像话本里的才子佳人那般来晴雪对弈一番如何?”

陌溪自是点头答应,他回屋拿来了棋盘和棋子,我在一边端坐好,我执黑子,他持白子,一颗一颗地下起棋来。

我的棋艺不好,今日不过是兴致来了与陌溪摆摆样式过过瘾,哪能是他的对手,没有半炷香的时间,我便苦恼地在桌子边挠头搔耳地沉吟。我放下手中的棋子,愁道:“不成,这不是才子佳人的对弈,这是才子对佳人的屠杀,你看佳人已输得衣冠不整了。”

陌溪轻笑:“怎么能让三生衣冠不整呢。”他从棋盘另一端探过手来,将我的手腕握住,引着我将黑子落在右方一角,棋盘上的形势奇迹般地扭转。

“我来教三生怎么重新整装待发。”

我惊叹地眨了眨眼睛:“陌溪你的棋艺当真好,这得赢了三生多少条街了。”不等陌溪搭话,我又自顾自地得意地道,不过没关系,陌溪棋艺是赢了,可人心输了。你看,你都不帮自己下棋了,可见在心里,是三生赢了你。”

陌溪眉眼一弯,浅笑着看我:“这是自然,在心里,陌溪是怎么也赢不了三生的。”他道,“不过这命我认,输给三生,陌溪心甘情愿。”

我笑得眯起了眼:“下了一会儿棋,这都坐冷了,咱们继续走走吧。”

陌溪应了,放下一盘未完的棋盘不管,我们继续往梅林深处走。

“陌溪,你素来知道我最喜欢这红梅暗香、晴雪晶莹的景色,但你可知为何?”

他想了想:“大概是因为三生你的脾气与这梅很是相似吧。”我顿住脚步,盯着他的眼,摇了摇头,但笑不语。

他虽不明所以,也任我看着,渐渐地眉眼也弯了起来:“三生喜欢看我?”

“喜欢。”我用手比了比他的头顶与我的距离,他已比我高出了整整一个头,我偏头想了想,“陌溪,叫声娘子来听听。”

他耳根蓦地红了。

我道:“你也快弱冠了,我寻思着我这童养媳做了这么多年,也该扶正了。干脆你瞅个时日将我娶了吧。”

他耳根的红蔓延到脸颊,喉结动了动,半晌后眼中又浮现出几许懊恼:“三生,你、你总是……”

这话还未说完,我忽闻梅林之外有人声响动。

自陌溪小有名气之后时常有人会来找他,素日我并不会说些什么,但是今日他们打断了我期盼已久的谈婚论嫁之事,我脸色垮了垮,极是不高兴。

来者说话的声音越发大了,陌溪也听到了些许:“三生,好似有人来了,咱们先回屋吧。”

我嗯了一声,转身回了自己的屋,接着看话本。

陌溪自去大厅接待客人。

快到午时,陌溪终是送走了客人,又到了我屋里。他坐着不说话,我便也斜倚着不说话。我的耐性素来不差,他终是没能磨得过我。

“三生。”

“嗯。”

“今日来的是巡抚大人。”

“嗯。”

“他、他说让我去京城做官。”

“嗯。”

许是我的冷淡让陌溪有些无所适从,他小心地打量了一番我的神色,似下定了决心一般:“我想去。”

我静静地将书的最后一页翻完了,才转头看向陌溪,只见他一双透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叹了口气道:“男儿志在四方,你要去做官,又不是要去打劫……嗯,虽然这两者的性质是差不了多少。但是朝堂之上也是一个施展抱负的地方,我一直希望你能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今你有这才干和机会了,大胆去做就是,望着我作甚?”

陌溪摇了摇头:“我做官却并不是为了什么抱负……”他脸颊微红,“而且如你所说我已经快弱冠了,我、我也一直在寻思个日子给你提成亲这回事……”

我捧着茶杯呆住了。

他颇为无奈地笑:“可是,三生,你却总是快我那么一步。”他说,“我想与你成一个家,但是我一个男子,断然不能一生都这样让你养着。我想凭自己的能力许你一世美满幸福。而且我一直记着,幼时你曾与我说过,要我做个有担当的人,要我这一生过得风风光光的。”他轻笑,“我总不能让你失望。”

“三生,你愿意等我两年吗?待我功成之日,便回来娶你。”

我说不出不行。

那一刻,我真的甘愿做一个平凡的女子,甘愿独自守着空房等他回来,盼着他在门口浅浅地唤我一声“三生”。

我让陌溪走了,让他去追逐他的前程与风光。我以为我是想得开的,我以为我是耐性极好的,毕竟一个死气沉沉的忘川河,我都能守上千年……但我未承想,原来等待也能如此磨人,陌溪走后的每一个日夜,时间都像是停止流动那般。

而这样的缓慢还要过两年……

我这耐性极好的石头,此次却如何也等不住了。

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我蓦地自床上坐起:“陌溪。”我心知他不在,却还是想唤唤他的名字,仿佛这样唤唤,他便会出现在我面前一般。

“陌溪。”

我如是唤了他三声,除了屋外簌簌的风声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再也无法睡着,索性翻身下床,什么东西也没收拾,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便出了门,直接上京寻我的夫婿。

京城我并不陌生。我曾被老和尚追着绕城跑了三个多月,该去的地方大都去过了,也没什么稀奇的。

我着急寻找陌溪,又不想让他知道我这般舍不得他,便一直不敢搞出大动作来光明正大地寻他。

他才被举荐上来做官,一开始定是辛苦非常且不太出名的,就算我上街询问,人家也不会知道。我几次想去皇宫里面寻,可是皇家周围弥漫的浩然龙气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只得作罢。

左右寻思了一番,我决定白天在街上撞大运,晚上便去各个朝堂高官家中探寻陌溪的踪迹,顺道做做劫富济贫的好事。

我本以为亲自努力去找会比撞大运寻到陌溪的概率要大些,不料我这运气还真是一等一的好。

那日京城阳光明媚,我正一边拿着大葱抽打话本,一边闲散地逛街。忽闻前方一阵骚乱,有群众陆陆续续地围了过去。我一时好奇,将话本一揣、

大葱一扔便凑过去看热闹了。

这一看倒看得精彩,竟是一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薄情戏码。

这无情的流水恰恰是我的夫婿陌溪,而那有意的落花,若是我记得没错,那应当是当朝大将军最宠爱的小女儿——施倩倩。

我为什么会知道?嗯,大致是因为她闺房中的首饰相当不错,我这几天卖了那么多首饰,就数她的卖了最多的钱。

那施倩倩正委顿在地,似乎崴了脚,一双含泪桃花眼戚戚然地望着陌溪。

陌溪无动于衷地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施倩倩往前一扑欲抓住陌溪的衣摆,不料陌溪闪得快,让她扑了满面的灰。

围观的人群一阵唏嘘,施倩倩一脸狼狈地趴着,却倔强地咬着嘴唇,眼眶赤红,娇弱不已,当真是我见犹怜。

而陌溪却冷着脸,连眼角都没斜一下,快步走远。

嗯,我摸了摸下巴想:自我收养陌溪后,在我记忆里他几乎从未对我摆出过这般神色。我素来知道他在外面见谁都温温和和的,但触碰到他底线的

时候是有些脾气的,却没想到他对貌美的姑娘竟也这般有脾气。

我咧着嘴傻笑,觉得他这个脾气倒是个好脾气。

小姑娘倔得很,陌溪走了,旁人来扶她,她也不让,偏要自己站起来。

我想,看中陌溪的女子定然是个心地美好、知人善辨的女子,于是我便略施小法,治了她脚上的伤,也不管她惊异的表情,转身跟着我的陌溪去了。

陌溪走得太快,而周边行人太多,我有几分跟不上他,转了几个街角,陌溪的身影找不见了。在人群中寻觅他之时,我这双看话本看尖了的眼睛不经意间又捕捉到了一场落花与流水的戏。

恰好,演这出戏的男主角我又正巧认得,而这女主角嘛,我咂舌摇头:“这红线到底要怎么乱牵才能把这两个人搅和在一起啊,月老可真是个为老不尊的坏蛋。”

“你别跟着我了,我说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子。”

我摸着下巴想,一别经年,石大壮说话的声音倒是威风了许多,可这语气背后的憨直还是一点也没变。

“大道是你扫出来的吗?我有说我在跟着你吗?这条街就许你走不许我走呀,我就在你后面走,你怎么着!而且你喜不喜欢我关我什么事,我有要你喜欢我吗?我喜欢你不就成了。”

这朵比施倩倩要犀利许多的落花正是当今天朝上国尊上大国师的妹妹——夏衣。

要说我又如何识得她,这便不得不说说夏衣的哥哥——夏辰。

夏辰当初仅弱冠之年便当上了一国国师,当真算是个修道的天才,若是有机缘得到仙人点拨,他日飞升成仙也未可知。当年我被老和尚穷追至京城的时候,老秃驴与国师夏辰联起手来,没少折腾我。

彼时国师妹妹夏衣仅有六七岁,在与老和尚和她哥哥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我也见过她几次,是个流了鼻涕直接吸进嘴里吃掉的爽朗姑娘。

这么多年未见,这姑娘的爽朗真是不减当年哪!

她的话呛得石大壮一脸难堪,石大壮嘴唇抖了半天,只会干巴巴地反驳:“你……怎会有你这样的,不知羞!”

“我在大街上走路怎么就不知羞了?你霸着道不让我走才不知羞呢!”

两句话,石大壮败下阵来,他转身欲走,一扭头却正好与我打了个照面。

他一怔,我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石大壮,多年不见,近来可还安好?”他回过神,倏地左右一望,像是害怕我身边有什么人一样,待确认完后,他几大步跨过来,张开粗壮有力的手臂猛地将我一抱:“三生!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他抱得有点突然,我没躲得开。待他说完这话,我一脚踩在他脚上,冷声道:“你再不撒手,我就把你脚趾碾碎。”

他吃痛却不叫,放我出了他的怀抱,却还有一只手揽在我肩上,粗声粗气地对那边愣怔的夏衣说:“这才是我一直倾慕喜欢的姑娘,你快离我远点。”

夏衣眯着眼打量了我一番,而后道:“你胡说!之前从没听过你有什么喜欢的姑娘。”

石大壮是老实人,他无助又着急地看了我一眼,挠了挠头,不知该怎么编下去。

我看着夏衣,心里觉得,碰见别人这种事,照理说我应站在中间人的角度如实以相告,不去掺和。但石大壮也算是在老秃驴手上救过我两次,一个算是半个恩人,另一个则是半个仇人的妹妹,而我向来恩怨分明得很。我当下拍开石大壮的手,正色告诉夏衣:“他着实是喜欢过我的,不过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转头看石大壮,“不想当年一别,你竟用情如此深,连提及我的名字都如此避讳,是我的罪过,但这也没办法,我始终是不喜欢你的。”

石大壮愣着眨了眨眼睛,不过这几年他倒还是有点长进,没有一傻到底,当即应了我道:“哦哦!对,你、你不喜欢我,那也没办法……”他顿了一下,继续道,“喜欢这种东西不能建立在强迫上,别人没意愿就得撒手,不能造成别人的困扰!”

夏衣目光凉了下来,在我身上转了一圈,又落在石大壮身上:“我造成你的困扰了吗?”她问着这话,声音藏着颤抖,像是石大壮若答了是,她就会哭出来一般。

我有几分不忍心,正欲开口说两句,石大壮倏地一拍掌,大声道:“哎呀!你难道一直都没意识到你给我带来多大的困扰吗?如今你可算知道了,可喜可贺!”

夏衣脸色一白。

我用打量奇葩的眼神打量石大壮,觉得他不愧为我石头家族的一员,铁石心肠得让人觉得有趣……

夏衣兀自在那里孤立了一阵,却始终没有哭出来:“你不喜欢我,所以你困扰,等你喜欢我了,你就不困扰了。问题出在你身上,你得改!”

她把这番理论说得理直气壮,我听着竟觉得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便也一同望着石大壮。

石大壮同样也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改不了了,我就喜欢她,谁也不喜欢。”

夏衣咬牙道:“她哪里比我好!”她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张嘴想替自己辩解说我觉得我哪里都比她好,但话未出口,鼻尖忽然嗅到一丝略熟悉的气息,我神色一凛,拽了石大壮的手就往旁边看热闹的人群里面跑。

夏衣在后面气得大叫:“你把他带去哪儿!站住!”

我也不管,只头也不回地往人群里面钻,耳朵听见追了几步的夏衣停住脚步,有个男人的声音略带沙哑地唤了声她的名字:“夏衣,过来。”

“哥哥……”

后面的话我听不太真切了,只在人群中跑出一些距离后回头一看,那方地势稍高,正巧能看见夏衣和她哥哥夏辰的脑袋。许是察觉到了什么气息,夏辰漆黑的眼淡淡一转,落向我这边。四目相接,他眉头微皱,我拽着石大壮转过一个小巷,赶快跑离他的视线。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