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华山论剑】青衫磊落险峰行

锦秀天下2018-07-10 15:18:47

一、序言

 

素月徘徊牛斗间,天风吹鹤度函关;
     一年似此佳时少,唤起陈抟醉华山。

华山是重要的汉文化发源地,中华之“华”,源于华山,华夏民族最初形成并居住于“华山之周”,其后人遍及九州四海,由此,华山便有了“华夏之根”之称。

其南接秦岭,北瞰黄渭,自古以来就有“奇险天下第一山”之说,正如开篇陆放翁的《纵然》诗所言,一年佳时难得,行程又恰到好处,自然也就来了。


奇险天下第一山

自打西北开始一路东行,火车在广袤的戈壁滩和茫茫的黄土高原间穿梭驰骋,沿途风光旖旎,雄浑壮阔,令人豪情万丈,心胸大开的同时,也震撼着每一位外来的过客和旅者。只是美景常在,良辰难留,沿途没有过多的停留,不一日便来到古都西安,开始了华山之行。

二、新友入场

约莫下午三点钟,从西安火车站搭乘旅游专线大巴可直达华山风景区,八月末九月初,已不是什么旺季,车上还是坐满了携带大包、小包的游客,北侠君对面正坐着一位身材瘦高的青年游客,约莫二十来岁,背挎一黑色大旅行包,头顶一副灰色大帽沿,瘦消的脸颊,黝黑皮肤流露出一路的仆仆风尘,或许在趁剩余的闲暇时光,进行着一个漫长的旅行,满眼的风霜疲惫难以掩盖俊朗的脸庞和炯炯的气质,多半是“贵圈多乱”的缘故,传媒界的文艺青年或多或少都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癖好,眼见一位硬朗挺拔的翩翩少年坐在面前,北侠君即刻困意全消,坐立不住,便开始了戏虐式的搭讪(坏笑):“嗨,帅哥儿.....”,话说这位小哥,便是华山行“艳遇”另一位主角—小马哥,河南新乡人氏,是一位中学语文教师,单身是否不详(北侠君很清楚,洒家只能帮你们到这了)。二人一见如故,而且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君子成人之美,洒家也不便插话闲聊,伴着滚滚而来的困意,即可与周公对弈去了。

小哥少年薄衫

三、事先筹划

下午五点多钟,大巴便到了景区乘车招待部,乘车员是一位瘦小的陕西汉子,约莫四十来岁,操着浓重的三秦口音,在招待大厅,免费为我们讲解了攀登华山的详细事项(绝对干货),其总结如下:

1、山高路险,建议晚上攀爬;

2、登山需要准备手套,最好是一次性的那种白手套,险要路段需要手挽扶石阶上的铁索;

3、若为看日出,则建议晚上十一点钟之后开始,一路走走停歇,恰好在黎明前,到达日观峰。

4、登山时不要穿太厚衣物,和山下尽可一致,途中累了便休息,冷了则继续,即节省时间,也躲避了高山风寒。

为保证夜登有着充沛的精神体力,三人出了招待大厅,便在山前的斜坡边定了一间青年客栈,店名已经不大记得,只记得店面是老板娘经营的一家便利小店,等都安顿下来,又在旁边一家小餐馆吃了晚饭(斜坡上的小餐馆都很实惠)。回至客房后,三人此时也并无睡意,想想即将夜征“天下第一险”,不由得兴奋起来,于是便趁此闲暇交流了各自旅途的所见所闻,之后就开始互为赞许,惺惺相惜(套路的既视感,哈哈),将近晚上十二点方才结束,整理装备便出发了。

四、险峰夜行

此时的夜空笼罩着一层淡薄的浮云,上面散落着的少许星光也由此显得朦胧和暗淡,夜风徐徐吹来,让整个人顿感清爽神怡,穿过店前那条斜坡街道,便到了华山入口大门—玉泉院,院前的广场卧躺着“陈抟老祖”的石刻雕像,顺着旁边的指引箭头绕过广场的后门,眼前便出现一条由花岗岩镶嵌铺砌的青石板道,沿着两边黄白的光亮,不急不缓的往里延伸,宛如一条巨大的火龙在漆黑的夜空中蜿蜒开来(传说中的自古华山一条道)。此时的山道上已经空无一人,周边的宁静也陷入在黑暗之中,微微能听到路边山涧的流水声,静谧的气氛倒有点令人悚然。顺着石道约莫三五百米便到了售票大门,买完票,合了影,迈过山门的石阶,算正式步入了征途。


陈抟老祖

此时的路宽不足一丈,透过昏黄的灯光,略能看出山道左边有斑驳的铁链锁成的简易护栏,下面即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渊,右边的一侧却是光滑陡峭的石壁,眼前的山道还是是缓缓地向前铺展,没有想象中那么绝峭难走,心中不免失望起来:“巍巍西岳,不过尔尔”,三人不作多留,便加快了脚步,再过一两里路程,右侧出现了石阶山道,左边仍是平铺的坡道,中间由一条半尺开来的排水细沟隔离分开,这时的路段偶尔会出现三两成群的游客,洒家右腿上的旧伤也开始隐隐作痛,越往上走,路也越发陡峭,痛感亦愈发明显,翻过一个缓坡,眼前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不远处有一片凉亭瓦房供游客歇息住宿,此时的疼痛已经很严重了,这时小马哥提议休息片刻,洒家也正好要用所备的药品简单处理下伤口,再作出发。(ps:这里简要提下洒家为何要带伤上阵,“谈多都是泪”,“死要面子活受罪”,自己约的活儿,含泪也要做完呢)。


山门夜景

过了那片招待处,山路猛然变得陡峭起来,平缓的石铺也换成了仄仄不平的青石台梯,石阶旧迹斑驳,时常过窄,偶尔显得宽些。台阶过窄时,只容得下半只脚板。由于腿伤的缘故,台阶虽低,却只能依赖单腿先迈一步,另只腿再跟上,如此强忍着痛,一步一个台阶。翻了两三个弯儿,途经一个补水处,两块钱灌满一瓶凉白开,稍作歇息,提一口气便来到华山最险要处——千尺幢,到这的游人已经很多了,绝路险陡,使得很多人在这里慢了下来。千尺幢是由劳动人民在绝壁上劈凿出来的节节石梯,高二十余丈,坡度亦超过七十度,弯弯曲曲横挂在眼前的陡崖上,石级顶端有如井口,倘若把“井口”用铁盖盖住,通往华山的道路便被堵塞,所以称之为“太华咽喉”。顾不得步履蹒跚,伸手便抓上了两侧铁链,四肢着地,作壁虎状,一步一节石梯缓缓而上,抬眼间,看北侠君宛如一只“爬叉”紧贴在壁面,双手挽索,簌簌地爬将上去,这厮身材略胖又不失灵活,矫健的身手让洒家想到《盗墓笔记》中的“摸金校尉”王胖子,能常年厮混在户外界,必有独到的立身绝技。

太华咽喉

翻过这段险道,再过一个转弯儿,就到了北峰最著名的老君犁沟,相传古时,太上老君驾青牛路过华山,见开山凿路的道徒及工匠们万般辛苦,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就解下随身佩带的如意化为犁桦,驾牛扶犁开出此道,路因此得名。今沟左顶端还有“老君挂犁处”景观,原置铁犁一张,高一丈,游人每至此,皆履险攀崖,手扶其犁,以祈请农事吉祥。沟右顶端有铁牛台景观,传说是当年老君拴牛的地方,只可惜铁牛不知何处去,只留牛台空悠悠。历代有关老君犁沟的诗文颇多,清颜光敏有《犁沟诗》:

犁沟断绝壁,直上无回藏;

熊径复鱼贯,谁得相扶将。

“犁险于幢,幢险而犁突”,其实不然,犁沟的险情、坡度相对千尺幢便容易些许,仍没有停歇,趁着猛劲儿便匆匆翻过犁沟,踏上了北峰绝顶。

老君犁沟

北峰海拔1614米,为华山主峰之一,因位置居北得名。因其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巍然独秀,有若云台,因此又名云台峰(摘自百科)。唐李白《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诗曾写到:

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

白帝金精运元气,石作莲花云作台。

北峰是登临其它四峰的要冲,高虽不及其它几峰,但山势非常险峻,三面都是绝壁,只有一条苍龙岭通向南面,地势十分险要,是易守难攻之地。“智取华山”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北峰顶上还有道观真武宫,倚山而建,造型别致,峰腰树木葱郁,秀气充盈,风景宜人。因此是攀登华山绝顶途中理想的休息场所。彼时的峰顶除了灯火通明的光亮处,周边仍是无尽的漆黑,更无风景可言(前面的描述,都是返程领略到的),况且山风猎猎,气温也比山下低了许多,北侠君抖了抖肩,牙齿也咬得吱吱作响,小马哥也从包里取出了厚衣,披上了身。三人避一大青石后,增添了衣物,补充了饮食,方才暖和些,这时峰顶已聚集了不少游客,租大衣取暖者,作闪光拍照者,赁帐篷露宿者应有尽有。
                                   云台之巅

在北峰作了较长时间的歇息,向南穿过一个门牌,便进入了苍龙岭,苍龙岭是华山著名险道之一,以其苍黑色的外部及似悬龙般的地势而得名,相传韩愈华山览胜,途经苍龙岭时见其道路如履薄刃,两边绝壑千尺,不由得两腿发软,寸步难移,坐在岭上大哭,给家里人写信诀别并投书求救,因此便产生了唐韩愈在此畏险大哭投书求助的故事,留下了苍龙岭上端“韩退之投书处”的胜迹。而现在为了防止上下堵塞,保护游客安全,在苍龙岭东飞鱼岭又开凿了一条登山复道,相比苍龙岭现在的复道已成为主流登山要道,路途平坦,设施完善,灯火通亮,不巧的是我们走了岔道,误打误撞进入了无栏杆、无路灯、漆黑一片,地势险要的苍龙岭要塞。三人靠一只手电,仗着夜黑风高,无视两侧的万丈深崖(天黑也看不见)一路颤颤巍巍,倒也有惊无险的横穿过来。

苍龙绝壁

韩愈投书处

   过罢苍龙岭,途中间歇几片刻,一路崎岖坎坷,途径五云翠峰,曲曲折折便到了到金锁关前,金锁关是建于往东西南三峰岔口的一座石拱门,也是经五云峰通往三峰的咽喉要塞,锁关之后便无路可通。杜甫的“箭栝通天有一门”所指既是这里。太华山贵为仙乡神府,道家文化中认为,只有过了通天门,方才进入仙境。因此便有了“过了金锁关,另是一重天”的说法。

金锁关

五、三峰荟萃

过了金锁关向左即可到达东峰,东峰海拔2090米,是华山主峰之一,因位置居东得名。峰顶有一平台,居高临险,视野开阔,是著名的观日胜地,便是朝阳台,东峰也因之被称为朝阳峰(来自百科)。登上朝阳台将近凌晨四点钟,八月的日出是约莫在早六点开始,若为日出而来,则比预期提早两个多小时,峰顶高寒,却没这个必要,接下来便是在低温寒风中捱过。“万仞绝壁映朝阳”,看日出也是夜登华山的保留节目,五点左右的朝阳台便拥满了观日出的游人,比肩接踵,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但见夜幕悄然隐退,陈曦初露,鱼白自东方逐渐显现,远处峰峦叠嶂,居高视之,透过层层薄雾,似平铺展现开来,宛如沧海呈现在广袤的视野之中。然朝阳仍是重云遮掩,含羞闭面,少顷,朝霞映照,云涛奔腾,一轮红日破涛而出,继而光芒四射,气象万千,天下即白,待云消雾散,苍山叠翠,愈加赏心悦目。有诗赞曰:

日观群山苍茫中,莲花落雁相映宏;

浮云薄雾难遮眼,日破云涛万里红。

东峰朝阳

沿朝阳台而下,右拐穿过一片乱松林,走不到半里多路,来到一座门楼前,便到了“鹞子翻身”,鹞子翻身是凿于旁边悬崖通向对弈亭的一条险道,游人至此,须如鹰鹞一般,面壁揽索,左右反转,交替而下方可通过,其名便源于此。北侠君花了三十铜板,腰系安全长索,经险道缓步而下,跃过“鹞子翻身”去下棋亭耍了一番,洒家因腿脚不便,徒有羡慕的份儿。

鹞子翻身


对弈亭

穿过门楼下行百十余米,便到了南峰山前,南峰海拔2155米,即是华山最高主峰,也是五岳最高峰,古人尊称之为“华山元首”,相传回归大雁常在此落下歇息,故又名落雁峰。峰上建有白帝祠,又名金天宫,是华山神金天少昊的主庙。南峰周围许多景观,主要为南天门、朝元洞、长空栈道、杨公亭等(引自百科)。此时洒家无心传闻已久的“长空栈道”,强捱着腿伤,双手按着台阶,两步并一步,往峰顶而来,登上南峰绝顶,举目环视,但见群山起伏,层峦叠嶂,苍苍莽莽,尽收眼底,方才真正领略到华山高峻雄伟的博大气势,感受步履青云,如临仙界的飘然趣味。历代状写华山南峰的诗文较多,北宋名相寇准的《咏华山》便写道: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

秉承“既来之,则装之”的一贯作风,落雁绝顶自是少不了一番装逼卖弄,稍顿片刻,便向西峰进发。

金天宫

南峰落雁

四野平开

西峰海拔2082米,是华山三大主峰之一,峰顶翠云宫前有巨石状如莲花,古代文人多称其为莲花峰、芙蓉峰(摘自百科)。现翠云宫边上有一巨石中间裂开,如被斧劈,名“斧劈石”,旁边还树立一柄长把大斧,“沉香劈山救母”便源于此。会登峰顶,极目远眺,云霞流溢,四野平开,身临其境,如身在仙府天国一般,红尘俗念,顷刻湮灭,陈抟祖师在其《西峰》诗中便有“寄言嘉遁客,此处是仙乡”的绝句。


西峰绝壁


斧劈石

峰顶杨公塔为杨虎城将军所建,塔上有其亲笔题辞,塔下岩石上的"枕破鸿蒙"题刻,为明末书法家王铎手迹。此外西峰还是“洞房花烛夜”中“洞房”一词的来源,相传华山隐士箫史和秦穆公的女儿弄玉公主在双双驾鹤成仙之前,曾至西峰莲花洞点烛成婚,为姻缘而起的“天下第一洞房”便由此而来。所以华山即是爱情山,也是爱情的见证,近年来,景区管委会连续举办“华山作证”集体婚礼,先后百余对新人于华山结为伉俪,使古老的爱情之山演绎出现代的唯美和时尚(摘自华山网)。

杨公塔

天下第一洞房


莲花峰顶

西峰游尽,便开始下山返程,对洒家而言,上山且行不易,更难讲下山多艰辛,双壁环索,后退倒行,路边的游客见如此奇葩的姿势,自是惊呆不已,议论纷纷,其中的痛苦自不必多言,过金锁关,经飞鱼岭复道,颤颤巍巍又回到了北峰,五云绝顶,倚北南望,东、南、西三大主峰郁郁苍苍,叠翠秀险,苍龙岭曲折蜿蜒,壁立万刃,甚是壮观,这才弥补了夜登北峰错过的秀景奇观,此时伤腿疼痛已然难移,至此便乘东峰索道下山去了。

下山多艰难


三峰叠翠


本次行程迹线

六、崖高人远

中国文化历来与山便有着不解之缘,古人对山更有着近乎宗教般的敬畏和崇拜,自夏商伊始,历代帝王皆有登山封禅和祭祀山神的传统,筑土祭天谓“封”,净土祭地谓“禅”,中国五岳便是古代民间对山的神崇敬拜、五行观念和帝王巡猎封禅相结合的产物,后为道教所继承,被视为道教名山,五岳文化也因此成中国山水文化的最典型代表。西方人建造的哥特式风格教堂,以祈求与上帝对话,东方人则籍天然的山脉感谢天地的恩赐。余秋雨的《山居笔记》又道破中国文人难以释怀的“山居”情结。山水相依,水随山转,山环水润,阴阳互生,这便是古今最为推崇的审美和境界,王朝更迭,岁暮交替亦是如此。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岁月易逝,不负韶华。

(特约作者:天池怪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