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73岁老汉睡了28岁女子,同房后竟然…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1章 被架空的镇长 

七月流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的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

关山镇。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静静的坐在镇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

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委组织部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镇的。当天晚上在镇里领导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

此刻,是上午10点钟,柳擎宇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坐了2个多小时了,然而,在过去的一天一夜外加2个小时的时间内,镇里面没有一个人来他这里汇报工作,更没有任何文件和资料传递到他这里。他好像被整个关山镇给遗忘了一般,又有像是透明人,被人完全忽略掉了。

柳擎宇眉头紧锁,他在思考着。他心中清楚,这肯定是镇委书记石振强的小动作。因为他发现,自从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镇里上任之后,这个镇委书记就开始对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说是下马威也不为过。前天接风宴上,除了比自己早一个月上任的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态度就变得“暧昧”多了,不是互相对饮,就是与书记石振强觥杯交筹,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强都会朝他若有若无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镇里的威望……

柳擎宇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大脑飞快的转动着。然而,他想破大天也想不出来为什么镇委书记石振强会带头针对自己。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刚刚到任,不可能和他之间产生任何利益冲突和其他矛盾的。但是偏偏石振强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到底有何用意?是何居心?

就在柳擎宇琢磨石振强的用意时,石振强也在聊着他。在石振强的办公室内,常务副镇长、镇党委委员胡光远坐在石振强的对面,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看向石振强说道:“石书记,我真没有想到,这一次新来的镇长居然是一个才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我很纳闷,他到底有什么背景啊,居然22岁就当上了镇长,这也太夸张了吧。该不会这小子是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吧?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镇长呢?”

石振强的脸色十分平静,他知道,胡光远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抢了本来属于他的镇长宝座十分不爽,总是想要给对方上眼药,虽然他这两天已经给了柳擎宇一个下马威了,但是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他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但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因为他曾经试图查阅柳擎宇的简历,但却发现,除了一份特别简单的简历之外,以他镇长的权限居然无法查阅更加详细的简历,这一点是他对柳擎宇有所忌惮的主要原因,不过虽然有些忌惮,但却并不惧怕,因为他是县长薛文龙的人,而薛文龙虽然是县长,但是在景林县经营数十年,势力盘根错节,新任县委书记夏正德虽然上任快一年了,但是却被薛文龙压得死死的,可以说,在景林县薛文龙一言九鼎。

有县长薛文龙给他撑腰,他石振强谁都不惧,更何况柳擎宇只是一个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不过对于胡光远来自己这里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外乎是想要到自己这里刺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细,以便于有针对性的采取下一步的计划。对于这一点,石振强自然是乐意看到和支持的,他虽然不方面直接对柳擎宇出手,但是找一个马前卒冲锋一下,试探一下柳擎宇的实力和火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石振强便笑着对胡光远说道:“老胡啊,这个柳擎宇的简历我看过,这人绝对是一个少年天才啊,他的简历上显示,他14岁便考上了清华,3年时间拿下了计算机专业学士、硕士、金融管理学学士、硕士学位,17岁被特招进入军队,5年之后,也就是今年退役,退役之时的级别不详,退役之前的部队不详,但是你想一想,他能够转业之后直接过来当镇长,就足以说明此人非常厉害了。老刘啊,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啊,要不你可是会吃亏的啊。”

石振强对于胡光远的个性十分清楚,这家伙是个倔脾气,做事喜欢逞能,越是说他不行他越是来劲。

果不其然,石振强刚刚说完,胡光远便拍着胸脯说道:“石书记,你放心,我老胡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20多年了,吃过的咸盐比他柳擎宇看过的还要多,我倒是要好好领教一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厉害。哦,对了,石书记,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所有文件一律送到我这里来,柳擎宇那边一点都不给他送,我要让他闲得蛋疼,到时候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之后自己卷铺盖滚蛋。”

石振强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表态,只是提醒道:“老胡啊,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团结啊。毕竟柳擎宇同志是镇长嘛,虽然他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你是老同志,要多帮帮年轻人嘛。”

胡光远一听石振强这样说,便明白石振强的意思了,连忙说道:“石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团结,多帮助柳擎宇同志分忧的。”

说完,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对于自己现在在关山镇所遭遇的困境他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在自己进入官场之前,自己的老爸曾经亲自对自己说过:“擎宇啊,你确定你真的要踏入官场吗?其实,以你现在在军中的表现,如果要是留在军中,将来肯定也会大有作为的。”

柳擎宇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十分平静对老爸说道:“爸,我非常清楚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当官,当一名好官。”

想到自己曾经的誓言和理想,柳擎宇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困难算什么!身为曾经狼牙特战大队的老大,我柳擎宇什么困难没有见过!

柳擎宇抛开所有的杂念,再次把自己从网上搜集的一些资料和关山镇的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仔细研究起来。作为关山镇的镇长,虽然现在自己还只能算是代理的,还需要经过人大选举,但是柳擎宇却早已经把自己当成实实在在的镇长了。关山镇的资料柳擎宇从昨天上任的第一天起便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

关山镇共有共辖25个行政村,全镇共有8000户,总人口31000多人。镇域总面积61.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总面积28000多亩。关山镇地处山区,地势比较低,在关山镇外2公里处有一座关山水库,这座水库的存在很好的调节了关山镇的水利情况,但由于关山镇地处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人均耕地较少,所以这里老百姓的日子却过得十分清苦,寻常人家想要吃一顿肉却也只能等到逢年过节的。

再次研究完资料之后,柳擎宇感觉到心里沉甸甸的,一边仔细研究着地图,一边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带领着关山镇的乡亲们走向小康生活,因为在柳擎宇看来,身为一名镇长,带领老百姓们走向富裕,这是镇长的职责。

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原来毒辣的太阳正飞快退去,黑色云层仿佛万马奔腾一般从西边的天空中疾驰而来,很快的,整个关山镇上方的天空仿佛被泼墨了一般,黑得吓人。

正在研究着关山镇资料的柳擎宇感觉到了眼前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不由得一愣,看向窗外的天色,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总是感觉这两天关山镇的天气有些闷的过分,空气湿度太大,比桑拿天还桑拿天。想起自己刚刚看过的关山镇外的关山水库,柳擎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在燕京市气象局工作的大学同学的陈天杰的电话,开门见山的说道:“气象鬼才老弟,快点帮我预测一下白云省苍山市景林县关山镇最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陈天杰和柳擎宇一样,都是以14岁的年纪考上清华的,虽然两人都是学的计算机,但是陈天杰却偏偏对气象学感兴趣,在上学时期便利用课余时间钻研此道,对于天气预测十分擅长,被柳擎宇成为气象鬼才。现在年仅22岁便成为燕京市气象部门的技术骨干了。

接到柳擎宇的电话,陈天杰没有任何废话,立刻调出相关的气象云图资料仔细研究了一下,随后立刻给柳擎宇回复了过来:“柳老大,关山镇的天气情况十分复杂,以我的预测来看,关山镇和你们整个景林县未来3天之内将会有大暴雨,但是事先声明,这种概率并不是太高,仅有这种可能而已。而且我相信你们地方气象台在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报道局部地区会有短时的暴雨,因为他们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按照概率最高的情况来预报。”

柳擎宇听完之后心中就是一惊,虽然陈天杰说整个景林县未来三天内有大暴雨的概率很低,但是他却清楚,在大学时期,陈天杰的预测便以不走寻常路而著称,往往他认为概率很低的天气,一旦他真的提出来,往往会应验成真。所以,对于陈天杰的话柳擎宇十分上心,一下子就焦急起来,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旦整个景林县都下起了大暴雨,那么关山水库必然会出现险情,如果关山水库出现险情,一旦出现溃堤情况,整个关山镇大部分地区将会成为一片洪泽之地,乡亲们将会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镇委书记石振强的电话,沉声说道:“石书记,我的一个在燕京市气象部门工作的同学说咱们关山镇这边很有可能要连续3天下大暴雨啊,我看咱们是不是开会部署一下关山水库和关山镇沿岸大坝的防汛情况啊。”

接到柳擎宇电话的时候,石振强正在电脑上玩QQ斗地主,正赢分赢得兴起呢,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随手点了一下自己收藏的景林县的天气预报情况的页面,发现只是局部地区会有暴雨,而且明天和后天将会仅仅是阴天,石振强一边用鼠标操作着斗地主出牌,一边拿着电话说道:“小柳啊,我刚才看了一下我们景林县的天气预报,上面说只是局部地区会有短时间的大到暴雨,并没有说是我们关山镇嘛,而且只是短时间的暴雨并不会对关山水库造成任何威胁,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嘛!当然了,对于你这种积极工作的态度我是非常欣赏的,不过我们做事情必须要讲究成本嘛,所以,开会部署工作我看就不必了。一会我给水库管理科打个电话让他们注意盯着一点也就是了,好了,我这边很忙,我先挂了。” 石振强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心里对柳擎宇的话完全没当回事,多大点的屁事也值得劳师动众,这小子很不安份啊!关山水库建了几十年了,什么样的暴雨没经历过?就是接下来真的三天连降大暴雨,最多也就是水库漫了而已,能出多大的事?年轻人就是容易听风就是雨,脑热冲动,这个要不得。

听着嘟嘟的挂断声,柳擎宇压住心头的怒火,恨恨地放下了电话,他哪里听不出石振强电话里的不耐烦和应付的语气,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到了县里景林水库一旦发现险情所带来的重大后果。

想到此处,柳擎宇心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虽然自己和县委领导连面都没有见过,但还是应该向县委领导汇报一下。随后,柳擎宇立刻拨打县委书记夏正德的电话,然而,夏正德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拨通的状态,无奈之下,柳擎宇只能先打给县长薛文龙了。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跟薛文龙汇报了一下,薛文龙早就听说过柳擎宇到关山镇当镇长的消息,不过柳擎宇在上任之前并没有到他这里来汇报工作,他早已经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马范围之外,听到柳擎宇说只是他同学说景林县会有大雨,心中立刻把柳擎宇列入到了不靠谱的行列,只是应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见。”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第2章 单打独斗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知道,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视起来,这让他十分无奈。

此刻,窗外的天越来越黑了,风越来越大了,雷声已经开始轰隆隆的响彻大地,一道道赤练蛇般的闪电不时照亮黑暗的天空。

室内的灯光已经打开,借着灯光,柳擎宇看着地图上的关山水库和上游景林水库的位置,心中充满了焦虑。柳擎宇非常清楚,一旦大雨要是连下三天三夜的话,就算是再好的水库也很难能够坚持住。

等待县里的指示吗?县委书记电话打不通,县长不重视,根本不可能有啥指示。等着镇委书记石振强来组织会议吗?更是不可能的!对方根本就不鸟自己。

危机就在眼前,已经不能再等了!百姓的利益大于天!不能等,不能靠!必须要尽快动员群众转移重要财产并加固水库大坝,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确保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想到这里,柳擎宇立刻站起身来,迈步走到常务副镇长胡光远的办公室,敲门后走了进去,此刻,胡光远正坐在电脑前看电影,看到是柳擎宇走进来之后,立刻随手关掉页面,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小柳来了啊,有事吗?”

说话之间,语气虽然客气,但是称呼上却直接将柳擎宇降格了。

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冷冷的说道:“胡镇长,你还是叫我柳镇长好了,小柳这个称呼我听着有些不太习惯。”

柳擎宇虽然是初入官场,但是在军中呆了那么多年,执行过各种艰难任务,什么样情况没有见过,胡光远的这种小把戏柳擎宇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看到柳擎宇听出来了,胡光远只是呵呵一笑,说道:“好,柳镇长,有啥事?”

柳擎宇脸色严峻的说道:“胡镇长,我刚才认真研究过关山镇和关山水库的情况,也查了往常年份关山镇的情况。关山镇地处低洼地带,往常年遇到暴雨或者是大雨天气,整个村子路况堪忧,就是拖拉机也不容易出入。而水库刚巧建在了关山镇的上方,容量是500万立方米,介于中型水库和小一型水库之间,一旦暴雨下个不停,水库水位上涨,一旦漫过堤坝,关山镇倾刻间就被大水给淹没,如果水库出现管涌或者无法承担水压导致溃坝,大水涌进关山镇,后果不堪设想啊。”

胡光远听柳擎宇这样说,胡光远脸上露出一丝歉意之色说道:“柳镇长啊,真是不好意思啊,你来的晚了一些,石书记已经通知我过一会陪同他到下面的乡镇进行调研,我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要不你再找找别人。”

听胡光远这样说,柳擎宇也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离开,然而,柳擎宇前脚刚刚离开,胡光远便飞快的编辑好了一个短信群发了出去。

等柳擎宇去找其他的镇党委委员之时,这些领导不是没有在办公室就是已经有了工作安排,柳擎宇只找到了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秦睿婕笑着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来,陪着柳擎宇一起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双方也开始相互仔细打量起来。

在秦睿婕眼中,柳擎宇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89,但却非常匀称,皮肤呈古铜色,显得十分健康,而柳擎宇人长得很帅,但棱角分明,一双大眼睛内似乎永远写满了刚毅和自信。虽然对方只有22岁的年纪,但是看起来却要成熟很多。

在柳擎宇眼中,秦睿婕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前凸后翘,“波”澜壮阔,一身红色的职业套装被她的胸部高高的顶了起来。最让人震撼的是秦睿婕的漂亮,虽然一身职业装和故意做出来的盘头发型将她衬托得十分成熟,但是她的美丽依然让柳擎宇感觉到震惊。尤其是坐在对面沙发上,她的那双修长笔直没有一丝瑕疵的美腿,美得有些惊心动魄,柳擎宇虽然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美腿,但是像眼前这双美腿如此让人震撼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就凭秦睿婕的这双美腿和身材,做模特绝对绰绰有余。

虽然震惊于秦睿婕的美丽,但是柳擎宇依然很快的收回目光,脸上露出凝重之色说道:“秦书记,我是过来找你商量一下我们关山镇的防汛工作的。”

秦睿婕就是一愣,随即问道:“你和石书记没有谈过吗?”

柳擎宇叹息一声,没有丝毫保留的把自己和石振强、胡光远等人谈话的大致情况跟秦睿婕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

秦睿婕听完之后,立刻柳眉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睿婕虽然仅有25岁,但是却也已经在官场中混了4年多了,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

而柳擎宇则表情平静的望着秦睿婕。柳擎宇从胡光远那里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柳擎宇已经感觉到关山镇的这些镇委委员们对自己似乎很有意见,似乎有意的孤立自己。而要想破局,他必须要尽可能的拉拢一些支持自己的力量才行,而关山镇几个镇委委员的简历他也研究过,知道秦睿婕是刚刚到任才1个月,她是唯一一个最有可能被自己拉拢过来的委员。所以,在和秦睿婕单独见面的第一次,柳擎宇直接开门见山、开诚布公的把自己所遇到的问题全都摆在了桌面上。

看到秦睿婕还在犹豫,柳擎宇十分真诚的说道:“秦书记,我知道我过来找你可能会让你有些为难,但是我必须要十分严肃的告诉你,或许很多人甚至是县里领导都认为我们景林县和关山镇不会下多大的暴雨,但是我的这个同学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被成为气象鬼才,他所预报出来的天气十分准确,虽然因为性格和资历的原因还没有走到比较高的位置上,但是他的预报准确率非常之高,而一旦他的预报应验了,那么不仅仅是我们关山镇会受灾惨重,恐怕整个景林县都会受灾严重。对于县里的情况因为级别的原因我无能为力,但是我也已经把情况通知县长薛文龙同志了,至于他怎么做我主导不了,不过对于我们关山镇,不管其他人支持不支持,我都会尽力去做,我不希望我所执政的关山镇出现灾情惨重的情况。那样是对我们人民群众的不负责任。我知道在这种时候让你表态有些为难,所以秦书记你不必太过于为难。你先忙着,我去组织群众上大坝去加固堤坝去。”说着,柳擎宇便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柳擎宇这一招是以退为进。通过这一招他一下子就能分辨出秦睿婕是一个什么样的官员,如果她是一个想着人民的官员,那么很有可能会支持自己,如果只是一个为了自己官位考虑的官员,那么她支持不支持自己都无所谓了。

看到柳擎宇已经迈步离开,秦睿婕的柳眉皱得更紧了。

当柳擎宇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说道:“柳镇长,你说,我们怎么展开工作?我支持你!”

说道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秦睿婕语气铿锵,双拳紧握,眼中露出坚毅之色。

柳擎宇缓缓转过身来,看向秦睿婕说道:“秦书记,你确定你的选择吗?这次的任务将会很辛苦,需要冒雨去展开各种工作……”

后面的话柳擎宇没有说下去,眼神紧紧的盯着秦睿婕的眼睛。

秦睿婕眼神坚毅的说道:“柳镇长,虽然对于你说的气象情况我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你为国为民这份心是真的,以后的情况我不敢保证,但是在这次防汛工作中,我愿意配合你展开一切工作。”

柳擎宇等得就是秦睿婕这句话,因为柳擎宇非常清楚,失去了镇委书记石振强以及常务副镇长等其他镇委委员的支持,他要想真正的全力展开工作已经不可能,但是有了秦睿婕这个镇委副书记的支持,还是可以多展开很多工作的,一些他规划中的关键性工作就可以展开了。

随后,柳擎宇和秦睿婕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秦睿婕负责组织一部分人力和帐篷等防汛物资,冒雨到关山镇一些地势比较高、山体比较稳固不会发生泥石流的地方搭建帐篷,以备应急之用。而柳擎宇则负责最为艰巨的说服老百姓们去关山水库大坝上加固堤坝。

确定分工之后,柳擎宇并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就展开工作,他先是把镇政府办公室主任洪三金喊进了自己办公室,直接对洪三金说道:“吕主任,你立刻给关山镇所有行政村的村支书或者村长打电话,通知他们立刻派人到关山水库大坝上负责加固堤坝,否则关山水库很有可能会发生溃坝危机。”

其实,洪三金在来柳擎宇办公室之前就已经接到了常务副镇长胡光远的短信,告诉他不要配合柳擎宇的工作。所以,洪三金听到柳擎宇的指示之后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柳镇长,现在风雨交加,而且天气预报说我们这边根本不会发生什么大暴雨,恐怕下面那些村支书、村长们未必会按照您的指示去办啊。”

看到洪三金这种表现,柳擎宇的脸色当即便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洪三金同志,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是镇政府办公室的主任,对于我的正常指示你不需要质疑,你需要去执行就可以了,出了任何问题由我担着。现在,请你当着我的面一一给各个村子打电话,通知他们关山水库很有可能会发生溃坝危险,随后跟着我去办事。如果你不要是不愿意的话,你可以把办公室的副主任喊过来,我立刻任命他为办公室主任。”

听到柳擎宇如此强势,洪三金的头上一下子就冒汗了。虽然他知道胡光远有石振强的支持,但是面对着眼前这个22岁就能够当上镇长的年轻人,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柳擎宇如此强势,他真的担心柳擎宇直接把自己拿下提拔副主任上来,那自己就真的亏大了。尤其是想到现在不过是打个电话而已,就算胡光远知道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应,所以,为了自保他硬着头皮当着柳擎宇的面开始给各个村子的村支书或村长打电话,一一进行通知。

等他一一通知完之后,柳擎宇立刻说道:“现在立刻找一个司机带着我去各个村子,亲自动员群众做好撤离家园的准备。洪水随时都有可能到来。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

听到柳擎宇居然要劝村民们撤离,洪三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他认为柳擎宇实在是太疯狂了,尤其是柳擎宇居然提出要用车,他更无语了,不过为了自己的官位,他只能苦笑着说道:“柳镇长,现在镇里已经没有车了。”

柳擎宇眉头一皱,用手一指镇政府大院里停着的三辆汽车说道:“那里不是停着三辆呢吧?怎么会没车呢!”

洪三金苦笑着说道:“柳镇长,您有所不知,那三辆车分别是石书记、胡镇长以及镇人大主任刘建营的专车,都配有专职司机,其他镇委是不能动用的,你的专车现在还没有配备呢。”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问道:“那公用汽车总有吧?”

洪三金苦笑着摇摇头:“咱们关山镇比较穷,只有这三辆汽车。其他镇委如果要是用车的话,一般都是自己去找分管的部门去借车。”

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阴沉了。镇委书记、常务副镇长和人大主任都配有专车,分管的镇委委员也有车可用,却偏偏自己这个镇长无车可用!

这实在是太让人愤怒了!这是十足的针对自己!柳擎宇的怒火在飞快的飙升着!

第3章 赤膊上阵 

看到柳擎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洪三金的心开始下沉,尤其是他能够从柳擎宇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这种杀气犹如冷霜一般,让他浑身发冷,洪三金是一个头脑非常灵活之人,他知道,对于年纪轻轻就做到这个位置的柳擎宇,自己绝对不能得罪,所以他眼珠一转,咬着牙说道:“柳镇长,要不这样吧,用我的私家车吧,车虽然破了点,但还是可以凑合着用。”

柳擎宇怒火虽然盛,但是却并没有打算立刻就爆发,他非常清楚现在自己刚到关山镇,一切必须从头做起,要想站稳脚跟,必须循序渐进,从点到面,尤其是洪三金的这番话让柳擎宇稍微缓和了一下,他轻轻点点头说道:“好,那就辛苦洪主任了。你去准备一下车子,顺便准备一个大喇叭,15分钟后楼下集合。”说完,柳擎宇再次把目光注视到了桌子上的地图上,思考起来。洪三金很明智的立刻离开了。

然而,柳擎宇虽然暂时平息了怒火,但是心中却已经把这件事情给记下来了,有机会了,他一定会把这一局扳回来的,因为柳擎宇还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服软过。

15分钟之后,柳擎宇和洪三金汇合之后,上了洪三金的私家车,洪三金问道:“柳镇长,咱们去哪里?”

柳擎宇毫不犹豫的说道:“去马兰村,那里距离关山水库比较近。”

汽车冒雨疾驰,电闪雷鸣之中驶向马兰村,停在了村长田老栓的家门前。

两人下车之后,直接推开村长家的大门,走了进去。

此刻,50多岁、满脸褶皱的村长田老栓正坐在堂屋和几个人一起搓麻将呢。

看到柳擎宇他们走了进来,就是一愣。随即田老栓看到了政府办主任洪三金,立刻站起身来满脸含笑着说道:“哎呦,这不是洪主任吗?怎么大下雨天的跑我家里来了?有啥指示?”

说话之间,田老栓虽然满脸含笑,但是语气中对洪三金却并没有任何的尊敬。

其他几个人打麻将和旁观的人也纷纷哄笑起来。

洪三金知道自己在田老栓等村长眼中没有什么威信可言,只能脸色严肃的看向田老栓说道:“老田,我身边这位是咱们关山镇新上任的柳镇长,之前我通知你们各个村子做好撤离安置工作和关山水库大坝加固防护工作就是柳镇长亲自指示我做的。你们工作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洪三金和田老栓说话,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田老栓听完之后,只是淡淡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发现柳擎宇居然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娃子,看向柳擎宇时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但是眼底深处却隐藏着一股浓浓的不屑之色,老田头当村长多年,各种事情见得多了,在他看来,像柳擎宇这样的官员大多都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下来镀镀金,很快就调走了,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可言,不过老田头非常清楚,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得罪,他便笑着向柳擎宇伸出手来说道:“哎呀,是柳镇长啊,真没有想到您这么年轻啊,这大下雨天的,不知道您亲自冒雨前来有啥指示?”

柳擎宇看到田老栓到现在为止依然在自己面前装糊涂,心中只能苦笑,他非常清楚,农民有农民的智慧,田老栓活了这么大岁数了,绝对是一条老狐狸,他握住田老栓的手使劲的握了握声音有些焦虑的说道:“田村长,说实在的,我是来劝你们立刻组织村民做好随时撤离准备以筹集人手准备加固关山水库大坝的。我已经得到一个信息,我们关山镇最近这几天很有可能会有接连的暴雨天气,形势十分危急。希望你能够配合我的工作。”

柳擎宇没有和田老栓绕圈子,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了!

听柳擎宇说完之后,田老栓的脸色当即便沉了下来,房间内的气氛也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众人的目光全都注视在田老栓的身上。

田老栓沉默了一会,猛的抬起头来看向柳擎宇说道:“柳镇长,不是我不支持你的工作,而是我不敢支持你的工作。”

柳擎宇一愣:“为什么?”

田老栓沉声说道:“柳镇长,您刚来可能不知道,我们马兰村的村民前些年可是被镇里的领导们给坑苦了。几年前,镇里组织我们村民种植大棚蘑菇,说是只要我们种植了,就能赚大钱,而且镇里说还有专门的贸易公司到我们这边来进行收购。镇里可以做担保。我们当时认为镇里领导的话是可信的,便各家凑钱拉起了几个蘑菇大棚,一年之后,蘑菇大丰收,但是镇里所说的那个收蘑菇的公司却一直没有来。镇里所谓的担保也不了了之,我们损失惨重,后来镇里又组织我们种植苹果树,还说镇里负责销路,保证没有问题,这一次我们村里有很多人不愿意种,结果镇里说如果不种果树的话,以后就不发各种农业补助了,无奈之下,我们只能种果树,结果这几年到了苹果收获的季节,漫山遍野红澄澄的大苹果啊,又脆又甜,但是却因为交通不便运不出去,全都只能烂在树上,地里,柳镇长,您说接连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镇里领导的话我们还能相信吗?而且你说要让我去组织村民做好撤离准备,您认为组织撤离可能吗?而且天气预报都说明天只是阴天,今天顶多也是局部地区有大到暴雨,所以水库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所以柳镇长,请恕我直言,我不能接受您的指示。”

听田老栓说完这番话,柳擎宇的心就是一阵纠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镇里竟然还做过这样的事情,他的目光带着几分质询看向旁边的洪三金,洪三金满脸尴尬的苦笑着点点头,证明田老栓说的都是真的。

柳擎宇沉默了一会,点点头说道:“好吧,田村长,既然你有这么多的苦衷我也理解,不强求,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借我村里的大喇叭用一下,我希望事先给村民们提个醒,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你看可以吗?”

柳擎宇说的十分真诚,田老栓自然不好再驳了柳擎宇的面子,点了点头,带着柳擎宇到了屋内,拧开小电台,让柳擎宇坐到旁边,示意柳擎宇可以讲话了。

柳擎宇拿过话筒,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开始讲了起来,他讲了一下自己所得到的有关关山镇的气象信息,谈到了一旦连续下大暴雨之后关山水库可能承受到的压力,讲了一下一旦关山水库大坝溃坝村子可能遭受到的洪灾情况和危机,最后,柳擎宇还告诉村民,现在镇委副书记秦睿婕已经带着人在镇子东面的天王岭附近开始搭建帐篷了,建议想要转移的村民可以去投亲靠友,也可以去天王岭那里去安置。说完之后,柳擎宇站起身来看向田老栓说道:“田村长,我知道我这个新镇长上任在你们各个村支书和村长眼中没有什么威信,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真心的希望村民不再洪水这种大的灾难面前受到伤害。我一会还要去其他村子进行宣传,宣传完之后我会一直驻扎在大坝上,希望田村长你能够慎重考虑我的意见。告辞了。”说完,柳擎宇昂首挺胸迈步向外走去。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柳擎宇的头上、身上,柳擎宇没有一丝一毫的闪避,直接朝汽车走去。洪三金撑着雨伞紧紧的跟在柳擎宇身后。

看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田老栓陷入了沉思之中:“难道这个新来的镇长是真心想要为我们老百姓做点事情?”

此刻,上了汽车的柳擎宇心情并没有多么愤怒,虽然田老栓的语气并不是很友好,但是柳擎宇却非常理解他,因为他心中明白,田老栓虽然对自己有些不敬,但是他这种态度却又是对村里老百姓的负责,身为领导者,自己必须有这种宽容的胸襟。

洪三金上车之后,立刻对柳擎宇说道:“柳镇长,您别生气,这些村长村支书们都是贼骨头,没有好处很难使唤得动他们的。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柳擎宇摇摇头,“做事情遇到点困难是正常的,我们继续走下一个村子,去隔壁的孟二庄,我们接着做村长和村民的工作,至少要让村民们知道在天王岭那边有安置帐篷,万一要是有危机发生,乡亲们不至于手足无措,有个心理准备和期待。”

洪三金心中十分郁闷,被抓壮丁的感觉十分不爽,但他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阵,谁让自己是镇政府办主任呢。

接下来,洪三金带着柳擎宇逐个的把25个行政村全都转了一遍,等转完之后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他们连中午饭都没有吃,柳擎宇的声音都已经沙哑了。最后一个村子转完之后,洪三金看向柳擎宇说道:“柳镇长,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柳擎宇摆摆手,“不能回去,既然现在没有一个村子愿意响应我的号召,那么我就赤膊上阵吧,他们不来,我一个人负责加固大坝,我尽力而为,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

随后,柳擎宇带洪三金带着自己到镇上买了铁锨、铁镐和麻袋、雨衣等物资,让洪三金开车直奔关山水库大坝。

来到大坝之后,柳擎宇和洪三金巡视了一圈之后,柳擎宇找到了一段堤坝看起来比较脆弱的河段,便开始打桩、搬运沙土忙碌了起来。

大雨一直在下,雨衣根本挡不住瓢泼的大雨,柳擎宇和洪三金的身体全都被打湿了,到后来,洪三金身体承受不住,柳擎宇让他回车上休息去了,而他自己则继续奋斗在大坝上。

夜色渐渐黑了下来,柳擎宇的身体渐渐的显得朦胧起来。汗水、雨水混杂在柳擎宇的脸上,已经分不出来了,柳擎宇的手脚早已经被雨水泡的有些发白,但是他还在坚持着。

大坝上的河水一直在持续的上涨着。

此刻,距离大坝最近的马兰村内,村长田老栓发现大暴雨竟然已经下了一整天了,居然还没有停止的迹象,他有些坐不住了,立刻跟家里人打了个招呼,便招呼上儿子田小栓以及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上了大坝。

田老栓对大坝的情况了如指掌,没废功夫便找到了柳擎宇正在加固的那段脆弱堤段,当他看到这段堤坝竟然打下了许多的树桩、堆积了很多麻袋的时候,当时就是一愣。

这时,田小栓突然喊道:“爸,水位一直在上涨啊,距离警戒水位已经只有不到1米的距离了。关山河的水位距离下雨之前整整生了一米多啊。情况有些危险了。”

田老栓早就发现了这种情况,此刻,他开始想起了柳擎宇所说的那番话来,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看到柳擎宇的影子,在他看来,当时柳擎宇说会亲自驻守在大坝上恐怕只是一句空话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夹杂着一阵脚板在泥水中行走时发出的啪啪声从远而进,一阵阵浓重的喘息声也渐渐清晰可闻,田小栓的手电筒向着声音方向照射了过去。

灯光下,柳擎宇肩头上扛着一大麻袋碎沙石脚步艰难的走了过来。

田老栓的目光也顺着灯光看了过去,所有人一下子全都呆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真的遵守了他的承诺,看着大坝下面的木桩和几十个麻袋堆积起来的加固堤段,所有人全都被震撼住了。

田老栓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之色,他没有想到,新上任的镇长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竟然默默无闻的在做事。

柳擎宇这时也看到了田老栓等人,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把麻袋放好之后,又拿起了另外一条空麻袋,迈步向大坝另外一侧装填沙石的方向走去。

此刻,雨下得更急了,柳擎宇走几步身体就会打滑,大坝下面,河水也在疯狂的上涨着,危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然而,对于这种情况,柳擎宇却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一般,依然在默默的忙碌着。

第4章 危机重重 

田老栓走过去拎了拎柳擎宇刚刚放下来的麻袋,脸色大变。这一麻袋沙石重量至少有120斤,而现场却已经堆放了这么多,很显然,柳擎宇恐怕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田老栓真的被感动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田老栓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村支书孟庆超的电话,大声说道:“老孟,立刻使用大喇叭进行广播,一方面组织村民做好随时撤离家园的准备,另外一方面组织村里的爷们们自带干粮、工具、麻袋、车辆到水库大坝上来巡逻护坝,现在水位上升的很厉害,如果再不进行加固的话,恐怕真的要撑不住了,另外再派人去天王岭那边看一看柳镇长所说的帐篷搭建的怎么样了,如果情况危急的话必须要尽快撤离。”

孟庆超和田老栓搭档很长时间了,配合十分默契,毫不犹豫就应承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田老栓又给附近其他村子的村长们打过去电话,把关山水库的情况跟众人说了一遍,让大家赶快组织人手上大坝进行加固和防护、巡视。

打完电话后,田老栓带人向柳擎宇方向走去,大坝另外一侧的沙石滩上,漆黑的夜色中,柳擎宇正弯腰用铁锨铲起一锨沙石往麻袋里面装着。田老栓来到柳擎宇面前,一把抓住柳擎宇的铁锨说道:“柳镇长,你歇会吧,这事还是交给我们吧。”

看到田老栓他们过来,柳擎宇知道,现在田老栓等人已经相信自己的话了。对于田老栓的要求,他却是淡淡摇摇头说道:“没事,我能行的,帮我撑开麻袋吧,一个人装效率太低了。”

听到柳擎宇的话,田老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之色,他直接走过去拎起麻袋撑开,随后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立刻找工具装麻袋。”

很快的,众人便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过了不久,大批马兰村的村民陆续来到大坝上,加入到了大坝加固防护的队伍之中,各种灯光也纷纷打开,现场灯光点点,人影憧憧,一派繁忙景象。而柳擎宇自始至终都坚持奋斗在第一线,始终和老百姓在一起,然而,此刻的柳擎宇脸上、脖子上、手上、腿上早已经到处都是泥水,除了一直陪在柳擎宇身边的田老栓、田小栓父子,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认出他来。

当夜,雨越下越大,竟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当天晚上,市气象台则紧急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天气预报说景林县地区明天将会持续降雨。

然而,这个时候,关山水库大坝上的水位距离警戒线已经不到20厘米了,而水位竟然还在不断的快速上升着。此刻在大坝上加固、巡视大坝的各个村的村民们全都开始担忧起来。而此刻,田老栓看着村子附近的沿线堤坝正在被一层层的加固,心中充满了感动。他知道,今天,如果没有这个新来的镇长,恐怕今天晚上,马兰村弄不好就被洪水给淹没了,而现在,从自己来了以后,这个年轻的镇长已经在第一线奋斗了足足有5个多小时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饭都没有吃,但他还是不知疲倦的坚持着。如果说一开始田老栓只是对柳擎宇钦佩的话,那么现在他真的有些崇拜了。毕竟,即便是作秀也需要毅力和体力的,而这个年轻的镇长一口气干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够坚持在第一线,这已经不是体力和毅力的问题了,而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早已经休息好多次了,自己和儿子田小栓轮流和柳擎宇配合才能赶得上柳擎宇的效率进度。

“柳镇长,歇一会吧,你已经5个多小时没有休息了。”田老栓对柳擎宇说道。

柳擎宇摆摆手咧嘴一笑说道:“没事的,我以前是当兵的,身体硬朗,能抗的住。估计今天晚上水位还得上涨,还不能休息啊。累点没什么,只要咱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了,我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说完,柳擎宇继续低下头去忙碌起来。

田老栓的眼睛有些红润了。这么多年来,他听过很多官员包括县长、市长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在田老栓看来,那些官员的话纯粹是作秀,没有谁真正为村民们干过多少实事,而柳擎宇的这番话才是真正发自肺腑的话,他是用实际行动在阐释着他的理念!

已经是凌晨2点左右了,所有大坝上的村民在经过七八个小时的奋战之后都已经有些撑不住劲了。

这时,田老栓立刻组织众位村民休息,以便于应对后半夜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同时对柳擎宇说道:“柳镇长,大家都休息了,您也休息一会,喝点水吃点干粮补充一下体力吧。”

柳擎宇也的确累坏了,肚子也已经骨碌碌的叫了起来,便点点头说道:“好。”

放下工具,柳擎宇和田老栓等人围坐在一起,从车上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些矿泉水和火腿肠等物品分给村民们,众人围坐在一起在雨中吃了起来。在吃饭的时候,众人才知道,和大家一起奋斗在第一线的年轻人居然是镇长,而这个镇长也没有一点架子,这让大家对柳擎宇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钦佩之意。柳擎宇的威望在无形之中便树立起来。而这时,田老栓在旁边有意引导,所有人都把柳擎宇当成了大家的精神支柱和领导,这些都是发自真心的。

饭刚刚吃到一半,便听到有值班人员大声喊道:“不好了,这边出现管涌了。”

听到这声惊呼,柳擎宇直接丢下手中的火腿肠和矿泉水,拔腿就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快速冲了过去。

一袋袋的沙石袋在柳擎宇的亲自带领下把管涌之处围了起来,险情暂时控制住了。

这个时候,柳擎宇已经累得没有一点立起来,只能站在靠近大坝的一方指挥着众人继续进行加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浪头突然席卷而来,柳擎宇脚下一滑,人一下子被卷入了湍急的河水中。

田老栓一看,顿时就急眼了,大声喊道:“柳镇长掉河里了,快点救人。”

然而,面对湍急的河水,众人却是束手无策。

此刻,河水之中,柳擎宇由于身心俱疲,四肢早已经酸软无力,只能奋力的挣扎着。

然而,河水实在太湍急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柳擎宇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他的身体被河水一路向下冲去。

柳擎宇的身体上下沉浮着,他已经感觉到有些窒息了。而田老栓和村民们虽然束手无策,却并没有放弃,一路沿着大坝追逐着柳擎宇的身影,一边大声喊道:“柳镇长,你一定要坚持着啊,千万不要放弃。”

柳擎宇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起来,但是,他还在坚持着,不断的双手双脚向下拍打着,以便产生一些向上的浮力,把脑袋抬出水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的体力已经快被榨干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柳擎宇下行的道路上突然现出了一颗被狂风吹倒的大树,大树整个树干和枝叶都已经倒在水中,只有树根部分还与大地藕断丝连。

柳擎宇迎面撞在大树上。也就在此时,一直紧紧追逐着柳擎宇身影的田小栓突然大声喊道:“柳镇长,抓住大树,抓住大树!”

此刻,几乎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柳擎宇似乎听到了田小栓的呼喊声,内心深处一股浓浓的求生欲望,迷迷糊糊之中,他双手猛的抱住了一颗粗大的树杈。大树被他撞得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稳住了。

这时,田小栓立刻大声招呼着村民齐心协力把大树给拽了上来。

在众人的协助下,柳擎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田老栓说道:“柳镇长,我们先送你回镇上吧?”

柳擎宇摆摆手:“不用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大家不要在这围观我了,还是去巡视大坝吧,今天晚上估计咱们有的忙了。”

柳擎宇说的不错,这是一个危机重重的夜晚,多处发生管涌和渗透,但是在柳擎宇的带领下,大家齐心协力,最终守住了大坝。

已经是凌晨6点钟了,以往这个时候,天都已经放亮了。然而今天,天色依然黑漆漆的。大雨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但是雨势已经小了很多,险情也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过此刻的柳擎宇已经疲劳至极,这一次,不用别人劝说,柳擎宇便决定好好休息一下了,因为他知道,后面很有可能还会有更加艰苦的战斗。保持体力是必须的。所以,他靠在帐篷边上,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吃着火腿肠。

然而,吃着吃着,柳擎宇便睡着了,他的左手拿着矿泉水瓶就停止嘴边,而拿着火腿肠的右手就停在半空中,他就这样睡着了。

旁边,田小栓和众位村民们看到这一幕,眼角全都湿润了,而田小栓则从塑料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柳擎宇拍了一张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镇委书记石振强带着其他镇委委员们象征性的来大坝视察了一圈,对干部群众们鼓励了一番,前后呆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还找了几个记者拍了不少的雨中视察的照片,之后便离开了。而自始至终,石振强连柳擎宇的面都没有见到。

柳擎宇睡了有3个小时之后便自动醒来了,随后他和村民们一直忙碌到了晚上10点多,各种险情全都排除了,水位也开始稳定住了,这时,暴雨已经停了,而市气象台也发布了明天的天气预报,说是明天景林县全县都是晴天,终于可以雨过天晴了。但是,柳擎宇和村民们却并没有敢离开大坝,因为柳擎宇曾经告诉大家,说是很有可能这雨还得再下一两天,虽然对于柳擎宇的这个结论有些质疑,但是之前的经验让众人对柳擎宇充满了信任。所以大家依然坚守在大坝上。

在众人的劝说下,柳擎宇再次可以稍微休息一会了。

后半夜1点多的时候,负责值守的村民全都惊声尖叫了起来:“不好,关山河水位突然暴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田老栓的手机响了,他拿出套着塑料袋防进水的手机立刻接通了电话,当他听完电话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大声骂道:“我操他妈的景林县,这帮玩意也太不是东西了!”

“村长,到底怎么了?”有个村民问道。

“我们关山水库上游的景林水库因为大坝的压力太大,决定开闸放水,县里已经通知下来了,让沿岸各地村子做好撤离村民的准备,再有2个小时他们就要开闸放水了。”田老栓双眼充满怒火的说道。说完,田老栓迈步向柳擎宇的帐篷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得尽快告诉柳镇长,请他拿主意。”

很快的,柳擎宇被叫醒了。田老栓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跟柳擎宇一说,柳擎宇一下子就急眼了,立刻从木板床上跳起身来,双眼喷火的说道:“县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这样做呢?这景林水库的水一下来,我们关山水库首当其冲啊,大水一过,我们关山镇就完了。不行,我得给县里打个电话。”

说完,柳擎宇回到车上,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通了县长薛文龙的电话,充满愤怒的质问说道:“薛县长,我听说景林水库要开闸放水?这是不真的?薛县长,你知不知道,景林水库一旦放水,关山水库立刻就会有溃坝和决堤的危险。”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