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广州“淘宝村”村民的双十一后传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睡在快件上的快递员


番禺区南村镇里仁洞村2015年阿里研究院公布的全国活跃网店数最多的十大淘宝村之一,从业人员一度达3万多人,村里网店售卖的商品主要以廉价女装为主。在这里,60元一条的牛仔裤已经是绝对的“高档货”,更普遍的是十几二十元的衬衣、运动裤。

里仁洞的电商生态如今正悄然发生变化,有些店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也有些店家跟不上潮流,销量一年不如一年。几家欢喜几家愁,淘宝村的村民正撰写着他们的双十一后传。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缩水型:

我卖四五十元别人卖十几

生意只有去年五分之一

 

两个帮庄老板看淘宝的店员


庄老板

年龄:34

从业4

主营业务:女士牛仔裤

 

在里仁洞村经营女士牛仔裤的卖家庄老板,日子似乎很恬淡。每日喝茶、抽烟的时间倒比工作的时间长很多。

116日,记者第一次来到他的档口时,他正和四五个服装店老板坐在一起打手机游戏,边抽烟边牢骚。店里一个小二都没有,全然没有备战双十一的样子。桌上的台式电脑,要隔很久才会出现阿里旺旺熟悉的“叮咚”声,这通常是买家在询价,但他却懒得看一眼,“双十一前,他们肯定不会下单的。”

1111日,记者再次来到庄老板的档口,桌上打印出来的快递单才一百多张。而去年双十一,他们轻松卖了1000多件裤子。档口里,只有零星的几百条牛仔裤存货,“去年早就开始备货了,今年不敢。”

 

够便宜了还怎么打折

 

与大多数里仁洞村的淘宝卖家一样,庄老板打的也是“廉价牌”。一条女式牛仔裤,他只卖四五十元,款式新一点的卖六七十元。但即便如此,庄老板仍然郑重其事地说:“我们是要做品质的。”

穿着烟灰色短袖,身材瘦削的庄老板点了一支烟,抱怨起来,“我们在淘宝上卖四五十元,但现在有个叫拼多多的网站,牛仔裤的照片跟我们一样,一条才卖十几元。”

“鬼知道他们的裤子是拿什么做的?!”说到不爽处,庄老板把才点上的烟狠狠地摁在一个空金属月饼盒里,再浇上一些茶水。将熄的烟头发出一阵吱吱声,“这么便宜,你让我们怎么做?还怎么打折?”

庄老板说,他的每条牛仔裤毛利润只有5元,为了把量做起来,他还要花钱做推广,把店铺拼命往前推,“不推广根本就没有生意,一天花几千元钱广告费很正常,要想能在首页就被买家看到,花的钱就更多了。”

据庄老板了解,那些放在“牛仔裤女”搜索关键词首页的店铺,是按点击量给淘宝付费的,“买家点击宝贝一次,无论最后买不买,卖家都要给淘宝1元钱推广费。要是被点击几十万次销量都起不来,就等着破产吧。”

 

 转型还是不转型

 

在淘宝上卖了4年衣服的庄老板,总抱怨自己运气不佳。以前,他在天河卖电脑配件,但随着电商的繁荣,去他的实体店买电脑的人越来越少,“不少人就是来店里看个样,询个价,就跑去京东上买了。”

2013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庄老板做起了女士牛仔裤生意。他在增城新塘自己的工厂拿货,接着加价卖出去,前些年时行情不错,但今年开始,销量跌了一半以上,“我不是玩电商的,而是整天被电商玩。”

庄老板发现,在廉价服饰上,目前拼多多的销量上得很快,但要转型,他却深感不易,“要冒很大的风险。如果做拼多多,肯定改用很低档的料来做,整个供货渠道、工艺都要改,可能改完了,又没有生意了。”

“另外,这种衣服如果在淘宝上卖,风险也很大。现在淘宝很正规了,也很偏向消费者,只要货物有问题,你被投诉、被差评,店就做不起来了。”庄老板说。

但消费者的心态,似乎又催促着庄老板不得不改,“买这种廉价衣服的女生不像男生,为了一件衣服,她们会货比三家,哪怕是便宜5毛钱,都会选择更便宜的。”

不知路在何方,看着档口里比往日少了很多的订单,庄老板一口又一口地饮着已经泡过三开的茶。

店里的伙计补充说,今年生意那么差,关键还是没跟上潮流,“这种款式的牛仔裤已经卖得很火了,我们再跟着做,结果就卖不动了。”

 

暴涨型:

摸准了市场跟准了款式

去年卖1000件今年卖一万件

 

杨老板(右)和他大哥

   

杨老板

年龄:37

从业5

主营业务:女性裙、裤

 

杨老板的档口里,三四万件服装把货架摆得满满当当。档口门外,他的老母亲和大哥帮忙包装衣服,贴上发货单,然后扔在档口外的地上,等快递员过来拿货。“他们是临时从东莞过来帮忙的,平时都住在东莞,恰好今天周末,所以就过来了。”

杨老板今年进了天猫“双十一”的分会场,和去年相比,销量增长了近10倍,“为啥涨这么多?因为去年做得差呗。”

 

深圳卖房来做淘宝店

尽管今年的生意有了很大提升,但带着黑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杨老板并没有特别高兴,“符合预期而已,没什么意外的惊喜。”

其实,老家在梅州兴宁县的杨老板创业经历颇为坎坷。

在广州读完中专后,他去到一家化工企业工作。因为“打工辛苦”“没有前途”,他没干几年,就筹了点本钱去深圳华强北做电子产品生意。当时正好是电子产品的黄金期,杨老板没两年就赚得盆满钵满,还在深圳买了房。但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杨老板的档口生意越来越不景气。在朋友的劝说下,他选择来到里仁洞卖服装。

“我下了很大的决心过来的,把深圳的房子都卖掉了,如今想想也没什么好高兴的。这几年做服装生意赚的钱,还不如当初不卖房子赚得多。”谈到这些,杨老板的表情很淡定,他觉得做生意始终面临着风险,摸不摸得准市场,似乎更多要看运气。

 

明年想进主会场

 

去年双十一,杨老板就没找准市场,衣服的款式旧了,才卖出1000多件。“做服装生意,最怕的就是库存积压,那可都是钱,一旦变不了现,工厂里的工人工资、仓库的租金都要付,要是现金流断了,就非常麻烦。”

痛定思痛后,杨老板紧跟潮流,摸准年轻女性的品味。从今年年初起,他的天猫店的生意有了起色。因为销量上来了,今年的“双十一”,他成功获邀进入了分会场,“明年能进主会场就更棒了,销量可能就是十几万件了。”

其实,杨老板的衣服每件也只售卖6070元,毛利润是10%~15%。杨老板这样说自己的生意经,“现在的女孩子挑衣服,关键看款式新不新,质量倒在其次。很多人买了衣服,可能穿一个月就丢掉了。”

而面对淘宝村内如今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局面,杨老板觉得,未来的双十一促销对大商家会越来越有利,而小型卖家的生存空间会不断压缩,如果把握不住市场,不及时转型,小电商永远也做不起来。

   

 

谨慎型:

去年卖了15000

今年只能卖七八千件


老吴的档口里,工人在仔细查看衣服的质量

 

老吴

年龄:50

从业4

主营业务:女士衬衣

 

虽然年过半百,但老吴的样貌显得很年轻,肤色略黑,眼角并没有多少皱纹。他穿着一件黄色Polo衫、黑色西裤,右手食指上的大金戒指在档口昏暗的灯光下依然耀眼。

 

得差评就得不偿失了

档口里,四五个工人正在紧张地检查即将发货的女士衬衣。前前后后,袖管、领口、腋下,工人们都要仔仔细细地翻看一遍,“主要是看衣服有没有破损,有没有没缝好的。现在淘宝越来越严了,出了点问题就退货、给差评,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这四五个工人里,还有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老吴说,这些都是家里人,“生意一般,不敢雇别人,就雇了一个客服,负责和客人聊天。”

总爱满脸堆笑的老吴说,从今年年初开始,他的生意就开始滑坡,销量同比只有去年的一半。对于“双十一”的销量,他不敢太奢望,“去年‘双十一’卖掉15000件衣服,今年估计卖七八千件吧。”

 

跟大学生拼,拼不过吧


老吴说,他是2013年开始做淘宝的,“年轻时就会种地、打工,没什么文化。”

在电商“野蛮生长”的年代,他看到了里仁洞村一个又一个的造富奇迹。于是4年前,他在儿子的怂恿下开始做电商,他负责搞定上游的制衣工厂,出厂价四五十元一件的衬衣,他通常加价1015元,在淘宝上卖出去。

“前些年还赚了钱,但今年来看,收入就和普通打工仔差不多了。”聊起销量暴跌的原因,老吴又开始笑,“很简单,卖衣服的人多了。以前市场上只有50个卖家,现在有100个。以前做淘宝的大都是没工作的烂仔,现在和我们竞争的都是大学生。以前什么人都能赚钱,但现在亏本,跌大跟头的也有不少。跟大学生拼,人家哪方面的能力都比你强,拼不过吧。”

老吴说,还好他的儿子是大学生,不然他这个半老的老头子,实在不懂那个虚拟世界。

“不单是卖家多了,其他的平台也在分走淘宝的流量,现在每个网站都有双十一。”虽然年景不太好,但老吴抱怨之后,却并不太担心,“那些没什么监管的平台很难长期搞下去的,估计明年后年,生意又会好起来。”

老吴今年没什么打折计划,双十一当天就比平常的价格低两三元钱,“本来就是做廉价的,能有什么折扣。”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