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古代女人没有卫生巾,月事来了怎么办?竟然还能这么做...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愿有一人,懂你背后的苦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喂,小姐,麻烦下来拿下快递。”江城一片高档住宅小区外,一名年轻男子将电话挂掉,抬头看着明晃晃的天空,嘴角边划过一丝无奈的笑容。

这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沉稳的脸庞上挂着一丝坏坏的笑容。上身穿一件白色POLO衫,下身一条褪色的浅蓝色牛仔裤,再配上那一双人字拖,怎么看都有些猥琐。

“一个月了,竟然什么都没有查到,老头子啊老头子,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呢?”林枫撇了撇嘴,眼中不易察觉的快速划过一丝悲伤。

一个月前林枫收到老头子寄来的一个包裹,包裹里有一块龙形玉佩,温润碧玉,附言让自己妥善保管,但令人奇怪的是,包裹没有落款人和地址,更为邪门的一件事情是,林枫收到包裹的时候,老头子明明已经去世了,去世了整整一年。

“难道老头子并没有死?还是说这块玉佩有古怪?“林枫当时心乱如麻,老头子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送过来这块玉佩肯定有特殊的含义。

为了查清楚事情真相,林枫潜入快递公司,做起了快递员,但是一个月过去了,林枫什么也没有查到。

”这位小哥,你是送快递的吗?“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陡然响起,伴随着”咯噔咯噔“高跟鞋的声音打断了林枫的思路。

微风夹杂着淡淡的清香拂过,林枫心神为之一振,下意识的抬起头来一看,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只见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女,踩着高跟鞋站在他面前,肤色白腻如脂,肌光胜雪,穿着一条白色连体短裙,露出一双白玉般的小腿。女孩长发披肩,白裙一映,更显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一时间林枫只觉得耀眼生花,情不自禁的往下大咽口水,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对方身上四处游走,最终定格在那两座36D极品大杀器上。

“自己快一个月没开荤了吧,这小妮子长得可真漂亮埃”

与此同时,那女孩刚好也看到林枫看过来,却是皱了皱眉,微微扭过头去。

“把快递给我吧。”女孩伸出玉藕般的小手,眼中闪过一丝厌烦。

“嘿嘿,别急啊,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在这里吗?有没有男朋友啊?……”一看到美女,林枫老毛病又犯了,情不自禁的打听起对方的信息来。

美女眼中冰冷之色更甚,隐隐划过一丝不屑,就在她准备拿过快递走人时,一道汽车轮胎与地面急剧摩擦的声音陡然响起,一辆无牌出租车忽然在少女身后停了下来。

车门迅速被打开,两名彪形大汉从车上蹿下来,一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少女的嘴巴,将她强行往车上拖去。另外一人则快速朝林枫走来,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顶住林枫的腰部。

“臭小子快上车,敢乱叫我一刀捅死你。”

林枫眉头微皱,眼中一丝杀意闪过,但转瞬即逝,脸上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大哥,别杀我,别杀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

“草你姥姥的,这么多废话!”

“哎哟……”

林枫和那少女一被塞进车内,那帮绑匪立即发动车子,汽车如同一头发情的母狮子,以极快的速度朝人少的地方飚去。

“大哥,我们好像抓错人了。”一名刀疤男掏出照片跟林枫和那少女比对了一番,忽然愁眉苦脸的说道。

“他奶奶的,怎么回事?”副驾驶座上转过来一个光头,娘里娘气的说道。

“这女的应该就是欧阳家大小姐欧阳雪没错,可是这男的,名单里没有他埃”

林枫一愣,心里直骂娘,这群绑匪也真是够蠢的,老子还有正事要办呢,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当即说道:“嘿嘿,几位大哥,我只是个送快递的,根本就不认识她,要不你们把我放了吧,我什么都没看见。”

“欧阳家大小姐,他不是你保镖?”刀疤男似乎想起了什么,恶狠狠瞪了一眼林枫,继而转向欧阳雪。

“我们欧阳家有这么窝囊的保镖吗?”欧阳雪冷哼一声反问道,接着狠狠剜了一眼林枫,眼中满是鄙夷之色。

这小妮子倒是有些骨气,被人绑架了竟然还能如此镇定。嘿嘿,不过你瞧不起我,我也不让你好过。

林枫脑袋转的飞快,一脸谄媚的对那刀疤男说道:“大哥,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们真不认识,要不你们把我放了,这女人随便你们怎么玩。”

欧阳雪一听顿时愣住了,她刚才之所以那么镇定是因为她料定这群绑匪不敢动自己,毕竟她可是欧阳家的大小姐,江城十大美女之一,他们绑架自己无非就是想要钱。

现在经林枫这么一提醒,欧阳雪忽然想起来,他们不仅可以要钱,还可以劫色,顿时慌乱了。

“混蛋,你们要是敢动我,我让爷爷把你们全杀了……你这个窝囊废,你不得好死……”欧阳雪彻底抓狂了,林枫竟然为了逃命,将她拱手送人。

“来呀来呀,有种你现在就打电话,你以为两位绑匪大哥真怕你们欧阳家不成?”

“打就打,你让他把手机还我,呜呜呜……”

“大哥,这小妮子要打电话给她家里,这样也好,敲他个百八千万的,两位大哥也好潇洒一阵子不是?”林枫扭过头,一脸笑嘻嘻的对刀疤男说道。

“这……”刀疤男被林枫欧阳雪吵昏头了,此刻听林枫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当下就要把手机给林枫。

“慢着!”这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那名光头男子从副驾驶座位上缓缓转过头来,娘里娘气的说道,“老二,你忘了吗?我们这次是来要命的,不是来要钱的。”

不要钱,光要命?林枫和欧阳雪心中同时咯噔一下,看来今天有些麻烦了。

“两位,上路吧。”光头佬说着,掏出一把手枪,率先对准了欧阳雪。

“啊!”欧阳雪以前哪见过这场面,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尖叫起来,一张精致的脸蛋显得楚楚动人。

眼看着光头佬就要扣动扳机了,林枫心下一紧,连忙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挡在欧阳雪身前。

算你还有点良心,看着林枫这一举动,欧阳雪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啦啦往下流。

“怎么?你想替这妞去死?”光头佬收回手枪,一脸戏谑的看着林枫。

“嘿嘿,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就这么杀了她,岂不是太可惜了,你看她这身材可不是一般的好埃”

林枫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光头佬脸上一阵错愕,继而浮现出一丝淫荡的笑容。

欧阳雪完全呆住了,她原本以为林枫良心发现,要为了自己跟这几名歹徒拼命,怎么也没想到林枫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她心内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当即大声呵斥道:“混蛋,你给我闭嘴!”

林枫不屑的瞥了一眼欧阳雪,接着说道:“反正这小妮子都要死,不如在死之前,让我们爽一把,只需要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切就都好办了。”

“哈哈哈哈……小子你这主意出的不错,到时候我让你也爽两把,老三,往没人的地方开,开的越远越好!”

光头佬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欧阳雪身上上下游走,最终定格在其双峰上,两眼冒出一阵绿光。

欧阳雪这下彻底明白了,林枫不仅是个窝囊废,还是个无耻好色之徒,他竟然想和这些歹徒同流合污,玷污自己的清白。

“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动我的……”欧阳雪双眼赤红,如一只暴怒的母狮子,对林枫大吼大叫起来。

“聒噪!”林枫眼中忽然一道寒芒闪过,看得欧阳雪一阵心悸。

就在欧阳雪失言这一瞬间,林枫快速出手,“嗤啦~”一声,从欧阳雪的短裙撕下一大块布料来,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布料揉成一团,塞进了欧阳雪嘴里。

“呜呜……”欧阳雪眼中惊恐连连,一个劲儿的往沙发里缩,双手死死捂住被林枫撕烂的短裙。

车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旖旎起来,刀疤男看着欧阳雪下面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艰难的往下吞口水,而无牌出租车,则以更快的速度朝荒无人烟的地方驶去。

林枫不知何时背靠在沙发上,缓缓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了起来。


 


不知过了过久,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

感受到车身的颠簸,林枫缓缓睁开眼睛,往窗外一撇,嘴角边顿时划过一丝极其诡异的笑容:“这帮兔崽子还真是会找地方啊,这里别说其他人了,怕是鬼都不会出现吧。”

“统统下车!”

光头佬看起来是这伙绑匪的老大,一声爆喝,所有人迅速下车了。

欧阳雪一看面前是一片荒野,眼中闪过一丝生机,撒丫子就想跑,却被林枫一把给抓住了。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别动!”林枫冷喝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神色。

这小妮子还真是会给人添麻烦,惹得那群绑匪开枪了,老子有通天遁地之术也难救她。

“呜呜呜……”欧阳雪眼中全是怨毒之色,想说什么但喉咙被那团布料塞住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林枫现在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

“哈哈,料谁也想不到,欧阳家的大小姐竟然会被我们享用了。”光头佬从车上下来,一副色眯眯的模样上下打量着欧阳雪,眼中冒出两道精光。

“他娘的可真漂亮啊,喂,臭小子,你给我把她衣服脱光了,也算是给你的一点福利。”光头佬推了林枫一把,手中拿着枪,一脸戏谑的说道。

“我?”林枫眉头微皱,点点头,扭头看着一脸惊恐的欧阳雪,忽然一脸笑嘻嘻的问道,“小妞,是大爷帮你脱,还是你自己脱埃”

“滚,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碰我的。”欧阳雪双手死死护在胸前,下意识的往后连退,眼中布满惊恐之色。

“人家不想脱我看就算了吧,还有你们几个,做什么不好偏偏做绑匪,你们自裁吧,省的我动手。”林枫耸了耸肩膀,一脸淡然的对那几名绑匪说道。

“你他娘的敢这么跟我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

“哼,是吗?”林枫冷笑一声,整个人的气质在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其冰冷的气息,那分明就是杀气。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光头佬更是心中一阵悸动,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自己这边三个人,而林枫只有一个人,怎么说他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我操你姥姥!”光头佬口中唾沫四溅,大踏步上前,狠狠举起手枪,一枪托朝林枫的脸上砸去。

“砰……”只听一声巨响,欧阳雪吓得别过头去,不想看见这血腥的一幕,但过了良久,都没有听见林枫的惨叫声,不禁又好奇的转过头来,顿时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林枫在枪托落下之前,瞬间抓住光头佬的手腕,身上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杀气,冷冷说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该死的人是你。”

“咔嚓。”腕骨断裂的声音,伴随光头佬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林枫将光头佬的手腕折断,同时飞起一脚,直踹后者胸口。

“砰!”光头佬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往后倒飞了出去,头先落地,在地上滑行了十几米,整个人顿时变得血肉模糊。

“不好,这小子是个练家子!”刀疤男一声惊呼,急忙从腰间拔出匕首。

但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林枫动了,宛若一阵风,身体在空气中拉出一道道残影。

“砰砰……”连续两声脆响,刀疤男和开车男同时倒飞了出去,吐出好几口鲜血,彻底昏死过去。

“这三个绑匪倒是容易解决,只是那妮子就不好办了,要是被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就糟糕了。”

林枫眉头微皱,刚想去找欧阳雪,却惊奇的发现,欧阳雪竟然不见了。

“马勒戈壁……”

林枫感知能力何其变态,瞬间发现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有异样,右脚猛地一蹬地面,整个人如同一颗炮弹般飚射而出,来到灌木丛后面。

“欧阳雪你……嘶……”林枫刚想数落欧阳雪几句,但目光一凝,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一具近乎完美的身体完全呈现在林枫面前,欧阳雪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秀眉紧蹙,双颊发烫,上身衣衫凌乱,透过V领胸口,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抹雪白。

而其下面的风景更是美不胜收,欧阳雪今天穿的本来就是短裙,再加上那短裙还被林枫撕去了一大块,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大白腿,而其间的黑色蕾丝也若隐若现,不断挑拨着林枫的心弦。

饶是林枫阅没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

林枫看的口干舌燥,体内一阵兽血沸腾,若不是心智极其坚定,怕是早就扑上去发泄心中那股无明业火了。

“咦――这小妮子不趁乱逃跑躺在这里干什么?”林枫眉头微皱,很快,他就找到了答案。

在欧阳雪的大腿旁,一条银色小蛇正肆无忌惮的游走,林枫猜想肯定是欧阳雪躲在这灌木丛后想等自己与那伙歹徒两败俱伤,再趁机逃走,没想到却被毒蛇盯上了。

解这种蛇毒其实很简单,只要将蛇毒用嘴吸出来即可,但是林枫发现,欧阳雪被咬伤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大腿内侧。

“咕噜……”林枫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小妮子,你这是在诱使哥哥犯罪啊,嘿嘿,不过,这救人的方式哥喜欢。”

林枫不再多想,当即伸手扳开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将头凑了上去。


 

第3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

“啊~”江城以南一百公里处,荒山野地陡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喊叫声。

“叫什么叫,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林枫抬头瞥了一眼一脸惊恐的欧阳雪,没好气的说道,“看你中气十足,蛇毒估计解的七七八八了,回去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

林枫说着,从欧阳雪双腿间抬起头来,长长伸了个懒腰,接着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转身就朝灌木丛外面走去。

“站住!”身后一道爆喝响起,让林枫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嘿嘿,不用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林枫转过头来,嘿然笑道。

“混蛋,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欧阳雪双手怀抱胸前,一脸惊恐的看着林枫,努力不去想之前看到的那一幕。

她原本躲在灌木丛后观看林枫和那三个绑匪之间的战斗,后来不知何故忽然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林枫竟然……欧阳雪不敢再想了,浑身一阵瑟瑟发抖。

她是谁呀,欧阳家的掌上明珠,千金之体,从小到大,除了父亲还从来没有其他男人碰过她的身体,现在竟然被一个送快递的给玷污了。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混蛋,流氓,无耻之徒,我要杀了你……”欧阳雪怒目圆睁,用要杀人般的眼神看着林枫。

“欧阳大小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有你这么跟救命恩人说话的吗?”林枫撇了撇嘴,十分憋屈的说道。

本打算吸完蛇毒好好耍下流氓的,却没想到欧阳雪突然醒过来了,还偏偏在这节骨眼上醒了,林枫想死的心都有了。

“呜呜呜呜,林枫,你不得好死……”欧阳雪骂着骂着忽然哭了起来,将头埋进双膝中,肩头一阵耸动,“你玷污了我,我也不活了,呜呜呜呜……”

“喂喂喂,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谁玷污你了,我那是在帮你解毒。”林枫一看欧阳雪哭了,顿时慌了,他最怕女人哭了,尤其是美女。

“哇~”的一声,欧阳雪哭的更大声了,整个人都剧烈的抽搐起来。

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少女,林枫心内忽然猛地一紧,她毕竟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之前遭人绑架心里一直绷着,现在遭遇这么一档子事肯定受不了了。

“欧阳大小姐,你寻死我倒是没意见,我就是怕到时候有人路过这里,看见你死的这么漂亮,一个没忍住又把你那个了……咳咳……”

“混蛋,别再说了,你给我滚!”欧阳雪仰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冲林枫怒吼道。

“嘿嘿,走之前我再提醒你一句,欧阳大小姐,死之前不妨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那不就知道我有没有动你了吗?”林枫说着,哼着小曲走出了灌木丛。

看林枫走了,欧阳雪也渐渐止住了哭声,她将头缓缓从膝盖中抬起来,脸上浮现出一抹惊疑之色。

“难道……他真的没有对自己那个吗?”想到这里,欧阳雪开始缓缓检查起自己的身体来。

过去了大概一根烟的功夫,灌木丛内响起一道怯弱的声音:“林枫,你进来吧!”

“检查完了?”林枫盯着满脸通红的欧阳雪,一脸笑嘻嘻的问道。

“嗯。”欧阳雪微微点头。

“我没有骗你吧。”

“嗯。”

“我还是流氓吗?”

“不是……是……”欧阳雪点点头后,又摇摇头,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了,最后彻底低下头去,脸羞得通红。

“嘿嘿,我是个怎样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可以不用去寻死了。走吧,欧阳大小姐,马上就要天黑了,难道你要在这里过夜不成?”

欧阳雪朝林枫点点头,双手撑地就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很快,她又重新跌落下去。

“哎呀,不行,我大腿麻掉了,走不动路了。”

“看来蛇毒还没完全好,我背你走好了。”林枫眉头微皱,接着不容分说将欧阳雪背在身上,朝外面走去。

欧阳雪原本想拒绝的,但最终还是顺从了林枫的意思,乖乖趴在林枫的背上。 被林枫背着,欧阳雪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隐隐感觉,林枫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普通。

之前在车上的那一幕幕,以及林枫和三名绑匪搏斗的场景,都更加坚定了欧阳雪内心的这一想法:林枫绝不是一名普通的快递员。

“这混蛋,虽然有点小流氓,但人还是挺好的……”欧阳雪呢喃着,将头靠在林枫背上,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欧阳雪忽然被一阵汽笛声给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只见她和林枫已经来到了市中心, 周围都是车水马龙,而面前是一家装修豪华的国际名牌服装店。

“林枫,你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走了。”欧阳雪小声的在林枫耳旁说道,脸羞得通红,这里不比荒山野地,到处都是行人,她是欧阳家的大小姐,被人看见自己被一个年轻男子背着,影响有些不好。

林枫本来还想再背一会儿,此刻听见欧阳雪这么说,他只好把欧阳雪缓缓放了下来,脸上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这小妮子,身体可真柔软啊!比在国外那些送上门来的妞强多了。

但很快,林枫又回过神来,因为欧阳雪万分的紧张躲在的身后,紧紧揪住他的衣袖,道:“我的裙子,我的裙子……”

“嘿嘿,你看我这不是带你来买衣服了吗?”林枫说着,趁机伸手在欧阳雪右脸颊上轻轻掐了一把,心里直呼好爽。

欧阳雪哪里知道林枫的真实想法,以为这是表示亲切的一种方式,顿时脸羞得通红,低下头去。

“哪里来的乡巴佬,到这里来做什么?出去出去!”两人刚走到服装店门口,一名男服务员就走了出来,一脸凶神恶煞的对林枫欧阳雪说道。

他看林枫欧阳雪衣衫不整,灰头土脸的,顿时没了好脸色。

“我们来这里当然是来买衣服的。”林枫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那名男服务员,没好气的说道。

“这里的衣服最便宜的一件都要好几万,你买的起吗?快走快走,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男服务员挡在门口,一个劲儿的往外赶人。

好几万?林枫愣了愣神,自己这大半年来的的存款加起来才几万块,难不成就只够买几件衣服?

一想到欧阳雪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林枫把心一横,准备大出血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好大的口气,你们经理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新来的吧?”欧阳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林枫身后走了出来,美眸中射出两道冷芒,冷冷的说道。

林枫是她的救命恩人,又带她来买衣服,此刻听见有人蔑视林枫,欧阳雪心里当然不爽了。


 

第4章 病重

“你又是什么人?”那名男服务员一愣,扫向欧阳雪,一脸不屑的问道。

林枫捂着嘴,一个劲儿的想笑,敢情欧阳雪这张脸也不顶用啊,男服务员根本就不给她面子,

“我要见你们经理。”欧阳雪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我们经理可忙了,没工夫见你们这些阿猫阿狗,快走快走,别打扰我们做生意。”

“嘿嘿,这个好办,我有办法叫你们经理出来!”林枫往前跨出一步,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男服务员愣了愣神,下意识的问道。

“砰~”不等那名男服务员回过神来,林枫抬起一脚,直接朝前者正脸踹去。

“哎哟~”男服务员发出一阵惨叫声,像个皮球一般,骨碌骨碌朝后滚去。

林枫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店里其他人的主意,顿时,好几名服务员朝这边走来,在他们中间,还夹杂着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很显然就是这家店的经理。

“谁在这里捣乱?”

“刘经理,你们这里的服务员说我们是阿猫阿狗,不配进店买衣服,我朋友打伤了他,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啊?”欧阳雪冷冷的说道,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欧阳雪身为欧阳家的大小姐,在江城也算是十大美女之一,没有点脾气那是不可能的。

“欧阳大小姐?”刘经理一愣,连忙快步迎了上来,走到欧阳雪旁边,点头哈腰连声道歉。

“还不快把那蠢货给我叫过来!”刘经理转身呵斥道,顿时,那名被林枫一脚踹飞的男服务员连脸上的血也顾不得擦,连忙跑到欧阳雪身旁,哭丧着脸说道,“欧阳大小姐,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滚吧,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刘经理,你让人给我朋友拿几件衣服,还有,帮我也拿几件……“说到后面,欧阳雪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她回头看了一眼林枫,接着快步朝更衣室走去。

刘经理虽然看欧阳雪今天有些怪异,但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让服务员照办了。

没过多久,欧阳雪就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出来,开心的照起镜子来,之前被绑架的事情似乎忘得一干二净了。

“咦,这林枫不是换衣服去了吗?怎么这么慢?”欧阳雪眉头微皱,四处张望起来,这时候,林枫刚刚换好衣服,从更衣室走出来。

欧阳雪瞬间呆住了,只见林枫西装革履,脸上露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俨然从一个普通的快递员变成了一个大帅哥,并且他眉宇间有一股非凡的气质,让人无形之中被他吸引。

看着林枫帅气的模样,欧阳雪内心如小鹿乱撞,两抹酡红不知何时飞上她的脸颊,显得楚楚动人。

“这小妮子,可真漂亮啊!咦,那是什么?”林枫感慨着,忽然眉头紧皱,双眼死死盯在欧阳雪胸前。

“林枫,你在看什么啊?”欧阳雪被林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脸羞得通红,娇嗔道。

林枫像是完全没有听见欧阳雪的话,眉头紧锁,径直朝欧阳雪走去。他最终在欧阳雪面前停了下来,接着伸手缓缓朝欧阳雪的胸口抓去。

“啊~林枫,你想干什么?”欧阳雪吓得失声尖叫起来,一动也不敢动,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林枫抓起欧阳雪胸口的鱼形玉佩,一脸凝重的问道:“这块玉佩是谁给你的?”

“是我爷爷送给我的,林枫,怎么了?”欧阳雪长舒了口气,看林枫对自己的玉佩如此感兴趣,便将鱼形玉佩取下来,递给林枫,道,“这块玉佩对我很重要,之前担心那些绑匪抢走,我便把它藏了起来。”

“这块玉佩,除了形状,跟老头子临死前交给我的玉佩几乎一模一样。”林枫走神了,自顾自的喃喃道。

通过这小妮子,或许能查清楚这块玉佩的真正来历,想到这里,林枫心内一阵狂喜,真是踏破忒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找到小姐了。”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喊叫声,话音未落,两名黑衣保镖立马迎了上来。

“小姐,终于找到你了,家里找你都快找疯了!”一名黑衣保镖一脸高兴的对欧阳雪说道,同时转头瞥了一眼林枫,眼中闪过一丝疑色。

“是啊小姐,所有人都在等你回去呢,唐公子也来了。”另外一名黑衣保镖随身附和道。

“唐公子?”林枫注意到,欧阳雪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我今天暂时不回去了,你回去转告唐公子,说我一切安好,让他回去吧。”

“小姐,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你要是再不回去,可能就见不到太老爷了。”一名黑衣保镖面露难为之色,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欧阳雪一听他话里有话,顿时急了,一把抓住那名黑衣保镖的胳膊,花容失色道。

“太老爷的身体本来就不大好,这次听唐公子说你被绑架了,一时气急攻心,卧床不起了,唐公子请来了江城最好的医生来也没有办法。”黑衣保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不敢正视欧阳雪的眼睛。

“爷爷出事了?!”欧阳雪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顿时呆住了,但她很快就缓过神来,强行镇定下来,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林枫,道,“林枫,我……”

“我跟你一起去!”林枫看了一眼鱼形玉佩,一脸坚毅的说道。

林枫做快递员就是为了查清楚玉佩的来历,但是一月未果,此刻有了新的线索,林枫自然不会放过。

“好,这样甚好,林枫,你跟我一起回去,我会让爷爷好好报答你的。”欧阳雪一脸兴奋的说道。

“小姐,带一个男的回去似乎不怎么方便,再说了,唐公子现是你的未婚夫,你看这……”其中一名黑衣保镖小声提醒道。

“唐云山若是看不惯,让他走好了,跟我何干,我今天就要带林枫回去,看谁敢阻拦?”欧阳雪冷冷的说道,拉着林枫便朝停在路边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走去。

第五章 我是来救人的

半个小时之后,劳斯莱斯幻影在江城一栋极其豪华的别墅门前停了下来,车门迅速被打开,欧阳雪拉着林枫不管不顾的朝里面跑去。

“爷爷,雪儿回来了,雪儿回来了……”一路上,所有护卫看见欧阳雪都自动让出一条通道,但当他们看到林枫时,眉头都不禁一皱。

“快去通知唐公子,就说小姐回来了,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一名护卫长模样的中年男子低声对另一名护卫说道,那名护卫点点头,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朝里屋跑去。

在别墅内一个房间里,一名七十多岁的老者躺在病床上,病床旁边围满了欧阳家的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男子大约四五十岁,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马甲,唇上留着淡淡的胡茬,一头黑色短发向后梳的一丝不苟。

此人正是欧阳雪的父亲,欧阳海,他此刻正一脸愁容的看着病床上的老者。

在他旁边站着一名青年男子,正是江城三大家族之一唐家的大公子唐云山,几乎没有人发现,他此刻嘴角边隐隐划过一丝极其诡异的笑容。

“汤医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欧阳老爷子,要什么药材尽管说,就是让我们唐家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唐云山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对汤医生说道,同时转过头看着欧阳海,劝慰道,”海伯父,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小雪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会找回来的,至于欧阳老爷子的病,相信有汤医生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汤医生,你说是吧?”唐云山说着,朝一名秃顶的中年男子递了个眼色。

那名秃顶的中年男子连忙应道:“老夫必当竭尽全力,治好欧阳老先生的玻”

这时候,一个护卫从门外急急忙忙走了出来,大声喊道:“回禀老爷,小姐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欧阳海一怔,眉头一展,连忙说道,“还不快带小姐进来,她爷爷想见她最后一面。”

“小姐她……小姐她还带了一个男的回来……被何护卫挡在门口……”那名护卫嗫嚅着说道。

欧阳雪竟然回来了,那群饭桶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还带了一个男的回来,她这是想给老子戴绿帽子吗?

唐云山越想越气,当即大怒道:“给我走,我倒要看看那男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唐公子,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命令我欧阳家的护卫了!”欧阳海冷冷的说道,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威压,将唐云山笼罩在其中。

“伯父,我只是担心小雪的安危罢了,没有其他意思。”唐云山讪然笑道,额头上冒出一阵冷汗。

“去看看。”欧阳海瞪了一眼唐云山,紧接着大手一挥,众人朝门口走去。

“放我进去,我要看我爷爷。”在病房门口,欧阳雪带着林枫就要往里面硬闯,但是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却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小姐,老爷病重,陌生人不得入内,还请你不要让小的为难。”何豹冷眼看了一眼林枫,淡淡的说道,身形依旧是挡在门口,一动未动。

“下人竟然敢挡小姐的道路,这欧阳家看来是要变天埃”林枫眯着眼睛看着何豹,心中一阵感慨。

“林枫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是外人,我今天偏要带他进去,我看你敢拿我怎么办。”欧阳雪冷声说道。

“小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欧阳家十三血卫听令,拿下这陌生男子,我怀疑他与小姐的绑架案有关。”何豹一声令下,当即十三名护卫迅速朝林枫这边靠拢来。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门内一道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欧阳海带着唐云山等人走了出来。

一看见欧阳海,欧阳雪顿时扑了上去,在其怀中呜呜大哭起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傻孩子,苦了你了。”欧阳海轻轻抚摸欧阳雪头部,同时扭头转向何豹,问道,“何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禀老爷,小姐带了个陌生男人回来,我怀疑他……”

“放屁,林枫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可能会是坏人,父亲,你不要听何豹胡说八道。”欧阳雪从欧阳海怀中挣脱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欧阳海,当然,解毒的事情她并没有讲。

欧阳海脸色一凝,略一沉吟,抬起头来对林枫说道:“这位小兄弟,多谢你今天把小女送回来,但欧阳家今天有点私事,改天必当登门拜谢。”

“哼,这是要送客吗?”林枫冷笑一声,没有说话,继而转向一脸焦急的欧阳雪,换上一副笑脸,示意她不用担心。

这欧阳海送客林枫其实也能理解,欧阳龙天作为欧阳家当家做主之人,这时候如果有外人闯入行刺,欧阳家必将大乱,为了保险起见,这时候让自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是啊,林公子,我唐云山也很感激你把我未婚妻送回来,这是一百万,拿去花吧。”

这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一名年轻公子哥,扔了一张银行卡在林枫面前,一脸轻蔑的说道。

想必这就是欧阳雪的未婚夫吧。

林枫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站在眼前的这名年轻男子来。

他的年纪在二十岁左右,一身定制的阿玛尼西装,右手腕上一块江诗丹顿,头发梳的锃光瓦亮,面色苍白,一看就是酒色掏空之人,林枫眼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屑。

“伯父,我今天是来救人的,欧阳老爷子的命不止一百万吧?”林枫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唐云山,一脸不屑的说道。


 

第5章 我是来救人的

半个小时之后,劳斯莱斯幻影在江城一栋极其豪华的别墅门前停了下来,车门迅速被打开,欧阳雪拉着林枫不管不顾的朝里面跑去。

“爷爷,雪儿回来了,雪儿回来了……”一路上,所有护卫看见欧阳雪都自动让出一条通道,但当他们看到林枫时,眉头都不禁一皱。

“快去通知唐公子,就说小姐回来了,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一名护卫长模样的中年男子低声对另一名护卫说道,那名护卫点点头,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朝里屋跑去。

在别墅内一个房间里,一名七十多岁的老者躺在病床上,病床旁边围满了欧阳家的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男子大约四五十岁,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马甲,唇上留着淡淡的胡茬,一头黑色短发向后梳的一丝不苟。

此人正是欧阳雪的父亲,欧阳海,他此刻正一脸愁容的看着病床上的老者。

在他旁边站着一名青年男子,正是江城三大家族之一唐家的大公子唐云山,几乎没有人发现,他此刻嘴角边隐隐划过一丝极其诡异的笑容。

“汤医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欧阳老爷子,要什么药材尽管说,就是让我们唐家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唐云山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对汤医生说道,同时转过头看着欧阳海,劝慰道,”海伯父,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小雪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会找回来的,至于欧阳老爷子的病,相信有汤医生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汤医生,你说是吧?”唐云山说着,朝一名秃顶的中年男子递了个眼色。

那名秃顶的中年男子连忙应道:“老夫必当竭尽全力,治好欧阳老先生的玻”

这时候,一个护卫从门外急急忙忙走了出来,大声喊道:“回禀老爷,小姐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欧阳海一怔,眉头一展,连忙说道,“还不快带小姐进来,她爷爷想见她最后一面。”

“小姐她……小姐她还带了一个男的回来……被何护卫挡在门口……”那名护卫嗫嚅着说道。

欧阳雪竟然回来了,那群饭桶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还带了一个男的回来,她这是想给老子戴绿帽子吗?

唐云山越想越气,当即大怒道:“给我走,我倒要看看那男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唐公子,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命令我欧阳家的护卫了!”欧阳海冷冷的说道,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威压,将唐云山笼罩在其中。

“伯父,我只是担心小雪的安危罢了,没有其他意思。”唐云山讪然笑道,额头上冒出一阵冷汗。

“去看看。”欧阳海瞪了一眼唐云山,紧接着大手一挥,众人朝门口走去。

“放我进去,我要看我爷爷。”在病房门口,欧阳雪带着林枫就要往里面硬闯,但是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却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小姐,老爷病重,陌生人不得入内,还请你不要让小的为难。”何豹冷眼看了一眼林枫,淡淡的说道,身形依旧是挡在门口,一动未动。

“下人竟然敢挡小姐的道路,这欧阳家看来是要变天埃”林枫眯着眼睛看着何豹,心中一阵感慨。

“林枫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是外人,我今天偏要带他进去,我看你敢拿我怎么办。”欧阳雪冷声说道。

“小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欧阳家十三血卫听令,拿下这陌生男子,我怀疑他与小姐的绑架案有关。”何豹一声令下,当即十三名护卫迅速朝林枫这边靠拢来。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门内一道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欧阳海带着唐云山等人走了出来。

一看见欧阳海,欧阳雪顿时扑了上去,在其怀中呜呜大哭起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傻孩子,苦了你了。”欧阳海轻轻抚摸欧阳雪头部,同时扭头转向何豹,问道,“何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禀老爷,小姐带了个陌生男人回来,我怀疑他……”

“放屁,林枫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可能会是坏人,父亲,你不要听何豹胡说八道。”欧阳雪从欧阳海怀中挣脱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欧阳海,当然,解毒的事情她并没有讲。

欧阳海脸色一凝,略一沉吟,抬起头来对林枫说道:“这位小兄弟,多谢你今天把小女送回来,但欧阳家今天有点私事,改天必当登门拜谢。”

“哼,这是要送客吗?”林枫冷笑一声,没有说话,继而转向一脸焦急的欧阳雪,换上一副笑脸,示意她不用担心。

这欧阳海送客林枫其实也能理解,欧阳龙天作为欧阳家当家做主之人,这时候如果有外人闯入行刺,欧阳家必将大乱,为了保险起见,这时候让自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是啊,林公子,我唐云山也很感激你把我未婚妻送回来,这是一百万,拿去花吧。”

这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一名年轻公子哥,扔了一张银行卡在林枫面前,一脸轻蔑的说道。

想必这就是欧阳雪的未婚夫吧。

林枫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站在眼前的这名年轻男子来。

他的年纪在二十岁左右,一身定制的阿玛尼西装,右手腕上一块江诗丹顿,头发梳的锃光瓦亮,面色苍白,一看就是酒色掏空之人,林枫眼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屑。

“伯父,我今天是来救人的,欧阳老爷子的命不止一百万吧?”林枫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唐云山,一脸不屑的说道。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