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乾道生活馆 | 我们这个时代,再也不会有属于赫本的那个纪梵希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再见,伟大的纪梵希先生。






文/悠悠酱 

 

1954年派拉蒙电影公司出品的爱情轻喜剧Sabrina(龙凤配获得27届奥斯卡最佳(黑白电影)服装设计奖。

 

这部在时尚史上名垂千史的电影,至今一直是电影和时尚完美结合的一个标杆。



但主演Audrey Hepburn奥黛丽.赫本)当时却并不为电影拿了奥斯卡而感到开心,原因是拿奖的并不是为电影立下不世之功Givenchy(纪梵希),而是戏服设计师Edith Head


  


就因为法国人纪梵希并没有加入好莱坞的服装工会,即便是他为Sabrina(龙凤配)提供的三套Givenchy过去已有的设计成品风头完全压过了电影中Edith Head设计的戏服——这部电影中最精彩的三套服装,都没有Edith Head什么事儿。



但没办法,你一法国人没加入好莱坞的工会,所有一切功劳全部归于Edith Head

 

为此,当时生气的赫本许下了一个一生的承诺:“Each time I’m in a film, Givenchy dresses me。”(以后我演的电影,衣服都由纪梵希来设计)。


 

这个承诺的开始,开启赫本和纪梵希两个人一生友谊的开端也是Sabrina(龙凤配)里的这三套服装。

 

在认识“上帝赐给他”的Audrey Hepburn奥黛丽.赫本)之前,17岁毅然投奔时尚界的纪梵希早就是巴黎最年轻的时装设计师



与纪梵希一起共事的还有当时籍籍无名的皮埃尔·巴尔曼 (Pierre Balmain)以及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以及意大利时尚传奇香奈儿(Chanel)的死对头艾尔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

 

他从众多同行中学习构思,特别是前辈Cristóbal Balenciaga巴黎世家品牌创始人)给了他深刻的启发。



很快到了1952年,纪梵希离开工作过的Robert Piguet出来独立门户创建the House of Givenchy


以模特儿Bettina Graziani命名的同名女衫「Bettina Blouse」,标志性的高领、袖肘多层荷叶边的白色棉布衬衫轰动一时,一举奠定了纪梵希个人品牌"优雅"本色,成为他个人最初最著名的设计单品。



就好像纪梵希在创立品牌时设计的logo 4个G分别代表古典(Genteel)、优雅 (Grace)、愉悦(Gaiety)以及Givenchy那样,在他看来性穿衣以愉悦自我为主“只需要一件雨衣、两件套装、一条裤子,还有一件羊绒衫”就足够时髦

 


1953年的夏天,26岁的纪梵希已经把自己的时装屋开到了罗马苏黎世、布宜诺斯艾利,当时正在为时装发布会焦头烂额的他,意外接到一通电话:“赫本小姐抵达巴黎,希望可以和你会面。

 

纪梵希后来回忆道别人告诉我赫本小姐即将为她的下一部电影挑选戏服,而我则误以为是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 我本人十分欣赏凯瑟琳·赫本,可以为她设计戏服是一件锦上添花的荣誉。



当时令赫本名声大噪的《罗马假日》还尚未上映,所以纪梵希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当我打开了工作室的门,一个年轻的女孩飘然而至,身形纤细高挑,有一双小鹿般的眸子。短发,穿着休闲窄脚裤、白衬衫、平底鞋,水手帽上还系着一条红色的缎带。


我告诉她:”小姐,虽然我十分乐意为你服务,但我的工作室只有有限的几台缝具,而我目前正为新一季的秀展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是无法为你设计戏服。

 

 

赫本没放弃,她邀请纪梵希共进晚餐最终俩人协商好,在上一季设计的时装中挑选。也就是从赫本挑选,并且穿上自己设计服装那瞬间起,纪梵希的视线就再未离开过。



赫本先是选择了一套深灰色的羊毛套装,穿上新套装的小女孩开心极了。她说这正是她的电影角色需要的衣服。同时我惊讶的发现,我的设计在她身上熠熠生辉,如同为她而制。

 

这套服装正是《龙凤配》里女主角Sabrina从巴黎返回纽约长岛,在站台上偶遇暗恋对象时所穿着的,来自Givenchy 1953年的春夏系列

 

剪裁合身的灰羊毛套装双排扣圆领上衣加上合身及膝的裙子,再搭一顶珍珠色头巾帽,迷倒了电影里的花花公子。



赫本选择的第二套衣服是一件无肩带的晚装



这件白底黑花拖地晚装同样来自Givenchy在1953年的春夏系列,白色无肩带连身长裙薄雾般的轻纱从腰身处直泻而下,成为一层可卸式的裙摆,裙身刺绣了黑色丝绒的花卉图饰。


件晚礼服后来成了好莱坞历史上最重要的戏服之一。

 


赫本选中的第三套服装是一件黑色的正装裙。


一字领口,露出V字后背,肩膀上有两只俏皮的蝴蝶结,完全衬托出了她完美的肩线


 


这件来自Givenchy在1953年的春夏系列,带着点芭蕾舞裙味道的圆裙是电影里Sabrina与Linus Larrabee(Humphrey Bogart饰演)约会时穿着的,搭配水晶刺绣的头巾帽。


电影放映后这条裙子就开始流行了起来Givenchy更是将之更名Sabrina露肩

 

 

从此之后一字领也成了赫本最钟爱的款式



纪梵希后来回忆赫本的时候说过在我的生命里有两个时刻不忘的特别经历,能够与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Cristóbal Balenciaga,巴黎世家品牌创始人) 与奥黛丽·赫本这两位才高气清的天才结为朋友。

 

巴伦西亚是纪梵希的精神导师,他甚至将他视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巴伦西亚加即是我的宗教信仰,他和天主同我与共。

 

而他跟赫本,这段初相识的故事,温暖又朴实,像是老天的故意安排,阴差阳错,将送到了纪梵希的身边。

 

 

赫本找到了最能展现出自己优雅特质的服装来源,而纪梵希的设计,只有赫本成为那个最为完美的诠释者。

 

当时的女演员莱斯莉·卡侬(Leslie Caron)他们亲如兄妹,不分彼此赫本更坦言“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他(纪梵希)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正直的一个”。

 


此后,我们在电影中随处可见赫本身着纪梵希的身影

 

1957年电影甜姐儿中赫本身穿纪梵希设计的婚纱。


 


电影《巴黎假期》里赫本身着纪梵希淡绿套装


 

还有穿着自己最爱的粉色纪梵希站在花树下的赫本。



当然最为盛名的1961年《蒂芙尼早餐》中赫本经典的小黑裙造型。

 

 

赫本身着小黑裙,戴着层层叠叠的珍珠项链和大墨镜的形象成为电影史以及时装编年史上必提的一笔。

 

 

关于这条小黑裙的故事有很多,纪梵希设计的原成品与电影奥黛丽·赫本身穿的小黑裙外形大不相同,他的原设计里这条小黑裙的裙身设计上,左侧由脚踝开叉一直深至大腿

 

作家山姆·沃森(Sam Wasson)写的清晨5点的第五大道:赫本、蒂梵尼早餐和现代女性的黎明Fifth Avenue, 5 A.M.: Audrey Hepburn, Breakfast at Tiffany's, and the Dawn of the Modern Woman)一书中探讨和揭秘了这条小黑裙的由来。

 

 

纪梵希跨时代的,表现女性性感的裙侧深开叉的大胆设计,在保守的1960年代初显然不入时宜。


当时的电影审查制度让赫本跟制作方都倍感压力,如果赫本在电影里袒露腿根阔步街头,在那个年代,对赫本的个人形象会是个巨大的打击。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电影里赫本穿的小黑裙其实并不来自于纪梵希的原始设计,但即便是如此,赫本当年许下的承诺依旧不变。


蒂梵尼早餐的演职人员名单上,奥黛丽·赫本的戏服设计师头衔只由纪梵希一人挂名



赫本的女神光辉下,纪梵希成为了当时美国趋之若鹜的当红设计师,这其中包括了肯尼迪总统的夫人

 

后来肯尼迪总统遇刺肯尼迪家族全部身着纪梵希礼服出席葬礼,这是肯尼迪夫人为葬礼专门订购了一套从巴黎空运过来。而据说当时纪梵希工作室里存档了肯尼迪家族所有女性的个人服装样码。


 


还有辛普森夫人,1966年,她穿着纪梵希设计的条纹连衣裙和撞衫的Aileen Plunkett女士在巴黎的派对上交谈,这一幕也成了纪梵希品牌史上重要的一幕。


 

 

在温莎公爵去世后辛普森夫人纪梵希都一直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友人关系。



纪梵希的名人客户有很多,但只有赫本和他保持了相伴终生的友谊这甚至赫本的任何一段婚姻都来得持久。



后人总有争论,赫本和纪梵希究竟是谁成就了谁。

 

但,赫本眼中的纪梵希成就了她的表演:你的衣服给予了我电影角色应有的美感和生命,当我穿上你设计的衣服时,我就能进入角色的生命中。

 

而纪梵希眼里赫本则是,记忆里的奥黛丽,我们俩之间有一种难以言传的黏合剂,她的绝之能总是为我的设计增加了新意与多变,而她的建议往往行之有效。每当脑海中浮现出她的翩翩倩影,我总能挖掘出新鲜的奇思妙想。我们非常喜欢一起共事,那种默契神会的感觉就像伙伴间的嬉戏相合,我们的创意奇想时而碰撞,不断擦出新的火花。


 

60年代,赫本将25件纪梵希为她而作的裙子全部归还于他,纪梵希将这些见证了他们两个天作之合的珍宝搁在博物馆



他们联袂合作出的时尚界最完美的搭档关系持续了四十年,直到1993年赫本因病离世才黯然结束。



1993年,赫本确诊癌症无法医治纪梵希飞到瑞士看她。病床前,赫本留给纪梵希最后的礼物是一件纪梵希大衣,并说:当你觉得孤独,穿上这件大衣,就好像我紧紧拥抱着你


而纪梵希则安排私人飞机送她回瑞典的家,赫本踏入机舱,映入眼帘整个机舱的鲜花,只有他,还始终记得我的喜好,把我当作小女孩来宠


 

一个月后,赫本逝世纪梵希和赫本的两任丈夫及男友一起为抬棺送行,而他是她的唯一遗嘱执行人

 

 

赫本去世后,纪梵希一直保留着赫本试穿衣服的人体模特。


那个没有温度的人形假模特,成了他的精神寄托,提到赫本,他说难以想象她已经离开了我,而我再也不能打电话给她了


终生未婚,很多人猜测过他同赫本之间的关系到底什么?

 

在传记片《纪梵希的时尚王国》中,纪梵希用“love affair”来概括他跟赫本的这段缘分,不仅仅是朋友,也不是情人。

 

已经融入对方生命的感情,可能因为太过珍贵,反而从不越界,保留住那份对彼此最完美的温柔。


 


塞林格爱是想要碰触却又收回的手,现在,他们可以在天堂握住彼此的手了。


再见,伟大的纪梵希先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自吃土少女风格纪,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一站式金融平台旗下的一站式金融公众号

乾道集团 产融结合 

立足中国 放眼世界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