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跟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可以做羞羞的事情!

闻香识女2018-04-15 19:56:51

“少爷,该起来干活了,再不起来的话,晚饭可是没有你的份了!

“该死的! ”躺在床上的方龙拳头紧紧地握了一下,随即又无奈地放开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天了,他也渐渐适应了如今的身份。作为华夏飞豹特战队的一员,方龙在执行一次秘密斩首任务的时候,突破重重阻拦,出色地在没有引起敌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便斩杀掉了对方首领。

当然,这也是自然的事情,毕竟他是唯一执行了数十次最难的S级任务,并且从未失手的王牌战王。

不过,那次却发生了意外。

队友在撤退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了机关,方龙为掩护他们撤退,虽然凭一己之力让队友成功脱逃,但自己却不幸被流弹击中,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之时,已经是这般光景了: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叫龙炎帝国的地方,而且还是此国称霸一方的镇东侯第十三子。

调取了一下此人的记忆,方龙不由一阵苦笑。

除了名字和自己一样以外,此人身上也没有多少值得他高兴的地方了。

此人记忆之中,唯一美好的时光都定格在了三岁之前。那时候,他的母亲还在,而他整日也是无忧无虑地嬉戏玩耍。许是年龄太小的原因,细节已经记不大清楚了,而这过于模糊的记忆,已经是随后无数个冰冷寒夜里,支撑他活下来的唯一念想了。

不过方龙的前世,却是连这样温馨的记忆也是没有的。从记事开始,自己便是孤儿了,记忆之中是无尽的训练和任务,每次和队友的嬉闹,也无非是故作欢颜而已。他渴望亲情,渴望母爱,可这两世为人唯一的亲情与母爱,竟都定格在了三岁之前,模糊不已。

从记忆中他得知,自己出生低微,不过是镇东侯某夜宿醉后和一丫鬟缠绵所生。而方龙的母亲,却是在他三岁那年,离奇身故。

那天便是他噩梦的开端,而关于那天的记忆,也是断断续续。无数个夜晚醒来之时,他的眼角都是湿润的。

虽然是穿越而来,但方龙还是感觉到了这身躯前主人对母亲的那份依恋之情,以及对“那人”的无限憎恨。对此,方龙也有着说不出来的情愫,那多少次的绝望和对母亲的依恋竟如此真实,以至于他内心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母亲……”方龙情不自禁低喃道,此时他觉得,记忆中那个曼妙的身影,真的是他的母亲!

错觉?不,不会是错觉!虽然这是两个世界,但想到连穿越这种离奇的事情都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有些事情即便再不可思议,又能算的了什么?

多年的灵敏直觉告诉方龙,这一切的背后,一定有一个超出了他想象力的真相。只是如今自己实力过于低微,触摸不到而已。

府中对他母亲的死因讳莫如深,不过他从那天起,却得到了一个“扫把星”的称号。随着年龄的增长,方龙渐渐也是了解到一些事情,传闻从他被怀起开始,府中便一连发生了诸多晦气的事情,而他母亲据说也是被他克死的。

镇东侯对他也不甚喜欢,而自从他母亲死后,更是把他交由下人照看,一切待遇从简,在五岁之后,竟是什么都不管了。春去秋来,年复一年砍材干活不止,莫说是别人,连方龙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下人了。

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少爷成了低微的下人,虽说一开始下人们也是不习惯,不过时间久了,倒也都对他颐指气使起来,毕竟侯府中能被欺凌而不受处罚的少爷,也只有这一个而已。下人们若是在上面受了气,倒是经常来欺负这位”少爷”,以寻求某种快感的。

而方龙渐渐也是知道为何镇东侯会如此讨厌自己了,直到今天,他也是没有成为一个正真的武徒,就连侯府之中最弱的仆人都打不过。若是自己顶着侯府少爷的名号出去,那可真是镇东侯的耻辱了。

像镇东侯那样要面子的人,这肯定是无法容忍的事情。看来他定然是发现了什么,否则自己那么年幼,他如何确定自己以后功力无法寸进的?

虽说是如此,但是想必自己十八年都无法进阶一星武徒,也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吧。

在人人习武的龙炎帝国,这简直不是用”废物”两字就能形容得了的,要知道侯府中最寻常的仆人,也起码都是三星武徒了,一般人虽然还达不到这个标准,可在成年之前能够成为一星武徒,几乎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废物,你还在想什么,还不快滚去干活,叫了你一声少爷,你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刚才叫他出去干活的小厮,见他这么长时间都没出来,立刻又退了回来,往地上大吐一口痰高声怒斥道。

方龙回想起,此人名叫尤盘,只是府中一个专门劈柴的下等仆人而已,如今不知道在哪受了气,却跑到自己面前来撒。

“废物?”方龙嘴角略为一抬,闪过几丝狠辣的笑容:“似你这种低贱的仆人,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了,我可以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不过你若是不懂得珍惜机会的话……”说到这,方龙突然话语一顿,停下了话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便让他后悔做人!

这是方龙的座右铭,既然自己已经是这个身躯的新主人了,便不可能再像以前一般忍辱偷生了。

“落了个水,倒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过你以为说两句狠话,自己的实力就能狠起来了?虽然我来侯府也没几年,不过你那贱人母亲为了上位而爬到侯爷床上的事情,侯府中有谁不知?贱人就是贱人,即便有了侯爷高贵的血脉,生下来的儿子也终究是个废物!一个贱,一个废,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么厚的脸皮,才能一直赖在侯府的,不过你再怎么嘴硬,十日之后也是要滚出侯府去要饭了,哈哈哈……”自己已经是三星武徒了,而这废物连武徒都还不是,尤盘嘴巴上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的,况且十日之后的大比,方龙定是要被逐出府外的,到时候凭他的实力,除了要饭还能干什么?

都怪这方龙昨日失足落水,柴火也是没砍齐,害的自己在上面吃了挂落。如今受了惩罚,屁股都快被打开花了,若不休息个十天八天,怕是难以恢复到三星武徒的水准了。这样下去,十天之后的大比,自己岂不是也很难过关了吗?

想到这,他又向着方龙投过去一个仇恨的眼神。不过他却是没有自己反省一下,若非是他这么久以来,一直欺压方龙,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做,自己怎么会砍材手法生疏,连这一天的定量都砍不齐的?

方龙此时却是大笑了起来,那笑声让尤盘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你笑什么?”尤盘顿时怒不可遏。

“你本可以避免接下来的悲惨遭遇,不过由于你的愚蠢,却是错失了这次机会。很好,你已经成功地激怒了我,那么接下来,便怪不得我了!”方龙此时脸上冷笑连连,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

此人若光是说自己,方龙倒也没那么怒。而他现在竟这如此说自己这两世唯一有记忆的母亲,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那温婉如玉的身影,想到自己心底突然生起来的那份异样情愫,方龙不禁手又紧了紧。自己这身体既然是她孕育出来的,那么便不能容忍这杂碎如此玷污她!

方龙如今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些了解,即便一星武徒的拳力,也是比前世职业拳手强上一些的,不过在战斗经验上却是要差了些。凭自己华夏战王的战斗经验和技巧,对付他问题也不大。何况他如今还受了伤,能发挥出来一半就不错了。

一巧破千斤,这低微的仆人,想必根本就不懂吧。如今也顺便教教他,什么叫做尊卑有序!

以前在方龙眼里尤盘那些深不可测的招式,在如今看来竟是处处破绽!这也难怪,战王和战渣的差距,可不是一道鸿沟那么窄的。

“你找死!”尤盘此时青筋直露,这个该死的废物,真把自己当少爷了不成?还是掉水里把脑袋给呛坏了?看来这下有必要给他一个沉重的教训了!一边吼着,一拳顿时轰了过来,那速度之快,果然比之地球上的职业拳手,也不逞多让。

不过方龙此时面色却是十分沉着,略是往旁边一闪,瞬时落在了他的背后,一脚踢出。

尤盘没想到一下击了个空,本就是一个踉跄,后面突然又中了一脚,使得头重重碰到了墙上,顿时头破血流起来。

“废物终究是废物,无论有多么强的境界,也只是个废物而已”方龙眼见尤盘撞到墙上倒了下去,立时一脚踩在了他脸上,满脸不屑。

“你……你想怎么样?”尤盘此时大为惊慌,这个废物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刚才那闪避的动作,自己连看也是没有看清!这怎么可能!

“我想怎么样?”方龙嘴角略为抬了一丝,用脚底拍了拍尤盘那满脸血迹的脸蛋,随即一脚踢出。

只听得一声猛烈的撞击,尤盘重重地撞在了墙上,又滚落了下来。

“我这个人不喜欢欠账,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账,刚才不过是利息而已,如今我要收回本钱了!”说完,又是怒狠狠的一脚准备踢出。

“别,少爷,少爷饶命啊!”方盘的脸由于极度惊吓,此时变得扭曲了起来。

虽然府中并未承认他是少爷,不过他和侯爷的血缘可是改不了的啊!即便真杀了自己,想必最多也就是对他略加惩处而已。不对,或许连惩处都没有,自己可真是白死了!

想到这,尤盘连忙又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刚才满脸是血的头颅,如今更是连模样都辨认不出来了。

“放过你?”方龙此时心下觉得好笑,此身体的原主人眼中,那么不可一世,那么无法招惹的尤盘,如今看来却是如同花架子一般,跪在自己面前连头也不敢抬了。如果他能亲眼看到的话,真不知道做何感想了。

想到这,方龙又是一脚踢出,此时却是收了几分力道,那尤盘痛苦地哼了一声,也是没有倒下去,不过也是没敢起来,方龙的速度和狠辣已经给他留下了阴影,他自问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少爷饶命啊,我愿意为少爷做牛做马,从此忠心耿耿服侍少爷。”

想是他一直在侯府最底层的原因,倒也十分光棍,立刻就投降献诚了。

“我要一个废物何用?这侯府中,最不缺的恐怕就是废物了吧。”方龙淡淡地说道,眼神中冒出了几丝阴狠。

那尤盘刚抬起头来看着方龙,却是立刻看到了他的眼神,不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起来。

这少爷,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强了,想到过去对他的种种欺凌,尤盘顿时瑟瑟发抖起来,看来,这一关怕是很难过了。

“少…少爷饶命!”尤盘心中一紧,立时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了脑门前。

“这是?”方龙的腿立时悬在了半空,随后缓缓放了下去

只见一个翠绿色的玉佩,此时正被尤盘捧在手中,玉佩十分普通的样子,不过此刻方龙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连忙拿起了这玉佩,仔细打量了起来。

果然,此玉佩正是他穿越以前一直随身佩戴之物,连里面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红色血丝也是一模一样。

翻过玉佩,方龙更是确定了这个想法,只见背面一个苍劲有力的”龙”字赫然嵌在其中。

玉佩样子平平,方龙之所以一直随身携带,却只是一阵莫名的情愫而已。

方龙清清楚楚记得,当时在地面上一堆杂货里面,这玉佩里面也并不出奇,而他却鬼使神差地看上了它。

那卖玉佩的老板见他爱不释手的样子,非要说这是什么精品,价格不菲,后来砍了好久价,才花了十块钱买了下来。

那时候十块钱也是不少的,起码能美美吃上两顿饭了。而且那老板卖出玉佩之后,也是一脸窃喜的样子。

不过方龙倒是觉得无所谓,若是喜欢的话,再普通也没有关系的。拿回去之后,他更是对这玉佩爱不释手,没事就拿出来把玩一番,对它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以华夏战王的感观,更加不可能认错的!

可明明只是魂魄穿越过来了,为何这玉佩会在这里,难道它和穿越有某种关联?方龙心里有了几分猜想,脸色开始阴晴不定起来。

“这东西是从哪来的?”方龙笑了笑,向尤盘问道。

眼见他笑了起来,尤盘吓得更厉害了,满头冷汗,支支吾吾地说道:”昨日……昨日少爷从水中…被救起来,小的…小的见少爷身上有这玉佩…害怕摔碎了,便想帮少爷保管一下,等…等少爷醒来以后再还给少爷。”一边说着,腿一边不停地抖动,竟是跪也跪不稳了。

“是吗?”方龙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并没有多余的话语。

尤盘眼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却像是看到了地狱的魔鬼一般,!比魔鬼还要可怕!

“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小的被猪油蒙了心啊,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一边说着,一边磕头如捣蒜,地板随着他头的不断撞击,也是震动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眼见他磕头磕得差不多了,方龙才淡淡说道:”起来吧,如今先留你一条狗命,待你不听话之时我再取吧。”

尤盘听完如临大赦,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下去。一松之下,身体便不听使唤地倒了下来,只觉漫天星星在眼前闪烁,耳朵也是鸣叫了起来。

突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刻又跪了起来,一连磕了三个响头,恭声说道:”小的谢谢少爷饶命之恩,谢谢少爷饶命之恩。”说罢,才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那表情却是要多恭敬有多恭敬了。

眼见他如此,方龙也是没有多说话,便把玉佩挂在了胸前。

随着玉佩挂到胸前,一股暖流瞬时流遍了方龙全身,如同在滋润着他的身体一般,使得他周身上下十分舒服。

“你出去,把门带上,别让人打扰到我!”方龙突然对尤盘说道,那口气犹如天生的上位者一般。

尤盘一愣 ,立时躬身应了一声,退出门去,守在了门口。

见他关上了门,方龙顿时盘坐于地上,闭上了眼睛。以前世特种战王的敏锐观感来看,此时他的身体正发生着某种微妙的变化。

原来在丹田之处郁结的阴障之气,随着这暖流的涌入,顿时变得若有若无起来,不多一会,便被完全冲散开来,而长期徘徊于阴障气流外的内力,顿时涌入了丹田之中,使得丹田变得明亮了起来。

随着暖流和内力的不断涌入,丹田也是渐渐坚固,方龙并未有多余的动作,而是运起了丹田之气,使之滋润着全身。

武徒二星!

只觉得全身突然充满了无穷的力气,方龙突然睁开了眼睛,仔细打量着身上的变化,现在双手似乎也坚固了不少的样子。

“果然,此人之所以一直无法进阶武徒,只是因为这一层阴障之气而已,不过也是够废的了,这么多年的修炼,才集聚了堪堪进阶二星武徒的内力”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方龙相信,如今再和尤盘过次招,不用闪到此人背后,即便是正面迎战,尤盘也不可能有半分胜算。

华夏特种战王的作战技巧,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招架得住的!

随即方龙拳头一挥。

果然,随着他一拳挥出,四周的空气立时呼啸而过,作战技巧与修为境界的结合,堪称完美!

方龙不由满意地望着自己的双手,如此看来,在这世界立足,也是有几分资本了。

突然,方龙一阵惊骇,他连忙脱掉了衣服,只见身体上有无数伤疤,右胸口那个个土字形的的伤痕勾起了他阵阵回忆。

那是在伊拉克北部执行一次人质解救任务留下的,那一次,他连续作战7天7夜,了结了数十个精英恐怖分子才顺利完成任务,而身体上却是留下了这几道疤痕。

至于右手虎口这道疤痕,那是在亚马逊的一次任务中留下的。

而左胸口,右侧大腿,左膝盖……

每一处都是他的军功章,每一处都有他前世战斗的记忆。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非是如今的相貌和年龄完全不同,他真以为自己连着整个身体都穿越过来了。

随着他仔细调取起这新身体的记忆,这一处处的疤痕,又有了新的来源:土字形的伤疤,是十岁那年,被几个下人用刀偷袭的,而右手虎口上的伤疤,却是他十二岁那年上山砍材,无意中被自己的柴刀所伤的,那次他右手整整两个星期,连筷子都是没法拿动的......

而随着记忆不断涌出,一个美丽的倩影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那是怎样温婉的笑容,好似一股春风一般,融化了方龙的心灵。

“母亲....”方龙不由痴了,这似乎真的是他的母亲一般,那种心灵之间的感应,从心底最深处发出的悸动,是不会错的!

那倩影抚摸着他的头,一脸笑意,嘴里说着什么,整个笑容都洋溢着宠溺。

突然,另一女人的面孔出现了,虽然她长得并不丑,甚至还有几分妖娆,但是方龙却是感觉到了极度的厌恶之感,还有几分恐惧之情。那女人越靠越近,满脸的狰狞,嘴里念叨着什么,眼看就要靠近母亲了。

顿时,方龙顿时头疼欲裂了起来,而记忆就此中断。于是他连忙停止了回忆,那头痛之感也就此消失。

随着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在了地上,过了许久,方龙才从那恐惧的情绪之中缓了过来,

想到他脱口而出的“母亲”,和那让人恐惧的场景。方龙不觉握紧了双拳,如今这记忆片段也是更加清晰了些,想必这就是神秘玉佩的功劳了。

想要把这消失的记忆补全,大夫人应该是个关键。不过以如今自己低微的实力,根本没有半分让她说出事实真相的可能。能够自保,已经是母亲保佑的结果了,还能更奢求些什么?

若是自己能有镇东侯那般的武宗实力,这一切自然算不得什么了。

武宗?那是多么遥远的存在,要知道以方龙所知,即便是金羽城所在的烛龙州上亿人口加起来,武宗也超不过三人的。饶是方龙自信无比,如今心中也是没有底的。

那让方龙心有余悸的恶女人,正是掌控着整个侯府内廷的大夫人—乐婉仪了。从记忆中来看,方龙母亲的死,她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

方龙眼神复杂地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这玉佩应该也是这一切的另一个关键,不过如今它却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成了一个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玉佩了。不过它既然能够第一次产生元气,那么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只是自己还未发现它的使用方法而已。

若是发现了,想必武宗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存在了,或许此生还是有那么一两丝机会的。不过眼下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此事关乎着他在侯府的未来,如果能够有所建树,甚至大闪光芒的话,那么无疑对他的实力增长,是一条通天捷径。

这件事情便是侯府大比了,距离这这三年一次的大比还有十天,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抓住这次机会才行。

镇东侯是军人,侯府尚武,故而府中每三举办一次大比,府内达到十八岁的下人护卫甚至家族子弟,以及在历次大比中没有进过前十的都是必须参加的。

大比中的最后一百名都会被立即扫地出门,而且若是不能进入前一百名,也都会有一定的惩罚,就连他的亲生子女也不能例外。

而若是进入前十的话,还能有额外的好处,似方龙这般有名无实的少爷,便能立刻被内院所接纳,从而被家族正式承认。而到时的话,指点自己的人的境界便会有了质的飞跃,从而使得自己少走不少弯路的。

不过整个侯府适龄人员,有七八百之多,高手如林,即便是历届的前十都不用参加,能进入前一百也是极为不易的。

镇东侯坚信适者生存的法则,这也是侯府里面的下人,最低也是三星武徒的原因了。

一边想着,方龙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

“少爷,您出来了”那尤盘此时站立在了门口,态度十分恭敬。

“嗯,你的头是怎么回事,去找个东西擦一擦”方龙突然说道。

那尤盘又是一愣,不过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小的今天太倒霉了,走路连摔了几次,连头都磕破了,,下次小的走路一定小心,谢谢少爷的关心。”

“下次注意点”方龙漫不经心地说道,仿佛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似的。

“是,少爷。”尤盘连忙从袖子中拿出了一块布巾擦拭起来。

随即,他像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又是大变了起来。

不可能,明明刚才还是没有进阶武徒的,少爷怎么会突然成了二星武徒!

这个少爷,今天给他的”惊喜”也是太多了点,他立时又仔细地感受了一下。

果然是二星武徒,尤盘心下大为骇然,不觉头埋得更低了,少爷不用内力便能击败他,若是用上了……

在这位少爷面前,姿态还是放低一点的好。

看着他震惊的表情,方龙心下大为满意起来,刚才那二星武徒之气,是他故意放出的,不然的话,凭方盘那三脚猫似的境界,怎能看得出?

“走吧,如今我也是有点饿了。”

“少爷,我去给您拿来就是了,您犯不着亲自去的!”尤盘一脸讨好的笑容,对方龙说道。

“怎么的,我去哪儿还要听你的指挥不成?”方龙脸上闪过几丝不悦。

尤盘顿时满脸大汗起来,连忙又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不,少爷您说去哪便去哪,小的怎敢指挥少爷您啊”

说完以后,见方龙没有任何表示,尤盘便是躬身带起路起来。

走到一小池塘旁边,尤盘突然停了下来:”少爷,前面大夫人来了,咱们还是绕着点吧。”

“大夫人?”方龙此时回想起来了,自己昨日落水,和她也是有几分关系的,加之刚才的回忆,倒真想会会她了。

而且如今,方龙心中还有几分猜想需要证实的。

“少爷,咱们走吧,大夫人那可不是如今您能招架的人物啊!”见方龙一动不动,尤盘不由大为着急起来。

“既然不走,就不用走了”随着这个声音,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只见此人穿着一件淡红色的镂花绸衫,外披一条貂皮披风,连头上的簪子也是价值不菲的样子,正是乐婉仪到来了。

未完,阅读更多精彩后续,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