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张柏芝巴黎订婚,谢霆锋冷嘲热讽说了九个字,遭网友怒怼!

如玉小说城2018-04-15 19:56:42

  “金老板,你女儿又黑又瘦,高二就怀孕打胎,闹得全校皆知还被学生家长联名要求学校开除了,这质量……啧,五万块不能再多!”


  “误传,都是误传!凌大师您看看,我这儿有处女鉴定书!刚刚满十八岁,绝对值能二十万!”


  “六万!”


  “至少八万!”


  “好吧,八万就八万吧,微信转账。”


  于是,江梦娴就这么被她的亲爹金凯以八万块的价格卖给了凌云,因为凌云算了金凯企业濒临破产是因为江梦娴的命格太硬,克了金家气运,虽然她出生就没见过亲爹,正巧凌云知道一个老光棍大概能镇住她的霉运,索性做个中间人撮合一下。


  凌云看起来很年轻,斯斯文文的,可是在帝都上流社会,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威望,被捧为‘帝都第一玄学大师’,他就算说屎是香的,也无人质疑。


  江梦娴拎着一个脏兮兮的旧皮箱,穿着旧旧的连衣裙,孤独地站在一边垂着头,黑黑瘦瘦的小脸布满迷茫,空洞的双眸似乎被抽走了所有生气,只能探寻到一团死气沉沉,手里攥着的一纸能证明她清白的‘处女鉴定书’,整个人空洞、麻木。


  她靠着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城南一中,免费食宿衣食无忧、还能拿最高的奖学金,如果能顺顺利利地考上全国最好的帝都大学,她就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怀孕堕胎传言,让她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学业、未来和爱情……


  金凯走得急匆匆,都没看江梦娴一眼,只希望她这瘟神走得越远越好,不要祸害他的家产。


  他走后,江梦娴低着头,拎着自己的行李背着一个旧书包跟着凌云出了咖啡厅的玻璃门。


  在桥洞里穷得吃土的时候,她爹从天而降来接她,先是送到医院做了鉴定,再转送宾馆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送到凌云这儿来了,大半天水米不粘牙,她肚子饿得咕咕叫。


  正是九月末的午后,太阳猛烈,江梦娴垂着头站在阳光里,整个人晒得焦黄焦黄的,凌云西装革履,跟她处于两个画风,他撑开一把娇气的小黑伞给自己遮阳,一边打电话。


  “喂?老家伙,路上呢?你老婆我接到了,给你十分钟,赶不过来的话,你老婆我就送别家了。”


  一直没说话的江梦娴竖起了耳朵。


  这是在跟她未来的老公说话?


  据说她老公命硬,家人都克死完了,谁沾上谁倒霉,正好和出生克死妈、十岁克死亲姥姥、十八岁克得从未见过面的亲爹差点破产的她互补。


  他俩结合正好互相伤害、造福社会。


  江梦娴无力地想象了一下未来老公的模样,地中海、蒜头鼻、肥头大耳,要是再有个标配啤酒肚就完美了,听口气,好像年纪还有点大,40?太年轻,至少50起底。


  简短说了两句之后,凌云挂了电话,终于想起江梦娴是个活人,开口跟对她说了第一句话:


  “你老公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长得不错,还是个处男。”


  又叮嘱她:“待会记得乖一点,主动叫老公。”


  江梦娴一双大却空洞的眼无辜地看着他,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老公可能不只地中海啤酒肚这么简单,有可能还半身不遂、性无能……


  只要有口饭吃最好是能让她继续上学,啤酒肚就啤酒肚,性无能最好,可就怕生理不行心理变态!


  热得冒汗的她,忽然浑身一凉,打了个哆嗦。


  一个哆嗦才刚打完,一辆车身光滑如镜面的迈巴赫跑车以一百码的速度开来,并且急刹在了他们面前的停车位上。


  凌云打着伞向前走了一步,江梦娴猜那是她未来老公的车,也打起精神去看。


  这日头像从天而降的金光,将整个世界装点得亮光闪烁,迈巴赫豪车的车窗全黑,她使劲儿垫脚也看不见里面的人,驾驶室车门最先打开,一条硕长的大腿伸了出来,一双黑色冷峻皮鞋稳稳地落在地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江梦娴顺着那大长腿往上看,见那男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微微古铜色的皮肤,五官端正,就是左眉似乎有一点疤痕,却为整张脸平添了几分男子气息。


  这是她那个年纪有点……大的老公?


  在江梦娴看来,这简直惊为天人,好帅好酷!


  老公如此完美,更让她心里平添了几分惊恐——他不是啤酒肚也不是地中海,那一定是有特殊的原因才没结婚,比如心理变态,而且很变态!颜值越高,心里越变态!


  江梦娴吓得腿肚子软了,觉得自己应该乖一点、主动一点,免得以后去了老公家里受苦,于是,她鼓起勇气,上前两步,主动开口:“老——”


  ‘公’字还没出口,她‘老公’冷峻地一转身,恭敬地打开了迈巴赫的后座车门,从后座里,又出来一条比她老公那条大长腿更修长的西装裤大长腿。


  一个穿着雪白衬衫男人下了车,薄薄一层夏衣盖不住他比例完美的健美身躯,清风朗月般地站着,宛若一个行走的衣服架子,碎发看似凌乱却非常有型,发尖垂下两丝在宽广俊气的额头上,乌黑发丝在日光下有微光反射,那俊美的五官透着别样的俊气,连墨镜都没法掩盖。


  他背对着万里金光行来,仿佛带着光圈的神人,让江梦娴惊艳得连她老公都忘记喊,就这么看着那个人,见他缓缓摘下墨镜,一双深邃的眼落入江梦娴的瞳孔之中。


  那人一双眼从上打量到了下地打量着江梦娴,打量了好几遍,第一遍似乎有丝嫌弃,剑眉微微地蹙了一下,看第二遍,似乎是说服了自己,硬生生地把那点嫌弃压下去了,看第三遍的时候,眉头终于放松了,眼里现出几丝喜欢。


  他大步走向江梦娴,裹着一阵冷厉的风吹来,眼看着江梦娴,手却忽然伸出,抢了凌云的黑色遮阳伞,撑在江梦娴的头上,替她遮住了烈日,送来了几分阴凉。


  他一记冷冷的眼风扔向了凌云,终于开口:


  “你晒着我老婆了!”


  那声音冷峻、神秘,又优雅醇厚,说不出的好听,听得江梦娴都醉了。


  而那个她初认为是老公的西装男人,正以十分恭敬的姿态站在一边。


  所以,眼前这个跟电视里秀场上的模特比都不遑多让的男人才是她的老公?


  不是地中海、啤酒肚、蒜头鼻?也没有肥头大耳?


  江梦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男人,慌乱地朝凌云看了看。


  凌云被抢了伞,换做他被晒得焦黄焦黄的,他淡定摸汗,点头:“嗯,这就是你老公,快叫声‘老公’。”


  江梦娴还是惊恐地看着那个男人。


  她以为自己的老公能四肢健全年龄差不多就已经是最好的了,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完美,完美得让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舌头都打结了,捋半天也没捋出那两个字来。


  她的王子老公也不逼她,一手替她撑着伞,一边和那个凌云说话。


  他们说的什么话江梦娴完全没听进去,脑子里就一个想法:


  不对劲儿!太不对劲儿了!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没老婆,还是处男?


  一定是因为有什么隐疾,比如性无能加变态,而且还是超级变态!


  江梦娴吓得又打了个哆嗦。


  耳边传来凌云的声音:“这是你们的缘分,她正好撞我手里,你正好缺个女人,背景比较简单,是个小老板的私生女。”


  王子老公依旧在打量江梦娴,点头:“嗯。”娶这么一个毫无威胁的女人,至少不会像以前那个一样,差点死得不明不白,虽然黑瘦黑瘦的,但是五官很突出,好好地打扮打扮保养保养肯定好看。


  凌云十分自得:“和你八字比较和,而且这面相万里挑一,好好养几天绝对是个大美人,一千万买下来绝对是赚了!”


  江梦娴目瞪口呆:“……”


  两人叙旧半天,江梦娴紧张无比地坐上迈巴赫跟着她老公走了。


  此时,她脑子依旧一片空白,还没从自己身价一千万和老公是个王子的震惊中回神。


  她还偷偷地朝车里看了看,确定车里没有她想象中的地中海蒜头鼻。


  王子老公坐她身边,对车窗外凌云说:“晚上收摊儿了一起吃饭。”


  车子启动,速度不快,后座和驾驶室之间的挡板自动升起,车窗全黑,隔出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私密空间来,刚才还道貌盎然的王子老公一上车就对江梦娴动手动脚。


  一双修长白皙的大手毫无预兆就伸向了她的衣领,江梦娴来之前被金凯送到宾馆洗过澡了,她还穿了自己最好的一件衣服过来,粉红色的过膝短裙配上她晒得焦黑的皮肤显得人更黑了,尺寸搭配不上,腰身还松松垮垮,这是她花了三十块的巨款从她同学那儿淘来的旧衣服,还是名牌来着!


  他十分嫌弃地撕了她的一身粉红色连衣裙,露出她那件穿得起球发白的文胸,就更嫌弃了。


  “穿的什么玩意!”


  江梦娴缩在她身下,香肩瑟瑟发抖,她浑身其实雪白如玉,只是脸蛋因为流浪而晒得又黑,她又惊又怕,生怕这个男人是个变态,脑子里警铃大作,忽然就撑开了王子老公压下来的躯体。


  “咱们什么时候领证?户口本和身份证我都带了……”


  她心里虚,领个证至少能让心里有个底。


  他的王子老公没回答他,直接对开车的那个黑西装男人说:“黑八,去民政局。”


  车子改道,直奔民政局。


  车子颠簸,王子老公依旧是对江梦娴动手动脚的,还到处乱摸。


  他抚摸着那张晒得黝黑黝黑的小脸,黑眼圈很浓重,头发像狗啃似的凌乱,还面黄肌瘦的,可是五官长得很标志,双眼皮大眼睛,樱桃小嘴俏鼻梁,睫毛很长很乌黑,瓜子脸美人尖,冰肌玉骨天生丽质。


  可现在的她就像只干瘪的小鸡!


  他不信什么八字不八字,但是这么个毫无来头的小尤物养在身边不会让人起疑心,也挺好玩的。


  车很快就停在了民政局,江梦娴整理好了衣服跟在她老公身后,确认了是民政局才敢进。


  她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她妈二十年前进城打工两年,就花枝招展地回村了,据说是在外当了煤老板的小三,并且生了个父不详的她,自己死在了手术台上。


  她被舅舅家收养,养到十五岁就被赶出来了,户口是上在外公家里的,户口本上外公外婆都不在了,就剩下孤零零的她一个。


  她老公面子似乎很大,进民政局之前,黑八已经清场完毕,民政局大厅只剩下工作人员,热情如火地接待了他们。


  填表、照相、领证,她一气呵成地领到了结婚证,拿到那个红本本的时候,江梦娴偷看了一眼她老公的名字:连羲皖。


  连羲皖,31岁,也不是很老,就大她13岁而已,她还能接受。


  没有婚礼,没有祝福,没有亲友,她就这么结婚了,揣着还滚烫的红本本,她连续好了好几遍,的确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照片,她的老公玉树临风地站在她身边,帅得不像话。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结了一个假婚,忙不迭地掐了一把大腿,有点疼。


  连羲皖说:“我的工作不方便我结婚,先隐着。”


  江梦娴点点头,要是有口饭吃最好能继续上学,她别无所求。


  两人重新坐上了车,车上已经多了一盒热乎的安全套。


  车门一关,连羲皖又开始对江梦娴动手动脚,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居然就是在车上,而且驾驶室还有另外的人,紧张得浑身紧绷。


  连羲皖果然是个变态!


  连羲皖上身衣冠楚楚,下身不可描述,他以前有过两任女友,一个失忆,一个车祸差点死了,他莫名被扣上了克妻的帽子,更兼他表面的身份是个公众人物,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放大,他的一条狗得皮肤病秃毛之后,都硬生生地被媒体说成是他克的……


  他对于女色无感,可已经领证的女人不睡白不睡,他总不能让这么个小尤物守活寡。


  他带上作案工具,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腕,一本正经:“小鸡儿,做好心理准备,我没什么经验。”


  江梦娴不知道那一声小鸡儿从何而起,但她很紧张,脑子一片空白。


  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凌云‘滋溜’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喂?老家伙,我铺子收摊了,在哪儿吃饭?秦扇那家伙来不来?”


  被徒然打断的连羲皖大骂:“老子正办正事,吃你大爷!”


  凌云哈哈大笑:“老地方,我等你!”


  挂了电话,连羲皖撤了作案工具提了裤子又衣冠楚楚地坐回去了,江梦娴肚子饿得咕咕叫,浑身软绵绵的,也不知道饿多久了,他都下不去手,先带她顿饱饭再说,反正该睡的她也逃不了。


  车子进了美食街,进了某高档美食连锁餐厅。


  餐厅包房里,江梦娴狼吞虎咽地吃着菜,凌云和连羲皖勾肩搭背地说话。


  凌云拍拍连羲皖的肩膀,“老光棍,我总算把你嫁出去了!我想一个词来形容形容你,嗯,‘老来得妻’,怎么样,哈哈哈哈——”


  连羲皖不理会凌云的调侃,叼着烟,摸摸江梦娴那狗啃一样的头发,满脸宠爱。


  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的,对面是个凝重的男音:


  “老家伙,欧美这边出事了……”


  挂了电话,连羲皖一脸阴霾,凌云也收敛了嬉皮笑脸的外表:“怎么了?”


  连羲皖语气沉重:“欧美那边出了点事情,我必须马上赶过去,黑八,联系专机。”


  黑八忙转身出去打了电话准备了专机,回来立马问:“夫人呢?”


  江梦娴也紧张起来了,她现在该上高三了,如果被弄到欧美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一定赶不上帝都大学招生了!


  连羲皖也很惋惜,他还没有尝到这小尤物的味道,走了可惜,可如果带到欧美去,他就更没时间了,而且那边也很危险。


  “现在去机场,需要多久?”他觉得,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应该来得及。


  黑八查了路况之后,一本正经回答:“机场高速路况很好,这里过去最多20分钟。”


  回答完毕,他不忘加一句:


  “20分钟,您够用吗……”


  够用吗?


  用吗?


  吗?


  江梦娴听着那句话在耳边环绕,秒懂脸红……


  连羲皖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20分钟,还真是不够。”


  最后他还是决定先去处理事情,老婆已经娶了,总不能逃了,来日方长,但是欧洲的事情却不能耽误了,他叮嘱了凌云和黑八一些事情之后,摸摸江梦娴那狗啃一样的头发,就急匆匆地走了,留下还端着饭碗一脸懵逼的江梦娴。


  送走连羲皖之后,黑八开车把江梦娴送到了帝都最顶级富人别墅区——尚品帝宫。


  尚品帝宫地处帝都市中心,寸土寸金,尚品帝宫更是附近最好的楼盘,只有10栋房产,每栋都自带宽大的花园和车库,甚至还有水池假山,市价数亿,业主来头非凡。


  江梦娴站在那高大华丽宛若欧洲古堡的别墅前,再一次目瞪口呆。


  黑八:“小区的房子都是boss自己的公司盖的,他自己留了两套,这是8号,你住不惯8号,可以住1号的四合院,对门就是古代的皇宫,没事可以进去转转。”


  “boss的信用卡副卡,无限透支,这还有一张银行卡,有大概七八百万,boss回来之前用完。”


  除了目瞪口呆,江梦娴找不出其他的表情,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大不相同……


  一年之后。


  金秋九月,帝都大学大一新生报到时间。


  帝都大学是全华国最顶尖的大学,培养了无数精英,遍及华国各行各业甚至全世界,能考进帝都大学的都是成绩逆天的佼佼者,几乎都是华国各省市的高考状元。


  考入帝都大学是江梦娴人生的目标,只要能考入帝都大学,她的人生将会因此改变,这也是她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就在高考最重要的一年,她被学校开除了,没有学校愿意要她,尽管她成绩逆天,只要给她一份食堂饭一个八人宿舍的床位,她就能保证考上帝都大学……


  开学第一天,帝都大学门口人潮拥挤,豪车来往都快在校门口造成拥堵了,摆渡车从校门口出发,慢悠悠地走在通往各大院系的道路上。


  忽然,一辆雅马哈机车从摆渡车旁呼啸而过,车上的女生伏低了身体、稳稳地掌握着龙头,像只敏捷的小猎豹,黑亮的卷发垂在纤腰上,露脐装将纤腰露出来,马甲线诱人十分,一身紧实的皮裤将整个人修衬得修长高挑,上下无一不是透着野性。


  车上的人纷纷看向了那个骑着摩托车来的女生,帝都大学是华国最高端的学府,无处不透着严肃、端庄,忽然闯出个野性的小豹猫,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纷纷在打听那是哪个院系的学生。


  摩托车停在了学校了大礼堂外的停车棚里,车上的女生下来,露出了一张冰肌雪颜的脸。


  江梦娴锁好车,摘下了墨镜,转着手里的钥匙圈,走向了学校的大礼堂,今天所有的大一新生都要在大礼堂里开新生大会。


  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冷艳自信,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也如愿地考上了帝都大学。


  也到了故人想见的时候了,不知道那些曾经陷害她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她还真是有点关心呢……


  帝都大学的新生大会,没人敢不来,大礼堂慢慢地被坐满了。


  今年招新数千,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有衣着平平的平民家庭的学生,也有衣着光鲜价的贵族子弟,帝都大学除了学霸外,还有一批帝都贵族子弟,他们的成绩兴许稍微差了一点,但家里出一笔六七位数的建校费,照样可以考进来。


  江梦娴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一身张扬的露脐装和略施粉黛就无比出众的小脸,让她分外受关注。


  才坐下没一会儿,便听见了一阵骚动。


  “泽千学长来了!”


  “是那位出生名门张家,高考考了736分的张泽千吗?他不是大二的吗,怎么也会来新生大会?”


  “天啊,泽千学长太帅了!”


  在众人的艳羡之中,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宛若王子般俊逸的男生缓缓步入学生礼堂之中,这个男生的来头不凡,是帝都城南地产大亨张家的长子张泽千。


  高考满分750,张泽千当初考了715,出生名门又能力出众,加上风度翩翩的俊朗外表,立马就成了学生中的风云人物。


  那也是她江梦娴的前男友。


  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江梦娴掀起眼皮看了一眼那个万众瞩目的人,阴狠地笑了笑。


  张泽千风度翩翩而来,安然地享受着众人惊艳的目光,沉稳端庄,近乎完美,忽然,他似乎在人群之中感受到一丝熟悉的目光,可他探寻的时候,那目光已然消失。


  他好像看见了江梦娴。


  江梦娴,他的前女友,他们本来约好了一起考上帝都大学,大学毕业了就订婚,可是,却没想到,他遵循了诺言,她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怀孕了……


  张泽千沉眸,把江梦娴从自己的脑海之中剔除,那种不惜一切哪怕出卖身体也要往上爬的心机女人配不上自己!


  “泽千哥哥,你来了!”银铃般的声音惊喜地传来,一个穿着过膝短裙的女孩朝张泽千快步跑了过去,像一只欢乐的小精灵投入了心爱王子的怀中,惊起了一阵女生嫉妒的抽气声。


  看见那个精灵般的女子,张泽千眉目之中只剩下温柔,眼前的女生像精灵一样纯洁,她从小锦衣玉食不知世道险恶,单纯善良,哪里是江梦娴那种一直想往上爬的底层女孩能比的,只有这样的女生才配得上自己!


  女孩儿是刘氏科技的千金刘茜浅,和张泽千在一起可以算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了,很快也将订婚。


  另一个穿着贵气的女孩高兴地挽住了张泽千的另外一边手臂,撒娇道:“哥,你不能有了女朋友就忘了我这个妹妹啊!”


  张泽千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张瑶瑶,宠溺无比:“两位小公主有请,我能不来吗?”


  三人皆是男俊女靓,特别吸引人,在同学们一阵艳羡目光之中找位置坐下了。


  男生们羡慕张泽千,有背景有能力,虽然才读大二,可是已经成了家族企业的中流砥柱,女生们则是羡慕张泽千身边的两个女生,要是自己也有这么完美的男友和哥哥该有多好啊!


  新生会很快开始,领导开始讲话,台下的人听得快打瞌睡了,可又不敢走,校领导可都在第一排坐着。


  刘茜浅和张瑶瑶开始低声地聊天,从珠宝聊到了时装,忽然刘茜浅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泽千哥哥,你说,梦娴会不会也考进帝都大学呢?我们还能见到她吗?她成绩这么好,考上帝都大学易如反掌呢!”


  张泽千面露厌恶,还没说话,张瑶瑶就嗤一声:“她怀孕的丑事闹得这么大,被学校开除之后哪个学校敢收她?那个穷鬼有钱交学费吗!”


  张家一直不同意张泽千和江梦娴这个丑小鸭在一起,像她那种想嫁入豪门的野鸡多了去了,张瑶瑶就特别讨厌她,话语中都透着浓浓的厌恶。


  刘茜浅忙说:“瑶瑶,可别这么说,当初梦娴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或许事情根本不是咱们想的这样。”


  张泽千摇头,宠溺地刮了刮刘茜浅挺翘的鼻子:“你啊,还是这么善良!”


  “泽千哥哥……”刘茜浅小脸通红,像个害羞的小鹿,纯洁无暇,那一抹无瑕纯洁正是让张泽千最动心的。


  就在这时,扩音器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下面有请新生代表,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的江梦娴同学上台致辞。”


  一个身材高挑又自信满满的女生走上了主席台,站在了数千个新生的面前,一袭招摇的露脐装让她在一众学霸名媛淑女之中异常显眼,所有聚光灯同时落在她身上,似乎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耀耀生辉。


  在座不少江梦娴转学之前的同学,看见她,无一不是震惊的。


  这不是当初因为怀孕而造成恶劣影响被开除的江梦娴吗?


  江梦娴似乎是没看见他们那震惊的表情,开始脱稿演讲:“大家好,我是江梦娴,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法学专业大一新生……”


  张瑶瑶瞪圆了眼,她印象中的江梦娴又黑又丑,可此时那台上站着的女生,身姿高挑,穿着巴黎时装周最近发布限量钻石点缀露脐白纱衫,皮肤像破壳的鸡蛋白嫩,稍微妆点便已经美艳惊人。


  “那只野鸡怎么可能考得上帝都大学!”张瑶瑶咬牙切齿。


  江梦娴是个孤儿,高中学校把她当帝都大学的苗子培养,免学费还给吃住,她被开除之后就无处可去,并且造成很恶劣的影响,肯定也没有其他学校肯要她,更别说考上帝都大学。


  张瑶瑶还不信,拿出手边的新生名单,翻到了江梦娴的介绍:女,19岁,毕业于城北第一中学,高考成绩725分,就读于帝都大学经济法学院经济法专业。


  城北第一中学,那是全帝都最好的中学!


  张泽千看见那一抹修长的惊艳人影时候,眼中有光亮迅速炸开了,久久不能回神。


  那真是江梦娴吗,为何跟他印象中那个小姑娘相去甚远呢?


  刘茜浅瞥见他满脸的惊艳,有了一丝慌乱,立马挽紧了张泽千的手臂,故意娇柔地说:“梦娴以前跟泽千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就有其他的男朋友了,兴许是他其他的男朋友供她上大学也说不定。”


  刘茜浅的话里透着天真无邪,可却字字戳在张泽千的心上,巧妙地提醒了他:是她出轨在前!她就是个肮脏的女人!


  看着张泽千的眼神变得冷厉无比,刘茜浅松了一口气,就怕他对江梦娴旧情复燃,还假模假样地安慰张泽千:“泽千哥哥你别生气了,梦娴当初也是年纪小,被人骗了,现在她也考上帝都大学了,咱们又能一起玩了。”


  张泽千被这话恶心得话都说不出来,他不如刘茜浅这么单纯,什么都可以忘记,背叛终究是背叛!


  此时,江梦娴还在台上作为优秀新生代表发言,她谈吐优雅,字句清晰,颇有学霸风范,校领导频频点头鼓掌。


  可江梦娴作为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城南一中没人不认识她,对于她的出现,她的一票高中同学非常震惊,在私下底窃窃私语。


  很快,江梦娴高中怀孕的事情在新生里面传开。


  “什么,江梦娴在高中因为怀孕被开除?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


  “看那长相和穿着就知道私生活很乱,没想到啊,啧啧……”


  “一会儿问问她的价格,我最喜欢这种口味的女人了!”


  “我这儿还有视频呢,她被学校开除了,还臭不要脸地跪在学校门口求校长收留她,啧啧。”


  从小规模的讨论,很快就变成了大规模的讨论,帝都大学对于学生的在校私生活一向管束严格,若是学生在学校里乱搞,轻则扣学分,重则开除,所以帝都大学少有这种桃色事件,现在爆出一个,立马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等到江梦娴演讲完毕,台下的议论声已经快超过掌声了,终于是引起了副校长的注意。


  副校长作为今天到场的最高级校领导,说话自然是有分量,冷冷地瞪了一眼窃窃私语的人,厉声:“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要不然上台分享分享?”


  副校长也是个有背景的人,而且冷面无私,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窃窃私语都压了下去,可总有不怕死的要冒出来。


  看江梦娴很不顺眼的张瑶瑶忽然就站了起来,故意大声说:“副校长,我要举报,这个江梦娴私生活极度混乱,高中的时候就同时交往好多男人还怀孕堕胎,在高中学校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最后在学生家长们的强烈要求之下,被学校劝退了,这种人,怎么能上帝都大学!简直就是对我们学校的侮辱,我坚决不能跟这种人做校友!”


  张泽千这个前任则是没有任何表态。


  在寂静的大礼堂之中,张瑶瑶的声音被清晰地传进了旁边人的耳朵里,就算是听不见的人,也很快从旁人的耳朵里听见了。


  副校长也是眉头一皱,有些怀疑,“此话当真?”


  张瑶瑶点头如捣蒜:“如果副校长不信的话,可以问问所有从城南第一中学毕业的同学,这事大家都知道,大家如果还不信,可以网上搜索关键词‘城南第一中学江梦娴’,很多相关的新闻。”


  有人马上搜索了果然出来不少消息,都是什么‘学霸竟然是个绿茶婊,和人乱搞,怀孕了不知道孩子爸是谁’之类的消息,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动静还挺大,在网络上能找到数十万的相关消息,并且还有配图,全都是江梦娴的正面高清照片,一个马赛克都没有,甚至还有大量视频。


  视频里的女孩儿跪在学校门口,简陋的行李被扔了一地,她一遍又一遍地朝校长磕头,磕得额头上都是血: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怀孕,我也没有私生活混乱!校长你要相信我!”


  “我求求你们,不要赶我走,我保证能考上帝都大学,我可以义务给其他同学补课,我可以打工抵学费,我什么都可以干。”


  “校长,我求求你,不要注销我的学籍!我什么都不要,你只要保留我的学籍让我参加高考就够了!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


  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家长堵在学校门口,和狼狈的女孩形成了强烈对比,还对那个可怜的女孩儿恶语相向:“我儿子绝对不可以跟这种人在一个学校,必须开除她,不然我就让我儿子转学!”


  “必须开除她,一脸骚狐狸的样,万一勾引到我儿子怎么办!”


  视频里的女孩狼狈得像条狗,一脸脏兮兮混满了血泪,可是眼前的江梦娴,却光鲜得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在发光,两者差距太大。


  学生们肆意地指指点点。


  张瑶瑶故意大声说:“副校长,您都看见了吧,江梦娴就是个婊子,如果让她继续在学校里,我们帝都大学的名声早晚被她败坏!”


  副校长严厉地看向了江梦娴,面色铁青。


  曾经的帝都大学发生过一件事情,一个平民女学生自甘堕落,在夜总会陪睡,并且还打着帝都大学学生的旗号涨价,对帝都大学的名声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校长气得差点吐血。


  如果传闻是真的,她难保不成为下一个打着帝都大学名号卖身涨价的人。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江梦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