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完结【相思与你烬成灰 】苏乔玉 沈云昭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雪后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内,映在苏乔玉苍白的脸上。

她醒来是在第二日清晨,屋外偶尔能听到鸟雀叫声,吵的人头疼。

浑身没有多少力气,单手撑着床铺起身,虽身处室内,却如同立在冰天雪地一般全身发冷,冷地打颤。

一旁收拾物件的婢女听见身后的动静,连忙转身服侍。

“夫人您可算醒过来了!”

婢女绿执是当初嫁与沈云昭时从家里跟过来的,纵使在府中不受宠,可依旧待她用心。

缓了一阵,万千记忆涌上心间,昨日的一切历历在目。苏乔玉拉住绿执的手,仓皇问道,“昀儿找到了吗!”

绿执敛了眼眸,低着头,低声回答道,“依旧没有消息……”

“云昭去哪儿了?我要去找他!”苏乔玉推开绿执阻拦的手,取出淡紫色毛绒披风,打结的手还在微抖着。

绿执见阻拦不住,只好眉头紧缩地跟在后面。

推门的一瞬,风扑了满怀。就算苏乔玉系了披风,也难以抵挡。昨日的池水虽没能收了她的性命,却让她的身子更加虚弱无力。步伐更加凌乱,所过之处留下深一脚浅一脚的鞋印。

寻过书房,厅堂,皆不见沈云昭的身影。

“夫人,要不先回吧,您身子还很弱呢!”绿执有些急。

可苏乔玉恍惚没有听见一般,呆呆地走着,踉踉跄跄。花园的梅花开了满枝,香气幽远,层层枝叶之间,能看到朱红的亭柱。

“云昭你看雪压过的梅枝,真好看!”女子的声音清冽,带着欣喜之情。

苏乔玉一下子定住了,盯着眼前的假山,缓缓绕到一侧,将观雪亭的景象收入眼底。

“那也不及此时你这般好看。”沈云昭拨了拨眼前女子的碎发,眼波温柔似水,听到这句的苏乔玉眼睛一酸。

身穿绫罗锦缎的蓝衣女子噙着笑,别过头去。

那便是安清公主秦月歌,当今圣上宠爱的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沈云昭伸手揽过秦月歌纤细腰身,倾身上前轻吻着她的脸颊,转至眉眼。

苏乔玉捏着手,指甲嵌入手心泛红。呵,自己为什么要来寻沈云昭,今日就不应该出来的,长呼一口气,一团雾汽四散开来。

转身准备离开,袖口因用力甩了一下,打落了所立之处叶子上的雪,发出呼的一声。

“谁?”沈云昭厉声问道。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离开的必要了。苏乔玉从假山后踏雪而出,披着披风也显得单薄无比。

见到苏乔玉,沈云昭并未收回扶在秦月歌腰间的手。“不在房里呆着,到外面来做什么!”

“那可真是抱歉打扰了你的美事了。”苏乔玉目不转睛看着他,不留一丝眼神给秦月歌。

“有些话我必须马上问你,昀儿下落不明,身为娘亲怎能淡然在家中养伤。你说若是我寻死,你便救昀儿,他现在在何处?”

又撇了一眼秦月歌,依旧对着沈云昭,“光天化日,你怎能将公主一人带入府中,将公主的清白至于何地!”音调哑哑的,眼中的怒意再也控制不住。

沈云昭甩甩袖口,面色阴沉,“可你如今活生生地站在这里不是吗?”

秦月歌面色不动站在原地,笑意依旧不减,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优雅,说出口的话却咄咄逼人。

“沈夫人,你怎么得到这个称呼的,你忘记了?我都不得不佩服你的好手段,不过舍弃自己的名节,为了嫁给云昭不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不等苏乔玉有开口的机会,又有条不紊地说道,“看上去冰清玉洁,却不想内在是这么个人。此事京城闹的风沸沸扬扬,父皇怎能不下旨让你嫁与云昭。你那个孩子都不是云昭的亲生儿子,凭什么让他去救人!”

两年前,苏乔玉名节有污。在醒来时就已在沈云昭的床上,没有解释的机会,没有任何人愿意相信她,就连父亲也与她断绝关系。

可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前一夜贪着喝了点酒,酒有问题,但翌日所有能查的线索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斩断,让她百口莫辩。

秦月歌的手扬起又落下,打在苏乔玉的面容上,清脆的一声分外清晰。

苏乔玉微怔,脸上火辣辣的疼,咬咬牙,两年来的风言风语早已把她伤的遍体鳞伤,秦月歌的这些话她早已习惯,可昀儿是沈云昭的孩子,这个不容任何人的诋毁。

在秦月歌又想给她一巴掌的时候,她抬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对方的手腕。














【未完待续】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得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