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婚深意动,总裁先生请息怒〖众享生活强推〗~TXT全文阅读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01.陆先生,娶我


    晚上七点,上城四季酒店。

    苏窈坐在22楼餐厅包厢里,一身裸粉色A字过膝连衣裙,更加衬得肤色白皙。

    看得出来她刻意打扮过,化了精致的淡妆,五官温婉细致,一头卷发束在脑后,露出光洁圆巧的额头。

    苏窈摁开手机电源键看了眼时间,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分钟。

    她指尖迟疑的点开自己准备的好的视频——

    手机屏幕里,凌乱的大床,纠缠的躯体,甚至一声又一声的低吼与沉吟,还有她自己柔出水的低泣……

    看了不到二十秒,苏窈眼睛一闭,关上了视频将手机放在一旁。

    时间一点一滴流走,一个半小时之后,及至天际已经出现浓墨重彩的深紫,包厢门依旧紧闭。

    苏窈垂眸,正准备拿起东西走人。

    突然,门开了——

    立于门口的男人身形挺拔颀长,裁剪精致的白衬衫黑西裤,刀锋般的眉眼邃然幽深。

    苏窈抬起头的瞬间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陆先生,你是不是太没有时间观念了?”

    苏窈放下交叠的细腿,挺直了背脊。

    男人拉开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闲适的靠着椅背,顺手点燃了一支烟,声线低沉性感,言简意赅的问了句,“什么事?”

    青灰色烟雾后,深刻的五官棱角分明,神情中有种淡然的倨傲。

    苏窈看着这个男人,一时忘记了准备好的开场白。

    上城陆家长子陆东庭,不仅是个头衔而已,沉稳淡漠的眼神下,隐藏着多深的城府她也曾有过浅薄领略。

    苏窈定了定神,将手机递给他,“考虑到陆先生贵人忘事,所以我准备了一个东西。”

    说完,自己耳朵有点发热,染上一丝难以察觉的绯红。

    陆东庭看了她一眼,喜怒难辨,伸手接过手机。

    里面渐渐传来不和谐的声音,苏窈抿着唇看向窗外,勾了勾耳畔的碎发。

    夜比墨重,此时的包厢却亮如白昼,反光的落地窗玻璃里,影影绰绰地映出她和对面男人的影子,就像被嵌入了浮华夜景中。

    陆东庭面色如常的看完了视频,将手机搁在一边,手搁在椅子扶手上,指尖漫不经心的敲度着,衬衫袖口挽起露出精壮的小臂,他慵懒中藏着舒缓的性感。

    他只是用眼神示意她可以说话了,苏窈垂了垂眼睑,微微一笑,“陆先生,娶我。”

    苏窈见他抽烟的动作顿了顿,随后捻灭了还剩一半的香烟。似乎是没想到她提这个要求,顶多以为她要钱而已吧。

    他似笑非笑,“威胁我?”

    苏窈被他皮笑肉不笑后刺目的冷淡震了震,随后淡然自若的点头,“就看陆先生接不接受威胁了。”

    陆东庭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让他整个立体的轮廓都显得冷硬起来,波澜不惊的黑眸微眯,“你那天跟我上床就是为了拍这么个东西?”

    陆东庭所说的那天,正是三天前的那个晚上。

    苏窈的闺蜜顾涟漪要跟男友去见他圈子里的朋友,但是怕尴尬,所以拉上了苏窈作陪,本意也想让男友给苏窈介绍对象,就在那天的饭局上,时隔五年,苏窈再一次见到了陆东庭。

    陆东庭跟她本没有交集,曾经也仅仅是在种种宴会上有过几面之缘,那时她的父母还没有离婚。加之后来在国外生活了五年,陆东庭对她肯定是没什么印象的。

    而之后的事——炽烈的男女,一点就燃,醉酒,开房,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没人知道,陆东庭是色迷心窍酒后乱-性,而她苏窈,则是孤注一掷。



002.你这种女人,说得好听点叫有心机,说得难听点叫愚蠢


    苏窈气质本是柔美娴静,此时上挑的眼角,看起来有点故作风情,偏生又毫无违和感。

    “陆先生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陆东庭一言不发的盯着她,一个眼神便给人一种如坐针毡的颤栗感,“说你想说的。”

    苏窈摸不透陆东庭的脾气,在他脸上无法看到过多情绪——比如愤怒。

    被人拿着床上的视频威胁的愤怒。

    苏窈声音清澈,柔而不腻,“假话是,陆先生我爱慕你很多年,好想跟你啪啪啪然后嫁给你,顺便录个视频作纪念;真话是,我确实是为了拍视频而上床。”

    “但这两者的目的相同,”她笑容浅浅的补充,“让你娶我。”

    陆东庭重新点燃了烟,清冽的烟味飘到苏窈面前,窜入鼻息,她屏息。

    “我若是不娶呢?”陆东庭反问,面色沉冷,眼底又仿佛噙了抹要笑不笑的味道。

    苏窈一愣,眼神落在手机上,幽幽道:“陆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把这个视频公布出去的后果。陆家水这么深,被人拿着这件事做文章,你的地位恐怕是岌岌可危了。”

    “你了解得挺多的。”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苏窈回答。

    “准备?”陆东庭轻咬着这两个字眼,轻嗤了一声,半眯着眼打量着她,语调低沉,“你这种女人,说得好听点,叫有心机,说得难听点,叫愚蠢。”

    他说到这儿停了停,看了一眼苏窈提前准备好的红酒,陆东庭探身拿起酒杯,淡淡一问:“没下药吧?”

    陆东庭的话让她生出一种是实实在在的耻辱感。

    放在腿上的手握成拳,她依旧挽唇笑着,学他无所谓般靠在椅背上,“尽管喝,再严重也不过是扒光你陆大少拍第二个视频而已。”

    他抿了一口,但是似乎不是很合口味,眉头微拧,放在一边不再碰。

    陆东庭拿起手机晃了晃又道:“其实你这种女人我也见过不少,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或许我会爽快答应。背着我玩儿阴的,还是这么不入流的手段,只会让人觉得段数低级,且让人反感。”

    苏窈看了看窗外,沉默了几秒,复而笑道,“哦,那抛开视频不说,我让你娶我,你会娶吗?”

    陆东庭,“不会。”

    苏窈,“……那不就没什么可说了的。”

    半天,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陆东庭突然拿起她的手机,苏窈以为他想要删掉视频,便说:“你删掉也没用,我有备份。”

    “谁说我要删掉?既然你喜欢,让你留着欣赏岂不更好?”

    苏窈蓦地脸色一红,灯光下的肌肤如同绯色的脂玉,见他将手机立在一边,然后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苏窈迟疑,不知道他的目的。

    陆东庭见她不动,稍稍加重了语气,“你不是想让我娶你吗?”

    苏窈挑挑眉,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

    他突然一伸手,男人的力气本就大,他只是稍稍一拉,苏窈还没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便坐在了他腿上,腰肢被一只大手困住。

    陆东庭的脸近在咫尺,鼻尖就在她一厘米之外,眼前一片黑影,过近的距离使她无法聚焦于他的神情,只能看清那双深邃幽黑的眸子。

    苏窈屏息,一下子心跳加速,他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侵入毛孔,一呼一吸间尽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和清冽须后水的味道。萦萦绕绕,就像是荷尔蒙膨胀时的蛊惑……



003.倒还不如撒娇求我,或许我心情好就答应你了


    苏窈伸手就去推他,触及他坚硬的胸膛,又猛地缩回了手,胸脯因为呼吸气促而起伏。

    “放开。”她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露怯。

    “这就怕了?”陆东庭轻轻捏住她的下颚,她便已经不能动弹。

    “怎么?明明是你捏着筹码来威胁我,怎么好像变成受我欺负一样?”陆东庭低声一笑,“你这样没有丝毫气势的威胁,倒还不如撒娇求我,或许我心情好,就答应你了。”

    苏窈皱着眉,睁着一双流转的杏眸,“是吗?可我更喜欢掌握主导权。”

    “你所谓的主导权就是不堪一击,”陆东庭看了一眼被紧紧困住又无可奈何的她,“不如这样,就在这儿,咱们再拍个视频,你手里又多了个筹码,更加划算,嗯?”

    苏窈一怔,看向立在一边的手机,原来他是开了录像。

    苏窈轻轻眯了眯眼,陆东庭是不是打定了主意她什么都不敢做?以为她尽是假把式?觉得她既然送上门来了,便再逗逗她?

    苏窈展颜撩唇笑了,伸手就圈住他的脖子,“陆先生,我虽然比不得你手腕强硬,可你是不是真觉得我是跟你说笑的?”

    陆东庭沉默,她这般模样,似曾相识,就在那天酒店房门外,她挂在他身上,一点点啄着他的唇轻哼的时候,眼波流转,声音娇软,还真辨不出真假。

    挺能耐的,一会儿一副面孔。

    陆东庭突然就失了兴致,脸色恢复了刚进门时的那般冷硬模样,他沉沉盯着她的脸,声线冷冽,“认真的?”

    苏窈歪着头眨眨眼,“自然,领个证而已,答应么?其实我也不是很情愿把这种东西公之于众的……”

    陆东庭双手都松开了她,靠在那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苏窈看了眼自己现在的姿势,正失神的想,她是该起来,还是该进一步动作?蓦地便听见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当然不介意,但你确定你能承担后果?”

    ————

    苏窈坐在包厢里十几分钟,脑中一直回响着陆东庭最后说的那句话。

    承担后果的言外之意就是,她敢发视频,他下一秒就能弄死她,不过是换了个文雅点的说法。

    苏窈褪去了在陆东庭面前那张笑靥,神色清淡。她走到窗边,低头便能看见移动的车水马龙,如蝼蚁蜉蝣。

    22楼……

    这样的高度令人头晕目眩。

    一个月前,她的母亲便是从纽约曼哈顿一幢公寓楼的22楼纵身一跃,多年的过往,皆成云烟。

    她在公司忙得昏天暗地时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赶回去看到的只剩一滩血迹,与白布下血肉模糊的尸体。

    那个失望伤心了大半辈子的女人,站在上面的时候,怕过吗?

    苏窈离开包厢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她离开餐厅去电梯间等电梯。

    电梯打开,里面站着手挽手的情侣,苏窈匆匆一瞥,怔了怔。

    眼前一男一女面上同时闪过一丝诧异,紧接着那面容与苏窈四五分像的女人轻轻柔柔开口,“苏窈,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她说话时,身旁的男人直直看着向苏窈。

    苏窈目光扫过他二人,不清不淡的说:“十来天前吧。”

    苏窈心情不好,陆东庭那事不顺利,偏偏还见到两个不是很想见的人。



004.这人身上一股子女人的味道


    苏西溪对苏窈的冷淡态度早已习惯,以前苏窈刚知道有她这个姐姐存在的时候更甚,几乎逮着机会就是对她一通冷嘲热讽。

    而她连反驳都没有底气,只因为她妈妈是苏窈口中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可如今她妈妈才是正儿八经苏太太,这算是……风水轮流转?

    有了这种认知,苏西溪连下巴也抬得更高了,“许久不见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苏窈无心应付她这种故作友好的姿态,看也没看她一眼,“敢情我还不能回来了?”

    苏西溪脸上的笑一僵。

    “我可没这么说。”她懒得热脸去贴冷屁股,苏窈不冷不热,她也不再赔笑,“只是你妈妈跟爸离婚后,你就没再回来过,我还以为你不要这个家了。”

    苏窈霎时被刺得满心窝火。

    家?

    苏窈环着胸上下扫视着苏西溪,不得不说生活环境改变一个人,如今的苏西溪一身名牌,性感漂亮,哪还看得见当年在人前说话都唯唯诺诺的样子。还会刺人了。

    可有些人过惯了私生女那种见不得光的日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就四处彰显着私生女被正名的优越感。苏西溪就是其中之典范。

    “不正和你意吗?我看你捡我剩下的捡得挺开心,也就没好意思经常打扰你。”

    连电梯里另一个人也感受到了越来越浓的硝烟味,眼见着苏西溪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及时开口打断她们,“西溪,这位是谁?不介绍一下?”

    苏窈瞥他一眼,顿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苏西溪这才反应过来,“哦,差点忘了,这是我妹妹……”

    “同父异母的。”

    苏西溪脸一黑,“……对,我同父异母的妹妹,”随后敷衍的对向苏窈介绍身旁的男人,“这是我男朋友秦珩。”

    秦珩伸出手,“初次见面。”

    苏窈抿着唇,看着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垂下的眼睫盖住了眼里的冰冷和讥诮,她没有回握,只是笑着淡淡回了句,“你好。”

    男人俊逸出尘的脸上有瞬间的尴尬,眼神异常复杂。

    苏西溪按捺不住出声,“苏窈,我说你狗眼看人低十几年就成习惯了是吧?”

    苏窈拧着眉,“你这人说话真可笑,谁规定我有义务要在小三的女儿面前表现出无上尊重?”

    苏西溪霎时被气得再说不出话。

    电梯到一楼,苏窈抬腿出去前,才盯着苏西溪的脸一字一顿道:“捡了别人剩下的不应该夹着尾巴绕到走么,偏要在人前嘚瑟找骂,你总是如此。”

    “剩下的?”苏西溪指甲几乎嵌进皮肉,朝着苏窈的背影冷笑连连,“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回苏家,别要爸爸一分钱!”

    苏窈踩着高跟鞋一个转身,“想得美,那不是便宜你了吗?”

    电梯门缓缓关上,苏西溪气得几乎咬碎牙齿,身旁秦珩揽住她的肩膀,动了动喉咙,突然问,“怎么没听你说过,你还有个妹妹?”

    苏西溪闻言一怔,“这有什么好说的……”

    ————

    十点左右,陆东庭开车到了一家临江的会所。

    会所地理位置极佳,一眼能将江对岸的繁华灯火与水上五光十色的夜景尽收眼底,仿若一副纸醉金迷的画卷。

    包厢内里面空间极大,更像个综合性的娱乐场所,有人在靠落地窗的内间里打牌。

    陆东庭刚出现在门口就被人打趣哂道:“陆总大忙人,催了你几次了,你也不看看几点了?”

    陆东庭看了一眼一屋子男人,盯了眼牌局,径直往吧台走,“加班。”

    经过桌子旁时,突然正搓着麻将的一名男人叫住他,一溜烟从椅子上站起来,凑到陆延琛面前鼻子一动,“诶,你等等,你这……”

    那男人大手一拍,阴搓搓的笑起来,“加班?加的什么班?跟女人加班上两-性学?”

    陆东庭斜他一眼,皱了皱眉。

    另外有人好整以暇的问开了,“怎么了?”

    “这人身上一股子女人的味道。”



005.出轨被离婚的前妻


    陆东庭闻言反应过来,稍稍低头往右胸那处闻了下,的确有些许女人某种香水与化妆品的香气,味道很淡,他之前并没有察觉,反倒在满室男人的烟酒味中变得突兀起来。

    幽幽的清香。

    脑中片刻闪过一个景象,女人坐在他腿上,上一秒还浑身僵硬,下一秒就环住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胸口……

    陆东庭没什么表情,也没做任何解释,从胸腔处低低的发出一声“呵”,随后便在在唇间叼了支香烟,随着点烟的动作,眉心自然的微皱,半眯了眼,更加深沉难捉摸。

    烟味渐渐掩盖了那股不属于他的味道。

    ————

    苏窈打车回到有些年头的公寓,公寓所在的小区坐落在一二环之间,在十几年前,这里也曾是上城的高档住宅区。

    这是苏窈妈妈萧嘉留下的房产,五年前离开的时候,萧嘉卖了房子。回国前苏窈卖了在曼哈顿的公寓,又买回了这套房。

    洗了个澡,苏窈困极却睡不着,闭上眼睛,思维还是无比清晰。

    辗转了半晌,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解锁,进入视线的便是晚上刚拍的视频,她点开。

    画面中的她,被陆东庭按坐在腿上,那瞬间,苏窈看到自己明显受了惊吓的眼神和羞怒参半的神色。

    她自己都笑了,陆东庭说的对,真是没有一点威胁人的气势。

    ————

    两天后,苏窈一身水蓝色长裙出现在苏家别墅外。

    她盯着灯影重重的别墅和交杯换盏间热闹非凡的院子,席间商界名流或是政界一把手,来了不少,男男女女衣香鬓影。

    苏淮生的生日宴,排场真是一年比一年大。

    因为是私人宴会,不对外开放,苏窈刚走到门口被安保人员拦在门外,安保见她一身优雅长裙,态度还算和善,恭敬的说:“小姐,请出示邀请函。”

    “我没有,我是苏淮生的女儿。”

    几人面面相觑一脸狐疑,差了个人进去传个话,没一会儿便有人出来将她请进去。

    苏窈刚走进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V领长裙露出浅浅的事业线,整个后背是镂空蕾-丝花纹设计,简单又别有样式。不过吸引人的倒不是苏窈穿着这裙子有多漂亮,而是她的身份。

    突然安静了的花园宴会,窸窸窣窣的交谈声便无所顾忌起来——

    “那是谁啊?”

    “苏淮生前妻的女儿?”

    “前妻?那个出轨被离婚的前妻?”

    “对啊,离婚之后就没见她这个女儿出现过了,有人说萧嘉不检点,这女儿说不定都不是苏淮生亲生的。”

    陆东庭处理完公司的事后,象征性的出席了苏家老爷子的生日宴。来的人之中也有不少熟人,正跟人交谈,突然觉得周遭的人声渐渐安静下来了。

    他稍稍偏头就看见了门口那道水蓝色的身影,踩着高跟鞋,穿过重重的闲言碎语径直走进了别墅里。

    好友容靖安说了句,“这不是苏淮生前妻的女儿吗?”

    陆东庭收回落在那人身上的视线,“你认识?”

    容靖安一笑,风度翩翩,“那个时候你还在国外不太了解,这丫头十几岁那会儿就是个顶漂亮的姑娘了,我弟还追过她。大概你回国没多久那会儿,苏淮生跟前妻离了婚,女儿跟着前妻出国了,好些年没见过了。”

    他点了点酒杯,皱眉回想着,“她叫什么来着?”

    陆东庭抿了一口红酒,盯着那抹背影说:“苏窈。”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众享生活小书橱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