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玩家投稿|原创文《江湖动荡》

放置江湖2018-07-10 17:42:53

(一)醉梦生

少侠不理会尸体,打开了麻袋,里面数瓶醉梦生,少侠有一丝惊色,抱着一瓶醉梦生,放在了石桌上,在打开了一瞬间。一个老者的声音出现:“今天怎么这一灯居这么不吉利啊,不过我老头子只是想讨点酒喝。”说罢就把手伸向醉梦生,“说给就给,想要就要,和那些强盗,有何区别。”随即把剑拔出剑鞘,瞬间斩向老者,老者站着不动,用两指夹住了剑,并且拿起了酒,喝了起来,少侠使尽了臂力,却拔不动。这把被老者两个手指夹住的剑,看见自己酒被喝,而且如此狼狈,作为家族骄傲的少侠恼羞成怒,使出了刚刚对那群强盗用过的绝技——拔刀斩!而老者喝完了酒,不慌不忙的左闪右避,少侠数刀,快如闪电,被触及之物,皆被斩断,但在少侠收功时,老者却丝毫未被伤到。看着自己气喘吁吁,而老者却像没事一样笑着,便知道,自己败了。“今天,老夫高兴的很呐,没想到还能见到这种武学,又喝了你的酒,老夫没有什么可谢,就这样报答少侠吧。”说罢,便冲向少侠。少侠刚按住剑柄,老者已经在少侠身上点了几下,即刻后,少侠便觉得精神大振,刚刚的疲劳已完全消退,“小子,还不快快运功吸收这些真气,你是个练武的奇才,要是多加注意内力,说不定以后能超越老头子我哩。”少侠赶紧盘腿运功,当运功完了直接,老者已经不见了。

“中原人,也不是那么鲁莽,反而我却鲁莽了。原来,中原还有这等高手。此次来中原,真是让我收益匪浅。回去家乡,一定要汇报给家主,这里不简单。”说罢,便运起轻功走了。

此时,一只躲在一旁的背着牙签,带着斗笠的,来喝酒的仓鼠,也露了出来,“人类真是浪费,这些酒就让我来喝吧,吱。”



(二)入侵中原

“什么?!中原居然还有能打败你的高手,看来我们小瞧中原了,不过十日之后,我们还是要拿到那天残腿法,你先下去吧,这次行动你就不要去了。”一个内力淳厚的,身披盔甲大汉说道。那位少侠非常恭敬的说:“请您一定小心,父亲。”

十日之后,一群身穿盔甲的武士,还有七个穿着道场衣服的,手拿武士刀的人来到了中原,只听见一个身披披风,手中握着一把绝世好刀的人说道:“散!”,一瞬间,那群人就消失不见了,这群武士潜伏到了中原各地,寻找天残老人,遇人就杀,也引起了武林的重视,开了第八届武林大会,官府,几十位门派长老与江湖有名的浪人,正在争论如何对抗这群东瀛人,最后的结论是——以暴制暴,先把天残老人接到安全的地方。

不论正邪,不论恩怨,所有门派都意识到了,团结一致,一齐抗敌,就连平日不干预政事的崇武楼,也出动了不少楼主去扫荡倭寇,而天残老人已经被官府接到了京城,重兵保护,连陆千侯也在那保护天残老人。不到十几日,倭寇便被清除得差不多了,但那些倭寇只是个幌子,两百名精锐武士与七位东瀛十大武士,已经到了天残老人住处。

而陆千侯听见西门出事,立刻过去镇压倭寇,保护天残老人的士兵,已经被杀个片甲不留了,地上尸体成堆,血流成河,“宫本,你进去,抓住天残老人”,“是”,但那个武士进去不到半刻,便被一条金色巨龙轰出屋子。

“看来此次来到中原,会有很大收获。”“家主”说道。“把天残秘籍交出来,饶你不死”。“呵,天残秘籍?看看我是谁吧,倭寇们!”,里面的人走了出来,竟是一中年男子。此男子身穿虽破破烂烂,脸又长得有点像汤圆,可身上的王八,呸,王霸之气却使周围的武士不敢靠近,“在下现任丐帮帮主,钟七儿,今要在此,荡清你们这群倭寇!”“看来没办法和谈了,但我可带了二百精兵和十大武士的七位,你要怎样抵抗我们?”家主嘲讽道。“没办法,其它门派没人敢顶替这天残老人,只好我来了。”话未落,便使出刚刚轰掉七武士之一的武功,降龙十八掌,身后出现数条金色巨龙,围绕着七儿。二百精兵一拥齐上,可近不了七儿身一步,忽然,一道刀光闪过,七儿手臂瞬间多了一条伤痕,“莫不是东瀛的一刀流?”,“聪明!”,说罢俩人便撞在一起,两人打斗的气势,波及到了周围的二百多人,使他们无法接近七儿,但有六个人拔出他们的刀,走向了两人,他们是东瀛的骄傲,怎可临阵退缩,拿着刀砍向了七儿,七儿催动了几条巨龙,与这七个人混战了起来,数刻之后,钟七身上留了累累伤痕,而六个武士已经倒在了地上,“家主”看似冲进了战场,却只是用六个武士为盾牌,自己在后方消耗着七儿的体力,“投降吧,你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而我体力充沛,而且还有这二百精兵。”“呵,不可能”“那,只好把你杀了,上!”,二百多人一拥齐上,七儿运起最后残余的内力,冲向了二百精兵。一刻后,地上尸体遍布屋子,血流成河,二百精兵全倒在地上,七儿已经快站不起来了,身上伤痕累累,“久闻七帮主的威名,没想到如此神勇,不过你也是残灯油枯了,还是把降龙十八掌和天残老人交出来吧,这是我最后一次劝你了”“呵...不可能....”说罢,七儿以血为祭,周围出现了许多紫气,“这是某种邪法,当年我发过毒誓,不会再用了,没想到,还是逃不了这命运......”原来七儿加快了自己的生命消耗与几乎毕生功力,催动数条巨龙,运起降龙十八掌,冲向了“家主”,“哼,真是,愚蠢!”,说罢变拔出了刀,用出一刀流最强的一招,也是连那位少侠也无法参透的——唐竹!

当各大门派掌门与官府的陆千侯赶到时,打开屋门,一股血腥味铺面而来,地上的血渗透出了门外,几大掌门冲进去之后,看见了七儿,只见七儿身上伤痕无数的站着,而“家主”已经倒在了七儿的脚旁,那把绝世好刀,已经碎裂了。

虽然七儿受到了最好的治疗,可还是损失了近乎四成功力与几年寿力,回到帮内,辞去帮主之位,与夫人,孩子过个安稳的生活,顺便养了只仓鼠。后来,那只仓鼠偷了七儿的一根牙签,戴着一个斗笠,出去闯江湖了。“真是。。。无话可说,养了两只一模一样的仓鼠,果真跟那位算命的老人说的一样,是命中克星啊......”

暗地里,一个中年男子拿着一本有些血迹的书,那竟是《一刀流》,那是“家主”随身携带的,也是东瀛的绝世武功!江湖,还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本文由《放置江湖》玩家 七儿仓鼠 原创,本公众号获得全部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