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乐尚生活|凡凡手记:高级定制的今生流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蓝字关注乐尚


凡凡,美加时尚生活专栏作家,拥有著名的凡凡法语

电话:778-862-0758

微信:fanfanfrench

Email:fanfanfrench@gmail.com



高度生活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高定”太始祖沃斯(Worth)一举拉开虎皮大旗“高级定制”之后,这个英国大佬坐镇巴黎,俯瞰世界,揽手女装风云变幻,时装琅琊榜上,后起之秀就轮番登场了。有人说 Coco Chanel 创作了20世纪的时装帝国,此言只对了一小半;Paul Poiret(按照法语音译,近似读成布瓦黑)布大师才是时装之王,也是他废除了女士的紧身胸衣(corset),解放了女性的身体;所有的后来者,包括 CocoChanel 等,都是在他圈定的时装大地疆土内挥鞭驰骋,疾风流沙。尘埃落定,都落在了Poiret的时装帝国设计版图里。


Poiret的人生结局有点凄凉,他在20年代进行的奢华市场营销,在当今时代看来,也一点都不落伍,可这位泰斗级的时装大师的晚年,穷困潦倒,迅速被人遗忘。历史转了一百个年头,人们才发现这位卓越的时装艺术的先锋,他无论对于室内装饰,印染,香水行业,绝对是先知先觉的先行者,而人类和艺术家开的玩笑却狠狠地掌掴在我们自己前世今生的评论上。


Paul Poiret只比 Coco 大了四岁,1797年出生于巴黎,高定太师祖沃斯是做布料起家的,布瓦黑也出生在布料商家中,他在锦罗绸缎中摩挲成长。小布的父亲是一个成功的布料商,布瓦黑的艺术想象翅膀在那些华丽无比的美丽织物间飞舞,他用零星边角料缝制小小的时装,套在洋娃娃身上,送给他的同胞三姐妹们玩耍。


也许天才注定要经历人世的不幸

小布出生在一个和时装有着千丝万缕牵绊的家庭,如此完美的命定血缘,昭显的天降大任却淹没在自家的黑暗笼罩中,他屡屡遭受父亲的白眼。老布头横看竖看小布,看不上眼,百般刁难羁绊小布的理想,对于自己的儿子,他挑剔轻蔑加打压,小布中学毕业后,立马被他父亲送入一个阳伞制作厂里去当学徒。


那些花枝招展的阳伞是那个年代法国上流社会女士的必备之物,大部分阳伞的料子是昂贵的丝绸。也不知当年老布头按的是啥心思,一代时装之王如果没有坚定不移追逐梦想的勇气,估计早早就沉沦于那些如今只是摆设的装饰洋伞中了。小布做了阳伞厂的学徒,但他的两大爱好:画画和制作衣服却一点都没停止下来。



阳伞厂有的是丝绸边角料,他把它们陆续带回家里,然后一针一线慢慢剪裁缝制衣服,小布的姐妹们看他制作的花裙子精美无比,就送了他一个木质模特架子,他把自己设计的裙子套在上面,流光溢彩,他的作品越来越多,小名气慢慢也传递出去,天才的金子注定无法被乌云遮挡,Poiret带着自己的作品投石问路,居然被当时赫赫有名的一家大时装店 Jacques Doucet看中了。



这一发不可收拾,小布的梦想花朵在他刚二十出头就开始绽放,冲破高压的暗香金光注定了这个天才时装设计师的惊世骇俗,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才华被高定太师祖沃斯时装屋看中,顺利进入沃斯时装屋。


时间的年轮进入20世纪初,高太祖沃斯年事已高,他的两个儿子主理沃斯时装屋,也许天才容易遭受排挤,布瓦黑的才华终究被压抑得奄奄一息,他在那里只负责裙子里衬的设计,愤懑之下,他决定冒险辞职,自己另辟江湖。


离开沃斯高定屋,何去何从?

小布做梦都想着在巴黎开一个自己的高定时装屋,亏得小布的母亲了解儿子的梦想和大志,小布也极力游说母亲相助,他母亲终于答应出资借助五万法郎,开张 Paul Poiret高级定制时装屋。在母亲和其姐妹的帮助下,小布迈出了人生的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也是时装王国里的一大步,他的这个步子,让以后的时装女王 Chanel 可以顺利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描绘时装业更加绚烂的色彩。


请记住时装史上这个重要的年代—1903年,Paul Poiret高级定制时装屋在巴黎歌剧院附近的一条街道开张了。就如同今天的高定时装必须由明星们穿着走红地毯一样,年纪轻轻的小布有一个超级粉丝追随者,她不是普通人,她可是当年声名显赫的法国著名喜剧演员Réjane。这位皇后般惹人喜爱的女演员独具慧眼,她本来是沃斯高定屋的主顾,却改弦易张特立独行,直奔小布而去。巴黎的时装之风立刻转了风向,小布的追随者越来越多,皆为君狂,小布一举成为时装舞台上的耀眼星星。


Coco Chanel 在那个年代横空出世,和盛名时期的 Paul Poiret 相比,算稍后的晚辈,在他们有生之年相互辉映的几年中,两人经常打嘴仗。Coco 的黑白系列,款式简单,小布的设计,极尽奢华。小布调侃可可的“单调黑白”,可可牙尖嘴利毒舌反唇相讥“我穿着黑白衣裙可以去参加你的葬礼”。确切地说,Paul Poiret 是时装设计师推出香水设计品牌的第一人,他的第一款香水 Rosine 用他大女儿的名字命名,这比可可香奈儿的五号香水早了整整十个年头。论述小布的香水设计,又是厚厚一本故事,笔墨必须从时装史移步到香水史方可叙述清楚。



请记住时装史上另一个重要年份:1906年。Poiret 一举废除了女装的传统紧身胸衣,还女人身体以自由。他打破了传统的女性审美 S 或 A 的轮廓型,他要设计出让女性自由表达内心的衣裳。这是时装史上一个重大的突破,至此,小布已经俨然树立了自己时装王国的自尊地位,,。


要说小布的成功,绝对离不开他的夫人 Denise

这位身材高挑扦瘦的女子,肤色雪白,胸部平平,是天生的一个衣架子,也是开启真正现代模特的教科书祖母。1909年,俄罗斯芭蕾舞团到巴黎演出,曲目为“一千零一夜”的表演让全巴黎人都疯狂了。小布不仅仅是时装设计师,他也是自诩为装帧和绘画的艺术家。这下子,他沉醉于芭蕾舞裙子,对于东方的主题也迷恋不已,他的对东方艺术的痴迷在其设计作品中一览无余。无论是土耳其青兰头巾,还是中国古代仕女的拖地长袍,抑或是中东地区的服装配饰,他都把这些细节用在其设计作品中。


让我们来看一下和中国相关的设计元素,布大师有一件作品,如今仍旧存放在时装博物馆里,这条袖子超宽的裙子被命名为“孔子”。不知道 Poiret 是否通晓儒家论语,从这条裙子的命名和设计,足可见他对东方文化的深深热爱。因为芭蕾舞一千零一夜的主题,Poiret 设计了中东妇女宽大的包头巾,他的夫人穿戴后,一股东方神秘气氛扑面而来,巴黎女人纷纷仿效。今天的时代,这个装扮也依然非常时尚。土耳其灯笼裤,女人的高腰裙裤,一件件设计作品,在那个一战前夕的年代,都标新立异。小布夫人Denise 尽管生养了五个孩子,却依然保持着曼妙身材,她穿戴着夫君的作品,在世界时装王国里挂起一阵夺目东方风。


Poiret 的设计很成功,他的市场运作也同样是今天的教科书。他喜欢一掷千金,举办大型晚会,他把自己的大 party 命名为“一千零二夜”,美酒美食,环佩叮当,暗香流动,锦衣华服,极尽生活之奢华,声色之犬马。


布大师被东方元素吸引后,一发不可收拾,本来他自己主张的“时装改革”由繁琐到简洁的风水又转了回来,1910年后,他把刺绣,锦缎,流苏,珍珠,羽毛等全部收纳其设计创意中,令女性的裙子又开始走入了繁琐之路,有时装评论家提出批评,他无意接受,狂妄地说:我让女性穿戴什么,她们就穿戴什么,。


小布终于练就大布了,Poiret 声名显赫,硕果累累,他毫不客气地说:“我装扮了这个时代”。



布大师掷地有声的宣言,让世上凭添对他又爱又很的人,从此,生命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他口出狂言,骄傲自满,君临天下的傲气,树敌无数。在那个年代,布大师但凡发布一个时装会,都必须是声势浩大的排场,一个地道的巴黎人,装个土豪样,奢华极致。可惜那个时代没有社交媒体,热闹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尖刻的批评声音。


Paul Poiret 是时装界的革命者,是先驱先锋,总之,先一切

但是,我们今天不得不承认,Paul Poiret 是时装界的革命者,是先驱先锋,总之,先一切。看看这些他当时一意孤行顶风作案的事情:把高级定制衣服挂在橱窗内,打破门第观念的社会阶层,管她是舞女还是陪酒女,有钱就可定制;请来著名画家把绘画印染在丝巾上面,大印花图案流行;给每件作品打上自己的 logo,和画家合作出版自己的设计集;把时装设计和室内装帧艺术设计融为一体,看看今天的 Versace,Ralph Laurent等品牌,把时装和家居设计结合;设计自己的品牌童装,让那些欧洲的土豪也一掷千金地打扮孩子;他解放了女人的胸部,却开始锢紧女人的大腿,设计出紧身铅笔裙(一步裙),连自己的夫人都不屑一顾而弃之,如今经久不衰;一发不可收后,布大师走得再远一点,炮制出裙不象裙,裤不象裤的裙裤,连当时的教皇都发表了“伤风败俗”的声明;东方情节在布大师的胸怀里喷薄而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上灯笼裙;至于环佩叮当的女人饰品,布大师更是异想天开,粗暴地把珍珠用绳子穿过,并用昂贵羽毛挥洒点缀,在当时遭受白眼。



那是布大师的辉煌时期,在一战前夕的欧洲文化界,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统治者,另外两位齐名的,一位是他从中吸取灵感的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创导者 Sergei Diaghilev,另一位是那个著名的“小便盆”达达主义艺术家 Marcel Duchamp。(这位老兄名杜尚,当年为了讽刺整个艺术界,特地把一个男性小便器作为作品参展,历史开了相同的玩笑,那个在蓬比杜放着的“小便盆”,早就被称为划时代的艺术流派的开端作品了)


不幸的是,一战开始了,Paul Poiret 应征入伍,上了前线打仗去了,等到一战结束回到巴黎,发现时装舞台的风水轮流转,那已经是Coco Chanel 的时代。布大师哪儿甘心冷落,他带着设计团队和女装模特出游欧洲巡回路演,当时的欧洲,这样的时装秀并没有大型公司设计包揽,布大师亲力亲为,也扭转不了窘迫的财务困境。因为以前的万丈光芒,他依旧沉浸在往日的辉煌成功里,可他的设计理念完全被那个时代抛弃,人们争相谈论的是可可香奈儿的设计。布大师包了塞纳河上的三条游船,请上达官贵人,名媛淑女,备足上等昂贵香槟,展开时装秀,以前赞助看好他的富商们并不买账,布大师债台高筑,被无情的时装王国彻底抛弃。



Paul Poiret 曾三次破产,他挥金如土,不善理才,他性格的独断孤行,骄横自大,欠下五十万法郎的巨债,他无法从财务困境中走出来。他的夫人 Denise 终于弃她而去,他一气之下,远走普罗旺斯,在那里,在梵高曾经的灿烂星空,寄托于山水之情。1944年,Paul Poiret 回到巴黎,在巴黎一家平民医院病故,让后人唏嘘不已。


可是,无论如何,在时装的历史上,Paul Poiret,the king of fashion, 他装扮了那个时代,他的名字永远地名垂了时装的青史。



电话:778-862-0758

微信:fanfanfrench

Email:fanfanfrench@gmail.com



温哥华时尚生活第一平台


“ 关注乐尚,享受生活 ”



回复“活动” | 获取大温精选活动

回复“购物” | 获取大温购物咨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