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连载丨女巫猎人(八)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五)



前情提要加雷特来到池茵地,遇见了老友老威廉,一番叙旧之后得知有刺客袭击了伯爵的府邸,而老伯爵已经患上了中风,不再认识人。但在他中风之前曾把加雷特推荐给自己的儿子。


正在二人讨论伯爵家事之时,加雷特接到子爵的传唤,命令他保护子爵离开池茵地,前往白星参加五国会议,加雷特无从拒绝,但从老友那零星得知的资料告诉他,他再一次被迫卷进了不一般的事件里。



第八章



子爵的队伍一直走了五天,终于在当天中午到了位于威尔格兰和利贝尔交界处的白星城。白星,顾名思义就是有着白色光辉的星星,这是一个精灵词汇,此城是一座在精灵遗迹上建立的城市,这个城市丝毫不负它美丽的名字:干净,整洁,人民有礼貌而且讲究秩序,这都归与它有个开明的统治者,那就是受人尊敬的拉.蒙塔利克伯爵。伯爵恪守中立,与包括帝国在内的各国都交往密切,所有人都尊敬他,这也包括皇帝在内。所以每当有世界性的重大事件,帝国就会督促各个王国派出大使前来这个自由城里商讨,也就是著名的“五国会议”。

 

加雷特在一路上与子爵的骑兵们结成了伙伴,同时也同书记官贝拉多齐奥学士成了朋友,虽然骑兵们都不喜欢学士的唠叨,但一向寡言的加雷特并不介意这一点,他也乐意从这个多话的学士口中听到更多的传闻。 


贝拉多齐奥每经过一处就会和众人讲解当地的历史和风俗,骑兵们大多都不愿意听他卖弄,子爵只顾研究地图,只有加雷特偶尔会和他聊上几句,在到了白星之后,学士就和他聊起了这位传奇伯爵。

 

“中士先生,你瞧,大名鼎鼎的蒙塔利克领地果然不一样,这里的气味比我见过的任何人类城市都要好闻,没有尿味,没有大便,也没有呕吐物,我听说伯爵还禁大麻。”

 

加雷特正在吃一块蘸了黄油的干瘪奶油面包,他有些不悦的从嘴里挤出了一丝笑容。

 

学士又说道:“我听说伯爵会和士兵一道坐在土堆上吃饭,这并不是形容他没教养,虽然很多贵族们都会时刻保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形象。反而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理性的做法,平易近人,不是吗?在威尔格兰和韦瓦第,人们吃着从下水道里刮上来的黄油和发霉的麦子做的面包,还有加了石膏粉染白的奶油,里面还有牛粪味,但是那些天杀的大贵族们,他们只吃庄园特供的食物。你瞧,伯爵本人就不会,他和平民们吃着一样的食物。”

 

加雷特把手中的面包扔掉了,又吐出了嘴里还没咽下的。

 

“我觉得那些贵族们应该学习……我想他们应该学不到什么。有一个关于这位可敬的伯爵的传闻,你听说过没有?”

 

正打算向路边面包商购买新鲜食物的加雷特回过头说道:“什么传闻?”

 

“伯爵是个利贝尔人,一般这样一位大贵族绝对会倾向于自己的祖国,但伯爵坚守中立,他认为自己是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就像人类祖先万帕大帝统一大陆时候的自称一样。我听说伯爵拥有万帕大帝的血统,你知道的,几乎所有国王都认为自己是万帕大帝的后代,而且我听到一些小道传闻,说伯爵还是利贝尔王位的法定继承人。” 学士说道。

 

“那他为什么只是一个伯爵?”

 

“据说他在年幼的时候被人从他的皇妃母亲手里掳走了,当时他是一名太子,谁都不会怀疑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行径。之后利贝尔国王老查尔再也没有儿子能继承王位,只有两个女儿,他不得不在临终前选定他的堂弟继位,据我所知那位新国王并没有正统皇室血统。”

 

“我听说老查尔是被刺杀身亡的,而且凶手可能就是他的堂弟,也就是下一任国王。”

 

“加雷特,贝拉多齐奥,我需要你们过来一下,我们马上就要进蒙塔利克伯爵的公馆了。” 子爵此刻突然喊道,在他们俩走进后,子爵小声的说道:“嘿,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听政治丑闻,我也喜欢,但这种没有确切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要拿出去大堂上说, 利贝尔人不喜欢他们的丑闻被人到处提起。”

 

子爵走后,贝拉多齐奥压低声音在加雷特耳边说道:“注意点朋友,伯爵的观察力惊人,人们总说‘蒙塔利克知晓一切’。” 说着还对他眨了眨眼。

 

加雷特抬起了头,他已经能看到旗杆上飘扬的蓝底金百合花和龙旗帜了,龙在上面,百合花在底端,这是蒙塔利克的徽章,正如贝拉多齐奥所说,伯爵手腕强硬而且坚守中立,虽然此地属于利贝尔,但在这里,伯爵的话要远比利贝尔国王的话重要。 


正在骑兵队要通过内城的时候,内城门口出现了骚动,似乎有人在吵架,加雷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前些天刚刚见过的罗威纳的雷塔夫子爵,今天他没有穿他那件黑色半身盔甲,而是穿着高档的黑色的丝绒夹克,他的袖子上剪出了一条一条的口子,正好露出了他的那里面的那条白衬衫袖子。他正一边拿他的袖子擦着汗,一边用他蹩脚的利贝尔话和卫兵讲着道理。

 

“为什么不然(让)我进去?我是一个哲(子)爵,从拉瓦(罗威纳)来。”

 

“我很抱歉先生,您的话让我有些不明白,伯爵明示,来人一定要出示他的贵族证明,或者有一位具有影响力的贵族担保。”卫兵有条不紊的回答。

 

“我……” 雷塔夫子爵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正当他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他看到了走在骑兵队前面的塞巴斯蒂安子爵还有加雷特,他连忙迎上去,说道:“老天,终于碰到一个可以说人话的了。”

 

“大人,您好,咱们又见面了。” 加雷特欠身与雷塔夫打招呼,雷塔夫也还了一个礼,子爵用一块白手帕不停的擦汗,他带着焦虑说道:“老天!我的贵族证明忘在国王的客房里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到白星大门口了,我正支人回去拿呢,这帮孙子无论如何也不让我进内城,难道我在拿回证明之前都要像个平头老百姓一样睡在街边的破旅馆里吗?”

 

“雷塔夫子爵大人,您难道不会用通用语和他们讲嘛?” 塞巴斯蒂安子爵问道。

 

“老天啊!我不会帝国语呀!”

 

塞巴斯蒂安子爵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一切。他下马走向守卫,守卫见他过来后立刻立正,子爵示意贝拉多齐奥出示他的文件,守卫们看到子爵贵族证明后便打开了关卡,并向子爵行礼。子爵用一口流利的利贝尔话对守卫说道:“这位是来自罗威纳的雷塔夫子爵,他的贵族证明忘在了家里,我可以为他担保,如果有任何问题我想直接和伯爵说明。”

 

卫兵行了一个礼,然后示意雷塔夫子爵也可以进去了,于是他们两拨人一起下马进入了内城。子爵们的卫队被蒙塔利克的卫兵带到了营房区,他们的马也被专门的马夫接到了伯爵的马房,两位子爵一人只带了四个亲卫进入伯爵公馆,当他们走上一块红地毯铺出的路的时候,雷塔夫子爵发出一声惊叹:

 

“真是太壮观了!”

 

加雷特顺着雷塔夫的目光看向前方,那是一座巨大华丽的宫殿,这座宫殿全部是由白石砌成,上面用浮雕满了榭寄生和羽毛,并装饰着金边,这座宫殿充满了精灵建筑风格,引得贝拉多齐奥喃喃自语“这是一座精灵遗迹……完好的精灵遗迹。”环绕着宫殿的是一个大花园,上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还有一些沙漠中的植物,现在已经是冬季了,真不知道伯爵是怎样能让这些在不同季节的花一齐盛开的,可见伯爵非常讲究,这些也同时能证明出这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

 

伯爵的公馆正在举行舞会,来来往往的人都穿着华丽的袍子或者小礼服,路边的石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精美的食物,加雷特觉得肚子很饿,但他实在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去吃,他的老师巫师维森特教导过他,不论多饿也不要在主人宣布开宴之前就去吃摆放着的食物,直到上了宴席,才可以吃东西,大吃大喝是乡巴佬的举动,大多情况下会被人当做乞丐赶出舞会。最后,老巫师还刻薄的批判了舞会上的食物:量少得只够喂猫。想要在礼貌的同时吃饱饭,那是不可能的。

 

“真了不起,我做梦都想着能住到精灵的屋子里面,‘慢吞吞’大人,您怎么看?” 塞巴斯蒂安子爵说道。

 

“我怕我这辈子赚到的钱也买不起这样的房子……走吧,我急切的想要看看我的卧室。”雷塔夫子爵说道。

 

塞巴斯蒂安半开玩笑的说道:“真有这么急切?那可真不像您的作风。”

 

“看在老天和蒙塔利克的份上,别再讥讽我啦。”

 

贝拉多齐奥在一根柱子边上拿出了放大镜,他很想用铅笔把这些精美的花纹都临摹下来回去研究,但子爵的脚步并不允许他这样做,于是他就只好和边上的加雷特倾诉他的满腹学识。当他们走到一个高台底下的时候,他们看到了站在高台上站着三个人,众人一眼就认出领头的这个人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拉.蒙塔利克伯爵先生,他正在迎接客人。

 

伯爵实在是太显眼了,他是个瘦高的北方人,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穿着一件颇具东方气息的袍子,他有一头乌黑工整的帝国式短卷发,留着一撇胡子,他的皮肤看起来比常人要苍白几分,眼神也格外的深邃,当他望向远方的时候,会带着着一种智慧而又愤世嫉俗的神态。

 

加雷特恍然间觉得站在高台围栏边上的并不是一个伯爵,而是万帕大帝本人。

 

当老兵看向伯爵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伯爵也转过头看他,并点头施礼。加雷特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欠身回礼,随后,他跟在人流后面向宫殿走去。在他们对面的红毯上迎面走来一个五人队伍,他们身材高大的出奇,当中最矮的一个也有大约七英尺半高。他们穿着复古式的盔甲,头戴着华丽的头盔,走在当中的那个人戴着一个头上插着红色马鬃毛的头盔,当加雷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只能看到对方的肩膀,这使他想起了多年前那个轻易就冲破了他们防线的那个拿非利雇佣兵,他也是这样的高大健壮。

 

这几个兵士无形之中带给了他相当大的压力。

 

“拿非利人!” 塞巴斯蒂安子爵说道。

 

“是的,拿非利人。”贝拉多齐奥说道,“走在中间的那个就是号称帝国的战马——约拿将军,妇孺孩童的噩梦,沃伦马德城的屠夫,精灵的克星。他带着麦尤乌斯大帝的命令,瞧瞧他那不可一世的表情。”

 

雷特夫子爵说道:“真是招了瘟疫。”

 

子爵到处找了找,想找一个吐口水的痰盂以表示自己的鄙夷,索幸他找到了一个空花盆。

 

在不远处,有一些卫兵正赶着一辆马车,马车上是一门装饰精致的大炮,这个大炮显然是不能发射真正的炮弹的,因为炮管处有一节是玻璃做的,里面还放着一块发着蓝光的晶体,而且还能拆除。

 

“魔晶大炮,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阿尔布齐奥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学士取下单片眼镜,说道:“曾经有一个术士声称自己研制出了一种能用不用火药就能发射的大炮,弹药是一种魔法水晶。”

 

加雷特突然像是有些响起些了什么,但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抓不住点,只得附和的问了一句: “那后来呢?”

 

“后来他被自己的研究炸死啦!他的杰作被人发现了,然后做成了艺术品,就是这种魔晶大炮,点燃之后里面的水晶就会发射出来变成火光,那比烟花漂亮多了。”

 

加雷特突然摸了摸自己包里的红晶,他想到要是这块水晶放进去,不知道发射之后会是什么样的?

 

正当他们穿过人流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华丽精巧的马车,加雷特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可以在伯爵的庄园里行马车,当马车接近的时候,贝拉多齐奥发出了一声惊叫:

 

“噢,那是瓦朗蒂娜.拉.卡瓦尔蒂埃的马车!”

 

加雷特看着慢慢驶来的马车困惑的问道:“那是谁?”

 

“一个女法师,女巫,她是银奥秘境最年轻的巫士长之一,同时也是利贝尔的莫尔赛大公的妹妹,哦!该死的,我讨厌染指巫术的女人,你知道吗,这些巫婆表面上看起来像个十七八岁的好姑娘,但事实上她们的年龄可能比你母亲还要大。”

 

“那不是巫术,贝拉多齐奥,银奥秘境的研究和巫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和你一样,都是饱学多识之士。”加雷特说道。

 

学士皱了皱鼻子,他的额头因他的表情而隆起了三层深浅不一的皱纹。

 

“啊!饱学多识之士!多么高尚的头衔!”学士喊道,“如果我想要拿杯子,我会伸出手去,而不是用恶魔的法子把杯子送到嘴边上。奥银塔,他们和帝国人一样爱插手各个国家的政治,虽然不像帝国人那么爱耍无赖。你知道吗?他们到处宣扬他们的大宪章,游说国王们采纳他们的‘君主立宪制’,真是大逆不道!”

 

“贝拉多齐奥。”加雷特无奈的叫道。

 

“你知道别人是怎么形容银奥秘境的女巫的吗?就像诺斯人传说中的冰雪女王,当她们看到一些年轻男人的时候,她们就会通过眼神施咒,把一块寒冷的冰碎片放进男人的心脏里,从此之后这个男人就变得冰冷无情,也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只会像个傀儡一样跟随这个女巫。记住朋友,当她们看着你的时候,千万不要看她们的眼睛。”

 

加雷特点头答应,他自负不会有人具有能在他眼皮底下施法的能力,也不相信某些传说。然而就在他看到靠近的马车上坐着的那个女人的时候,学士的话被他远远的抛在了脑后。

 

马车带过一阵野蔷薇的香风,车上的这个女士并没有和其他参加伯爵的宴会的贵族妇人穿一样着华服佩戴珠宝,也没像个法师一样穿着袍子。她只穿着一身红素布长裙,披着一件暗红色的斗篷,她有着一头棕色的卷发和白皙的皮肤,她的脸蛋就像朱纳神堂里的侍女雕像一样圆润美丽,当加雷特看向女士的眼睛的时候,女士也再看他,她朱唇轻启,半含着笑,那对犹如黑色水晶一样的眼睛有着几乎能穿透灵魂的慑力。

 

加雷特浑身发颤,他感觉有一点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眼睛,冰冷的,湿润的,像是雨水,也像是某人的眼泪,那冰冷由眼睛穿过血管,一点一点的往胸口钻去,一直流入心脏。

 

马车与加雷特几人只是擦肩而过,加雷特与这位女士的短暂对视也只是惊鸿一瞥,当下一秒的时候,女士的马车已经离去了,只留下加雷特一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怅然若失,直到贝拉多齐奥叫他第三声的时候,他才从这种失落感里面走出来。

 

“你怎么了?子爵在叫你,陛下的亲卫刚才来消息了,要亲自见你。” 贝拉多齐奥冲着加雷特大喊。

 

加雷特晃了晃头,说道:“什么?国王也来了?要见我?”

 

“对啊,国王来了,亲爱的,当他听说揭开那个可耻阴谋的勇士也在这,就巴不得亲自和他了解情况了,真是兢兢业业的国王,真可敬,而且愚蠢!其实他是迫不及待的想向所有人夸耀自己的王位,他总是这么虚荣,只因为他继位才五年,真是愚蠢,要知道,国王离开皇宫出游,简直就像是在对刺客亮出后背,然后说挑衅一句‘往这里刺’。” 学士不停的抱怨,并连用了好几个愚蠢来形容他的国王。

 

“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贝拉多齐奥,你太偏激了。”

 

“哦,没这么夸张!我太偏激了!”

 

“看吧,朋友,看那边, 那是利贝尔国王的旗帜,他们的也打出国王牌了。”

 

 加雷特指着不远处一支卫队,他们举着有着两朵金边百合花的蓝旗帜。

 

“……好吧好吧,看来愚蠢的人并不只有弗勒利亚……让咱们先去觐见国王吧。”


加雷特跟在两名子爵身后一直走向伯爵的宫殿的侧殿,国王弗勒利亚正下榻在这个侧殿里。当他们正要通过一条走廊就要走到侧殿的时候,从他们的对面走来三个穿着盛装的爵士,走在中间的那个背着双手,神态高傲。

 

雷塔夫子爵小声咒骂了一句,道:“唔!理查侯爵,我最不想见到的威尔格兰人之一。如果有别的路的话,我会直接绕开他。”

 

当他们几人与走来的三人碰上的时候,两位子爵还是毕恭毕敬的向侯爵行了礼。侯爵留着一撇夸张的胡子,胡子尾向上几乎翘成了一个鱼钩一样的弧度,可想而知他有多爱打理自己的胡子,当侯爵张嘴讲话的时候,他的胡子总是会随着嘴角的动作而有节奏的抖动。

 

“噢!原来是罗威纳的雷塔夫子爵大人和……这位是,哦,我想起来了,您应该是塞巴斯蒂安子爵,我听说令尊卧床不起,不知现在还能不能骑马?前些日子正打算去探望呢,但苦于政务繁忙无法抽出时间来。 ”

 

“承蒙侯爵大人惦记,家父双脚不利,下床走路亦成难事,现在政务都由我代劳。”塞巴斯蒂安子爵说道。

 

“但我听说大多数事情实际上都是由您的母亲与舅舅代劳,是这样的吗?呵呵呵。”侯爵说道。

 

子爵的嘴角不自然的抖动,似乎极力在掩饰自己的不悦。

 

侯爵手一拍,说道:“噢!真是太糟啦!虽然令尊与我政见不同,但我一直都把他当做有着几十年交情的老友,一想到不能看到他骑马,就感觉万分遗憾,这真是军队的损失!”他看了看两名子爵的亲卫,把目光投射到加雷特身上,“恕我冒昧,塞巴斯蒂安大人,这一位是谁?他似乎不像是您的士兵。很难想象在这样体面的地方会见到一个穿着如此邋遢的叫花子,我很好奇大名鼎鼎的蒙塔利克伯爵为什么没把他赶出去呢?”

 

加雷特没有回话,只是强颜欢笑的低头行礼,等着这个侯爷和他那几个趾高气扬的仆从从他低下头的方向走过。

 

“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无礼的人!” 雷塔夫子爵喃喃道。

 

塞巴斯蒂安子爵则骂了一句:“招瘟的混球!” 他转头看了看还低着头的子爵,说道:“加雷特,我觉得你确实应该去换件体面点的行头,你瞧瞧你有多久没洗澡了?这些钱你拿着,我听说这里的澡堂是除了帝国外最好的,还能找一些小妞,你去洗个澡,然后买一件干净的礼服和紧身裤穿上,打扮的体面一些后再来觐见陛下。”


加雷特拿着子爵给的一袋钱后就来到一家显眼的裁缝店里,他买了一件黑色剪口袖夹克和白衬衫,还有一双新的长筒马靴。之后他在公共浴池里好好的洗了个澡,然后换下了他那满是泥土的锁子甲,还有那件已经旧得不行羊绒外衣——这是他对他已经亡故妻子的最后记忆。

 

换好新衣服的战士再度走进了伯爵的花园,现在他明显的已经感觉不到那些贵族们鄙夷的眼神了,相反,还有不少戴着面具的女性向他招手,当然,他也只是礼貌的行礼,因为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得到某个贵族夫人的青睐得。

 

加雷特把军刀交给了蒙塔利克的护卫,他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和护卫解释清楚他的左手上的这个金属手套是取不下来,虽然看起来很恐怖,但其实无害。伯爵的护卫倒也比较贴心,一个军官脱下了自己的半肩小披风递给加雷特,让他挂在外套上,好掩盖住这个手套, 并且再三嘱咐他不要惹麻烦。

 

当加雷特见到国王的时候,他以一个优雅的站姿一只手杵着剑,另一只手拿着王冠立与一块红布边上,他的前方是一个画师,正在以他的形象作画。在长椅上半窝着的是他随行的两个女伴,下面站着的是两位子爵,还有一个穿着墨绿色礼服的贵族,那是艾伦伯爵。不远处还坐着一个中年人,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袍子,加雷特一眼就看出来对方是个巫师,他下意识的把左手往披风里面藏了藏,恐怕巫师会注意到。

 

这是加雷特第一次见到国王,而且国王还是指定面见他,这对大多数平民来说或许都是个荣耀。 但加雷特不完全这么想。

 

国王弗勒利亚看起来不过四十岁,下巴留着一圈精心修剪的络腮胡,正如前面提到的,他继承王位不过短短五年,风光,骄傲,虚荣,都写满了那张英俊的脸。 加雷特走进侧殿后,塞巴斯蒂安子爵对他使了一个眼神,加雷特走上前去单膝跪下。

 

弗勒利亚依旧保持着一副好看的站姿,以避免打断画师的作画,他斜着眼看向加雷特,说道:“下跪何人?为何不报上名来呢?”

 

“陛下,我是加雷特.里德罗克,来自欧登堡,此前我曾为塞巴斯蒂安伯爵的步兵团效力。” 加雷特说道。

 

“哦,好的,欧登堡的加雷特,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你在前往你女儿教母家的时候路过了罗威纳,和一群游侠一起击败了袭击罗威纳子爵以及他的城市的匪徒。”

 

“是的,陛下。”

 

“说说当时的情况吧,亲爱的中士先生。”

 

国王活动了一下站僵的腿。

 

“我标错了地图,错把地图上的一厘米看成了十公里,于是走到了罗威纳。那天我很饿,很想找个地方吃一顿饭,当我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城堡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就去买一些吃的。靠近后,我发现城堡里的人正在和外面的人交战,当我看清城堡上的人后,发现那是一些半兽人,于是我决定去看看他们的敌人都是一群什么人,之后我就见到了我那些游侠朋友,还有子爵雷塔夫阁下。”

 

站在一边的雷塔夫子爵向国王鞠了一躬,承认了这段话的可信度。

 

“唔,真令人印象深刻。我听说你缴获了一封信和一块红色的水晶?信我已经过目了,那块水晶你是否还带在身上?”

 

“是这样的,陛下。” 加雷特说道。

 

“好的,呈上来吧。”

 

 国王转过身, 此刻他身边的那个穿着灰袍的中年男人也站了起来,说道:

 

“陛下,这恐怕会有危险……”

 

弗勒利亚瞪了他一眼,说道:“顾问先生,阁下,学士,您觉得我很冒失,很毛躁对吗?难道认为我会害怕吗?我用矛捅死过野猪,我也知道如何在马上作战,退下吧,阁下! 来吧,士兵先生,把它给我看看。”

 

加雷特拿出那块还在散发微光的红晶碎片,用一只手递上去,国王看了看他藏在披风里的手,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不用你的左手呢?”

 

“陛下,我刚才在洗澡的时候不慎摔倒了,左手给摔脱臼了,澡堂老板帮我接上的,现在还是有点无力。”加雷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灰袍巫师的眼睛,所幸对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也没看他藏在披风里的手,只是看着弗勒利亚国王手里那块红晶若有所思。

 

弗勒利亚拿着水晶对着窗外的阳光看了一下,红晶里面荡漾的光辉让他觉得有些刺眼,他回头把红晶抛给了巫师顾问,说道:“阁下,您有什么看法?”

 

巫师接过了水晶,他戴上一块单片眼镜,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说道:“恕臣才疏学浅,臣无法描述这种东西的……来历。首先,它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水晶,它的里面很显然是在不停运动的,好比一个密封的瓶子,里面装满会发光的液体。臣发现这个晶体被截断过,但被截断的那一面在断裂的瞬间就停止活动而变成实体了,使它感觉就像是一个从中间断开的玻璃一样,真是奇怪,臣从来没见过有这种性状的东西。”

 

弗勒利亚看了看加雷特,后者点头承认巫师所说的确切性。

 

“普尔曼,我的顾问阁下,我知道你们费多南德人一向处事严谨, 那依您之见,这块红晶该怎么处置?”

 

“这位士兵先生可以考虑把它留在我这,我可以画点时间去研究。”

 

“需要多久?”弗勒利亚问道。

 

“大概要半年。”

 

“真是太好了!”国王拍手叫道,“可是我不想等那么长的时间。还有其他考虑方向没有?”

 

“陛下可以差人将它送到银奥秘境,那里的研究设备先进,而且那里的法师学识都在臣之上,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搞清楚了。”

 

弗勒利亚将红晶塞回加雷特手里,说道:“每回五国会议的时候银奥秘境都会派人来参加,同时宣传他们那傻逼的大宪章。你可以去问问银奥秘境的法师们下榻的地方,对了我建议你去见见蒙塔利克伯爵,他是我唯一钦佩的威尔格兰人,或许他会有什么好办法。”

 

“遵命,陛下。”加雷特鞠躬道。

 

“两位子爵大人,你们应该感到幸运。”弗勒利亚说道,“为什么我会亲自前来参加会议?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你们认为我虚荣,好借此机会向世界宣示我的权力?那可真是荒谬!你们可能还没有收到消息, 因为这个幕后主使,G.H,他夺走了威尔格兰四位大员的性命,马南哈伯爵全家丧命。 ”

 

当国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站在一边的马南哈伯爵拿出一张手绢,努力的挤出几滴眼泪来。

 

“我,弗勒利亚,只是个来顶头的,既然他们的目的指在挑起两国战争,我想他们不会放过刺杀我和小查尔斯(利贝尔国王)的机会的,我是来指挥战争的,我的举动是一种战术,!我很想看看这位神秘的G.H先生会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我。 来吧,可敬的里的罗克先生,作为我的密探,去调查这件事情吧,然后将他们揪出来,一网打尽!”

 

国王顿了顿,又说道:“士兵,记住,行事低调,咱们不能让每个人都知道咱们有秘密。”




(往期连载,点击下方超链接可直接阅读)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善与恶(一)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善与恶(二)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善与恶(三)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一)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二)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三)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四)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