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绮罗香·棺材子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绮罗香·棺材子


01

神思接到了一个活,说端大帅家的姨太太难产死了,一尸两命。

我觉得他肯定是穷疯了,不然他一个看风水的,去学人家抓鬼干嘛?

抓鬼这个活是损阴德的,我虽然有阴阳眼,哥哥却严禁我碰这些东西,所以这次神思是趁着他去朋友家喝茶然后悄悄带着我去的。

赏金很高。

端大帅是北平总督府指挥都督,在外宣称第一军统,实际上位高权重,在隆裕太后宣布清帝退位这件事上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就连袁总督都忌讳他的势力,万一出现什么岔子,可是都吃不了兜着走的。

而这个姨太太,不是端大帅的太太,而是旁系堂兄的姨太太。

站在都督府面前,我想打退堂鼓,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家的老管家和一排穿着灰蓝色军装的护卫将我们一起请了进去。

老管家也姓端,在端家已经做了几十年的管家,见证了端家所有的兴衰,若有什么问题问他最合适了。

端管家其实是个很有礼貌的人,身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鼻梁上挂着一副近视眼镜,骨瘦嶙峋的,看起来弱不禁风,走路的样子却很沉稳,带着我们绕过亭台走到后院。

这里做白事做得很隐晦,大概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端家想悄悄地掩盖过去,没有正经地送走,加上这位姨太太是端大帅堂弟的七太太,生前就是特别注重仪容仪态的人,自己死了还这么悄悄的搪塞过去,估计是怨气太深,不愿离开。

这难办就难办在她不肯走,那口放在庭院里的棺材和这个别致的院子格格不入,端管家说这口棺材已经抬断了两根粗麻绳了,一般的棺材是不会这么重的,想到是怨气太深,就叫了法师过来驱邪作法,可是第二天,那个法师也死了,尸体浮在鱼塘里,脸都是紫青紫青的,特别渗人。

帅府一下子传出两件见不得光的事不太好,那伺候七太太老嬷嬷和几个小丫头都害怕得要死,逃吧,肯定会被抓回来打死,不逃吧,那七太太都变成厉鬼害人了,她们整日守灵,指不定哪天就轮到她们了。

我里里外外看了一圈,神思问我:“怎么样了?”

我反问:“你呢?”

他收好手中的罗盘,说:“这宁馨苑是整个帅府少有的灵地了,按理说是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的,除非这位七太太的怨气真的很深。”

我说:“大小魂都不在棺材里,也不知道是被勾走了还是在屋子里游荡,现在大太阳的肯定看不到的。”

神思两手一摊,对端管家说:“看来今晚我们要在这里留一宿了。”

端管家不急不缓点头哈腰,道:“我这就去安排。”

走之前,他瞥了我扣着棺材板的手一眼,那是我探魂之前做的一个小动作,是为了告诉棺材里的人,我来了,让她有点心理准备,不管是出来对付我还是躲起来,登“门”拜访,扣门是起码的礼貌。

这管家真是好修养啊,要是拾倚也有这种风度就好了,不过拾倚也有拾倚的好,毕竟像拾倚这么好看的管家别的地方也找不到了。

02

端管家将我们安排在了隔壁九太太的院子,跟宁馨苑很近,这么安排的原因是九太太也很怕,有我们在这里,她安心一点。

我笑着安抚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平时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吧?”

九太太认真的想了想,说:“争宠算不算?不过我记得她怀孕的时候差点摔倒我正好扶了她一把,应该抵消了吧?”

我还是笑着点头,这位姨太太还是少有的天真,毕竟恶人不管你怎么对她好,她都只会记得你对她的不好,这种不好的事不用惊扰她。

晚饭时间,我们也在九太太这里用的,九太太貌似很喜欢神思,非要挨在神思旁边坐,搭话也很殷勤。其实九太太年纪也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是地方一个小官为了攀关系把她嫁过来的,日子倒也过得不差,主要是她看得开,活得洒脱端大帅虽然年纪跟他对不上,年轻时也堪称枭雄,才打下今日的江山。

神思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帮帮忙,我表示爱莫能助,簌簌口就带了个带路的丫鬟去附近探风。

已经天黑了,确切的说棺材里面有两具尸体,可是一个魂也见不到。一般来说,未出生的孩童魂魄的灵力都很弱,很难被发现,所以勾魂使一般都发现不了而忽略掉,盘踞在人间不走,吸食一段时间的污秽之气就会变成恶灵,天生毫无价值观的胎儿也会喜欢作恶,但是也有的只是因为好玩而已。

夜晚来临,这里的确凉了一些,至少比隔壁院子要冷,我估摸着是那小的还在屋里不知道怎么出去,便在屋子里走了一圈。

晚一些的时候,九太太房里的丫鬟在门外探了个头,看着庭院里停着的棺材又不敢进来,远远的招手让我出去。

我走到她身边,她说前院的端少帅从南方回来,带来了些稀罕玩意给各房太太挑,听见家里来客人了指名要见见我。

我说:“神思去不就可以了吗?”

小丫鬟细声说:“神思先生已经过去了。”

就是说我也过去。

一路上听小丫鬟说,这个端少帅是端大帅的独子,先不说生得那叫一个俊俏,年二十八就已经是政坛一个老辣的政客,是端大帅的得意接班人,手下部将都很信服他。

我见到神思的时候,他正在主楼的大厅下背着手看这些忙来忙去的家丁搭戏台子,对,看他们的情况,就是搭戏台子!我好奇地走过去,问:“这是什么情况?”

神思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道:“搭戏台!”

我知道是搭戏台,可是我还是没反应过来,问:“先不说这大半夜的搭戏台,家里刚死了人就要唱戏?那躺着的七太太棺材板都盖不住了!”

神思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看向十二点钟正在向我们走来的人,穿着一套灰蓝色的军装,披着一件灰色的披风,军装面前镶着军人的徽章,在灯光下蹭亮蹭亮的,腰间别着一把手枪,着黑色的皮手套,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衣服架子,修长又好看,却丝毫挡不住他眉宇间暗暗透露的贵气和严肃。

天生的皇族之气,一般鬼神都无法近身。

他笔挺的走到我们面前,随意地瞥了神思一眼,目光落在我身上,冷冷又磁磁的闷了一句:“君小姐?”

就好像是有人逼着他喊我的名字一样,我在他眼里还看到了厌恶,但还是勉为其难的伸出手去同他握了个手,谁知道他手套都没脱,只是轻微又礼貌的碰了一下就收了回去。

好吧!我强迫他跟我握手了吗?

“端书钧。”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他走到旁边的太师椅坐下,瞧着二郎腿喝茶,我和神思面对着戏台子站着,我问怎么回事,神思说:“那位端少帅是正阳之相,你也看出来了,是见不到鬼神之类的东西,更不相信有鬼神之说,估计是觉得我们俩是骗子,就顺手搭了个戏台子。”

我接着他的话联想,说:“在死人面前搭戏台?三更半夜唱戏?想惹怒七太太?”

神思捋着下巴默认,因为这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我说:“就算不相信鬼神之说,对死者也该有点敬畏之心。”

“我们这位端家少爷眼高心傲,平时连他这个堂叔都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他房里的七太太了。”神思看着身后,端书钧正低头处理他的公务,很显然没有怎么在意他们,于是将头偏到我耳边低声笑道:“据说这位七太太还是有黑底的,据说有一天衣衫不整的跑到端少帅的房里要勾引他,被他拿枪赶了出去。所以他看不起七太太也是有根据的。”

“这么正气凛然?”我都有点惊讶了。

神思眼神更是猥琐,对着我挑眉道:“这么不近女色,估计还是个处子呢!”

我差点没喷出来,神思笑得没个正形,思前想后,这个事怎么说都是我们吃亏,都说鬼怕恶人,这位端少帅周身散发的盛气凌人,就算是鬼神也怕吧?到时候那鬼要是不肯出来,我们俩估计要吃不了兜着走,可是要是出来了,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说,官家的生意难做。

神思拍拍我的肩膀,说:“来都来了,戏台子也搭了,不如就坐下来好好看场戏吧!”

我也是信了神思的邪才会来端府。

今天上来割草!

因为投稿的地方都比较零散,我就做了一个合集方便大家看,叫《民国回忆录·绮罗香》,白熊阅读APP可以看。没有签约,全免费。么么哒!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