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商务朗读者丨第十期:时代

商务微新闻2018-06-25 15:39:18

商务朗读者 栏目

商务微新闻特别策划推出

“商务朗读者”栏目

借鉴时下流行的朗读方式

邀请到他们

可爱的商务朗读者们

他们 朗读自己 也朗读世界

我们 倾听过去 也倾听未来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卷首语   

这是一个巨变的时代

世界以意想不到的速度飞快改变

这是一个联通的时代

“一带一路”倡议让国家手牵手

这是一个走出去的时代

“中国制造”凭借技术走向世界

这是一个相信梦想的时代

无数人心怀梦想为未来不断拼搏

……

这是一个属于我们的“黄金时代”

商务朗读者第十期

我们为您朗读——时代


在本期商务朗读者中,你会听到:

中国驻法国使馆经商参处郭静朗读的《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她带我们领略了她亲眼看、亲耳听、亲身感受的巴黎,她发出内心最真诚的祝愿:“Vive l’amitié sino-française !(中法友谊万岁!)”

以及中国驻法国使馆经商参处王旭晖朗读的《欧游杂记》,她带我们西行两万公里,来到巴黎这座她播撒下汗水和热血的魅力之都。


朗读者介绍

朗读人

中国驻法国使馆经商参处

郭静

工作感想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我何其有幸,能在最好的年纪,来到传说中的浪漫天堂享受这饕餮盛宴,即便“衣带渐紧”也绝不“投杯停箸”。虽然如今的巴黎恐袭频发、抢劫偷盗更是司空见惯,虽然我也向往艺术爆炸的20年代、人文荟萃的1890年代和巨匠云集的文艺复兴时代,但我知道,当下才是属于我的“黄金时代”,我要亲眼看、亲耳听、亲身感受这座城市的每一声心跳。

5月7日晚,本来在馆里吃着炸鸡唱着歌,通过电视实时跟踪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情况,突然屏幕里出现马克龙胜选晚会的筹备场景。我和同事一拍即合,决定到现场和法国人一起等待最终结果。经过五层安检,我们终于挤进山呼海啸般的现场。除了马克龙的铁杆支持者,现场一万多人中也不乏像我们一样看热闹的人。伴着奥巴马特派DJ的动感音乐,卢浮宫广场俨然变成大型露天迪厅。每个人手里都挥舞着一面或大或小的法国国旗,随着音乐的节拍摇摆。还有人轻巧地爬上灯柱,把国旗系在灯罩上,自己则一只手抱着灯柱,另一只手奋力地挥舞着手中的国旗,身体追随镜头高难度旋转,一旦在广场上的大屏幕上看见自己,就更加来劲,甚至在半空中扭着身子跳起舞来。这让我想起了莫奈为巴黎世博会创作的《巴黎蒙特戈依街道》和《圣德尼街的节日》,也是同样的万人齐呼、红白蓝三色旗迎风作响的场景。

晚上8点,选举结果出炉,镜头在两位候选人间不断切换后最终定格在马克龙的脸上,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和掌声。人们纷纷和身边的陌生人拥抱亲吻,庆祝“鲜肉男神”成功当选,也庆幸美国的悲剧没有在法国重演。一个法国姑娘抱住我喃喃地重复:“Que la liberté reguide le peuple.(愿自由重新引领法国。)”她的眼泪鼻涕糊了我一脸,手也颤抖地厉害。我不知道她如此激动是因为认同、支持马克龙的执政理念,抑或只是被现场的爱国气氛感染,我只知道,连我也深受感动。

最后,马克龙伴着欧盟盟歌《欢乐颂》缓缓走上舞台,向支持者和全体法国人表示感谢时,隔着屏幕我都感受到他的紧张,当然,也有真诚。台下“Vive la France! (法兰西万岁)”的声浪震耳欲聋,我跟着人潮喊着,但在最后加了一句,“Vive l’amitié sino-française !(中法友谊万岁!)”

我爱巴黎,爱她的喧嚣活力,也爱她的沉静如海。 

朗诵原文


(向上滑动阅读)


《流动的盛宴》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作者:海明威

这是家令人惬意的咖啡馆,温暖、洁净而且友好,我把我的旧雨衣挂在衣架上晾干, 并把我那顶饱受风吹雨打的旧毡帽放在长椅上方的架子上,叫了一杯牛奶咖啡。侍者端来了咖啡,我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本笔记簿和一支铅笔,便开始写作。我写的是密歇根州北部的故事,而那天风雨交加,天气很冷,正巧是故事里的那种日子。我历经少年、青年和刚成年的时期,早已见过这种秋天将尽的景象,而你在一个地方写这种景象能比在另一个地方写得好。那就是所谓把你自己移植到一个地方去,我想,这可能对人跟对别的不断生长的事物一样是必要的。可是在我写的小说里,那些小伙子正在喝酒,这使我感到口渴起来,就叫了一杯圣詹姆斯朗姆酒。这酒在这冷天上口真美极了,我就继续写下去,感到非常惬意,感到这上好的朗姆酒使我的身心都暖和起来。

一个姑娘走进咖啡馆,独自在一张靠窗的桌子边坐下。她非常俊俏,脸色清新,像一枚刚刚铸就的硬币,如果人们用柔滑的皮肉和被雨水滋润而显得鲜艳的肌肤来铸造硬币的话。她头发像乌鸦的翅膀那么黑,修剪得线条分明,斜斜地掠过她的面颊。

我注视着她,她扰乱了我的心神,使我非常激动。我但愿能把她写进那个短篇里去,或者别的什么作品中,可是她已经把自己安置好了,这样她就能注意到街上又注意到门口,我看出她原来是在等人。于是我继续写作。

这短篇在自动发展,要赶上它的步伐,有一段时间我写得很艰苦。我又叫了一杯圣詹姆斯朗姆酒,每当我抬头观看,或者用卷笔刀削铅笔,让刨下的螺旋形碎片掉进我酒杯下的小碟子中时,我总要注意看那位姑娘。

我见到了你,美人儿,不管你是在等谁,也不管我今后再不会见到你,你现在是属于我的,我想。你是属于我的,整个巴黎也是属于我的,而我属于这本笔记簿和这支铅笔。



朗读者介绍

朗读人

中国驻法国使馆经商参处

王旭晖

工作感想

这是我第二次出国常驻并写下感想,篇幅有限也许不能尽述,天知道我的内心经历着怎样的澎湃!东方巴黎非洲小巴黎,西行两万公里,我终于来到这座魅力之都,是难言的骄傲和幸运。被无数人赞誉的这座城市,逼人的浪漫气息,写不尽的风流历史,的确不负她的盛名。

谁曾想,他日积贫积弱的中国,马不停蹄追赶着西方的脚步终走到今日之强盛。想到十年二十年前,出国旅游留学工作是那样遥不可及。来到今时之欧洲,德意志大英亦或法兰西,万人敬仰的帝国不复往昔;亿万人众志成城的东方巨龙,而今正崛起在全球的舞台之上。

我为赶上这样的时代而倍感荣幸。又一次走上经济外交岗位,不再是稚嫩的肩膀。是更加光荣的使命感催着我,洒下汗水和热血在这片充满魅力的土地上。

朗诵原文


(向上滑动阅读)


《欧游杂记》

——巴黎

作者:朱自清

刚果方场东北有四道大街衔接着,是巴黎最繁华的地方。大铺子差不多都在这一带,珠宝市也在这儿。各店家陈列窗里五花八门,五光十色,珍奇精巧,兼而有之;管保你走一天两天看不完,也看不倦。步道上人挨挨凑凑,常要躲闪着过去。电灯一亮,更不容易走。街上“咖啡”东一处西一处的,沿街安着座儿,有点儿像北平中山公园里的茶座儿。客人慢慢地喝着咖啡或别的,慢慢地抽烟,看来往的人。“咖啡”本是法国的玩意儿;巴黎差不多每道街都有,怕是比那儿都多。巴黎人喝咖啡几乎成了癖,就像我国南方人爱上茶馆。“咖啡”里往往备有纸笔,许多人都在那儿写信;还有人让“咖啡”收信,简直当做自己的家。文人画家更爱坐”咖啡”;他们爱的是无拘无束,容易会朋友,高谈阔论。爱写信固然可以写信,爱做诗也可以做诗。大诗人魏尔仑的诗,据说少有不在“咖啡”里写的。坐“咖啡”也有派别。一来“咖啡”是熟的好,二来人是熟的好。久而久之,某派人坐某“咖啡”便成了自然之势。这所谓派,当然指文人艺术家而言。一个人独自去坐“咖啡”,偶尔一回,也许不是没有意思,常去却未免寂寞得慌;这也与我国南方人上茶馆一样。若是外国人而又不懂话,那就更可不必去。巴黎最大的“咖啡”有三个,却都在左岸。这三座“咖啡”名字里都含着“圆圆的”意思,都是文人艺术家荟萃的地方。里面装饰满是新派。其中一家,电灯壁画满是立体派,据说这些画全出于名家之手。另一家据说时常陈列着当代画家的作品,待善价而沽之。坐“咖啡”之外还有站“咖啡”,却有点像我国南方的喝柜檯酒。这种“咖啡”大概小些。柜檯长长的,客人围着要吃的喝的。吃喝都便宜些,爲的是不用多伺候你,你吃喝也比较不舒服些。站“咖啡”的人脸向里,没有甚么看的,大概吃喝完了就走。但也有人用胳膊肘儿斜靠在柜檯上,半边身子偏向外,写意地眺望,谈天儿。巴黎人吃早点,多半在“咖啡”里。普通是一杯咖啡,两三个月芽饼就够了,不像英国人吃得那么多。月芽饼是一种面包,月芽形,酥而软,趁热吃最香;法国人本会烘面包,这一种不但好吃,而且好看。




结语  

您喜欢商务人的朗读吗?

请点击“写留言”述说您的感受。

您是我们正在寻找的商务朗读者吗?

请用朗读来分享您的商务故事。

来稿请发至邮箱:

weibomofcom@mofcom.gov.cn

来稿需求:

朗诵作品请通过邮箱附件上传,请同步提交作品电子文本,并在文本末注明:朗诵人姓名、联系方式、所在单位或职业、作品来源(原创或公开出版物);组织参赛作品请标明单位、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