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身上的织锦披风早已滑落,素雪绢裙也已褪到腰际,雪白肌肤,在渐凉的秋季犹如那残败的木槿花.

免费追书2018-02-28 10:19:34

昏暗红烛,迷蒙旎旎的照着这间古香古色的房间,烛光摇曳,散发出妖冶的味道。房内,火红色的奢华布置,那奢华极尊的感觉低迷的流淌在空气之中。


夜风微微的吹过,扬的漏窗外面的树影萌动,交叉的鬼魅树影张牙舞爪的似乎要进来房间一般。


沙沙…沙沙……树叶摩擦发出的声音低沉的响起。


娇喘的呻吟声,柔弱的响起,天空变暗,似是害羞一般,躲在了乌云后面。


夜魅,妩媚,渗入骨子里面的凉意。


喘息声,急促鬼魅的响起,夹杂几丝急不可耐,像是野兽一般的低吼声音。


“唔…”媚态的声音,暗自低语旖旎般响起。


那声音仿若无骨,似刚苏醒一般,带着种慵懒的沙哑感。那独有的嗓音,独属此时那昏暗烛光。夜似乎是越加黑了几分。


凌乱的衣物随性的散落在了木质地板上,魅惑冰凉的深色长袍,以及…妩媚如血的凤凰嫁衣。


视线转移,乳白色的亵衣以及淡黄色的亵衣随意的交叠,媚态,诱惑的味道。


散发着淡淡芳香古木软塌上面,交错的身子,以及随意散落在健硕腰间的外袍。


惹火,令人不自觉的沸腾。


透着烛光,虽只是淡淡一蹩,却感到十分惊艳。软塌之上的女子竟是这般的倾城倾国!


那眉似远山含黛,那肤犹桃花含笑,那发似浮云,那眸宛若星辰。


只是微微的睁开,便令人感觉到了盈盈秋水在流动,目若秋水,晶莹明澈。


只是!明显的水眸里面出现了几分清明。


疑惑!


明明刚刚还在跳伞,为何此时却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下承欢?


疑惑还有惶恐夹杂在令人颤抖的欲望里面,揪心得难受。


水眸看向了身上的男子,这个残忍的近乎于狂野霸占自己的男人是谁?为何会这般的粗鲁。


只一眼,冷舒心便慌了,哎呦!为何会出现一个古代的男子,还压着自己嘿咻?鬼压床了?


甚至,冷舒疑惑是不是清明节自己买的烧纸少了,还是香火钱缺了!


只不过,下一秒,冷舒便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这般真实的触感怎能是梦境呢?


属猪的?这般粗俗残暴,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冷舒不满,蹙眉。


冷舒混沌的意识有了几分的清明,感情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这古香古色的房间,即使是模仿,在现代也是不可能被创造的!


冷舒抬眸,待看清身上的男人,水眸瞬间变得震惊!


这!?哎呦,去!美男子!竟然会是美男子!自己赚了?


冷舒的脑海里面瞬间飘过了两个闪亮的闪着金色星星的两个大字‘赚了’!


细细的回想,这还是冷舒第一次近距离的负深度的‘接触’一个妖娆的魅惑美男子。


只瞬间,那水眸里面便闪过了复杂的光泽,浓厚的情欲色彩还有着几份卑微。


透过男人的眼睛,冷舒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媚态,嗯嗯?应该是丑态!


自己为何像是一个中年饥渴大妈一般的猥琐?看起来竟是那般的淫荡…真没出息。


冷舒鄙视自己,然而,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冷舒的神游而停下自己的动作。


动作微滞,低眸,情欲的深邃狭长眸子看向身下的女子,夹杂几分陌生。


四目相对,疑惑,花痴。


这是怎般的男人?那双薄情的眸子就像浩辰中那刻闪亮的星,散发着冷漠的近乎于无情的光泽,凉意十足。


只一眼,冷舒的心就不自觉的放慢了跳动,害怕呼吸声会惹怒这个鬼魅一般的霸道男子。


那眼神像千年寒冰一般,令冷舒还没接触就已经缴械投降。


南宫冥挺拔的鼻子上面有着细微的汗水,深邃的狭长眸子散发出属于男人的性感,夹杂的狂野之中散发出来一股子妖冶的诱惑感。


冷舒暗惊,当真是一个近乎于妖孽的男子!


此时,那双狭长的眼睛带着魅世的光泽,夹杂几分好笑的看着冷舒。


然而,冷舒并没有注意的到。依旧是犯着花痴,猥琐的视线往下,冷舒暗暗的咽下口水。去!这结实的八块腹肌,令妖孽男阴柔之余多了几分刚性的质感。


好像,伸手摸摸……


冷舒这般想着,也是这般做的,一双万恶的小手就那般明目张胆的附上了男人的腹肌。柔软的手指慢慢的勾勒着肌肉的曲线,细细的滑动,轻轻的挤压,感受着不一样的质感。


点火的手指,从下往上,缓慢的勾勒着男人完美的曲线。还不够,没有摸过瘾,冷舒调皮的按了按南宫冥结实的胸肌,然后,流口水…


男人的眸子暗了暗,眸光变成嗜血的暗红色。


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身下的花痴女,着实是有趣,即使是一个下堂妇,又有何关系?


南宫冥低笑,像暗夜中的修罗,邪魅的不像话。那被浸湿的发散发出性感气息。


冷舒不满的低眸嘟嘴,一颗心,就像打翻的调料盘一般,各种情绪各种感觉翻涌而至。


那蚀骨的沉沦以及销魂的快感令冷舒难掩羞愧…


即使未经人事,冷舒依旧明白,这样子,带给自己的定当是难忘的回忆。


“不错,你很干净”薄唇微启,似赞扬,似贬低。吐出的字眼犹如镀上了寒气,一字一句,落在冷舒的脖颈处。


蹙眉,火热身躯上传来的火热以及身上的冰凉成为了鲜明对比。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着实令人难受的紧。


并没有回答妖孽男的问题,只是怔怔的看着妖孽男,闭嘴不语。


干净?什么意思?


与其不知乱说,不如不说。


不一会儿,南宫冥邪魅低笑的声音响起,轻轻拂过冷舒的心间,那声音就像火热暗夜里面的一丝凉风一般,令人感觉到了舒服。


“竟这般胆大和我对视”,邪魅的话语,低沉的响了起来,一只手,坏坏的勾起冷舒的下巴,然后,用力。


那双邪魅的眼睛,太过于迷人,也太过于张狂。冷舒不自觉的开始害怕,一颗小心脏不自觉的跳动…


汗水滑落,点点晶莹,男人嘴角的微笑是那般蛊惑,看着娇弱女子,柔软的身形,诱人的眼神。


“不说话?是不是累了?那就停下吧。”


坏坏的话,随口说了出来,一双大手,粗糙的摩擦尤物的脸颊。


“……”安静,依旧的不说话。初来这里,冷舒疑惑自己此时的身份地位,害怕,贸然的回答只会对自己不利。


抽身,离开。干净的没有拖泥带水。


水眸不满的撞进了那双狭长的眸子,似在挽留,似在控诉。


但,空虚感还是随着到来了。


男人的离开,更加清楚的让冷舒感觉到身子的不适。


冷汗,随着冒出,冷舒吃不消,曾经强大的忍耐力在现在的时间成为了笑话。


定睛,冷舒知道,身上的男子定是明白自己的状况,不然不会如此坦然魅惑的离开,恐是明白,自己一定会求他一般。


“呵呵”,男人的低笑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刚刚的冷舒在男人的眼睛里面定是一场笑话。


“……”依旧,没有求饶,只是一双水雾朦胧的眸子难受的看着身上的妖孽男子。


低笑声嘎然而止,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欣赏,此时的冷舒令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您点击阅读原文后,将产生阅读记录,下次阅读只需点击本公众号右下方菜单栏“个人记录—上回阅读”,可随时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