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婚事一拖再拖,最后上门提亲的竟是个病痨鬼…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1            

第001章 今日大喜

今日江府大喜,本该是热闹非凡的景象,结果却门可罗雀的一派冷清,大门上张贴的火红喜字看着有些孤寂,门前街道黄叶横扫的看不出一丝喜庆。

跟大门的喜字不同,江府直通别院的回廊上并没有张灯结彩,反而是零散的黄符贴得东倒西歪,让走过回廊的华服男子看得微微皱眉,然后有些气愤的伸手把黄符扯了下来,一直扯到别院门前,他望着别院内深深的叹了一气。

把手上黄符拧成一团丢到角落,他迈步就要走进别院,结果还没踏进门,就被两个战战兢兢的丫头给拦住了去路。

“大少爷,你怎么来了?夫人吩咐谁也不能靠近的。”丫头有些惶恐,慌张的顾不上礼教,将男子往外推了推。

“放肆,今日是家姐出嫁之日,为什么我不能来?”江府的大少爷江晨暮,一脸不快的把眼前丫头甩到一旁,然后旁若无人的走进别院。

“大少爷!你不能去啊!”丫头大叫着想要拦人,却又不敢追上去的只能在原地直跺脚。

没有理会身后丫头的嚎叫,江晨暮径自走进别院,推开房门望着冷冷清清的屋内眉头越皱越紧,突然听得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猛然回头望了过去。

回廊上走来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长发如丝般被风扬起,银色的珠花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晃人眼睛,却远远及不上那张倾城容颜所能带来的视觉震撼。

“姐!”江晨暮面上一喜的喊了一声,让缓步行来的女子望着他微微一笑。

“我说前边怎么这般吵闹,原来是你。”江夜歌,这个今日就要出嫁的江家大小姐,望着擅自跑来的江晨暮不觉莞尔。

“姐,你不在屋子里,跑出去做什么?还有你这身行头,那些丫头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江晨暮说着一脸气愤,难得今天大喜之日,结果却弄得跟出殡一样,连个伺候更衣的人都没有,这哪里像是要出嫁的人啊?

“我只是在院子里走走,毕竟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回来了,至于这身行头,不换也罢。”话语平淡的回答了江晨暮,江夜歌转身走进自己住了近二十年的房间。

“这是什么话?今天可是你的大喜之日,就算没有凤冠霞帔,至少也要……。”是件喜庆颜色的衣服啊!

“无妨,江家不以为意,宋府也无人问津,如此这般,也就无谓慎重其事了。”江夜歌说得云淡风轻,却让江晨暮听得狠狠咬牙。

这门亲事到底算什么?江家只当是少了个累赘,恨不得倒贴将人送走。宋府明明送了求亲的帖子,却只派了一辆马车过来接亲,连嫁妆都替江家省了。

这样藐视的举止,向来硬性的江夫人竟然视而不见,只盼着江夜歌能够赶紧出嫁,甚至都没有宴请宾客。

而江晨暮心里明白,即便请了也不会有人来的,因为要出嫁的是江夜歌,江家名声在外的孤世煞星,别人躲还来不及了,更何况是接近。

提着早些时候整理起来的包袱,江夜歌环视了一下熟悉的四周,然后微微一笑的转身走了出去。

不留恋,也就不会想念了吧。

“姐!”看到江夜歌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江晨暮忍不住追出去大喊了一声。

“晨暮,以后江家就交给你了,天麟还小,你要好好教他,姨娘那边你也别太硬性了,她人还不算太坏,多心疼一些天麟也是可以理解的。”

江夜歌回头望着站在身后的江晨暮,面对江晨暮欲言又止的难过模样,让她忍不住伸出手,像小时候一样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头。

“你下月就要行弱冠之礼了,是个大人了,老这样可怎么办啊?”男人,是要当家的。

江夜歌说着解下腰间的玉佩放到江晨暮手里,那玉佩冰凉的让江晨暮看得瞪大眼睛,然后想也没想的就要把玉佩推回给江夜歌,可惜江夜歌摇了摇头。

“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吗?今天,就让姐姐借花献佛的送你当做冠礼的信物吧!”

“这怎么行?娘就只留下这一样东西,我不能要。”江晨暮要将玉佩送还,江夜歌却没有收回的意思。

“不是不能要,而是必须要,因为,这是姐姐唯一可以留给你的东西了。”江夜歌说着微微一笑,在江晨暮呆愣的同时转身走向后门。

你见过出嫁从后门走的吗?江夜歌怕是这世上史无前例的第一人了吧!

“姐!”江晨暮想要追上去,结果却看得江夜歌回头嫣然一笑的摇了摇手,那想要挽留和阻止的话语硬生生的化成泪水湿了眼眶。

用力的咬着牙,江晨暮不懂,姐姐何错之有,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屈辱和悲伤?这是他未曾蒙面的娘亲所留下的唯一纪念,而那个姐姐却毫不犹豫的给了他,这代表了什么意思,江晨暮心里清楚,正因为心里清楚,所以他只能站在原地默默的哭。

有些人要走,你注定留不住,有些人想要留,却终究身不由己。

没有锣鼓喧天的宴请,也没有依依不舍的送亲,摇晃的马车上,江夜歌就这样出嫁了,跟出门时的晴空万里不一样,此刻阴雨延绵的不停从天而降,洗刷了这个叫做沂城的故乡,也泥泞了未来的方向。

02            

第002章 书香门第

朱漆的大门威严而立,金漆的宋府二字高悬在门头上尽显富贵,四周高墙大院的占地极广,院内亭台楼阁颇具风雅,回廊九曲十八弯的一步一景,一景一画。

下人们忙碌的收拾着东西,大有逃难时的惊慌,而与之相反的地方,是主院里安然自得的假山流水清响,伴着淡淡的笔墨纸香,跟院外形成强烈对比的仿佛两个世界。

临湖的窗前,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手握毛笔,望着桌上绘制一般的山水若有所思,几次三番的急欲挥洒笔墨,却又觉得不妥的停顿,然后眉宇微皱的面色更沉。

就在该公子好不容易提笔准备落墨的时候,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一把推开,撞击的声响让公子不察的一笔错放,好端端的一幅画就这样毁了。

门外走进来的人,穿着一身金丝银线遍布的锦缎华服,眉清目朗是面容俊秀,看着气质不凡的只有那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吊儿郎当。

没有留意到书桌前华服公子的冷凝表情,来人嬉笑着走过去勾着对方脖子,状似亲昵的问了一句。

“宋羲黎,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要成亲了竟然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哇!”来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因为突然袭来的毛笔而急忙闪身跳开三步远。

“你干什么?我可是很喜欢这身衣服的,你要是弄脏了是打算怎么赔我啊!”来人大叫的同时,忍不住扯着衣服一阵打量,就怕刚才躲的不够及时,染了墨汁,毁了形象。

“那这幅已经被你毁掉的画作,你是打算怎么赔我呢?”放下手上拿着的毛笔之后,宋羲黎抬头望向还在翻衣查看的不速之客。

平静如水的英俊面容,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微温,低头望了一眼桌上的画作,一声不经意的叹息从他口中溢出,让来人凑近望了一眼。

“不就是滴了点墨嘛!修一修不就好了。”来人不以为然的说法,让宋羲黎眯着眼睛扫了对方一眼,然后二话不说的把画拿起来,随意的揉了几下丢到角落的垃圾篓子里。

“哎呀!你干嘛这么浪费啊?”来人看到宋羲黎的动作,一脸心疼加惋惜的跑到垃圾篓子里把画作翻出来,然后在桌子上铺开整了整。

“能有你二皇子浪费?”

不知道什么时候,宋羲黎已经走到一旁的茶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的同时,斜眼望向还在整画的二皇子臻祺。

“我哪里浪费了?”臻祺眼一瞪的望向宋羲黎。

“一寸光阴一寸金,你身为二皇子少不了公务繁忙,不去为主上分忧解劳,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你还好意思说,京城第一大才子宋羲黎就要成亲了,身为知交好友的我竟然还要从别人口中听到这消息,你说你是不是很过分?”拿了纸镇把画压好,臻祺忍不住望着宋羲黎一阵抱怨。

“那又如何?不过是家族里的长辈擅作主张,为了宋家香火而不得不为罢了。”宋羲黎不以为然的态度,让臻祺听得连连摇头。

“枉你聪明一世,这种事情怎么能听之任之呢?你知不知道你要娶的是什么人啊?”不是臻祺要说,还好他派人去查了一下,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那很重要吗?”宋羲黎眉一挑的望了一眼臻祺。

“怎么可能不重要!”一脸见鬼表情的臻祺瞪着宋羲黎。

“你要娶的可是千里之外沂城的江家大小姐,虽然家世显赫,却是有着孤世煞星之称的不祥之人,生来就克死老太爷,然后是自己的亲娘。要不是她亲爹把她隔离,说不定都自身难保,这样的人你竟然也敢娶进门?”逃都来不及了吧!

“是吗?听起来倒是门当户对。”宋羲黎淡淡的应了一句。

“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臻祺瞪着眼睛怪叫,完全无法理解宋羲黎的脑子到底什么结构,他说了那么多,这人到底有没有听懂啊?

“不然还有什么?”宋羲黎不以为意的反问。

“当然是她克死人的事情啊!这样的女人,宋氏分家竟然也敢给你找来当媳妇,根本就是司马昭之心,你到底懂不懂啊?”臻祺有时候真的会被宋羲黎气死,这人就不能不这么不问世事吗?

“所以呢?”宋羲黎依旧不痛不痒的反问,让臻祺狠狠一跺脚。

“还所以什么啊?分家一直迟迟不提要你成亲的事情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不让你留后啊!毕竟宗家这里就剩你一个人了,要是你娶了个会克死人的媳妇,等到你一命呜呼的时候,这宋家偌大的家业,不就全都落入分家的手里了吗?”

臻祺都忍不住替宋羲黎着急,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成亲之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生死有命,你又何必强求?”比起臻祺的着急,宋羲黎反而冷静得过了头。

“什么强求啊?怎么就是强求了啊?你不要因为自己身体不好就这么破罐子破摔行不行?!”一时气急,臻祺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宋羲黎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只是默默的喝着手上拿的茶水,面无表情的让人猜不透心思,却让臻祺回神之后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真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03            

第003章 细说从前

说到京城的宋府,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宋羲黎的祖上世代为官,到他爷爷那一代,已经做到了太傅,在朝廷中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按理说,宋羲黎的父亲也应该入考为官才对,事实上宋羲黎的父亲确实做到了官居五品,可惜,宋羲黎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早产,生下他没多久便离开了人世。

留下来的宋羲黎,不知是早产的原因,还是先天有所不足,身子骨比常人许多,襁褓中的时候就病痛不断,好几次都差点夭折,这让宋老爷忧心不已。

旁人劝说,让宋老爷再娶填房,偏偏宋老爷心系亡妻,又忧心幼儿,加上朝廷中本来就纷乱繁复,宋老爷担心长此以往会连唯一的儿子都失去,于是毅然辞官。

主上感恩宋家世代付出,也体恤宋老爷爱子心切,特赐宅邸和钱财无数,让宋老爷可以留在京城,在适当的时候能够为己所用。

宋老爷推辞不下,就这样留在了京城,一边打理祖上留下来的正阳书院,一边开始遍寻名医为宋羲黎治病。

至于宋羲黎到底得到是什么病,连太医院里的太医都没办法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想要治好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折腾了几年,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宋老爷只得认命,为了保障宋羲黎的生活无忧,他开始做起了笔墨纸砚的买卖,倒也做得风生水起,积攒下了让人眼红不已的家产。

不知是心有烦忧太多,还是劳累过度,在宋羲黎二十岁那年,宋老爷疾病而终,自此,偌大的宋家就只剩下了宋羲黎一人。

分家是宋羲黎祖爷爷那边的兄弟,因缘际会来到京城,见宋府只剩下宋羲黎一人,打着分忧解劳加陪伴的旗号,就这样入住了宋府,而宋羲黎当时根本无心这些事情,。

就这样,分家成了宋府的半个主人,而宋羲黎的不闻不问,也助长了分家的气焰和野心,最后变成了路人皆知的秘密。

所有窥视宋府家产的人,都盼着宋羲黎能够一病不起,最后疾病而终,偏偏宋羲黎病着痛着,挣扎着就是死不掉,让所有人都急红了眼,于是,这才有了跟江家的联姻。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因为宋羲黎毕竟是宋府真正的主人,如果他成亲生下了子嗣,那就更没分家什么事情了,所以分家的人才会一直从中作梗,让宋羲黎的婚事一拖再拖。

当然,宋羲黎体弱多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驾鹤西去,也让不少好人家的女儿却步,就怕刚成新妇就守了寡,然后无依无靠的被分家赶出门。

而那些愿意下嫁的,多少也是别有用心,分家的人自然不会让其进门。

其实,分家也考虑过随便找个穷苦人家的孩子来凑数,完事后随便给点银两就能打发,偏偏宋府是个大户人家,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人侧目,更不要说是成亲这样的事情了,要是太过明目张胆,难保不会被人抓着把柄趁虚而入。

再加上宋羲黎跟当朝二皇子是至交,宋羲黎过世的爷爷又是主上曾经的太傅,跟朝廷里藕断丝连的关系,还是让分家的人多有忌讳。

综合了以上的各种因素,分家最后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宋羲黎迎娶千里之外的江夜歌,一个有着孤世煞星之名的不祥之人。

虽说怪力乱神不可全信,但也不可全盘否定,即便日后东窗事发,也可以装作不知而撇清关系,若是宋羲黎真的被克死了,一个外地来的不详女子,处理起来也比较容易。

这是分家打的如意算盘,也是这场婚事的真相,江夜歌不知,宋羲黎却心知肚明。

站在窗台前望着臻祺跑走的方向,宋羲黎英俊的脸上表情清冷,为什么会答应这场婚事呢?他明明拥有拒绝的权力,却还是应了下来。

听说,江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这场婚事,连聘礼都没要,就怕他会反悔一样,匆忙的决定了日子,然后马不停蹄的就把人送了过来,显得那么迫不及待。

明明应该备受宠溺的大家闺秀,却身不由己的被人百般唾弃,即便如此,也还是长大成人的那个女子,宋羲黎是好奇的。

跟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却不知道生命什么时候就会油尽灯枯的他不同,这样的他和她,如果可以互补一下的话,这人生是不是会变得有趣一些呢?

“阿嚏!”

恍惚的宋羲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下一刻,就有人拿着披风过来将他包住,小心翼翼的动作让宋羲黎不觉回头望了对方一眼。

“金柯,你也不看好这桩婚事吗?”

“……。”

被叫金柯的男子没有说话,跟宋羲黎一样脸上表情不多的静默着,身为护卫的他,并没有评断主子决定的资格。

“是吗?原来你也不看好啊!”

虽然金柯没有回答,宋羲黎却好像得到答案一样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走出了书房。

望着宋羲黎走远的背影,屹立原地的金柯忍不住微微皱眉。

一个会克死人的新娘,公子到底是在想什么啊?要是公子真的有个万一的话……。金柯想着面上一冷,然后暗自咬牙的将手握成拳头。

不看好,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