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小伙携医疗系统穿越古代修仙世家,却被无情的扔到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

创酷中文网2018-06-22 12:37:15

    “打死他!妈的一个臭乞丐也想英雄救美,看来你是活腻歪了!”一名扎着小辫子长着粗长的眉毛,脸庞肥大,一双眼睛似牛眼,不过却在闪烁着怒火,身材肥胖的象肥猪一样,身穿白色长袍的朱家大少,朱友德正在指使自己的几个随从,对着抱着头卷缩在地上,身穿乞丐服的少年一顿拳打脚踢。

 

    砰!砰!砰!

 

    “啊!!”

 

    抱着头身子卷缩在地上,身穿乞丐服的少年不断的发出惨叫声,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多少次挨打了,总之每次挨了毒打后,都是为了这个小女孩,可他从来不还手,因为他的身体很弱,而且弱到了极点!

 

    “朱公子,我求求你,让他们不要再打叶晨哥哥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让他们打叶晨哥哥了……”这时那名被叶晨救下的那名小女长相颇有几分礀色的小女孩,扑了过来,抬着头,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哭得梨花带雨,一双洁白细长的小手,死死的抱住朱友德的大腿,再为叶晨求饶。

 

    而路上过往的行人,只是敢怒不敢言,竟然却没有一个人上前管闲事,只不过不是他们不想管此事,只是对于朱友德背后的势力感到恐惧,他们怕为了救下这个小乞丐,而得罪了朱家,那后果可不是他们能承担的起的,谁不知道朱家在大荒帝国实力雄厚,而朱友德的父亲更是权倾朝野的大人物,最主要的还是朱友德是朱家的唯一血脉!

 

    “嘿嘿,想要救你叶晨哥哥可以啊!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就饶了他!”朱友德低下头,一双冒着鸀光的眼睛,对着赵婉儿雪白的胸脯扫来扫去,*笑道。

 

    婉儿不要答应他!你不要担心我,我死不了……!躺在地上,已经被打得连续吐了三口血的叶晨,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眸子,望着跪在朱友德面前,抱着他大腿的婉儿,心有余而力不足。

 

    “妈的!小子,今天老子就把你打成残废!”被朱友德称呼为柳二的手下,见叶晨嘴巴还很硬,于是乎一把抓住了叶晨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举拳就对着叶晨的嘴巴砸了过去。

 

    看着得意,嚣张狂妄柳二的拳头对着自己的嘴巴砸来,叶晨瞳孔紧缩,脸庞狰狞,咬着牙,他很不甘心,他恨老天为什么赋予了自己生命,却又让自己受尽这么多的屈辱,如果能够重新再活一次,自己一定要逆天改命!

 

    “砰……!”柳二坚硬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叶晨的嘴巴上,将他嘴巴里两颗影响他形象的门牙给打飞了出去,鼻血飞溅,噗的一声张着大嘴吐了口血,染红了下巴,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了。

 

    柳二是朱友德的手下,也是他的第一号打手,只要朱友德在大街上看到那个家族的女子,或者调戏一下,便会吩咐柳二将自己看上的女子带回家,肆意凌辱享受一番,然后再给一些低级的玉石将其打发走。

 

    看到叶晨哥哥被打出了血,赵婉儿再也顾不得其它,立刻心中一狠,就答应了朱友德提出的要求,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长的漂亮,叶晨哥哥也就不会挨这么多次打了,所以为了不再连累叶晨,她决定嫁给朱友德,说不定这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听到赵婉儿竟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朱友德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当赵婉儿连续说了三遍我答应你的条件这句话时,朱友德顿时哈哈哈大笑三声,本来肥胖的脸蛋已经够大了,再加上他这三声大笑,听在叶晨的心里宛如刀绞!

 

    “啊!朱友德我要杀了你!”突然间被柳二一拳砸飞的叶晨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愤怒的咆哮一声,宛如一只发狂的猛兽,一双星辰般的眸子,此刻透露着一股疯狂的戾气,脸庞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寒霜,双脚猛蹬地面,身子在原地化为一道残影,对着朱友德就扑了过来。

 

    看着忽然间转变,像是一头发狂形似猛兽的叶晨,不仅朱友德,赵婉儿,柳二等手下人脸色剧变,包括大街上围观的一些修炼者,和过往的路人也纷纷吃惊的看着突然象是变了一个人的叶晨,一些修炼者更是闻到了一丝杀机从叶晨的眸子中一闪而过。

 

    “柳、柳二,快点、快点拦住他!”看到对自己冲来发疯的叶晨,朱友德旋即肥胖的脸蛋变成了惨白之色,连说话都变得有些颤抖,双脚更是忍不住的蹬蹬倒退两步,肥胖的身躯本来就够胖了,再加上叶晨突然间狂性大发,吓得朱友德神色慌张,双脚一个站立不稳,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而这时狂性大发的叶晨已经来到了身前,然而叶晨还没来的急施展拳脚时,忽然一道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举目一看,叶晨心中大骂:“尼玛的,老子刚穿越过来,就被你打掉两颗门牙,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两颗门牙,但是也轮不到你这条狗来动手!”

 

    “砰……!”叶晨的拳头与柳二的拳头猛然间撞击在一起,紧接着便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同时叶晨整个人就象是断线的风筝被柳二再次一拳打飞了出去,接着叶晨噗通一声落在地上,右臂颤抖不停。

 

    哎!以为这个小乞丐有多大能耐呢,可惜他惹得人是朱友德!围观的修炼者在看到叶晨再一次被打飞后,纷纷忍不住心中暗自叹息,对于叶晨的这种行为,感到很无奈。

 

    柳二,也没想到这个看似身材瘦弱的年轻人,能够在这一瞬间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气,可见是一块修炼武道的天才,只可惜天生经脉堵塞,一生无法在修炼武道,留在世上也是苟延残喘,承受人间疾苦,不如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对着刚刚艰难站起身的叶晨够了勾手指,柳二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得意的神色,冰冷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不屑之色,那意思似乎就是在对叶晨说,你不行!即使你在动手也会被我一拳打飞出去!

 

    “呃……啊!”强忍着右臂上传来的剧痛,叶晨艰难的站起身,仰天长啸一声,一双宛如星辰般的眸子冷冷的盯着柳二,膝盖上都被擦破了皮,鲜血流淌,看的一旁的赵婉儿哭得泪如雨下,她想阻止叶晨不要再继续逞强了,可是赵婉儿又哪能知道,她已经占据了叶晨的心!

 

    老子就不信以我二十年的武学天赋,还干不死你!叶晨的心中此刻正在计划着,该如何将柳二打败,这样一来就能够震慑朱友德,从而带着婉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刚穿越过来就挨一顿打!老子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贼老天,你把上官婉儿嫁给了司马云,还引诱着我让我带着一捆炸药,将上官家司马家的人全都炸死,这下好了我也死了,却被你送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还送给了我第二个婉儿,虽然她不姓上官。

 

    杀人都是他妈被逼的!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狂怒的叶晨,仰天长啸一声,脸庞狰狞,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杀机毕露,浑身散发着一股野蛮的气息,就这样没有任何招式,朝着柳二扑了上去!

 

    “砰……”的一声,柳二强悍的一腿,形似疾风踢中了叶晨的小腹,将其踢飞了出去,感受到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五脏都象被震碎一样,大口吐血的叶晨,脸色更加苍白,身子软弱无力,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心中不断诅咒贼老天!

 

    被柳二强悍一腿踢飞的大口吐血的叶晨,顿时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骨骼都象被摔碎了一样,小腹一阵疼痛,翻过身抬起右臂擦去嘴角上的鲜血,一双宛若星辰的眸子变得一片血红,噗的一声又咳出一口鲜血,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上所传来的剧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看着神色冰冷,嚣张至极的朱友德,杀意又加重了几分!

 

    既然老天不让我死,又给了我一次重新活下去的机会,虽然这具肉身不是我的,但现在我的灵魂已经依附在这具天生残体的身上,这个叶晨就是我,我就是叶晨,那我必须要好好活下去!

 

    “天生残体又怎样?看我如何逆转经脉!击杀朱友德这个混蛋!”心中咆哮的叶晨,虽然知道这个异界叶晨的肉身是天生残体,而且天生经脉堵塞,不能修炼武道,那么我就要打破这条规则,我要活下去!

 

    就这样叶晨冲过去一次,就被柳二一腿踢飞一次,冲过去一次被柳二踢飞一次,直到叶晨将这个动作试了几十遍后,细心的他发现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就连嘴巴都不例外。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围观者,有的神色惋惜,认为叶晨应该认命,不该继续这样遭朱友德的毒打,这样下去反而会丧命,到时候连给自己收尸的人没有,也有的围观者神色则是充满了愤怒,他们对朱友德的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在看到浑身布满伤痕的叶晨后,这些围观者却只能敢怒不敢言!

 

    “砰……!”最后一次被柳二一腿踢飞的叶晨,直接趴在了地上,噗的一声咳出一口鲜血,面无血色,一双眸子已经变成了赤血红色,布满血迹的双手拄着地面,摇摇晃晃的再次站了起来。

 

    这个哥们真的好厉害!

 

    是啊!都受到这么严重的伤,他居然还能够站起身来,可见他对那位小女孩的感情很不一般,一名修炼者脸庞上露出一抹惋惜的神色,接着继续说道;“只可惜他得罪的是朱家大少,朱友德,这个连大荒帝国文武百官,各大家族的大少不敢招惹的人物!”

 

    一旁被朱友德几个手下,强行架住身子疯狂挣扎,哭得梨花带雨的赵婉儿,在看到叶晨哥哥为了救自己,一次一次的被踢飞,一次又一次的咳血,一次又一次的保护自己,现在连命都快丢了,她感觉自己真的好对不起叶晨哥哥!

 

    强忍着身体上所传来剧痛,咬着牙站起身的叶晨,嘴角露出一丝惨笑,宛若星辰的眸子绽放杀气,忽然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被朱友德两个手下强行架住,哭得梨花带雨的赵婉儿,立刻闭上自己的双目,开始逆转经脉!

 

    当缓缓闭上眸子的叶晨,查探这个异界叶晨肉身的时候,却是震惊的发现,在这具肉身内,各大经脉全部被堵塞,血液无法流通,甚至还有着几条干枯的经脉已经成为了死脉,一颗心立刻就又沉到了谷底!

 

    “各大主要经脉都被堵塞,这还怎么逆转经脉?自己又怎能救出婉儿?杀了朱友德!”一颗沉到谷底的心,再次被这一幕给击的粉碎,经脉都被堵塞,自己该怎样逆转经脉呢?

 

    就再叶晨心中焦急、无奈、想放弃的时候,忽然在体内气海深处,一道纯黑色的气息趁着叶晨不注意,流转进它体内的血液,接着快速与他的鲜血融合,顿时叶晨的眸子猛然一亮,同时体内各大被堵截经脉内的血液开始沸腾,同时向着相反的方向流转而去,只是不到片刻间,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内。

 

    [吼……]宛如野兽般的咆哮声,从叶晨的嘴里传出,宛若星辰的一双眸子,闪过一道血红色妖异寒光,接着在场围观者,就只看到刚才还被朱友德的手下,打的站不起身来的叶晨,却在此刻爆发出一股令在场众人感觉到恐怖的气息!

 

    接着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刚刚还站在原地的叶晨,不知何时的他,已经对这柳二暴冲而来,其速度比之刚才不知快乐多少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战局在这一刻瞬间被叶晨扭转!

 

    [啪……!]骨头断裂的声音顿时响起,柳二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甚至都无法捕捉到叶晨身体的影子,只感觉得到自己眼前一花,接着就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鼻梁骨被叶晨一拳轰碎,鼻血飞溅,大口吐血,整个鼻梁骨都被叶晨一拳砸的凹陷了进去!

 

    然而这还不算完,一个箭步冲到摔在地上,鼻梁骨凹陷进去的柳二面前,宛若星辰的眸子浮现一抹冰冷的笑容,右手快速抓住他的秀发,盯着神色恐惧,他的一双充满惊悸的眼睛,冷冷道;“我说过,会让你看到自己的脑浆……!”

 

    “砰……啪……!”连续抓着柳二的头颅,与坚硬的地面来了两次的猛烈撞击,顿时额头上被磕出一个大血洞,鲜血流的他满脸都是,虽然第一次撞击,对他的头颅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可这第二次撞击就不一样了,这一次就算柳二不死,至少也会被叶晨废掉经脉!

 

    啊!!

 

    杀猪般的惨嚎声响起,柳二额头上被砸出一个血洞,而且鲜血流淌的速度越来越快,神色恐惧,吓破胆的柳二,双腿弯膝跪在地上,不断的对着自己磕头,意思就是让他向自己道歉!

 

    这个叫叶晨的少年真的太狠了!

 

    被眼前这嗜血蒙蔽心灵的一幕!叶晨仿佛又回到了前世那一段回忆,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也是令他疯狂报复上官婉儿的疯狂一幕!


    在那一日得知上官婉儿将要嫁给司马云的消息后,叶晨独自一人在腰间捆上一捆炸药,带着自己的龙魂战刀,趁着上官家与司马家大喜之日杀了进去!

 

    那一日跟现在的情景有些差不多,当时上官婉儿正要与司马云拜堂成亲,两位新郎新娘都还没来的急跪拜,院子门外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由檀木制作而成的大门,被叶晨一脚踢碎,木屑纷飞,吓得正在享受喜宴的人们,全都转过头去,目瞪口呆的看着出现在门口,身穿黑色风衣,黑色衣裤,黑色战靴的少年!

 

    “叶晨,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到将自家由檀木制作而成的大门,被叶晨一脚给报废,即便上官凌天在有钱,在有权有势可心中仍然忍不住一阵心痛,那可是上千万的檀木啊!就被叶晨这个混蛋一脚给报废了,所以上官凌云怒了!

 

    “哼!”一声冷哼的叶晨无视发怒的上官凌云,抬着头,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扫视院子内正在享受喜宴的众人,接着抬起双脚走了进来,当走到中间的时候,至少有着十名男子将他团团围住,纷纷目光暴露出杀机,阻挡了他的去路。

 

    不想死的话就滚开!

 

    站在司马家院子中央,身子站得笔直的叶晨,神色冰冷,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杀机毕露,背负着双手,宛如一个上位者一样,冷冷的扫了几眼挡在自己面前的十名黑衣男子,冷笑道。

 

    “小子,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刻从这里滚出去,否则定要你死无葬身地……!”包围叶晨的十名男子中,一名眉毛粗长,一双虎眼冒着杀气,脸庞粗犷,穿着与其他九名黑衣男子不一样的中年男子忽然双脚向前踏了一步,盯着叶晨怒喝道。

 

    嘿嘿……

 

    叶晨一声冷笑,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扫视了四周一眼,而后将目光停留在,这个说话的中年男子身上,双脚也是朝前踏了一步,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讥讽道;“今天不是上官婉儿的大婚之日么?我是她的朋友,特地前来送贺礼,怎么你们还想把我这个客人拒之于门外?”

 

    叶晨此话一出,院子内哪一些抱着膀子看好戏的人,听完叶晨所说的话后,差点呕吐出来,纷纷对着叶晨露出鄙夷之色,不过叶晨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星辰般的眸子只是冷冷的盯着说话的中年男子。

 

    你这是来送贺礼的么?送贺礼的有这么霸道的客人么?送贺礼的客人也不见得将人家的大门给踢碎吧?好吧,那可是上千万檀木制作而成的大门啊,如今被你小子一脚就给报废了,更何况你这个有点奇怪的客人还满身带着杀气来送贺礼,

 

    “你也敢称是婉儿小姐的朋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的什么样!”这时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晨,接着粗犷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杀机,目光闪过一丝不屑之色,讽刺道。

 

    叶晨也不生气,也不回答中年男子的话,而是对着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宛若星辰般的眸子,象是夜空下最璀璨的两颗星辰一样,让院子内的众人深深的陷入了其中,这时叶晨双手缓缓抬起,将黑色中山装的纽扣给一个一个的解了下来,顿时缠在他腰间的一大捆炸药呈现在众人眼前,旋即那位讽刺叶晨的中年男子,立刻脸色剧变,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样,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吧?”看着众人震惊而惊慌的表情,尤其是讽刺自己的中年男子,叶晨心中更是爽到极点,接着也不把中山装的纽扣系上,就这么当着司马家,上官家以及更多人的目光,走了进来。

 

    “这个小子是不是疯了!难道他不知道他这样做,连他自己也会死么?”一处角落内,两名自称是叶晨的好朋友,在看到叶晨腰间上缠着一大捆炸药时,即便是他们两,现在也不得不佩服叶晨的胆量了!

 

    “杀了他!为老大报仇!”这时苍狼的十名手下,见到被自己老大称为邪神的少年给杀死,一个目光如毒蛇,骨瘦如柴的男子,骤然间一声大喝,嘴角浮现一缕冷笑,怂恿着其余九名黑衣男子对着叶晨杀了过去,而他自己则是朝后退了几步,并没有冲上前!

 

    “吼!!”

 

    听闻此话,院子的在场众人,包括大堂内的四大武术世家的人,以及脸色苍白的上官婉儿,神色阴沉的司马云,包括两人的父母以及更多的人,有的神色镇定,各自有的神色剧变,发出惊呼声,他们只是来参加宴席的,饭还没来得及吃,可不想死在这里,于是都趁机寻找可以掩蔽的地方,而九名男子化作九道黑影,每个人浑身都爆发出浓烈的杀气,愤怒的目光闪烁熊熊怒火,快速的朝着站在院子中央,神色镇定,刀削般的脸庞上带着一抹淡淡笑容的叶晨扑了上去!

 

    “都住手……!”陡然间已经坐不住的上官云,这时从大堂内冲了出来,只见他苍老的脸庞被气得一片苍白之色,一双目光快要喷出来火,身子直发抖,死死的盯着叶晨!

 

    可已经暴怒道极点的九名黑衣男子,那里肯听上官云的话,虽说上官云是花钱雇他们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怕有些人来闹事,阻止上官家与司马家的婚礼,所以上官云才花重金请到了世界上的顶尖杀手冷苍狼来充当这次的保镖。

 

    可上官云没想到,自己的仇家一个都没找上门来闹事,这不禁让他心中很疑惑,可现在反而到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子,而且这个被称为叶晨的小子,还是令世界杀手界巅峰杀手闻风丧胆的邪神!

 

    “邪神来自己女儿的婚礼上干什么?难道说他和婉儿……!”想到事情一半的上官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本来已经苍白的老脸在此刻更加苍白如纸,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发抖的身子有些摇晃,若不是他的夫人,急忙上前扶住他,此刻上官云已经倒下去了。

 

    而神色阴沉道极点的司马云,在看着被九名黑衣人包围的叶晨,心中的导火线被点燃,暗中对着隐藏在司马家的高手发出了动手的信息,只要过了今天,上官婉儿就是我的妻子了!所以他决不允许任何人阻止他的婚礼!
 


    司马云的父亲,司马长空气色也不是很好,本来是一场欢欢喜喜的婚礼,可就因为邪神的出现,不足五分钟的时间,婚礼就变成了丧礼,虽然邪神没有伤及到他司马家的人,可今天的这件事,对于司马家来说,却是颜面扫地!

 

    “你们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无情了……!”一声冷笑的叶晨,面对四面八方扑杀而来的九名黑衣人,神色依然镇定,嘴角上勾勒起一道无法无天的弧度,接着单脚朝前一踏,轰隆的一声,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瞬间就喀喀喀的发出迸裂的声响,石屑四处飞溅,接着向着四处蔓延而去。

 

    好强大的脚力!

 

    邪神就是邪神!一脚之力就能将坚硬的地面给踏的粉碎!若是踏在人的胸口上,或者脑袋上呢?一些看好戏的人,此刻心中对叶晨不仅仅是崇拜与恐惧了,更佩服的是他的魄力和胆量,面对九名杀手界的顶级杀手,神色依然如此淡定,没有丝毫慌张的神色,如此气魄除了邪神能够做到,谁还能做到呢?

 

    此时九名黑衣男子,不分先后的冲上前来,接着在同一时间,纷纷快速的亮出了自己的武器,每一个黑衣男子,都是右手握着三尺长的黑色闪烁寒光锋利冰冷慑人的战刀,九人象是提前说好了一样,几乎在同一瞬间举刀,形成一片密集的刀网,对着叶晨狂劈而下!

 

    “唰!”

 

    九名黑衣男子锋利的战刀,刚刚劈落道半空,而在密集刀网下的叶晨,却是陡然间不见了踪影,众人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回事,他整个人就已经冲出了九名黑衣男子的包围圈,不知何时却早已来到了九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的身后。

 

    “好快的速度!好诡异的身法!”大堂内紧跟着冲出来的是江南市四大武术世家,每一位家主在看到叶晨的身影,突然在层层包围圈下消失,神色变得很难看!

 

    这时已经冲出包围圈的叶晨,神色冰冷到极点,一双宛若星辰的眸子,在此刻变得凌厉无比,其中则更是充满了杀意,只见他来到一名黑衣男子身后,伸出右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当那名黑衣男子刚转过身,回过头来时,瞳孔紧缩,脸色剧变,他只看见一只白白净净的拳头,对着自己的面门轰击而来!

 

    “啪!”刚转过身,回过头的黑衣男子,瞳孔紧缩,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叶晨的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面门上,恐怖的力道将他的鼻梁骨都给轰碎,鼻血飞溅,一双眼珠子都被砸的凹陷了出来,嘴巴往外溢血,神色惊恐,身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这强势一击,短暂时间的秒杀,彻底震慑住了其余八名黑衣男子,与此同时叶晨一声冷笑,一双星辰般的眸子绽放杀机,双掌直接探出,猛然快速的又抓住了两名黑衣男子的肩膀,接着十指用力一扣,两名黑衣男子肩膀顿时被捏碎,同时叶晨双手快速向上移动,抓住两名黑衣男子的头发,让两颗脑袋互相撞击在一起!

 

    “砰……!”血水飞溅,碎肉横飞,惨叫声彼此起伏,两名黑衣男子的额头上,都被砸出了血洞,里面的鲜血就像不要钱一样,快速的往外流淌,最后两名黑衣男子的脑袋瞬间喀的爆裂开来,脑浆都溅了出来,吓得不少围观者发出尖叫声!

 

    解决掉这两名黑衣男子后,叶晨本想再继续将其与六名黑衣男子斩杀,可身子还没来得及动,便感觉背后危机涌上心头,脊背都在冒着冷汗,身子本能的朝着右侧快速移动,下一刻就听到了一声枪响!

 

    “嘭!”

 

    突如其来的枪声,更是吓坏了院子内的围观者,顿时间那些受到惊吓的围观者,纷纷落荒而逃,夺门而去,没有一个人敢留下来,因为他们不想死!

 

    感觉心口一痛的叶晨,微微低头,目光瞥了一眼心口上的枪伤,右手捂住往外流淌的鲜血,慢慢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背后,手中舀着一把黑色手枪的上官婉儿,苍白的脸庞带着一丝惨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意识开始迷糊,他感觉面前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女子,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这一幕,不仅上官云呆了,就连司马云,以及他的父亲司马长空都呆了,谁都没有想到,平时温柔娴淑的婉儿,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用枪杀掉邪神叶晨!

 

    这时手中握着手枪的上官婉儿,冰冷的眸子中充满了无情,无视叶晨胸口上的枪伤,本能的再次抬起右手,对准了叶晨的胸口想要再开一枪,可还没等上官婉儿开枪,一道黑影快若鬼魅的出现在上官婉儿的面前,接着一把掐住了上官婉儿的喉咙,用力的将她提了起来,就要捏爆她的喉咙!

 

    “鬼魂等一下,我有句话要问她……!”脸色苍白,嘴角溢血的叶晨,缓缓抬起头,眸子扫过留下的几人,艰难的对着掐住上官婉儿喉咙的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

 

    掐住上官婉儿喉咙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叶晨的两位好兄弟之一的鬼魂,他也没有预料到上官婉儿会对叶晨开枪,也想不到曾经深爱过叶晨的女子,现在竟然要杀叶晨!

 

    “鬼魂,你带着肥猪王去外面等着我,我一会就出去!”已经来到脸色有些苍白的上官婉儿面前的叶晨,对着背对着他的鬼魂淡淡的说了一句,又吐了口鲜血,可上官婉儿却没有露出一丝心疼之色,相反却充满了恐惧之感!

 

    转过身的鬼魂,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叶晨心口上的枪伤,意思很明显,就是我和肥猪王离开了,你怎么办?万一这里在埋伏其他高手怎么办?

 

    放心吧,不用担心我,这点小伤,还死不了……!

 

    没有说话的鬼魂,只能转身,与早已躲在门外的肥猪王汇合在一起,就这样两人站在门口,看着院子内的叶晨,与上官婉儿,司马云,司马长空,上官云,包括他的夫人,以及另外六名黑衣男子!

 

    “婉儿,我只想问你一句话?”眸子盯着目光无情的上官婉儿,叶晨尽管很想杀死上官婉儿,可却没有动手,因为他不相信那次的大战,是她亲手导演的!

 

    “说吧……”神色冰冷的上官婉儿,却是将自己的目光移开,好似不愿在看叶晨一眼!

 

    “半个月前明月湖的那场大战是不是你……”话说到一半的叶晨,没敢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从上官婉儿冰冷的目光中,已经看到那种绝情的眼神!

 

    “婉儿,我可以再抱你一次么?”尽管知道上官婉儿设局陷害自己,可叶晨依旧不死心,说出了一句令上官婉儿都一愣的话。

 

    “可以!”上官婉儿敷衍的点了点头,任由叶晨将她紧紧抱住,心中却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去死了!冰冷的话语,在上官婉儿耳际回响,让她整个人脑袋一懵,本能的想要挣脱开叶晨的双臂,可她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似被铁钳夹住一样,再接着就闻到了火药的味道!

 

    “轰!”一声巨响,叶晨与上官婉儿瞬间被炸的粉身碎骨,一团血雾弥漫在空中,刺鼻的火药味弥漫四野,站在门卫的鬼魂,肥猪王,顿时脸色大变,像是发了疯一样冲了进来,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随着炸药的爆炸,不仅叶晨与上官婉儿被炸得粉身碎骨,就连一时间被这一幕惊呆的司马云,司马长空,上官云,包括他的夫人都被狂暴的炸药给卷了进去,整座司马家的庄园,顿时一道火光冲天而起,熊熊大火燃烧整片庄园,鬼魂,肥猪王两人也无一幸免!


 

点击下面的 "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