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四神纪上部.白夜双生 / 第六章 久远的过去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次日,百烁和灿烨被窗外的喧闹声吵醒。昨夜被村人安排了住宿,终于在真正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起身看去,狩魔队的人已经整装待发,将军斗零正在对他们吩咐着什么。盔甲在阳光下泛着光,照亮了他那张冷峻、棱角分明的脸庞。村人围了一圈,不停地交头接耳、指指点点。几个年轻的女孩更是毫不顾忌地盯着斗零那俊逸的身姿,兴奋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而当他抬起头来,冷冷的目光扫过人群的时候,女孩们却羞红了脸,纷纷低下了头。


百烁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禁笑了起来。的确,斗零的容貌风姿极佳,也怪不得那些女孩失魂落魄。不过这个人寡言少语、冷口冷面、还独断专行,只有外表可以骗骗人。喜欢上这种人,真是一辈子的不幸呢。虽然这样想着,目光还是不自觉地跟随着那个发光的身影,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山间的小路。


“啊,他们就这么贸然上山,南兑会怎么样呢?她之前帮过我们,我们要不要去找找她,带她回来?”百烁回过神,看着呆坐在房间一角的灿烨。


……”灿烨一只手托住脸,黑色长发如瀑而下散落在地上,出神地想着什么。


“灿烨?这么久竟然连头发头没有梳好,我来帮你。”


“百烁,我想再见那个人一面。”


“哪个人啊?”


“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我很在意他说过的话。或许他能让我这种能力消失,做回一个普通的人。”


百烁停下了握着梳子的手,她不知如何回答。这份力量让灿烨这么的痛恨吗?世上的人都在祈求得到这种君临一切的力量,而她只想要放弃,想过像普通人的日子。


“原本以为离开族人一切都会好的,但只要这份力量还在,我的生活就永远不会平静。力量之间互相吸引着,虽然一切看似偶然,我们总被引向另一股力量,不管是猫妖还是妖狼。在这个充满妖魔的世界,我无法得到真正的安宁。已经……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灿烨垂下眼,看着右手的圣纹。


“我们去山上吧,虽然不知道那个人还在不在,光坐在这里是没有用的。走吧!”百烁迅速把灿烨的头发梳起系好,抓起两件外套,伸手递了一件给灿烨。


灿烨接过衣服,感激地看了百烁一眼。


两人不想惊动村人,绕过人群,向着山间的密林走去。


圣纹、契约、反噬,曾经困惑了自己许久的事情,竟然被那个男人轻易地解释了。还有炽弥,这个名字,虽然不记得,明明从来没有听过,心中却有一股莫名的燥动。族中关于珈逻的传说,自三千年前珈逻爱上人类男子重毓而始,至十几年后珈逻失踪而终,但是那个男人却知道得更多,甚至更久远。珈逻因何而消失,灵魂为何会割裂为光与暗?还有那毁天灭地,让自己背负了这许久煎熬的预言,又暗示着什么?他是否掌握了全部的答案?


为了什么而存在呢?这令人唾弃的力量,这肮脏的自己,这卑微的希望,真的可以有所期待吗?如果没有生下我,大家都会很幸福吧。明知如此,还是想活下去,这是错误的吗?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不论背负了什么,总会有存在的理由。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还是有存在的意义吧。


“灿烨,灿烨!”


思虑重重的灿烨跟随在百烁的身后,纠结着一直在折磨她的问题,却突然听到了百烁的叫声。


“那里,好像是南兑!”


顺着百烁手指的方向,灿烨看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熟悉身影。她们跑了过去,扶起那个人。


“南兑,醒醒啊!你怎么样?”百烁轻轻拍着靠在一棵大树后,身上盖着一件白裘披风的女人。“有人给她下了安眠的咒语,我来解开。”


百烁抬起左手轻放在南兑的额头,她嘴唇轻启,诵念着祝祷的话语。


“啊,执翼,不要去!”南兑猛然惊醒,一边喊着一边泪水掉了下来。


“南兑,你怎么了?是执翼给你下的咒吗?”百烁伸手拉住起身要奔走的南兑。


“为什么放下我一个人,你明明答应过会一直在我身边。竟然留下我,自己走了。执翼,回答我,你在哪里?你回来!”南兑的泪水不住地涌出,模糊了视线,整个人也有些站不稳。


“你先冷静下来,你把我们搞糊涂了。狩魔队人已经来了,他们会对付那妖魔的,你可以放心地跟我们回到村子。好不好?”


南兑回身看着拉住自己的百烁,面带愠怒,一把推开她,“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因为狩魔队的人来了,他为了保护我,才自己一个人去引开他们。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我要去找他。”


“等等,别走!村人说你被那个妖魔迷惑了,被他拐到这里,我们是来救你的啊。”百烁情急中抱住了转身要走的南兑。


南兑呆呆地站在那里,嘴唇微颤,“你们不明白,让我走。”


“就是因为我们都不明白,才需要你告诉我们。我不想听信村人的一面之词,请你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见过我们的力量,我们可以帮助你。”灿烨看着这个精神十分不安定的女人,也不禁怜惜,想为她做些什么。


南兑看着灿烨,金色的眸子,坚毅而冷静。是啊,以我现在,什么都不能为他做到。贸然前去,也只能成为他的负累,不能再拖累他了呢。这两个人,虽然只匆匆见过,但是我想要相信她们,希望她们可以帮助我。神啊,只有那个人,请你保护他,无论要我付出什么。


三人围坐在一起,南兑抹去眼泪,强忍着呜咽,人已经镇定了许多。


“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请你们相信我没有说谎。执翼或许是魔物,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要伤害我,反而一直在照顾我、保护我。”


“村人说你被迷惑了……


“的确,我是被他迷惑了,我的心……但是,我的话是真实的。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就记得那个男人的身影,高大,挺拔,虽然总是隐藏在阴影中,却让我感到很安心。一直认为那是我的守护神,保护、照顾着我。他从不出现在我面前,可我知道他就在那里。”南兑的眼神越发温柔,嘴角也泛出一丝微笑,“等我长大以后,他不再出现,这让我很失落。每天每天地盼着,希望能再次感受到他的气息。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与他相见,但是神听到了我长久以来的祈祷,他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即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百烁看到原本一脸甜蜜的南兑眼神中瞬间闪过了恐惧的神情,身体还有些颤抖,不禁怜惜地握住了她的双手。南兑感受着从肌肤传递过来的温暖,这是她从不曾知道的。与人的接触竟然可以这样的温暖,人类是这样的生物吗?


她向着百烁点点头,表示感谢,“没关系,我已经不再害怕了。我之前都不记得母亲的样子,她在生下我不久后就去世了,只有一直服侍她的老婆婆在照顾我。我很早就发现村人待我很冷淡,眼神中还带有鄙夷和不屑。婆婆在两年前去世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从那时候开始,噩梦就开始了。有三个年轻人总是来找我的麻烦,而且越来越过分。我曾经想要逃离这里,但是那个人……我放不下他,如果我离开了,他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如果再也见不到他,我……我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所以,我小心地避开那些人,等着他回来。一直以来也算相安无事,但是几天前村子举行了祭奠,作为巫女的我被要求去参加仪式。那个晚上村人都喝醉了,我趁大家不注意便回了家,没想到那三个人也尾随而至。然后……


南兑握了握拳,牙齿轻咬着下嘴唇,眼眶被泪水充盈了。


“够了,你不用讲了。”百烁猜出几分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不忍再让南兑继续下去。


南兑摇摇头,“没关系,让我讲完。他们想要……侮辱我,我宁死都不要让他们碰到。我并不惧怕死亡,我只是怕还没有见到他就死去。如果他回来了,见到我不在了,他会伤心吗?这是我当时唯一想到的。虽然没有见过他的脸,但我记得他的身影、他的气息,就算肉体消失了,我的灵魂还会记得他。反而没有了肉体的牵绊,我会拥有无限的时间去等待他,然后这一次一定会去到他的身边,再也不离开。所以,我选择了死亡。我真的是满心欢喜地赴死的,我相信只要足够执着,愿望一定会实现的。而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出现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柔和而又棱角分明的线条。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那张脸,但任何幻想都远远都无法形容焦急凝视着我的他。终于在死前看到了他,好开心。那一刻我真的死了,灵魂飘荡在一片黑暗中,就那么四处游荡着。不记得过了多久,一股力量突然把我拉回。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在身边,抱着我,在他充满关切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长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在我的身边了。呵呵,我当时这么天真的以为。”


南兑刚刚笑了一下,一滴眼泪便掉了下来,划过泪迹未干的脸颊,顺着轻颤着嘴唇的弧线滑落到胸口。


“你知道吗,作为巫女我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但却完全看不到和自己有关的事情。太可笑了,帮得了别人却帮不到自己。我想更了解他,想知道他对我是怎样的感情,所以偷偷地看了他的过去。然后,我看到了那个女人,很熟悉的脸,她比我高一些,性格也更活泼。”


南兑一只手抓住胸口,眉头轻蹙,脸色有些苍白,好像心里的苦与痛正在折磨着她,“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呢,不知道的时候想要知道,知道了以后又很后悔。不管怎样,他们在这片树林里相遇了。那时候他受了伤,困在这里,村里的巫女发现了他。每天她都会来这里看他,而他也天天在等着她的到来。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他们没有说过太多的话,只是互相望着,但这一眼之间就明白了对方。然后有一天巫女没有踏着晨曦而来,他呆坐在那里等着,看着太阳几次升起又落下,还是没有她的身影。执翼变得焦急,便下山去找她。到了村里才听说,几天前有一伙路过的强盗袭击了村子,还掳走了巫女。他发狂似地去找她,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封闭了自己,认不出他了。执翼杀了所有的人,但是再多的鲜血和哀嚎都不能平息他的愤怒。当我看到这段记忆的时候,他的狂怒和残暴在我听来就像是囚徒从深渊底部发出的悲鸣,那深切的自责、疼痛让我的心也跟着撕裂了。最让他心痛的不是曾经发生过的不幸,而是那个女人已然不记得他,甚至完全抗拒他。没有办法,他带着巫女回到村子,交给婆婆照料。而那个女人竟然有了身孕。追溯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根本不想再看下去了。”


南兑直视着百烁和灿烨,一字一顿,“我就是那个孩子。”


百烁和灿烨看着眼睛发亮,脸色却死灰的南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禁暗暗感到担心。


南兑突然站了起来,仰头大笑,披风滑落到地上,“这样肮脏的我竟然还想在他的身边,完全没有考虑过他的心情。我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过去发生的事情,无休止地折磨着他。真愚蠢,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他为什么会离开。无知的我,曾满怀期待地等着一个根本不想再见到我的人。可是,为了救我,他回来了。更可笑的是,他把自己一半的生命给了我,让我复活……为了那个女人,他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


疾风冷冽袭来,南兑倒下了。她伏在雪地上,后背微微颤抖。


不被期待的存在……还有无望的渴求吗?灿烨看着那颤抖的身躯,心口猛然收紧,炙热的疼痛传遍全身。


南兑缓缓起身,背对着两人,竭力压抑着哽咽,“他活不了多久了,连人类的形态也不能保持了。我憎恨那个女人,我一生都没有办法和死人去争。不过我也感激她,因为她我才能遇到执翼。不管他是为了谁救了我,在他最后的时光,只有我能陪伴在他的身边。骂我自私也好,无耻也罢,我一定要在他的身边,片刻不离。所以,我要去找他,然后陪着他一直到最后。”


如果我的心愿不能实现,至少要帮助你达成你的愿望。灿烨捡起南兑脚边的披风,帮她披上。“那就走吧,我们会带你去找到他。”


百烁也走上前来,拍着南兑的后背,“走吧,我们一起去。”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