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四方宇 |《咫尺天涯》4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相思绝系列


「癡情枉種」→「相思絕(上+下)」→「失落的西峰情」→「相思之外」→「咫尺天涯」→「雲海情濤(上+下)」這套系列是任燦玥、袁小倪為故事,進行到「相思之外」開始帶出雲濤劍仙(袁小倪外公、外婆)「咫尺天涯」則是雲濤劍仙為要角來貫穿故事,因為都是相思絕內的人物,所以統稱相思絕系列。

ps:「失落的西峰情」是相思絕番外,袁小倪和任燦玥在斜陽西峰發生的故事,「雲海情濤上+下」則在2016年底出書,是劍仙和妻子的故事,因為還沒進行電子書,所以還不會這麼快放上,若想直接購書的讀者,可关注公告的購書訊息喔~

咫尺天涯

四方宇 |《咫尺天涯》楔子

四方宇 |《咫尺天涯》1

四方宇 |《咫尺天涯》2

四方宇 |《咫尺天涯》3

第四章

月瑶丹琼像置身云海中,袁牧飞看着眼前这座烟灿缭绕的美丽园子,眸瞳深沉。

此时,园内山石忽现奇象,四周造景的山林、异石开始移动,玄音、曲音,忽像海潮刷洗一切尘世浊浪般,从四面八方,借着云海翻腾,音似水瀑倾涛,强烈的音波更如乱石崩云,山林、奇石移位入阵,随着每一道玄律阻他步伐!

「音灵入术,此法消失江湖已久,没想今日会再次见到。」袁牧飞眉宇微扬。

「阁下纵拥无匹之力,礼法也该自重,擅闯民宅,有欠身分。」一个男子声从楼阁内传来。

「无人能对我当令棋者,更遑论敢视我如棋子,天下礼法,不过脚下尘泥。」云涛剑仙冷然一哼,轻描一掌,竟是撼摇整座月瑶丹琼,雄浑威劲贯破阵法,他不曾停下步伐,直往前方楼阁而行。

「『远尘山居』一对莲天贯日,不曾料得阁下也入桐家老宅,三地行一阵,三星落阵本意对擅入者,阵法既相引,令棋者与棋子,也由得阁下解释。」另一个女子声传来,振振有词道:「一个撼动江湖的传说,真要恃强擅闯,逼人至绝,纵非对手,也定然力拚一搏。」

此时,云涛化剑的还珠舞情飞绕四周云海后,回到袁牧飞手中,云海剑刃在他掌中烟散,剑柄回到他腰际成一道环在腰边的扣饰,看着在掌中未散尽的云气化成白色霜寒,他的眉目微微触挑。

「可否请教姑娘芳名?」

「贺……兰。」楼阁内,朝雨丹一双美目蓄蕴盘算,沉声以应。

「记得七十多年前,东棋奕局测天地玄机、南弦纵律御世间灵音;以棋观天下化阵,以音入灵玄幻术,奕局以柳姓为头角,纵律以贺家为翘楚,两相结合,其能力曾名动一时,后因一方的走偏,棋与音都失了灵性,如今一会后人,也是一份奇缘。」

这些话让一旁的音女和棋师都睁大了眼,当今武林,奕局、纵律的过往几被遗忘,因为只曾绚烂于一瞬,已无人可以说得出其关键渊源,不愧是活了近二甲子的云涛剑仙。

「剑仙见识果然渊博,先人确实一如阁下所言。」棋师以后生之辈开口:「在下东棋奕局柳怀君,今日之阵为着莲天贯日,还请前辈包容后生晚辈的不懂事。」

「我只想知道,设下三星落阵,还有引术入书画,借你们棋、音排阵的人,在哪?」

楼阁内似是一默。

「棋音虽能结合成威力,但转为阵法尚需有引导棋音的玄能异术,此人在哪?」云涛剑仙再次问。

「不在此。」方才的「贺兰姑娘」像是沉思后回应。「咫尺姑娘为救一位女子往东南方而行。」

「咫尺姑娘?!」这个名字让袁牧飞瞳眸一亮。「她要救的女子可知是何人?」

「是一位在古洲遭莲天贯日重伤的女子,咫尺姑娘带此女往东南方寻尘灵草救人。」

「能回魂定灵的尘灵草!」袁牧飞双目沉瞇。

楼阁内,以「贺兰」身分和剑仙对应的朝雨丹,声虽平静陈述,但那拢蹙的眉目与交握的柔荑,显见她的紧张,一旁观看的音女和棋师早已冷汗直淌,八十多年前,尘灵草确实在东南方,只是超过一甲子变动,现今已在西北方,这一点才复出江湖的云涛剑仙,应还不可能了解这么透澈。

仙子姑娘有意引云涛剑仙远离北方,但此计万一没瞒过,剑仙有只手掀涛,翻覆江湖的能力,仙子姑娘会连自己都赔上。

「莲天贯日对桐家别有意图,我与棋师受过咫尺姑娘的恩惠,因此在这段时间以纵律灵音关照桐家。」

「这位咫尺姑娘与桐家有何关系?」竟要守护桐家一切。

今生的云彤既然身怀圣女灵气与玄能,就与杜巧兮有关,这也是袁牧飞一感觉到北方微弱的涛气残息,就一行桐家老宅的原因,他推断,小倪之事定然与云彤有关,但今生的云彤到底是何身分?和桐家有何关系?

「她和桐家无关。与桐家有关的是咫尺姑娘的太师父,也是桐家太婆。桐家太婆留下的遗言,承她力量者,将守护桐家。」捏造一个关系,应该不容易被找到身分吧,但也不能将关系拉太远,否则不容易取信眼前的人。「咫尺姑娘的师父无法承太婆灵力,便由带着天赋而来的咫尺姑娘传承。」这之中可以参了一半的真实。

柳怀君也一副坦言的跟着道:「不妨对剑仙前辈直言,我们与咫尺姑娘有主从关系,她离开北方时,就代她保护桐家,还请前辈看在桐家先人份上,谅情此回冒犯。」

当外边一片沉默,没有任何声音时,楼阁内,每个人心高悬着,屏息以应。

「你们的话,我会印证。」

话语像随着人远去,盘绕月瑶丹琼内的云雾散去,四周回复一片云朗风清。

「这回,云涛剑仙真的离开了吧?」音女憋了许久的气,终于吐出般道。

「他应该会往东南方找人了吧。」棋师也拭着额际冷汗。

「仙子姑娘,你还好吗?」

棋师、音女连忙检视位上的朝雨丹,她被从铜镜中射出的云气化刃贯身而过,让两人担心极了。

「我……没事。」方才惊险一刻,云涛气刃穿心,她身形一软的站不起身,却在感觉到袁牧飞到来时,似有一股力量汇转周身,瞬间让她恢复。

「说也奇怪,那道云刃像会认人,直往仙子姑娘那去,只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杀伤力。」应该是让人暂时动弹不得,音女只能猜想。「剑仙或许猜测此宅内有圣女传人,因此手下留情。」

「引开他终非万全之策。」棋师已开始忧心,云涛剑仙不是可以愚弄之人,再出现无人能挡他怒焰。

「等他再到此园,也已人去楼空,就算他真去桐家询问,桐家也无人说得清了。」朝雨丹已决定,对桐家上下一行四艺寄灵术,包括她从不施术的外婆和大娘,为了众人安危,她得出手了。

「四艺寄灵术对云涛剑仙真有用吗?」对上剑仙,棋师觉得谨慎些好。

「术不欺袁牧飞,法不过云涛之血,北岩圣女的阵法对他不会有用,但四艺寄灵术,是梦师父晚年为让我传承而创,此法不在她所立的誓言内,而我也不以圣女灵气对袁牧飞用出此法,或许尚可绊住他一段时间。」

「你这段时间为了袁小倪,以自己的血充盈她的元气,真气耗损太多,接下来莲天贯日将更有更极端的手段,整个桐家靠你保护,仙子姑娘该先保重自己。」

过去十多年,莲天贯日酝养实力,三圣座中,主座莲日据闻闭关未出,法末、轮天则未现世,才没将整个主力对上桐家,如今不同,三圣座同现世,报复先人之辱,得到上一代圣女残灵,定然是誓在必行。

「再这样,好不容易压下的玄寒冻气将发作。」棋师劝着:「仙子姑娘想摆脱『因强烈愿力而扭转天时入轮回』的命运,就不该对袁小倪的事干涉太深。」

「在这样的天意注定中,袁小倪是我唯一牵挂在心的人。」朝雨丹已难放手。「初见她,不知为何,就觉得该照顾、保护她,一个明明大了我两、三岁的人,在我心中却觉得她是个需要照顾的孩子,看她生气想逗她,看她不照顾自己换我生气了。」

难道带着前世宿命的她,遇上袁小倪,真是灵魂相证,呈现于内心的,便是「外婆」对「外孙女」?朝雨丹苦笑。

「你越心系她,却反受命运牵着走了,毕竟事关袁小倪就一定引动云涛剑仙。」剑仙唯一的外孙女,动到袁小倪,想不对上云涛剑仙都不可能。

「现在的孙女和转世的妻子,如今应该是袁牧飞最想要见到、得到的两个人,我一样都不会让他如愿。」朝雨丹不改其意。

「你不会想……杀云涛剑仙吧!」音女忍不住问出。「你的梦师父虽要你以四艺寄灵对付剑仙,却没说要杀他。」

从遗留下的书信看来,桐家太婆想验证四艺寄灵术,似有与剑仙一别苗头之态,内容不曾提及要为过往的旧日情仇做任何报复行动。

「我想天下没人能杀得了他。」朝雨丹很清楚。

「那……仙子姑娘想对云涛剑仙做什么?」音女好奇。

「现在我掌握了他心中最想要的两个女人下落,他明我暗,就先玩一玩这名动天下的人吧!」她就是不会让袁牧飞太好过。

「呃……」棋师、音女互望一眼,内心共同想说的是;这会不会太孩子气了?

毕竟玩这则江湖传说,一个不慎会惹火上身,但看仙子姑娘坚定的神态,两人也不好再劝说。

从仙子姑娘受太婆遗愿,承北岩圣女灵气后,云涛剑仙袁牧飞这个名字就烙于她的心,接触过袁小倪后,她的爱恨情仇趋于强烈,他们只担心她体内的冻体寒气,新的药物和以音律入魂画方式,控制住她的玄寒冻气,却是得时时服药,一旦误了时辰,那发作将是加倍痛楚。

「我先去熬药,晚些你该服药了。」音女对她的决定叹气,还是熬药稳定她的寒气务实些。

「这几天应该可以不用服药。」朝雨丹忽道。

「这可不能开玩笑,尤其在现在这个时刻,你受不得冻气加倍发作,我们也不能让你拿身体开玩笑!」棋师难得强硬回言。

「我想,我已经了解梦师父卷中所言,能解我冻体寒气的人是谁了。」朝雨丹捂着方才被云涛化剑所贯穿的心口,每天总在这个时刻凝绕胸臆的沉重寒意,似被云涛气息给消融。

「难道……」

看到她的动作与神态中的复杂,隐透几分不甘的恼意,棋师与音女了解她所指何人了。

「太婆院落内的尸首再交由你们处理了,我去看看她。」

朝雨丹起身来到楼阁后方的一道墙前,她运指为笔,一点虚空玄机,顿时,墙面消失,一扇房门出现,她推门而入,里面是一间宽广而明亮的寝房,阳光从敞开的窗中透进,但每一扇窗都悬浮着魂画术纸,隔绝房中所透出的一切气息。

「能出汗了,总算稳住你的魂关。」朝雨丹坐到床畔边,伸袖轻拭床中人的额汗,神色欣慰。

袁小倪面色苍白的躺在枕被中,一层细密的微汗开始从她皮肤中沁出,朝雨丹拿起床边小矮几上的一把碧绿短刃,在已划了多处伤痕的十指上,寻得伤痕较少的一指,再次划出一道口,挤出一滴血落在她的眉心,摧动术法,引导自身灵气随着血珠沁入她眉心内。

片刻后,便见袁小倪面色润上一层微红,反见朝雨丹多了一分憔悴,但她只在意那枕中的面容,何时能如常人般红润。

「欢迎你回到阳间,『袁姐姐』。」她唤得戏谑,却是满眼的关切。「等你醒来,发现一切变调了,会乖乖听我的话吗?毕竟真按你所说,我可是你外婆呀。」

抚着她的额,朝雨丹不禁再感叹:「我终于可以体会到,我屡屡违抗爹娘时,他们心中的无奈了。」

 

 

月色昏茫,烟岚罩江峰,一艘小风帆划破江面,来到天丘孤壁的「七环天窟」,此地位于江边一座高峰崖壁下。

浓雾蒙蒙,小风帆来到一个码头,船上三人踏上莲天贯日,轮天圣座所在的殿宇。

迎接的,是左右成排伫立的莲业赎魂者,个个神色僵冷死白,昏蒙月色、风回飒声中,似可闻到死尸气味,更添一股凄楚冷栗,让人寒颤。

一进七环天窟,便发现那是座借山峰内凹而成的天险为大殿,殿堂中央是一大片露天石地,幽幽冷月的光照着来到殿堂中的三人。

前方火炬照出三道环形石阶梯,每一阶皆相距三、四丈高,石阶梯之上的主位,高高在上的轮天圣座,置身阴影中。

在左右斥喝不可抬头冒犯圣座中,轮天难以看清形貌,次阶是两名分别系着一黑、一红袈裟的僧者,显是传说中的双轮护法僧,再次阶则站满轮天一脉所出的僧道业师。

「你是谁?安明滔呢?」黑轮护法僧问,因为安家老爷该亲自送上此剑。

殿中央,一身灰色斗帽覆掩,身形高挑,面容难以窥探的男子,踏出的步伐充满一股内敛的沉稳,身后紧随两名看似奴仆的人,一名灰发老者与一名中年汉子。

「家父为此剑,再加上亲人遭祸,身心交迫病倒,无法亲自为圣座奉上此剑,只能由我代劳。」

「你是安老头的儿子?安家还有一个儿子?」安家目前的主事者,不是只有一儿一女?

「义父待我向来如己出。」

「安明滔有收义子?」

「我想『月时阴剑』才是圣座最在乎的。」来人道。

「递上吧。」

「请圣座一赐『返业』解药。」安家人中了莲天贯日的红莲术法,号称涤罪洗业,根本如傀儡般受控,来人坚定先求药。

「只要确认月时阴剑的威力,返业之药就会到你手上。」

「月时阴剑必得见血开光,相信圣座对初锋之锐的要求,定想以自身之血试剑,此剑灵气方为己用,若不先见解药,此剑灵气只怕由我这等无名小卒的血一试。」

此话一出,双轮护法僧和其他业师怒视而对。

「圣座眼下,岂有你等凡夫俗子开口之地,此剑将执行世道正义,斩人间罪业,哪是你这等凡俗庸人可沾染。」红轮护法僧一派高傲斥着:「你安家剑源有幸为莲天贯日锻出此剑,累世罪业都将蒙天赦免,竟还敢以此大不敬态度,冒犯圣座!」

这时,轮天圣座沉声一哼,下方双轮护法僧和其他业师马上转身恭敬敛首。

「安明滔收了一个有胆量又不凡的义子。」轮天终于开口,深沉的声,一开口像从四面八方穿透而来。「将解药给他。」

一名业师将解药交到来人手中。

「怎么,你怀疑解药的真假?」见对方将手中的药瓶交给身旁紧随的灰发老者,老者打开瓶盖检视瓶内药物,红轮护法僧沉目。

「忧心亲人,还请圣座见谅,月时阴剑在此。」来人将背上布裹的剑取下,交给候着的业师。

「果然是把不俗的剑。」接过宝剑的红轮护法僧,退下裹布,只见月时阴剑,沉暗的黑铁剑身,在宝剑出鞘时,灿光熠烁,几近刺目。「名剑开锋,圣座要以谁一试此剑威能?」

「古时锻剑师投火炉以全名剑问世,此等情操与我闇佛为渡世人而不惜粉身碎骨是一样的崇高,名剑出铸师巧手,光辉当属铸师,本座赐安家义子此等光荣,以身喂剑以扬此剑圣辉。」最高位的轮天圣座指着安家义子道。

「安家剑源有为莲天贯日付出殊荣的机会,也属你安家福气,渡化得升人天,更耀你安家历代先人。」黑轮护法僧合掌一揖。「安施主,此等升华渡罪的机会,足证圣座的广大胸襟,包容你方才的不敬,你该把握这份恩赐,一证名剑圣辉。」

就在红轮护法僧要把月时阴剑恭递给高位的轮天圣座时,却听得斗篷下的人传出缓沉的冷冷轻笑。

「月时阴剑,虽号阴剑,却是聚月华而现芒,吐气华而成锋锐,靠的是持剑者的正气修为,方可让此剑发挥最大功能。」

来人忽掀扬起斗篷,一袭披风斗篷飞上夜空,一道英挺的身形昂然伫立,恢宏的气度、沉稳的神态,一双剑星般的双目晶炯迎视。

「以莲天贯日行魔走邪之态,正气何在?由我来为轮天圣座一试这把暗夜的正气之剑吧!」来人俊朗的眉目,凛凛一扬,忽见水蓝幽光划空,射向红轮僧者手上的宝剑。

月时阴剑呼应般,忽起数道蓝光层层缠裹剑身,下一刻像电流般窜闪,锐利割人的流光,让红轮护法僧一惊松手,月时阴剑随即像风筝般高飞而起!

「水风刃?!他是月泉门的少门主!」其中一名业师认出大喊。

眼见月时阴剑要回到沈云希手中,高位的轮天圣座起掌一凝气,数道瑰丽红影,划断剑身上的蓝色流光,欲断水风刃的牵引!

却见水风刃一断,月时阴剑旋飞更疾,甚至散出青虹异彩,随即竟飞出七环天窟!

「月时阴剑!」轮天圣座跃身消失,追剑而去。

「禀、禀两位护法,江上出、出现数十艘风帆、船只,已靠岸进入七环天窟!」在天窟外守护的手下神色惶恐的冲进来禀告,刚才浓雾一散,赫见无数船只从江上包围天窟。

「敢动莲天贯日――找死!」

「杀了他们!」

双轮护法僧大喝,下方众业师已号令一干莲业赎魂者斩杀来人。

「牟老,让金叔先保护你离开此处,解药还靠您分析出内容。」沈云希依然沉稳定若,吩咐身旁的月泉门护院保护牟放子离开。

「属下先保护牟老离开天窟,请少门主小心。」被唤金叔的中年汉子道。

面对彷佛千军万马气势的莲业赎魂者,沈云希眉目淡凛,不改其徐稳,水风刃扬划出水色环光,随着他飘然踏出的身形与连招锋锐,洒然进退在众多莲业赎魂者中。

水舞蓝色剑流,像碧蓝海涛被释放出,涛光剑意,一剑剑皆没入莲业赎魂者眉心,中招的莲业赎魂者像被切断生命源头般,具具僵硬倒下。

不一会儿,数十近百的莲业赎魂者,竟全横倒于大殿上。

「开启护轮石门,今日定要斩杀冒犯莲天贯日的罪人!」

只见隐于山壁内的两道石门被打开,更多的莲业赎魂者蚁涌而出。

「少门主!」

此时,无数的月泉门护院和古城武护也冲进大殿内,对上眼前阵仗!


就是Qing小说

小说 | 连载 | 交流 | 分享

微信群

长按二维码

识别图中二维码



QQ群

长按二维码

识别图中二维码

就是小说,

情小说就是轻小说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