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诸城人就得知道的那些事儿】琅琊台与长生之梦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在耸立于海中的高台之上,满脸阴霾的秦始皇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他舒筋展骨,仿佛卸下了千金重担。脚下的惊涛骇浪,躬身立于面前的群臣,一声紧似一声啼叫着的鸥鸟,皆不在他的眼中。遥望着海天相接处升起的硕大朝阳,他舒一口长气,慢慢张起双臂,天地轻易地就被他拥入怀中。霞光投进他阴鸷的眼睛,并在他苍白的脸和浓密的胡须上,镀上一层辉煌而温情的色彩。



两千年后,这一刻的秦始皇凝成了雕塑,矗立在云飞浪卷的琅琊台上,手指江山,袍袖飞扬。台下的涛声千年未歇,脚下的群臣依旧卑躬屈膝,一代帝王也依旧身披霞彩云影,唯我独尊,气势逼人。任世间沧海桑田,千年难改历史的模样。


  秦始皇在统一中国后的8年中,“亲巡天下,周览远方”,先后进行了5次规模宏大的巡幸,其中3次来到黄海之滨的琅琊台。始皇二十八年(前219),一直在做着长生梦的秦始皇在琅琊山上遇到了齐方士徐福,从而演绎出一连串扑朔迷离、亦真亦幻的离奇故事,并最终导致了9年后那令人惊心动魄、瞠目结舌的徐福东渡事件。琅琊台顶的群雕,正是生动地再现了徐福上书秦皇,请求入海寻仙的一幕———

帝王之台

琅琊山,在今山东省胶南市境内,原属诸城;琅琊台,建于琅琊山之上,三面环海,山台一体,现共称琅琊台。秦统一天下后,将天下分为36郡,琅琊郡为其中一郡。《史记》载:春秋战国时期,齐国有八神。其中之四时主建祠于琅琊山上,为此,历代帝王和文人墨客多有登临,汉武帝也曾3次登台拜祭。


  站在琅琊台上四望,山海风光,气象万千:龙湾、云海、神泉、海市蜃楼……奇景幻影,如梦如烟。晴天里,可以望见若隐若现的斋堂岛上,炊烟袅娜,历历可数的人家,吹笛撒网,过着真正的神仙日子。

琅琊台依山而建,前后共筑两次。第一次为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率领死士8000人,战船300艘,徙都琅琊,以山为基建起观台,以号令秦、晋、齐、楚四国君王前来盟会,并在此遥望故国,寄托情思,台上的望越楼里,至今仍有他按剑远眺、披风飞扬的背影;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登上琅琊山礼祀四时主祠,观沧海,望日出,不由得“大乐之”,于是兴师动众在越王台的基础上继续加筑,形成一座气势雄伟的高台,在上面刻石立碑,颂秦功业,并且修路3条,迁民3万户于台下,免除了12年的赋税徭役,让他们生儿育女,繁衍生息。秦始皇在此流连忘返,竟达3月之久,试想在5次巡游天下的途中,何处能如此长久地留住过这位帝王的脚步?

  秦朝的大兴土木是有名的,万里长城、阿房宫、骊山墓,这些血汗浇铸成的建筑,举世皆知。早在六国还未灭亡的时候,嬴政的磅礴梦想和建筑嗜好就已经显示出来。每攻下一座城池,他就命人在咸阳附近仿建一座,许多风格迥异、令人惊叹的建筑,像海市蜃楼般慢慢矗立起来。但这么多建筑,却惟有琅琊台是他亲自筹划督建的。那时这里还称东夷,属未开化地区,为何一代帝王竟如此费心地筑修这座台子?又是何原因让他“大乐之”呢?

始皇之梦

面对着浩瀚无垠、深邃莫测的的大海,谁都会心生敬畏。


  在每一个梦醒的早晨,狂涛巨浪摇撼着刚刚立起的帝王之台,遒劲的海风拍打着始皇帝皇冠上的珠帘,头顶着如烟浮云,居高远望,但见天高海阔,鸥鸟翔集,奇幻迷离,一轮朝阳在波涛中滚动,如壮士燃烧的头颅。可以相像,远离臣民的膜拜,孤身面对大得可以吞噬天地的大海,分不清海和天,分不清梦和醒,分不清人间还是仙境,秦始皇的内心是茫然的,忧伤的,甚至是畏惧的,无论他如何的霸气冲天、不可一世,在此刻他都是一个懵懂无知、手足无措的孩子,海在四处啸叫,一个浪涛就是一个漩涡,任多少的生命都无法填满,一个人并不比一尾鱼、一只蚂蚁更伟大,纵使你是王者之身,纵使你拥有无边的疆域。


  伟大而又残暴,是秦始皇留给后世的印象。年代的久远,使他的一切愈发神秘混沌。据说是私生子的身世,造就了他性格的缺陷。少年时候,无意中发现母亲与人私通,他含恨咬下了自己的一截舌头,从此说话就变得含混不清,性格更加乖僻孤独。成年后的嬴政喜怒无常,“时而高雅如菊,时而残暴如剑”,面对着长城脚下堆积如山的尸骨他无动于衷,可是屠夫刀下猪的尖叫却令他捂起双耳,猝不忍听。历史课本上的始皇画像威严冷酷,让人不寒而栗,然而谁能穿越时空,走进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始皇帝的内心?挥臂扬剑一统天下的他是不可一世、至高无上的,然而他的心上挂着锁,里面盛着孤独、拒绝和怀疑。最高处最寒冷,无敌便是孤独。他是一头雄踞高山的狮子,俯视着脚下如蚁的人群,他的咆哮悲鸣回荡天外,只有人怕,没有人懂。

  恍如仙境的琅琊台,让秦始皇更加坚信了神仙的存在。他的长生之念,在此时比任何时候更为强烈。两只手所能抓住的东西,毕竟是太少了,谁能保证他的江山永固?谁能让他的高贵之身,万年不腐?活着,就拥有一切;死去,就失去一切。面对着神秘强悍的自然和不可抗拒的生死,他像常人一样无知,却有着常人没有的狂妄和蛮横、不服气和不甘心:踏平六国所开创的万世基业,岂能轻易让死亡带走?不,不!我是皇帝,是天地间的主宰,我要像神仙那样千秋万载地活下去,让所有的人,都姓嬴;让所有的高山大河,都盖上秦国的大印!


唐代诗人白居易,是难得的无神论者,他对求仙问药之举,深恶痛绝:“……秦皇汉武信此语,方士年年采药去。不见蓬莱不敢归,童男丱女舟中老。徐福文成多诳诞,上元太一虚祈祷。君看骊山顶上茂陵头,毕竟悲风吹蔓草……”但有谁的思想可以真正超越时代?在人类对宇宙还很无知的远古,相信神仙的存在,是很自然的事情。正当秦始皇在琅琊台上逼问天地、幻想长生的时候,徐福如秦始皇因渴望而心生的幻影,适时出现了———

徐福东渡

  徐福,亦作徐巿,字君房,齐国方士,生于齐王建十年(前255)。他的出生地众说纷纭,最著名的有江苏赣榆说,山东龙口说,而关于徐福东渡的启航港更是有十几种说法,最新的研究表明正在琅琊港———自春秋战国时起,琅琊港就是五大港口之一,是齐国主要的海上门户。直至清代,琅琊港仍是军事要防、商港,久经不废。


徐福幼年时即习读儒书,研习阴阳五行。成年后,随父行医传道,宦游齐国,交往广泛,具有丰富的星象天文知识和航海经验。不知是秦始皇想长生,才导致产生了这么多方士,还是秦始皇受了方士的影响想长生,反正长生是那个时代的人们最狂热的梦想。在烟波浩淼的琅琊台上,衣衫飘然的徐福给秦始皇上书(有说是秦皇差遣),说海中有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山上住着神仙,只要找到他们就可以求得不死之药。求药心切的秦始皇即刻令工匠们日夜赶造船只,由此揭开了大规模航海求仙、探索未知世界的序幕。那一幕,荒谬而又壮观。


  秦始皇曾两次伫立在琅琊台上,目送徐福的船队起锚远航。但徐福两次入海求药,均无功而返。


对徐福其人及他兴师动众枉求仙药之举,一直褒贬不一。到底是他主动上书求药,还是受秦皇差遣,也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说,徐福所谓的入海求仙是为诓骗财物,但那些身外之物值得一个人冒死漂泊海上,在生死未卜间寻寻觅觅吗?付出的似乎大于得到的;他入海求仙数岁不得,却屡败屡求,执著得可怕。他这样没完没了地追寻一个虚幻的存在,是真的相信有仙药,还是早有预谋,另有企图?“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李商隐)。面对那样的奔波劳顿,命悬旦夕,徐福后悔过吗?后怕过吗?


  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徐福最后一次出海,这次非同往常。秦始皇因为梦见一条大鲛鱼挡道,决定亲自前往,为徐福扫平通往仙道的隐患。“一片琅琊月,相随万里舟”,徐福这次出海更加奢华壮观,带数千童男女,携五谷百工,物品齐备,由琅琊台下的琅琊港启航。船队东行西折,行至芝罘,大鲛鱼真的出现了,他挽弓搭箭,亲手射杀了鲛鱼,才与徐福握手而别,目送庞大的船队浩荡而去。他哪里知道,徐福这一去就不再复返。而他自己,在数月之后———即公元前210年的7月,猝死于沙丘平台。梦想成仙的秦始皇却死在求仙路上,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正是炎热天气,他的尸体很快就在所谓四季恒温的辒辌车中腐烂,熏得御林军都不敢靠近。心揣鬼胎的宦官赵高和丞相李斯为了遮掩真相,命人将鲍鱼放于车中,但大秦国的恶臭气息岂是鲍鱼能掩得住的?


“骊山茂陵空白骨,不死之药何时逢。”转眼间月冷星寒,一代天骄,只能躺在他奢华无双的陵墓中遗恨惆怅了!

千古谜团

  徐福究竟为何去而不归,又究竟去了哪里,一直是千古之谜。


有人说,徐福的船队是漂流到了日本岛上再也难以回返;有人说,徐福耗资巨大,求不到仙药,如何敢回来?———如果徐福东渡是因为“畏诛而不敢有人说,徐福是个骗子,连司马迁都说他是“怪迂阿谀苟合之徒”。但如果他真是个骗子,那他完全可以继续骗下去,拿一粒草丸或者一些牛黄狗宝之类的玩艺儿奉上蒙混过关,只要秦皇不立马死去,这个谎言谁能揭穿?他又何必一去不返,惹天下人悲痛愁思、不齿怨恨?


  也有人说:什么都不是,是徐福他自己也虔诚地相信神仙存在,所以才会兴师动众地去冒死寻求。他再老谋深算、精明强干也有着时代的局限,在炼丹求仙的热潮中,他未必清醒地意识到其中的荒谬。在人类对宇宙还蒙昧无知的远古,连迷信都是一种探索。


有很多人认为日本传说中的神武天皇就是徐福的化身,他登陆日本后,费时8年,建立了日本国。据传,徐福当年为防秦国派兵征讨,还特地在新宫市至蓬莱山一带建有长城。日《和歌山县史迹名所志》记载:徐福墓在新宫町,墓前有石碑,上刻“秦徐福之墓”,碑文写道:“相传往昔秦始皇时,徐福率数千童男女,携五谷种子及耕作农具渡至日本,在熊野津登岸,从事耕作,养育男女,子孙遂为熊野之长,安稳度日。”当今日本,人们尊徐福为农工神、纺织神和医药之神,建有纪念徐福的墓、祠、碑和神社,按时举行盛大的纪念和祭祀活动。


  而秦始皇呢?随着岁月的流失朝代的更替,却像个茧一样被诸多的谜层层包裹了起来。人类找了两千多年,终于用最新的科技手段找到了他的陵墓,却无法用最新的科技手段打开它。他和他统领的时代,是那样的愚昧,又是那样的智慧;他们的愚昧,令今人耻笑;他们的智慧,今人却不能企及;他们在生前为后世预备下的谜团,千年无解!

  “断碑荒草羞先事,剩水残山遗古风”。公元1982年,琅琊台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琅琊台有多高,它的历史文化积淀就有多厚。虽然琅琊台上的古建筑已荡然无存,但在萋萋的荒草中,筑台遗迹依稀可辨,秦砖汉瓦随处可寻,那神秘而又壮阔的自然景色更令人神往。


在琅琊山的遗迹遗物中,二世刻石最珍贵,古陶管最神秘。秦二世刻石,现存中国历史博物馆,为我国现存最早、字最多的刻石。宋时任密州知州的苏轼曾这样评价:“秦虽无道,然所立有绝人者。其文字之工,世非能及,皆不可废。”琅琊山的古陶管,为战国时期烧制,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完备的陶质管道设施,条条管道通往琅琊台,但可惜的是谁也不知它通达多远、多深,作何用处!

  如今的琅琊台,重修的秦御路直插云天,顺着它,可以一直走到天上去,与日月星辰相会;而求仙的人早已经灰飞烟灭,是成了仙还是成了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来源:《超然台》)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关注诸城市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公共平台!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诸城电视台官方公众平台“诸城市广播电视台”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