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老外贸话钢铁事

向洋看世界2018-02-12 17:45:35

涉外趣事(二十一)。                  

1984年底,国务院现场第四次办公会在宝钢宝山宾馆北楼十二楼小礼堂召开。会议由国务院代表李东冶(他时任中央机关党委书记,原冶金工业部部长)主持,冶金部部长戚元靖,机械部赵付部长,煤炭部贾付部长,指挥部所有领导,五冶,十三冶,宝冶,二十冶正付总经理,各冶金设计研究院院长及一重,二重,太重,大重的总经理及宝钢总厂厂长王佩洲都出席了会议,指挥部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这次也被邀列席会议。进入会场前,宝钢冷轧的中方总代表陈知平就拉住我说,今天会上可能有人要找你麻烦,记住一定要沉住气!会议一开始,二十冶付总经理李守顺就站起来说:我今天要讲讲外办的“外事简报”这个简报上反映的事情不是实事求事,于是就完全站在二十冶的立场上逐条批駁其内容(实际上,外办是应指挥部领导要求,每月出一份外亊简报,报指挥部领导,再由他们,报国务院重大办及国家计委,因为那个年代,外事无小事,故都得报。十二期简报上,标题是“认真思考东西方文化差异,把二期工程推向前进”,然后后列举了了德国技术人员和中方施工单位各自存在的一些问题,如前所述的问题也列举上去了。谁知道这期简报引了时任国家计委主任袁宝华的注意並作了批示,批示下达给冶金部,戚部长又作了批示並转发指挥部。至于批示内容我们根本不知道),而这位李总竟长篇大论批了半天,最后竟说,这期简报是卖国主义的简报。这样的会议上本来是轮不到我们发言的,但忍耐是有底线的!越过底线必须自卫反击,我就举手要求发言:声明简报是我们发的,简报上列举的事实都是经从现场中德双方的技术人员和翻译那儿调查得来的事实,而且这些事实完全是白描根本没加任何主观意图,再说暴露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把工程建设得更好,交给生产厂宝钢后,可使其生产出更好的产品!难道这是卖国主义嗎?少拿文革年代的大话来吓唬人!后来,领导在总结时讲:简报主要是暴露现场工程上容观存在的问题,並没有指责谁,暴露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我们这次会议就是来解决问题的!希望大家在解决问题方面都提建议!至此方把一场风波平息下来!自这次会议后,我们干脆要把在简报上登载的内容事先告知有关单位,以免今后无事生非。看来要讲真话也是不容易的!

涉外趣事(二十二)。                  

为了更好地学到技术,融洽中外对口技术人员关系至为重要。考虑到德国技术人员牵家带口,经常出国在外,肯定也非常想了解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因此就号召大家邀请外国人到家做客。开始由于受极左思潮影响,谁也不敢,后来请领导带头,慢慢就多起来了,可是也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如有的施工单位对口技朮人员请外国对口人员,生怕不热情,到单位食堂予订二十几道菜,到吃饭时请人从后门送来,然后一道道请外国人吃,西方人又不懂中国礼节,认为端上来的菜,不吃掉就是对主人不敬,所以也尽量吃,结果回去就生病或严重消化不良,影响第二天上班。既浪费了钱,而且影响也不好。于是我们就召集中方对口技术人员开会,建议大家请客时遵循两点,一是家里布置得干净整洁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去购买一些华丽的装饰品,也没有必要弄一些新的傢俱来点缀,那样反而显得虚假!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就搞干净一点就行了!二招待外国人,也没必要搞那么多菜,在一起包饺子,做做包子就行了,越是民族的、传统的食物,外国人从未见过,就越稀罕!人家反而会觉得主人真诚待客!果然,这样招待外囯朋友后,效果越来越好,人家也愿意来作客了,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对工程建设也越来越有利了!

涉外趣事(二十三)。                

原来市外办的外事纪律规定:外国专家来去都要由接待单位举办一次正式宴会;为了丰富外国专家的业余生活,应经常举行活动,如参观访问幼儿园、小学、养老园、人民公社等。但我们在执行过程中,发现所谓外国专家,其实在他们夲国,大部分都是熟练工人,平时习惯于穿工作服或休闲服,有的人一辈子也没去过宾館。到了中国,要他们参着正规西装,戴着领带,一本正经地参加宴会,特别不习惯。为此,我们进行了改革,举办集体会歺,在现场职工食堂,请一名十三冶的光头㕑师,把脑袋擦干净后,把揉好的麺团绕在脑袋上,然后左右手各拿一把菜刀,把刀削麺削到五米外沸腾的大锅里,再放入各种作料,就做成无比鲜美的刀削面,既观看了从来未见过的山西刀削面制作过程,又吃到了无比鲜美的山西刀削面,凡参加会歺的外国专家无不兴髙采烈,胃口大开,基本上每人都吃了两大碗刀削面,然后兴致勃勃地回到宾馆,一路上还回味无穷,这岂不比正规的宴会强多了去了!或组织外国专家一起包饺子,包肉包子,做馒头等。总而言之,凡是传统的,民族的歺餐饮对外国人是最有吸引力的!参观附近的幼儿园、小学、养老院等多了,老是千篇一律的欢迎词,空洞的介绍,别说老外厌了,连我们这些陪同也厌了。所以我们也进行了改革,我们在上海近郊选择了十二家农户。选择标准:干净整洁亮堂的农户,家中要有传统的灶头,传统的婴儿站的木桶,传统的藤编婴儿座车或推车,逢节假日我们就组织西方专家及其夫人孩子去农家消磨一天,事先我们都给农家一定的经济䃼贴,这样的活动举办后,老外津津乐道,乐而忘返,有的还与农家结成了友谊,今后经常互访,这样的活动,在那个年代虽然有些出格,但给每个参与者带来了极大的欢乐!

涉外趣事(二十四)。                  

今天来说点关于涉外礼品的事,以前市外办要求我们:凡外国元首及外国重要代表团来访,均要表示我们是个礼仪之国,要送贵重礼品。可我们在实践中体会到,因根据不同国别,不同身份送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有强烈民族性的礼品才能真正物有所值。如给东方民族日本、印度高层人士送礼,应以文房四宝、字画为宜,如有女士,则可送些絲绸服装,绣花拖鞋则可。如送西方高层人士,不必非送景泰兰,苏州双面绣,福建漆器烟具等高档礼品,送中国国农民下雨天穿的棕编或草编雨衣,搞干净净一些,用塑料薄膜包装好,再放在一个高档礼品袋中即可,或送农村手工编织的土布一捆,西方中下层人员,送给他们京剧脸谱或无锡泥塑或中国农下雨天戴的斗笠,湖北农民挑担用的两头包铜皮的冲(即扁担)担,或工人戴的柳条帽即可。有一年,我陪宝钢董事长黎明去德国西门子总裁家作客发现现前两年送给他的景泰兰花瓶,苏州双面绣等高档礼品都在他小孙子的游戏室地板上,被他小孙子踩得一塌糊涂,而前年送他的一个价值人民币五毛钱的无锡泥菩萨却被罩在玻璃罩里,恭恭敬敬的放在会客厅正中的桌子上!所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凡是具有中国文化传统的,具有强烈民族性的礼品,不論在中国值多少钱,才是最有价值的,盲目地送昂贵华丽的礼品给外国人实在没有必要,应该认准真研究东西方文化差异,投其所好,以最少的代价取得最佳的效果才能利国利民,这才是一个礼仪大国应有的礼仪,才能使受礼国的人真正看得起我们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