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给你两万块,做我女朋友吧

微小说2018-04-15 18:39:34

置顶公众号,你专属的故事放映机

作者 | 陈大力

来源 | chendali1995


-1-


在咖啡厅敲键盘的时候,邻座来了两位典型的大叔。


衬衫加西装裤,严肃认真,但并不笔挺。纵使头发梳得个油光锃亮,腹部仍空留一团柔软与松懈——那样大胆醒目的肥肉,是中年的昭示牌。


二人落座了。前一秒点好冰美式,后一秒嘴里滑落出成簇的专业名词,拎出公事来谈。


我一边为文章犯愁,一边耳朵里疏疏落落地漏进一些他们的对话。是公司要新做一个实地的项目,被甲方打回了第一个方案,大概是在准备Plan B,悉悉索索,很是紧张。


但聊了一会儿天快暗了,两人不知怎的,没有再谈工作,讲到私人生活。


其中一位问另一位:“你上次看上的那小姑娘怎么样了?”


被问的那位摇头一笑:“很难追哦。怎么找她都不爱回话,现在只敢在她朋友圈点点赞。”


另一位谄媚地接上:“那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刘总出马,什么小姑娘拿不下?20出头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稍微说点好话,心肠就软了。要实在不会说,送几个包包,对吧,就大牌的,小姑娘都喜欢,送了多半就会答应。真的准。”



那位“刘总”摆摆手,低头啜一口美式:“现在的小姑娘不好追,真是不好追。得多花钱了。”话毕一串笑声。


我身后的窗外,正好是两个20出头的鲜嫩小姑娘,背着小商场里会卖的平价包,穿着过膝厚裙,叽叽喳喳地正拿软件自拍。


很难想象,这样的两拨人,倘若相恋,因为几个大牌包包而相恋,会是怎样光景。


但听到的那句类似“送几个大牌包包,送了就会答应”——让我很不愉快。



-2-


我很怕中年男人,怕他们的自信。


中年是什么?是被公司、甲方、房贷、一切都等价交换的规则所淹没的年纪,是被岁月灰尘包裹的躯体。


一门心思扎进名与利,寻找、建立与巩固自己的资源,久经磨练,修得随时抖落的体面话。然而他们不再青睐一些澄澈的东西,比如真心。


当千辛万苦赢出了事业,站稳了脚跟,便洋洋自得;有了点小钱就觉得“钱什么都能买到”,包括爱情。


更甚的是,将用钱换来的爱情当作战利品。


曾经去过一次发布会,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期间认识了一位做场务联络的姐姐,25岁左右,是人又好看,身材又凹凸有致。后来在晚宴上,偶然机会跟几个三十多岁的“老油条”聊天,有人指着远处这个姐姐蹬小高跟的背影:“她有男朋友吗?”


另一位答:“应该有了吧,你看她挎的是香奈儿。”


很快两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可我是很不解的。人家的包包不能是自己挣的吗?为什么一定是某个大款男朋友送的呢?现代女性都独立打拼多少年了,多少艰难险阻都扛过,怎么还被觉得是几摞银子就能拿下的简单人物。


但中年男人们轻飘飘地说着,一个香奈儿包包就能抱得美人归。



说白了,这是一种低看。


认识一个开网店的姑娘,一工作就刹不住车,是能连轴转十小时过后,立马又飞去出差的狠角色。


她经济独立,但活在高压下,所以谈恋爱什么都不看,专找帅的。说她每天最大慰藉,是累死累活一整天后,捧起枕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讲得很轻佻,但她谈恋爱是认真在谈。男生一开始只是一个服装店里的销售员,她带着他一步一步,从升职,到掌管店面,到最后创业,也开起自己的网店,收入不菲。


真正好的一段感情,首先需要人格上的平等。


这种人格,与谁的事业更高垒,谁的银行卡余额更丰厚,毫无干系。这种人格,是出于谨慎的尊重与扶持。


是芦苇爱上磐石的时候,芦苇能不自轻,磐石也不顺势欺人。一同披风沐雨,相濡以沫。




-3-


但还有多少人,能理直气壮地讲出那句“其他都没关系,我们相爱就好”呢?


没有多少人了。也的确是有这样的小姑娘,看见同龄人富有得活色生香,便按捺不住想缴获一台行走的提款机,哪怕她心里明白,这只是交易。


其实人都这样,没谁能多高尚,当你一贫如洗的时候,如果有个大你十几二十岁的中年男子对你说:“每月给你两万生活费,做我女朋友”,多少人敢说自己一点也不动摇呢,肯定有人愿意去,两万嘛,跟他谈呗,大不了当成自己的月薪。


钱并不罪恶。但人要在很有钱的时候,才能不被钱所左右。


比如感情的“纯粹”,也总是要在你的自足,已然扎实且漂亮过后。


饭局上大腹便便,侃侃而谈“送她一个香奈儿包包,她就会答应”的中年人们,在成人世界里浸泡得陈旧,转头伸手向二十岁不谙世事的少女,像是来势汹汹,开着大轮卡车攻陷伊甸园的拆迁队。


而我们所能做的,从来不是改变他们。


是小心翼翼地,郑重其事地,保留自己对感情最初的、最真挚的敬意。


-END-


作者简介 | 陈大力,ONE人气作者,浙大女同学,一个因为腿长有才,所以说什么都对的少女。微信公众号:陈大力(ID:chendali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