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综合)刘安军事迹报道

马上行2018-04-15 18:38:35


刘安军同志先进事迹报道


中安在线

抗洪勇士刘安军

——一个退伍老兵的最后“勋章”


这是位于安徽和县西埠镇的一处农家院落:堂屋挂着“军魂永驻”的书法作品,桌上摆放着肩章、胸标、领花,衣架上晾晒的迷彩服,都标明着主人的军人身份。

他叫刘安军,一位33岁的退伍军人,预备役战士。在我省今年的抗洪战役中,他辗转多地,连续作战11天,为受灾群众筑起一道钢铁般的“坚固防线”。7月13日清晨,刘安军因过度劳累,在家中的沙发上不幸离世。

刘安军的军用包里,珍藏着很多荣誉证书。最近的一个,是他去世6天前,刚刚获得的“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抢险,他总是冲在最前头”

刘安军,一名有着12年军龄、9年党龄的年轻“老兵”。在他的军用包里,珍藏着很多荣誉证书。最近的一个,是他去世6天前,刚刚获得的“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妻子张凤至今还记得,7月8日,从巢湖堤坝上载誉归来的刘安军,是怎样的疲惫不堪又神采奕奕,“他一身脏兮兮的迷彩服,背着军用包,离好远就向我们招手。”张凤说,从6月28日参加预备役步兵三团三营二次编组成建制训练,到7月1日被抽调参加抗洪抢险突击队,一家人已有9天没见过安军了。

张凤不知道的是,从7月1日至7月7日,在长达7天的时间里,刘安军先后转战巢湖市夏阁镇沿河圩、西坝口以及和县功桥镇桥东圩等险埂要段。在堤坝的溃口处,在圩区的险要地段,在汪洋的洪水中,处处都留下了他搏击洪水的身影。

和县西埠镇武装部副部长任俊涛是刘安军的预备役排长,在他的讲述中,还原了刘安军的抗洪七天。7月1日,巢湖市夏阁镇小朱村堤圩出现塌方险情,正在参加预备役训练的刘安军,被编入抗洪抢险突击队。当晚11时55分,突击队冒着大雨赶赴20公里以外的险堤,由于雨大泥泞,临近堤坝的道路阻断。

“当时天上下着瓢泼大雨,道路狭窄泥泞,运送物资的车开不进去。战士们只有卸下车上的抗洪物资,紧急向坝上搬运。”任俊涛回忆,刘安军起初和其他人一起抬编织袋,没走两步,刘安军说,“几个人抬太慢,还是我一个人来扛。”于是他独自一人扛起100多斤重的一捆编织袋。

“道路淤泥又滑又陷,堤埂上又是一片漆黑,只能靠手电筒微弱的光线艰难前行。”任俊涛说,运到堤坝有1公里远,安军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在最前面,雨衣也不能抵挡雨水,浑身上下全都湿透,“那晚一直干到7月2日凌晨4点多才回巢湖驻地。回来后,刘安军双肩磨出一道道血痕。”

7月5日11时,和县功桥镇功桥河东圩2处埂堤塌方。刘安军与队友又紧急驰援和县。当天刘安军用砂袋垒完自己负责的30米埂堤加固任务后,又帮助身边队友运送。

紧接着,7月6日,巢湖市西坝口水位上涨出现漫堤险情。刘安军和队员又风雨兼程20公里赶到巢湖,顶着大雨,紧急抢筑子堤。1米82的刘安军说自己个子大,每次都比别人多背一些,右肩磨破了,就换成左肩,最后双肩都磨出一道道血印,实在扛不动,就拖着砂袋往上运。

短短七天时间,刘安军和战友排除险情5处,搬运土石550多立方,构筑子堤350多米,抢修塌方堤坝200多米。7月7日,巢湖流域险情得到控制后,突击队撤回营地休整,团里召开表彰会,刘安军等14名预备役官兵被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用生命守护家园

7月8日,怀揣抗洪抢险先进个人证书、一身迷彩的刘安军回到家,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听说村里的汪家圩出现险情,持续上涨的河水威胁着圩内万亩良田和21个村民组。第二天一大早,刘安军找到村党总支书记汲正炳,要求参加村里抢险。

当天汪家圩出现长达百米的漫堤险情,刘安军和全村14名年轻党员组成抢险党员突击队,抢筑子埂,与100多名村民一起,筑起一道百米长、半米高的防洪子堤,锁住了洪魔虎口。

完成突击抢险任务后,刘安军又主动参加村里巡堤,白天包段巡护2公里大堤,夜晚轮班巡查8.9公里大堤。“每天早上6点交接班,他5点多就来了,晚上6点下堤,他总会再巡一遍,直到8、9点才下堤。”跟他一起巡堤的卢道华说,在巡堤过程中,刘安军从不离堤坝,紧急处理了多处险情。

12日晚上9点,刘安军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因为怕影响熟睡的家人,就睡在了床边的沙发上。13日早上6点,卢道华发现总是提前到的刘安军却迟迟没有来。正在诧异的他很快接到刘安军大舅赵贤树打来的电话——“安军出事了”。

那天早上,妻子张凤发现刘安军躺在地上,“我喊他,说‘刘安军,你怎么不理我啊!’‘刘安军,你怎么不理我啊!”此时的刘安军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再也无法睁开双眼,看一眼他至亲至爱的家人。

经解放军第105医院心内科专家分析,刘安军有早期复极病状,这是引起年轻人猝死的重要诱因,多由过度疲劳导致。

铁血柔情真汉子

“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对于刘安军在防汛时的表现,刘安军的同事一点也不奇怪,“他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军人气质,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随时可以牺牲自己。”

今年大年除夕,作为镇民兵应急分队队员留守镇里值班的刘安军,突然接到通知,盛善路大孤山由于群众上坟引起森林大火。刘安军和30多名镇民兵应急分队队员迅速赶赴现场。当时,山上荆棘丛生,火势正旺,刘安军拿起灭火器就往前冲。身旁的队员忙喊“火势太大,不要往前了。”刘安军说,“我在前头,你们在后面不断喊我,我应答就说明没事。如果没有应答,你们就赶紧组织救援。”最终,火势在刘安军和同事的配合下,得到控制,而此时的刘安军已是“面目全非”。身穿的迷彩服被燃烧的树木迸发的火星和荆棘烧伤划破,衣服、脸上和鼻孔满是烟灰,脚下的胶鞋散发出阵阵被火烤焦的糊味。

由于不怕苦、不怕累,身高1米82,高大帅气的刘安军,总是被同事称作“大个子”,但在家人和乡亲们的眼里,他又是孝顺善良的军娃子。

刘安军家后面有一位86岁的五保户老人,当兵期间,每次探亲回家,刘安军都会看望老人,和老人聊天,给他捶腿、揉肩、做饭。“他每次到我这,都是这抹抹、那扫扫,从来不闲着。”老人说,她和安军非亲非故,但安军却把她当亲人看待。夏天,为了方便她储存食物,安军特地给她置办了一台冰箱,冬天,害怕老人冻着,又买来电热毯供老人取暖。“我眼睛不好,这次防汛前,安军来看我还说,等他回来,就带我去南京的医院看看,可他自己却走了。”说到安军,老人老泪纵横

重情重义,是老乡们对刘安军的评价。刘安军小学三年级时,曾不慎被电击中,恰巧被一位小学老师发现,紧急送往医院及时抢救,才最终苏醒。此后,刘安军就一直把这位吴德金老师当作父亲看待,当兵后每年探亲假都会去探望。几年前,这位老师因病过世,师母韩之翠万分悲痛,刘安军就安慰她,“师母,不要难过了,老师走了,以后我照顾你。”此后,刘安军一直履行诺言,只要有时间就去师母家帮忙干活,他不在家时,就交代家人照顾师母。“每年清明,安军都会带上妻子孩子祭拜老吴。从去世到现在,一次都没落下。”韩之翠说。

洪水退处军魂永驻

因为参军的缘故,安军没办法时刻待在父母身边,退伍后,为了弥补对父母的亏欠,他加倍照顾老人。刘安军的母亲今年初做了手术,为了给母亲养伤口,安军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来炖黑鱼汤,骑电瓶车送到父母家看着母亲喝掉。

刘安军小时候家里非常穷,作为家里的独子,他早早地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妹妹刘芳就是他一手拉扯大的。哥哥走后,刘芳几乎不能听到哥哥的名字,一听到就泪流不止,“只要有好吃的,他都给我吃,他小时候都没吃过零食。他还督促我念书,自己却忙着洗菜、做饭,照顾家里。”

刘安军夫妇新婚当日主动献血的照片曾刊登在江西省军区年鉴上。刘安军从2004年开始坚持每年无偿献血,到现在已献血达2500毫升。

刘安军的女儿今年才6岁,自从爸爸走后,一句话都不愿说,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待在爸爸的床旁。床头上,摆放着一张2009年的照片,照片里,年轻帅气的刘安军穿着军装,带着红花,正在和新婚妻子一起,在车上献血。“他们新婚夫妇结婚当日主动献血,我们都非常感动,这张照片刊登在我们江西省军区年鉴上。”刘安军的政委李龙勤说,在刘安军的遗物里,他们找到一张献血证,上面显示,从2004年开始,刘安军就坚持每年无偿献血,到现在已献血达2500毫升。

刘安军去世后,他的生前战友专门从江西吉安赶来送他最后一程。整理安军的遗物时,战友发现刘安军那根用了12年、已经斑斑驳驳的军用皮带。原来,军人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自己军人生涯中最重要的事情写在皮带内侧。这条皮带上,记录了刘安军参军、退伍、负伤、获得各项荣誉的点点滴滴,在密密麻麻的字迹中,是一个军人对自己身份的珍视。

“他用生命的代价、军人的魂魄铸就了一道永不溃破的堤坝。”刘安军战友戴星波含着泪说,虽然安军走了,但他高大伟岸的身躯将永远定格在大堤上、洪水里,定格在他的战友、亲人和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心中。

“丹心卫国家翠柏丛中军魂永驻,汗水洒江河洪涛退处英容长存”。7月16日上午,和县举行刘安军遗体告别仪式,来自全市近千名党员干部和社会各界群众为英雄送行,与英雄做最后的告别。


安徽日报

永不褪色的尖兵

——追记省军区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战士刘安军

 

洪魔退去,烈日灼人。7月22日,马鞍山市和县西埠镇盛家口村小赵自然村的一户农家院子里,不时有干部群众前来吊唁抗洪牺牲的英雄刘安军。看着遗像上那个身着军装、一脸阳光的小伙子,人们的眼睛不禁湿润了。

刘安军生前系和县西埠镇综合管理执法中队队员,7月2日起,他作为省军区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的一名战士,一直与洪水战斗,7月13日因劳累过度诱发心脏病,不幸去世。33岁的刘安军离去了,但人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不怕危险、一直冲在抢险队伍最前面的抗洪勇士,那个井冈山下吃苦耐劳、英勇善战的年轻老兵,那个充满爱心的热血青年。7月22日,省委决定追授刘安军“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7天转战抢险,他一直冲在前,扛着最重最多的沙袋,扛不动就拖着沙袋走

连日强降雨,7月1日,巢湖市夏阁镇小朱村圩堤出现塌方险情。正在参加预备役分队成建制训练的刘安军,因一贯勇敢善战被编入抗洪抢险突击队,深夜冒雨赶赴20公里外的夏阁镇抢险救堤。

漆黑的夜晚,大雨瓢泼,泥泞的道路一脚下去就陷到了脚踝。道路阻断,运送物资的车辆开不进去,刘安军和战友们不得不卸下车上的抗洪物资,紧急扛到坝上去。

“一捆编织袋有100斤,雨大路滑,我们两个人抬着走都很吃力。”当时走在刘安军后面的张在磊回忆,刘安军直接扛起一捆就走,一趟又一趟。张在磊看到刘安军不时喘着粗气,好几次趔趄着要倒下,但很快又站了起来。

刘安军所在6人战斗小组及时将数千公斤编织袋搬运到了指定地点。紧接着,他又加入搬运土石、加固堤坝的队伍。

“安军,你歇一下吧。”看到刘安军扛最重、最多的沙袋,已经累得站不稳了,和县西埠镇武装部副部长、刘安军的预备役排长任俊涛心疼地劝他休息一下。

“不累!”刘安军大声回答。一边肩膀磨破了,他就换另外一边;沙袋压得挪不动步,他就拖着沙袋走。

刘安军和战友们一直奋战到凌晨4点多钟,终于封住了管涌,守住了堤坝,解除了险情。刘安军所在突击队是一支抗洪尖兵队伍,承担了许多急难险重任务。7月5日,突击队完成功桥镇功桥河东圩抢修2处圩堤塌方的任务。7月6日,突击队又赶到巢湖市西坝口处理漫堤险情,紧急抢筑子坝,拦住了泛滥的洪水。

7个昼夜,刘安军和战友们构筑子堤350多米,抢修塌方堤坝200多米,排除险情5处。刘安军双肩上早已磨出了一道道血痕,汗水无数次浸湿的迷彩服结了一层盐霜。

7月7日下午,刘安军被预备役三团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傍晚,刘安军怀揣鲜红的荣誉证书回到家,高兴地向妻子张凤展示荣誉证书。刘安军自2003年参军入伍以来,获得了不少荣誉证书,如今,这本承载着生命之重的“抗洪抢险先进个人”证书放在刘安军遗像旁边,慰藉着英魂。

得知村圩有险,他主动参战,连续4昼夜在河堤加固、清杂、巡堤查险,终因劳累过度诱发心脏病去世

回家的第二天一大早,刘安军就找到村党总支书记汲正炳,要求参加村里抢险。原来,张凤告诉刘安军,村里的汪家圩遇险,乡亲们正在防汛抗洪。

村里要挑选党员组成抢险突击队,处置漫堤险情。刘安军积极报名,并带着队员们上堤,从中午一直奋战到傍晚,紧急抢筑了一道百米长的子堤,保住了村里的万亩良田和乡亲们的生命安全。

“刚完成突击抢险任务,他就请缨参加村里对得胜河8.9公里河埂进行的加固、清杂、巡堤查险工作。”汲正炳告诉记者,刘安军白天包段巡护2公里大堤,夜晚轮班巡查8.9公里,每天提前上堤换班,情况紧急时,刘安军和其他巡堤人一样,人不离堤,在大堤上吃着“百家饭”。

7月12日上午,刘安军像往常一样巡堤查险,还给80余名割草的乡亲送了水。一桶水30多斤,他先后扛了5桶水,步行近20公里。中午,刘安军感到身体不适,小赵自然村村民组长齐业富劝他回家休息,他坚持说:“没事,我继续查堤。”晚上11点,刘安军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顾不上洗澡,就倒在沙发上睡去。

7月13日清晨,张凤叫了丈夫好几声都没有回应,走上前看到刘安军躺在沙发下的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120急救车赶来,但刘安军的心脏已停止跳动。

井冈山下,刘安军曾长期服役的江西省吉安军分区干休所的老红军们闻讯,自发捐款慰问刘安军家人;干休所领导和刘安军战友驱车赶到和县,送刘安军最后一程。

“刘安军是军人的骄傲,12年的军旅生涯和磨砺已深深融入他的血液中。他的战斗精神,值得所有官兵学习。”安徽省军区政委戴勇说。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政治委员李龙勤说,在部队12年,抗洪抢险、灭火救灾、勤务劳动等任务中,他总是冲在前、干在先,这次抗洪抢险的英勇举动是他闻战而动的军人血性使然。

在刘安军家,一幅“军魂永驻”的书法镜框很引人注目,据家人说,刘安军尤爱“军魂”两个字。镜框中,嵌着他的照片,一身迷彩服,双手紧握钢枪,挺拔的身姿就像那“军”字的一竖,刚毅有力,立于天地。

哪里有需要,他就出现在哪里,生命不息奉献不止

刘安军家堂屋的墙上,一家人在井冈山的合影幸福满满。

“以前他每次回家,我都把洗澡水调好,把牙膏挤好。现在,再也等不到他回来了。”翻看着丈夫发给自己的手机短信,张凤泪流满面。

“衣服已经洗干净叠好了,就放在窗台上,你回来换吧。”抚摸着儿子最喜欢穿的迷彩服,刘安军母亲赵贤玉怎么都不愿相信,健壮得像牛犊一样的儿子再也穿不上这身衣服了。

幼小的女儿还不甚理解“爸爸走了”的含义,戴着黑纱的她紧紧地倚在妈妈怀里,不安地看着周围痛哭的大人。

刘安军和张凤是2009年在吉安结婚的。张凤记得,结婚那天,他们出门正好看到一辆献血车停在不远处,刘安军就拉着她一起去献血。张凤拿出的一个小红本上记录着,刘安军从2004年开始献血,共达2500毫升。

刘安军深爱着妻子。张凤回忆,2014年妇女节那天,刘安军将仅有的存款取出来,买了一个金手镯,捧着花来到张凤的单位,亲手给她戴上,“我们一起努力,好好生活”。刘安军乐于奉献的性格深深地影响着妻子,张凤一直默默地支持着丈夫。

在部队服役期间,刘安军很少回家探亲。刘安军不是不挂念父母,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政治干事张建平记得,有次和刘安军一起值班,刘安军和家人通话,说着说着竟然哭起来了。原来刘安军父母吵架了,他觉得自己不能在父母身边劝和,既担心又内疚。

刘安军曾告诉妹妹,自己的很多战友都是单身,他要把自己的假让给他们,让他们多回家看看。

刘安军走了,同村的张孟英老人常常难过得吃不下饭。80多岁的张孟英没有家人,一直独居。一次,她不小心摔倒了,2个多月不能下床,刘安军主动上门照顾她,给她打水、做饭,洗脚、护理。

“多好的伢,怎么就这么走了呢!”张孟英用毛巾不停地抹着眼泪,她的视力越来越模糊了。就在前些天,刘安军还对她说,等防汛期过了,就带她去南京医治眼疾。

洪水过后的大地迅速恢复生机,圩田里绿色盎然,刘安军用年轻的生命播下了爱的种子。


安徽商报

用生命筑起一道永不垮塌的堤坝

退伍老兵刘安军奋战抗洪一线11个昼夜,因劳累过度不幸离世


在今年的抗洪抢险工作中,除了来自军队、武警等正规军外,还有一大批民兵预备役战士奋战在抗洪一线,来自和县的刘安军就是这些预备役战士中的一员。在执行完预备役抗洪任务后,他揣着“抗洪抢险先进个人”荣誉书回到家乡后,又加入了村里的党员突击队,从7月1日到7月13日清晨,总共在抗洪一线奋战了11个昼夜。然而,刘安军却因劳累过度再也没有醒来,用自己的生命筑起了一道永不垮塌的堤坝。

七天转战三乡镇获评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今年7月1日起,我省长江、巢湖流域普降暴雨,导致长江和多条内河水位超保证水位。正在安徽陆军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三营参加训练的刘安军和战友们一起被编入预备役官兵抗洪抢险突击队。预备役步兵师三团三营营长秦燕凌还记得,7月1日,巢湖市夏阁镇小朱村圩堤塌方,当晚11时55分,刘安军所在的突击队冒雨赶赴现场抢险,他和战友们踩着泥泞的圩堤将抗洪物资送往目的地,1米82的刘安军因为块头大,干劲足,成了整个突击队的旗手,这次他们一直忙到凌晨4点。

7月5日晚11时,和县功桥镇功桥河东圩出现塌方险情,突击队连夜赶到抢险地点,抢修2处圩埂塌方险情,刘安军和队友一起加固堤坝,用沙袋垒起一道防洪大堤,当自己负责的河段加固完成后,他又帮着战友运送沙袋。7月6日12时,巢湖市西坝口水位上涨出现漫堤险情,刘安军所在的突击队又急行军20公里赶到出事圩堤进行抢险,为了堵住塌方必须抢筑子堤,已经连续奋战多日的刘安军已经疲劳不堪,刚开始他还能用自己的肩膀扛起沙袋,一趟两趟……右肩磨破,就换成左肩扛,当双肩都磨出一道道血印时,刘安军就拖着沙袋走,依旧战斗在一线。

7月7日,巢湖流域险情得到控制后,突击队回营修整,团里召开了表彰会,刘安军等14人被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回家乡他不下火线又加入党员突击队

7月7日傍晚,刘安军怀揣着“抗洪抢险先进个人”的荣誉证书回到家乡和县西埠镇,路过岳父家时,他还兴奋地向岳父展示自己的荣誉证书。当他回到家中却被妻子张凤告知,村里的汪家圩出现险情,持续上涨的河水危及圩内万亩良田和21个村民组,这时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在家中休息,再一次请缨上堤抢险。

和县西埠镇盛家口村党总支书记汲正炳还记得,刘安军回到家的第二天一早就找到自己,主动要求参加村里抢险,当时汪家圩出现长达百米的漫堤险情,汲正炳正缺人手,他从全村122名党员中挑选出15人组成党员抢险突击队,已有9年党龄的刘安军就是其中之一。当天15名队员走上圩堤,从下午1点忙到5点,筑起一道百米长半米高的子堤,成功堵住了险情。

抢险结束,刘安军又主动加入村里的巡堤队,早上6点就要出门巡堤,晚上忙到八九点才下堤回家,根本来不及回家吃饭,就在圩堤上吃“百家饭”。他先后参与处理了两处紧急险情,成功保住了村里的圩堤。

抗洪归来不忍惊动家人不料再也没有醒来

天天早上6点就要出门,忙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很多时候妻子张凤和女儿刘子年早已熟睡。7月12日晚9点,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为了不打扰家人,刘安军就悄悄躺在家里的沙发里睡下来,没想到这一睡就再也没有起来。

第二天早上6点,是刘安军与其他巡堤队员换岗交班时间,原本准时的他这次却失约了。盛家口村主任卢道华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他以为刘安军太累了,就没去打扰他。没想到一小时后,他却接到刘安军大舅赵贤树的电话,“安军出事了”。卢道华赶到刘家,120急救人员正在对刘安军进行抢救,但是遗憾的是,刘安军的心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

对于刘安军的突然离世,他的家人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1米82的壮小伙,怎么会突然就走了呢?解放军105医院心内科专家拿到刘安军的体检报告后分析认为,刘安军有早期复极病症,这是引起年轻人猝死的重要诱因,而且多由过度疲劳导致。

热心公益结婚当日献血

刘安军去世后,远在江西的吉安军分区干休所领导闻讯赶来,为这个12年军龄的老兵送行。刘安军2003年参军,在江西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服役,2015年才退伍回乡,先后受过6次表彰。

江西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政委李龙勤还记得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做勤务搞劳动有他的身影,抗洪抢险、扑灭山火总是冲在最前,是一个有担当有血性的老兵,一个敬业用心的好战士。从军12年,作为驾驶班长,用真心真情为老首长服务,获得了老首长和战友的肯定。当老首长们得知刘安军去世的消息,嘱咐他们一定要去刘安军的家乡看看,为安军送上最后一程。

战友们还记得,2009年12月,刘安军和妻子张凤在部队正式完婚。新婚那天,刘安军带着妻子上了部队门口的献血车,两人用独特的方式纪念他们的新婚。在战友们心中,刘安军是一个热情如火的好战友,他乐于助人,热心公益。刘安军去世后,家人在刘安军的遗物中,找到4本献血证,还有一张张在部队获得过的荣誉证书。妻子张凤介绍,刘安军2004年开始献血,到退伍时已献血2500毫升。

退伍不褪色热心照顾邻里

2015年,回到家乡的刘安军应聘成为和县西埠镇城管执法中队的一员,在同事张在磊的眼中,刘安军在工作中时刻以军人和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主动干脏活累活,春节也坚守在工作岗位上,面对险情毫不退缩,今年除夕,西埠镇大孤山因群众上坟突发森林大火,他和应急队员一道拿起灭火器就往前冲。

在刘安军所在的盛家口村有一位86岁的五保老人张孟英,因为腿脚不便,眼睛又不好,刘安军回到家乡后常年照顾这位老人。刘安军去世后,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悲痛不已,几天都吃不下饭。“我们不是亲也不是眷,但是他什么事都帮着干”,张孟英记得,只要家里没水,刘安军就去帮忙挑水,他外出时经常买来好吃的送给自己,甚至看她洗衣不便,专门买了一台甩干机教她用。在防汛前,刘安军还告诉张孟英,等抗洪结束,就带她去南京看眼睛,然而刘安军却永远回不来了。

刘安军猝然离世,他的师母韩之翠一时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个勤快的小伙子每年都会上门看望自己。原来,在刘安军上小学三年级时,一次不慎被掉落在地面的电线击倒,碰巧被路过的吴德金老师遇见,将他救下。从此,刘安军就把吴老师当成自己的再生父母,每年都会上门看望,当吴老师去世后,他仍旧每年上门看望师母韩之翠,还带着媳妇去给吴老师扫墓。


市场星报

退伍兵不褪色抗洪尖兵

刘安军用生命筑牢“堤坝”

 

7月13日清晨,年仅33岁的安徽陆军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三营预备役战士刘安军,在抗洪一线连续奋战11个昼夜后,终因疲劳过度而牺牲。近日,安徽省委、省文明办分别追授刘安军“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和“安徽好人”称号。

7月23日,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在刘安军的家乡——马鞍山市和县西埠镇采访时了解到,刘安军于去年底回到地方工作,他一直永葆军人本色,不仅在危急时刻勇于担当、冲锋在前,而且诚善、孝顺、有爱心,深受战友、同事和邻里称赞。

奋战11昼夜抗洪勇士倒下了

“从应征入伍到光荣退伍,再到编入预备役,他始终不忘自己是一名人民子弟兵。”据和县西埠镇党委书记熊英华介绍,刘安军是该镇盛家口村人,1983年出生,他是一名有着12年军龄和9年党龄的老兵。2015年12月退伍后,刘安军应聘成为该镇一名城管队员。今年4月,他入编安徽陆军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三营,成为一名预备役战士。

从7月2日开始,刘安军随三团战士参加巢湖市夏阁沿河圩、银屏小黄洲圩、西坝口等地抗洪抢险。

7月5日11时,突击队接到和县功桥镇功桥河东圩抢险任务,刘安军与队友一起加固堤坝。

7月6日12时,巢湖市西坝口水位上涨出现漫堤险情。顶着大雨,刘安军扛运沙袋,右肩头磨破了,就换成左肩扛,双肩磨出了一道道血印,实在扛不动,他就拖着沙袋走。

短短7天内,刘安军和战友们转战了三个乡镇的堤圩,搬运土石550多立方米,构筑子堤350多米,抢修塌方堤坝200多米。

7月7日,团里召开表彰会,刘安军等14名预备役战士被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7月8日,在得知家乡汛情异常严峻后,刚刚到家的刘安军主动要求参加抢险,并成为村里抢险突击队队员。当日13时,刘安军与100多名村民一起上堤抢筑子埂,一直奋战到下午5时。之后,刘安军又主动参加巡堤,每天负责对8.9公里的河堤进行巡查。

7月12日中午,高温酷暑,刘安军跟表叔齐业富说,身体不舒服,胸口闷得很。刘安军在大堤上躺了一会,又开始巡堤查险。晚上11点多,刘安军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中,怕影响熟睡的家人,他倒头睡在床边沙发上。第二天清晨,妻子张凤去唤醒丈夫时,刘安军这一睡竟再也没有醒来。

解放军第105医院心内科专家拿着刘安军6月份的体检报告分析说:这个小伙子有早期复极病状,这是引起年轻人猝死的常见疾病,多由过度疲劳导致。

无愧军魂他吃苦耐劳特别能战斗

“他吃苦耐劳,从不叫累,特别能战斗。”刘安军生前的战友,江西省吉安军分区司干休所政治委员李龙勤和干休所卫生所长戴星波得知他离世的噩耗后,他们怀着沉重的心情特地从江西赶来送刘安军最后一程。

据他们介绍,刘安军,2003年入伍,先后在江西省吉安军分区司令部、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服役,先后被评为优秀士兵,红旗车驾驶员。

2009年11月,原南京军区在吉安分区组织民兵防火演习,井冈山晚间温度零度以下,老式的北京吉普没有顶棚,很多同志都不愿开车,刘安军主动报名开这个车,特别是回撤那一晚,10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他让战友们裹着被子坐在车后,自己一个人穿着大衣冒寒风,整整开了3个小时。在吉安分区每年的抗洪演习中都需要一名战士充当落水者,演习的地点在赣江,3、4月份的赣江水冰冷刺骨,但刘安军连续三年在分区都第一个报名,一次次跳入水中。

永葆本色危急时刻他总是冲锋在前

在刘安军家堂屋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军魂”书法。这是刘安军用来警醒自己,要时时刻刻以军人身份严格要求自己,即便脱下军装也不忘军人身份。

“他退伍不褪色,始终像革命前辈那样永葆本色。每逢危急时刻,他总是冲锋在前。”据安徽陆军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三营营长秦燕凌介绍,在支援巢湖夏阁镇抢险时已是凌晨时分,暴雨如注,埂堤狭窄,运送物资的车开不进去。为了不耽误抢险进度,刘安军主动请缨,抢先扛起一捆100多斤重的编织袋就往前冲。一路上,淤泥又烂又滑又陷,浑身上下全都湿透,他小心翼翼地低着头扛着,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艰难前行,一直干到7月3日凌晨4点才回巢湖驻地。

7月12日,天气高温,得知80多名割草工人要喝水,刘安军主动承担送水任务。一桶水33斤重,刘安军一上午送了5桶水,每次要走好几公里远,步行距离累计20多公里。

刘安军关键时刻冲锋在前,还表现在平时的工作中。今年大年三十,西埠镇大孤山下着火,刘安军和30多名镇民兵应急分队队员去现场扑救。当时,他端起灭火器冲在最前面,对身后的人喊道:我在前面灭火,你们不停地喊我的名字,如果我没答应,就说明我出事了。就这样,他冲在前面,带领大家经过3个小时奋力扑救,将大火扑灭。说起这件事儿,西埠镇城管执法中队中队长季道定说:“他这么年轻,那么勇敢,值得我们学习。”

诚善孝道他有情有义懂得感恩

“哥哥从小就很懂事,非常疼我关心我,对爸妈很有孝心。”刘安军的妹妹刘芳说,小时候父母经常给他们兄妹一人一块钱,哥哥舍不得花,总是把这一块钱给她买零食。她还说,妈妈在医院做手术的期间,哥哥说吃黑鱼汤有利于伤口愈合,他每天做好黑鱼汤后,骑车送到20公里外的含山县医院。直到妈妈喝完后,他才骑车回去上班。

张孟英是一位86岁的五保户孤寡老人,也是刘安军的邻居。7月22日,她含泪向记者讲述:“当兵期间,刘安军每次探亲回家都来看我,和我聊天,帮我扫地、捶腰、按摩、挑水、做饭。夏天,为了方便储存食物,他特地给我置办了一台冰箱。”

“这孩子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待我比他亲妈还重。”在盛家口村部,刘安军的师母韩之翠向记者说,她的丈夫吴德金生前曾是刘安军的小学老师。几年前,吴老师因病去世,刘安军一直照顾她,帮她做家务和干农活。每到清明,刘安军都会带上妻子一起去祭拜吴老师。在部队期间,刘安军还经常打电话叮嘱母亲,要母亲经常代他去看望和照顾师母。


新安晚报

永不退色的尖兵

追记倒在抗洪一线的“老兵”刘安军


7月22日,洪水逐渐退去,高温天气持续。在马鞍山市和县西埠镇盛家口村小赵自然村刘安军家里,前来吊唁抗洪牺牲英雄刘安军的人络绎不绝。一幅苍劲有力的“军魂”悬挂在堂屋墙上,堂屋供桌上,刘安军的遗像静静地摆放着。

刘安军生前系和县西埠镇综合管理执法中队队员,7月2日起,他作为省军区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的一名战士,一直与洪水战斗,7月13日因劳累过度诱发心脏病,不幸去世。7月22日,省委决定追授刘安军“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抗洪抢险,他冲在前头最能吃苦

7月22日,提起丈夫,妻子张凤泣不成声。“这是他最近获得的抗洪抢险先进个人荣誉证书。”张凤在整理丈夫遗物时,特意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红本子。丈夫参加抗洪抢险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刘安军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2003~2015年在部队服役。2015年底到西埠镇城镇管理执法中队上班。西埠镇文明办主任季道定说起他的队员刘安军时,神情庄重:当时我们在招收城管队员,认为他执法公正、公平,积极主动,又是党员,很敬业,就招收了他,“从他身上可以看到军人的风采。”

惊涛骇浪面前,尽显英雄本色。6月28日刘安军参加省军区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集训。西埠镇武装部副部长任俊涛回忆,7月2日上午,集训的队员正在休息室学习,突然接到命令,改集训为突击抢险。“当晚11点,我们赶往巢湖夏阁镇抢险,”任俊涛说,“当时下着瓢泼大雨,我们穿着雨衣,由于埂堤狭窄,运送物资的车不能开进去,于是我要求西埠镇的5名抢险队员抬物资。”

刘安军和其他三个抢险队员一道抬编织袋,走了没两步,刘安军说:“几个人不好抬,还是我一个人来扛。”于是他抢先扛起这捆编织袋。而一捆编织袋有100斤,加上雨大路滑,两个人抬着走都很吃力。

一路上,淤泥又烂又滑,他脚下的解放鞋陷得好深;穿的雨衣也不能遮挡雨水,浑身都湿透了;大雨下得人睁不开眼,他就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扛着编织袋;堤埂上没有架设灯线,就借着旁边手电筒微弱的光艰难前行……

运到堤坝的路程有1公里长,刘安军的队友李宗斌回忆起和他一道扛袋子的情景,“那一夜一直干到7月3日凌晨4点才回巢湖驻地。”回来后,大家双肩都磨出一道道血痕。接着刘安军和队友们又继续参加巢湖银屏、西坝口与和县功桥镇的抢险战斗。“刘安军很吃苦,战斗力非常强!”任俊涛说。

因表现突出,7月7日上午,刘安军被省军区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授予“抗洪抢险先进个人”称号。

昼夜巡查,他劳累过度不幸去世

7月8日,从巢湖回家的第二天一大早,刘安军就找到村党总支书记汲正炳,要求参加村里抢险。原来,张凤告诉刘安军,村里的汪家圩遇险,乡亲们正在防汛抗洪。

村里要挑选党员组成抢险突击队,处置漫堤险情。刘安军积极报名,并带着队员们到汪家圩大堤抢险、巡堤。从8日中午一直奋战到傍晚,他们紧急抢筑了一道百米长的子堤,保住了村里的万亩良田和乡亲们的生命安全。

7月12日上午,刘安军像往常一样巡堤查险,还给80余名割草的乡亲送了水。一桶水30多斤,他先后扛了5桶水,步行近20公里。中午,刘安军感到身体不适,小赵自然村村民组长齐业富劝他回家休息,他坚持说:“没事,我继续查堤。”晚上11点,刘安军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顾不上洗澡,就倒在沙发上睡去。

7月13日清晨,张凤叫了丈夫好几声都没有回应,走上前看到刘安军倒在沙发下的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120急救车赶来,但刘安军的心脏已停止跳动。

从得知村圩有险,他主动参战,连续4昼夜在河堤加固、清杂、巡堤查险,终因劳累过度诱发心脏病不幸去世,他做到了“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无私奉献,时时保持着军人作风

“这是他的献血证。”张凤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红本,上面记录着丈夫刘安军每次献血的时间和血量。刘安军从2004年开始献血,到现在已累计献血2500毫升。

张凤清楚地记得,与刘安军相识于2009年1月,随后两人的感情飞快加深。当年12月,张凤到刘安军所在的部队探亲。

张凤沉浸在对往日的回忆中。2009年12月25日那天,他俩一道出门时,看到军分区门口停着一辆献血车。刘安军主动提出献血,并告诉妻子说他一直在献血。“我也献血。”妻子深情地望着他,默默无语。于是,刘安军和妻子张凤一同献了血。共同的志向,让他俩的心紧紧相连。

张凤说,这也是他俩结婚的最好纪念。张凤后来看到丈夫经常献血超过200毫升时,就嗔怪他可否少献点血,还劝他每年献2次血就行。对此,刘安军总是笑着对她说:“没事,献血是根据你的体格健康来决定的。”

“他时时保持着军人的作风,总是冲锋在前。”刘安军生前同事、西埠镇城管队员王小波说起与刘安军在一起的日子时,神情专注,一往情深。

那是2016年2月7日下午1点,也是农历大年三十,大伙都放假回家过年了。刘安军作为镇民兵应急分队队员留守镇里值班,突然得知盛善路大孤山下,由于群众上坟引发森林大火。于是,刘安军和30多名镇民兵应急分队队员急忙赶赴现场灭火。

“他冲在最前面。”王小波介绍,当时,山上荆棘丛生,道路不畅,刘安军为抢时间就从荆棘缝隙里爬着过去用灭火器灭火。谁知,这边火势刚控制住,那边火势又起。接连转战救火,烟火熏烤得人好难受。刘安军穿的迷彩服也被燃烧的树木迸溅的火星烧出一个个小洞,被荆棘划出一道道破口。他的脸上、鼻孔里更满是烟灰,脚下的胶鞋都发出阵阵被火烤的糊焦味,但他当时对这些并不在意。王小波说:“这次我们花了三四个小时才结束战斗。”

吃亏是福,这是刘安军的处世哲学

刘安军的生前战友、江西省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政治委员李龙勤和干休所卫生所长戴星波得知他离世的噩耗,心情特别沉重,代表他生前所在部队特地从江西吉安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刘安军是2011年1月作为分区驾驶骨干分到我们这里的,主要为干休所里的老首长医疗、出行出车服务,他很用心用情。”李龙勤回忆,“刘安军每一次出车都是把老首长送回家坐下才安心离开,因此得到许多老同志的认可肯定。”刘安军因技术过硬,被任命为驾驶班班长,并被评为“红旗车驾驶员”“优秀士兵”等。

吉安军分区地处革命圣地井冈山脚下,是井冈山精神的传承地。干休所大门外一块长4米、高3米的宣传牌上,醒目地写着“弘扬井冈山精神永葆老红军本色”的标语。12年的军旅生涯,井冈山的精神已经融入到刘安军的血液里。

在干休所里,住着一位80多岁的老首长陈春梅,她2013年开始中风瘫痪,每次康复治疗都由刘安军开救护车送去。她理疗3个多月,刘安军与她的家人担负起这样的任务:先把她从家里抬上车、到医院后抬下,再推到治疗室,等她做完2个小时的理疗,再把她抬上车,抬送回家,天天如此。因为老首长长期瘫痪,身上散发出异味,但刘安军从不叫苦叫脏叫累。“像这样的任务,安排驾驶员时,刘安军总是抢着去。他说他是班长,最难做的事由他来做。”李龙勤认为:他是闻战而动,从不偷懒。

男儿也有柔肠。张凤深知丈夫的为人,在刘安军离开她去巢湖参加预备役集训抢险的日日夜夜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为他的处境担忧。而刘安军也思念着妻子和家乡,“家里有没有险情?”他俩靠手机互传思念,互报平安。

刘安军还有一份孝心。岳父感觉头疼,刘安军就提出带他去检查;岳母身体不好,他催促她做手术;母亲素有受气就会背气的毛病,作为儿子,他处处顺着她,唯恐母亲生气犯病。“刘安军常常咨询头疼等病的治疗办法,然后根据医嘱给家里的老人买药寄回家。”戴星波称赞他有孝心,是一个好丈夫、好儿子。

“吃亏是福”,这是刘安军的处世哲学。遇到危险冲在前头,把生死置之度外;他有无私大爱,为别人无偿献血,无私奉献。刘安军当驾驶班班长时,经常主动出车,从不叫苦叫累,妻子不解其由,他却说,大家都是朋友,吃点亏是好事。在镇里当城管队员时,“哪里有事,就去哪里!”这就是刘安军,一个血液里流淌着井冈山精神的抗洪勇士;一个搏击风浪勇往直前的共产党员。


马鞍山日报

军魂永驻

——抗洪尖兵刘安军二三事


今年7月初,洪水威胁江淮大地。从7月2日到8日,刘安军奉命和三团预备役官兵一起在安徽省巢湖夏阁、银屏、西坝口等地参加抗洪抢险,加固堤坝、转移群众,最终倒在了抗洪救灾的一线。


刘安军倒下了。1米82的大个子,33岁的壮汉子,12年军龄的退伍老兵……他那高大的身躯矗立在洪水肆虐的汪家圩大堤上,他那疲惫的身影衬映在铅云密布的天幕上。不幸的是,慢慢地倒下来,倒下来。

结发妻子张开大嘴号啕失声,六岁女儿懵懂无知一言不发,父母双亲面目痴呆泪已流干。目睹这场景,没有人不掬一捧热泪。刘安军啊刘安军,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没有交代一个字,你在抗洪抢险的大堤上连续奋战了十一个昼夜之后,躺在自家的沙发上,连鞋也没有脱,这一觉就睡到了永远……

十一个昼夜

7月2日,正在参加安徽省军区预备役步兵师第三团集训的刘安军和战友们接到命令,由于连日暴雨,江河水位猛涨,多处堤坝圩堰出现险情,上级命令集训改为突击抢险,部队立即驰援巢湖夏阁镇。

夜里11点,刘安军等人来到抢险堤段。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堤埂狭窄,运送物资的车辆开不进去。为了及时把现场急需的物资送到,几名抢险队员跳下车厢,抬着整捆的编织袋在泥水里往前趟。刘安军说:“抬着不好走,我一个人来扛。”于是他扛起100多斤重的编织袋,就往前面冲。脚下的淤泥又烂又滑又陷,天上的雨水像瀑布浇下来似的,借着微弱的手电筒光线,他和战友们艰难而又顽强地向前,向前。这条路有一公里长,刘安军扛完一趟又一趟,从上半夜11点一直干到次日凌晨4点,才完成任务撤回驻地。

洪水就是敌人,险情就是命令。7月5日中午,和县功桥圩发生坍塌,抢限突击队火速赶到,刘安军与战友们硬是用血肉之躯加固了险堤。7月6日,巢湖银屏、西坝口等处发生漫堤,若不及时加高,洪水随时有可能冲毁大坝。刘安军等人连续作战,一次又一次地把洪水挡在堤外。每一处都是一场恶战,每一处都要付出血汗。预备役战士们的肩膀都磨破了,脚都泡肿了,这些退伍老兵本来久经沙场,都是铮铮铁汉,可是这样罕见的恶战让他们也吃不消。

7月7日,民兵预备役集训日程到期。总结会上,三团表彰了抢险突击队14名“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刘安军名列前茅。

回到家乡和县西埠镇盛家口村,刘安军本可以休整一下,以逸待劳。可是家乡的抗洪防涝形势一样严峻。他听说家乡成立了“党员抢险突击队”,作为党员的刘安军岂甘落后,他立即向村支书请战,投入到汪家圩大堤的巡查护堤抢险战斗中去。

7月12日,骄阳似火,气温高达35摄氏度。雨虽然停了,可是水位并没有退,险情依旧。一条1.2米长的大蛇出现在河埂上,刘安军担心村民们受到攻击,加紧巡查,逐一告知。中午时分,他感觉心口有些难受,同伴劝他回去休息一下。刘安军把胸口揉了揉,说:“没事,我身体棒。”继续坚持守护在大堤上。

12日夜晚,刘安军最后一次把长达8.9公里的堤段巡视了一遍,11点多钟才回到家中。他心疼妻子,不想惊动熟睡的她,疲惫得顾不上洗澡,连鞋也没脱,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没想到呀没想到,这么一条壮实的汉子就这么走了。妻子怎么也难以相信,刘安军走了!13日早晨,妻子张凤发现,刘安军从沙发滚落在地板上,已经停止了呼吸。此时尚有体温,可是千呼万唤,他就是不醒来……

实心眼孩子

曾经有一部影片叫《第八个是铜像》,七位战友回忆死去的英雄,第八位回忆者是英雄的铜像。刘安军也值得塑这么一尊铜像。

在盛家口村,我们聆听刘安军的亲人乡亲们讲述他的生平。这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从不知道投机取巧、偷奸耍滑,他以一片赤诚之心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把他的爱播撒到他的周围。

今年八十六岁的五保户老人张孟英一谈起刘安军,就撩起袖口擦拭泪眼,用抽泣的声音说:“这么好的伢仔,我的生活多亏了他照顾。帮我做了好多事哟!我生病他帮我洗脸、梳头;看我洗衣拧不干,就帮我买了一台甩干机。过年到我家来打扫卫生,里里外外抹得透亮。他这一走,我真是一大蚀手。老天怎么不叫我走呢?该睡棺材的是我呀,这么好的伢仔,怎么就走了呢?”

妹妹刘芳一说起哥哥就哭。她对哥哥感情至深。小时候他俩一道上学,哥哥学习成绩不如妹妹,就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放牛割草做家务上,好腾出手来让妹妹专心读书。有什么好吃的,哥哥总是尽着妹妹,上学带的午饭里有一个小肉圆子和许多咸菜,哥哥把自己的肉圆子拨给妹妹吃。妹妹说:“哥,那你吃什么?”哥哥说:“我有好朋友,他把鱼给我吃。”妹妹开始以为真的,后来发现哥哥就吃寡咸菜,根本没有什么鱼。哥哥九岁就放牛,在家里顶半个壮劳力。

母亲赵贤玉泪已经哭干了。她说:“我有病,拖了好几年,一直没动手术。我儿子退伍回家,一定要拉着我去医院,终于把手术做了。做完手术要养刀疤,我儿子听人说黑鱼最养了,就去钓黑鱼,骑20里路的车子,到野塘里去钓。钓来黑鱼熬了浓汤,又白又鲜的,捧到我手里,问我香不香。呜……呜……呜,问我香不香……”

韩之翠是刘安军小学老师吴德全的妻子。她回忆,刘安军在小学三年级时,误触粮食加工厂断在地上的电线,被击倒在地。老师吴德金恰巧路过,急忙挑开电线,把刘安军送往医院,这才拣回一条命。从此,刘安军一有空就去看望老师,家里有什么活抢着就干了。逢年过节也少不了拜望。几年前,吴老师因病去世,韩之翠万分伤心。刘安军安慰她说:“师母,您不要难过。老师走了,我一定替老师好好照顾您。”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除了替师母做些家务,还少不了给师母买些好吃的,经常塞给师母零花钱。韩之翠说:“他说要报师恩哦,他对我比对他娘亲还看得重哦。每年清明、冬至和我家老头子的祭日,只要他在家都要去坟上祭奠,一次也不落下。”

大爱无疆

刘安军是1983年4月生人,2003年参军,2007年入党。在部队一干就是12年,最后5年是在江西吉安干休所担任汽车兵,是一名优秀四级军士长。

干休所政委在追悼会上泪水涟涟,声音哽咽。他说刘安军特别能吃苦,能打硬仗。干起活来不惜力、不偷懒、不要命。在部队曾经六次受到表彰。干休所的老人们提到刘安军都竖大拇指。听说他牺牲了,认识他的人无不沉浸在悲哀之中。105岁的老红军委托政委给他家属带来500元钱,作为他们之间那份感情的纪念。80多岁的老干部陈春梅托女儿刘萍写来感谢的话,说妈妈瘫痪在床需要理疗,每天都是刘安军开车接送。刘安军不仅开车,还帮着把老人家抱上抱下。长期卧床的人身上有异味,连儿女们都掩鼻,可是刘安军做起来眉头都不皱一下。刘萍赋诗一首,泣悼刘安军,说他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刘安军的大爱,精彩的一笔出现在他与妻子新婚之日。妻子张凤与刘安军相识于2009年1月,当年12月两人在部队结婚。结婚当天,他俩在军分区门口看见停着一辆献血车。刘安军告诉妻子,他一直不断地经常献血。妻子担心他的身体,刘安军笑道:“没事,献血是不会影响健康的。”在刘安军的鼓励下,张凤表示也要献血。于是,刘安军与妻子决定共同献血。张凤献出200毫升,刘安军说:“我块头大,我献300毫升。”来自两位新人的血液,化作涓涓细流,汇入我们这个民族宝贵的血脉之中。

2015年刘安军退伍,次年4月申请加入省军区预备役部队。这名退伍不退色的老兵,来到了他人生大戏的高潮时段。

2016年安徽洪水肆虐,一点儿不亚于1998年那次。刘安军所在的家乡6条通江大河,76座水库,550公里堤坝围堰,出现了392处险情,其中重大险情68处,稍有疏忽就有可能造成人民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有广大人民群众和人民子弟兵的顽强拼搏,加之以刘安军为代表的民兵预备役部队敢打硬仗,所有险情堤坝都得到妥善处置。截至发稿之日,无一破圩,全部保住。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刘安军倒下了。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已经无需赘述。他的身躯化为了固若金汤的汪家圩大堤,他用生命谱写了一曲震撼人心的牺牲者之歌。作为个人的刘安军倒下了,可是他所体现出的军魂却高高地屹立起来。

在刘安军家的正厅里,悬挂着一幅书法作品,上面写着“军魂永驻”四个大字。这是刘安军在吉安当兵时请人写的。“军魂”二字竖排,格外突出醒目,下面是横排较小的“永驻”二字,构成军魂的基础,显得庄重脱俗。这幅作品不经意间成了刘安军个人品格的最佳诠释。刘安军虽然走了,但是他的军魂品格永远留下了。军魂永驻,这是我们对刘安军的褒奖,也是对刘安军家人的宽慰。

正厅上还有一张刘安军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小伙子憨厚朴实,笑眯眯的,望着前来悼唁的人们。如果不了解,你简直看不出他是个干活不要命的拼命三郎。

刘安军,安息吧。


最可爱的人

陈悦


狂风暴雨中他扛着100多斤重的编织袋在一千米泥泞的埂堤上来回穿梭连续奋战四个小时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巢湖夏阁、银屏、西坝口

和县功桥

他藏起了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奖状

不顾连续六天抢险的疲劳

又主动参加了家乡党员突击队

汪家圩大堤上

他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

加固、清杂、巡堤……

后来

他倒下了

倒在连续11天抗洪抢险的战斗岗位

倒在深夜回家的沙发上

他太累了

倒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刘安军

一个钢铁般意志坚定的男儿

一个退伍不褪色的老兵

一个关键时刻冲锋在前的战士

一个把人民群众安危时刻放在心上的好人

一个记得全世界

唯独忘了自己的人

英雄刘安军倒下了

苍天垂泪,松柏含悲

人们整理他的遗物才发现

从2004年到现在

他已经累计献血2500毫升

一本本鲜红的献血证

仿佛能触摸到他热血的热度

新婚妻子和他一同献血的照片

定格在所有人记忆深处

刘安军

一个不怕死的英雄

举起灭火器冲向大孤山下一场山火

“我在前面,你们跟着我"

水火无情

他却无数次与水搏斗与火共舞

自从他走后

一位86岁的孤寡老人几乎哭瞎了双眼

不停地念叨这个“傻瓜”

是刘安军这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孩子

夏天给她置办冰箱

冬天送来电热毯

帮她干活陪她说话

让她不再觉得生活孤单

还有他的师母

同样也在念叨着他

只因小学老师一次偶然相救

刘安军就感恩一辈子

老师在,孝敬老师一家

老师走了,孝敬师母从不断链

还有,还有

还有太多的感动无法言说

优秀士兵

红旗车驾驶员

无偿献血奉献奖

那一本本奖状,一枚枚徽章

见证了英雄无悔的成长

刘安军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安军站起来

他们全都是最可爱的人


(稿件来源网络,“马上行”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