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一人分饰两角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一   时光的罪
          文/轩霖
      

         很多东西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变了样子,或多或少沾染主人的痕迹,成为了其生命中的宝贝,不可舍弃。
        

         对于悠来说,脖子上的项链是那一段美好岁月唯一的证明。

         

         告诉她,那一段时光,不是梦境,乃真实存在过。项链挂着一个质地类似于石头的星形饰物,天篮色,就如同空无一物的天空那般纯粹,似乎能够映射出人们内心深处的善与真、伪与恶。


          细看下上面刻了一个字,可惜的是,残缺了一角,不再完整,仿佛时刻提醒着悠曾经的爱,注定是一个不完美的结局。

          深夜,寂寞失眠的时候,悠出去大街漫无目的的走,走着走着便跑起来,剧烈的心跳带来痛苦,却那么的幸福。特别是冬天的夜晚,寒风凛冽,像一根根的针扎进肌肤,进入灵魂深处。


          这个时候,悠或许会流下泪水,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呼喊他的名字。
        

          这一生,悠真正爱过的人。
        

       《圣经》里说,爱如捕风,幸福是虚幻。悠看见他站在路口,微笑着向她挥手,然后悠会跑过去。他是影,只能存在于黑暗,无法置于光明。悠相信过爱情,但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样的爱注定没有未来。


         而悠始终叛逆爰着那个男孩,这样的爱违背规则。是呀,世界的规则永不能容许悠 ,踏出下一步,否则便万劫不复。这份不能长存的爱情,是悠一辈子挥之不去的烙印。
       

         曾经的悠的确是相信过爱情的 。
二  悠
               

        悠是一个孤儿,只能是一个人流浪在世间,没人会注意到卑微的她想什么。从小就被人抛弃,周围的人一脸嫌弃的表情,说她是一个累赘,给人添麻烦,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从此世界一片荒芜。
       

        那一年,悠十七岁,收养她的父母闹离婚
      

       唯一避难的场所也支离破碎。 胆小的悠,像一受惊的小兽倦缩在角落,看着他们互相撕掉伪装的面具,破口大骂。眼泪簌簌往下淌,养父抓住悠的头发,扇她的耳光,悠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畜生,在砧板上等待着无情一刀结束极为痛苦的生命。
        养父母们最终还是离婚了。
       

       记得那天晚上,养母来到悠的房间坐在床边,摸着被养父打过的地方对悠说:"很痛吧,你以后一定要快乐的生活,我对不起你母亲,当初将你托付于我,可我却不能给你幸福的日子。

        

       这些年来,悠,你活得很辛苦吧。没有朋友和你玩,心中愁绪无处倾诉。每天还要遭受养父的打骂。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品尝孤独的滋味,舔吃自己的伤口。


       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拥有爱你的人 ,得到温柔的对待。这一点,我一直坚信着。只不过,这一天会晚点到来。那么我亲爱的孩子,晚安。"


       听着房门的开启与关闭,正在熟睡中的悠,突然睁开眼睛,眼里满含泪水,小声呜咽地哭了起来,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扰人清梦,给城市上空添了几丝烦悠,没了快乐。
       

       悠选择逃离了这个城市,去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读大学开始新的人生旅程。
        

        多年前的笑意变成秘密,听说有人会落泪,大概是我吧 。
                                                                                                                                          ——悠


三   叶零
        

     " 少爷,该起床吃饭了。"
     "行了,别催,就起床。"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在上演,平谈的可怕,像一谭死水,没有半点生机。是啊,一个偌大的别墅只居住两个人 ,静得可以听见心跳的声音。可对于别墅的主人叶零来说,一切都刚刚好,是他想要的样子。


        叶零,C市天宏集团的未来接班人。外界传言说,他是一个女孩。的确叶零生得异常清秀,没有同龄男孩那种生气,反而有女孩的娇气 。这也怪不得他,


       谁叫叶零是一个病人,从小就泡在药罐子长大,身体不好。受不了一点风吹雨打。


      他的父母也不得不把叶零当做女孩来养,小心呵护。自然而然也就有那样的传言。过了许久,叶零才打开房门,走了下来,双眼尚末睁开,显然还没有睡醒。
        

    "少爷,今天你不去学校吗?"管家小心翼翼地问,一边捧着食物放到叶零面前。

        

     "不了,学校不好玩,还不如在家好玩。尤其是周围的人对我的态度让我感到不太舒服。


      明明不喜欢我这个人,偏偏还要和我做朋友,明明是想巴结我,却又装出另一个模样  ,  真想不明白。"叶零慢条斯理地吃着说,脸上还挂着笑容,让人猜不透心思。

        

      一直知道这情况的管家,不由劝解道:"少爷,习惯了就好,我想,这其中应该有真心想和您做朋友的。慢慢来,不着急。


      当初老爷送你去学校,就是想你交几个朋友,锻炼一下交际能力,毕竟您从小就没有可说话的朋友。想来,也不快乐吧。"


        叶零陷入了沉默,然后头也不回走向了书房。

        管家见状,明白说错话了,不由得叹气,心里略微有点替少爷难受 。他明白少爷,真正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父母的陪伴。
        人生莫大的幸福在于 ,你在中间 ,有人在追你,有人回来找你。
                                                                                                                                          ——叶零
四   雨梦
        下雨了,悠透过窗审视这个陌生的城市,远处的楼房若隐若现,像一直寻找的幸福,那么的飘渺无痕。突然一个人影闯入眼帘,落在心上。


         篮球场上,有一个人在打球,衣服已经完全湿透,可那人却全然不顾,似乎这么大的雨与他无关。运球是那么的顺畅,出手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当球穿划过优美的弧线进入篮框内,那人却倒下了。糟糕出事了,悠没多想立刻穿好雨衣直奔篮球场,准备救人,去到那里却发现那人不见了 ,只是篮球还在。悠来到球面前拿了起来,发现上面有一个字——零。



         悠来到这个城市已经有三年了,在这里认识人生的第一个朋友——柔美。


         柔美和她的遭遇差不多,也是一个孤儿。


         可柔美有一个幸福的家,但悠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有的只是泪水,一切都要靠自己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悠不谈恋爱,不逃课,每一天都活的上了螺丝的发条。


         因为悠明白,如果不想被人可怜,自己首先要成为强者,才不会被生活摆报。通过努力,悠科科拔尖,年年都被评为"优秀学生"拿奖学金,任学生会主席。


         在旁人看来,悠是完美的,做事情干净利落,待人温和,几乎挑不出任何缺点,在学校是风云人物 。可没人知道,悠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抖着肩膀哭泣,青春落了单。来日,是谁在敲打寂寞的窗,倒在广场成为雕像,等待下一年春天。



五   相遇
        

          悠从来都不认为和零的相遇存在任何有发展下去的理由。


         叶零衬衫半开,走出站台,遇见雨夜鲁莽的拥抱,只能垃起悲伤的小手,奔向屋檐下避雨,就像逃避那一个雨天女孩的帮助。


         他呀,现在论为社会最底层的人 ,再也不是昔日的大少爷。


         三年前的夏天,他刚刚大病初愈,本应该高兴的事情,却偏偏成为了丧事,让人不免徒生狐悲。父母为了庆祝他的病完全康复,不远万里地从国外赶回来。

        

          最重要的,叶零的成人礼也快到了。


          离家多年的父母,想给儿子一个惊喜,便没有通知叶零回来的事情。


          可命运就是如此玩弄世人,飞机失联,叶零父母不幸丧生于茫茫大海,觅了墓。


          叶零成人礼那天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一个十八岁孩子的天空,这一场风暴来得太突然,卷走了所有的爱,留下肆意撕裂的痕迹 ,难以抚平。


          没有了主事之人,公司因资金链断开,无法周转,陷入倒闭的危机中。原本这个难关可以平安度过,可是叶零拒绝了那个女孩的帮助,选择一个人独自支撑大局。

 

          这个女孩便是世代与他叶家交好,C市Lady集团千金楚璃。C市人人皆知,楚璃喜欢他叶零,可叶零不喜欢。原本以为这一对金童玉女无缘无分,可现在机会来了。


         Lady集团的主事人主动提出和天宏集团进行联姻,这样两家的事情,就变为了一家的事情。如此摆在叶零面前的难题就迎刃而解了。说得好听,实则是招女婿入赘。


         他叶零怎么会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正当,叶零准备拒绝的时候,楚璃来找他了。两人相约于咖啡厅见面,今日的楚璃还特意打扮了一下,原本美丽的面容竟添了几分抚媚,惹人心神荡漾。


         可惜,叶零不受这一套,气得楚璃直跳脚。不过,这才是我楚璃看上的男人嘛。楚璃望着眼前的男人如此想道。
   

"楚璃,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叶零冷漠地开口,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

        

"零哥哥,人家好喜欢你嘛,不要这样对我嘛。"楚璃撒娇地说,落入叶零耳里竟让他有点把持不住。

        

"呵,这个女人,'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叶零赶紧稳定心神暗想。

        

 "零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父母的做法,不过我可以帮助你,我可以拿手中Lady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帮你度过难关。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可好。"
        

  "什么事情?"叶零没有想到楚璃此行不是来威胁他的,而是真想帮助他,心中不免有些感动。
         

  "也没什么,就是你以后要答应帮我做三件事,当然不会让你做违背本心的事情。"楚璃带有挑逗意味说。
       

   "行,我答应了。"叶零一口应承下来。"毕竟公司是父母一生的心血,我不能让其消失。"谢谢你,楚璃,我会记住你今日的恩情的。"叶零缓慢说道。
        

     可是当叶零了解到事情的真相时,他拒绝了楚璃的帮助,只为不想连累他人。叶零,不是那种可以为自己的利益就可以妄顾一切的人。


     楚璃,她那里有这么多股份,这些股份都是她从父亲的手里骗过来的。

        

     为的是,给心爱的人度过难关,而当起了小偷。气得让其父亲暴跳如雷,罚楚璃跪了一天一夜,最后还进了医院。是的呀,世界若为爱,一切都迷失。


     而叶零不想让楚璃受苦,决定把到来的天鹅肉送了回去,并写了一刲信交给楚璃。

璃:

        

      我明白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可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你这份过于沉重的爱。现在的我,已不再是什么大少爷,只是一个孤儿,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和快乐。

              

      对不起,让你为我的事情操心了,不过这些都是我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逃避不了身上的责任。也垦请你,忘了我,别为了我而伤心。若有缘,会再见的 。
    

                                                                                                                             —— 你的零哥哥
             

       结果不言而喻,公司倒闭,叶零带着仅有的一些积蓄去投奔大伯,离开了这个城市。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在无根之人听来皆是活埋的丧钟。
                                                                                                                                       ——叶零
     

      一盏胡同灯,照亮归家的路,生活变得可爱明亮,安慰叶零曰渐凋零的心

   

      叶零现在住在一个离学校不远的胡同里,这里阴暗   潮湿,终日不见阳光。很难想像叶零是如何忍耐得这样的环境,并生存下去。叶零如今是大四的学生了,为了工作方便,只能搬离宿舍,来到这里 。


       每天早上六点,叶零便早早起床准备上班,要出去的话,要经过八户人家的门前。


       这里毕竟是老城区 ,房子保护私密性不够好,叶零晚上睡觉都能够听到邻居男女的伸吟之声。

              

        这一天 ,叶零还是像往常一样,缓慢穿过狭小的过道,来到第六户人家的窗前,也不知道为何这户人家的这个-窗今日没有打开。好奇的叶零便稍稍停留片刻,没想到窗户竟然自动打开,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景象,画面太美了,险些喷了一脸鼻血。
        

       就这样,今日悠和叶零相遇于小小的窗口,他日相爱于山顶。


五   喜欢
        


         "啊,流氓。"悠正在房间换衣服,没想到后面的窗户突然打开,全身被人看精光,赶紧拿浴巾包裹住身休。

            回头一看,本以为是一个邋遢的中年大叔,没想到是一个清秀的人儿,脸上还尚褪去孩子的稚气,看上去像一个女孩,这让悠放心不少。

           “唉,老房子果然坑人,连窗户都是坏的。看来改天,要叫人来修好才行。”

            悠马上镇定下来地开口道:"看什么看,看够了吗?”苦逼的叶零打死l也没有晓得,自己会遇上这种事,大脑顿时陷入死机状态,眼睛看着前面的女孩,脸涨得通红,不知该说什么,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悠看着叶零一副做错事情,受了委屈的可怜模样,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这事是个意外,与那人无关,不好责怪什么。

           可悠依旧故作生气说:"记住 ,今日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否则后果很严重。"叶零尴尬地摸了摸头说:"额,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请你放心。 "
        

          “如果是这样最好,可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我就住在你旁边,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嘛。"叶零摸了摸头,略带调皮地说。
        

           话说,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悠带着疑问说。
        "啊,我 ,我当然是是女的呀,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叶零说完便拔腿就跑,生怕露出马脚。
        "喂,你还没有告诉你的名字呢,我叫悠,你呢。"悠冲叶零大声喊道。
       

        "我叫叶零。"
       

           嘹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从此惊艳了悠一生时光。
 

 六    旧人相见
     

      叶零今日一整天心神不宁,上班迟到不说,唱歌的时还打跑调,惹得老板叫嚷开除他,最后叶零只能从服从老板的安排,从驻唱歌手调去做吉他手的工作,工资还被扣了不少。

           

      想来,这个月的日子要精打细算才可以了。叶零无精打采地想着,不知怎么脑海突然浮现悠的酮体  给叶零一种亲近的感觉。

 

      三年前,自从离开C 市来到大伯家,才发现以前的生活比现在不知好了多少倍,明白了父母的苦心和难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要想拥有美好的生活,只能舍弃与亲人在一起的时间的时间。


      在这人情稀薄的世间,无论什么疼痛,那个爱你的人,善良的人,一如既往的守护在你身边,给予你如此的关怀,此生何求。


      叶零原谅了父母多年不在身边的罪过,毕竟是亲人,从来就没有一直的恨,没有相欠,只有一直的爱。


       夜深了,叶零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工作的地方,来到了天桥。看着各色的乞丐和流浪者,有的卖艺,有的卖悲惨的身世,有的则出卖尊严,心中泛起苦涩的波澜,有种与这群人殊途同归的悲惨感觉。

 

      叶零从口袋里掏出二枚一元钱的硬币,放在一个白胡子老人的碗里。相比其他人,这个只有一条腿的老人,抱着一把破木吉他,在自顾自唱,周围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叶零觉得他不像乞丐,而是一个流浪的音乐人。就这样,叶零在他身边,听歌,看月,已然安静。良久空气慢慢变得湿润起来,这天,又要下雨了。

           

       也罢,该来的总要来的,何必自寻烦恼呢。叶零循着来时的路,回到那个阴冷的小屋,等待明日太阳的馈赠。

       

       悠原本在学校住着,可是养母在不久前却找到她,希望重新和悠一同生活下去,悠同意了。再见养母时,悠无比心痛地觉得,生活的苦难,竟然将一个优雅的女人变成了一个暴躁的女人,往事都做了肥,滋养末来的爱。
        

         在一个小小胡同里 新的家,并没有想象中的脏乱差,而是整洁、明丽。显然养母在极力创造一个温暖的环境给悠,安放悠不安的心 。
        

        告诉悠,你回家了。
       

         清晨,叶零穿好衣服准备去学校上课,同时也是参加毕业典礼的。听说,今日的摄影师是一位小师妹担当,虽年纪轻轻,但也获奖无数。


         这时,叶零突然发现,自己老了,没有了对生活的激情,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勉强度日。更不敢走进别人的世界,害怕受到伤害。就像当初来到这里,被相处两年的好朋友背叛一样。
     

         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而已。

         而悠身为摄影师 ,今日有一个特别的任务,就是帮好朋友柔美,索向男神的签名。


          说得好听,是男神,可周围的人,说是女神呢。为此,悠还拿此事来调侃好朋友的性取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怎么喜欢上那样的人。如果觉得饥渴难耐,身边不就有人嘛,来,来,我帮你解决生理问题。两个亲密无间的女孩,一边追逐,一边上演楚汉相争 ,好生热闹 。

        

          悠扛着摄像机来到指定的地点,此时正是初夏,酷暑难耐。蝉呜,唱起了罗曼蒂克。悠看着眼前的师兄、师姐们穿着风格各异 的衣服走来走去,觉得眼花缭乱,有那么一点不堪入目。

          悠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孩,这样的画面让她紧张起来 ,按快门的手指都略微有点颤抖。话说,怎么没有看见音乐社团的社长呢,名单上的名字显示出的——叶零。


          叶零?不会是那一个人吧,居然是个男的。不可能,应该是同名同姓的。叶零狐疑地想。

        “不好意思,摄影师,我来晚了。"一道陌生而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让悠觉得这世界充满了罪恶。
        

       “不晚,我刚想找你。"悠不怀好意,挥动小拳头生气地说。
        

       “啊,悠,是你呀,原来你是我的小师妹呀,请多指教。我是这个音乐社团的社长。"叶零退后一步,略微有点紧张地说,生怕悠会当面翻脸。毕竟,欺瞒了悠,他是男的事实,还把悠的身体看光了。
        

       “哦,叶零,你还是社长大人呀,长得这么清秀,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女的呢。"悠挑衅地说。没想到,被这个男人给耍了,若不是今天,她还被蒙在鼓里呢。果然,男人都是骗子。
       

     “不好意思,之前的事是我错。让小师妹受委屈了,我确实是个男的,对不起,以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叶零心虚地说。


        那件事本来就是他的错误,既然是错误,又何必浪费口舌争辩不休。还是乖乖认错,这才是硬道理。这样,还可以得到对面的人的原谅,实在不行,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社团的人,一听有点蒙了。怎么他们两个认识,而且还有事情发生。


        要知道,这个男人一直以来都是孤身一人,从来没看见过他和什么人往来。今日突然发现和学生会主席有一腿,看得出,这一腿还不浅呢。

        

        悠看着叶零在阳光照耀下挺拨的身材,站成了一把剑,直刺胸口,一时间恍了神。

        

        不知如何回答,不过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说:"嗯,知道错就好,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当我的助理,帮我协助一年一度校园祭的事务,算是对我的补偿。"
        

        校园祭,叶零还是知道多少的,是学生真正的狂欢节,为期三天。


        只不过,这学生会主席的助理还真不好当。今年的助理职位到现在都是空缺的,因为往年做过的人都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自因一个人,那就是现在的人学生会主席——悠。她可以把你从天堂打进地狱,尝一尝什么叫真实的人生 。
        

        叶零连忙后退几步,脸上不由得冒出冷汗。他以为悠是天使,没想到是恶魔。没想到,她叫我做,美好的人生,从此告别。天呀,救救我吧。
        

         毕业照拍完后,叶零跟着悠来到学生会办公室处理有关校园祭的资料。看着眼前堆成小生的资料,叶零终于明白,为什么何为地狱了。

          从中午两个人一直马不停蹄地干到深夜,才勉强干完。不得不说,叶零不愧是学工商出身的,这些工作大部分都是他完成的。

               

           悠也没有想到,随便抓l个人来,竟捡个便宜 ,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连续几天,悠和叶零都在整理校园祭的东西,忙得死去活来。这一天,他们去谈赞助商的事情。


            在经过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虐心之旅后,终于到一家公司面前。大门上的Lady的字格外显眼,叶零怔住了,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Lady的分公司,只是不知道这里的负责人是谁。

        

             来时,悠并没有告诉他这次的赞助商是Lady,如果知道的话,叶零是不会来的。在等待十分钟后,一位接待员来告知说:"请悠小姐留步,董事长只叫叶零先生进去谈赞助事宜。"

             两人顿时一呆,面面相觑。叶零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唯独叫我一个小跟班,而不叫悠进去呢。而悠更是觉得被人无视了,无名之火不知从何而来,拍着桌子说:"你回去跟董事长说,我才是主事之人,叶零没有权利决定这些事情。"
        

            “不必了,悠小姐,我找的不是你,我找的是你身边的那个人——叶零。现在 ,你可以走了。"一个倩影缓缓而来,穿着一身的职场衣服,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火辣无比。来人正是——楚璃。


              叶零看着多年未见的女孩,少了一些羞涩,多了一份女人成熟的韵味,比以前更加吸引人,脸上不禁露出苦涩的笑容。
        

               楚璃,你终究还是来找我了。

七  相爱与分离
        

        悠见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居然是董事长,好像还认识叶零,和他很熟。难道叶零的过去是我不曾了解的世界,悠第一次觉得叶零是那样的陌生,正在离她渐渐远去,回到属于他的世界。


       其实这些天和叶零的接触,悠就觉得他本不是池中之物,只是累了,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而已。叶零,同样也是年纪轻轻,可知道的事情,远超同龄人。

      

       别人觉得生涩难懂的课程,在他看来,就是小菜一碟。英语更是好的不得了。


       对古今中外的格局都能够,评判一二,还精通音律。显然,接受过精英教育,注定是要翱翔于天际,俯瞰大地。而悠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配不上叶零这样的存在。
       

     “别怕,我去去就来,在这里等我。"叶零拍了拍悠的肩膀安慰地说,然后便转身离去。悠看着叶零去的背影,心觉得少了一点什么,想抓住却又无能为力。


       如今,悠明白了,她喜欢上了这个——"女人",种下了他的毒,和柔美一样,沦为叶零,爱的奴隶。可现在看来,他俩是不同世界的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可爱的欲望只要葫生,除了释放出来,别无他法。
        

        悠最终还是离开了Lady,独自一人行走于街上。她想不明白,短短几天时间,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叶零。

              

        现在想来大概是他的温柔吧!这几天叶零,一直在照顾着悠。叶问总是会安静地待着,从来不会打扰悠。


        当悠遇见什么难题的时候,又会及时地出现给予悠前进的力量。总是低声细语地对悠诉说每一件校园里的小事,耐心地听悠发牢骚。

 

        在悠工作累得睡着的时候,会贴心的为悠披上一件外套,怕悠着凉。有时还会为悠唱一首歌 ,给她听。温柔的人很可怕,更何况悠从心底渴望被温柔地对待。

         此刻,叶零从楚璃口中得知,他竟然还有个妹妹,这个人便是——悠。是同父异母的妹妹。

         二十年前,叶零的父亲和另一个女人相爱,却没有想到当两人和平分手以后,那女人竟然有了身孕,生了一个女孩。


         这女孩便是悠。后来悠母亲病重,只能把托付给生前的好友——悠的养母来抚养成人,并告诉悠 她的父亲已经死了。有些事情,终归是纸包不火的,后来叶零的父亲得知此事。立刻托Lady集团寻找悠的下落

         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前后足足花了 五年的时间,才找到了悠,证明现在的悠正是当年的女孩,叶零的亲妹妹。
        

         听完后,叶零又惊又喜,因为他在这个世上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了。悠,是他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叶零现在急切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悠,告诉她 :"我是你的哥哥,我会保护好你一辈子的。"

          可叶零出来后,却发现悠走了,不知去了哪里。

          生怕悠出事的叶零连忙打电话给悠,问她现在在哪。悠正在公交站等车,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发现是叶零打来的,想来应该完事了吧。


          却没想到,一接通便被叶零骂得狗血淋头,问她为什么不等他出来,就走了。还恶狠狠地对悠说:"站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开车过去接你。


          悠从来没见过,这样霸气的叶零,心中既害怕又感到甜蜜。原来她是在叶零心中的地位,如此重要,不是一个过路人。

          

         “奇怪,叶零哪来的车。”悠用鞋子无赖地踢着地想着。过了一会,叶零就开着一辆法拉利来到悠面前,不顾周围人的怪异的目光,不由悠争辨,直接拉着悠的小手,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留下众人的惊愕,酷炸天空。

       

           悠坐着车里,望着叶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明白,叶零生气了。良久似乎静止的空气被叶零的几句话句话打破 :"关于赞助商的事情,我已经谈好了。你无需担心。还有,那个董事长是我以前的朋友,叫做楚璃。相信你们以后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  过几天我就过去Lady那边上班,不能再做你的助理了,有事就打电话给我。这车,也是她送给我的入职礼物。"


          这时的叶零,真正地把悠当做自己的妹妹,也愿意和她说真心话,分享快乐与忧愁。只是没有打算那么快,告诉悠是他的妹妹的事情,害怕悠一时间接受不了。


          旁边的悠有点不太适应现在多话的叶零。要知道,叶零之前都是惜字如金的状态,从来没有多说一句工作以外的话。心里也奇怪,叶零为何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最后,悠还是没有问出来,毕竟彼此间没有什么关系,她终究是一个外人。只能闷闷不乐地回了一句:"嗯。我知道了。"
        

         叶零并不知道悠已经喜欢上了他,并且在校园祭那天打算公开表白,这些主意都是柔美帮悠出的。

                 

          自从那天开始,悠发现自己成了思念叶零的博物馆,恨不得天天在他身边,听他的声音,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安然发呆,这样也是一种幸福。很快这样的小秘密就被好朋友柔美发现了端倪,在严刑逼供下,悠招了。

                      

          柔美打死也没有晓得,人送"冰山美人"的悠也会拜倒在"女神"的石榴裙下。柔美自知没有与悠竞争的希望,便当起了军师,为悠出谋划策。

         誓要把叶零抓回来暖床。 可怜的叶零还天天跑过来找悠出去玩,让两女觉得,希望大大。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校园祭那天的到来。

 


         校园祭这一天上午, 叶零刚刚从商城出来,因为今天是悠的生日,同时悠还是主持校园祭的主持人。


         叶零想着,送一条项链给悠做生日礼物。略微有些自恋的他,还要求在饰品上面还刻了一个字——零。喻意,他会一直守护着悠,最爱的妹妹 。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因为,悠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人了,可对于现在的悠,叶零又何尝不是呢。

          傍晚时分,叶零驱车来到学校。叶零今天还特意打扮一番,穿着白色的衬衫,白皙的皮肤,偶像般的五官,站在微风不躁的校园,俨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这时叶零,在广播里听到悠的声音,便转身走广播室,想给悠一个惊喜,同时也打算告诉她的身世。却没有料到却听见,一个令叶零惊愕万分的消息。


          悠,他的亲妹妹 ,竟然喜欢上了他,还打算在这一天向他表白。  叶零背靠墙壁,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离开了这里,等待命运交响曲的演奏,而他是那个主角。
        

          夜悄悄地伸出手,摸了摸人们的灵魂,抚慰孤独。现在的叶零,身边多了一个女孩——楚璃,而悠就在面前主持晚会。楚璃一脸幸福地挽着叶零的手,娇滴滴地说:"零哥哥,这就是你经常跟我说的学生会主席——悠吗?看起来好讨人喜欢呀。


          叶零无视楚璃的撒娇,漆黑的眼眸看着悠在台上,像星星般闪耀独有的光辉,心就忍不住隐隐作痛。叶零还在幻想着,如果悠不是他的亲生妹妹,不用悠来表白,也许叶零就会忍不住去表白。


          是的,叶零也喜欢上了悠,从第一天遇见她就开始了,否则他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做悠的小跟班呢,忍受她那有些火爆的脾气。


          一个小窗,开启了叶零隐藏多年的爱意,差点将叶零的理智燃烧殆尽。叶零从不相信命运,可现在不得不信。叶零所爱的人,是他的妹妹。讽刺的是,悠也爱上了他。


          叶零是多么想冲破世俗的枷锁,不顾一切地和悠相爱一生,厮守一生。可叶零没有这种勇气,只能选择妥协。做不成恋人,做兄妹也是一种幸福吧。


          在爱情中,最大的过错就是,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因为在意世俗的眼光,而选择渐行渐远。
        

        "叶零,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悠充满诱惑力的声音,正在试图把叶零拖进深渊。叶零回过神来,只听周围的人都在呼喊一个名字:叶零。震耳欲聋的声音正在说服叶零,让他迈出爱的第一步。
     

           这一刻终于来了,叶零拉起楚璃的手逆着灯光,走向命运的中央。悠紧张地望着叶零,等待着审判。楚璃不动声色地看着悠,心里一阵爽快。


            悠,你知道吗?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你爱上谁都不关我的事,可你偏偏爱上了叶零。我为了阻止叶零爱上你,不惜欺骗叶零说你是他的同父异母妹妹。


           叶零是我的男人,我不允许他爱上我以外的任何一个人。很快,叶零就会来到我的身边,和我浪迹天涯。悠,你或许只能孤独终老一生了。

        "是的,我愿意。"叶零独特的声音回荡学校上空,成为引爆全场的火药。落在不同的人的耳里,造成了不一样的反应。悠一脸幸福,楚璃目瞪口呆。
        

          "不,不是这样的,叶零,你快告诉悠,你是他的亲哥哥,你们不能在一起的。"楚璃声力竭地叫喊着。


              可没人注意到她说什么,周围人一切目光都聚焦在叶零和悠身上,衷心地祝福他们。叶零甩开楚璃的手,紧紧拥抱悠 ,泪水滴落悠的肩上。这一刻,成为了永恒。
       

           "悠,为了你,我可以永坠黑暗。"
        

              最后一秒,叶零改变了主意。他,终究违背不了自己内心的情感,选择了和悠勇敢在一起。对于叶零来说,没有爱不会死,可有了爱,会活过来。
        

              人生就像一场匆忙的旅行,无论怎样,都要追随当初的自己。用返朴归真的方式,重新调起生命的激情。
        

              叶零和悠逃了出来,远离学校来到这个城市的最高点,被人称为爱情的守护神——爱情山。两人仰望星空,然后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


              叶零向悠吻了下去,就像在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否对与错,认真而充满柔情。悠的嘴唇很冰凉,却像火一般,让叶零有种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

 

              叶零明白了,这个女孩就是是他一生要守护的人,无论以何种身份。悠被叶零的吻,迷失了自我,只能依靠本能给予叶零想要的一切。


             幸好,叶零忍住了进行下一步的冲动,才给悠以后的生活没有带来太多的伤害。略微有些冰凉的山风吹拂,让叶零清醒过来。


             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出一条项链给悠戴上 ,轻声说:"悠,生日快乐,我爱你。"悠很高兴,因为上面还刻了叶零的一个零字。


              在以后时光里,悠只能通过项链来思念叶零了。就这样两人,待到天亮在山顶朝着曰出的太阳,定下"今生今世不负卿,来世再续前缘"誓言。


             回到学校,事情都已经平息。可失去理智的楚璃却找到了悠,跟她说明一切。当悠知道真相时 ,着实丢了七魂六魄。还威胁悠说:"如果不离开叶零,她得不到的爱,你也别想得到,宁愿毁掉也在所不惜。


           悠知道的,楚璃有这个能力。"悠相信了,因为爱可以创造一切,也可以毁灭一切。


           为了保护叶零,悠决定拿着楚璃的钱,出了国,去了美国。当叶零知道时,悠已经离开了他 ,去了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


            叶零马上飞去悠所在的美国,不顾一切的疯狂寻找。可是一天、两天、一周、一个月、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却没有悠的一丝一毫消息。


            叶零不相信悠会离开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叶零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只能当起乞丐,期望终有 一天可以找到悠,让悠回到他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他一直都深爱着悠。


             叶零不知道,悠一直在他身边,没有离开过。只是当一个人真的不想被人找到,就永远也无法找到的。悠看着叶零痛苦的样子,心在滴血,可她又不能与叶零相见。

 

           楚璃一直派人监控着她,如果她一旦有所行动,叶零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


           悠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在内心为叶零祈祷,希望叶零早点回到属于他的地方 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忘了一个名叫悠的女孩。


          十年的时光过去了,绝望的叶零心灰意冷地回到中国,葬下了曾经的爱。


          不久便和楚璃步入婚姻殿堂,有了孩子。只是叶零经常在梦里与悠相见,两个人携手一起去到一个小岛,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这样的时刻,睡着了的叶零脸上总会露出幸福的笑容。既然在现实不能和你相见,那就梦里相见好了。

        

           悠最终还是回到了中国,回到了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山顶,开了一间旅馆。名字叫做"念
夜灵"。


           某一天,旅馆来了一位客人,是一位少年,名字叫做叶悠。


            悠见了他,就像见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充满愁容的脸上,再次绽开了笑容。


           少年走过来,跟悠说:"你很像他父亲办公桌上相框中的一个女人,听母亲说,这是父亲最爱的人。"


            悠微笑不语,走出门口,看向蔚蓝的天空,才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叶零,我终究还是回来找你了。
        

                                                                                                                                    ——全文终


ps:这里是轩霖,一个蠢萌的文艺青年,喜欢看书、听音乐、旅游。


中二病晚期,常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看似不好却有时得到的结果。不喜欢麻烦的事,喜安静的地方,写着自己喜欢的文字。


愿望是,笔下生花,命中的你如约而至。


                                                   


上一封 下一封

« 返回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