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国研会集体学习-27B1&2 | 罗马——欧洲君主国的合法性传承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罗马——

欧洲君主国

合法性传承


   图|殷王健瑀          文|阴沛轩          辑|聂未希

To the glory that was Greece,

and the grandeur that was Rome.

光荣属于希腊,

伟大属于罗马。

这首出自爱伦坡 《致海伦》的小诗赞美了希腊和罗马的伟大成就,而无论是光荣还是伟大其实都属于希腊与罗马,在历史长河中,希腊以精神文明起源而著称,而罗马则以强大军团,法律遗产,以及发达的基础设施而留下光辉的一笔。




何为

合法性?

2018年3月15日和3月22日,吴昊师兄连续两次给大家带来了以“罗马—欧洲君主国的合法性传承”为主题的集体学习。

吴昊师兄从合法性出发,讲解到在中文里“合”是“契合”,“法”是“法律”,那么显而易见,合法性便是要契合法律。当“合法性”这一概念最初在拉丁文中,意为现状只有和“永恒的过去”相一致时才是合理的、令人信服的。那么在现代,合法性通常可以认为是政府的统治在多大程度上为被统治者所视为是正当的。为什么要谈合法性呢?让-雅克·卢梭曾说“即使最强者也绝不会强得永远做主人,除非他把自己的强力转化权利,把服从转化为义务。” 而罗伯特·达尔也曾说过“只要它能够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线上就能维持稳定。如果一旦它低于这个水平,将身处险境。”我们不难看出若要维持统治的持久存在,必须唤起合法性的信仰,合法性对于统治者而言便是如此重要。

那么我们可以将合法性划分为三个种类。传统型:对古代流传下来的神圣规则的认可;魅力型:对领袖魅力品质的崇拜;以及法理型:对正式合法制度的尊重。简单地回顾一下罗马的起源传说:母狼育婴,罗马七丘以及特洛伊木马(小伙伴们可以自行百度哦)。

进入正题后吴昊师兄从以下时代入手进行了讲解:在贵族寡头制下的罗马,存在着荫庇制:罗马社会是由强大的保护人和他们的依附人组成的。依附人是自由民,他们委身于其他人以求保护。荫庇制度在罗马是世袭的。依附人竭力在政治上支持保护人,扩大保护人的利益;作为回报,保护人关照依附人的经济和法律纠纷。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保民官在为罗马平民而发声,同时他们也具有一票否决权。而同期,同样存在着200名大贵族组成的元老院、由平民组成的公民大会和两名执政官。在罗马国家陷入危机的时刻,元老院可以授权最有威望的人士担任为期6个月的独裁官,在此期间独裁官掌握罗马国家一切权力,有权调动一切资源。


从贵族制

向元首制

在从贵族制向元首制的过渡时期,典型的代表人物凯撒被授予“终身独裁官”一职,可以在任何时候兼任执政官,公民大会不能否决凯撒的人事任免决定,凯撒有权平时穿着紫色披风(象征着权力),凯撒在战时和平时享有“imperator”和“国父”的称号。而元首制:元首,顾名思义,即元老院首席元老。这一职务不同于凯撒之前担任的终身执政官。需要说明的是,执政官由人民选出,元老则由有威望的人,多半是类似于贵族的人担任。而凯撒死后,继任者屋大维被确认为元首并颁布《恢复共和宣言》:①解散“三巨头同盟”②放弃“意大利的誓约”③放弃“世界的支持”。与此同时,屋大维也保留“imperator”的称号,保留“第一公民”的称号,接受“奥古斯都”的称号。

在君主专制罗马的建立时期,出现了“四帝共治”的局面。与中国古代存在很大的差异,在罗马,皇帝可以有很多位,但帝国只能有一个。公元313年,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和李锡尼在313年于意大利的米兰颁发了《米兰敕令 》,将宗教元素注入罗马。

认真听讲的小伙伴们



罗马正统

含义

变迁

随后吴昊师兄谈到了罗马正统的含义和变迁,他讲到罗马是唯一的一次建立了大一统的欧洲帝国,第一个奉基督教为国教的欧洲大国。罗马帝国的形象对后世的影响至深且具,欧洲历史上的许多国家和政权都曾借助与罗马的类比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并宣传自身统治的合法性。

在世俗政治中,罗马是欧洲普世帝国的代称。而在罗马皇帝狄奥多西逝世后,将帝国一分为二,他的两个儿子分别统治东西两个部分。其中的西罗马在蛮族的不断入侵中最后消亡。公元800年的查理曼以及962年的奥托一世均被教皇加冕为罗马皇帝,代表着罗马帝国在西欧一定程度上的“重现”。这极大的冒犯了依然在君士坦丁堡存在的正统罗马帝国。此后的神圣罗马帝国曾对统一欧洲做出了大量尝试。

在1054年基督教东方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正式分裂,分裂后西方教会和东方教会竞争不止。其中西方教会曾试图统一东方教会,为此发动十字军东征,其中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不归还约定要归还给东罗马帝国皇帝的地中海东岸土地,十字军在这些地区建立了天主教的十字军国家。此后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原定目标为埃及,后转向君士坦丁堡的基督徒同教兄弟,并几乎灭亡东罗马帝国。十字军在希腊建立一系列天主教国家,给东方教会带来巨大打击。为此东方教会也作出了回应: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后,东正教主体转移至俄罗斯(莫斯科被称为“第三罗马”)。

谈到“萨拉森人”、“鲁米利亚”时,吴昊师兄指出“鲁米利亚”即罗马人的土地,指巴尔干半岛,而“萨拉森人”基督徒对穆斯林的称呼,来自罗马帝国时代对北非和阿拉伯游牧民族的称呼。

在谈到与民族主义的关系时,吴昊师兄指出后来西方对罗马作为一个普世帝国概念出现排斥,其主要是表现为宗教改革运动的进行以及圣经被翻译成为各民族语言。其中主要被翻译成:胡司(捷克语)、威克里夫(英语)、马丁·路德(德语),随之而来的是拉丁语作为西欧的上流社会通用语和知识语言的地位被法语取代,欧洲地方语言崛起。到19世纪民族主义的兴起,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征服唤醒了欧洲民众的民族主义,摧毁了对普世帝国再临的最后期望,神圣罗马帝国被拿破仑解散后再也没有重建。同期1867年哈布斯堡王朝向马扎尔民族主义者妥协,建立奥匈帝国。而在东方则对罗马概念进行了改造,其含义被民族主义化。希腊民族起义就是打着东正教的旗帜反对奥斯曼帝国,而非以希腊民族主义为号召。希腊“伟大理想”和其“大希腊”计划,试图恢复拜占庭帝国的疆域,属于披着普世帝国皮的民族主义。

在两次集体学习中,吴昊师兄带我们回望了历史,领略了罗马史诗,在各个制度的比较中,我们感受到了知识的浩瀚,激励我们更加奋进。


全心全意 学术服务

冬去春来

花谢花又开

不变的是国研会一直在你身边

秉持全心全意的态度

提供优质的学术服务

两期集体学习敲响新学期的大门

更多精彩活动尽在国际问题研讨会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