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华夏幸福:陪企业走完创新最后一公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关南社区二手房

近日,一系列对于“双创”(创新、创业)的鼓励政策,再度激发了全国创新和创业的热潮,各式各样的创新创业企业和园区也以不同形式涌现出来。而正在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创新创业也成为热议的话题。

有专家表示,对创新创业的一系列政策支持上升到“国策”级别,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导聚合自下而上的市场原始驱动力,中国正在开启创新创业新时代。

然而,2014年创业者调查报告显示,人才、资金和市场问题是创新创业企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最主要困难,在调查数据中分别占据了64.19%、57.21%和51.97%。

事实上,近年来,谈创新、创业的很多,做创新、创业平台的也不少,但真正从创新技术到产业化生产,走完最后一公里的却不多。“进门容易,一路走到底难”,已经成为创业者们的普遍感受。开启创新创业大门后如何坚持到底、如何打通企业创新最后一公里成为“双创”时代的关键命题。

打通企业创新的最后一公里,无疑需要政府有形的手与市场无形的手的双重作用。市场化力量能为打通中国企业创新的最后一公里做些什么?作为一家民营市场化力量,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600340,下称“华夏幸福”)在产业新城领域已深耕17年,接触了20余万家各类企业及创新创业团队,基于已有的经验和探索,华夏幸福在践行“打通企业创新最后一公里”中走在了前列。

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华夏幸福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轷震宇以园区内创业者的真实故事为样本讲述了华夏幸福是如何打通企业创新最后一公里的,并在现场表示:新常态下,我们华夏幸福要陪企业走完最后一公里,和创新创业者一起孵化梦想。

“拎包入驻”:瞄准“全价值链”

早年深造于美国休斯敦大学生物医药专业的刘宏宇博士,在美国知名制药公司一直担任着研发高管。2009年夏天,由于看好中国市场对生物药的巨大需求和发展前景,刘宏宇怀揣着60余项国际专利毅然回国,决心深耕中国医药市场。

然而,怀揣国际专利和创业梦想的刘宏宇,回国之后也遇到了和众多创业者一样的人才、资金和市场等问题。谁来帮助他孵化他的梦想?在什么地方落地生根?归国创业的刘宏宇首先在初创企业落脚点的选择上犯了难。

当刘宏宇来到华夏幸福旗下的固安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发现其地理位置和交通并没有太大的优势。通过反复的实地考察和慎重考虑,刘宏宇最终被华夏幸福的产业保障和促进体系所打动。2013年4月,德益阳光团队率先入驻固安肽谷,成为第一位“吃螃蟹”的医药企业。

生物制药领域要求的技术性强,设备标准各有不同,一个模子无法满足入驻企业的特定技术需求。在正式入驻的一年多前,园区在设计兴建实验室、引进仪器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咨询德益阳光团队的意见。例如,研发需要使用的大肠杆菌发酵罐各有不同,哪种规格的设备能满足项目对“洁净度”的特殊要求?相邻入驻企业的设备,能否为德益阳光所用,进行资源互换、平台共享,效益最大化?诸如此类的问题,园区和入驻企业进行了反复探讨,并最终磋商出“定制化”的解决方案。

科研条件创造起来后,海外归来的刘宏宇开始为进一步的药品“审批关”而担忧。过去在美国的制药大企业工作,刘宏宇从未接触过药品审批方面的工作。国内的政策环境和批审流程,对刘宏宇而言则更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针对这一点,华夏幸福给予的支持让刘宏宇印象深刻。研发的药品虽还处于临床前阶段,园区管理方已开始为德益阳光与省级主管药监部门牵线搭桥。固安肽谷的管理团队不但多次陪同刘宏宇拜访政府相关管理机构,说明创业团队的科研创新性和前瞻性,还定期举行政策交流会,帮助企业解读最新的国家政策、行业规定及市场发展方向,为创业团队的建立和发展启发思路、助力护航。

除此之外,针对科研团队对“人才”“知识”及“信息获取”的渴求,固安肽谷管理方还不遗余力地促进和推进园区创业团队与科研高校、研究所、医院等机构的交流与合作。如今,不断入驻的创业团队以及科技人才,在园区日益完善的“知识生态系统”下形成了良好的“共生模式”。固安肽谷的这一模式正体现了华夏幸福对入驻企业进行“催化培育做乘法”战略思路。

自入驻固安肽谷,德益阳光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肝病医治新药从开始“研发”到“临床前中试”的突破性发展,而这在常规公司一般需耗时3年。研发进入“临床前中试”阶段,就意味着试剂开发距离临床又进了一步。在如此短时间内实现由科研向生产转型的重要一步,却远远超出了刘宏宇博士预期。刘宏宇感慨道:“对于我们中小型生物科技创业团队来说,可以完全实现‘拎包入驻’。”

< 123> 全文浏览
(责任编辑:石青玲)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