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火热完结》《风过无痕思你依旧》俞相思 白祁风小说全文txt阅读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1.事情成了吗

   

        南城,白公馆。

     

    落地钟发出厚重的响声,俞相思数着,整整十一下。

        

    白祁风应该就快来了吧。

        

    她颤抖着双手,解着红艳旗袍上的扣子,还不等完全褪去衣衫,感受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急忙钻进了被子里,心脏抑制不住的跳动着。

       

    “吱呀”门开的声音。

       

    “咚”皮带落地的声音。

        

    刺激着俞相思的感官。

       

    她不由握紧了拳头,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了云舒雅的请求,此时她想要逃,刚准备起身,一股重量压在身上,白祁风的唇也咬了过来,带着醉人的酒气,狂风暴雨一般,想要将她吞噬。

        

    他额间的碎发擦过她的面颊……那样熟悉。

        

    一个恍惚。

       

    俞相思下体一凉,白祁风就那么硬闯了进来。

        

    初体验,身体似乎被撕裂,她疼的直冒冷汗,特别是肋骨那里,却紧咬着唇不敢叫出一声,任由白祁风折腾着她,毫无技巧可言。

        

    随后,白祁风的动作越来越凶猛,动情之时,喊了一句“舒雅”,终于泄了出来。   

   

    俞相思发觉有泪滑过了面颊,也不知这泪,是因为疼的,还是因为“舒雅”两个字,还是因为这件有悖常理的事情。

       

    在南城白家少帅白祁风和宛城云家千金云舒雅的新婚之夜。

        

    她这个云家的陪嫁丫鬟,代替小姐云舒雅,同白祁风圆了房。

        

    原本以为白祁风释放后,她就能解脱了,结果他根本没歇下来,来来回回又要了她数次,惩罚一样,那样用力,俞相思将手指放在嘴中狠狠咬着,害怕自己在这场性事中昏过去。

        

    好在他终于满足,拥着她睡去,道了一句,“舒雅,总算把你娶到家了,我爱你——”

        

    声音温柔的比酒还要醉人。

        

    “白……白祁风……我也爱你。”

        

    她的声音一向有些粗,完全不同于云舒雅的声音那般细腻,柔的就像风一样,意识到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俞相思冷汗津津,心跳“扑通扑通”,准备迎接白祁风的暴怒。

        

    然,等了很久。

        

    只等来他平稳的呼吸声。

        

    白祁风……睡着了?

        

    俞相思松了一口气,忍着全身的酸疼,从他的怀里逃了出来,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

        

    身上的旗袍早就被白祁风撕烂了,只能捡起他的外套披上,直接赤着脚跑了出来,一路都不敢停,就这样逃回了她的房间,迅速关上了门,总觉得无尽的羞耻围绕着她,让她想要躲起来。

        

    “相思。”

        

    背后传来声音,俞相思回过头,云舒雅从微弱的烛火中走出来,那双亮丽的杏眼,明艳动人。

        

    云舒雅问:“成了吗?”

        

    俞相思点了点头。

        

    云舒雅重重呼出一口气,准备离开,走到俞相思身边,这才看清俞相思是披着白祁风的衣服跑出来的,眼中有什么闪烁着,步伐停下了,从俞相思的身上扒下衣服,道:“相思,我回房了,白祁风的衣服,我带回去了,那个……今夜,委屈你了。”施舍的语气。

        

    随后,门“砰”的一声,关上。

        

    声音沉重的,俞相思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委屈?

        

    跟喜欢的人上床,她有什么委屈的。

       

    委屈的人明明是白祁风。

        

    如果有一天,白祁风知道了这些,知道这场阴谋,知道他到底跟谁上了床,知道她恬不知耻地又回来了,他会怎样?

        

    她就那么一直裸着身体,浑然不觉得凉,安静地站着,心中颤抖着,嘴上念叨着。

        

    “白祁风……从前你可是那么讨厌我啊。”

    


02.俞相思,你还在卖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翌日。


    俞相思深吸一口气,双手抱着盛满水的铜盆,来到婚房前,刚准备唤“小姐”,门内传来声响。


    “昨夜是我太激动了,第一次,弄疼你了吧。”


    “少帅,说笑了。”


    “还叫少帅,该叫祁风了。”

    “……祁风。”

    “门外的人还准备偷听多久?!”

    温柔的声音突然变了,俞相思脚底透凉,整个人慌了,房门一开,撞上了白祁风满是寒霜的眼眸。

    她浑身颤抖着,铜盆一时没端稳,热水飞溅了出来,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已是一花。

    “砰”的一声,铜盘落地,发出刺耳的响声。

    云舒雅寻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白祁风正把俞相思抱在怀里,两人的衣衫都有些湿透。

    “祁……”云舒雅刚开口,震耳欲聋的叱喝突起,忙噤了声。

    白祁风眉头皱成一团,抓着俞相思肩膀的手用力,怒道:“怎么当丫鬟的,笨手笨脚的,你怎么就这么蠢!”

    刚才盛满水的铜盆砸下来,俞相思没有怕,却因为被他抱在怀里,怕的魂都要飞了,急忙挣扎着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噗通”跪在地上,连连叩首,道:“对不起”。


    悬空的手上还残留着某种难以言语的感觉,令人心烦,更加令人心烦的,是俞相思卑贱的行动和卑贱的口气,白祁风握拳锤在门边上,道:“滚——”

    俞相思连忙跑走,因为心急,摔了一跤。

    他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还有手背上通红的一块,想起她的名字,是叫俞相思吧相思吗?他莫名有些烦躁,扯了扯衣襟。

    这样不冷静的白祁风是常态还是……云舒雅不懂,只是本着妻子的角色,安慰道:“都怪我,没教导好丫鬟。”

    “你怎么会选那样笨的女人当陪嫁丫鬟。”似乎有些埋怨。

    “……”云舒雅一时沉默了,脸色有些泛白。

    白祁风意识到不对,忙揽住她道:“我不是责备你,你喜欢就好。”视线对着房内,不经意看见了床上艳红的血迹,目光忽而转沉。

    ……

    至于云舒雅,为什么会选俞相思呢?

    因为——无论她提出何种过分的要求,到最后,俞相思都会答应的,那个甘愿为了她,做牛做马的俞相思。

    ……

    俞相思已经算不清,到底喜欢了白祁风多少年?


    因为她不愿想起那些年被践踏,被欺辱,被丢弃的日子,然而,那些日子里,偏偏有着白祁风的影子。


    记得那时,银元扣响碗底。


    她抬头,想要看一眼好心人,撞见少年意气风发,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高贵无比,迷人的桃花眼冲她笑着,一刹那暖过了六月的骄阳。


    也让她明白。


    “喜欢”二字!


    ……


    “喂……想什么呢?喂!”


    小二不耐烦地推了一把俞相思,回过神,她这才发现,不经意间,又想起了白祁风,她面颊发热,忙拿过了桌上的烫伤药准备离开。


    刚踏出药店,迎面撞上一个人。


    “谁TM不长眼睛!”苏奕辰看清面前的人,冷哼了一声,“本少当是谁呢?这不是俞相思嘛。”


    俞相思没想到会在南城遇见苏奕辰,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苏奕辰却是愿意见到俞相思的,非常愿意,果然这一趟南城,没白来。他看着她手上的药,一把夺了过来,冷笑道:“哟……你居然还买得起药,怕不是偷来的吧。”


    那小二听闻苏大公子打趣的口气,想着白捡一单,也跟着附和,骂道:“好你个小偷。”


    ……一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着俞相思指指点点,若是从前的她,还会争辩几句,可是姨娘死后,她就明白了,真相只取决于相信的人。


    药,她不要了。


    她只想离开,可是,没走上几步,就被苏奕辰拽了回来,衣襟也被扯乱了,青紫交错的痕迹就那样暴露了出来,苏奕辰盯着那痕迹,眼神阴冷道:“俞相思,你……还在卖?”

    

03.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  

   

        “当年还TM跟我装清高,呵呵,到底也是个妓,俞相思,你怎么就这么贱。”

        

    苏奕辰的话中满是嘲讽。

        

    围观的人看得津津有味。

        

    “长成这样,居然也是个狐狸精,厉害了。”

        

    “还是个贼呢。”

        

    “可真脏!”

        

    ……

        

    又变成了这样,她成了大家口中的贼,肮脏的人……无论怎么解释,都没人信,无论怎么哭喊,亦无人听。所以,让他们骂吧,骂声总会停的。

        

    可是,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苏奕辰居然当众解她上衣的扣子,一粒接着一粒,手也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动,全把她当成出来卖的女人,玩弄着。

        

    这个画面,曾经有过!

        

    俞相思清楚苏奕辰的恶趣味,用这种羞辱的方式,逼她哭出来,就像三年前一样。

       

    既然如此,她索性闭上了眼睛,反正这种小游戏,苏奕辰总会玩腻的!

        

    至于哭,那时不会,现在更不会了。

        

    “砰”的一声枪响,震耳欲聋的,周围传来尖叫声,俞相思感觉到在身上游离的手停了下来,他睁开眼,看到苏奕辰的额间正顶着一把枪,拿枪的那双手,骨干分明,手指修长。

        

    这双手,该不会……

        

    冷冷的声音传来,“苏少,想要命嘛!”

        

    又是白祁风!

        

    云舒雅让他娶回去了,这次又是俞相思,白祁风是TM跟自己有仇啊?

        

    “白祁风,你是南城白家的少帅又怎样!我苏家,在宛城也是有势力的,你敢伤了本少,白家吃不了兜着走。”

        

    “呵,那要不要试一试,看看谁能奈我何?”

        

    当真是狂!

        

    “卡锵”,枪跟着上了膛,只需扣动扳机……

        

    苏奕辰有些慌,白祁风这个人,在宛城他就熟知,一向杀伐果断,当年他可是灭了整个林家,再加上白家在南城的势力,指不定自己真会被一枪爆头,思虑了一下,决定服软,“白祁风,你到底想怎样?”

        

    白祁风瞥了一眼一直低着头的俞相思,一字一顿道:“想、你、滚!”

        

    苏奕辰虽然生气,到底还是逃了,跑远了还不忘唠叨一句,“白祁风,你给我等着……”目光落在俞相思身上刹那,讳莫如深的。

       

    ……

        

    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来救自己,这个人还是白祁风,全程,俞相思都紧张地不敢抬头,倏地,一件披风砸到了脑门上,白祁风冷冽的话语传来,“穿上。”

        

    刚才的枪声,围观的人早就不见了,苏奕辰也已经跑了,此时街上空空落落,其实用不上的。

        

    “少帅……”俞相思想说,她一个丫鬟,配不上少帅的衣服,眼前突然一亮,白祁风冷峻的面容近在咫尺,深邃的眸底是翻腾的怒火,即便这样,还是那么的好看啊。

        

    他声音更加冷冽,不容拒绝的口气,“穿上……”

        

    白祁风是把她当做女人,担心她的名誉吗?

    

    俞相思突然觉得心有些暖,可这暖意,在下一秒,便被浇灭了。

    

    “你自己丢人不要紧,可别给舒雅丢人!”

    

    刚才被那样羞辱,诬蔑,都不曾落下泪,此时不过白祁风一句话,好奇怪,眼眶居然有些湿润,她忍着泪,慌忙把衣服套在身上。

  

    明明多穿了一件衣服,感觉反而更冷了。

    

    俞相思穿衣服的时候,白祁风一直盯着,眸光跟带着煞气一样,见她换完了,神色不悦地掐灭还未抽完的烟,看着她道:“相思,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

   

    熟悉的话语,熟悉的人。

    

    “轰隆——”

    

    俞相思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浑身发麻,肋骨那里隐隐作疼。

    

    她抬起头,做出了一个丫鬟不该有的举动,直直对上了白祁风那双迷人又招摇的桃花眼,而那双眼中再也寻不到过往的青涩和笑意。

    

    她突然恍惚了,有些不明白。

    

    这句话中“相思”两个字。

   

    是指现在的俞相思,还是过去那个,被白祁风亲手毁灭的相思。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看全文,资源整理不易!低价有偿分享哦,望知悉!!!

资源来源于互联网,若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客服删除,谢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