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风过无痕,思你依旧(俞相思 白祁风)~txt全文阅读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风过无痕,思你依旧

(俞相思 白祁风)


01.事情成了吗(1528字)


    

        南城,白公馆。

    


    

    落地钟发出厚重的响声,俞相思数着,整整十一下。

    


    

    白祁风应该就快来了吧。

    


    

    她颤抖着双手,解着红艳旗袍上的扣子,还不等完全褪去衣衫,感受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急忙钻进了被子里,心脏抑制不住的跳动着。

    


    

    “吱呀”门开的声音。

    


    

    “咚”皮带落地的声音。

    


    

    刺激着俞相思的感官。

    


    

    她不由握紧了拳头,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了云舒雅的请求,此时她想要逃,刚准备起身,一股重量压在身上,白祁风的唇也咬了过来,带着醉人的酒气,狂风暴雨一般,想要将她吞噬。

    


    

    他额间的碎发擦过她的面颊……那样熟悉。

    


    

    一个恍惚。

    


    

    俞相思下体一凉,白祁风就那么硬闯了进来。

    


    

    初体验,身体似乎被撕裂,她疼的直冒冷汗,特别是肋骨那里,却紧咬着唇不敢叫出一声,任由白祁风折腾着她,毫无技巧可言。

    


    

    随后,白祁风的动作越来越凶猛,动情之时,喊了一句“舒雅”,终于泄了出来。

    


    

    俞相思发觉有泪滑过了面颊,也不知这泪,是因为疼的,还是因为“舒雅”两个字,还是因为这件有悖常理的事情。

    


    

    在南城白家少帅白祁风和宛城云家千金云舒雅的新婚之夜。

    


    

    她这个云家的陪嫁丫鬟,代替小姐云舒雅,同白祁风圆了房。

    


    

    原本以为白祁风释放后,她就能解脱了,结果他根本没歇下来,来来回回又要了她数次,惩罚一样,那样用力,俞相思将手指放在嘴中狠狠咬着,害怕自己在这场性事中昏过去。

    


    

    好在他终于满足,拥着她睡去,道了一句,“舒雅,总算把你娶到家了,我爱你——”

    


    

    声音温柔的比酒还要醉人。

    


    

    “白……白祁风……我也爱你。”

    


    

    她的声音一向有些粗,完全不同于云舒雅的声音那般细腻,柔的就像风一样,意识到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俞相思冷汗津津,心跳“扑通扑通”,准备迎接白祁风的暴怒。

    


    

    然,等了很久。

    


    

    只等来他平稳的呼吸声。

    


    

    白祁风……睡着了?

    


    

    俞相思松了一口气,忍着全身的酸疼,从他的怀里逃了出来,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

    


    

    身上的旗袍早就被白祁风撕烂了,只能捡起他的外套披上,直接赤着脚跑了出来,一路都不敢停,就这样逃回了她的房间,迅速关上了门,总觉得无尽的羞耻围绕着她,让她想要躲起来。

    


    

    “相思。”

    


    

    背后传来声音,俞相思回过头,云舒雅从微弱的烛火中走出来,那双亮丽的杏眼,明艳动人。

    


    

    云舒雅问:“成了吗?”

    


    

    俞相思点了点头。

    


    

    云舒雅重重呼出一口气,准备离开,走到俞相思身边,这才看清俞相思是披着白祁风的衣服跑出来的,眼中有什么闪烁着,步伐停下了,从俞相思的身上扒下衣服,道:“相思,我回房了,白祁风的衣服,我带回去了,那个……今夜,委屈你了。”施舍的语气。

    


    

    随后,门“砰”的一声,关上。

    


    

    声音沉重的,俞相思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委屈?

    


    

    跟喜欢的人上床,她有什么委屈的。

    


    

    委屈的人明明是白祁风。

    


    

    如果有一天,白祁风知道了这些,知道这场阴谋,知道他到底跟谁上了床,知道她恬不知耻地又回来了,他会怎样?

    


    

    她就那么一直裸着身体,浑然不觉得凉,安静地站着,心中颤抖着,嘴上念叨着。

    


    

    “白祁风……从前你可是那么讨厌我啊。”

    

    



02.俞相思,你还在卖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翌日。


    俞相思深吸一口气,双手抱着盛满水的铜盆,来到婚房前,刚准备唤“小姐”,门内传来声响。


    “昨夜是我太激动了,第一次,弄疼你了吧。”


    “少帅,说笑了。”


    “还叫少帅,该叫祁风了。”


    “……祁风。”


    “门外的人还准备偷听多久?!”


    温柔的声音突然变了,俞相思脚底透凉,整个人慌了,房门一开,撞上了白祁风满是寒霜的眼眸。


    她浑身颤抖着,铜盆一时没端稳,热水飞溅了出来,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已是一花。


    “砰”的一声,铜盘落地,发出刺耳的响声。


    云舒雅寻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白祁风正把俞相思抱在怀里,两人的衣衫都有些湿透。


    “祁……”云舒雅刚开口,震耳欲聋的叱喝突起,忙噤了声。


    白祁风眉头皱成一团,抓着俞相思肩膀的手用力,怒道:“怎么当丫鬟的,笨手笨脚的,你怎么就这么蠢!”


    刚才盛满水的铜盆砸下来,俞相思没有怕,却因为被他抱在怀里,怕的魂都要飞了,急忙挣扎着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噗通”跪在地上,连连叩首,道:“对不起”。


    悬空的手上还残留着某种难以言语的感觉,令人心烦,更加令人心烦的,是俞相思卑贱的行动和卑贱的口气,白祁风握拳锤在门边上,道:“滚——”


    俞相思连忙跑走,因为心急,摔了一跤。


    他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还有手背上通红的一块,想起她的名字,是叫俞相思吧,相思吗?他莫名有些烦躁,扯了扯衣襟。


    这样不冷静的白祁风是常态还是……云舒雅不懂,只是本着妻子的角色,安慰道:“都怪我,没教导好丫鬟。”


    “你怎么会选那样笨的女人当陪嫁丫鬟。”似乎有些埋怨。


    “……”云舒雅一时沉默了,脸色有些泛白。


    白祁风意识到不对,忙揽住她道:“我不是责备你,你喜欢就好。”视线对着房内,不经意看见了床上艳红的血迹,目光忽而转沉。


    ……


    至于云舒雅,为什么会选俞相思呢?


    因为——无论她提出何种过分的要求,到最后,俞相思都会答应的,那个甘愿为了她,做牛做马的俞相思。


    ……


    俞相思已经算不清,到底喜欢了白祁风多少年?


    因为她不愿想起那些年被践踏,被欺辱,被丢弃的日子,然而,那些日子里,偏偏有着白祁风的影子。


    记得那时,银元扣响碗底。


    她抬头,想要看一眼好心人,撞见少年意气风发,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高贵无比,迷人的桃花眼冲她笑着,一刹那暖过了六月的骄阳。


    也让她明白。


    “喜欢”二字!


    ……


    “喂……想什么呢?喂!”


    小二不耐烦地推了一把俞相思,回过神,她这才发现,不经意间,又想起了白祁风,她面颊发热,忙拿过了桌上的烫伤药准备离开。


    刚踏出药店,迎面撞上一个人。


    “谁TM不长眼睛!”苏奕辰看清面前的人,冷哼了一声,“本少当是谁呢?这不是俞相思嘛。”


    俞相思没想到会在南城遇见苏奕辰,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苏奕辰却是愿意见到俞相思的,非常愿意,果然这一趟南城,没白来。他看着她手上的药,一把夺了过来,冷笑道:“哟……你居然还买得起药,怕不是偷来的吧。”


    那小二听闻苏大公子打趣的口气,想着白捡一单,也跟着附和,骂道:“好你个小偷。”


    ……一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着俞相思指指点点,若是从前的她,还会争辩几句,可是姨娘死后,她就明白了,真相只取决于相信的人。


    药,她不要了。


    她只想离开,可是,没走上几步,就被苏奕辰拽了回来,衣襟也被扯乱了,青紫交错的痕迹就那样暴露了出来,苏奕辰盯着那痕迹,眼神阴冷道:“俞相思,你……还在卖?”

    



03.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    .(1700字)


    

        “当年还TM跟我装清高,呵呵,到底也是个妓,俞相思,你怎么就这么贱。”

    


    

    苏奕辰的话中满是嘲讽。

    


    

    围观的人看得津津有味。

    


    

    “长成这样,居然也是个狐狸精,厉害了。”

    


    

    “还是个贼呢。”

    


    

    “可真脏!”

    


    

    ……

    


    

    又变成了这样,她成了大家口中的贼,肮脏的人……无论怎么解释,都没人信,无论怎么哭喊,亦无人听。所以,让他们骂吧,骂声总会停的。

    


    

    可是,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苏奕辰居然当众解她上衣的扣子,一粒接着一粒,手也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动,全把她当成出来卖的女人,玩弄着。

    


    

    这个画面,曾经有过!

    


    

    俞相思清楚苏奕辰的恶趣味,用这种羞辱的方式,逼她哭出来,就像三年前一样。

    


    

    既然如此,她索性闭上了眼睛,反正这种小游戏,苏奕辰总会玩腻的!

    


    

    至于哭,那时不会,现在更不会了。

    


    

    “砰”的一声枪响,震耳欲聋的,周围传来尖叫声,俞相思感觉到在身上游离的手停了下来,他睁开眼,看到苏奕辰的额间正顶着一把枪,拿枪的那双手,骨干分明,手指修长。

    


    

    这双手,该不会……

    


    

    冷冷的声音传来,“苏少,想要命嘛!”

    


    

    又是白祁风!

    


    

    云舒雅让他娶回去了,这次又是俞相思,白祁风是TM跟自己有仇啊?

    


    

    “白祁风,你是南城白家的少帅又怎样!我苏家,在宛城也是有势力的,你敢伤了本少,白家吃不了兜着走。”

    


    

    “呵,那要不要试一试,看看谁能奈我何?”

    


    

    当真是狂!

    


    

    “卡锵”,枪跟着上了膛,只需扣动扳机……

    


    

    苏奕辰有些慌,白祁风这个人,在宛城他就熟知,一向杀伐果断,当年他可是灭了整个林家,再加上白家在南城的势力,指不定自己真会被一枪爆头,思虑了一下,决定服软,“白祁风,你到底想怎样?”

    


    

    白祁风瞥了一眼一直低着头的俞相思,一字一顿道:“想、你、滚!”

    


    

    苏奕辰虽然生气,到底还是逃了,跑远了还不忘唠叨一句,“白祁风,你给我等着……”目光落在俞相思身上刹那,讳莫如深的。

    


    

    ……

    


    

    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来救自己,这个人还是白祁风,全程,俞相思都紧张地不敢抬头,倏地,一件披风砸到了脑门上,白祁风冷冽的话语传来,“穿上。”

    


    

    刚才的枪声,围观的人早就不见了,苏奕辰也已经跑了,此时街上空空落落,其实用不上的。

    


    

    “少帅……”俞相思想说,她一个丫鬟,配不上少帅的衣服,眼前突然一亮,白祁风冷峻的面容近在咫尺,深邃的眸底是翻腾的怒火,即便这样,还是那么的好看啊。

    


    

    他声音更加冷冽,不容拒绝的口气,“穿上……”

    


    

    白祁风是把她当做女人,担心她的名誉吗?

    


    

    俞相思突然觉得心有些暖,可这暖意,在下一秒,便被浇灭了。

    


    

    “你自己丢人不要紧,可别给舒雅丢人!”

    


    

    刚才被那样羞辱,诬蔑,都不曾落下泪,此时不过白祁风一句话,好奇怪,眼眶居然有些湿润,她忍着泪,慌忙把衣服套在身上。

    


    

    明明多穿了一件衣服,感觉反而更冷了。

    


    

    俞相思穿衣服的时候,白祁风一直盯着,眸光跟带着煞气一样,见她换完了,神色不悦地掐灭还未抽完的烟,看着她道:“相思,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

    


    

    熟悉的话语,熟悉的人。

    


    

    “轰隆——”

    


    

    俞相思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浑身发麻,肋骨那里隐隐作疼。

    


    

    她抬起头,做出了一个丫鬟不该有的举动,直直对上了白祁风那双迷人又招摇的桃花眼,而那双眼中再也寻不到过往的青涩和笑意。

    


    

    她突然恍惚了,有些不明白。

    


    

    这句话中“相思”两个字。

    


    

    是指现在的俞相思,还是过去那个,被白祁风亲手毁灭的相思。

    

    



04.晚上你先去白祁风的房里    .(1886字)


    

        问题的答案,俞相思没能给。

    


    

    她抱着一盒烫伤药,一路跑回了白公馆,刚回到房间,便一屁股坐在地上,过了很久,颤抖的身体依旧没能停下来,她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俞相思,你就是贱。改了名字还是一样贱,为什么明知道云舒雅嫁的人是白祁风,还要答应做陪嫁丫鬟,为什么明知道那个人是白祁风,还要答应圆房啊,为什么?为什么……”她将头埋了起来,良久,呢喃了一句,“当年,不如饿死在南城城外。”

    


    

    ……

    


    

    “相思,你怎么睡在地板上?”

    


    

    俞相思别过头,看见了云舒雅,这才发现已经傍晚了。

    


    

    “小姐。”

    


    

    云舒雅将相思从地上扶起来,故作埋怨,“相思,你太见外了,叫我舒雅就行。”

    


    

    这样热情的云舒雅,让俞相思觉得怕。

    


    

    上一次云舒雅对她热情,是在求她代替自己去跟白祁风圆房的时候。

    


    

    果然……

    


    

    “相思,晚上你先去白祁风的房里吧。”话说的不是太详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又是昨晚的勾当。

    


    

    俞相思想起白日里,白祁风说过的话。

    


    

    “相思,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你是舒雅的丫鬟,你这样不检点的样子,总有一天会连累舒雅的,也会毁了你自己。”

    


    

    七年了,清楚白祁风到底没能认出自己,俞相思不知是高兴?还是松了一口气?是难过?还是呕了一肚子气?好像都有吧,五味杂陈的……

    


    

    “舒雅,我想离开。”她一向听白祁风的话,不是嘛。

    


    

    什么?

    


    

    云舒雅有些不敢相信,甚至有些怒意,“相思,你不能走。”话说的明显有些急,“我根本就不喜欢白祁风,我喜欢的人是苏奕辰,相思,你都知道的。”而且她还没看够这样“可怜”的俞相思,怎么舍得放过她。

    


    

    这门亲事,云舒雅起初是拒绝的,她在宛城可是天,连宛城首富苏奕辰都对她倾心,凭什么因为白祁风,就被迫嫁到人生地不熟的南城。

    


    

    再说,她早就同苏奕辰走到了一起,也尝到了鱼水之欢。

    


    

    为此,她对白祁风,甚至生出了厌恶。

    


    

    加上苏奕辰也追着她来到宛城,让她如何愿意轻易地躺在白祁风的怀里。

    


    

    云舒雅故作委屈的泪花都涌了出来,抓着相思的手道:“白祁风是少帅又怎样,这个人我根本不爱,也不想去爱,看在云家当年救你的份上,所以,相思,帮帮我吧。”所以相思,再去被白祁风睡一次,这可是我云舒雅施舍给你的,反正一辈子都没有男人要你的。

    


    

    这些话语,让俞相思心口疼得愈发厉害,揪着的那种。

    


    

    她那么爱白祁风,为他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却被他赶出了南城。

    


    

    白舒雅不爱白祁风,什么都没有做,却被他心心念念的爱着。

    


    

    老天爷,有时候真的好过分!

    


    

    ……

    


    

    当夜,俞相思还是去了白祁风的房间,是熬不过云舒雅的多番请求;还是放不下那根深蒂固的爱情;还是有些许期待,待事情败露了,白祁风看她的神情。

    


    

    到底是哪一种呢,还是哪一种更多一点?

    


    

    都罢了……

    


    

    夜。

    


    

    灯依旧没有开。

    


    

    白祁风依旧是醉的。

    


    

    激烈的性事依旧让她咬紧了牙关。

    


    

    白祁风依旧会拥着她,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喊着舒雅的名字。

    


    

    而她依旧会在他熟睡之后,忍着浑身的酸疼,按着肋骨那处,逃离他的怀里……

    


    

    这样的循环,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俞相思甚至熟悉了、习惯了,甚至没那么怕了,也不会在昏暗的走廊上奔跑了。像这样静静地穿过大厅,步伐也不会那么别扭了。

    


    

    这时,门外有灯照了进来,随后,白祁风的爹白泰山和管家福叔也走了进来。

    


    

    俞相思急忙低头,恭敬喊道:“老爷。”


    


    

    白泰山看着昏暗的楼梯,还有夜深人静出现在客厅的丫鬟,精锐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你是谁?”声音透着令人害怕的威严。

    


    

    俞相思没有慌,心底想着,连白祁风都没能认出自己,又何必遮掩,老实道:“云小姐的陪嫁丫鬟,俞相思。”

    


    

    “相思”两个字,让白泰山扶着拐杖的手颤抖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瞪大了眼珠。也让福叔倒吸一口凉气,他想起那个被自己亲手推进河里的女子,那个一直黏在白祁风身边的乞丐,她的名字也叫——相思。

    


    

    这个名字……还是白祁风取得。

    

    



05.一晚上,多少钱    .(1403字)


    

        归宁日。

    


    

    白祁风准备了一大堆礼物,随云舒雅回到宛城,拜谒亲属,出于各种目的,俞相思也跟着回去,在云舒雅的邀请下,随白祁风的车。

    


    

    白祁风笑若春风,护着云舒雅的头,先让她上了后座,自己刚准备上车时,看见了立在前门的俞相思,张口,“小——”

    


    

    俞相思拉开车门,低下头,坐进了副驾驶,没有磕到头。

    


    

    刚才,自己到底是想说什么!

    


    

    白祁风看向车前的后视镜,像是那里有他要找的答案,视线于俞相思有一刹那的碰撞,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熟悉和疏离。那日,她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没有任何言语,就那样沉默的接过了他递给她的烫伤药,沉默的……逃走了!

    


    

    “走!”白祁风的话中带着一丝显怒的情绪,因为俞相思沉默的态度,沉默的居然让他生出难得的心疼。

    


    

    司机没有见过这样的少帅,迟疑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动了车子。

    


    

    闻言的云舒雅面上平淡,心底却反感着,反感白祁风是这样暴躁的脾气,一会晴空,一会打雷的。哪里比得上温柔待她的苏奕辰,想起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轿车后面居然还跟着一辆轿车,熟悉的车牌号……那是苏奕辰的车。

    


    

    ……

    


    

    回到宛城云家,云舒雅借口有些晕车,靠在俞相思的身上,两人先回了房,白祁风在亲戚之间周旋着,笑容亲和,在这一点上,他是个好丈夫。

    


    

    可是云舒雅不爱他,凭什么爱他,他可是打乱了她规划好的路。

    


    

    而且她也不懂,南城明明是江南水乡,盛产美人,更有宋家和杜家这样的名门世家,白祁风为何偏要选择远在宛城的她。这样的生活,她厌烦了,她想苏奕辰,她想苏奕辰带她走,为世人留下这段可歌可泣的爱情,即便到时候败了,把俞相思推出去,不就得了。

    


    

    “你确定?”

    


    

    云舒雅坚定地点点头,“恩!”

    


    

    俞相思接过那封信,藏在怀里,趁着丫鬟,管家都在好奇南城白少帅的时候,向着后院走去,整个云家的人都围在了一起,白祁风目光落在院中,一眼就看到俞相思的身影消失在院落中,眉头微微一蹙。

    


    

    俞相思一路小跑着来到苏府,拜托门口的家丁把信送给苏奕辰,人刚准备走,苏奕辰突然从门内冲了出来,手上拿着未拆封的信,乐道:“哟,相思,你又给我写信了。”

    


    

    相思淡淡道:“信是小姐让我给你的。”

    


    

    “不信!”苏奕辰相信这都是相思欲拒还迎的手段,当着她的面将信拆开,看了信的内容后,手不自觉握成了拳,“你希望我这么做……”在俞相思默然的注视下,苏奕辰恼道:“你希望我带着云舒雅私——”

    


    

    俞相思忙伸出手,紧紧捂着苏奕辰的嘴,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苏奕辰也看清了她水润的唇,和被秀发遮住的,若隐若现的青紫痕迹,一股无名火窜了出来,将俞相思抵在了墙上。

    


    

    “多少钱买你一晚上?”

    


    

    俞相思沉默。

    


    

    “我想起来了,三年前买你一晚上是五百大洋,现在翻十倍,五千大洋,俞相思,你昨晚的客人,可没我这么大方吧。”

    


    

    俞相思还是沉默,甚至连眼神都飘向了远处。

    


    

    苏奕辰从未这么挫败过,就像当年一样,他揪着俞相思的衣襟,想要做点什么,余光瞥见白祁风倚在门口的石狮旁,抽着烟,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06.这就是爱    .(2079字)


    

        “舒雅找你。”

    


    

    白祁风撒谎的样子,还是跟从前一样,装作无事的,低着头。

    


    

    俞相思将地上的信捡起来,放到苏奕辰的口袋里,转身准备走,苏奕辰伸手想要抓她,白祁风抢先一步握紧了她的手,清冷的眸望向苏奕辰。

    


    

    “苏少,白家的丫鬟不是随意让你欺负的,想娶,也要先过了白家这关。”语毕,拉着俞相思,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白少帅也太能污蔑人了,少爷你可是宛城首富,手上还握着一支军队,一大把的姑娘倒贴过来,会娶一个丫鬟,还是个名声不好的,傻子才会想娶俞相思,是不是!这可真好笑!”家丁抱怨道。

    


    

    “很好笑?”

    


    

    “当然好笑。”

    


    

    “那你就站门口——笑个够!”

    


    

    “诶,少爷……”

    


    

    家丁不懂自己哪里惹恼了苏奕辰,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宛城的首富,会对一个低贱的丫鬟上心,大概,因为不曾得到。

    


    

    可是有一点,苏奕辰想不明白。

    


    

    他曾经当着白祁风的面骚扰过红玫瑰,白玫瑰,夜兰香等头牌,还有羞涩的餐厅服务员,都不曾被对方阻拦,为何那个一向清冷的少帅,会一二再再而三地阻止他用“独特”的方式向俞相思示爱?

    


    

    有毛病吧。

    


    

    “白、祁、风。”苏奕辰咬牙切齿,踹向门口的石狮子,幻想那是白祁风,随后,看见落在石狮子旁的,数不尽的烟头,想起俞相思看向远方的眼神,那样透彻,是他不曾见过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俞相思是嘛,他要查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查清楚!

    


    

    许多年后,苏奕辰还是会想起自己看到那份厚厚资料的时候的样子。

    


    

    看到那份有关“相思”的资料。

    


    

    想起一个傻子居然被七年的岁月摧残成这幅样子,而另一个傻子居然没有认出来,瞬间,仰在椅子上,笑得不能自已。

    


    

    “俞相思……相思……哈哈……这TM就是爱……”

    


    

    他笑着笑着就哭了!哭得扎心,可也哭得畅快。

    


    

    ……

    


    

    云舒雅等了很久,一直没有等到俞相思回来,有些着急,走出房间想要询问一番,却被云老爷和云夫人,叫了过去。

    


    

    “舒雅,有件事想要同你商量。”

    


    

    云舒雅有些狐疑,“爹、娘什么事?”

    


    

    “舒雅,你现在远在南城,我们宛城云家也需要人继承……”云舒雅心底咯噔一下,两老继续道:“我们想要认俞相思做干女儿。”

    


    

    “不行!”

    


    

    这一声,云舒雅几乎是吼出来的。

    


    

    云老爷和云夫人吓了一跳。

    


    

    这件事,他们以为云舒雅会愿意的,毕竟当年,为了救相思,她连性命都不顾,还因为俞相思,至今手背上都有一块难消的痕迹。而两老选定俞相思,也是因为,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俞相思他们比较放心。

    


    

    可结果……

    


    

    云舒雅反应过来,忙道:“爹,娘,我……我不是不愿意,而是舍不得,你看,相思一直陪在我身上,想到以后她在宛城,我在南城,就有些伤心,所以……”

    


    

    边说边抽泣了起来。

    


    

    “我就说嘛,舒雅原来是舍不得啊。”两老舒了一口气,安慰着舒雅。

    


    

    低着头的云舒雅,眸底尽是狠毒。

    


    

    那个被她操控在手上的俞相思,让她手上留下疤痕的俞相思,如何能有这样的好福气。

    


    

    ……

    


    

    白祁风是后半夜回来的,被俞相思背回来的。

    


    

    俞相思一进云宅,就开始解释:“少帅很喜欢宛城的酒,贪杯了,就有些醉了。”那样的急于解释,让云舒雅生出一丝怀疑,也更加厌恶相思。

    


    

    我将终生大事交在你手上,你居然跟白祁风喝了一夜的酒,贱!

    


    

    云舒雅笑容不变,走向俞相思,从她肩上接过白祁风,差了另外一名丫鬟红叶,将白祁风送到了卧室,他醉的太厉害,一直嘀咕着,“舒雅,我爱你……舒雅,我终于娶了你……舒雅……谢谢你当年救了我。”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爱舒雅一样。

    


    

    而云舒雅却在这些话中,捕捉到了一个字。

    


    

    “救?”

    


    

    她有些狐疑,看向丫鬟,正好撞见红叶眼底的慌乱。

    


    

    刚才,红叶看到相思背着白祁风的时候,似乎也有些紧张。

    


    

    她带着红叶来到无人的角落,“说,你知道什么?”

    


    

    自从白祁风娶了云舒雅后,红叶就一直忧虑着,云舒雅一质问,便什么都招了,云舒雅耐心地听完,冷哼一声,“相思,你可真厉害啊。”

    


    

    “俞相思明知道自己救的人就是少帅,为什么不说呢?”

    


    

    “呵,谁知道。”

    


    

    是啊,到底为什么吗?

    


    

    红叶揉搓着双手,似乎还有话想要说,但是难以启齿。

    


    

    云舒雅催促道:“有话就赶紧说。”

    


    

    红叶支支吾吾道:“三年前,俞相思救白少帅的五百大洋,是苏少给的。”

    

    



07.被发现了什么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舒雅执意带自己回南城,就是担心白祁风的需求。


    俞相思一直等着云舒雅。


    然而云舒雅没有任何指示,俞相思不懂,是苏奕辰的不闻不问,让她死了那颗初恋的心,还是云宅不方便行事,还是……被发现了什么?


    让高高在上的云舒雅,不再对自己施舍。


    事实上,俞相思感觉自己想多了。


.

    在宛城的第三天,云舒雅来找俞相思,彼时,相思因为一天都在厨房忙活,有些累,准备睡,云舒雅走了进来,温柔道:“相思,你过去白祁风那边。”


    俞相思像往常一样,偷偷去白祁风的房间,率先躺在床上,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


    说来,每一次同白祁风上床的时候,她都是紧张的,害怕他会突然开灯,而每次她在这紧张的氛围下攀上巅峰,直到白祁风沉沉睡去。


    灯都没有开过。


    白祁风还是像往日一样,一上来,就咬她的唇,从前,俞相思都是任他主导,从不回应,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脑子烧的厉害,想要回应。


    想要被他狠狠地折腾。


    无法忘却的那种。


    更是在白祁风的背上,抓出了数道痕迹,就在俞相思即将攀上巅峰时。


    “吱呀”一声,门开了。


    随后,刺目的灯光照射过来,她伸手挡住,透过指缝,看见无数的人站在灯光下,露出各种各样的神情,有惊讶的,有厌恶的,有得意……当然,也有难过的。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的苏奕辰的身上,看见他眼底的绝望,内心笑道:“一箭三雕还是四雕?呵呵,苏奕辰啊,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傻啊!”


    云老爷一声叱呵,“俞相思,我云家待你不薄,你居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未完,点击“阅读原文”)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玲珑小书站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