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遇见”三等奖作品展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今天,小编为大家展示的是“遇见”征文大赛的三等奖获奖作品——徐皓的《遇见》、王书凝的《遇见苏大哥》、谷宇辰的《有一种遇见,叫邂逅时光》,欢迎大家阅读并点关注哦~

遇见

徐皓  2016级风景园林二班


向上滑动阅览

        “我这可是常摊,童叟无欺!”卖菜小贩脖子上青筋暴起,粗着嗓子叫喊着。从这个角度卢易梵只看得见摊前站着那少妇的背影,只见她慢条斯理地从帆布挎包里掏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电子秤......

        先前围着看热闹的人群霎时静了三秒,随即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无视各路大妈大嫂眼中的钦佩和小贩通红的脖子根,那少妇拎起躺在地上的方便袋,转过身来……

        四目相对,两两无语,面对这意料之外、突如其来的遇见,不知怎的,卢易梵下意识想逃,逃到天涯海角在所不辞。而就在他迟疑的几秒里,少妇已经轻启芳唇:“卢易梵!”就在他怀疑穿过耳膜是否就是十年前的她的声音的几秒里,少妇已经走到他面前:“我是郝思捷啊,怎么,不认识了?”无视掉她手中笨重的方便袋和略显过时的衣着,她还是个美人,卢易梵由衷地想。

        返程时,卢易梵选择了火车,他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一草一木,拾起因与其说是忙碌不如说是不情愿回想的好多好多尘封许久许久的记忆。

        十五年前,他一人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前往X大上学,那一年栀子花开的特别好,一向不通文墨的他只觉得远远看去像匹匹洁白的绒布。

        就在这一片洁白之中,他遇见一个女孩字,她的侧影瘦削而笔直,让他想起了一句诗,在自己贫瘠的词汇库里久久搜索,终于想起来,遗世而独立。

        后来凭这个同郝思捷搭话,后者哂笑着望着红着脸的他:“同学,你说的那叫锦缎吧。”“锦缎,总之你走近了那味道可好闻了。”“素华偏可喜,的的半临池。美也芳也。”言罢,朝他挑挑唇,转身走了。

        就是这个夹杂着些许玩味的微笑,嘲弄中带着忧伤,好似往卢易梵平湖般安静的心中重重投下一枚石子,在这个带点傻气的工科男心中漾起一圈又一圈甜蜜的涟漪。

        十年弹指一挥间,他已过而立之年,杯中的雪碧换成了品牌各异苦涩相同的咖啡。他缓缓地晃着速溶咖啡,却不急着送入口中。大概他自己也未发觉,这动作像极了四小时前坐在他对面的郝思捷。

        “去北京的那几年真的很想你,说每时每刻是假的,就是一有空…”这厢卢易梵就笑了,郝思捷摸摸眉毛,随即也笑了。

        和郝思捷在一起的那两年,是卢易梵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之前的他很青涩、稚气未脱,只求语出惊人,眉宇间总透露出些许锐气。但在这个叫郝思捷的姑娘闯入他的生命中后,他学会了照顾人,学会了如何温柔地去爱一个人。他观察郝思捷的小习惯,知道她生理期走路步子会变小、歪着嘴笑是在自嘲、尴尬时会用手摸眉毛。

        速溶咖啡晃着晃着泛出了有些腻人的醇香,卢易梵吸吸鼻子才发现自己忘了加伴侣。

       “过得怎么样?”卢易梵打破的短暂的沉默。“还过得去。”“喝咖啡还是不加伴侣?”“有些习惯改不了。”

        “在北京那几年做的不算太坏,也过过几天舒坦日子,后来我妈病了,骨癌。辞掉工作,我就从北京回株洲了。”“那伯母她,”“走的挺安详。”“再没回北京去?”郝思捷低着头,还是熟悉的美人尖,看不清她的表情。

        彼时他也曾患得患失,但是只要看到郝思捷的微笑,他就会没来由的安心。那时她也曾笑言:“卢易梵,我要为你文水煮红豆。”

        大四快毕业了,毕业论文的纸张、实地实习的通知、各处应聘的招待会看多了,每个人的脸看起来也就分外苍白。有天一起吃饭,郝思捷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说:“卢易梵,毕业后你准备去哪儿?”“带着你回家啊。”“别闹了,我是认真问你的。”“我也是认真的,一毕业我们就领证,回株洲。”郝思捷的眼里的光采疏忽一下子黯淡了。低下头慢慢地说:“结婚,太早了吧。”

        对未来的规划问题也成了他们最常讨论的问题。但每每总以其中一人的沉默告终。郝思捷游走在各大跨国广告公司的应聘会中间,总部不是在上海就是在北京等一线城市。一天好几场招聘会使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那天他去市中心接刚参加完应聘会的郝思捷,初春乍暖还寒,远远就看见她着一身黑色职业裙装的瘦削背影,卢易梵心疼地走上前,一把揽住她,郝思捷没有抬头看他,只是顺从地就着他的牵引走,他只当她是累着了。快走到公车站时,她突然停下步子,抬起头说:“卢易梵,我们分手吧。”背着光,他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卢易梵转着手中的咖啡杯,邻座的孩子在读诗,“文水煮红豆,并肩看细水长流。”一字一顿,那么清晰,记忆也分外鲜明了。

       沉默了一小会儿,郝思捷抬起头,向后倚在椅背上,缓缓地笑了:“没有,再没回去。 十年了吧?这十年,我明白了许多。人生就是这样,有时你预料的东西,你预料中终会拥有的东西,暂且放在一边的东西,偏偏没有拥有。什么也没有,扑来扑去也落空,最后终于回到原点,现在我只想经营好平平淡淡的家庭,我答应我妈好好照顾我爸。”

        “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你总是憧憬那些安逸的生活?我们还年轻,世界还很大,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我已经签了北京的公司,我不想好不容易考出来又自己回去那个小城市,我想要的生活我要我也能自己争取。”她一口气说完,不给他一点插嘴的间隙,最后她平静地望着他,眸子中满满地踌躇满志与无可奈何:“卢易梵,我们不是一路人。”

       明明没有风在吹,为什么心底却有满满的寒意,冷得发涩,似乎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四周的风景都打上了马赛克,眼睛也痛得模糊了,痛得他只想蜷缩起身体,高大的身躯一下子佝偻了,他嗫嚅着嘴唇,想祈求她留下,想将往日的一幕幕排排列在她面前,但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地站着,像个傻子一样看着她一步一步直挺着腰一如最初遇见时那般骄傲地走远,一步一步,离开只属于他二人的世界。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似乎这样能将往日的郁郁从心里连根拔起,他抬起头看见火车上的报速屏幕,176km\h,在减速,快到站了。

        他看着她费力却从容不迫地拎起桌旁的方便袋,对他说:“so long.”转身似乎与十年前头也不回的背影相重叠。不同于往日瘦削如今已有些丰满的肩膀倔强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随遇而安的温润。十年,当真可怖。

        若是当年的她没有那么果决,或许也没有今日的他,公文包里装满的文件牒案可能也只会是小孩的奶粉。十年,当真磨人。

        火车愈行愈缓,十年,锐气满满的肩头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笼罩在沉稳的气度下结实的臂膀。遇见,是那么猝不及防,结局,又是那样戛然而止。他自顾自干笑了一下,把早已凉透的咖啡扔进垃圾桶,朝着前方那个拖着行李箱,拿着雪碧空罐东张西望的少年走去,拍拍他肩,指给他看:“垃圾桶在那里。”


评语:

        遇见,内容充实饱满。塑造的人物生动富有张力,情感丰富。运用了小说的体裁和插叙的写作手法,令人眼前一亮。故事的结局给人留下极大的遐想空间,令人细细琢磨品味。

遇见苏大哥

王书凝  2016级会计四班


向上滑动阅览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我漫漫人生中很短的一部分,但是毋庸置疑,这个故事中的那个主角是我一生中最珍重的人之一,我的人生太长了,长到如果不花点时间去追溯过去,我的道、我的念、我最初许下的诺言,都会悄无声息地离开。

那样我就一无所有了。

        我们家祖祖辈辈勤劳勇敢,虽然家族内部常有争斗,但是在村里,我们一直奉行以和为贵,东边那家的小孩就是我们家以前的老祖宗救的,还教他识字读书,习武练刀,却唯独没教好他如何做人,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我本以为我们会这样长长久久地安逸下去,老天爷保佑我们世代昌盛,我们永远是村里最强大的那户人家,任他们尊敬或崇拜,害怕或嫉妒,又奈我何?

        但是我那爹,年轻时风流倜傥战无不胜,到老了,竟不知恐惧些什么,整日躲在家中,叼着烟斗捧着香茗,身体日益消瘦,谁的劝都不听,像什么样子!

        可能有此想法的不止我一人,我亲眼所见,我大哥那天将拳头紧握,紧得都泛白了。

        西边的那个所谓的绅士,东面那个白眼狼小鬼,北面胃口很大的长胡子大叔,还有村最那头的汉堡小哥,他们能做的,终于不仅仅只是觊觎,而是抢掠了。

        暴力是野蛮人的美学,像我们如此这般的名门望族,岂能允许暴力?

        直到那天,在这个伤痕累累的家里,我站在门外面,看着大哥用手枪指着坐在家主椅子上的混蛋老爹的脑袋,他咬牙切齿,而老爹云淡风轻。

        “父亲,你已经不适合坐在这里了。”

        “我不适合你适合?”

        “是,这不再是剑的时代了,而是枪的时代。”

        “瞧这话说的,这急着去赴死的模样,我坐在这里,何尝不想救这个家呢……谈何容易!”他这话说得中气十足,丝毫不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

        “我的确老了,思想不及你这年轻人,罢了罢了,滚了便是。”他用手腕别开漆黑的枪支,掸掸衣袖,我望见他走过来,他忽而小声对我说:“别躲了,我知道你这年轻人,我思想远不及你。”

        我愣愣望着他离开,只见他仍脊背挺直,风骨犹存,我想不明白究竟是老爹变得多些,还是这个村子变得多些。

        后来我那个大哥,被叔叔摆了一道,再回来后,就像变一个人似的,本来说好我同他一起,将那些个侵犯我家的杂碎都赶走,他做他的家主,我求个自在,到如今,追着打着要赶走的人反而是我了。

         我走投无路,前面是破败不堪的家,后面是暴虐的大哥,实在是难办。

        然后我就遇到了那个我这次真正想说的人,我叫他苏大哥,有一阵子我甚至觉得他比我亲大哥对我更好。

        正是遇见了他,我才能成为今天的我。

        我的思想由他启蒙,我的理论由他指导,帮我赶走东边那个倒霉小鬼的人里有他一个,在我与有着汉堡小哥做靠山的大哥起冲突时他也没少出力,教我如何管理家务,让我在村里重新确立地位……以至于他后来毫无留恋地与我反目成仇,都被我一厢情愿地理解为对我的考验。

        我遇见他时,我记得很清楚,是十月。

       北面长胡子大叔的家里好像也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据说是大叔对手下不好,被打跑了。

        而完成这个辉煌壮举的就是苏大哥。

        我仿佛抓到了能把我脱离这片黑暗的蛛丝,我只是听闻他的事迹,就觉得他英勇无畏,他的智慧无人能及。

        他见到我也很高兴:“你知道吗?我希望认同我的人越多越好。”

        “为什么呢?“我一直觉得曲高和寡是一种真理。

        “因为我在做正确的事,小达瓦里氏,这个村子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弄得乌烟瘴气,你们家也遭殃了吧,我们家也是。“

         我点点头,一想起我的家,从鼻腔里就升起一股热气,烫得我眼睛都疼。

         “那是因为他们贪得无厌,他们只想拿走别人的财富,却没想着自己创造。这样没意思透了,我希望我们村子以后能变得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一起工作,再也没有隔阂。”

         “像做梦一样。”我小声说道。

         “不是做梦,总有一天这会成为现实!”他声音洪亮,目光有神,有理想和信念的人总是充满力量,他们也给人力量。

        我突然想舍弃家里的一套套大道理,那时在我心里,苏大哥的所作所为全都是正确的。

         “我也想加入你们那个家族,那个……”

         “英特纳雄耐尔!”

        是了,遇见苏大哥,也遇见了影响我一生的真理,到目前的种种来看,遇到他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旁边那家小孩到底是来我家惹事了,所有的恶事都被他做尽,我咬牙切齿捶胸顿足,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我几近泪流满面地与大哥商议:我们兄弟俩的恩怨暂且不谈,家不能没有了啊!

        大哥叹气,他也扛起了从汉堡小哥那里弄来的枪,要去和那小鬼拼个你死我活了。

        我突然发现我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了,我要变强,让我的家再次成为全村里最强大的那一个。因为渴望变强,那小鬼才向坏人那里学了坏法,因为变强了,野心也大了,要反过来对恩师倒打一耙了。

        每思及此,我都难过得想笑。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搞错了吗?到底什么是“强”,是掠夺和暴力,还是包罗万象有容乃大?

        但是又想起苏大哥告诉我的种种道理,我那怀疑便消散得一干二净。

        他们理解的“强”是错误的。

        我要成为强者,让他们瞪大眼睛看得清楚看个明白,强者的姿态到底是什么样子。

       苏大哥一直在默默帮我,我和大哥竟也相安无事地合作了许久,就算信念不同,想保护家的愿望是一样的。

       最后是汉堡小哥一拳把那遍体鳞伤硬赖在我家不走的小子打飞的,以暴制暴,无趣得紧。

        没过几天,我和大哥的矛盾就爆发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想把我从家里赶走。我永远不会走,我以生在这个家里为荣,我要好好修补它,连门框上的一条划痕都不许有。

        既然大哥如此不念兄弟情份,我也不要了。

        与大哥的事不想多提,都是些不愉快的过往,我最后还是想多说说苏大哥。

我向苏大哥学了好多整顿家的方法,他对我毫无保留,我对他感激不尽。他爱喝酒,我就把家里酒坛里的陈年老酒都拿出来给他,因为他的倾囊相授,我渐渐步入正轨,开始像个真正的家主了。

        我不像那个小鬼,忘恩负义。

        所有有恩于我的人,我都不会忘记。

        但是因为遇见了苏大哥,我又实在是搞不清楚一些事情了。

        他越来越厉害,开始跟村里最那头的汉堡小哥闹矛盾了,为了争第一暗地里使了不少劲,我有点害怕这样的他,他不再宽容大义,而是疑神疑鬼,那个微笑着邀请我加入英特纳雄耐尔家族的他已经不再了,某日,他对我说:“帮我,给那个汉堡点颜色看看。”

         我面无表情,内心却万分悲痛,到头来我的恩师,我的兄弟,和村里其他那些人没什么两样,都搞不清楚什么是“强”,都是些幼稚的、可笑的人。

        我转身离开,我知道我和苏大哥从此以后形同陌路,我知道了维系我和他的根本不是什么“达瓦里氏”,而是我能不能做他手里的枪。

        那时的我真的挺难的,家刚修到一半,学也学了个半吊子,周围的邻居频繁来捣乱,在村里的地位不保,我最好的朋友也离我而去。

        可以说是没什么好事。但是也是在那时,最重要的还是苏大哥的影响,我看清了村里一个个拙劣的伪装者,后来我决定,如他们所愿吧,我也伪装起自己。

        大家都别尝试做什么朋友了,谁对我有用我就与谁交好,这就是这个村里的生存之道。

        跟汉堡小哥握了个手,就连旁边那个小鬼也在表面上做足了功夫,唯有苏大哥,直到他最后离开,我与他也仅限于在家里后院过了两招,反目成仇什么的,对我来说还是太难。

        我觉得万分遗憾的是,他的死亡不是与汉堡小哥的明争暗斗导致的,而是他自己,忘了自己的信仰,忘了我们的英特纳雄耐尔。

         “没有灵魂的身躯只是傀儡,自我怀疑的灵魂不要也罢。”

         ……

        我虽然想这样说,但我得知他的死讯时仍然拼劲全力才忍住我的眼泪,我还是做不到变得完全坚硬,他对我的知遇之恩能抵消之后所有的不愉快。

        要说为何,因为遇到了他,我才遇到了英特纳雄耐尔,我才救了我的家,我的家在今后才有机会重新回到巅峰。

        这一切都是因为遇到了他。

       现在,当忍受汉堡小哥时不时的恶意时,我会怀念他帮我阻挡这些恶意的时候,除此之外,我偶尔还会想起与他最初见面的场景,那是两个怀揣相同梦想的年轻人最单纯的年代,我必须拿出时间来回忆,然后告诉自己不要让伪装变成现实。

我坐在书桌前写下这些不知所云的话,目的不是为了给谁看,也不是明什么志,只是在这个小村子里,周围有那么多户人家,我仍然觉得寂寞,想找点事情做。在这个村子里生活太累了,唯一能解救我的就是我的信念,是苏大哥告诉我的真理。

我不知道日后还有多少斗争,

        但是英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


评语:

        遇见看似是遇见苏大哥,实则是对一个村发生的变故的感悟。文章采用第一人称陈述,用详尽的语言表述了村子内部的权力的变更与变化以及苏大哥对我的帮助和后来的黑化。语言质朴厚道,给人一种真实的带入感,让读者能亲身体会到当时村子内部的风云变幻。文章的权力斗争的故事让人耳目一新,而结尾的深刻反省也引人启发。

有一种遇见,叫邂逅时光

谷宇辰  2017级工商管理一班


向上滑动阅览

         时光之外,墨书之间,所有的遇见都落地生花,温暖了每一缕时光。

                                                            ——题记

        几米说:“生命中,不断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所有的看见的,看不见的,记住的,遗忘的,都不过是生命中对于时光的邂逅。而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遇见,有如擦肩而过,有如刻骨铭心,适逢其会,却猝不及防。

        转过街角,遇见路边一家小小的书屋,淡淡墨香萦绕,点点阳光熠熠,那里有我们想要邂逅的时光。“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的。”这是《红楼梦》里木石前盟下宝黛初会的时光;“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亚诺·布恩迪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是《百年孤独》里那个孤独的小镇上布恩迪遇见彼岸的时光;“我宁愿记住它最好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会看着那些破碎了的地方。”这是《飘》里白瑞德对郝思嘉无可奈何的最后一次遇见;“1845年快到3月底的时候,我借了一柄斧头,走到瓦尔登湖畔树林子里,就在离我打算修造房子的最近处,开始砍了一些虽然高大但尚属幼龄的箭矢形白松,作为造房用木材……”这是《瓦尔登湖》里梭罗与瓦尔登湖邂逅的美好时光。书屋里的邂逅,让墨香落地成花。

        踏过青石板,走进弄堂,来到旧时光照相馆,遇见属于我的老照片。一把油纸伞撑起一笼烟雨,耳边呢喃着旗袍女子的吴侬软语,这是我遇见的醉酒江南;古老的青石上镌刻着“五岳独尊”,在千年风雨中独自斑驳,这是我遇见的巍峨泰山;奔腾的江水之畔停留着一座雕梁画栋富丽的小楼,在江面烟雾中迷离,这是我遇见的气吞云梦的黄鹤楼; 青翠欲滴的峰峦起伏,澄澈广袤的碧水蓝天,细看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这是我遇见的风花雪月的苍山洱海;春华秋实路旁树影斑驳,品耕桥上人影绰绰,图信楼里书声朗朗,这是我遇到的山东农大。照相馆里的邂逅,让景遇落地成花。

        佛说,人与人的遇见是前世的定数,于千万次回眸中惊鸿一闪,凸显那些前世缘定的人们。漫漫人生路,我遇见了最美好的你们,邂逅了最美好的时光。没有惊鸿的一瞥,没有闪亮的登场,恰巧你们走来,恰巧我向你们走去。遇见你们,就像风遇见蒲公英,带着梦想一起远行,不论艰难,不论困苦;遇见你们,就像绿芽遇见潜入夜的雨,惊艳了春天,惊艳了世人的眼;遇见你们,就像冰雪遇见旷野,肆意飘落,干净了整个世界。亦如卢前的小词所言“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不知何时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与你们的邂逅,让友谊落地成花。

        走向远方,我们遇见梦想,邂逅未来时光。不乏雄心壮志的我艰难的前行在通往未来的路上,遇见了接连的坎坷,遇见了为数不多的掌声,遇见了假装的坚强与微笑,遇见了不为人知的软弱与眼泪。总是有人感叹遇见梦想的时间还很久,但是,人生中唯一的自由时段,容许你义无反顾、赴汤蹈火、全身燃烧地疯狂求知,就只有这四年。也只有跌跌撞撞一圈后才能真正明白,梦想的含义是什么。与未来邂逅,让梦想落地成花。

        生命长河不息,遇见与离开在不停的循环。我们总是期待相遇,遇见惊喜,若暮春清亮的弦音流泻,优雅了一帘如歌的明媚。其实,我们遇见的不仅有未来的惊喜,还遇见了老时光的美好,遇见柔梢披风的午后在庭院中落下的叶,遇见记忆中桂花糕的香甜,遇见父母简单令人怀念的唠叨。所有的遇见,亦哭亦笑,亦喜亦忧。所有的时光,终会在遇见中停驻,成全着千回百转的暖,带给我们深爱。这种遇见,叫做与时光的邂逅。


评语:

        于墨香中邂逅,在旧照中追忆,友谊落地成花,梦想生根发芽。绮丽的语言掩盖了粉尘,犹如露水滴在香草之上,给人以怆然之感。又有诗经“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悦”之情。隐约感受到作者那份内敛的感伤,却又不失努力前行不曾放弃的决心,让读者不由想到:所有的遇见都落地生花,温暖了每一缕时光。

往期回顾:

2018考证日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新年到啦!

2017愿有岁月可回首,2018愿以深情迎芳华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