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毕业季|一起去桂林吧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桂林

    桂林

Water  Is

The  Life


酥酥手札:6月,进入毕业季,很多同学计划着毕业旅行,或者已经在毕业旅行的路上。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旅行游记,是五年前的暑假,我和几位小伙伴在广西创业时的一些经历和见闻。那年夏天我们去了广西的几个城市,至今想起来仍感觉那场旅行温馨又奇妙。广西有许多山清水秀的旅游胜地,近期有出行计划的朋友不妨考虑一下。





像风一样自由

作者:酥酥

音乐:许巍


13年的夏天,我们像风一样,飘摇在天峨小镇。


天峨是坐落在广西省河池市的一座小城,环山而建,傍水而居,民风很淳朴。拳头般大的芒果一个只卖一元钱,黄澄澄的皮,橘色的果肉,甜腻腻的,水分特多。但我最爱的不是那里的芒果,而是另外一种消暑小吃——凉粉。


第一次吃凉粉是在天峨小镇的大街上,口感滑滑的像果冻,盛在塑料小盒子里,撒上蜂蜜和红糖水,西瓜丁椰果和玉米粒。要想口味更佳,可以倒入冰奶茶,搅拌一下,绝对是消暑佳品!


每次逛街或外出采购,我总会溜到街边卖凉粉的阿姨那儿,花一元钱吃一份儿。一来二去的,和凉粉阿姨熟了,总是边吃边和她聊当地的风土人情。

自认为发现了新的美食,回到寝室后,高兴地和大家比手画脚。家明一脸惊讶地说:“你居然没有吃过凉粉!这种小吃在我们家是很常见的,我都会做!”

好吧,我在北方真没有吃过凉粉,也没有见过。

我顿时来了精神:“你会做啊?好啊,那你做给我们吃好了,需要什么材料,明天买菜我顺便捎回来?”

家明笑道:“不需要什么,只需买一包凉粉末儿,回来用水一沏,拌匀,静置半小时,就大功告成了。”

这么神奇又好玩的东西,我竟然不知道。

第二天,我花了两块钱在菜市场上买了做凉粉的材料,四四方方的一个绿色小盒子,里面装着白色的粉末。

我对家明说:“这么一点点东西,看你怎么变出凉粉来!”

家明笑嘻嘻地说:“这么一点就够我们七个人吃的啦!”

我将信将疑,只见他找来平时洗菜的一个铝制小盆,将凉粉全部倒在盆子里,一边加凉白开一边搅拌,直至水完全没过,看不见粉状物。家明嘻嘻地笑,把铝盆搁置到一边说:“好啦!”

我睁圆了眼,感到不可思议:“就这么简单?”

 “不要着急,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呢。现在是液体状,等变成固体,不就是一盆子凉粉了?”

下午两节课后,我和家明匆匆回寝室,身后跟着两三个小孩子,是我们的学生。

我们揭开纱布一看,铝盆里是透明状的一大块“果冻”,手指一戳,软软的直晃动。家明将白糖和了水倒在果冻上,说:”大功告成!“

自制的凉粉花两块钱就做了满满一盆子,可颜色和味道却没有阿姨卖的好,也没有粉红的西瓜丁和黄色的玉米粒。我吃了一碗,淡淡的薄荷味,不甜也不冰。其他人也吃了些,剩下的全部给几个小孩子吃掉了。

我有些失望:“味道太淡了,又不冰,不好吃嘛!”

付凡说:“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还是肉好吃啊!”说的大家都笑了。

以后还是去吃阿姨做的吧,毕竟专业一点。



一天晌午,烈日当空悬挂。幸亏天峨坐落在山上,海拔高,又三面环水,山风和水汽让天峨几乎没有酷热的天气。


不过,大中午外出工作怎么也不算一件惬意的事情。我和付凡两个人在大街上派送辅导班的传单。走到凉粉摊附近,我就像看到了绿洲,边跑边大叫:“走,吃凉粉去,热死人了!”

看到我们两个人走近了,凉粉阿姨笑着打招呼:“又出门工作啦,这么热的天,小心中暑。”说着,一边打开了冰柜开始做凉粉。

 “阿姨,两份一块的!”我说。

阿姨动作娴熟,不一会儿就端出了两份凉粉,我和付凡站在摊前哧溜溜地吃着,滑滑冰冰的口感,吃到肚里瞬间降了火。

“你们家是哪里的?”阿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们聊天。

我说:“他是江西的,我啊,远着呢,山东。”

阿姨合上冰柜,用棉被盖好,惊讶地说:“你是山东的?广西这么远,怎么跑过来了?”

“我在南方上学,暑假来这边工作啊——阿姨,听您的口音好像也不是本地人吧?”

阿姨顿了顿说:“其实我也是山东的。”

这次又轮到我和付凡惊讶了,真是不可思议,居然在这偏远小城遇到了老乡:“您是山东人?那咱们是老乡啊,您怎么会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年轻时嫁过来的,有了孩子,就在这边定居了。”阿姨大概五十岁左右的模样,想来孩子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

 “那您现在还回老家吗,回去一趟不容易吧。”阿姨一个人背井离乡了这么多年。

 “很多年没回去了。现在又添了孙子,更回不去啦。”阿姨微笑着说。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回不去的地方名叫家乡。大概就是为阿姨这样一生在外漂泊的人们唱的,不过看她安详的神情,想来现在儿孙满堂,生活也算圆满幸福吧。

临走的时候,阿姨笑着摆手:“这次不收你们钱了,就当阿姨请你们吃好啦。”

我说:“那可不行。本来就是小本生意,这么热的天气您也不容易,我们心不安的。”

我们和阿姨挥手告别,一边吃着甜滋滋的凉粉,一边在天峨宽阔的大桥上游荡,远眺身前背后翠色欲滴的山峰,俯瞰桥下碧蓝深邃的河流,就像走在人间仙境一般。



离开了小镇天峨,我,家明,付凡,人有去到了桂林。

在去的路上,人有看了看天气预报,苦笑着说:“兄弟们,这几天好像都有雨哦。”大家望向窗外,阴沉沉的一片。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万一下雨可就扫兴了。

家明说:“不会这么倒霉吧,要是每天都下雨怎么办?”

我赶紧打断他:“家明!你这乌鸦嘴,每次说这些不好的话都会灵验!”吓得家明立刻捂了嘴不敢吱声,大家又笑了一回。

果然,不一会儿,窗外就噼里啪啦下起了雨。我在心里念佛,祈祷到站后雨停。

南方的夏季本来就多雨,何况是桂林这样多水的城市。不过,即使每天下雨,也无法打消我们游山玩水的念头。

傍晚时分到了预定的旅馆,搁下行李,四个人立刻迫不及待地出门闲逛。陌生的城市一切都是新鲜的,最平凡不过的小街巷,漫步其中,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格外有滋有味。吃过饭后,我们沿着旅馆后面的一条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夜色渐渐涌了上来,各色商店亮起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整座城市色彩斑斓。我们走到中心广场,有三座石刻的大钟矗立在广场上,闪着金色的光,古典而精致。我们在钟下坐着,迎面是一条宽阔的江水,江上偶尔驶过一艘点着灯的渔船。几个孩子光着脚丫,伏在地上用手拨弄着江水,我拉着付凡走到江边,学着孩子们抚摸水面,凉丝丝的,又软又滑。广场很宽阔,但游玩的人并不多,孩子们嬉闹,大人们散步闲聊,整个城市的节奏在这里慢了下来。我们四个也变得懒洋洋,静坐了好一阵子才离开。沿着广场,不知不觉来到城市上方车辆疾驰的天桥上。桥下是静谧的漓江,此刻站在高处,极目远眺,却怎么也望不到尽头。

 “江水的尽头在哪里呢?”我问他们三个。


人有笑着说:“记得地理课本上有学到过,现在记不得了,反正是望不到边的。”

江风徐徐吹过,夹带着一股凉爽,我们四个站在桥头仰望星空,任凭这温柔的风抚摸着脸颊。

我说:“刚刚看到那边有卖椰子的,我们去买来吃吧。”

人有笑道:“一看就知道你没喝过椰子,椰子是用来喝的呀!”

我笑道:“还真没有呢,北方很少见到这类水果。”

付凡说:“我也没有喝过,今天体验下。”

回来的路上,我和付凡一人抱了一个圆滚滚的青皮椰子,一口一口地吸着。以前喝过的椰汁饮料都是甜的,我以为正宗的椰子汁肯定也很甜,其实并不是。椰汁淡乳白色,只有一点点甜,口感很清爽。


第二天起床后听到窗外在下雨。


我们决定去阳朔玩,都说“阳朔山水甲桂林”,来桂林不去阳朔可是一大遗憾。四个人吃过早饭,撑着伞坐上公交,向车站赶来。此时正是暑假,来桂林旅游的人很多,单是去阳朔的就排了几条长长的队伍。

到了阳朔,还没下车,就看到窗外一群人开始向车子聚拢来。一下车,我们被迎上来拉生意的人团团围住。尽管一直谢绝,一路上还是有人不停地问我们:“是来玩的吧,我这里有联票要不要?导游要不要?自行车要不要?”有位大姐特别执着,从下车一直跟着我们,一边走一边和我们聊天。

大姐说:“我们都是本地人,放心啦,不会骗你们的。你们打算在这里玩几天?”

“今天就回去。”

大姐笑着说:“这么赶时间,必须有车子才行,不然走不了几个景点。我可以给你们带路,不收你导游费的。”

于是我们租了她家的自行车,顺便买了四张景点联票。



第一站是坐竹排游漓江,撑竹排的认识导游大姐,确切地说,他们应该是一条产业链上的。四个人上了竹排,瞬间感觉竹排整个陷下去一截。昨天还遥不可及的漓江,如今就在我们脚下。师傅越撑越远,碧蓝的江水逐渐深不见底,江上有载客的大船,有露天的竹筏,还有一些小巧的游艇。我们几个站在排头,临江而立,江风将我们裹挟其中,水汽氤氲着头发和衣裳,竹排时沉时浮在江面,漫上的江水沾湿了我们的脚丫。向远处眺望,四面环绕着奇峰秀石,覆盖着绿色的植被,林林总总,天水相接处一片青茫。要是江上有丝竹管弦之乐就更完美了!


游完漓江已到了中午,大家商量着吃午饭。岸边就是一家露天饭馆,桌子椅子是黑漆木头的,又旧又破。我们刚坐下就有服务生递来了一张菜单。大家扫一眼菜单就愣住了——平均菜价在三十块以上,连一盘土豆丝都要二十多!

我们四个快速扫了彼此一眼。


我低声说:“老天,菜价这么贵,黑店吧!”

家明小声嘀咕:“而且又脏又破,不卫生。”

付凡说:“那我们不在这里吃了,快走吧。“

大家点点头表示赞同。趁人不注意,悄悄离开了这家饭馆。

吃过午饭又有力气了。我们骑车赶往下一个景点。付凡骑车很不专心,总是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的,我在后面骂他:“瞎瞅啥呢!?不好好看路。”付凡乐呵呵地说:“看美女啊,这边美女这么多!”吓得我在后面拍他的背:“好好看路啊,摔倒了你就不嘚瑟了!”骑了一会儿,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不大也不小。南方的雨往往是这样,下一阵停一阵的,雨不会大,不打闷雷,也不闪电,就像多情的少女,高兴了脸上晴一阵,不高兴了又哭一阵。

 “啊——好大的雨!”付凡大叫,大家加快了速度。

 “哈哈,快点快点!超过他们,雨大了!”我在后面兴奋地叫着。

 “你们两个不穿雨衣?一会成了落汤鸡就不闹了!”家明在身后喊道。

这烂雨衣穿了也没啥作用,不一会,我们几个的裤腿和头发都湿透了。

 “哇哦!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哈哈哈哈……”我们四个在雨中大呼小叫,车子溅着水花急速地奔驰。

“到了,到了!这不就是聚龙潭?”我在付凡身后指着一大块镀金的牌子说。

我们在聚龙潭的门前拍了几张合影,照片里大家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乱飞,手里拿着杂七杂八的东西,笑得像个傻瓜。

聚龙潭其实是一座天然形成的溶洞,后来加以人工穿凿成了现在的景点。洞里曲折盘绕,有流水石泉,又有灯火点缀,清幽绮丽,妙趣横生。

出了聚龙潭,我们又去了图腾古道。根据导游介绍,图腾古道是某个原始部落族人居住的地方,现在仍有部分族人居住在此,他们的衣着很特别,就像电影中常看到的原始部族人那样,男女皆坦胸露背,只用粗麻布遮住身体的重要部位,脸上画着奇奇怪怪的图形,打招呼时用右手捂嘴放开再捂嘴,不断重复此动作,同时发出“呜啦啦”嘹亮的叫声,有点像小孩子淘气打哈哈,而且声音越大表示对客人越尊重。

古道中保留着原始部族的一些房屋和用具。他们能够居住在这样秀丽的山上,真是上天的恩惠。路上时不时会遇到一些举止奇怪的部族人,大家推断这些人可能不是真的原始民族,而只是扮演原始部族的工作人员。

游玩快要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趣事。古道中有一处可以拍照的地方,里面一个部落人牵着一只灰黑莽武的狗熊,导游介绍说这是部族的“神兽”,大家可以去和神兽合影留念。我们经过时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这只神兽会突然精神失常,发疯冲出来,哪里还敢合影留念。家明走得有些慢,大概想要多看一下狗熊。突然,两个站在门前把关的部落人——皮肤黝黑,下身裹着粗布,上身和脸上涂着红蓝色的染料,表情威武狰狞——以为他想要合影,一把拉住家明的胳膊,就要往狗熊身边拖。家明先是一愣,然后吓得大叫“我不拍照!”那个部落人松了手,家明赶紧跑到我们身边,一脸的惊悚:“刚刚发生了什么,吓死我了,差点就被那人生生拖去喂狗熊了!”

“谁让你对神兽恋恋不舍呢,哈哈哈!”


“大概部落人看上你了,要把你留下做女婿呢,哈哈哈!”


我们笑得肚子都痛了。


阳朔的最后一站,自然不能错过有名的西街了。西街是一条仅1000多米的街道,里面各类店铺林立,商品琳琅,白墙青瓦,灯红酒绿,热闹繁华。西街既保留了明清时代遗留下来的老式砖房,又融合了西洋元素加以装饰点缀,是国际有名的中西文化荟萃之地。穿梭在熙攘的街巷,各国的帅哥美女扑面而来,咖啡馆和茶馆错落有致,热闹的中餐馆和小资的西餐厅交相辉映,文艺范的小酒吧数不胜数,还有丰富的小吃和多元的娱乐项目,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能找一处地方闲坐,只在路上买了章鱼烧之类的小吃,把西街囫囵地逛了一遍,就打道回府了。

一天玩下来,虽然筋疲力竭,心里却很满足。晚上回到旅馆,冲了澡,八点左右的时候去吃晚餐。四个人饥肠辘辘,又来到昨晚吃的那家“重庆鸡公煲”——好吧,别问我为什么去桂林吃鸡公煲,but,那家店真的超级好吃!

纵情玩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第四天天刚亮,就要分别了。我坐很早的火车回山东,他们三个买了下午的票回江西。昨天一再叮嘱不需要送的,可我起床的时候他们便也跟着起来了。一路陪着我去了车站,我们彼此拥抱告别,心中竟有万般不舍。

想起昨天下小雨,四个人坐在公交车上观光城市夜景。家明和人有坐在一起,付凡靠着我坐。窗外的雨晶莹地敲打在玻璃窗上,一朵朵溅开了的水花,一滴又一滴从窗上滑落,汇入万家灯火。夜雨敲窗总使人徒增伤感,即使在这并不寂寞的车厢里。相对其他城市,桂林总体上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如果以后上了年纪能在这里养老,一定非常舒服啊。

明明刚喜欢上一座城,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却要匆匆告别。明明大家才悠闲地相处不过三天,却像过了漫长的一个假期,转眼却又要各奔东西。

何等欣慰,又何等落寞。

人越成长越喜欢怀念曾经的事,越喜欢他乡遇故友。


这么多年,往事如影随形,总会在某一个时空中,突然记起成长路上遇到的朋友和经历的往事,或悲或喜,都是一笔人生财富。之前总恨世事无常,怨人事变迁,其实是太看重自己罢了。如今年纪见长,渐渐领悟放下才是获得的道理,同样的风景,总有人哭着回忆和笑着回忆。与其哭着感叹别离不易,何不学会释怀,笑着回忆美景如画,为自己寻觅一汪心灵的止水。

要知道,有意义的旅途,是能够让自己在回忆当初的时候,倍感温暖,充满能量。

就让这颗飘摇的心,像风一样自由飞翔吧。



关注“胡桃小姐姐”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