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一个离婚女人的哭诉: 催着女人生孩子,你自己够资格当爹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001章 体检风波

我叫赵龙,2001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20岁。

10月初,怀着报效祖国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梦想,我到县武装部报了名,准备参军。

第11月份,县武装部开始组织我们进行体检,武装部的二楼,被应征青年们围的水泄不通,我拿着体验表,排着队依次进行了视力、嗅觉、听觉、色觉等检查后,重新回到了队伍当中,下一个项目是全身检查,据说需要脱光衣服,由武装部从县医院请来的外科专家挨个检查。

这时候,三个军装笔挺的军官,二男一女,在武装部部长的亲自陪伴下,环视了一圈儿排队中的应征青年们,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

我不禁有些纳闷:武装部部长什么时候对接兵干部这么热情过?还亲自陪同着他们,点头哈腰,讨好陪笑。

再细看了几眼这三个接兵干部,两个男的都很帅,英姿飒爽,一个中尉,一个上尉,气宇轩昂,外表刚劲挺拔,大约都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那个女的是个少尉,长的很漂亮,既有军人的英气,又有一种强悍的大家闺气,眼睛虽然显得有些凝重,但却有一丝调皮的青春气息,看样子,她的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岁……这么年轻就当了军官,我真有些羡慕。当然,这个女少尉,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而且……

这三个军人,在我们面前站了一会儿,然后径直朝我走来。

武装部部长率先冲我介绍道:“这是从中央过来的接兵干部……”

上尉朝他微微一摆手,示意让他闭嘴,然后上尉冲我一笑,问道:“叫什么名字?”

我如实回答:“赵龙。”

上尉又问:“什么文化?”

我说:“高中。”

“有什么特长?”

“文学,武术,体育……”

上尉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冲身边的中尉使了个眼色,那中尉迅速地一张硬纸上登记下了我的名字。上尉接着对我说:“如果你能到我们部队,将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说完后,三个人便扭头离去,继续搜寻下一个目标。

我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还有我身边的几个应征青年,也都羡慕地望着我,说是我被什么好部队提前挑上了……这时候,我发现那个漂亮的女军官扭头望了我一眼,然后高深莫测地冲我一笑,我脸一红,心跳猛地加速。要知道,这个年轻的女军官,其回眸一笑,是何等的颠覆众生啊!

我正在心里猜测着这三个军官的来历,却见武装部部长忙里偷闲地快步返了回来。

部长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小赵啊,好好表现,中央来的首长相中你了,要是能到中央特卫团(化名),那可是你一生的荣耀啊……”

我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孙部长,中央特卫团是干什么的?”

部长凑近我的耳边,轻声细道:“中南海保镖,你听说过吗?”

我顿吃一惊:“听说过,看过李连杰演的那部电影。”

部长笑道:“就是那个部队。中南海保镖所在的部队。”

一瞬间,我被震住了。

这,会是真的吗?

目送孙部长离去,我的心里在热血翻滚,我虽然对中南海保镖的具体工作不甚了解,但是仅闻其名,再加上通过电影《中南海保镖》对它的了解,我能预感到它的强大。我只知道,这是一支中央直属的特种部队,主要肩负着国家重要首长的警卫工作,相当于古代皇帝身边的御林军侍卫……

太不可思议了。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在武装部工作人员的召唤下,与三十多个应征青年一起进了体检室,然后工作人员引导我们站成四排,开始脱衣服。

片刻工夫,我们赤条条地站好。然后,工作人员组织我们测量了身高、体重。我心想武装部真够绝的,脱光衣服测量,想作弊都没法作弊了。

测完身高体重,我们又被排成了四排,工作人员开始让我们做一些简单的伸展运动,这时候,进来两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依次对我们进行细致的身体检查,五个人一组,从头到脚,每一个部位,无一幸免,太细致了,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白大褂帮我们检查的时候,门吱地一声被推开,三个军官先后走了进来。

这一刻,全场震惊。

因为这里面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军官!

当然,这三个军官,便是刚才在楼道里问我话记我名字的三位接兵干部,我既惊喜又诧异,如果是两个男的进来观摩一下也倒无所谓,偏偏那个年轻的少尉也跟了进来……这好像有些太不合逻辑了吧?

难道,这个女军官,是他们从中央特意带来的军医?

无从而论。

真的,没经历这种场面的人,是不会体会到那种复杂的感受的。我发现三十多个脱的赤条条的应征男青年们,都惊讶地望着那个女军官,有的甚至连嘴巴都合不上了。我们都是穷乡僻壤里成长起来的,哪能习惯被一个异性,看到自己赤裸裸的身体?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那个年轻的女军官倒是一脸平淡,粗略地扫视了我们两眼后,从中尉手里接过一张名单,冲我们喊道:“我念到名字的,站到前面来……李修福,乔志伟,赵龙。”

女军官点到的三个人,包括我,都是被这三个所谓的‘中央接兵干部’问过话,并重点标记过的。

我们三个赤条条的家伙,心怀忐忑地穿过队伍,站到了女军官面前。

我嗅到了女军官身上的天然香气,不像是香水味儿,难道是她身上的天然体香?

女军官把名单还给了中尉,开始自上而下地打量我们三个人,然后她走到其中一个李修福的面前,让他张开双臂,李修福不安地照做。女军官拿纤纤细手在鼻尖上扇着风,凑近李修福的身体,突然俏眉一皱,回头冲刚才的中尉说道:“这个有狐臭!”

我发现中尉拿笔迅速地在硬纸上勾画了一下,然后女军官便将这位李修福‘请’进了队伍中。

我当然明白,这哥们儿肯定是被‘枪毙’了。

我有些同情他,但同时又在为自己担心。

女军官又开始凑到乔志伟跟前,同样是让他张开双臂,象征性地嗅了嗅,然后开始顺着向下检查,谁知道这位乔志伟受不了被美女如此关注的刺激,竟然有了一些反应。

我发现女军官的脸顿时微微一红,却不易被人察觉,她的俏眉微微一皱,瞪了乔志伟一眼,略显生气地道:“转过身去!”

乔志伟听话地转身,队伍里顿时一阵嘲笑,差点儿让乔志伟羞愧地撞墙。

还是女军官替乔志伟解了围,冲众人喊了一声:“严肃点儿!”她的声音很甜,但又不乏军人的气势,很响亮。

然后,屋子才恢复了静谧。

不过,这位乔志伟也没有幸免于难,女军官以‘O型腿’为由,把他重新驱进了队伍当中。

三个被挑出来的人,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感觉到我的脸上出了一阵冷汗,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害怕自己会落选,因为刚才听了武装部长的一番话,我对神秘的中央特卫部队,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而,前两个人都被‘枪毙’了,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幸免于难。

女军官站在我的面前,表情不冷不热,我趁机仔细地窥视了一下她的相貌,顿时惊为天人。大檐帽下,一副漂亮精致、洁白无暇的俏脸,足以颠覆众生,压倒群芳。这张俏脸上,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大眼睛,长睫毛,嘴唇天然微红,彰显性感神蕴。一缕秀发从帽檐里钻出来,斜躺在她的嘴角处,真实而华丽的美,如果不是亲见,我根本不会相信,这世界上,还会有女人美到这种境界。冷峻不乏温柔,刚毅不乏柔美,这一刻,我的心在呯呯直跳,我感觉到,自己有些陶醉了。

女军官或许是感觉到了嘴角处的不适,轻轻吹出一丝口气,然后用手将这缕头发揽在了耳后,我发现,她的耳垂上有一颗淡淡的小痣,不大,但很显眼儿,毕竟她的皮肤太白了,稍微有点儿瑕疵,便能一览无遗。

我瞬间明白了‘碧玉有瑕’四个字的道理。但是说实话,这颗小痣,不仅没有影响到她惊世骇俗的美丽,反而平添了几分真实感。否则,谁会相信,这么漂亮的一副面孔,会是世间凡人?

女军官上下打量我一番,问道:“你是赵龙?”

我点头:“是。”

第002章 没骑过的千里马

然后女军官指使我张开双臂,她用手扇着风嗅了嗅我的腋窝,接着,让我双腿并拢,检查是不是‘O型腿’或者‘X型腿’,再就是足弓,确认不是‘扁平足’后,女军官又让我回过身体,全身上下各处角落都没放过。

好一番认真地检查后,女军官站直了身体,依然不冷不热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回过头去。

亲眼目睹了前面两位仁兄被‘枪毙’之后,我内心剧烈紧张,但愿她没挑出我的毛病……我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甚至央求观音姐姐,千万,千万不要把我‘枪毙’啊……

“这个赵龙,身体上没发现什么大的缺陷,综合身体情况应该没问题……”

女军官的话,让我如释重托……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此时我兴奋的有点儿过了头,差点儿想献给女军官一个深情的拥抱,感谢她的知遇之恩,感谢她这个‘伯乐’,发现了我这匹没被人骑过的‘千里马’。

然后,那两个男军官笑着朝我走来,上尉拍着我的肩膀道:“确实是块好苗子,真希望你接下来的抽血化验也能合格,还有,最重要的是,政审方面不要出现任何问题!”

我感激地望着上尉,连连点头称是。

这时候,武装部孙部长也跟了进来,跟三个接兵干部寒暄了几句后,一齐走出了体验室。

穿好衣服,刚才被‘枪毙’的那二位仁兄纷纷凑到我的身边,冲我伸出大拇指,羡慕地望着我,乔志伟苦笑道:“还是你小子有福,我啊,中央特卫团是去不成了……唉,悲哀啊……”

李修福委屈地拍了一下自己脑门,怨叹道:“我爸为此还花钱把武装部的领导打点了个遍,没想到还是没被中央特卫团挑中……妈的,真郁闷!”

我同情地安慰他们道:“中央特卫团去不成,可以去其它部队啊。”

李修福强烈地反驳我道:“什么啊……别的部队我都看不上眼儿,中央特卫团去不成,老子就不当兵去了!”

我说:“没那个必要吧?”

李修福道:“哥们儿,你是不知道中央特卫团的名号……8341,天下第一军,知道吧?你以后就是领导人身边的人物了,中南海保镖……我日,我恨我老爸,把狐臭遗传给了我,我恨他……”

乔志伟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使劲儿晃了几下,满怀感慨地道:“兄弟,以后发达了,还望多多提携啊,我们是去不了了,静待你的好消息……”

然后,这两位哥们儿还掏出手机,非要互留手机号,我真受不了他们,不就是自己侥幸过了这一关吗,他们至于这么巴结我吗?

出了体检室,武装部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明天一大早过来进行抽血化验。

第二天,我女朋友赵洁缠着我,非要陪我一起来抽血化验,我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她在武装部旁边的一个小餐馆等我。我抽完血,便急匆匆地出了武装部的大门,想径直去找赵洁。

刚刚从武装部门口的公园里拐进去,我就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

“赵龙,等一下。”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中央’来的女军官,她已经换了一套时尚的便装,粉红色的立领羊毛衫,外面套着一件红色的女士外套,下身是一件紧身女裤,黑色高跟女靴。而且,我还注意到,脱了军装的她,耳朵上竟然戴了耳环,头发被束在后面,披散在肩膀上,格外惊艳。我突然想:看来,女军人也是喜欢追求时尚,比较爱美的啊……

穿了便衣的她,的确别有一番美感,对比穿军装,多了一份从容与娇艳。

我转身冲她问道:“什么事儿啊领导?”

女军官向我招手道:“你过来,我问你点儿事。”

“哦。”我点头走了过去,嗅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她应该是涂了香水,茉莉花香型的。

女军官见我走近,冲我问道:“我问你,你们县城里有卖乐器的没有?”

我不解地问:“什么乐器?”

女军官道:“什么乐器都行,比如说笛子,竹箫之类。”

我想了想,对她道:“从前面路口往北走,然后红绿烟往西拐,在一个叫永贸商场的地方,向南有个小胡同,进入胡同,再走一百米……”

女军官听的俏眉紧皱,打断我的话道:“这么麻烦!”

我说:“嗯,那个地方还真不好找。”

女军官想了想,道:“要不,你陪我去?”

我一愣,推辞道:“你打个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应该知道。”

女军官指了指身后的那辆北京吉普车,从手里翻出一串钥匙,道:“我给武装部借了辆车,我今天不光去买东西,还想四处逛逛。怎么,让你当我的向导,你还不乐意啊?”女军官善意地兴师问罪道。

其实我很想陪她去,陪接兵干部逛街,这等好事儿简直是百年不遇,更何况还是个美女。要是跟她关系处理好了,去中央特卫团不就相当于板上钉了?更何况,我很想通过她,提前了解一下关于中央特卫团的一些情况,看看这个被武装部长神化了的部队,究竟有没有那么神秘。

然而,我女朋友赵洁还在餐馆里等我,这可如何是好?

我在心里权衡了再三,心想来日方长,我回头再跟女朋友赔罪,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于是我冲女军官笑道:“好吧,我带你去!”

女军官笑脸把我请上了吉普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给女朋友发了个短信,然后吉普车被女军官启动,很快就上了大道。

在车上,通过交谈,我知道这位女军官名叫由梦,是中央特卫团文艺大队的少尉区队长,同时,她还是卫生队的正排职军医……中央特卫团选拔新兵相当严格,由梦便主动请缨,跟随两个接兵干部来了我们县挑兵。

由梦还告诉我,特卫团作为中国的王牌军,被奉以‘天下第一军’的名号,它的前身是神秘的8341部队,后来又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直特务连,特卫团的官兵个个身怀绝技,肩负着国家最重要最神圣的警卫任务……

对于这些,我听的云里雾里,但是心里却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我带着由梦到了那家名叫‘美声乐器坊’的乐器店里,由梦东挑西选选了一支笛子,还有一个葫芦丝,试了试音,用袋子装好,然后返回了车里。

由梦没有急着启动车子,而是转过头来问我道:“赵龙,你家里没什么政治问题吧?”

我笑道:“没有。我们家正儿八经的贫农。”

她又问“在国外有亲戚吗?”

我依然摇头。

“那就好。”由梦很神秘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启动车子。

在我的建议下,她去我们县里的几个重点风景区参观了一番,像是时传祥烈士公墓,黄河浮桥,等等,最后,我们来到了县里耗资上亿元投建的阳光广场,下车,我们走进了广场,为了尽一下地主之宜,我花两块钱在广场的小摊位上买了两串糖葫芦,由梦倒也不客气,甜甜地吃着,将外套的黄色纸袋扔进了垃圾里。

由梦在广场上的十二生肖石像前玩儿了一会儿,然后到了人工湖旁边,她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冲我笑道:“谢谢你今天给我当向导,我请你滑船吧。”

我有些受宠若惊,看着她那动人的俏脸,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和接兵干部一起出来玩儿,由梦的美让我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我虽然不是什么风流王子,但是面对由梦,我真怕这次邂逅后会是永别。因此我偷偷地多望了她两眼,冲她笑道:“还是我请你吧,我是客,这是我家乡,怎么能让你花钱?”

由梦也不再推让,却主动到售票口,我没能拗过她,她抢着付了钱,冲我道:“到了特卫团你再请我也不迟。”

我们选择了一条龙头形状的金黄色小船,由梦坐下掌着双浆,轻轻地加着力,小船荡开一条美丽的细纹,在人工湖上轻轻游走着。我见她笑的很开心,一笑起来,左脸颊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小酒窝,很漂亮,她的眼睛笑成了弯月型,睫毛很长很黑,嘴唇微微泛红,一口漂亮整洁的牙齿。

我主动打破沉寂,冲由梦问道:“由……由领导,你觉得我能被挑到你们部队去吗?”

由梦放缓了动作,漂亮的小脑袋略微一歪,道:“那要看你的造化了。现在体检方面你已经基本合格,接下来还要进行政审,政审过关的话,你就可以跟我们去北京了。”

我点了点头,又道:“咱们部队训练苦吗?”

由梦停止了动作,俏眉轻皱地问:“怎么,堂堂男子汉,还怕苦?”

我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想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由梦闪烁着眼睛道:“苦中有甜,甜中有苦。不吃苦中苦,哪来甜上甜啊?”

我说:“我们都是干些什么工作啊?”

由梦笑道:“你现在还不是我们的兵,这个嘛,暂时保密!”

我追问:“那……我听我们部长说,咱们部队是中南海保镖的集中营,是不是咱们里面的兵,都挺厉害啊?”

由梦轻轻地点了点头,自豪地道:“那当然。看过李连杰演的《中南海保镖》吗?功夫嘛,是都得练,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去保护国家领导人啊……不过一个国家警卫,不会去专门保护一个商界的女人,这一点儿电影里讲的不太现实。还有,电影里的部队是武警,其实我们却是正规的解放军序列,隶属于总参谋部,同时也属于中央办公厅。”

“哦。”我听的云里雾里。但是我的心里暗暗一笑,因为她已经无形当中,泄露了很多‘机密’。

由梦接着道:“如果你真能到我们部队,好好干,绝对没问题。”

我说:“我喜欢练功夫,行不?”

由梦笑道:“当然行。咱们部队里,有很多当兵之前,都是地方上的散打王,好多在国际比赛中还拿过名次呢。我给你举几个例子:警卫队队长孙安然,有一次在长安街上遇到十几个歹徒,孙队长啪啪啪,根本没用手,单单用腿就把这些歹徒全放倒了;还有C首长家的警卫参谋王冠成,练得一身的绝技,可以用扑克牌穿透木板,用钢针穿透玻璃;还有一个叫李国安的中尉,多次代表中国参加世界级的大比武,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都收有徒弟……”

第003章 女友的柔情

由梦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中央特卫团的传奇事迹,我听得热血沸腾,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真能进入这个神话般的部队,我一定不负重望,在那神圣的岗位上,创造出一番属于自己的辉煌。

我信,我能行。

我们划着船在人工湖上转了一圈儿,由梦讲的兴致勃勃,我听的津津有味。但是船划到一半的时候,由梦突然脸色一变,停止了划浆,冲我问道:“对了,你早上还没吃过饭呢吧?”

我嘿嘿一笑,早上抽血化验需要空腹,不能吃东西,我女朋友还在餐厅等着我吃早饭呢……然而,跟中央的接兵干部套近乎,这样的好事,我又怎肯错过?因此一直饿着肚子陪她游玩儿。说实话,我倒是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少尉军官,还是个好玩的角色,看她的年龄,应该不大,二十多岁撑破天了,但是20多岁就能当上军官,这倒很让我感到很是惊讶。

“不吃饭怎么行啊。走,去吃饭!”由梦重新划起浆,靠了岸。

找了家餐馆吃了一碗馄饨,我拍了拍肚子,顿觉舒爽。

然后,驱车回了武装部。

……

说来也算邪门了,这个漂亮的女军官,在我心里仿佛划下了一道美丽的印记,她英姿飒爽的身影,让我再难忘怀。我甚至在心里诞生了一种朦胧的憧憬,盼望着将来去北京还能与她再见面。

此后,我又是过五关斩六将,体检和文化摸底测验都顺利通过。紧接着是政审,中央特卫团的接兵干部,将我们家三代宗亲,甚至是七大姑八大姨家走访了个遍,然后又分别去我所读过的学校,小学、初中、高中查看我的个人档案……如此反复折腾了七八天,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我才终于被定为中央特卫团的准士兵。

当然,我没想到这件事能在我们县、镇、村掀起那么大的影响。在我的档案被接兵干部起走的那天,县ZF和镇ZF的相关干部,在村支书的陪伴下,专门宴请了我一番,并对我寄予了很高的希望。毕竟,事关重大,如果我在特卫团表现良好,全县都跟着光荣;反之,如果我在特卫团犯了什么大错误,县委领导、武装部领导、镇领导、村领导都要受到严厉的处分。这正是中央特卫团的牛逼之处,牵一发则动全身……这些领导们,能不提前过来对我知会一番吗?

12月9号,我们被编好了分往全国几十个部队的二百多人,换好了军用作训装,提前在武装部集合,准备明天启程,奔赴神圣的军营。武装部给我们安排了住宿,但是那位黑心的工作人员想私下里捞一把,提出住宿要收费。此言一出,有一半人宁可住宾馆,也不住武装部,倒是让那位工作人员郁闷透了。

我正想陪着另外一个被选入中央特卫团的‘准战友’李玉东到县城看一晚电影,以度今宵。却突然接到了女友赵洁的电话。

赵洁在电话那边哭了,她抽泣道:“龙,我是不是要好几年见不到你了?”

我安慰她道:“在部队里有探亲假,放心吧,我会回来看你的。”

赵洁道:“你们什么时候走?”

我说:“明天。”

赵洁道:“那你今天住哪儿?”

我笑道:“现在正在找地方住呢。武装部真黑,还要收钱住宿。那条件太恶劣,没人愿意住。”

赵洁道:“真的吗?那太好了……你出来吧,我马上去县城,我要陪你一起度过最后一晚。”

我忙说:“不用了赵洁,天太晚了,不安全。”

赵洁说:“不晚不晚……”

尽管我再三劝阻,但赵洁终究还是来了。

我们在武装部附近租了一间宾馆,赵洁又跑到商场里买了很多好吃的,有牛肉罐头、午餐肉、高档面包等等。她将这些塞满了我的迷彩包,然后才坐到床边儿上,揽着我的脖子,一寸一寸地望着我的脸,疯狂地吻我。

我们足足吻了十分钟,直到觉得有些窒息了,我才推开赵洁,我发现她今天的神色有些激动,漂亮的脸蛋上,夹带着一丝红润。我与赵洁从初中就是同学,高中又分到一个班,日久生情,我们成了恋人。她是学校高高在上的校花,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上我的,自从我们一起在县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后,我们的关系就飞速发展,直到现在,我们已经如胶似漆了。

赵洁含羞地望着我,问道:“龙哥,你去当兵了,好几年见不到你,我要是想你的话,该怎么办啊?”

我笑道:“你那里不是有我的照片吗?想我的时候看一看。听说在部队有探亲假,我会回来的。”

赵洁又勾住了我脖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轻轻地呜咽道:“可是我真舍不得你啊……我想让你一辈子记住我,我要你天天想我……所以,我决定,决定今天晚上,把一切都给你!”

我猛地打了一下寒战,望着漂亮的赵洁,我何尝不想与她共沐春风。如果是在平时,赵洁说这些话,我肯定会非常乐意。但是现在,我怎么忍心伤害她呢?我马上就要奔赴北京,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这时候,我要了她的身子,是不是对她来说太残酷了呢?而且,还有点儿趁人之危的嫌疑。她现在还是个学生,刚刚考入济南大学。

我搪塞道:“赵洁,即使你不那样做,我也会记住你一辈子的。别搞的跟生死离别似的,好吗?”

赵洁一把抱住我,趴在我怀里道:“我就是想给你……让你记住我的好。我是心甘情愿的,真的……”

我推开赵洁,轻咳了一下,说:“我去下厕所。”

我快步离开了现场,心里充满了矛盾。我不是一个只顾享乐不计后果的人,虽然赵洁很漂亮也很性感,但是如果我要了她,很可能会造成不可估计的后果。毕竟,2001年还不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年代,我的思想也算得上有些保守。

我从卫生里走出来,一抬头,被眼前的场面吓了一跳。

只见赵洁已经脱了衣服,身上只穿着一件红布兜兜。她正坐在床头,脉脉含情地望着我。

我的脑袋‘嗡’了一声,心里很是忐忑地冲赵洁道:“赵洁,你冷不冷啊?快穿上衣服!”

赵洁噘着小嘴儿,道:“赵龙,你装什么正人君子啊,我是你女朋友,今天晚上我要好好地陪陪你,这有什么错吗?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切,不敢吃我是吧?”

我没说话,只是心里有点儿乱。说实话,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复杂,只是以为赵洁只是来宾馆陪我说说话,倾诉一下留恋之情。我的性格有些内向,怎么也不会想到,赵洁会主动地献身给我。对此,我又惊慌又为难,当然,我也必须承认,我受不起这样的诱惑,她的身体洁白细腻,凹凸有致,我看的差点儿留鼻血……

赵洁主动凑我的身前,搂住我的腰身,神情冲动地道:“龙,你怎么变得这么懦弱了?是不是你不喜欢我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脸蛋凑近我的脸,我感觉到了强悍的少女气息和牛奶纯香的雪花膏香味儿。

我道:“赵洁,别胡闹了行不行?”

赵洁委屈地道:“你说我胡闹?”

我道:“还不是胡闹吗?要是……你怀了孕,我不成了罪人了?”

赵洁小脸儿一红,拿一双微微含羞的眼神望着我,道:“不会的不会的……卫生间里……有……安全措施……”她一边说着,一边扑进了我的怀里。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