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800多件吴昌硕写下的小纸头,居然件件都有超多八卦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本文转载自:民国画事(录斋丨文)


经常逛展的你,肯定对齐白石很熟悉了吧?

或许,黄宾虹、潘天寿也有所耳闻吧?


但,「吴昌硕」你熟悉吗?


吴昌硕在绘画技法上算是齐白石的老师;

与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并称为近百年来「中国画坛四大家」;

杭州西湖边的西泠印社,就是吴昌硕“开”的,他是首任社长;

故宫文华殿第一次办的近现代书画大师个展,就是吴昌硕!


恰巧,你就能赶上这个第一次。 


铁 笔 生 花

故宫博物院藏吴昌硕书画篆刻特展

时间:2018.06.03—2018.07.15

地点:故宫博物院 文华殿书画馆 

门票: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门票参观


相信你已经看过不少介绍吴昌硕其人其事、艺术成就的文章了。不过今天,小编要分享给你的这篇文章,应该是你从没看过的一面。



吴昌硕,越挣钱越缺钱?

吴昌硕请枪手?

这个“艺林巨擘”居然是“啃子族”?

吴昌硕,原来是个病秧子!

吴昌硕,吐槽星大魔王!


这些都不是凭空而来,而来自一个大宝库:《吴昌硕全集 文献卷》。


《吴昌硕全集》定价16800元(?)。而其中我个人最喜欢,觉得最有研究价值的,就是文献卷。这里收录了——

 

651通信札,还原一个大师的真实朋友圈;

129件诗稿,告诉大家一个颠沛流离的文青,怎么成为艺术泰斗;

24件题跋,看吴昌硕读书鉴画玩金石后的体会;

40件杂件,补充吴昌硕更加不为人所知的“月之暗面”

……


信札最能还原一个人真实的「朋友圈」,咱们就来仔细看看。


这651通信札里的吴昌硕,也跟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与各色人等往来应酬,在各种事务之间徘徊周旋,这些冗烦与艰辛的重压下,病痛缠身,抱怨吐槽:


 1 

 「郁闷篇」


吴昌硕曾一度做过糖局检查的工作,

需要到处巡糖,

让吴昌硕非常郁闷!


“酷暑如此,目痛如此,而奔走如此,真可笑也!”

《致潘志万札》文献卷一p47

 


“公事寥寥,公事之外亦寥寥也!”

《致洪尔振札》 文献卷一p59

 


偶尔撂个狠话:

我辛辛苦苦画个设色画,

你们念念叨叨的,

明年再不画了!!


“道士两张画嫌不好,颇有烦言,我明年定不作设色画矣!”

《致吴东迈札》 文献卷二p92



倒霉起来,

寄个信十几天都到不了,

邮局好去死了!


正月六日手书至十七日始接到,信局之荒唐,罪不可宥!

 《致施为札》 文献卷一p48



 2 

 「朋友篇」


郁闷之余,所幸还有朋友。


吴昌硕一生朋友无数,有作为金石考据大家的恩师杨岘;商人画家+辛亥革命元老+慈善家的王一亭;同盟会员+南社才子的忘年交的诸宗元;上海画坛旗手任伯年+虚谷+蒲华;硕学鸿儒:翁同龢、陈三立、朱祖谋、曾熙、沈曾植;外国友人:闵永翊、日下部鸣鹤……


总之就是,很多很多!


这里面,与吴昌硕往来通信最多的要数沈石友。三十多年中,你来我往,互通信近千通,有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思。


《文献卷一》里就收录吴沈通信265通,非常有意思。


有说「老吴我今天手疼,应酬又多,诗文写得我都想吐了,帮忙随便写下,我来落个款儿」的;


有说「今儿我又写了两张好字,明儿我又画了张好画,送你吧」的;


也有「加润索书者寥寥」,吐个苦水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可以从两人的互论体会吴昌硕的诗品观。


文献卷一p162


 第二多的大概是诸宗元。


诸宗元是谁?他是“同盟会员”、“南社才子”。


“朋友,以义合者。”尽管吴昌硕比诸宗元大30多岁,但这两个志同道合的人沟通起来毫无隔阂,成了忘年的知音。在与诸宗元信札中,我们可以看到吴昌硕晚年的生活状态。

 

比如,1919年,76岁时写给诸宗元信札,就写到:


「前数日,忽然平地一跌,昏睡一日夜,陈三农药之,谓宜搁笔,勿用心为第一要言。现无它乐,阿芙蓉、小说书而已。」


文献卷二p68


在朋友面前吴昌硕可不是只有小傲娇,他为朋友办起事情来是绝对地靠谱。甚至帮朋友卖毛笔,说的都是「给你两只用用,用得好,记得点个赞,多多转发哦!」


弗认得客何能。敝同乡沈嵋云兄造笔甚佳,是藐翁耦围旧主顾,兹由嘉禾来,特属造府,请试用之,或能他荐大妙!

《致潘志萬札》卷一P41

 



 3 

 「亲人篇」

 

在致施为等亲戚信札中,我们可以看到吴昌硕的家事烦恼,苦衷难白:


闻常熟有医家,于前月杪偕令姊、苏儿同去……

《致施为札》卷一P50

 



在吴昌硕与吴涵(儿子)的通信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樊胜美的妈”:


我要去日本了,出游经费没有,「若到彼再弄笔墨,是速死也,况在客中耶」;

你妈妈肝痛,病势严重,可现在「我已空空两手,作画站脚不住」,

我的假牙又断落了,连饿了多天;

你妹妹要结婚了,也要很多钱;

你弟弟身体不好,也指望不上他;

你们手足情深,你又有能力;

……

(千言万语汇做一句话)

再寄点钱回来吧!

《致吴涵札》文献卷二p72-73

 

 


但他也曾拉下老脸,四处找人代为照顾他的涵儿;


涵儿禀到三年未曾得一优事,此兄为其踌躇而深悉之者也。渠固不足惜,而渠翁老且病矣。敬乞上达筱公,为其加意想法。现吴仲懌侍郎抚江西,或者交情尚熱,况吴与弟亦相识者,似又易于兜搭。

《致叶为铭札》文献卷一p4

 



也曾教育涵儿做人,「外要谦和,内求方正」;讨老婆,自己喜欢就好,不过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路抑墙花,究非松柏耐寒」。(《致吴涵札》文献卷二p72-73)


当然,大师之间的信件,不止是家长里短。


在651通信中,这里他还谈诗,说书、论画、评印,上至朝政民生,下至诗书画印,或文章酬唱,或艺苑交游,请朋友喝完茶,吃个酒,学问探讨……


 《与顾麟士札》探讨印文献卷二p3

 

信是写给别人的,诗是写给自己的。


《文献卷》还收录了吴昌硕129件诗稿,在这些诗稿中,有记事,有交游,有题画。可以看到吴昌硕颠沛流离,艰苦奋斗,终于成功的艰难历程。


中年以前,吴昌硕经历了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清王朝覆灭、长期军阀混战,辛酸苦涩,九死一生!


诗中写道:一片焦土,到处劫灰,这种“纵饭亦充泥,颜色惨凝鬼”的流离生活,有谁想要经历?


一炬尽焦土,几家沈劫灰。何方堪避地,有路是泉台。

《元盖寓庐偶存·庚辛纪事》文献卷二p243

 



原配章氏夫人病死难中,连葬身之处都找不到,“亡者四千人,生存二十五”又是怎样一种人间惨相? 


亡者四千人,生存二十五

《元盖寓庐诗存·别芜园》文献卷二p225

 



在这些诗稿中,我们可以看到吴昌硕长期的经济困境:「胡为二十载,日被饥来驱」;


可以看到官场的炎凉和微官的悲哀:「达官处堂皇,小吏走炎暑。束带趋辕门,三伏汗如雨」;


还可以看到辞官“归去来”的快感:「官田种秫不足求,归来三径松菊秋,我早有语谢督邮」;


甚至可以看到吴昌硕偶尔的豪情勃发:「旗翻龙虎日边来,六尺天门轶荡开。万里秋光看不尽,独披风冒上芦台。」


《壬子上巳游六三園》文献卷二p257


在这之外,还有24件题跋,内容涉及书画、印集、诗文集、题砚铭、金石拓片、屏风等。


其中一件比较重要的,是吴昌硕给沈石友的砚台题铭,足足有120多则。这里的吴昌硕,可以说是十分诙谐了,甚至还自写了一幅71岁的小像:


《题沈氏砚林》文献卷三p89


最后一个杂件部分40件,有自叙、公文、楹联稿、日记、账本、甚至还有药方,足可以补充吴昌硕一些不为人知的“月之暗面”。

 

《日记手札》文献卷三p180

 

这些信札、诗稿、题跋等,都是随意的书写,却无意为佳而佳。


在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吴昌硕早年多作钟体的楷书:


《元盖寓庐诗存》(部分)文献卷二


还可以看到中年以后倾向黄山谷、王觉斯的行草书,如《蒲君墓志铭》就多用山谷结法。


《蒲君墓志铭》文献卷三p153


当然,绝不会少了晚年愈来愈沉雄朴厚的书作,纯以气运,令人心惊。


《致顾麟士札》中「俗事了,即走访」六字,突然冒出篆体,仿佛见其石鼓大轴


《致顾麟士札》文献卷二p29


上面提到的这一大票或资料,或八卦的内容,也只是我们随手翻了两天所得,说是冰山一角,并不为过!




— THE END —

今日话题

大艺术家的另一面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小可爱~



本文整理编辑自公众号:民国画事、微故宫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