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李华,答应我,以后要自己写作文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高三下了晚一绕着四栋楼跑过两圈之后,在宝一样的跑步小日历上钩上当日份的完美之前,习惯性的从窗户探头出去,晴天时看你在月亮下跳绳,阴天时也看。



那时已经做不出在讲台上冲着全班所有同学说下次考试我要考到前三这种初生牛犊的事儿了,可惜也没成为虎。倒是心里总琢磨着,还能让你超过我?

高考前我没撕过书,因为他们说可以留着卖给学妹。后来真的把辅导书摆摊儿卖了出去,中午几个人吃饭庆祝的时候还倒贴了不少;课本依从学校优秀传统自愿资源回收,不知道书里藏的秘密会被哪个不听课的孩子发现;手头的试卷我没垒起来看是不是“习题等身”,没来得及做的倒是有这种可能;撕了一张数学答题纸,好像写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地泣鬼神般的话但我忘了;笔记本是我的宝贝,还没来得及卖状元笔记就被突然出现的亲戚家准高三孩子借走,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我总是很得意可以猜到话外音,但当年那篇文言文会让我大概八十岁也一定会记得,不敢猜到的雁矢,就是雁屎。

英语结束的时候,有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当时没能准确的表达出来,现在回过头想可能就是不管在乎的还是不在乎的都不需要再在乎的感觉。



晚上一大家子吃饭的时候问估分,我一定是在那时就坐实了预言家身份。不能说太高考不到还得解释一下虽然肯定不会有人去问,也不能说太低因为我是gxt;“大概得xxx吧”,就这样6月24晚上从12:00开始苦苦等了一夜的分数,我其实比所有人都早知道了。


语文老师说50分以上的文章写到这里要想着升华主题,我说我学不会;数学老汉说的话当年我没写阅读被英语老师走廊罚站的时候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回物理鹏哥的骚话我都写在了那封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的信里了;记着化学老师絮叨的东西的本子一直被时间氧化着;生物老师描绘的他儿子在宿舍喝酒吃肉口齿含糊的给他打电话的大学生活我向往了好一段时间。妈妈说的话太多了,但做的更多。我记得并且我也知道的是并不是所有英雄都身挂披风叫什么什么侠,还有一些围着围裙叫做妈妈。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