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今日焦点】遵义美女主持人大白天被残杀在街头,凶手四年后落网!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桐梓信息网

www.tz0852.com

在桐梓,还有比我们这里曝光量更高的网络平台吗?

您的信息,会第一时间受到关注!

还等什么?马上发布资料,桐梓信息网为您提供最好的免费服务!

桐梓网友交流群:71713230

新闻投稿加微信:18585777477



贵州遵义一名如花似玉的美女主持人,大白天被人残杀在凤冈县县城繁华的凤凰广场,当地出动上千人次警力,耗时上千时日,然而案件一次又一次陷入僵局,最终山穷水尽,一筹莫展。


近年来,随着中国刑事侦查技术的不断发展,遵义警方再次启动侦查措施,又是几番折腾,最后在公安部二所、江苏南通、遵义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室等权威鉴定机构的不懈努力下,从死者身上获取了两个“关键性生物检材点”,抓获了逍遥法外将近4年的真凶。



(图为死者生前照片,来源于网络)



凤凰广场,暴雨屠刀

那天是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凤冈县城倾盆大雨,从早上9点半一直下到10点40。哗哗的大雨形成条条溪流,从凤凰广场冲进旁边的人工湖。一名护理员冒雨查看水势时,看到一个女的卷缩着倒伏在凤凰广场边上的花台边,鲜血随着雨水,形成一条血河,往人工湖方向流淌。


死者是当地有名的美女主持人,名叫凤玲(化名),凤冈县文广局文化馆职工,33岁。案发时间是当天上午10点29分7秒。死者死于乱刀之下,离她单位办公楼不足10米远。一把浅色雨伞,掉落在广场栏杆外的树林里。“雨伞是死者的。”现场除了死者身上的血衣,一个资料袋,没有其他任何物品。


死者旁边的石栏杆上,有一处新鲜泥印,踩踏较重,被大雨冲刷模糊了。死者的高跟凉鞋鞋底干净,没有粘附泥土的痕迹,初步确定该泥印为歹徒所留。警察推测歹徒由此跨入广场袭击死者,或由此跨出广场逃离现场。栏杆外是一条水泥硬化的林荫小道,通山顶凉亭,通人工湖环湖步道。一场大雨,一切痕迹都遭到冲刷,警犬来了也没有发挥作用。


(图为死者生前照片,来源于网络)


“美女主持人被杀死在单位门口”的消息一传千里,凤凰广场顿时围得人山人海,各种传言甚嚣尘上,影响非常恶劣。凤冈县公安局立即保护现场,报告遵义市公安局,请求增援。


当天10时26分

警察从监控视频中发现,凤玲从凤冈县广电大楼出来,扎马尾长辫,白色T恤,绿色裤裙,浅色凉鞋,右手撑浅色雨伞,右肩挎浅色手提包,左手提绿色袋子。


10时27分

凤玲进入凤凰广场,沿广场边上的护栏,往文化馆方向走。警察从另外一个监控视频里,看到凤玲路过一个亭子,亭子里有一个人。凤玲打着雨伞直接走过。


10时29分

警察从又一个位置较远的监控看到,一个瘦身影,一闪就过去了,几秒钟后,又看到一点伞尖尖进入另一个视频画面,朝前移动,一个瘦高的影子几大步冲上来,从后面挟持打雨伞者,伞尖尖疾速转向往文化馆楼下后墙角移动,然后从视频中消失。


由于监控视频质量较差,只看到亭子中的男子为长发,深色外衣套白色横条纹内衣,深色裤子,白色板鞋,右手有接电话或撩头发的动作。


一场大雨,平常热闹繁华的凤凰广场顿时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目击证人。通过警犬搜索,在案发现场以西约700米远的地方(人工湖坝基外)找到一个浅色手提包,包里有两块钱,几支化妆品和一些随身物品。


“这个包是凤玲当天所随身携带的。”

“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不知去向。”


(图为警方押解犯罪嫌疑人被回凤冈)


警察根据案发现场、手提包丢弃位置、犯罪嫌疑人可能逃跑的路线等,采集了大量数据,排出重点嫌疑人200余人,投入大量警力进行核查,最终全部否定。警察对案发地、受害者居住地周边进行网格式排查,对社会无职无业闲散人员、当天应到校而未到校、辍学及受伤学生,各乡镇当天受伤人员及辖区重点人员全部滤了一遍,排查3000余人次,个个空手而归。


警察走访周边县市区看守所、戒毒所、监狱,通过监管场所深挖犯罪线索,也是处处扑空。党委政府重视,安排悬赏重金征集破案线索,可是民警感叹,“连条假的都没有。”警察把手提包和血衣送到有关部门作技术鉴定,没有发现有价线索。一场大雨冲刷尽一切痕迹。是谁策划得天衣无缝?


情杀财杀 真假难辨

凤玲生于某干部家庭,多才多艺,漂亮可人,曾是“中国好太太 魅力女人杯”大赛得主,凤冈县大型文艺节目主持人,经常在各地出演。她性格开朗活泼,处事热情大方,生活多姿多彩,交际人员广泛,羡慕追求者众多,给她的感情生活笼上许多神秘。


就在案发前几天,有人发短信给凤玲的亲人,其内容就直接声讨凤玲的感情生活问题。如今凤玲被害了,不是预谋报复是什么?死在单位门口,不是刻意挑衅是什么?每一刀都凶狠残忍,不是直奔性命是什么?选择暴雨中下手,不是精心策划是什么?


(图为从人工湖打捞上来的作案工具)


“情杀!情杀!情杀!”,别怪群众歪起想,警察拿不出答案,群众这样想那样想,越想越像,越传越玄,整个凤冈县城人人自危,风声鹤唳,凡是和她接触频繁的人,常常被群众带着质疑的目光审视,仿佛一举一动都有雇凶杀人的嫌疑。


“这就是一起抢劫杀人案。”有侦查员提出不同意见。“她身上连一样金银首饰都没有,怎么会是抢劫?”有侦查员立即反驳。


凤玲遇害当天,在广场附近吃早餐时,有同事打电话叫她带一份早餐,她说,我今天出门只有10元钱,搭出租车3块,只有7块钱。她和同事的早餐,都还是别人帮她付的呢。


凤玲情感开放,会不会因为影响别人家庭,遭遇报复杀人?


凤玲遇害前的一个周,她在外旅游,手机微信里上传了许多泳装照片,是不是因此刺激了什么人,下此毒手?


她被害后,这些照片就从微信上删除了,难道凶手抢劫手机的目的,就是为了删除这些东西?


前不久,她还因情感纠葛,冲到别人家中,与其配偶干过一架。种种迹象都有一种“情杀”的血腥,各种线索来源,也是有意无意朝这方面引。


警察的调查步步紧逼,整个凤冈县城,疑云笼罩。警察侦查情杀的同时,对抢劫杀人也没放松,整个凤冈县及周边,基本上翻了个底,没有发现一丝可疑线索。市局精心抽调的百把名警察组成的专案组,吃住在一线,苦苦折腾了3个多月,最后却不甘心地撤回了。


(图为案发现场凤冈县凤凰广场概貌)



重启侦查 寻找方向

“大白天在广场杀人,连个影子都找不到,你说我安全吗?满意吗?”凤冈县的安全感满意度“断崖式”下降。


市局刑侦支队的一名民警回凤冈老家过年,连同学会都不敢参加,同学们嘲笑警察无能:“你不要吹牛皮,凤玲的案子破了,算你们牛。”有人说“凤冈杀人不偿命”。甚至有人造谣说,凤玲就是某领导雇凶杀人,警察查不下去,不敢查了,磨洋工,做样子。


“从无能变成了帮凶,警察形象一落千丈。”警察心头从此结了个大疙瘩!专案组虽然撤回了,但一有影子,他们又会启动侦查措施,从来没有放弃过。



2014年5月

刘晓渝担任遵义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对全市隐积命案进行梳理,列出33件未明确嫌疑人的隐冷积案,由刑侦支队牵头,分派各县区组织专班侦破。其中选择十大性质十分恶劣、影响十分巨大、案件现场复杂、人民群众长期关注的案件列为三年内必破案件。


抽调各警种骨干力量,采取“六侦同步、合成作战”的集团攻势,向隐冷命案积案发起集团进攻。凤冈县凤凰广场凤玲被杀案,就列在十大必破隐积命案之首。


刘晓渝亲任专案组长,通过阅读卷宗、重建现场,组建“法医团队”、“痕迹团队”、“生物检材团队”、“微量物证团队”、“信息化团队”,再次进行命案现场分析。


关于情杀、仇杀还是抢劫杀人的方向问题,再次摆在专案讨论会上,两种意见争论非常激烈。这个争论看似不要紧,但实际上关乎着整个专案的方向问题,方向错了,唯一的结局就是离破案越来越远,甚至把案件永远“做死”。


刘晓渝要求从侦查方向上找定位,从卷宗里找漏洞,从现场上找问题。脱离现场,主观上以“人”为中心搞侦查,或者搞“无主题侦查”,那都是错误的,是荒谬的,那是形而上学,不是侦查学。


(图为从人工湖打捞上来的手机)



刘晓渝的话,让侦查员反思:“如果死者不是凤玲那样的名人美女,没有那么多的人生故事和复杂的社会关系,我们会不会走上情杀、仇杀、甚或多重因果关系叠加性杀人的侦查方向?”


凡是大案要案陷入僵局的时候,刘晓渝就喜欢一圈一圈地围着市局公安大楼绕圈散步,喊专案组的同志陪他,边散步边了解情况,听取汇报,和侦查员一起陷入思考。


经过几番激烈的思想交锋,专案意见开始统一:命案发生在繁华广场,时间在早上九十点钟,人员流动大,上班、买菜、逛街、休闲、锻炼的人多,凶手不可能选择这样的地点预谋杀人。至于那场大雨,凭现在的天气预报,不可能那么精准,偶然性很大,凤玲在大雨中撑伞路过,更是偶然,漂亮女人大太阳也会打雨伞。再说凤玲的遇害,虽然刀刀凶狠,却没有确定性,慌乱,不像训练过的杀手。极有可能是抢劫后发现受害者是熟人,担心认出而出此狠手,所以慌乱中持刀乱捅。


“如果我一口咬准的话,是个半截娃儿干的。”刘晓渝继续分析说。什么叫半截娃儿?就是不懂事的青少年,刚刚踏入社会或者还是在校学生。这种“半截娃儿”,往往不计后果,乱干一切。


一个失败的案例,往往比成功案例更有教育意义。侦查员们反复品味现场,查找漏洞,总结经验。很多侦查员反思,如果当时搜索及时细致,及时找到嫌疑人丢弃的手提包,也许案子就破。有的说,虽然一场大雨冲刷了一切,为什么不在嫌疑人出现的亭子里提取生物检材呢?有的说,为什么没有从更多的视频监控里寻找可疑男子的身影呢?也有的说,为什么没把可疑男子的视频找群众辨识呢?


(图为凤冈县公安局将人工湖抽干打捞犯罪丢弃的作案工具和手机)


刘晓渝说,近几年,中国的刑事侦查技术进步非常快,我们把当年的所有现场物证拿出来,认真提取生物检材,再与几家权威机构的专家商讨、鉴定。“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用100%的信心去工作。”刘晓渝的信心和决心,再次让专案警察鼓起了干劲。



物证再检 迎来曙光

警察再次把那个手提包和白色T恤等相关物证送到权威鉴定机构,在公安部二所的指导下,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室专业人员与遵义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室专业人员一起共同会诊,在白色T恤和手提包等现场物证上检验出两个“生物检材关键点”。意思就是说,案发当天有两个不同姓氏的男性接触过死者的上衣。


什么叫“生物检材关键点”?据专家介绍,人体每天产生的代谢细胞约40万个,只要提取到几个,就能做出鉴定结果。有了这两个“生物检材关键点”,警察工作起来,不分白天黑夜了。


很快,其中一个“生物检材关键点”为凤玲同事林某所留。案发之前,凤玲曾搭乘林某的摩托车去教育局、人事局办理个人业务。侦查推论属正常接触。另一个“生物检材关键点”是谁?警察费尽了心血,却一直没有比对结果。再陷僵局。这个“生物检材关键点”到底有多少破案把握?


刘晓渝把分管市局刑侦工作的副局长申剑、主持市局刑侦支队工作的副支队长辜昊成、刑侦支队侦查大队长王富华、凤冈县公安局长丁钊、副局长李挺、大队长杨建伦、教导员周世昭、副大队长杨先卯、市局刑侦支队、县局刑侦大队一大帮人组织起来,听取市局刑事技术室林小健、龙飞等同志的汇报和分析,研究相关数据,在已经确定了侦查方向的前提下,缜密、精准的划定侦查范围。

(图为凤冈县公安局将人工湖抽干打捞犯罪丢弃的作案工具和手机)


龙飞用最普通的语言向领导介绍说:“‘生物检材关键点’的运用,目前全国有很多省份都做得很好,我们贵州也不错,近一年多以来,我们遵义通过‘生物检材关键点’破案的典型案例就有三件。就此案而言,我们已多次请教了公安部二所的专家,他们反复叮嘱我,要坚定信心,就朝这个方向查下去,一定破案!”

刘晓渝接过来说,刑事科学技术来不得半点糊涂,也来不得半点迟疑,我们必须依托此案的侦破工作建立“生物检材特殊数据库”,以后几百年都可以有用,而且随着科技不断进步,费用会越来越少。


他决定先在凤冈县推出试点,用“生物检材特殊数据库”侦破这个案件,让大家看到实效,然后在全市推广。


(图为凤冈县公安局将人工湖抽干打捞犯罪丢弃的作案工具和手机)



凤冈欣然受命,采取“逢进必采、逢案必采、逢疑必采”的办法,半年时间采集到3200份样本送检。经公安部二所、江苏南通市公安局刑事技术中心、遵义市公安局刑事技术中心三家检验结果进行比对,得出了指向性意见——建议排查凤冈县某镇某村某系男性!


可疑男子 浮出水面

范围划定,全体专案警察像注射了鸡血。没有疲惫,只有兴奋,加班加点,小菜一碟。他们从一个村中排查出了刘某、安某夫妇一家。


一千多个黑夜笼罩的日子,突然天窗大开,光明满屋,民警的心兴奋到了嗓子眼,有的开始写诗,只等擒凶之时,好好在微信上长舒恶气;有的预备了一坛好酒,准备在庆功会上大醉一回。


然而,胜利的喜悦没来,却换来当头一棒。原来,刘、安二人膝下共有一男一女,女儿是一名医生,儿子在大学读书,案发当天参加新生军训,无作案时间。这一家人生活非常简单,嫌疑可以排除。然而,专案组民警来到刘某的老家永和镇,却得知刘某有两子一女。难道刘某提前做了手脚?他的长子哪儿去了?


(图为凤冈县公安局将人工湖抽干打捞犯罪丢弃的作案工具和手机)


查!果然查出了端倪。


安某的户籍与女儿、儿子一同迁往凤冈县城时,户籍信息上突然多了一个侄儿刘某兵。这个刘某兵是谁?


原来

2001年,农转非迁到凤冈县城时,长子登记为了侄子。刘某兵一直在凤冈县城读书,直到2011年10月读至高二辍学。读高中以来,学习成绩差,胆子大,调皮,不服父母管教,经常夜不归宿,辍学后飘荡在社会上。“已经近三年没有见到过他了。”家人说。


警方继续深入,发现他平常爱穿的白底板鞋、横条纹T恤,与案发现场亭子里的男子衣着特征相似。他在高中期间学过舞蹈,可以用左手把整个身体支撑起来进行表演,说明他左手为强手,与亭子里男子用左手撩头发的动作吻合。


再深入,发现平常少言寡语的他,经常流露一些关于死亡的看法,“如果,我死了……记得我的人,有空记得帮我烧几张我最帅时候的照片哦……”以前,他喜欢携带管制刀具,不务正业,打打杀杀。在浙江台州打工后,他除了上班,就缩在宿舍,不与人交往,干活倒是非常卖力,深得老板赏识。按他打工期间的表现,是一个好青年。

(图为从人工湖打捞作案工具时,民警简易就餐的场景)



伪装好人 终归落网

为了进一步摸清刘某兵的详细情况,民警三次来到刘某兵在台州的打工点,秘密调查他的活动规律。2016年5月24日,刘某兵在浙江台州落网,案情大白。


2012年8月29日晚,刘某兵与女友在凤冈县龙泉镇广场旁边“浪漫屋奶茶吧”过夜。睡到深夜,刘某兵想到女友生日就要到了,为了给女友生日当天一个惊喜,他决定出去“搞点钱”。他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便独自来到县文化馆后面的亭子里伺机行动,结果却在亭子里睡着了。



第二天,他在广场边的亭子里躲雨时,看到一个女人打着雨伞,挎着手提包,穿着时髦,心中窃喜:“包里面肯定有货!”刘某兵持匕首将凤玲挟持,实施抢劫后挥刀乱捅了几下,然后翻过栏杆匆忙逃离。


逃到人工湖边,将抢劫的手机和作案的匕首丢进湖中,把手提包翻了一遍,丢在臭水沟里。做完这些,他打电话让女友送来了衣服,更换后,到一家旅行社开房上网,并从和女友的QQ交流中了解凤凰广场的情况。等到心情稳定后,刘某兵又来到女朋友上班的奶茶吧上班。


这个奶茶吧正对案发现场,相隔仅两三百米。刘某兵目睹了警察的忙碌,直到专案组撤回,他才外出打工,从此改变生活方式,不再惹是生非。


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凤冈警方抽干了300多万立方米的人工湖,民警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在齐腰深的淤泥中“摸”出了刘某兵丢弃的凶器和手机。

整理来源于:遵义头条




编后语

... ...


广告位招租

0851-26752008


砍价
新活动,震撼来袭

关注桐梓信息网

公众号回复“砍价”两字


参与桐梓联盟商家

正价商品微信砍价活动

花最少的价钱,买最好的商品

好的东西尽在《桐梓信息网》



 桐梓信息网期待你的加入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新版桐梓微社区..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