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宋方金:全世界的编剧,99.999%都有被害惨的经历(第1099期)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蓝字即可订阅

主题:影视行业究竟怎么了--影视界卧底宋方金对谈网红界卧底鹦鹉史航

时间:2017年3月18日14:00

地点:复兴中路505号思南文学之家


以下言论均为嘉宾个人观点


编剧被人知道不是因为作品,非常可悲


李妙多:大家下午好!今天作为一个观众坐在台上,身边两位老师大家很熟悉,现在是网红界大咖,最近编剧脱口秀很精彩,史航老师早就进军网红界。宋方金老师,最近搞了一个大事情,开始在骂影视行业里的小鲜肉现象、IP现象,期待今天宋方金老师会不会有什么大招收方法出来。这本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这本书看到之后有一个特别大的疑问,他们本色身份是编剧,但是宋方金老师现在确实进入影视行业当卧底,天天在骂影视行业的事情,为什么不好好干自己的这份主业编剧这件事情。


宋方金:大家好!感谢主持人,感谢主办方,感谢这本书的团队,感谢我的好兄弟于梦,感谢刚才精彩的朗读,最后感谢鹦鹉史航老师。史航老师的身份,大家都知道,我跟史航从点头之交到点赞之交,现在成为酒肉朋友,我眼睁睁看着他从写《射雕英雄传》、《铁齿铜牙纪晓岚》,一个优秀的编剧一步一步堕落为网红,而且参加《奇葩说》。去年新书宣传,来到上海做了三站,上海戏剧学院、上海同济大学、上海大学。我测试了一下编剧的知名度,因为大家知道编剧是幕后的人,很难走到台前,我测试了一下,你们知道邹静之老师吗?基本上大家不知道。这还是艺术院校。


鹦鹉史航:邹静之老师就是写《铁齿铜牙纪晓岚》《康熙微服私访记》《五月槐花香》。


宋方金:没有人知道,我说你们知道刘和平老师?


鹦鹉史航:《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


宋方金:没有人知道,我又问了几个德高望重的编剧都没有人知道,你们知道于正老师吗?下面全知道。我就特别生气,大家知道我跟于正是死对头,这两年的演讲一直是骂于正,于正现在过气,靠我骂他。去年于正老师有一天发了一条微博,他要死,他要自杀。我就承诺,我不再骂你了,还要活活下去。抄袭比生命比起来,生命重要的多。


我又接下来说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是上海朋友,爆棚了,你们知道郭敬明老师吗这个时候必须拉一个牛编剧出来,必须让传统编剧有一席之地。我不能说宁财神老师,财神老师现在宅男。你们知道鹦鹉史航老师,下面响起零零星星的回答声,知道。你们知道,因为什么知道他?《奇葩说》。不是因为他编剧。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编剧被人知道不是因为作品,非常可悲。


鹦鹉史航:只要被人知道就三生有幸。


宋方金:史航老师每天起来,广播里有没有声,报纸系有没有字,电视里有没有影。他会去微博上搜他的名字,有没有人骂我。前几天我爹给我打电话,你不是在北京干编剧嘛,你怎么干成卧底。咱们行业里有卧底这个事吗?咱们家祖训,不干探子,不干戏子。我现在又出来做了一些活动,告诉我爹,我该卧底的时候卧底,但是主业做编剧,这是很悲哀的行业。今天来,给《青年编剧的信》梳理这个行业的事,卧底横店也是在说行业的事,希望能够对行业起到一点作用,实际上不会起到作用,但是还是要做工作。今天来都是史航老师的粉丝。


鹦鹉史航:刚才你问到,编剧出来骂人,都有点好像偏离本行。说一位古人,诸葛亮受过先辈托孤,中间遇到魏国大臣王朗,当场痛骂人家,把人家骂死了。我们小时候没有鬼畜视频的时候,看《三国演义》,书里有四句诗,“兵马出西秦,雄才敌万人,轻摇三寸舌,骂死老奸臣”。诸葛亮作为一军统帅,骂王朗,是不是本质工作?是。不用打架,王朗死了,魏军大败,完成本质工作,胜利完成。


编剧是干嘛?编剧是一个创作者,讲故事的人,但是讲故事的人有很多种方式,讲一个世界上不存在的故事,或者把世界上存在的事故现场挂出来看,这也是他的本质工作,敲电脑和敲击不太喜欢的地鼠都是我们的本质工作。宋方金说我更早进入网红界,刚上网的时候,两千年,那时候在网上有搜索的时候,搜“史航”两个字,2000年我搜的时候,搜到都是“历史航程”,我很少知道史航,不管你怎么觉得,能从历史航程中单捞出史航,不管什么事都是高兴得。一个编剧像一个作家一样,往往需要四件事情,名、利、作品完整度、社会影响力,社会影响力通过剧本,通过演戏,通过《奇葩说》,只要传播的话都有意义,不能说明星小说是不是题材,唐诗不算,还有更短,三句半也算。像我们这么偏执的人没法不做本质工作。


宋方金:有网红这个词以后,史航是最早的网红,跟史航曾经并驾齐驱的,凤姐,当时第一名,史航在第13名。


鹦鹉史航:我发现我身边,我一看芙蓉姐姐很高兴,芙蓉姐姐在很高位置,我旁边叫芙蓉姐夫,这边是什么国学大妹子。


宋方金:那么多的网红都消失了,但是史航留下来了,史航老师不仅仅是网红了,网红界的卧底。


鹦鹉史航网红是表象,骨子里还要有一个高级黑。


宋方金:网红是黑,骨子里想红,而且史航老师特别有骨气,第四季《奇葩说》不参加,参加《吐槽大会》,吐槽唐国强老师。唐国强是第一代小鲜肉,那时候叫奶油小生,唐国强每年躲在被窝里偷偷哭,为什么觉得我是奶油小生,为了表现男子汉,在镜头前生吃一条蛇,一定扭转奶油小生的形象,不是替身吃的,吃的也是真的。现在大家一听小鲜肉欢呼雀跃,现在时代的审美发生了变化。


全世界的编剧,99.999%都有被害惨的经历




李妙多:宋老师一直在当卧底,史航老师在网红界当卧底,你在网红界当卧底的时候有没有传达跟影视行业有关的信息,像宋老师一样时刻不忘吐槽影视。


鹦鹉史航:有人说你现在在写电影,不能骂电影,我说好,就是这样,这像有上联有下联,这是美好的循环,我写的时候,不写那么撒狗血。如果这个电影我不喜欢,一般很少提前几天骂,我不是说怕影响票房,如果谁都没看过电影,只有我看过,我提前三天骂,你们死无对证,这是不公平的。你们都不知道,可能电影很好,可能我看错了,公平是,上票一天,有些人看,就像你说那么烂,或者不是,其实挺好,形成争论才有意义,没有争论,伟大的思想都是专制。我做评论,我想阻止好多人,你今年看四部电影的预算,现在还有三月,在烂电影花掉五十块钱,有非常好的电影,你都不看了,你没有钱,你不仅浪费五十块钱,错过好电影,对电影院和电影产生厌恶,这个事情是我特别想阻止,这个电影可能很烂,起码作为神农氏先尝了。


前一段时间,《奇葩说》微博为关注私信,你说的真好,我骂过你,我骂你很难听,你是私信骂我,我私信回答。他说真是没有想到,真荣幸,这个事道歉。我说没关系,我很高兴你现在跟我看法一致了。我们在另外场合见到发现还有共同语言。有一次当时电影频道找我去,每个人谈一个电影,我谈郭敬明《爵迹》,有一个说对导演本人说什么?如果拍一个烂片,受众只花两个小时,你花很长时间,所以尽量珍惜时间,因为对每个人来说,你现在拍片的机会都是最后的一个机会。郭敬明说听这个话还是挺感动的,眼睛湿了。大家喜欢看电影接着看电影。郭敬明起码大家是君子风度。起码让你们知道,这个人有他自己的追求,他也希望做到好一点。


影评人干嘛用?也有高级的影评人,写很多论文,一般影评人干嘛?影评人就是小白鼠,在药剂给人注射,先给小白鼠注射,看有没有不良反应。我们看电影,有时候真的遇到很烂电影,回来说这个电影不可能更好,因为做不到,不可能更坏,因为连你也做不到。我要提醒这些东西,当编剧和影评人都是一个事情的两面,当你想作出有意思的事情,你希望没有意思的事靠边,别挡中间的位置。


李妙多:宋老师书里讲的那么多编剧生活的多惨,不知道史航老师看了以后有没有一样的感触,毕竟是网红界大咖。


鹦鹉史航作为编剧最惨不给钱是一种惨,不署名是一种惨,被告是一种惨,或者自己告告不赢都是一种惨,最基本惨你写的是这个样子,结果被拍成那个样子,《三国演义》拥刘反曹的,但是变成拥曹反刘这就最大的遗憾。我1993年出道,中国报纸文艺报,首版半版,我们改编了曹禺,导演改编了我们。那个导演现在是好我朋友,当时不太接触他对我剧本的变动,我觉得没有道理。别人说你不过了,这样话得罪这么大导演,以后还能接活吗?他是大导演,电视剧他是第一个,这是我第三个,我还是他前辈。


作为编剧最大的不幸像看中国男足踢球直播,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发生什么,随时准备一身冷汗。作为编剧看自己的作品拍出来不知道下一分钟发生什么这是最大的悲剧。钱可以再挣,名可以到处更正,但是作品被人这么拍,你不能自己花钱再拍,别人以为你就是这么些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尴尬。


宋方金:可能在座有想当编剧的,全中国包括全世界的编剧,99.999%都有被害惨的经历,只有一位编剧主要是害别人,就是史航老师,刚才来的早看脱口秀,史航老师是脱稿界大拿,搞垮好几个制片方,写剧本一直写不完,公司倒闭还没写完。大家有时候说编剧不都是好人,我说出了史航,不都是吗。现在没人找史航老师写剧本,我还在编剧界,现在也有被挤出去的危险。


鹦鹉史航:一个好人被挤出去看着高兴。


宋方金:时隔三年,我和宋丹丹和好了

史航:抠像剧对粉丝内心的伤害比一个邪教还大


宋方金:史航老师说的情况发生在我身上只有一件事,我和宋丹丹合作的《美丽的契约》,我们在拍《美丽的契约》,我和宋丹丹老师吵架,宋丹丹老师说,她拍戏和别人不一样,从来不背词,根据人物关系来。我写的剧本,她一个字没用,2014年春节放的这个,因为署名是我,在此之前一定要编剧宋丹丹、宋方金,我贡献了一些,要不署宋丹丹一个也行,不能不署。制片方不同意。我在行业内还是有些名声,署上我的名字还愿意买的。


时隔三年之后,我和宋丹丹老师站在同一个阵营,我骂小鲜肉那天,宋丹丹老师在两会驻地骂小鲜肉,我们又合好,丹丹老师还没说,还得继续再交流。最近这几天说小鲜肉的事,突然想起修改剧本,2014年以前我们执着于该不该修改剧本,编剧和导演和演员产生矛盾,这是还是一个创作环节之内的矛盾,这个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这个事容易解决。现在在影视界已经没有人修改剧本,因为他们没时间,而且他们都是替身在演,他们都不看剧本,何谈修改剧本,他们热衷于修改自己,鼻子垫垫。


整容特别流行的时候,2010年左右开始流行整容,原来我也好,特别想出名,老像他学习出不了名。有的时候走红毯,史航带我一次,进去我懵了,认不认谁是谁。后来自尊心受到特别大打击,我命名不是脸盲,前几年主要是女演员认不谁是谁,现在男演员也认不出。在微信朋友圈发了通告,从此不再参加任何走红地毯,我也不出这名,也不要人脉,你认不出谁是谁很尴尬的事。


为什么出现这个状况?他们整容去的韩国,韩国整容一条街一先整容师三五十个,这些明星互相介绍。去了以后,这个女演员去垫鼻子,这个女演员也垫了鼻子,两个人回来发现撞鼻子,鼻子模型是一样,只有一个鼻子模型,高鼻梁,还有撞下巴,特别像姐妹,成了亲戚。还有一个女演员整了微笑唇,不管在哪儿都是微笑的。大家要知道,审美是换代的,审美换代大概在15-20年左右,一代人的审美要变化,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到80年代末流行圆脸演员,那时候最红是刘晓庆,90年代市场经济开始之后,流行狐狸精脸,瓜子脸,尖下巴,高鼻梁,现在在中国影视界女演员人人顶着尖下巴。


前年红了一个演员,赵丽颖,圆脸,包子脸,这种演员红着,接下来很快有一批圆脸演员走红。前几年跟他们聊天,他们说准备整回来,把下巴削去一点,磨的颧骨再垫上。小鲜肉演员磨皮,韩国同一个医生磨的皮,光泽度都是一样的。这些演员为什么拍不出好的作品,找不到有异质感的演员。史航老师马上接演姜文老师的新片,《侠隐》,在里面演一个太监,而且史航老师享受当代影视界,你演戏有没有替身说明你牛不牛,他没进组,他的替身开始训练了,姜文给他安排摩托替,


鹦鹉史航:1937年一个太监,他是京城著名影评人,看美国电影,骑着摩托车看,他摩托骑的特别好,我是骑自行车的人。


宋方金:姜文问他你能汽出风驰电掣的感觉吗?史航说,我还不会骑。姜文他给找替身找不见,这身材太特殊了,也找过我。终于找了一个,这个替身现在在进行摩托车训练,等你们看到姜文这部新电影,里面只有脸是他的,正面表情是他,侧面什么都是替身。史航的替身是正常的,因为他完不成这个动作,找一个替身。


鹦鹉史航:为了抢救时间,为了出现多几个捞金空间的替身,抠像剧,以前转过抠像剧帖子,引起很大的反响,好多人过来示威。抠像意味着什么?我是个男人,男人经常看男人喜欢看的电影,突然你发现这个没有穿衣服的异性,突然发现他是男的,这是很尴尬的场面,对自己性取向进行毁灭。


你喜欢一个男人或者喜欢一个女人,按照性取向,制片方没跟你商量让你看到一个人妖,并且让你知道这是人妖。抠像剧等于人妖,我们要看一个人,宋方金是我喜欢,后来发现不是宋方金,是穿着他衣服,戴着帽子口罩,那是什么感觉?小鲜肉是其次,抠像剧对粉丝内心的伤害比一个邪教还大。


完全毁灭你世界唯一的联系,本来很多粉丝不爱看别的书,就喜欢你,你还是个假,你还是泡沫海棉。以前见过一个新闻,有一些中小学拍毕业照的时候,校长老师没时间,前排空一个位置,前面空四五个位,十几班拍毕业照,校长主任拍一次,抠像安排进去,所有孩子毕业照对他们是青春生命的记录,被点污了,前面没有人愿意跟他们一块拍照,他们不被集体忽视。当时觉得这些校长老师什么构造一些人特别奇怪,这个道理是一样的。影视也是教育战线,小鲜肉们可能不适合当老师但也被当作老师一样有了好多学生,这种关系特别可怕,这样慢慢变成了人在最该需要安慰和满足的场合最明显踩空和被最大程度的蔑视,这是抠像剧真正危害。


粉丝经济是世界上最可耻的一种经济




李妙多:这么多的抠像拍片电视剧,依然有这么多的粉丝,也许粉丝他们不是像你们这么在意,觉得还挺甘之如饴的在看这些剧,这些事情看上去是运行很好的循环,不知道这个情况你们觉得要怎样才能改变?还是说会改变吗?


鹦鹉史航:这个以前和台湾音乐人黄舒骏聊天,在他们那个时代,唱片公司是单位,歌手是生产者,歌曲是作品。现在唱片公司是创作者,歌手是产品,歌曲是免费附赠品,整体贬值一档。你会看,可能一个你觉得特别无聊的小鲜肉,但是你会特别佩服他的精英团队可歌可泣,你觉得他的营销总监,他的市场总监是一个很好的作者,他是用泼墨山水泼墨人物的黑出一个样子来,占有市场定位。以往人喜欢人就是喜欢,喜欢山口百惠,现在变成喜欢里面骨子里有一种斗蛐蛐的味道,少奶奶捧戏子味道,很多人捧是证明自己的权利。


经常有人说我取关,为什么?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在捧你,你现在得罪我了,一松手让你摔在地上。每个人刷存在感粉一个人并不是真正人格上尊重这个人,甚至不是脸上那么喜欢这个人,现在是一种离心离德的,这慢慢变成更混沌的样子,你被谁粉了,我有多少粉丝你不用多高兴。很多小鲜肉被一些随时可能蔑视你的人自己变成了那种踩着轮子关在笼子里的金华鼠,你把自己的生命捐躯了,你可以用来学习、长进、表演,用来别人满足你姿态的感觉,别人把你当易拉宝,站在旁边一个剪刀手走了,十万个人拿你当易拉宝,最你不是易拉宝,你是人,没有人在你身边照相你完全褪色,没有办法再有生命,这是偶像现在比以前更不幸


宋方金:他们叫粉丝经济,粉丝经济是世界上最可耻的一种经济,而且这些粉丝是被一种类似于黑社会的势力控制的,咱们目前已经出现这些苗头,类似于黑社会的组织控制这些粉丝,骗这些粉丝。原来葛优老师说过一句话,还是内地好,内地有公安,现在公安我看也缺少管不了这些事。我的粉丝非常少,微博上有四万多,其中两万是新浪微博送的。最早找我开,我没粉丝,他说送你两万,这两万是死的,僵尸粉,后来我说你能不能送活粉,活粉操作不了。


原来这些僵尸粉捧,好,活粉这部作品写的真好。字多几个,不转不是中国人。这四万粉丝估计有一万是我拉来的好朋友之类的,但是我的粉丝群,新浪微博粉丝群里有18个人,经过长期观察他们是活的。满打满算是18个真正的粉丝,我非常痛恨粉丝经济。粉丝经济是一种控制的经济,包括做什么明星路演,中国的狗仔我都认识,我的文出来,卓伟老师给我打电话,宋老师我想登你那篇文章,我说可以。说你能告诉我,他们是谁吗?我说不能。他说,你告诉我,我绝对不告诉任何人。我说,我绝不相信你。


刚才史航老师说了特别重要的一点,他们每天在买各种热搜,每天保持在前三名,在现场这部戏有两个小鲜肉,谁的房车大,现场拍戏,导演说把两位演员请过来,这个人一定不出来,谁现出来谁输了。最后双方助理说,某时某分某秒打开车门,左脚落地。宋丹丹老师说了,这个小鲜肉有四个保镖,那个是六个。现在要求这些保镖,小鲜肉坐下的时候他们坐下,小鲜肉站起来他们必须立即站立起来。


鹦鹉史航:我对小鲜肉没什么了解,有两个词常说,小戏骨、小鲜肉,平时吃烤串骨肉相连,都是人也。我一直不希望建立鄙视链条,每一块都有了不起的作品,你说年轻小鲜肉,像黄轩是我很喜欢的,你总得给人空间,老戏骨太贬值,老戏骨经常满嘴错别字。


前段时间发微博,这个词在哪些词是贬值了?一个时代结束了,随便死个人,一个时代结束了。上午下午各死一个人,一天时代结束两次。良心之作,匠人精神,这里太多太多的没有必要这么。不要建立鄙视链条,我们明天又被人标题,无良编剧大战小鲜肉,其实没有大战,人都在活着过自己的日子,尽量感动周边人。我们在谋生谋名谋利的同时,比如一个大夫是业务很差的人靠关系上去,他主刀,这条命下去了。有些行业无所谓,如果你是一个搞装订,书装订差点,死不了人。


职业不一样,小鲜肉,他们在每天占据着别人视野信息少年信息、童年信息,只有这个,见过更好东西的人生气,起码我去看从前不看这一版,更年轻的出生没几年的人他以为这个世界的天花板都是一米五左右,他从小勾勒身子的走路,他觉得不可能有一米八以上的人,这就叫三观被形成就是世界上天花板一米五,这是比较可怕的。


我小时候我妈妈给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傻小孩打酱油,给人家五毛钱,拿碗打酱油,酱油倒满还剩一点。怎么办?碗口还有一点,倒这。他就端着这点回去特高兴。他妈说怎么五毛钱就这么点酱油,他说这还有呢?口朝上,连那点都撒掉。我们现在不说小鲜肉老鲜肉,现在创作者由于着急、仓促、草率,觉得一切无所谓,他们可能最后不仅把一碗酱油倒掉,早就倒掉,甚至碗口酱油也倒掉,这是特别可怜的事情,这跟说地沟油产品一样。我做油条不吃油条,吃你家包子,你做包子绝不吃包子,你吃我家油条。


以前古代有一个词易子而食,现在中国时代,从食品到创作易粪而食,大家互相。这样的状态中间不可能出现粪以外的食品。我们都喜欢写兰晓龙,他说过一句话,做商业可以追求利益的扩大化,但不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扩大化什么意思?卖酒兑点水,最大化,直接接水行不行。现在到追求最大化的时候,没有赚你第二次钱的想法,任何一个城市最难吃的食品在哪儿?火车站。他不是社区,找不着。现在影视业所有人属于恨不得今年拍完明年移民的心态,谁也不会在自己的床边拉屎,离开了就不一样了。


像我们,作为编剧出来骂骂,人家说你不务正业,再说有种移民。人家说你为什么不移民?为什么把我喜欢的地方留给我讨厌的傻B呢。我们说话和我们不走,中国人和中国人说话,道理在于我爱大清国,我怕他完了,我们对影视业的感情在这,我们考进中戏不是没地方去了才去中戏。我们当初为什么来了?中间谁让我们很失望,宁可朝你吐口水也不生活在这个口水里。


大编剧有大坑小编剧有小坑,影视界整体是个坑




李妙多:之前讲的都是作为观众想要问两位老师的,现在现场有很多年轻是想做编剧或者正在做编剧,帮编剧问两位老师一些问题。看完宋方金老师的书作为编剧很绝望,年轻编剧一进去是个坑,这个事情,其实像大编剧理论上不会受欺负了吧,好像不是这样,年轻编剧怎么办?要不要入这个坑?


宋方金大编剧有大坑,小编剧有小坑,影视界整体是个坑,如果做编剧的话一定要小心,因为目前环境非常复杂,原来生产秩序,中国电视剧和中国电影有过黄金时代,中国电影黄金时代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霸王别姬》《红高粱》《城南旧事》,电视剧黄金时代,80年代末到2010年,《闯关东》《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媳妇的美好时代》,那时候每年都有三四部现象级作品,大家对作品是有期待的,2010年到今年,2012年《悬崖》是现象级,2014年《甄嬛传》是现象级,2015年《北平无战事》是现象级,现在七年间选不出七部现象级作品。


能够生产优秀作品整个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别说青年编剧,前几天高满堂老师《闯关东》《老农民》,他接受采访公开说,我现在跟张国立凑到一块一说起来就哭。高满堂在中国编剧的地位和身份是非常高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编剧,而且著作等身的编剧现在想想环境都要哭,更何况青年编剧,更何况青年女编剧。


即便有好剧本,也拍不出一部好作品,在史航老师还是编剧的时代,现在也是编剧,那个时候只要写出一部好剧本,我们拍成一部好作品的概率超过70%,现在我们写出一部好剧本拍出好作品的概率,如果找不到候鸿亮这样的制片人拍不出来,因为演员没有时间,演员参加综艺,有一个小鲜肉演员给了剧组90天档期,这还算是多,一般给两个月左右,这90天是在五个半月之内完成,中间去参加什么男什么女,他参加综艺节目,接各种各样的通告,参加各种各样粉丝会,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拍出好作品。


陈道明老师我合作过《手机》,陈道明老师在现场,一到现场,永远不坐,永远站着,在冬天,在外景地,在冬天拍,《楚汉传奇》,穿着单衣站着,《归来》的时候,再一个粉尘特别大的地方,一定在现场,他得了大叶性肺炎,在人艺,已经到现场演《喜剧的忧伤》,一直想坚持演,发现确实坚持不下来,别人扶着他走到台上说,抱歉,因为身体原因演不了,等大叶性肺炎好了,专门把这些观众请回来演了一遍,还给这些观众写了一个明信片。而且拍戏的时候,不在画面里,跟他对手戏演要给他搭词反映,现在这些情况没有了。


如果这个时代作为一名编剧很悲哀,你可以挣钱,但是没有作品,现在中国的影视剧都是理财类产品,做编剧,现在出不来好作品,做青年编剧,更不可能了。最近几年作品越多的编剧,越不明白,作品越少甚至没有的编剧都是牛B编剧,比如我。


鹦鹉史航:青年编剧我去各种场合讲座,问我投稿,投稿没人看,到影视公司投到信箱,负责这些信箱是我学生的学生,他们自己本子没出。问我的人我最认真回答,我说你最好能写小说,网络小说,争取上架,有关注有点击,网站编辑主动推荐影视机构,他们再颠沛阵容,买你影视版权,买版权的时候合作规定要求第一顺位编剧,跟有名编剧老师合作,他教我写我,我要参加。你要做编剧先写小说,而不是先写剧本。当你先写小说,你框架思维,尤其结构节奏根据本完全不一样,现在这个时代,先得争取生存权跟上岗权,然后再是对自我的完善权。


收视率被操控,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审美被操控了



李妙多:本来跟想让两位老师给我们青年编剧一点正能量的东西,鼓励我们,接下来问答时间给一些正能量的问题。最近电影《天才捕手》,沃尔夫红了以后去找菲茨杰拉德,两个人都是同一个编辑,沃尔夫有点嫉妒菲茨杰拉德,菲茨杰拉德对沃尔夫说,我年轻时想着如何流芳百世,现在想着如何写出一个好句子。


鹦鹉史航:我去看这个电影,我一直在写剧本写电影,今天早晨跟我合作另外一个编剧是我同班同学,他发来他写的戏,我觉得不错,我还挺高兴。对我来说,永远不是署名,拿走一大半钱,把活扔给孩儿干。我觉得你自己不敲击电脑不写字,你的快乐在哪儿?玩游戏有一种人人民币玩家,为什么人民币玩家花时间上线字,为什么不委托一个人直接打完通关,直接点击按纽就结束,就算没本事拿钱砸,一定要砸到宝剑宝物,还是灭别人,获得快乐,编剧不能比游戏玩家还低要求,一定你是自己写着才有快乐。


第二天改完又不一样,到现在为止,别人问我所有从作家总得到最好的忠告是什么?到现在我还在写剧本,我记得最好的忠告来自海明威,一旦你知道怎么往下写,你今天工作可以结束,不写,明天早上起来先写想好的部分,再写想着的部分,除非写广告文案。每次一睁眼走下山路,非常顺,我不写了,想,想是破山,又到山顶,睡觉,第二天起来又走下山路,每天从有顺利的下山路创作开始,这是蛮好的。这样给自己充足时间想,而且给自己不受伤害不受挫败的热情写,对我来说现在跟人谈创作是具体,怎么写,人物几种写法,还是活上见的事情。


如果把自己当成一个包工头,怎么负责分包,把分包当艺术,你就不是编剧。我曾经看到一个国产电影特别烂,操作的人是我好朋友,我在微博上骂这个片子,他的意思你不要骂了。我发了一条微博,我用韩剧一句台词,你如果喜欢穿白大褂不用去当医生,可以当理发师。


你要只说挣钱,有跟多事比编剧更合适,你可以搞电信诈骗,那也是编剧才能,活比较简单,而且没有人怪你拖稿,而且一套稿每天用多少次,还当编剧,除了怕被当电信诈骗被抓,你还是想这个东西说完之后别人不会认为是骗子,别人早晚会信,因为你预先信过。


宋方金:这个问题牵扯到作家和编剧不一样,作家这么想肯定非常准确而且非常牛B,编剧还有特殊性,作家是一个人工作,编剧是跟一群人工作,编剧是一群人的事,所有的编剧面对的除了钱、导演、演员之外还是很多复杂因素。史航老师刚才说写作的快乐,因为写作是快乐的。但是,大家知道史航老师有一个外号拖拉机,爱拖稿。因为他在这个写作不断修改,作家熬得起时间,编剧面临项目的存活,所以比较难。


终于前几年史航老师说,我必须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能再拖稿,大读了好多书,如何与自我相处,甚至读到《心经》,试图使自己的创作状态能恢复过来,原来拖稿,终于有一次一个稿子他不拖,如期交稿,所以史航公司叫佳作如期。然后把稿子交到制片人,制片人说你来吃饭,史航以为制片人犒赏一下。制片人说史航没想到连你堕落了,都开始用枪手了。史航老师确实没有用枪手。编剧的情况复杂的多,刚才说你写出一个好剧本,你依然面对一个复杂不可琢磨的命运,目前是无解的事。


如何讲好故事?必须有一个前提,一条河里只有一条鱼死,这条鱼命不硬,体质不好,一条河了所有鱼绝大部分鱼死,这条河有问题。现在解决问题必须解决这条河水根本治理问题,比如说收视率造假,点击率造假,中国有一部剧特别定人发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天的播放量15亿多少千万,中国满打满算不到15亿人口。我说请中央各有关方面证实,如果播放量是真的,中国至少有二十多亿人,人口普查部门应该为此出来担责,为什么那么多黑人没有查出来。如果人口普查部门数据是真实的,意味着这部剧点击率是假的,因为一共14亿人口多一点,网民不到7亿,网民6亿多不到7亿,7亿网民有好几亿是我农民朋友们,因为我是农民,我们村有好多网民,他们没有播放条件,网上点,没有,而且我们村的人都比较的节约,节约流量,我们村肯定不会点的。除去几亿我的农民朋友们,也就三四亿,最多四亿能够观看的网民,这四亿不吃不喝点一天点不了15亿,第二名还有六七亿,难道咱们价值观输出到国外了?世界网友在看国产剧?是不是有这个问题。


收视率造假,数据造假,买水军,前几天杭州水军公司要钱,因为刷分,刷到3.5分,制片方不高兴,豆瓣有防刷分系统,这种情况必须通过立法,这次有一个著名编剧赵冬苓写过《沂蒙》,他在人大会上提出来,收视率造假应该以刑法处罚,收视率造假有几个罪名,不正当竞争罪,对消费欺诈罪,可以定性为国家公共安全罪。


咱们收视率如果被操控,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审美被操控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他们拍的并不好,于是把收视率买上来,广告商付钱,电视台播出,一个造假的闭合式循环形成以后,大家有利可图,常年看这种剧,唱词以外观众审美被扭曲,而且尤其是中小学生,这是最可怕,成年人看过很多韩剧日剧美剧有一定防护能力,但是孩子们没有盾牌,小学生没有盾牌,刚才史航老师说的天花板,他们会以为这么高,如果世界上没有罗大佑,没有《童年》,没有《恋曲1990》,我们也觉得《两只蝴蝶》也很好,两只蝴蝶应该有这样的歌,但是必须得有罗大佑、李宗盛、高晓松,必须有有文化多生态,各个文化生态都有,现在我们国家是文艺法西斯局面,电视台只买大IP,小鲜肉只接大IP,制作方只投大IP,如果不是大IP,你没法进入到这个市场。


开门三句话,找这个演员演戏,经纪人问是IP吗?是。是大IP吗?你说是。是真的大IP吗?你这三句话谈完他还会说,好,咱们谈谈价钱,一亿八千五百万。大IP这个词,大IP本身是中性,并没有原罪,如果我们只是唯大IP化,非大IP不拍,这一定是我们国家的审美,我们国家的文化系统出现问题了,这也是我跟史航今天来的目的,包括我跟汪海林、余飞经常出来说这个事情,汪海林说了一个词审美安全。这种情况下,必须着眼于长远的立法的层面来解决,只有河水环境好了,大鱼能活,像史航老师,小鱼也能活,像我这样的小鱼,不至于把我逼成卧底,一个行业把一个编剧逼成一个卧底,这是什么行业。



{ 提问环节 }



提问一两位老师好,我是一个小学校学编剧的学生,昨天晚上在温习宋方金老师卧底的文章,我室友说我发现好的电影需要好一个剧本,好剧本对于好电影来说太重要了。我听完这句话特别感慨,现在业余观众有审美观,知道什么是好的东西,问题是现在掌握话语权的那些人,他们强行输出我们不是很认同的审美观,像我们这样人微言轻的人又没有办法,我们能怎么样,我们也很尴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真的喜欢不起来,如果不看点击量下降的话,真的很好。看到宋方金老师说的文章里说,你问演员说,这个时代他会过去吗?演员说,这个时代一直会这样,只会更差。我看完您这篇文章看了一个人物周刊写的张黎导演的文章,影视行业导演还是比较说的算,但是发现,一个拍历史剧很严谨的导演现在被逼到去拍玄幻大IP。我想问问两位老师,这个时代会继续下去吗?会过去吗?如果你让我觉得会过去的话?中国影视剧的环境能回到他们黄金时候的样子吗?希望两位给我们这些在这个行业从业的人一些建议。


一个生产价值观的行业

生产的过程必须本身充满价值观


宋方金:南方人物周刊张黎导演是我跟他们联系,做深度访谈特别好,那天批评人物的记者,你们怎么一个字没提编剧,老师说导演,这个戏是导演一个人做的吗?肯定不是。张黎导演拍几部作品,《人间正道是沧桑》。大家要知道文本是非常重要的,你刚才说导演在电视剧中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原来导演中心制度,现在不是,现在演员中心制,在电视剧这个行业里,导演的位置在演员制片人和编剧之后,他最后目前占到第四位,有一些特别强势有艺术创造力的导演,像张黎导演,郑晓龙导演、柳江导演、郭靖宇导演在他团队占据核心地位,大部分导演都不是核心地位,电视剧里不是核心地位,至少目前中国电视剧导演,数不出三个,能决定演员的,导演说这个演员合适,这个演员来演,现在不是,现在平台说了算,电视台说这个演员行,或者网络平台说这个演员行,导演没有指定演员的能力或者选定演员的能力,作为新人,以后要入行,整体来说,肯定是人心向前,肯定会变好,但是这个变好取决于中央有关部门是不是要整治这个环境,这个行业是不可能,行业自救,我们出来发言就是行业自救,行业自救起到一定作用,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如果咱们相关部门不出来整治这些乱象的话,行节本身没有愈合能力,这个乱象会长期持续下去。


不必悲观,有一句话特别好,你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你在哪儿,哪儿就是中国。我经常表扬韩寒和候鸿亮,他们两个人至少改变了这个行业里边场工只能蹲着吃饭的规矩,影视剧组非常不堪的,包括吃饭,不可能坐着吃饭,随便蹲着吃饭,是候鸿亮和韩寒开始说,我们必须让我们的演职人员有尊严的吃饭,在候鸿亮韩寒剧组里有餐车,有椅子凳子。韩寒剧组开了一个先例,没有明星餐,现在剧组里分几种餐,明星餐、明星助理餐、主创餐、灯光餐、普通餐。


大部分编剧到现场是吃普通餐,只有史航老师能吃主创餐。剧组里整个是封建体系,我一直强调,一个生产价值观的行业,生产的过程必须本身充满价值观,韩寒和候鸿亮开了好头,至少以后的剧组,大家都能坐下吃饭,这就改变一部分,如果以后再取消明星餐,明星助理餐,明星助理餐比主创餐好的,这些助理是拼命的,明星助理餐比主创餐高一等,所以我从来不去剧组,因为我一到剧组会感觉到严重的歧视,别人歧视我是接受,让我吃普通餐挺好,我到剧组,我到哪儿去肯定,按照我目前的状况,他们肯定是给我明星餐吃。


好多人特别喜欢我要去看拍戏,一到现场受不了五分钟扭头走。史航老师出演过很多作品,得过金马奖,《神探亨特张》,也是本色演出,演一个江湖骗子,有的人想活在新闻联播里,死到人民日报上,因为人民日报等级很高,但是史航老师上过人民日报,前几年打击巫婆神汉,把史航老师在《神探亨特张》的剧照当成巫婆神汉,全国打击巫婆神汉。史航老师有时候会穿裙裤,手撕《小时代》,史航老师上街穿着裙裤背着包,郭敬明两个粉丝说这不是巫婆吗?史航老师:讨厌,我是神汉。我偶尔去一次给明星餐给的起,但是史航老师,估计在姜文老师剧组里吃普通餐。不用悲观,你到行业来不还是有史航老师嘛,你有什么需要需求发未关注人私信,史航老师每条私信都看,每条未关注人私信都看,他一定能看到,如果史航老师不回答你,你写的剧本找人,如果史航老师不回答你,你就到我的未关注人私信里。我来给史航再发一次,因为他关注我了。


史航:过两天再发又叫未关注人私信。


鹦鹉史航:我远没有他那么乐观,我相信周作人的话,读了书会发现,在中国所有的好事都没有发生过,但都在书里写着,所有的坏事都不在书里写着,但都已经发生了,而且还会发生,这是我非常相信的一句话。这个话说的很好,但没有什么可鼓掌。凡是什么叫正能量,我朋友止庵说过一句话,觉得自己是正能量,觉得别人跟自己不一样是负能量,这种人就叫负能量,包容别人就是唯一的正能量而已。不要建立一个鄙视链条,我到现场去客串演戏,有时候作为编剧看本子,对我来说一个体验,日头下来的,村子怎么样,人家跑到附近近郊山,门头沟,跑到山尖上架起机器。


宋方金:刘震云写的剧本是夕阳下的群山波澜壮阔,摄影师是赵飞,赵飞带着他的工作人员翻了六七座山,为了这一句话,夕阳下的群山波澜壮阔,满头大汗回来的时候,刘震云说我以后写剧本还得注意。我说刘老师,夕阳下的群山波澜不惊,你给剧组省去很多钱。


鹦鹉史航:夕阳下的群山基本看不清楚。


宋方金:夕阳的群山淹没在雾霾之中。


鹦鹉史航:编剧去剧组特别重要的好处,看看毕竟好多环节,灯光、制景、道具,看这些人的认真还是能够让你心软,这次演我是影评人,我有两本书,1921年出版什么书,道具想怎么做才能做到,这时候你选一个再加工,你跟道具聊天,跟灯光、制景、服装这些人聊天,你跟跟组演员,跟三个月他就五句词,这时候你作为编剧想,人家跟着三月,这五句台有没有一句是比较动人的,能让他自己愿意说,前两个月盼头在第三个月能说这句话,这就是编剧的追求。我自己在剧组跑龙套,第一次是《我的团长我的团》,16句台词,382个字,后来被砍掉一句及15句台词,每个字我想过多少方式演绎。


我每串一个东西,所有可能性能怎么做?对我来说,这个是特别重要的。今年本来黄渤在导演处女作找我演一个角色,那是荒岛,有好多海底戏,第一我不会游泳,而且对身体要求太高,我不行,后来退掉。黄渤说我借用你的头像,你特别像骗子。我说你拿着一本成功学的书,印着头像,书叫羊毛出在狗上,我能接的活都想接,不能接到的不能拉后腿。你为什么接活?跟那些跟你一样只有十句台词的人在一起,想着你是玩,人家在这出生处世,你写到任何一个角色的时候能不能想到这个词怎么说,这是特别简单的一件事,到剧组不是为了让自己生气,也不是为了看别人生气,我的正能量主要是,找到能教育我的人,不管你们做的哪个环节,我为这个人要努力什么事情。


宋方金:行业很坏,不代表这个行业的工作者很坏,编剧导演还是非常优秀,非常认真,包括道具、美术、灯光,这个行业,里边的个体是有职业尊严的,非常明显的。史航老师,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一个姑娘,史航老师喜欢上的姑娘,这个姑娘在劫难逃,史航老师才华横溢,很多女孩子特别喜欢他,史航老师喜欢的这个女孩子,女孩子不喜欢他,遇到特殊情况。史航老师死缠烂打,这个姑娘我认识,史航老师特别好。


这个姑娘说我怎么才能摆脱掉史航老师对我的爱慕之心。我说你确实不喜欢他吗?姑娘说,我现在确实不喜欢他,以后也很难喜欢他。这样我就教你一招,你跟他说,你的剧本写的真差。这姑娘跟史航老师说你的剧本写的不好。史航老师转身就走了,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姑娘生命中。这就叫做职业的尊严,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说我的手艺。姜文的剧组,美术、灯光,只要你这个剧组是靠谱,这些人是靠谱只要这个行业靠谱,这些工作者就会靠谱。


你可以写一句台词、一个场景,但必须非常简短



提问二:两位老师好,我现在在学影视创作,虽然我从老师口中知道影视行业状况不是特别乐观,我还是抱着热忱之心。我们老师说编剧可以训练出来的,平时会做一些训练,你们学编剧最初以什么样的方式,平常用什么训练提高自己的创作故事的能力?构建故事的能力。我觉得构建一个故事的能力还是比较弱的,平常你们会做什么训练?


鹦鹉史航:你这个问题回答三天三夜,跟多人收费办班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一个电影不好,我中间看着不会走,我从这一刻认定不好开始,我接管这个电影,还是这些人物、长相、场景、画面,台词现在脑补,这是最简单的训练,人物已经确认,故事完全由你改。现在三个人物,后面改成法制进行时,中间是别的人电信诈骗魁首,我还得谈这个事,摆这个水。为什么谈笑风生,他在聊什么。台词方面训练,无论两个人还是三个人,加一起十句话,随便分配说,看怎么说,同样的内容,求婚、借钱,十句话非常容易把握,九句话什么也不是,靠一句前面都活了。一切练习让你发现自己的编剧天赋或者发现自己没有这个天赋,你不是写不写的问题,只要提笔就是写。


宋方金:每个编剧都有自己不同的方法,邹静之老师的方法,当你看完一个电影,回家自己把这个电影写一遍,你看完这个电影了,你不要看他的剧本,你用你的方式把这个电影,这叫临摹,这个非常有用,你跟着故事走了一遍,尤其用手写特别感受到转折。这有五本书选出五个写的好的同学,这个练习叫我爱你,这是跟美国编剧交流的时候,这个练习在全国各地艺术院校做过上千人次,这个我爱你,第一必须短,必须非常短,第二,你可以写一句台词,可以写一个场景,必须要非常简短,第二我爱你里不能有“爱”这个字,咱们可以做这个练习,大家写完可以送到这来,分享一下,好的送给大家五本书,一定要抓紧时间。


鹦鹉史航:我认为这个场景或者加台词五六句话足够。

宋方金:时间长这个练习失去作用,在必须最有效最简短时间内。


在自由和权利之外,剩下应该是真实的表达


提问三:两位老师好,互联网经济下阿里影业高管去年曾说,给我一个大IP,我不用编剧,直接找一些人根据IP改一改都能卖,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依然存在吗?我发现周边沉默的大多数,60、70、80后都有正常的审美,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看正常一般水准以上的电影,发现现在行内给我们,一分钟看不下去,电视剧打开看两三分钟,看不下去,特别想说我们可不可以用我们手上的点击率,用花钱买的电影票改变潮水的方向?


宋方金:我是终生不能给阿里写剧本,不光我,还有一批编剧,他发表这个演讲我们说我们终生不跟阿里合作,阿里发生特别大的危机。可以改变,现在电影界好一些,只要你拍电影好,确实有人看,买票房的情况被遏制住,电视剧不行,电视剧假收视率,我们改变不了电视剧,只有主管部门能改变。


提问四:鹦鹉史航老师你好,我是政法大学在校大学生,也是上海作协新人,最近写作领域上有一些疑难疑虑,在青年一代所接触的互联网+时代,敢于创作,实现文化新元素的结合,我们青年一代的创作、大胆、想象,在思维下我们写出一些喧嚣浮躁的作品,在青年一代学生来说,创作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会有一种文人相轻的通病。


鹦鹉史航:继续文人相轻,先说我们,又提到文人相轻,这同时具有两种毛病,一个人为一代人一群人代言,这是第一个毛病,同时又把自己界定成文人,每个人天然的个性变成,因为我们是文人,有VIP资格才相轻,我不觉得自己代表一代人,我 瞧不上宋方金,这和文人相轻没有关系,我不先把自己定义为文人,你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伪问题,对我自己来说,就是你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有权利的,你想写文章或者成为文人也是有自由的,在自由和权利之外,剩下应该是真实的表达。


宋方金这是竞争力,不要互相瞧得起,要互相瞧不上。


E / N / D

招聘

商务助理、编剧经纪人、法务专员、影视策划(项目评估)、产业记者(兼职)、文案策划 —— 2-3年影视行业相关工作经验,简历与作品投递至hr@bianjubang.com

公司、项目合作 ◇ 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rene0602

编剧经纪、剧本代理 ◇ zqy24680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百度百家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