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原创丨黑云城内,莫羽全身笼罩在大大的黑色斗篷之内.看着旁边的于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黑雲城內,莫羽全身籠罩在大大的黑色鬥篷之內。看著旁邊的於小北道:“你確定是這裏嗎?那個副團長在嗎?”說著目光看著對面不遠的一個破舊的小店,古物店三個大字被風雨侵蝕的都有些不清了。雖然莫羽可以肯定殺手工會不會太高調,但這也太低調了吧。  於小北點頭並開口道:“那個副團長還是老朋友了。”  莫羽一楞,便明白了。與他們打過交道的自然只有那位攔截郁金香家族的副團長了。  於小北繼續道:“代號黑蛇,三大副團長之一,金牌殺手。成功暗殺過一個聖域強者,和一個小王國的國王。且是三大副團長中最弱的,與殺神關系極差,但對其卻是十分忌憚,甚至可以說是害怕。”說完他的目光緊盯著莫羽。  莫羽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放心,我的能耐是沒有底線的,更何況是做殺手呢?”說著不等於小北回答,便向古物店走去。  一個枯瘦的老婦人擡起沈重的眼皮看了一眼莫羽淡淡道:“小夥子,有事嗎?”  莫羽手中出現一個不到一尺的盒子,隨手揮出,血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老婦人眼睛驟然一亮,雖然只是瞬間但還是被莫羽捕捉到了。只見老婦人右手緩緩擡起,剛剛還在急速移動的盒子就靜悄悄的落在她的手中,就像揮手接住一片緩緩飛落的枯葉一般。  而旁邊的莫羽確實一驚,他自然知道在這裏的不可能有普通人,所以剛才出手也有試探的成分,再加上初來乍到的他也想利用這次機會敲山震虎。畢竟自己的身份不凡,太輕反而不可信了。所以剛才看似輕松的一擊,他用了三層內力。要知道如今他內力的修煉雖然還沒恢復到上世的頂峰,但也相當於大劍師頂峰的實力,加上他內力的詭異即使一般的劍師不註意也要吃虧的。可對方居然如此輕松的接到,看來自己真的小看這雲瀾大陸。先是那魔獸森林,現在就是這並不怎麽樣的殺手工會一個看門的居然也有這樣的能人。  而老婦人已經打開了盒子,一個不足一尺的黑色匕首。暗夜兩個字顯得極為耀眼,老婦人手輕輕的摸著暗夜匕首。原本有些麻木的眼神,居然有些濕潤。淡淡的說著:“你是誰?他人呢?”只是他說話的時候,房門已經自動關上了。淡淡的光芒自上方一個小小的天窗照射進來。  莫羽心中在不斷的思索著,但口中卻問道:“你又是誰?”  老婦人略微有些嘲笑的看了莫羽一眼:“怎麽,他沒和你說起過我嗎?”  莫羽搖頭:“他收我為徒時,已經是生命垂危了。一直都把時間用在教導我上,沒有提起任何人或事。最後他說一切都應該塵歸塵,土歸土,他沒有了遺憾或留戀。”說這些的時候,莫羽背後已經被汗水浸濕。這和他原先預想的不一樣,原來他設想將殺神留在背後可以有一個保障。可如今面對這個強悍老婦人,他知道他沒有辦法隱瞞殺神的死。所以臨時的構思他不知道有沒有漏洞。但箭在弦上也沒有回頭路了。  老婦人苦笑:“好一個塵歸塵,土歸土,他沒有任何遺憾和留戀。”說著兩行清淚緩緩的留下。  而莫羽的眼睛卻突然一楞,她居然是易容。上世的自己是何等的猖狂,易容更是自己最擅長的,可此時自己居然沒有任何的發現,如果不是眼淚的原因自己恐怕還是不能發現吧。  不過老婦人很快就恢復正常,手一抖,暗夜已經直直的飛出,而目標正是莫羽。  莫羽心中大驚,難道自己真的露餡了。想著他的手已經動了起來,血紅色的鬥氣彌漫。鬥篷已經被氣勁震飛,映入眼簾的是血紅色的長發飄舞,銀色的面具遮住了臉。右手擡起,雙指直接夾住暗夜匕首的前端,隨後右腳一震,以極快的速度沖刺。手中的匕首已經被調整,五指緊緊的握住匕首的把柄。  老婦人卻依舊沒有動靜,莫羽手中匕首以極奇刁鉆的角度攻擊老婦人的太陽穴,脖子,心臟。老婦人卻是擡起右手,一指伸出所有的血色鬥氣消失。暗夜匕首散發著幽暗的光芒,目標卻是老婦人的右胸。不過失去血色鬥氣的遮攔,老婦人身體一扭,暗夜匕首順著她的衣服擦身而過。  按照一般人來說,這樣的力量攻擊落空,會帶著身體一起傾斜。不過莫羽豈是一般人。他的腰硬是一個旋轉,手中的暗夜匕首再次出現在老婦人的額頭,而他的左腳也踢出。  老婦人見莫羽完成這人類幾乎完不成的動作也是露出一絲驚訝,這樣的動作可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做到的,不過她自然不會被這樣的動作而攻擊到。她的右手如蛇一樣的柔軟,繞過暗夜匕首直接擊打在莫羽的手上。而後又借助反彈之力迎上莫羽的左腳,只是此時她的右手卻猶如鋼鐵一樣的堅硬。  莫羽臉色微變,身體直直躺下。不過在即將倒下的時候,左肘彎曲率先碰到地。而後身體居然旋轉起來,雙腿踢在老婦人的膝蓋。然後借助反震整個身體推動屋子的一角,他低頭看著剛才被老婦人擊打的右手已經完全腫了起來。而且他感覺自己的左腳也不會好到哪裏去。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身體再次如箭一般的沖了出去。而老婦人還在自己居然被莫羽踢到的驚訝之中,雖然這樣的攻擊傷不到自己,但在近戰中可以攻擊到自己,而且還是一個不足二十歲的小夥子。不過她發現莫羽再次攻來的時候,已經回神了。向前輕輕一步,但莫羽卻感覺她跨越數十米。不過也差不多,因為對方已經來到他面前了。  莫羽手中的暗夜匕首已經消失,目光緊盯著老婦人,五指緊握成拳,一拳轟出,帶著血色的鬥氣和一往無前的氣勢。老婦人一掌也是拍出,莫羽身體一震,差點倒飛出去。不過他緊握的右拳已經張開化為爪,血紅色的鬥氣在手指上形成五根十厘米的血刺。淩厲的氣息彌漫,狠狠的向老婦人的脖子抓去。同時右腳踢出,一把小巧的尖刀出現,踢向老婦人人的腹部。  那老婦人身體一動,右手甩出。一把抓住莫羽的右腕,然後身體傾斜,躲開了莫羽的右腳和尖刀。一切都那麽自然,流暢好像知道莫羽會出什麽招一樣。同時鬥氣輸入,想要封了莫羽的鬥氣。正當老婦人認為已經制住了莫羽時,他的右手出現一把暗黑的匕首。直刺老婦人的喉嚨。  出現的正是暗夜匕首,這是莫羽上世的成名絕技,藏劍術。靠著這藏劍術他不知道完成了多少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此時老婦人真的驚訝了,她沒想到莫羽剛才的匕首並不是收到空間戒指裏。不然他不可能在從空間戒指中取東西而不被自己發現。但此時暗夜匕首離她已經不足幾厘米了,如果被暗夜匕首劃破上面的噬心劇毒即使是她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磅礴的氣勢出現,璀璨的銀色鬥氣出現,暗夜匕首不僅被拒擋在鬥氣之外。連莫羽整個人也被震飛,狠狠的撞在旁邊的門上。  莫羽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老婦人淡淡道:“看了這麽就可以出來了吧。”說著目光盯著一個漆黑的角落。  “呵呵,就知道瞞不住師叔。”一道熟悉的聲音從暗處傳來,正是莫羽見過一次面的殺手工會的三大副團長之一的黑蛇。  老婦人淡淡道:“感覺怎麽樣。”說著目光示意剛爬起來的莫羽。  黑蛇看了一眼莫羽,只是眼睛中的狠毒之光閃過。不過她顯然忌憚那個老婦人開口回答:“以他的年齡和實力,可以在師叔手中撐這麽久不愧是殺神的徒弟,沒有弱了他師傅的名聲。”  老婦人點頭:“那就給他金牌殺手的令牌的長老的身份。”她的言語中有一份威嚴,不容任何人反抗。  黑蛇略微遲疑,便隨手取出一個金色的令牌和漆黑的手環。看著莫羽道:“代號,標記。”  莫羽一楞,略微驚訝的看著老婦人。殺手工會的規矩他還是明白一些的,想要成為金牌殺手,必須暗殺以為聖域強者。可今日居然僅憑她的一句話,不僅成為金牌殺手還成了長老。還有堂堂的殺手工會的副團長居然叫她師叔,她到底是誰呢?不過他也不是普通人隨後道:“代號死神,至於標記。”說著血色的內力在手上凝聚成一朵血色的蓮花。  黑蛇聽著莫羽的代號一楞。倒是那個老婦人輕笑:“你師傅的本領沒見你學多少,這份傲氣倒是學的挺像。一個殺神,一個死神。”  黑蛇見此也沒有在說什麽,在金色令牌上留下死神兩個字,連同漆黑的手環一起扔給莫羽。然後想著老婦人道:“師叔,我還要回去幫死神長老辦些後續的工作,就先告辭了。”  老婦人點頭。黑蛇見此便向黑暗處走去,隨後氣息慢慢的消失在這裏破舊的小店裏。  老婦人目光看向莫羽道:“你年齡不到二十歲吧。”  莫羽點頭。  老婦人並不意外,雖然莫羽一直都遮住臉,但有些東西是滿不住真正的高手的。她繼續道:“你鬥氣修煉的不錯,技巧,心性,都是極好。但身體素質卻是極差,這不符合常理。”  莫羽一楞,他自然知道。由於虛無結界的消失,他的身體素質能有這麽的程度,他已經很滿足了。但對方居然只是在幾招交手之後便看出來,確實幾位的變態。他回道:“我從小身體有一種病,導致身體素質一直無法提高。不過師傅說過是我修為還不夠高,所以才會如此。”  老婦人沒有過多的追問:“你這次出世的目的是什麽?”  莫羽全身氣息一變,冷冽的殺氣彌漫著淡淡道:“殺人”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