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1918年冬,毛主席在北平也住在8通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北京的这个冬天,空气很好,但是天气很冷。在大兴一场大火造成19人死亡之后,因为各种理由屡拆不动的集体群租和工业大院,终于被强行拆除了;但是勒令所有三天搬走,然后断水断电这件事,让人感觉非常不适。

我清楚很多商户和住户是想拖着不搬,至少熬过这个冬天,;但是以京郊私建公寓的消防条件与人口密度,在冬天再发生一起火灾的概率也非常高,毕竟政府不怕破财,就怕人员伤亡

所有人都是理性的:

  • 区政府理性的认识到继续拖下去,拖到过完年都解决不了;

  • 商户和住户理性的认识到如果表示坚决的态度,,可能就「不用搬了」;

  • ,并且制造了一场讨论。

但是一群理性的人共同减少了社会福利,送餐小哥和快递小哥已经越住越远了。

99年前,毛主席睡在群租房的大通铺

起初,他在后门附近的杨教授家与看门人同住一间小屋,后来与另外七个湖南青年一起在一个叫三眼井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房。、。:“每当我要翻身。得先同两旁的人打招呼。” 北京的开销比长沙大。买煤烧炕使他们拮据。 每人能有件大衣都成问题。他们只好八个人合买一件大衣。

我找到了毛主席当年故居的照片: 

三眼井胡同61号,毛主席故居,但是很难找

这样的胡同,消防通道都被堵住了

三眼井胡同61号,毛主席故居

小小的厢房,却有8个人睡在大通铺

图片来自乐龄网:

http://m.china5080.com/detail/544209.html

不过主席在北平短暂落脚以后,很快就脱颖而出,认识了李大钊,并得到了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工作;那时的北平,正当风云际会。

不过在公园和故宫的宫址,我看到了北国的早春;在坚冰还盖着北海的时候,我看到了怒放的梅花。北京的树木引起了我无穷的欣赏。 —— 1918-1921

其实,相对廉价的公寓是有必要的,这是给初来北京的年轻人一个落脚的地方,半年之后,如果能留下,那就好好发展;如果留不下,也可打道回府。但是长期的廉价公寓并不可取,那只会给年轻人一个终将留在北京的幻觉,却浪费了宝贵的机会成本。

地方政府希望控制常驻人口数量,减少从事低附加值产业的从业人数,希望通过价格的杠杆(高房租、高餐饮、高消费)让收入水平相对较低的居民离开,到类似雄安地方去奋斗,而不是在北京的唐家岭、旧宫、新建村等郊区,苦苦等待一个机会——如果一年半载还没有起色,应该马上离开,而不是拖到三年五载,蹉跎年华

这个事,历朝历代都在做,这个事儿,历朝历代都在做,都不希望有太多长期在首都居住的「外来人口」。

明清均对长期居住在北京的外来人口实行严格控制,按流寓人口编定保甲。所有租房的「外地人」,必须有人作保,类似于以房管人。其次就是遣散流民回原籍,类似于收容遣返制度。雍正初年提出“就食京师流民,清查口数,资送回籍”,此后又规定:“闲散游荡,立宜摈逐。惟候补、候造之人,读书之人,贸易生理之人,方可听其在北京居住。”

而这件事发生的背后,是一个新问题:

传统生意越来越难做

在大兴火灾之后,类似大兴新建村这种厂房、仓库和居住区混合的「工业大院」暴露在公众的视野里。这种生意是不断向北京外围迁移的,以前在旧宫成了气候,后来也是仓库一场大火之后,政府严查,于是他们又继续向外迁移。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这种工业大院的模式?因为只有这种模式才能最有效的控制生产成本。

员工既然只要月租700就能找到住处,两口人一个月的饭钱1500就足够的时候,那么他对薪水的期望就会降低,他才能够接受4000-5000的薪水,在北京努力的工作生活,然后把钱寄回老家,盖上一个四室两厅200平米的砖瓦房,给孩子说媳妇,想着老了以后能够叶落归根,种菜养猪,闲来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

那么当主管部门责令他们必须住在满足消防要求的房子时,房租变成了2000以上,他期望的薪水变成了7000;他的雇主的生产成本每月增加了2万之后,忽然发现已经没钱更新设备,现有库存产品也开始积压,最后选择遣散员工。

这次仅新建村就有数万人搬走,至少可以视为减少了上万个工作岗位。

2017年,北京的天空分外晴朗

今冬看见了难得的蓝天,呼吸着甘冽的空气,那么,河北地区的钢厂、化肥厂等制造业都怎么样了?既然入冬还没见到显著雾霾的话,应该是关停了吧?那么仅唐山地区的数十万钢铁工人,他们又在做什么谋生呢?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两全的事,不可能又要经济发展,工业兴旺,又要青山绿水,金山银山;既然想要清新的空气,那么就要承担经济不景气的后果。

整治开墙打洞

去年在WFC旁边,还有19一份的黄焖鸡米饭,因为他们开在居民楼里,开墙打洞做出了门脸,所以房租便宜,而且员工还能直接睡在店里,等同于包吃住;那些员工因为日常开销低,所以愿意接受3000的月薪,至少比回家住地来的实惠;

在执法者合法合规的封堵了开墙打洞之后,虽然没有禁止商家经营,但是客流的减少、招牌的取消直接导致部分商家放弃经营,而一份黄焖鸡米饭也涨到了25。

相信未来一年,北京的物价还将进一步上涨。这个城市会越来越难以留下。

禁止公房出租

过去,每个街道都有一批沿街的公房,街道会把公房出租给小商家或者个体户,获得每年数千万不用上缴的小金库,反正小商家是包干税制,不用准备详细的会计账以供税务检查。

而这些个体户已经在2016年走了,带走的还有5块钱一份的煎饼果子和2块5的豆腐脑油条。

万众创业

按照我对近两年政策的研究和思考,政府鼓励的创业,永远不是靠压缩成本、压榨劳动力而提供的低端服务业,而是希望实现消费升级,实现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全面建设小康。

而无论是小个体户、租公房或者居民楼的商铺,抑或是工业大院,都是仅供糊口的工作,真的没有前途;这种性质的商业,就如同正在被去产能的僵尸企业那样,与其靠着输血掉命,不如早点去做其他营生。新闻不还在说现在物流行业月薪8000仍然无法弥补员工缺口?相信新的热点城市才有更多的机会,还能留下来成家立业。

为什么要把宝贵的青春时光,浪费在从六环骑车到五环的仓库取上包裹,再送到二环的居民手中?哪些快递小哥和送餐小哥值得拥有更高的收入,然后租一个安全的住所。而北京的市民,在享受了教育、医疗和机会的便利时,同样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不能快速学习,快速适应新环境的人,只会被被甩下列车,从此错失分享高速发展成果的机会,而只能拿一份足以谋生的保障,回家用游戏和娱乐来麻醉自己,平白辜负大好年华。

希望明年或者后年经济会进一步好转,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而这正是我们的老一辈革命家所期望的。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