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蹭上脸去丢的.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万古至尊

作者:太一生水


这段时间以来,李云霄一直精神恍惚,脑中时不时的闪现出各种画面,好像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不时的出现癫痫状态,大喊大叫,大哭大笑。

更为奇特的是脑海中总是不断的响起一个声音,似乎在念着一片奇异的经文。有时他仔细聆听去,好像是一篇心法,他的身体总会不自主的随着摆动起来。越是发癫,脑子的片段越来越多,越来越全。

终于有一天,他被折磨的昏死了过去。当再次醒来的时候,所有的片断全部完整的衔接在了一起,浮现在脑海之中。李云霄双目中一片清澈,仿若万古星辰,他终于醒了。

“想不到我竟然重生了?”李云霄双眸中爆射出一点星芒,微微转头看着窗外那高耸入云端的雕像,“天武历1033年,我古飞扬已经死了十五年了吗?”

十五年前,天武界十大封号武帝之一的破军武帝---古飞扬,在天荡山脉意外陨落,震动整个大陆!其后各大势力暗潮涌动,各种冲突越发激烈,沉寂了数百年的天武大陆,再次风起云涌。

“嘿”,李云霄咧嘴一笑,轻声叹息道:“想不到已经重生了十五年。我古飞扬,终于回来了。”

突然一声冷冷的喝斥传来,“李云霄!”

“咻!~”

一道划破空气的尖锐之声响起,李云霄微微抬起头来,看到一截粉笔破空而来,就要贴在自己脸上了。

他用两个指头漫不经心的一夹,把粉笔放在了桌子上。用平静的目光看着讲台上脸色渐寒的班主任老师洛云裳。

李云霄上课走神,这已经不是第N+N次了,若是不走神反倒会让她奇怪。但洛云裳今天心情显然很不好,所以需要一个倒霉蛋给她发泄下心中的积郁。

而公认的废物李云霄,无疑是最佳人选。长期以来,所有情绪不佳的老师也都喜欢挑他,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凡是有老师心情不爽了,大家就知道李云霄要倒霉了。

所有人都兴奋的开始窃笑和幸灾乐祸起来,一个个满脸期待的等着看好戏,更有几个学生直接起哄起来。

李云霄眯着眼睛看着讲台上的洛云裳,心道:“这妞的身材够劲爆,长发俊颜,若是配上红色褂子、银角战靴、天蓝披风,再挂上霜之哀伤,那就是活脱脱的另一个红莲武帝了。嘿嘿,很有制服潜质。不知道红莲那妞知道了会不会砍死我。”

洛云裳心中突然一震,李云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含笑的光芒,让她浑身忍不住莫名的战栗了一下。就好像一只温顺的小白兔突然被猛虎盯住了一般,瞬间的无力之感让她有如坠冰窖。

“刚才怎么回事?这小子的目光……,他刚才好像在笑?绝不可能!我可是四象境界的大武师,怎么可能被一个普通小子看的心神失守,一定是最近困在那件事上,心神有些不定。”

她眼中的骇然神色一闪而逝,瞬间心神失守后,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双目一沉,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李云霄,刚才我们讲了玄兵的炼制,请你说下,普通玄兵一共有多少种炼制手法?”

洛云裳上的正是术炼基础课,虽然只有极少数人可以成为术炼师,但最基本的术炼基础知识是每一个武者都必须了解的。

“炼制玄兵?哈,老子可是天武大陆九阶帝级术炼师,除了那几个老不死的,这世上有谁敢在我面前提术炼之道!”

李云霄漫不经心的悠悠说道:“普通玄兵的炼制之法一共有四十八种。”

“四十八种?”

教室里突然一静,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哈哈,这小子果然在梦游。”

“我就说嘛,看他那淡定的样子,我还以为他知道呢!”

“切!~,要是他知道这个,我早就当上镇国铁卫了!”

李云霄眉头一皱,目光顿时落在身前的课本上,他用手一翻,顿时看到了一句话,“普通玄兵炼制之法,一共三十六种。分别为……”

他再将课本合上,只见封页上几个大字“术炼基础”,在大字的下方,还清晰印着一行小字:“杨迪著”。

“杨迪那小子,我不是跟他说过普通手法有四十八种吗?这小子居然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以后再不用来听我讲课了。”

他瞬间就给这本书的作者判了死刑,杨迪若是知道的话,怕会直接哭死掉。

李云霄对各种嘲讽置诺罔闻,淡淡说道:“正统炼制手法三十六种,但是在六十年前,古飞扬独创了十二种技术流的炼制之法,已经得到了术炼师公会的认可,并列为基础炼制之法。所以应该是四十八种。”

“切,你这小在胡说什么,难道他比杨迪大人懂得还多?”

“哈哈,这小子怕受责罚,所以开始胡言乱语了。”

“就是,杨迪大人身为古飞扬武帝大人的学生,难道还不知道基础炼制法有几种吗?”

各种嘲讽之声更是四起,突然一声断喝震得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都给我闭嘴!他说的是对的!”

洛云裳一拍桌子,顿时一股劲风四散,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霸道的威压临空而来,顿时骇然的脸色大变。靠近讲台前的一些学生更是脸色苍白如纸,几乎要滴出血来。

李云霄迎面感受着这股劲风,内心淡淡一笑,“二星四象境,这妞天赋不错。而且好像魂力极强,至少也是高级术炼学徒吧。”他心中微微有些诧异,以前只知道洛云裳非常厉害,但想不到竟然有四象境界。

武者九重境界:一元境(武士)、二分境(武师)、三才境(大武师)、四象境(武君)、五行境(武王)、六合境(武宗)、七宿境(武皇)、八荒境(武尊)、九天境(武帝)。九天境巅峰,可以被圣城赐予封号,是为封号武帝。

每一重境界又化为一星到九星九个小层次。

洛云裳冷冷的看着李云霄,心中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扫视了众人一眼,慢慢解释起来。

“基础炼制手法一直是三十六种,六十年前古飞扬大人凭借无人可及的天才术炼之道,独创了十二式基础炼法,并且得到术炼师公会的认可。只不过这十二式炼制之法普通人根本无法掌握,所以杨迪大人在编写这本‘术炼基础’的时候,就没有介绍进来。”

所有学生都是大吃一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怪异的看着淡定的李云霄。就好像倒数第一的学生,突然解答出了尖子生都做不出的难题。

洛云裳也是十分诧异,基础炼制之法有四十八种,对于术炼师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但身为一名武炼学徒,能够知道也算是十分可贵了。

她突然心中一动,“都说这李云霄是武炼废物,莫非他有术炼天赋,所以自己找了不少资料学习?”这个想法令她怦然心动,若是能够培养出一名术炼师,其价值远在武炼之上!

再考考他看!

洛云裳抬头正好见到李云霄正目光含笑的看着她,那种感觉就好像老师在看着自己的弟子一般,顿时心中微微生出怒火,冷笑道:“别以为学了点冷门的东西就可以不听课,再问你一个问题。答出来了我以后的课你就可以不用来上了,满分让你通过。若是答不出来,哼!就到十倍重力室去给我呆上三个时辰!请你说说,炼制玄兵的时候,为什么要加入天晶沙?”

“嗞!~”

“三个时辰,十倍重力室,太狠了吧!”

“哈哈,你们没发现纳兰老师今天心情本来就很糟嘛,这小子碰到风头了上。”

“嘿嘿,活该他死。你们看他那一脸欠揍的样子,我恨不能上去踩几脚!”

“哇,你们听到没,这问题也太难了吧。谁都知道炼制玄兵要加入天晶沙,哪有为什么!”

“是啊,就如同问你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哈哈,看来老师是故意要李云霄的好看了。嘿嘿!”

“十倍重力室待三个时辰?”

李云霄无奈的微微摇头。如果是以前,就算是千倍重力加身,也根本没有感觉。但现在这副身体的话,十倍重力确实很勉强。

他无奈的表情很快被洛云裳解读为恐惧,刚才的赞赏之情完全抹去,不由的又把他看低了几分,暗想武炼废物还是武炼废物,一点也没有变。

而且问题出口后,她立即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这样捉弄学生,内心隐隐有些愧疚和过意不起。毕竟他刚才还十分出色的回答了一个基础问题,至少表现出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好学一面。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打击了对方的自信和自尊?将一朵原本要慢慢转好的花朵给扼杀掉?

就在她脑中胡思乱想的时候,李云霄几乎没有任何思索的回答起来。

“其实炼制玄兵并不一定要天晶沙,只不过普通术炼师在淬取之后的精炼过程中不容易掌握好材料之间的融合度,这才需要中和属性的天晶沙起到缓和作用。”

他说完后,满场诡异的寂静,所有人皆是面面相觑,因为李云霄说的这些,他们完全听不懂。

全场愕然,面面相觑。李云霄说的东西完全超出了课本的范畴。

但,洛云裳却听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她瞳孔骤缩,脱口问道:“照这样说的话,炼制之时,应该加入的天晶沙是越多越好,但为什么赤炼铜再加入了耀金后,进行溶解的话天晶沙越多越容易失败?”

这正是困扰了她几天的问题,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这些天来心情都闷闷不乐。此刻她脱口就把内心的难题问了出来,哪里还有半点考核的样子,纯粹是一副求教的模样。

全班学生都是张大嘴巴,愕然的看着洛云裳。这副样子,还是那个学识渊博,冰霜冷傲的洛老师吗?

李云霄还是一脸的悠然,耐心解答道:“因为赤炼铜虽然属金,但却偏火。南火克西金,对耀金是有极大地溶解性的。所以很多术炼师提升赤炼铜玄兵等级的时候都爱选用耀金。但其内含有天晶沙的话,就完全不同了。”

他微微一顿,只见洛云裳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曾经那些追随过他的弟子,顿时轻轻一笑,“因为天晶沙属性为水,可以中和赤炼铜的火属性,所以越多的话,对耀金的溶解之力就越差了。”

“啊!”洛云裳双目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我总不能成功,那该如何是好?”

李云霄目光中含笑道:“很简单,把天晶沙当做杂质,采用淬炼精去除掉就可以了。”

“啊!”洛云裳又是一声惊叹,“我怎么这么笨!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到!”

她脑中开始飞快的算计起来,一幕幕炼制的流程在脑海中闪过,最终走向终点。她的眼神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脸上也焕发出开心的笑意。

“嗯?李云霄呢?”

她心中一阵感激,同时也是大为震惊,一直被当做武炼废人的纨绔子弟,在术炼上的学识竟然要高过自己这个货真价实的高级术炼学徒!

拥有如此强的术炼天赋,其前途远比修炼武道更加光明的多,这样的学生还是废物吗?

他脑海中飞快的闪过李云霄过去的点点滴滴,暗暗责怪自己,身为班主任,竟然连学生如此突出的特长都没能发现。

“他,他刚出去了……”一名学生唯唯诺诺的说道,他看着洛云裳的目光,异常的怪异起来。

“嗯?”洛云裳眉头一挑,怒道:“上课期间居然无视我直接溜号了?!”

那学生急忙缩回了眼神,弱弱的说道:“你不是说他回答出了问题就可以不用上你的课了么,要是是我,我也会走了。”

“砰!”

洛云裳一掌拍在那黑铁打制的讲台上,顿时一个掌印压了出来,震得全班学生心头一跳,纷纷闭气不敢吭声,“你们谁听见我这么说了?!”

她如水的目光从学员身上一一点过,所有被她扫过之人,俱是浑身一阵,脸色发白,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说,没说,是我们听错了,洛老师从来没说过这话。”

“哼!”

洛云裳冷声一声,“下课了!你们告诉李云霄,下堂课看不到他人影的话,就让他去十倍重室待三天!”

“三天!”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看着洛云裳一脚踢开教室门,风似的朝着炼金堂的方向而去,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

“喂,你们说什么情况啊这是?”杜峰第一个开声说道,直接从座位上起身,围到一个高个学生面前,“老大,这是怎么回事?”

“哼!”

那高个学生蓝飞似乎是一帮人的统领,身边很快围了一堆人,他哼声道:“我哪知道,好像是李云霄这小子懂不少术炼上的东西。”

“不会吧?”上官情瞪大了眼珠子,失声道:“难道他这个武炼废物,竟然是个术炼天才?!这可怎么办?”

“啪!”

蓝飞直接拿课本拍在他脑袋上,愠怒道:“什么狗屁天才,不过是多看了几本书而已!术炼师的天赋要求比武炼高的多,他一个脉轮都打不开的废物,能走术炼之道?”

“老大说的是!”

众人纷纷附和道,眼中的神色闪动不一。

蓝飞一只手将上官情拨到一边,教室的另一头也几个人汇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他重重的冷笑了一声,自顾自的大声说道:“刚才洛老师说的话谁也不许告诉李云霄,上堂课他若是来了,哼!~”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立即吓得另外几人脸色有些发白,看见他的目光正冷冷的盯着自己,一个个的都愤怒的低下头去。

蓝飞得意洋洋的说道:“陈棍子、韩肥猪,还有茹雪你们几个黄毛丫头,可别给我坏事了!若是李云霄下堂课来了,我第一个就找你们算账!”

这几人都是平日里和李云霄走的比较近的学生,可以说是蓝飞等人的对立势力。

秦茹雪脸色一寒,攥着小拳头气道:“我就要去说了,你能拿我怎样?你有本事动我看看!”

“嗖!”

蓝飞大怒,直接从座位上腾起,大步走到讲台之上,猛地直拳挥去,“啪!”的一声打在黑铁上,一个浅浅的拳印出现在讲台上。

“黑铁留印!这蓝飞莫非打通了七道脉轮凝聚出了元力?”

“怎么可能!七道脉轮全开就可以跨入一元境界,称为一名武士,他才十五岁啊!”

“即便没全开我看也差不多了,十五岁的武士,天水国又出了一位天才!”

四下都是唏嘘不已的声音,数十道目光里尽是羡慕嫉妒恨。这让蓝飞油然生出一股优越感,傲然指着秦茹雪道:“就算你是公主,以我的天赋偶尔欺犯下你,王上也不会怪罪的。”

秦茹雪气的小脸发白,要冲上去揍人。立即被陈真和韩柏给拖住了,他们两人都是李云霄的铁杆。

韩柏小声道:“公主,现在我们势弱,不要跟他们冲突。”

全班六十余名学员,全都是天水国权贵忠臣的子弟,也依据朝野的派系划分,自然的分成了两派。以蓝飞、上官情为首的文臣子弟一派,以及以李云霄、韩柏等人为首的武将子弟一派。

而公主一直看不惯蓝飞这些人的嚣张跋扈,很默契的和李云霄他们站在了一边。

就在教室里闹哄哄的时候,李云霄已经一个人走在了天水国国都的大街上。

李云霄记忆苏醒之后,灵魂力量也随之缓慢恢复起来。首先受益的便是神识强度,很快在自己身体上仔细检查。

“这幅身躯是有些麻烦,难怪会被称为武炼废物。大周天内的许多隐形经脉尽数干涸,根本无法凝聚气力,自然开不了脉轮。看来必须先调理好这幅身体。短期内是别想恢复实力了。”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前方那个若隐若现,高耸毅力的建筑物,大步朝前走去,“这里是天水国的国都,我记得杨迪就是天水国之人,不知道他在不在术炼师公会。如果能找到杨迪,一切就好办了。”

术炼师公会,一个势力分布整个天武大陆的存在。无论在哪里,都享有最为崇敬的地位。而术炼师塔,也定然是当地最高的建筑物。

李云霄抬头看了一眼术炼师公会,虽然眼前这个术炼师塔比他以前待的层次要差太多。但却给他一种极其亲切的感觉。

塔前一块老旧的石碑上刻着几个字:“术炼师公会”、“天水国分部”、“天武历1001年、杨迪”。

“这块石碑是天武历1001年重建的?1001年?对了,好像就是这年杨迪晋升了三阶术炼师,成了天水分会的会长,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李云霄虽然在天水国生活了十五年,但术炼师公会的会长这个级别的人物不是他能够接触的到的。他所知道的一个最高级别的术炼师好像叫做梁文宇,印象中是二阶水准。

塔外没有任何防守,因为任何人都不敢肆意在此闹事,而且塔内的隐藏力量,足以让这僻静的术炼师公会变成天水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李云霄顺手就推开了门走进去,里面宽阔的大厅比外头看上去要宽敞的多。熙熙囔囔的人群,也热闹非凡,好像突然从偏野乡村走进了菜市场似的。

“欢迎来到术炼师公会!”

一个悦耳动人的声音传来,便看到眼前一花,穿着时髦的美女陆瑶露出甜美的笑容,“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亲爱的小先生。”

这是每个术炼师公会都有的专司接待客人的服务生,以前每次去公会。那些服务生都是恭敬有加的低着头迎接,如此随意温和的模样,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了。李云霄淡淡一笑道:“小先生?”

陆瑶甜甜的一笑,“你可是我接待过的最年轻的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她脸上笑颜如花,内心却暗暗将他留意了起来。

一般首次来到术炼师塔的人,神情之间都是紧张和激动,特别是小孩子的话更是小心翼翼,躲在大人身旁偷偷观看。哪里有他这样一进门就扫视全场,一副不咸不淡,悠悠然的样子。这显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才会有的模样。

在术炼师公会做了几年服务生,不仅认识的上层人士多了,而且眼力也是锻炼的极其狠辣的。她立即给了李云霄不小的评价,但还是被他接下来需要的帮助吓了一跳。

“我想找杨迪,他在这里吗?”李云霄的目光还在大厅里转悠,淡淡的问道。

“杨、杨迪大人?!”

陆瑶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盯着这个少年打量了一阵,内心虽然觉得荒唐,但李云霄那副淡然的模样,却让她觉得对方确实是真诚的。

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小心的求证道:“您说的是前任会长杨迪大人吗?”

李云霄眉头微微一皱,失望道:“前任会长?这么说他不在了?”

陆瑶双目中立即浮现一片崇敬之色,双手合在胸前,脸颊微红,满是向往的模样,“杨迪大人在二十年前已经突破到了四阶君级术炼师,调往术炼师公会总部了。”

“二十年前?”

李云霄微微一算,还在自己出事之前五年,那应该是早就不在了。没有杨迪帮助的话,想要打通身上干涸的隐形经脉,就比较麻烦了。

他现在这副身躯今年十五岁,已经错过了大好的修炼时间,再也耽搁不起。否则就算后来赶上,想要恢复到古飞扬的巅峰实力,就完全不可能了。更别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前世古飞扬,被天武大陆尊为“武道”、“术道”两道天才!不仅本身就是九阶帝级术炼师,位列术炼师公会七大长老之一。武道成就更是站在九天境界的巅峰,被圣域赐予封号“破军”的武帝,位列天武界十大高手之一。

“我这有份药材清单,你能不能帮我找找看,里面的材料我全部要十份。”

李云霄很快取来纸笔,写下一份材料清单来。杨迪不在,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修复身上的暗伤了。武炼之道,一刻也耽搁不得了!

陆瑶诧异的拿过清单看了一遍,突然笑了起来,“小先生,你里面的东西不会写错了吧?我在术炼师公会也待了三四年,你上面写的东西,我可一样都没听过。”

陆瑶的话立即让李云霄担心了起来,他要配置一种可以洗涤经脉的药水,用来冲洗经脉。考虑到这里毕竟只是个小分会,很多材料也许不具备,所以一些珍稀的东西都采用了其它材料替代。但结果可能还是会让他失望。

“陆瑶,你在做什么?”

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走了过来,他身上的袍子是术炼师典型的着装,肩上还挂有一枚弧形的徽章,上面划过一道血红色的印记,鲜艳刺目。

每一个看见黑袍男子的人都纷纷驻足行礼,露出尊敬之色。黑袍男子却一脸的平静,从容的走着。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两旁人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他肩上的徽章上,那是一种崇拜和羡慕的神色。至于黑袍男子本身,则没人感兴趣。

李云霄眯着眼睛微微一笑,这正是一阶士级术炼师的徽章,是术炼师身份的象征。凭借这枚徽章,整个天武大陆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得到极高的待遇。

而术炼师等级的划分也和武者一样。术炼师九重境界,也和武道九重的尊称一一对应。这贾荣正是一阶士级术炼师。

李云霄前世古飞扬,就是武道和术道纷纷踏入帝级的绝代强者!

陆瑶转过身,目光闪过那一抹红色的术炼师徽章,顿时肃然起来,恭敬道:“贾荣大人,这位先生列了个清单,让我帮他收集材料。”

贾荣拿过材料单扫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随手当废纸似的搓成一团往脑后扔掉,对陆瑶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梁大人有事找你。”

陆瑶一听是梁文宇找她,吓了一跳,不敢耽搁,急忙道:“我赶紧就去!”

她二话不说就匆匆跑开了,而且内心也突然莫名的松了口气。连贾荣大人都不认识清单上的材料,看来这小子果然是在胡搞。可笑自己竟然跟他磨了这么久的时间。

李云霄脸色一沉,自己写的方子,在前世可是无价之宝,随便一张都可以卖出个天价,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一级术炼师随手当废纸扔掉,立即寒声道:“你叫贾荣?”

贾荣身躯微微一停,脸上闪过一丝温怒之色。一个小鬼居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就算是国都那些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见了自己也要尊称一声“大人”。

“你晋升士级术炼师不到七天吧?”李云霄轻轻将左手抱在胸前,右手摸了摸鼻梁。

“哼,哪家的小鬼?”贾荣居高临下的傲然道:“我五天前晋升士级术炼师,众所周知。”

李云霄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真的晋升了士级术炼师吗?”

贾荣的身躯微微一震,双瞳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云霄看了一眼他露在黑袍外的右手,目光中浮现出一丝笑意,开始讲解起来。

“五指呈现出暗灰之色,并且开始有脱皮的迹象,显然是最近接触了阴风石。还有你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血焰兰味道,应该是为了抵消阴风石的后患。阴风石虽然有几大的融合性质,但本身带来的副作用也是不可忽略的,这东西普通术炼师根本不敢使用。”

“从你五指受损的程度和血焰兰来推测,应该是七天之内的事情了。而且你身上还有股淡淡的腥味,这可是虎硫石特有的味道。所以你最近接触了大量的虎硫石。那么很显然,你的术炼师考核内容应该是锻造以虎硫石为主要原料的玄兵。”

贾荣整个人彻底呆滞住了,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淌了下来,整个人突然暴怒喝道:“一派胡言!”,他便转身拂袖而去。

李云霄轻轻一笑,悠悠叹道:“哎,若是阴风石是这么好用的话,那人人都是术炼师了。而且血焰兰带来的副作用并不比阴风石小,你现在每日正午,眉冲穴、天柱穴、还有大抒穴,很舒服吧?”

贾荣的身体瞬间如触电般抽搐了一下,两只脚好似灌入了万吨水泥,再也提不起半步来。

李云霄摇了摇头,一脸痛惜的样子,“可惜了一位天赋不错的术炼师,要想保住性命,只能剁掉右手,废掉丹田了。”

贾荣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你.,休要危言耸听!”

李云霄无奈的摊了摊双手,转身就要离去,“那算了,本来还想教你个化解之法。”

“你有化解之法?!”

贾荣触电似的弹跳起来,瞬间就冲了过来,一把将李云霄拦住,失声叫道:“赶紧告诉我!”

几天来他正是陷入了李云霄所说的痛苦之中,当日为了晋升术炼师,忍不住使用了明令禁止的阴风石。想不到当天晚上副作用就开始发作了,右手开始渐渐失去知觉,吓得他魂飞魄散。翻阅了大量典籍,都找不到破解之法。只在一本古书上记载了用血焰兰中和阴风石毒性的方法。

谁知道用了血焰兰后,阴风石的毒性只是得到了稍稍的缓解,但右手还在渐渐失去生机。而血焰兰的毒素也开始接着发作,每天正午时分,眉冲、天柱、大抒三大穴位犹如烈火焚烧,疼痛欲裂!如此下去的话,结果就是丹田损毁,修为尽废!

废掉丹田,顶多废去了武炼之道,他还能稍稍接受。但若是废掉了右手,那术炼之道也随之废去。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特别是晋升士级术炼师后,那种地位的尊荣,旁人敬畏和羡慕的目光,让他更加留恋现在术炼师的身份!

“请您告诉我化解之法,求你了!”贾荣用左手拼命的抓住李云霄的肩膀,浑身哆嗦着几乎是哭喊道。

这时一楼的大厅内还是不少人来人往的,纷纷诧异的看着两人,虽然都在远处听不见两人说话。但贾荣那夸张的东西,以及一脸哭相的模样,更是惹得众人侧目,都在猜测这个少年的身份。

李云霄摊开两手,惊讶道:“咦,我的材料清单呢?哪里去了?你看见我的材料清单了没?”

贾荣一愣,立即转过头去,看到那被自己搓成一团的废纸,他当然明白李云霄的意思,忙道:“在哪呢,您稍等,我给您捡!”

他顾不得众人吃惊的目光,小跑了过去弯下腰捡纸。顿时各种惊异的议论之声纷纷传入耳中,立即羞得满脸通红,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先把化解之法弄到手,这个羞辱之仇,我一定要报!”

贾荣恨得咬牙切齿,目光中闪过怨毒之色,依然装作一脸平静的样子,将清单小心的展开,递还到李云霄面前。

李云霄漫不经心的将单子贴在脸上,狠狠的擤了几下鼻涕,随后揉成一团扔了出去,“清单上的东西我每样要十份,凑齐了就到珈蓝学院来找我,我的名字叫李云霄。”

“你!……”,贾荣看着远处地上被揉成一团的清单,还有黏糊糊的鼻涕在上面,顿时胃里一阵翻滚,气的浑身直哆嗦。

李云霄目光微凝,盯着他冷笑道:“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蹭上脸去丢的。”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继续阅读万古至尊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