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她最希望被吻哪一部位?看完你就知道!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1

楔子 爱情结了冰

有个词叫春寒料峭,即便是到了草长莺飞的季节,寒流过境还是会把人冻个半死。

不知怎的,江城市今年遇到了罕见的春寒,那些刚刚吐出的嫩芽,在这一阵寒流中幸存不多,何况是人的感情?

对于沈迦因来说,她人生第一次爱情,也在这场春寒中结了冰。

这几天下班的时候,她总是会借故在办公室加班,很晚回家。每每接到他的电话,她只骗他说加班。

暖气已经停了,当漆黑夜色爬上天空时,沈迦因关了办公室的窗户,继续坐在电脑前发呆。

而桌上的电话,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奇怪,都下班了,谁会打办公室的电话呢?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她中规中矩地问。

“还在加班?”是他的声音。

他怎么会打她的办公电话?

“嗯。”她应了一声。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说。

她的手颤抖了一下。

虽然两个人在一个楼里上班,可是,除了刚到这里工作的那会儿去过他办公室之外,她没有再踏进过那扇门。即便是在楼里偶尔碰到,她也是和别的同事一样地问候他--顾市长!

“我--”握着电话的手指,不禁微微用力,“我这会儿还在忙--”

“你是想让我过去找你吗?”他说道。

她看了下时间,都九点了,这个点,楼里几乎没人,可是,他的目标那么明显,万一被人撞见--

“好的,我知道了。”她挂了电话,深呼出一口气,从桌上随便取了个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

三楼到九楼的这一段路,只有她和自己影子,走廊里,也只有她的脚步声。

走到那扇贴着“市长办公室”牌子的门口,她站了好一会儿,手抬起来又放下,反复好几次,却始终没有敲门。

门,却开了,眼中是她熟悉的那个人,她的脚步,向后退了半步。

他伸出手,一直伸到她的脑后,一用力就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而那一刻,门也在她身后被关上了。

她的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她的耳边,只有他那有力却不够平静的心跳。

沈迦因闭上眼,手里的文件夹也掉落在地。

泪水滚落的那一刻,她伸出双臂抱住了他。

她是想他的,那么想,快要死了。

狂乱的吻,落在她的脸上。而她的心跳,也乱了章法。

她只是闭着眼睛,跟着感觉回应着他,一如过去一样,丝毫不去考虑自己要被带去哪里。

而当她的身体跌落下去的时候,她猛地睁开眼。

丝丝的疼痛,从她的肩膀和胸前传来,她咬住嘴唇,不发出一丝声音,两只手,却深深陷入他的发中。

空气,变得愈发的不安,每个分子都在剧烈地跳动着,冰冷的空气,愈来愈热。

“说,为什么不愿见我?”他扳过她的脸,盯着她。

她闭上眼,一言不发。

“沈迦因,你是我的女人,绝对不允许你这样,听明白没有!”他的语气强硬。

“我不是,我也不要做你的女人,我不要--”她低声喊道。

“太晚了,沈迦因,你早就是了,难道你忘了?”他的手,用力卡住她的下巴,“而且,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

窗外的夜色,似乎越来越浓。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我!”朦胧中,这句话总是在她的耳畔回荡。

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离开那座办公楼,怎么回到家里,怎么躺在这张床上的,只是偶尔醒来的时候,感觉到的只有他的怀抱带来的温暖,属于她的温暖。

熟睡中的顾逸昀,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她熟悉的那么平静,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抽屉里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她起身,从抽屉里掏出那张纸,撕得粉碎。

当纸片如雪花一般从窗户中飞出时,她的记忆,也重新回到了和他相识的最初·····

2

001 尴尬初识

六点十分!

她记得上一次看手机是六点五分,天啊,她觉得自己已经这么睁着眼睛躺了很久了,怎么才过去五分钟?

从五点半躺在床上开始,她就没有闭过眼睛,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而在她脑子里反复出现的,就是那个名叫顾逸昀的男人。对她而言,他是个位高权重的男人,是一个她只能在新闻里看的人物,却没想到昨夜和他单独待在一起。

细细算起来,之前和他见面总共就两次,而且都是在饭桌上,每次她都坐在他对面,和他隔着一张桌子。毕竟他是省委办公厅的副秘书长,她也不敢盯着人家看,只是借着给他敬酒的机会偷偷瞄了两眼,就被他给吸引了。

他长的很好看,却不是时下流行的奶油小生或者面瘫男,可是她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迎上了他的视线,那一刻,她有种做坏事被抓的心虚,赶紧低下头,却又担心他会不会生气,偷偷地微微抬头用余光看了他一下,竟瞥见他的嘴角好像微微向上扬了一个很小的角度,顿时,她的脸就变得滚烫起来。

临走时,她跟着局办公室主任一起恭送他。她刚要跟着主任向他弯腰,眼前却多了一只大手。她赶紧抬头看去,竟是他伸出来的手。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她机械式地把手伸过去,他便轻轻握住她的手指摇了两下,很快就松开了。而她的脸,又不争气地热了。

和他的第一次见面,留给她的只有自己的孟浪带来的尴尬。就在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他的时候,局长亲自打电话叫她一起去陪领导吃饭,当她再次怀着诚惶诚恐的心跟着办公室主任去了的时候,再次见到了那位顾秘书长。

这次,她吸取了教训,绝对不敢再看他,低着头胡思乱想,胳膊却突然被办公室主任推了一下,她赶紧抬头,竟然一下子就盯住了顾逸昀。

“你工作多久了?”他问她道。

“啊?哦,顾秘书长,我,我还不到一年。”沈迦因忙答道。

“怪不得。”他淡淡笑了下,道。

她不懂他什么意思,梁局长赶紧笑着对她说:“小沈,快给顾秘书长赔罪!”

赔罪?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却还是端起了酒杯。

“别用这个吓年轻人,没什么罪不罪的。”顾逸昀端起酒杯,对梁局长说。

事后,沈迦因才从办公室主任那里得知在那之前,顾秘书长问她话了,而她没听见。梁局长所说的罪,可能就是这个吧!

“随意喝点就行了。”顾逸昀对她说。

她却还是端着那红酒杯喝了好大一口。

“小沈多大了?刚工作的话,应该还很年轻吧!”他喝了一口酒,问道。

“二十四岁!”她老实地说。

他点点头,却没再说话。

这就是和他的第二次见面。

距离这次见面两天后的昨天晚上,是江城入冬以来最冷的一个夜晚,她接到了梁局长的电话,说顾秘书长家里有点事,让她过去一下。局长交代了一大段,叮嘱她要听顾秘书长的吩咐什么的,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冒着寒风,她出了门。

3

002 深夜相见

站在他家的门口,她摘下手套对着手哈了几口气,然后猛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像是从冰窟里出来的人,然后才抬手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开了门,她忙挂上礼貌的笑容,开口叫了声“顾--”,秘书长三个字还没出口,他就说“进来吧,外面挺冷的”。

沈迦因忙跟了进去,就看着他折回了客厅。

奇怪,他家里怎么这么冷清?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局长到底让她来做什么呢?

这么想着,她看见了玄关处随意扔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应该是顾秘书长的,可他居然连鞋都没有摆好。

打开鞋柜,小心地将他的鞋放了进去,她准备给自己找一双女式拖鞋,却根本没有看见这里有任何一双女鞋。

真是奇怪,他家里怎么没女人吗?他的妻子呢?

当她走到客厅口时,看见他正坐在沙发上翻书。

“顾秘书长,您好,梁局长让我过来--”她习惯性地缕了下耳畔垂下的碎发,礼貌地问。

“先坐下。”他看了她一眼,用手指了下自己旁边的位置。

把包包放在旁边的绿植边上,她坐在了距离他半米的地方,有些不安地捏着双手。

“你叫沈迦因?”他问。

她点头,道:“沈阳的沈,因果的因,迦是那个走之底一个加减的加。”

“迦南的迦?”他看着她,问。

“嗯。”

“谁给你取的名字?是个很虔诚的佛教徒!”他说。

她笑了下,没说话。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谁取的,只不过她的母亲和奶奶都是信奉佛教的。

“这个名字很特别。”他说着,合上了书。

“谢谢您!”

“想喝点什么?牛奶,茶,还是水?”他起身,问。

怎么好意思让他倒水?她忙站起身跟了过去,道:“我自己来吧,顾秘书长!”

他低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自己倒吧,不要拘束。哦,顺便给我添杯茶。”

她转过身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想了想,才说:“晚上喝茶会影响睡眠--”

他看着她笑了下,道:“没关系!”

沈迦因这才怪自己多嘴说这种话,赶紧走过去拿起茶几上的茶杯,给他添满了水端过来。

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暖气太好,还是她太紧张,之前还觉得单薄的呢子大衣,现在穿在身上好热,她不禁有点口干,接连喝了好几口水,却不知道他一直在看着她。

他就坐在沙发的另一个角落,斜靠着,左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搭在下巴上,饶有兴致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今晚,他陪着省委书记覃春明接待了几位客人,喝了点酒,酒没喝多,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吹了点风,感觉到晕乎了。回家后冲了个澡坐下来看书,就接到了江城市环保局局长梁笑天的电话,说是小沈很仰慕顾秘书长的才华,有些问题想要当面请教,请顾秘书长给个机会见她一次。

混迹官场十来年,这种话,顾逸昀听得出来。小沈,沈迦因,那个害羞的女孩子?这年头,真是很少在官场上看到像她那种自然的女孩了。而他,向来都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深知男女关系会对自己的仕途有什么影响,即便是遇见了不错的女人,也都没有任何出轨的行动。今晚,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他竟然答应了梁笑天,明知这个梁笑天只是因为得知他顾逸昀要继任江城市市长了才来巴结的。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精彩章节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