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水墨丹青画皖南(三)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黄山,是我们来安徽的重头戏,去了安徽不去黄山,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去了黄山却不能好好游赏,又是一大遗憾。因此在开往黄山的路上我一直在养精蓄锐——说白了就是睡觉。直到车停在景区入口我才悠悠醒转,抬头看看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差点以为自己马上要得道成仙了。


        

        说句实话黄山这个景区开发的很规范,没有那么多小商小贩拉着你买东西,也没有野的寺庙道观让你烧香拜佛扔钱祈福的。物价也不算太高,景区里算是公道的了。在山下买的登山杖,十块钱一根,拄着上山。进山的车上娘亲说这个咱们用完了给你姥姥吧,这根短一些,也轻。我说好啊。娘亲又说,以前给你姥爷也准备了一根,说是到他九十多岁再用吧,给他的那根分量重,也长一些。可惜得了个急病。其实我还是不盼着长大了的,起码我身边的亲人不会老,也不会离开我。妈妈爱她的爸爸。我也爱。或许我的错误在于太想爱了,我爱我的父亲母亲,爱我的爷爷奶奶,爱我的兄弟姐妹们,甚至爱我的晚辈。这世上,没有爱,不好;有了爱,又生出无限忧愁来。我望着外面的松树和竹子的混生林,瞬间,莫名的想到现在、过去和未来。愿此刻停留。



        我们是从后山上,这样据说可以节省一些体力,走的上坡路少一些。大件行李已经寄存在山下,我们尽可能的精简了行李,只带了必要的衣物和饮食。即使这样我们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索道,毕竟我们对自己的体力没什么信心。再从山上徒步下到西海大峡谷。



        步道的一面刀斫斧削一般,石壁被人摸得光溜溜的了,再加上雨水和雾气的滋润,更加湿滑。山中无四季,一进山就开始下雨,打伞不方便,我们只好披上雨衣;过了一会儿雨又停了,穿塑料雨衣爬山又闷又热,不得不脱下来;如此几番折腾,常年不锻炼的我在走路时恨不得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登山杖上。停下脚步往栏杆外面打量,云雾不停的涌动着,时刻就要从山的包围中溢出来;除了云雾还是云雾,谷底的景色根本无从看起。中午十二时左右天有稍微放晴的迹象,始信峰才矜持的撩开面纱稍稍往外掠了一眼。早就拿着长枪短炮严阵以待的人们顿时发出一阵欢呼,拍照咔嚓声,呼儿唤女声不绝于耳。可惜好景不长,估计山也嫌人吵,很快放下面纱,迤逦隐去在浓浓云雾中。

        一路上奇松怪石果然不少,黄山还真是没有辜负小学语文课本中那么卖力的宣传。一块细长的石头上生长着一棵细长的松树,叫做“妙笔生花”;两棵松树紧紧并肩而立,叫“团结松”;而娘亲在“黑虎松”前给我照相时,更是毫不犹豫的把一顶苍翠欲滴的帽子戴在了我头上——我的身体完美的把树干挡了个严严实实。路上遇见“仙人指路”,状如头戴斗笠的农夫临崖而立,我觉得他更像是在冥想而非指路;还有“石猴观海”,仔细看倒有几分像只猴子举爪观望。此外更有“达摩面壁”“孔雀戏莲”“太白醉酒”等石,不一而足。其实个人认为观石主要是三分像七分想的,没有脑补能力不成。至于我清奇的脑回路,往往能想到很多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上。



        山中空气确实湿润凉爽,让人敢于大口呼吸。在还不是特别疲倦的时候,让人想起什么“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又想起“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人少的时候又觉得自己“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了。的确,即使无心修行,住在这山里,也会沾染些淡寂之气。“坐久忘归去,萝衣上紫烟”啊。可惜我们只是大俗人,注定不能久居,只好记之而去罢。再往上爬,体力不支,疲倦已极,吸入的雾气到脑子里凝结成了水,什么湿的干的都想不起来了,只想往石凳上一坐。但又不敢坐,生怕一坐起不来,上不得光明顶。于是一鼓作气快速爬一段,再站下稍歇,如此反复几次,光明顶终于在眼前了。



        说起光明顶到有些发笑,以前我一直以为光明顶是一种发型,没想到居然还是黄山的主峰。山上风很强劲,凉飕飕的。爬到最顶端俯瞰,豁然开朗。此时的心情既没有“会当凌绝顶”的壮志豪情,也没有“岗头一振衣”的闲情逸致,我只想拍拍照吹吹风。顺便感叹一句“下界茫茫仙路杳,乾坤何处是吾窝”……

        我们当晚宿在光明顶附近。真累啊。此后每走一步,都要承受小腿无限制次的痉挛。我当时还想着下学期一定要好好锻炼,但也就是想想而已。

        第二天五点钟被娘亲叫起来看日出。本来这两天预报都有雨,不过在山里,预报失灵也是很正常。第一天晚上几个人说能看见日落的概率为百分之三十,门口保安大叔插嘴,“那就等于零了”,真的只看见一片晚霞,太阳不知所踪。但第二天我们运气太好,真的看见了日出。十八年来第一次。



        我们迅速洗漱出宾馆抢占有利地形,当时已经有不少人占据了制高点。我胡乱裹着一条滑稽的褶裙,两手尽量平稳的举着手机摄像,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云边越来越红亮的地方。天气大遂人愿,偶尔飘过一阵薄雾,幸而很快散去了,太阳缓缓破云而出。没有想象中那样壮观,也不是文学作品中描写的那样太阳一出来就万道金光。她就是那样有点羞答答的露出脸来,犹如古代婚礼上的却扇仪式。我看见取景框中的两棵松树越来越黑,便知道天在一点点变亮,逆光了。若是在以前,一天就这样开始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尧舜的功德对我尚且没有影响,况今日乎?朝升夕落,世间的男男女女就这样老了。明明是日出,我倒有点郁郁。

        第二天的行程比第一天短了些,不过第一天的劲儿没缓过来,丝毫不觉得轻松。在我们的住处附近可以远观飞来石,那飞来石便是87版红楼梦开篇那块无才可去补苍天之石。可惜我太累,慑于几公里山路的威力也就没有去近观,但是远观已经足够让人心潮澎湃了。看见飞来石就想起宝玉,想起绛珠草,想起宝黛钗,大脑甚至已经开始自动播放片头曲……我的《红楼梦》啊。在中学时期的昔日与昨夜。下山路上还看望了送客松与迎客松,那迎客松真如画里一般。

        临走时天都峰还格外开恩,摘下面纱让我们一睹她的容颜。真是个冷美人儿。



        又是一顿折腾之后,我们又如做梦一样坐上了返程的高铁,向安徽挥手再见。确实有点想家了,娘亲也是。高铁晚点六分钟,但我感觉它晚了六小时。

        接站的司机师傅好不容易接上我们,因着修路,七弯八拐居然进了一个不知名的村子,颠的七荤八素。我以为他在找高速入口,后来觉得不对劲,打开导航一看天雷滚滚,我们居然走上了传说中的下道,不知是二级公路还是三级公路,车只能开七八十迈左右,还有红绿灯这种丧心病狂的东西。幼稚的我一直以为全山东的路都是高速公路,后来才知道不过是爸比只要出远门都走高速公路而已。一路上我都在安慰自己,这是在体验生活……

        回家黑甜一觉,不知东方之既白。直到中午我才缓过劲来,一边与家人谈笑风生,一边夹起一筷子碧绿的薄海带,在火锅中涮了几下。

        回首芙蓉峰六六,相思都在白云间。




        (回家之后做了个视频,记录我们的安徽之旅。第一次尝试做视频,且技术水平相当有限,大家多多包涵。多宝鱼给大家鞠躬,感谢大家的观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