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红妆新婚夜哦~简直美哭了~【识汝不识丁】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石榴菌今天花一天的时间把识汝不识丁】看完,其实一开始对这部剧我是拒绝的……因为剧中男主的长相实在让我欣赏不来,但是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真没想到我会把这部剧每集都刷了几遍还产生了写剧评的冲动,大概是我最近负能量爆棚突然看到三观如此清流......不过第一集就被顾射俊俏的长相,修长的身形,内敛的气质吸引住了~~~~


结尾有红妆新婚夜哦~简直美哭了~




这部剧和以往的耽美作品不同,双男主不刻意卖腐,故事主线还有断案和官场计谋,网友认为剧情紧凑有看点,服装布景花了大价钱,从主角到配角都是看点满满,给人一种古风网剧全新的新鲜感。众角色穿上毛裘披风,上演古风版美型恋情。堪称网剧界良心作品。




下面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剧情


京城醉香楼的老板陶正淳与当朝丞相顾环坤之子连箭因京城”双公子案“一同被处决,陶墨是陶正淳唯一的儿子,他虽坚信父亲死的冤枉却并没有报仇的想法,他只想给父亲守完三年孝后去个小地方做个好官给父亲争气。目不识丁的陶墨花五千两银子捐了个县令,他被派到了讼师云集的丹阳县,初至丹阳的陶墨不被任何人看好,而这一去他竟遇到了连箭的双胞胎弟弟顾射。




陶墨初见顾射便心生仰慕,顾射已是当世闻名的讼师一锤先生的关门弟子且在丹阳颇具名气,他名义上是来避世,实际上却是来暗中查访哥哥连箭案情背后更大的阴谋。陶墨亲自拜访书院求贤访士,他凭着自己的坦荡率真获得了本不看好他的金师爷的青睐。丹阳讼师两大阵营一锤门人和林正庸门人都争着结识陶墨,唯独顾射对他不理不睬。




初上公堂的陶墨审案毫无章法,但他依旧圆满了结了第一件母子相告案。为了增进学问陶墨随金师爷“听”学问,两人的主仆感情日益增加,这让原本一直拉着金师爷“同流合污”的主薄崔炯又恨又惧。初来乍到的陶墨在林正庸门下弟子卢镇学的“赏梅大会”上被一众才子羞辱,关键时刻顾射竟然意外出现




顾射的才华与智慧让陶墨感叹不已,陶墨的坦荡与真诚也让顾射找到了“好官”的希望,他亲自拜访县衙表示愿意相助。陶墨去拜访一锤先生时被一锤夫人相中为他说媒,对方是一锤夫人的内侄女英红小姐。陶墨因为仍在孝期再加上他自认功不成名不就不适合娶亲,他犹豫着不知如何拒绝,却不料英红小姐竟自缢身亡。陶墨意外被指责为罪魁祸首,更有甚者竟当堂击鼓状告他玩弄英红小姐感情。




蔡丰源击鼓状告陶墨,陶墨为了自证清白便四处寻找案件线索,他在金师爷和忠仆老陶的帮助下几次查询原告蔡丰源的真实冤情。原来英红小姐与落魄才子蔡丰源早已两情相悦以身相许,可惜两人被英红父亲佟老爷阻碍不得成亲,英红小姐竟因此寻了短见。陶墨与顾射的关系愈加亲近,顾射主动表示愿意教陶墨学问。




惊闻英红小姐自缢前已怀有身孕,懊悔的蔡丰源最终殉情自杀。陶墨去一年一度的丹阳县灯笼节上凑热闹,他误打误撞地遇见了当朝皇上。皇上此次来的目的是召回顾射,然而顾射并不买账。老陶的前任少东家魔教少主人木春找上门来,木春此次专程来请他回去,但老陶却放不下少爷陶墨。邱家将一女许配给佟梁两家引起纷争,崔主簿暗收佟家的贿赂意欲偏袒。




崔炯想将这个不通人情世故的陶大人拉下马,金师爷看出崔炯的野心后旁敲侧击地加以警告。靖公主亲临丹阳再次劝顾射回归京城,但顾射依旧婉言谢绝。几经辗转陶墨终于查明了邱家案,公堂上邱小姐以出家相逼,陶墨最终圆满的成全了有情人。老陶在魔教少主人木春的安排下将要离开丹阳,陶墨虽不舍他离去却也无法挽留。




木春受老陶之托照顾陶墨,陶墨被梁家和邱家请去邻县喝喜酒,席间他似乎看见了京城故人凝香苑的商露姑娘,商露在发现陶墨后更是匆匆逃离。木春和郝果子送醉酒的陶墨回县衙,回程路上他们遇到了木春的老对手连雪衣。木春扛着陶墨追踪连雪衣到了顾府,他随手将陶墨扔在了顾射的床上。次日陶墨初回县衙竟见到了一具女尸,而死者竟是陶墨旧识晚风姑娘。




商露姑娘亲自来县衙拜访陶墨,陶墨从她口中得知了晚风姑娘的死因,陶墨有心帮故人破案伸冤,却因为无法越俎代庖而只能干着急。心事重重的商露一心求陶墨收留庇护却又不肯透露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陶墨心软不知如何是好,木春却以县衙将要修缮为由打发走了商露。商露的丫头蓬香为主人打抱不平,此后商露数次求见均未如愿。




顾射与陶墨在华阴县对晚风一案的审判中发现了明显的漏洞,陶墨执意干涉却不料半途遭到追杀,他与顾射二人身负重伤。养伤期间顾射无意中得知了陶墨就是陶正淳的儿子,当年陶正淳是受他哥哥牵连而死,顾射试探陶墨是否想要为父亲报仇,但陶墨却表示自己只想做个好官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商露再次求访并执意要送重礼给陶墨,在顾射的建议下陶墨只收下了她亲手所做的衣裳。




陶墨与顾射二人伤势渐愈便重回丹阳县,陶墨前去拜访商露却惊闻商露已经身亡、蓬香亦不知所踪。被覃城郡守召去述职的陶墨被当场缉拿,顾射知道了这一切的背后阴谋,他为了救陶墨舍身被打。郡守得知顾射便是当朝丞相之子后懊悔不已,他急忙放走了顾射与陶墨。重伤卧床的顾射将当年的”双公子案“向陶墨一一道来,陶墨闻之大为震惊。




陶墨终于知道了顾射的身份以及他与父亲冤案的纠结,他一时难以释怀。覃城郡守自缢身亡,陶墨赶去吊唁却不知此行凶险。顾射匆匆赶往郡守府,京兆尹黄广德竟欲对他二人下杀手,幸亏老陶与木春及时赶到方避过此难。在商露所送衣服的夹层里陶墨意外发现了一份谋反的证据,顾射自亮身份并摆丹砂宴下帖众人,黄广德计划带兵于宴会上追杀二人。




宝宝们要帮石榴菌点小广告哦~

么么哒~







举报 | 1楼 回复